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IKRPG]西伊茉伦历史:奥苟斯占领时代, 第一章(5)
limengan
2014-04-07, 21:14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1695
   127

Group: Avatar
Posts: 66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书目录索引:点击

译名表:点击

本文译自《Iron Kingdoms RPG Core Rules》P30-39

Orgoth Occupation Era
奥苟斯占领时代


奥苟斯远跨梅瑞狄斯海前来入侵,以及随后漫长的占领时代,永久改变了伊茉伦大陆,并给历史带来了强烈的冲击。这个黑暗的纪元持续了八百年之久,不过它可以被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最初的两百年是侵略和血腥的征服,之后四百年是占领期,最后纷扰的两百年则是将奥苟斯驱逐的起义。


Orgoth Invasion
奥苟斯入侵


关于奥苟斯入侵,最早的生还记录是由卡斯比亚的水手们留下的,他们目击到了黑舰在西部海岸登陆。到那时为止,整个凯德帝国西部已经被奥苟斯人所包围。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凯德帝国是西伊茉伦最强大的国家,但依然无法阻止这支异族大军的行进。关于骚乱和流血事件的传言顺着帝国东部海岸传向了富饶的南方。

许多早期由邻国留下的记载字里行间都缺少同情心,这是因为凯德帝国树敌不少。随着入侵者接下来踏入托多,局势之焦灼立刻昭然,但仍然没人提出什么有凝聚力的共同防御计划。许多人认为这群海外异族低估了托多,该国的海军力量让整个西伊茉伦都为之嫉妒,然而侵略者的黑船由身具非人耐力的桨手划动,船帆召来只为他们而吹的顺风。托多的四桅舰队扬帆迎战外敌,却再也没有归来,它那引以为傲的舰船全军覆没,沉入漆黑汪洋。

奥苟斯开始拓展攻击范围,黑舰成打成打地在其他海岸着陆,从中涌出嗜血残忍、高效冷酷的战士。所有王国和自由要塞的统治者都只顾着保全自我,既想看邻国沦陷,又渴望逃过相同的命运。而每一次和入侵者谈判的尝试,都以使节的首级被送回而告终。

奥苟斯行为暴虐,在战斗中残忍无情,他们披挂的甲胄和手执的武器上都有数不清的嚎哭面相。奥苟斯的超凡战力早在这些战斗中就已得到了证明,但他们拥有的黑暗法力,却为生还者对他们进攻的记述平添了一分恐怖。而奥苟斯也确实擅于利用敌人的恐惧。

当其时,西伊茉伦人对奥术还一无所知,只知晓祭司们所召来的神迹,而奥苟斯使用的恐怖法力,即便是在莫德王国的时代也不曾见过。在奥苟斯人中有名为战争巫师(warwitch)和海妖歌者(siren)的魔法师,能召唤碧火,并让天空下起溶解肉体的血雨。令人憎恶的扭曲不死生物同奥苟斯战士并肩而行,唤醒了敌人的恐惧,它们的残破尸身上装着铁制的四肢。奥苟斯军阀踏入战场时,会带着尖刺横生的牢笼,收集战死者们饱受折磨的嚎哭灵魂,作为邪秽武器的燃料。还有人说,奥苟斯大肆屠杀和俘虏灵魂是为了向他们所崇奉的黑暗神明进行献祭。作为回报,他们似乎得到了战无不胜的祝福,这或许就是一支又一支军队折戟而归的原因了。

BR589年,装备蒸汽引擎的内河船被派去突袭奥苟斯的哨站,然而毫无斩获。在之后三年中,卡斯比亚损失了绝大多数西部的领土,奥苟斯征服了瑟雷亚和弥德伦诸国。凯德人则继续打着这场令人绝望、败绩频仍的战争,不断撤往东方,而托多和瑟雷亚人遭到奴役,去建造第一座——之后则越来越多的——奥苟斯要塞。从这些要塞中,这个异族帝国恐怖的统治者们监督着他们所征服的土地,敛聚资源和奴隶装上船送往海外。BR569年,凯德帝国沦亡,BR542年莱尼尔投降,不过它的边远领土仍在持续抵抗。

对千城的征服过程漫长又血腥,经过长达两百年的冲突才告终结。也许有的王国能坚持数十年且保全领土,不过最终还是沦陷了。奥苟斯不断夺取,将奴隶们送去苦力营工作,挖掘铁矿和石料来建造大量的防御工事。这些建筑是奥苟斯牢不可破的统治的象征,也是他们政令管理的中枢。

最后,能对抗奥苟斯而犹保不失的人类王国,只剩下卡斯比亚。尽管没人认为这数十年的胜利还能继续苟延下去,而奥苟斯也在加强对这一地区的攻势。卡斯比亚被迫从自己的边缘领土上撤军,而到了BR433年只剩下众墙之城本身不在奥苟斯的统治之下了。这一时期,无论曼诺斯教还是莫柔教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他们捐弃成见,双方都派出武装护卫共同对敌。甚至在卡斯比亚末代国王在战斗中殉国后,双方教会的头脑都站出来担纲领袖之责,团结卡斯比亚的臣民们。

在这绝望的困境中,奥苟斯军阀克莱格金四世(Kolegzein IV)向卡斯比亚城致书一函,向这些宗教领袖提议会面磋商谈判条件。人们认为,奥苟斯从未面对过众墙之城这等规模的防御工事,一定是被震住了。于是,为了替遭受围困的军队争取时间,卡斯比亚人同意和奥苟斯谈判。他们不明白,这些敌人根本没有他们奉行的荣誉观念,莫柔教宗伽勒墨斯(Gallums)和曼诺斯教宗萨德伦四世(Sadron IV)以显赫阵势前去与奥苟斯军阀会谈。

