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翻译:涩泽龙彦《黑魔术手帖》序
alarice
2017-01-19, 23:5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1
   4

Group: Builder
Posts: 7
Joined: 2014-02-01
Member No.: 58345




我想在这里公开魔术的秘密。虽然我个人称之为魔术,但它与过去的松旭斋天胜(明治昭和时期的奇术师)、最近的BOLSHOI马戏团的KIO先生之类使用的俗恶的奇技淫巧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从岩窟中起居的智人的黑暗幼年期开始,直至人造卫星犹如鬼火般在虚空中交错飞行的科学技术的白银时代,都陆续不绝可以见到的人类的夜的思想;是那位弗雷泽君断定为「宗教的先行」的,人类的根源欲求;也就是说,是民族学和人类学术语称之为「咒术」的那个东西,此外并无别称。

不过,民族学和人类学是以古代社会和原始民族的研究为起点,客观、科学地究明各时代的魔术,有着将缠绕在魔术上的神秘面纱以合理的手术刀剥开,这样的倾向。与之相对,在这里、在本书中,并无如彼的操作。我想要将神秘以原样保存。或者不如说,我作为著者,希望读者能够从这些杂乱的逸事般的神秘的集结中,自由地取得诗、或惊异、或幻想、或哲学的食粮。



最初,我对魔术最为着迷的一点是「虽然在科学的世界中存在是至高无上的,但神秘学的宇宙是所有一切的王国。」这句ベエル・アマドゥ的名言所揭示的魔术的基本性格。这一基本性格,一方面来自那绝对的权力意志显示出的与作为社会纽带表现的宗教的鲜明敌对,另一方面想必是在对世界的认知中,按照类比(analogy)的方法,表现出的与艺术上的象征主义美学的明显类缘关系。

魔术与宗教长久往来,虽然彼此错乱混淆着共同在进化之路上前行,但宗教的礼仪被纯化了,在宗教正统性被社会认可的地域,魔术作为它的反动,便必然成为偏颇的、非合法的、反社会的、私人的、秘密的东西。正如涂尔干巧妙的说法,因为魔术的教会绝无可能存在,所以与被净化的正统派宗教的神秘主义相对,异端的咒术的神秘主义常常被比作西欧文化的私生子,背后总垂落着阴影。救济宗教来了,它所达之地,宣扬着善的福音,挟着禁止的戒律,在地上建设闪耀的教权主义王国,但魔术作为原本是无道德、怨恨、无政府主义的三位一体,必然被强迫走上孤绝的存在之道。

「所谓魔术,就是欲望的全能。」Jakob Böhme说过。因此,「所谓咒术,就是由傲慢而生的大罪,是恶魔的罪恶,是一切其他罪恶的源泉,是背德的根本。彻头彻尾的咒术师就是背教的祭司,与魔王签订契约的传说正是与咒术命运相关的终极神话。」(J・A・ロ二イ)



一方面,虽然常常是想象,却以实现为目标而进行的艺术创作的本质要素,与魔术的冲动岂不很相似吗。古代的魔法师与近代的艺术家,如果都是一种有造物主(Demiurge)志向的人,两者之间完全的平行构造也就并非不可思议了。 犹如亚历山大(Alexandria)的咒术师,诗人也抱持着造物主的感情,将预言的价值赋予自己的梦想。

「 吾乃幽冥者、丧妻者、无人安慰者
居于荒之尽头的高塔 阿基坦的君主
我唯一的星已逝去 我镂嵌星辰的琵琶上
刻着忧郁的黑色太阳。
(われは冥き者、妻なき者、慰めなき者、
荒れはてた塔に住む アキタニアの君主。
わが唯一の星は死んだ。星ちりばめたわが琵琶には、
憂鬱の黒い太陽が刻まれた。)         ―ジェラール・ド・ネルバァル 」

「想象力是最科学的能力。因为只有它能包含一切普遍的类比(analogy)。」波德莱尔说。「物质界中充满了与精神界相对应的密切的类比。」埃德加・坡曾说过。象征派诗人们的类比中产生的照应的思想,与魔术和炼金术中的大宇宙和小宇宙的对应原理,或者卡巴拉(Kabbala)思想中语言和文字的奇迹信仰之类具有惊人相似性,正如被兰波的「语言的