尽管举着休战旗,卡斯比亚的宗教领袖们还是遭到了俘虏,他们被拖到卡斯比亚城墙上守卫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曼诺斯教牧师加文•德拉修斯(Garven Dratheus)站在城墙上目睹了这一切,并记录下了克莱格金四世的话:

汝等归我族所有。你们的女人,你们的孩子,不再是你们的了。你们属于我们,你们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滴鲜血,每一寸体肤都归我们所有。每一次流泪,每一声欢笑,每一根破碎的骨头,每一滴落下的汗珠都归我们所有。尔等只是这片土地上的财产,被自己的弱点养的脑满肠肥。因此今天我屈尊对你们所说的话将是一个警告。活着,你们的血肉之躯归我们所有;死了,你们的灵魂仍归我们所有。

Attached Image

QUOTE(边栏)
Limits of the Orgoth Invasion
奥苟斯侵略止步之处

虽然奥苟斯如此可怕,但他们绝不是无所不能的。即便当奥苟斯的铁蹄踏遍西伊茉伦的绝大部分领土,他们也只限于掠夺千城的子民们。奥苟斯对其他种族的入侵全都无功而返。

炉迩曾被指责在奥苟斯占领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着不闻不问的态度,但在矮人眼里看来,这个时代和之前人类兼并战争——比如凯德帝国崛起——的时代并无不同。BR542年,就在莱尼尔王国投降后,战争不请自来地降临炉迩。奥苟斯派遣一支侵略军跨过黑河,围攻炉迩最大的要塞城市之一,豪根堡(Horgenhold)。炉迩的记载描述,这是一场残酷而艰苦卓绝的战争,它考验着防守方的极限,当地的卫戍部队几乎十不存一。最后炉迩的战士们团结起来将奥苟斯击退,从此这些暴虐之徒再也没有进攻过炉迩的要塞。

也许是四年后一支大规模舰队的覆灭,让奥苟斯放弃了对炉迩的后续进攻。建在伊茉伦土地上的第一座,也是最大的奥苟斯城市名为德瑞厄•德拉克伦(Drer Drakkerrung),它位于加尔加斯特岛(Garlghast Island)上。以此要塞为基地,奥苟斯派出舰船扩张领土,夺取煞德的其他岛屿。这让他们对上了此前一直忽视的奎克斯帝国。当一支半羊人(Satyxis)舰队阻截奥苟斯舰队并被歼灭后,托鲁克数百年来第一次振翼而起,亲自对付这些敌人。凭着炽焰和龙牙,托鲁克向敌人展示了入侵他的领土有多愚蠢,他将整支奥苟斯舰队都送进了海底。这也是奥苟斯最后一次挑战奎克斯。

而对于艾奥斯,奥苟斯人并没有发起类似的侵攻。理由不得而知,但在人类诸国眼中,为精灵国度更添一层神秘的色彩。

宣讲结束后,克莱格金割开了两位宗教领袖的喉咙,痛饮他们喷涌而出的滚烫鲜血。在卡斯比亚人众目睽睽之下,两位教宗的尸体流干鲜血,并被用随行祭司的头发编成的绳子吊在绞架上,直到被食腐鸟儿吃得只剩骨架,他们的尸体始终没有入土为安。这些宗教领袖的死并没有激起任何神迹显灵,曼诺斯或莫柔谁也没有降下愤怒地神罚,守军们恐惧地畏缩在墙后,满心以为神已经遗弃了他们,或是无力抵抗奥苟斯所代表的无边邪恶。

虽然奥苟斯证明了他们已经压倒了西伊茉伦的信仰,但卡斯比亚并未在这次和之后的围攻中沦陷。它那宏伟的高墙和聪慧的人民则证明了自己是无法被武力征服的,即便是以恐怖策略也收效甚微。只要卡斯比亚的海军停泊在码头中,它那不可征服的高墙就能对其保护周全,城里的守军也是极其可畏的。以饥饿战术围困卡斯比亚也被证明是不可行的,盖因它倚靠着河流与海湾,海军能保护渔船免遭奥苟斯黑舰袭击。卡斯比亚甚至能保护那些最毗邻它高墙的农地。比起发动大规模的战役来攻破城市,奥苟斯选择了阻塞上游和主要道路,锁死了这一地区的交通和贸易。

在后来的数百年里,卡斯比亚在有效的隔绝中坚持着,城里的人口不断减少,在有些岁月里情况甚至比那些被征服的城邦还恶劣。而后来,当大起义的种子生根发芽,卡斯比亚则成了逃奴和那些想要逃脱奥苟斯统治的人们的避难所。这座城市的存活下来的顽强子民和他们子孙后代的智慧勇气,让卡斯比亚受益无穷。


Occupation
占领期


除了卡斯比亚之外,在四百年中奥苟斯的暴君们牢牢掌控着人类王国。这段岁月被视为西伊茉伦最黑暗的历史,在这个黯淡无光的年代里,千城时代晚期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被付之一炬,横遭遗忘,或是无法惠及大众。这个时代令创新和知识进步倒退了数个世纪。

由于占领期的生活条件非常严苛,因此现代学者想要重建奥苟斯皮鞭下的生活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奥苟斯销毁了大部分他们的记录,因此了解他们的目的和故乡的社会关系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Vast Enslavement
漫长的奴役


占领期的最初几十年里,当奥苟斯一意征服并建立统治时,犯下了许多最可怕的暴行。奥苟斯对奴隶的需求惊人,也从没对俘虏们有半点仁慈和在意。利用奴隶大军,外加复活的不死仆从,奥苟斯迅速建起大量玄石筑成的要塞和神庙。他们在这些要塞间铺起道路,连成网络。虽然在这些苦役里许多无辜者流血流汗,但这些商路最终还是给西伊茉伦的人类后代们不少助益,这也算是奥苟斯治下为数不多的正面结果。

奥苟斯治下的奴隶营污秽而残忍,此间丧生者的数目远超现代战争中死去的人数。奥苟斯以死灵术收割死者的灵魂与肉体的明确罪证,为这些集中营增添了一分超自然的恐怖。这也导致了在奥苟斯撤离后,人们对奴役制度的憎恨依然延续了很久。数量惊人的奴隶被赶上船,穿过梅瑞狄斯海,送往奥苟斯的发源地。他们的命运再也无从得知。

作为这个恐怖时代的特征之一,人们总喜欢在了无希望之处寻求慰藉。在占领期早期,最著名的民族英雄是一位名叫艾登(Aidan)的男子。艾登是一名小偷和盗墓贼,他每每能避开奥苟斯当局的追捕。艾登曾两次被俘,旋即又逃脱枷锁。就这样艾登避开奥苟斯许多年,留下了无数壮举传说。BR344年,艾登遭到背叛而死,并升天成为神裔,他最终还是从尘世奴役中逃脱,侍奉莎玛女神去了。虽然之后不再有什么成功的事迹,但在几百年后的大起义里,崇拜艾登的教派再度得到了复兴。

虽然仍是压迫,但当奥苟斯平定了某个地方,他们就会表现出某种程度上近乎宽容的态度。虽然奥苟斯要求被征服的人民绝对臣服,但并没有严密控管被征服者日常生活的习惯。对于该时代的很多人来说,奥苟斯和伊茉伦人始终是隔绝开来的。也许对于自己征服的民族混在一块,奥苟斯有很大的忌惮,因此伊茉伦人和奥苟斯人的混血非常罕见一样。

在占领期的绝大多数时候,奥苟斯允许伊茉伦人保留信仰,以及维持一贯的传统。虽然大多数教堂和神庙都在入侵时期被夷为废墟,但奥苟斯准许人们重建教堂,并参加服务。这群异族入侵者并没有打算散布自己的信仰,他们的信仰仅在自己内部流通。

在征服过程中,曼诺斯教尤其元气大伤。祭司阶层掌握的权威,在这群统治一切、且显然对造物主毫无敬意的暴君面前顿时一文不值。相反,莫柔教的教义则不断传播,而其底层教会和祭司们则成了受压迫的民众的精神慰藉。之后几年中,莎玛的教义则点燃了人们的强烈义愤和起义之志,将原本对曼诺斯祭司的不满情绪全都对准了奥苟斯。在这个时期,莫柔教迅速成为主流,而曼诺斯信仰则日渐衰颓,尤其是在南方。

由于奥苟斯轻视统治,因此这片土地的生活表面上恢复了常态,新城市落成,通商恢复。奥苟斯紧密控制着交通,大部分蒸汽船都被拆解销毁,这项技术是奥苟斯不愿使用也无法理解的。铁轨运输也是如此,只有少数用于矿车的铁轨得以保留。奥苟斯严密检查着那些从一地前往另一地的旅人,要求他们持有盖印的官方文牒。科维斯就是在占领时代初期建成的主要都市的典型,其所处位置能让当地的奥苟斯总督掌控往来于这条贸易航路上的所有河运。奥苟斯的行政和官僚机构留下的一项永久产物就是,它将西伊茉伦分为四个地区。这也影响到了之后钢铁国度的诞生,因为这些地区最终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质。

伊茉伦的不少地区都交由奥苟斯所指派的通敌者们统治。特别是在占领期的最初两百年间,拥有特权的上流阶层,也就是那些生活的最舒适的人,都是无视人们敌意,自愿逢迎暴君统治的人。日后成为圣罗安(Rowan)的女子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享受着特权阶级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认识到掌权者们给平民造成了怎样的痛苦。于是罗安放弃一切财富,献身于救苦救难,让普罗大众生活的更安泰。在她的努力以及慷慨陈辞之下,有些通敌家族也羞愧地抛弃了舒适的生活,因此成千上万的穷人和奴隶的生活得以改善,而罗安本人则在BR289年升天,她通过自我牺牲而达到启蒙的境界。在占领期里,罗安成了传播最广也最受崇拜的圣徒,她的榜样也促使许多曼诺斯教徒转变信仰。

细查通敌官员们所留下的记录,其中关于奴隶分布的表格表明,从BR190年以后,奥苟斯的总督们就逐渐减少与故乡联系的频率。将物资和奴隶装船运往梅瑞狄斯海的频率也大幅下降了,同时奥苟斯也减少了从西方召来人手巩固伊茉伦局势的举动。这些现象也许表明,在这一时期,本地的奥苟斯总督已经开始独立于故乡帝国之外进行执政了。换个角度来看,要让被征服的领土稳定长久,奥苟斯就要采取最终手段来镇压伊茉伦的宗教,也就是对他们统治反抗最激烈的势力。占领期时代接近尾声时,奥苟斯突然开始采取镇压措施。而在研究魔法秘学的团体之间传说,占卜预示随之而来的宗教迫害,或许正是魔法恩赐(Gift)降临的原因,这一事件是该时代中最重要,却极少有人能理解的事件之一。

Attached Image

The Gift of Magic
魔法恩赐


在奥苟斯入侵以前,西伊茉伦的人类对奥术所知有限,主要还是透过祭司和萨满们的祷告及祭仪来施法。要将魔法像科学一样从宗教中剥离开来,是不可想象的。奥苟斯和莫德王国的领主们是唯一被目睹能展现这种神秘法力的群体。除此之外,研究过这一领域的历史人物唯有莎玛和她的神裔们,而每个人都因他们涉猎禁忌知识而非议彼等。

也难怪当魔法突然在伊茉伦人之间涌现时,立刻引起了恐慌。然而若是没有魔法,伊茉伦人也永远没有机会战胜压迫者。奥术力量的突然出现被人们称为“恩赐”,也常被称为“魔法恩赐”,“巫术恩赐”(Gift of Sorcery)或是“莎玛的恩赐”(Gift of Thamar),因为奥术之力的现世与莫柔的孪生妹妹有着莫大的联系。

魔法恩赐带来的宗教影响,始终是神庙、教堂和大学中热烈讨论的话题。曼诺斯教徒认为,恩赐是背叛造物主的行为,并且坚持双生子都要为这桩违背莫柔监护人类义务的事件负责。

且不管这股法力究竟源自何处,BR137年历史上已知的第一位术士降生,一个名叫玛杜娃•达格拉(Madruva Dagra)的少女,当她生气时能从手中飞掷火焰。为了从奥苟斯士兵的手中保护妹妹,她在这群士兵逃进奥根霍特(Olgunholt)的森林之前杀死了其中三人。作为报复,奥苟斯夷灭其族,然而,这无法阻止之后的岁月里越来越多的术士在西伊茉伦的大地上纷纷涌现。但凡有术士现身之处,奥苟斯就会以同样的方式处理,根除其血脉,并将其家园付之一炬。这些应对措施如此迅速残忍,十分恐怖,也表明奥苟斯人对奥术觉醒十分熟悉。

如今大家都明白,术士是在伊茉伦人中广泛出现的突变现象——是全人类所具有的奥术潜能得到了解放。虽然大多数人依然过着平凡生活,这股力量沉睡在他们体内,但极少数异常者同这股力量源泉之间有着强大的联结,因此他们会不由自主地施展出巫术。而其他人则是天生具有施法潜力,但需要通过训练和努力才能掌握魔法恩赐。即便那些不会施展奥术的人也可以将这种能力传给后代。而这种潜力何时展现则是完全不可预知的,这也意味着奥苟斯想要杜绝术士的出现也是不可能的。

此后不久,就有一大批勇于先行且智慧非凡的学者开始系统性地研究奥术。其中最著名也是最成功的天才名为塞巴斯汀•柯文(Sebastian Kerwin)。他是第一个通过假设构建了日后被奥术师们理论化的体系:魔法是一种会回应智慧心灵的超自然能量。BR96年他出版了《奇术公式论文集》(Dissertations on Thaumaturgical Formula),这本书研究了如何用特定的符文进行公式化的组合来操纵魔法。

柯文还写下了大量对后世影响深远的著作,这些作品为新兴的奥术学奠定了基础,其中包括BR90年的《神圣魔法的本质》(The Essence of Divine Magic),BR73年的《秘法师原理》(Principia Arcana Magus),还有BR64年最重要的《合成》(Synthesis)一书。现代的奥术师们普遍认为《合成》一书或许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著作,在书中柯文构建了关于炼金术如何捕捉及储存魔法能量的机制的理论。通过将奥术研究中的方法体系带入炼金术里,本书为这一领域的可能性带来了革命,而此前炼金术还只是毫无计划的反复试验纠错。更加意义深远的是,这本书还为机械术(mechanika)——一个由炼金术、奥术和工程学综合而成的相关领域——奠定了基础。直到柯文死后的下一个世纪,其著作中所蕴藏的诸多可能性才得以实现。

The Circle of the Oath
誓言之环


奥苟斯从未费心去查禁炼金术,他们认为这玩意基本上无关紧要。而柯文和他的追随者们意识到,他们的研究会颠覆这一看法,引起暴君们的猜疑。因此这些人在沟通和分享信息时,实行了大量的保密措施。这就是最初的奥术团体,比如BR81年成立的奥术师学会(Arcanist’s Academe)的由来。在这个时代,第一个秘密的魔法团体是名为“誓言之环”(Circle of the Oath),或许早在BR150年的时候它就已经成立,是一个莎玛教的小团体,由于早早得知了魔法恩赐的预兆而筹备并搜集魔法学识。BR67年,柯文和他的同僚正式加入这一同盟,并将重心转到了对奥术的系统研究上。

紧跟着发生了几起对奥苟斯的反抗事件,其中包括BR69年由多米尼克•卡瓦诺(Dominic Cavanaugh)——柯文的一名弟子——所率领的一次突袭,志在解放三百名瑟雷亚奴隶。然而奥苟斯追捕到了有关人等,并处决了他们。奥苟斯认定,莫柔教要为起义负责,于是进行了这一时期中最残忍的报复:教士屠杀(Vicarate Slaughter)。法林(Fharin)的祭司领袖们惨遭杀害,并且很快祸及无关的镇子。该年末,有超过五百名莫柔教祭司遭到了处决。

QUOTE(边栏)
Cosmological Implications of the Gift
魔法恩赐带来的深远影响

对于众神所思所虑,以及彼等之计划,我们一无所知,因此关于魔法恩赐的机制我们也无从得知。神秘学家们发掘这一时期的记载,研究莎玛和她的神裔的著作后认为,魔法恩赐是女神和恶魔势力之间安排的计划。恶魔们是神秘却极为强大的存在,他们居住在卡昂与乌尔卡昂之外,某个异界中。他们始终追猎着凡人的灵魂,将之用于某些深不可测的目的。据说,恶魔们尤为精擅奥术,有人认为奥苟斯所崇拜的“黑暗众神”就是高阶恶魔本身。

莎玛教的传说中有一则不太可信的故事解释了魔法恩赐的由来。在这则故事里,身为先知的莫柔忙于预视未来,他看到自己的信仰最终亡于奥苟斯之手。当莫柔为这一预兆忧心忡忡时,莎玛行动了。女神决心赐予人类力量,让他们能起而反抗压迫者,同时她告知兄长,自己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莫柔虽然没有过分关注莎玛的行动,却明白此事会导致的必然结果。他眺望未来,看见妹妹顺着唯一的命运之线缔造可能性,莫柔在此中看见了希望之光。因此他同意了莎玛的计划,却回避了魔法知识的真实本质。

即使是在这则故事里,也没有描述得到魔法恩赐要付出的实际代价,但是在别处它提到,伊茉伦人会在之后的九个世纪里付出巨大代价。这则预言中所描述隐晦末日就像一笔迟早要偿还的债务,至今仍是民间传说和迷信中人们热衷讨论的话题。

这一系列报复对柯文及其追随者们起到了反效果。誓言之环开始为对抗奥苟斯而研究改善奥术的法则。不幸的是,组织希望传播奥术知识的意图,反而让奥苟斯的探子发现这个团体躲在瑟雷亚城市塞柔(Ceryl)之中。BR63年,奥苟斯突袭誓言之环,激战以柯文之死而告终,不过在此之前,他展现了公式化魔法最具破坏力的一面,消灭了上百个奥苟斯。柯文的遗体也从未被发现。

誓言之环保存知识的努力并没落空,阿加修斯•尼瑞克(Agathius Nerrek),柯文最强大的弟子接掌门户,并在之后的岁月里在遍及瑟雷亚、托多、弥德伦诸国和莱尼尔等地的城市中建立了避难所。BR54年,奥苟斯开始了所谓的“猎巫行动”(Wizard Hunts),猎杀了显山露水的奥术师才俊,最终摧毁了誓言之环。然而,组织传播柯文教诲的努力却成功了。BR25年,一群试图以单纯的炼金术研究来掩护自己真正目标的幸存者们成立了金鼎兄弟会(Order of the Golden Crucible)。当真正的起义火种被点燃并烧成燎原之火时,金鼎兄弟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最终为反抗奥苟斯的勇士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武器。


Rebellion Against the Orgoth
对抗奥苟斯的大起义


随着动乱的种子埋下,被征服的人们开始骚动不安了。由于大部分人对魔法使用者的猜疑,为根绝术士和巫师血脉而组织的猎杀并没有激起普罗大众的同情。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奥苟斯干涉宗教组织,因此使得起义的形势酝酿成熟。“教士屠杀”就是继续在奥苟斯枷锁下生活的榜样。

BR1年末,当奥苟斯总督驻扎于法林城的要塞,宣布这座城市要缴纳八千名奴隶漂洋过海,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许多人都被选中,此外这次抽选奴隶很明显针对了曼诺斯教和莫柔教的祭司阶层,因为这两个宗教在本城里的所有祭司全都被选中。作为回应,法林城的人们抓起草叉、铁锹、棍棒以及其他一切可以当作武器的玩意,进行了一次自发无组织的起义。而这座城里的金鼎兄弟会成员则分发炼金术爆炸物给起义人民。奥苟斯的部队和战争巫觋被人流淹没,尽数被杀,要塞的大门则被轰开,奥苟斯总督的脑袋被插在干草叉上游街示众。

起义的流言从中部地区迅速传开,成了有组织的叛乱。这就是所谓的“钢铁同盟”(Iron Fellowship),它在AR1年向奥苟斯正式宣战,吸引了一大批来自瑟雷亚、弥德伦诸国和卡斯比亚追随者。尽管早期连场大捷,但钢铁同盟在撑过六年战斗后,于AR7年被奥苟斯彻底镇压,其领导阶层四散流离,所有起义领土也都重新被占领。虽说遭到了野蛮的报复,但起义一经开始就再也没有停歇过。起义者们若是知道需要两百年血腥的战乱才能光复自由,兴许他们都会止步不前了吧。

现代历史学家都认定,大起义是历史的必然性,但其胜利却不是命中注定的。虽然民心团结,但战胜奥苟斯的武器还有待进步,并且最终还需要依靠魔法恩赐所带来的天赋与工具。在这一时期,有位被埋没的英雄名叫涅瓦拉(Nivara),她是一位秘学家,一位才华横溢且永不妥协的奥术师,莎玛信徒们都将此人视为柯文的后继者。在将奥术力量用于战争武器方面,涅瓦拉革新了许多基本原则。她将这些技艺传给了数十位奥术师,他的徒弟中有不少人成了大起义中最著名的战斗法师(battle-wizard),也就是未来机甲师的前身。涅瓦拉也以制作发条拼图装置而著称,她用这些机关来训练学生掌握奥术公式。这些危险又费神的装置让她的学徒们深感讨厌,但它们却催生出了后来推翻奥苟斯过程中的那些关键发明。AR25年,涅瓦拉升天成为莎玛神裔,此事为她留下的传承蒙上了一道阴影,也让不少她曾经的学生与之断绝关系。

The Invention of the Firearm and the Army of Thunder
火器问世与雷霆大军


AR28年奥伦(Aurmn)的炼金术士奥利弗•古尔冯(Oliver Gulvont)发明了历史上第一件火器,一件用炼金术爆破火药来推动射击的武器。在大起义早期的大型战役里,这种武器的重要性很快得到了验证,AR32年,托多的大片领土成了充斥着硝烟与火光的血腥战场。这就是之后人们称为“百巫之战”(Battle of the Hundred Wizards)的战役,也是史上首次伊茉伦的战斗法师隆重登场,与常规部队并肩而战。

在地方贵族的支持下,柯文和涅瓦拉强大的弟子们,以及许多在奥苟斯灭绝政策下幸存的术士联手将奥苟斯人从旧托多边境彻底击退了。操纵着烈火、闪电、大地和冰霜的元素法力,占据压倒性数量的术士和奥术师们,将奥苟斯军队中傲慢自大的战争巫觋打的溃不成军。这场战斗如此举足轻重,让奥苟斯暴君们花了八年时间才重新占领这片土地。AR40年,奥苟斯重夺托多,处死了数百名有嫌疑的奥术师。而托多人则继续以任何可行的手段抵抗暴政。

AR80年,主要在莱霖城中活动的金鼎兄弟会改良了火器的设计,并且开始在隐蔽实验室里由志愿参与的工人们尽可能快地批量生产。AR84年,传奇般的雷霆大军(Army of Thunder)挥舞着这些致命的新武器,起义解放了莱霖城。军队中的步枪手让横流莱霖与梅瑞文硝烟弥漫的街道和战场上淌满了奥苟斯的鲜血。

和之前的起义一样,奥苟斯早已证明自己不会被轻易吓住,他们迅速发动反击,将雷霆大军赶回莱霖的高墙之后。AR86年的雷云战役(Battle of the Thunderhead)后,莱霖被牢牢守住,他们的军队击退了兵力过万的奥苟斯大军,这支军队用战斗法术、炼金术手雷和成排致命齐射的步枪加以武装。虽然莱尼尔王国剩余的领土都被占领,但这座城市却固若金汤,并且成了希望的堡垒——这是自卡斯比亚之后,第一座从敌人手中守住的城池。

QUOTE(边栏)
The Rivening
大撕裂

当魔法恩赐给了西伊茉伦人对抗奥苟斯必需的武器时,这一事件发生的时间,和降临在艾奥斯的恐怖灾难正相吻合。BR140年,也就是第一位人类术士出现前的三年,艾奥斯王国陷入了大撕裂带来的动荡中。在这一年中,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大部分艾奥斯祭司突然陷入疯狂。他们有的自相残杀,有的则犯下了杀戮或其他堕落的罪行,还有些祭司挖出自己的双眼,嚎叫着尖啸着在街道上狂奔。这一突发大范围的疯狂让王国中各个城市都陷入了动荡和混乱。

之后查明,这些祭司被某些奇怪的幻象击垮了,他们被切断了和众神之间的联系。于是结论避无可避:神圣王廷的诸神一定在离世之路上发生了什么情况。春神塞拉的祭司们基本上毫发无伤地逃过了大撕裂,只是陷入了比较轻微的痴呆症状,并且保住了通过祈祷展现低微神迹的能力。在BR34年塞拉回归时,这一现象得到了解释。女神不发一语,步入诗意城的神殿后旋即陷入沉眠,也从未告知其他诸神的遭遇。

此事至今仍是一个谜,但某些像塞拉天罚军(Retribution of Scyrah)这样的激进派系则认为,大撕裂和魔法恩赐发生的时间可不是什么巧合。这也导致了一种观点:人类魔法的起源和“诸神消失”(the Vanished)一事有着直接联系,那些失踪的神灵一定知道真相。虽说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联系,但天罚军的成员根本不需要有什么证据。相信人类有罪成了天罚军中法师猎手们(mage hunter)的主要动机,这群精灵认为应当杀尽人类的奥术师。

The Rip Lung Plague
裂肺瘟疫


一种恐怖的名为“裂肺病”的瘟疫在AR83年到AR93年之间袭击了这片大地。人们并不确定这种致命疾病对奥苟斯人和伊茉伦人哪个造成的损失更惨重,但显然双方都受到了影响,并且毫无疑问这股瘟疫拖慢了大起义的脚步。随着裂肺瘟疫的盛行,它在市中心的街道上挥舞着死神的镰刀,留下数以千计的尸体。奥苟斯宁可将整个城区付之一炬,也不愿埋葬数量惊人的死者。这一行为本身更加激起了人们的愤怒,因为不经祭司的正确引导就将尸体火化一直以来都是大忌,人们认为这会危及灵魂渡往乌尔卡昂的旅程。

最终,一名身具惊人艺业的奥术师和炼金术士研究出了治愈这一厉疫的方法,他的名字叫柯本(Corben)。更让人惊异的是,他创造了一种医疗理论体系,让其他炼金术士也能迅速有效地开出治疗方案。柯本的成果挽救了数十万的人命,也许还挽救了大起义。AR93年,这种传染病在伊茉伦人之间已经基本扑灭,但没有类似炼金药剂的奥苟斯人却依旧苦于此病。九年后,柯本升天成圣,这一奇迹更是鼓舞了莫柔教继续起义。而从长远来看,柯本升天一事更是让奥术师和炼金术士在莫柔教会及其信徒眼中得到认可,莫柔教开始为起义的奥术师们提供避难所。

The Mechanikal Revolution
机械术革命


火器为解放莱霖城助了一臂之力,在起义军的手中它们是可怕的武器。然而,这种技术也被奥苟斯所窃取,他们制造了自己独有的被称为“黑龙炮”(blackdrake)的粗劣火器进行反击。于是魔法恩赐的真正潜能开始以“机械术”的方式来为伊茉伦人助一臂之力了。这门科学结合了工程学与魔法的力量,并把最终让奥苟斯彻底垮台的发明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drake这个词除了本义之外,也是17-18世纪一种火炮的名称。

虽然金鼎兄弟会仍在莱霖活动,但在过去的瑟雷亚地区,人们正在努力恢复柯文的研究成果。在占领城市塞柔,一群矢志献身的奥术师们正一同努力寻回誓言之环失落的知识。这一同盟在AR111年成立了巫术共济会(Fraternal Order of Wizardry),这个组织成了纯奥术理论和机械术这项全新技艺的桥头堡。这个时代的魔法师们对奥术能量的理解比之柯文时代又更进一步,而《合成》一书中理论的潜在可能则成了现实。这些最初的发明进步中有一项就是符文板(runeplate),将奥术公式永久镌刻在金属上,从而赋予它奥术力量。

正是在塞柔城的莫柔教会的保护下,这些巫师能实现这么多的成果。教堂间的地下通道让城里有更多秘密行动不被统治者所查知。而勇敢的信使则冒着生命危险为巫术共济会和金鼎兄弟会的奥术师们传递工作进展的密信,将这两大组织取得的重要进展熔于一炉。虽然在大起义之后,这些法师团体彼此勾心斗角并且敝帚自珍,但在此刻对公敌的仇恨让他们团结在了一起。

一项伟大的进步问世了,金鼎兄弟会的奥伦•玛格纳斯•斐涅斯•班布里奇(Aurum Magnus Phineas Bainbridge)成功造出了第一个稳定的奥术动力蓄电池(arcanodynamic accumulator),一个能长期储存奥术能量的桶状装置。虽然人们认为电池的体积太大了,但它却是理论的证明,而金鼎会的炼金术士们很快就找到了让电池更小、更轻也更强的办法。于是工程师和奥术师们开始设计电路图和武器结构图,来开发改进后的蓄电池的潜力。

在这一时代,还有几项其他发明看似毫无关系,但却有着深远的影响。许多伊茉伦工程师试图重现在奥苟斯入侵前原本十分普及的蒸汽引擎。这也最终带来了马克西米利安•尼文(Maximillian Nivin)那关键性的发明,此君是一位炼金术士,也是最早的奥术机械士(arcane mechaniks),他痴迷于发条机械。马克西米利安一直想要造出小型的蒸汽动力机械人,主要是为了挑战技术上的可能性。然而尼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方法来控制机械人的运动,他不想把这个发明只是做成一种结构复杂的傀儡。在同行的建议下,尼文与奥术共济会取得联系,很快加入到他们的工作中去了。

尼文很快就了解到,这个和自己研究有关的深奥领域已然步入死局。许多兄弟会的魔法师都想要造出能自我延续的奥术公式回路,以此来模仿人类思维的过程。他们的成果都基于兄弟会保存的神裔涅瓦拉传下的符文拼图。尼文对这些符文拼图所带来的可能性感到振奋,决意投身其中进行研究,此后很快就成功造出了第一个中枢矩阵(cerebral matrix),这一发明能在某种程度上模仿人类理性思考的能力。而到了AR158年,尼文和自己的弟子伊莱亚斯•迪克兰(Elias Decklan)一起造出了第一台人型机械。在尼文过世后,迪克兰继续革新设计,致力于造出改良品,这一发明最终被证明对大起义至关重要。

对奥苟斯统治的反抗,以遍布西伊茉伦各地的小规模起义的形式继续着。虽然这些起义被轮番镇压,但这些起义成功转移了物资,让奥苟斯难以报复。直到AR147年,叛乱的局势被限制在了弥德伦诸国、瑟雷亚和托多境内。然而就在这一年,骄傲的安勃雷马王们的后裔团结一致,率领游牧民大军将柯斯科和罗申科从奥苟斯手中解放了出来。而AR149年,奥苟斯在柯斯科的城门下对凯德人及其安勃雷盟友发动了一场围城战,但却被不屈不挠的北方人击退。奥苟斯的统治权的裂痕越来越长。

为了向最初的钢铁同盟致敬,西伊茉伦的自由城邦组成了“钢铁联盟”(Iron Alliance)。这一联盟由柯斯科、罗申科、莱霖和卡斯比亚的军队组成,他们团结在AR164年刚刚成立的“十人议会”的领导下(Council of Ten)。虽然这主要是个人类联盟,但十位领导的将军中有一位托罗克•克里尔的古灵达(Grindar of Tolok Kriel),他代表着所有在奥苟斯铁蹄下受苦的荆棘林地区的巨魔。在占领期时代,所有生活在炉迩及奎克斯疆域之外的杜尼娅种族全都举步维艰,因为奥苟斯视彼等一如牲畜,将这些部族赶往蛮荒之地深处。而在这些种族里,唯有巨魔加入了十人议会,为大起义贡献出了重要的军力。

Attached Image

The Colossals
巨像撼世


塞柔奥术师们的研究被十人议会所知悉,他们力促这些伟大的学者将工作地点迁至卡斯比亚以便接受保护。伊莱亚斯•迪克兰也在这群偷偷转移至卡斯比亚的学者之中,在见过这座自由之城庞然无匹的铸造厂之后,他对机械人的看发彻底改变了。初代中枢矩阵太过简陋,但他认为理论上能造出更庞大的装置,足以模仿更复杂的思维。

当迪克兰把这个想法告诉同侪后,他们立刻明白此物能用于缔造巨型的战争武器。于是迪克兰很快开始设计一台由蒸汽和魔法驱动的巨兽,即便是奥苟斯最大的要塞它也能攻克。最终十人议会也被说服了,这将是奥苟斯唯一无法抗衡的武器。在之后的十年里,整个西伊茉伦最伟大的智者们开始设计、争论并规划这项人类从未尝试过的工程学奇迹。这些巨像不仅需要协作建造,还需要大量的原材料,包括富铁矿、稀有金属和用于制造中枢矩阵的矿物。

这项计划有不少障碍,比如必须秘密建造。计划始于卡斯比亚,城邦外没人知道它的开始。但很快就有其他起义军知悉了这项计划,此事在凯德人之间引起一阵骚动,也再次点燃了南方人和北方人之间平息已久的竞争欲望。彼时柯斯科也是一座自由城市,完全有条件打造和卡斯比亚一样的巨型武器,于是北方人开始兴建自己的巨像铸造厂,在南方人不愿交出设计图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偷窃盟友的设计图。

关于原材料的问题,最终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了解决。在大起义早期,许多团体都派出密使前往炉迩,向他们求取支援。虽然矮人回绝了所有特使,但是百族议会的政治氛围因此而松动了。人类反复求援,和起义军节节胜利的消息最终说服了石之领主们。炉迩开始更加关注国外的形势,也终于意识到比起伊茉伦本土的人类,奥苟斯是多么卑劣的邻居。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十人议会的特使向矮人透露了建造巨像的计划之后,这在当时可是个颇有风险的举动。然而炉迩矮人们为这项科技的潜力而目眩神迷,之前他们一直不了解人类奥术师和工程师的成就。于是双方签订协议,通过交换和火器相关的炼金术知识、中枢矩阵的奥秘、还有巨像的设计图,炉迩将给予人类援助。不过并不是直接的军事干涉,而是同意输出海量的材料——不仅有矿石,还有炉迩冶炼的金属与合金,外加在古尔德的锻造厂中铸造的成品零件。这些供给和之后运来的煤矿,在未来的岁月里堪称至关重要。

AR188年,奥苟斯发现了凯德人的工厂,并袭击了自由城市柯斯科。凯德人被击溃,铸造厂成了一片废墟,落入奥苟斯魔掌中的炼金术士和巫师们受到了惨不可言的酷刑。凯德人立即怀疑自己是被人出卖了,他们认为炉迩先和卡斯比亚达成了不让北方人造出巨像的秘密约定后,才和十人议会另外签订了协议。人们认为,不是炉迩矮人就是卡斯比亚人背叛了十人议会,把柯斯科的工厂泄漏给了奥苟斯。因为这样做不仅会令北方人无法造出巨像,还能让北方战场拖住奥苟斯的脚步,让北方人承受奥苟斯的主要火力。此次阴谋的真相至今仍是个谜,但这背叛加深了南方与北方人之间的仇隙。

在柯斯科被突袭后,钢铁联盟在卡斯比亚投入了三倍的努力推动计划,AR191年第一台巨像高视阔步跨出了城门。之后又有五台更完善的巨像接连竣工,钢铁联盟已然准备好反扑了。在巫术共济会的战斗法师的操纵下,这些巨像随军队一同出征,摧毁了法林城附近的奥苟斯要塞和主力驻防部队。在之后十年的漫长战争中,起义军收复了在奥苟斯统治下沦陷数百年之久的失地。所有螳臂当车的抵抗,全都被巨像碾为齑粉。

随着奥苟斯被迅速逐出东南地区,起义军开始受到补给线的牵制,他们很难深入推进到敌人占据多年的领土中。巨像要消耗大量的煤和水,还要有人不断控制和定期维护。而敌人也适应了战况,奥苟斯发现消灭控制机器的战斗法师要比消灭巨像本身来的简单。少了操纵者,巨像就会偏离方向、孤立无援,终至被摧毁。

于是,起义军不得不改变战术。每台巨像身边都跟随着小股部队,作为它们的护卫军,同时也保护着那些以奥术力量操纵这些巨型机械的法师。这一布局和起义军战斗法师的先例,被视为现代机甲师及其战队的前身。

在奥苟斯朝海边节节败退的同时,他们发动了“荼毒之灾”(Scourge)。逃亡的奥苟斯人尽己所能,摧毁他们撰写的每一份档案记录,拥有的每一栋建筑。奥苟斯宁可破坏自己巨大的黑石要塞也不容许它们落入敌手。荼毒之灾将几十座城市和镇子夷为废墟。在逃进黑船扬帆西去之前,奥苟斯还在地里撒盐,在井中投毒,将田地烧成焦土,杀害了不可胜数的奴隶。荼毒之灾干的如此彻底,以至于数百年来,迄今仍没有发现一份关于奥苟斯故乡的地图。以奥苟斯语写成的著作存世者更是少之又少,这令他们的文化和信仰全都成了难解之谜。而到了AR201年,奥苟斯从这片大陆上被彻底驱逐了出去,不复归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3-18, 19:3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7-04-24,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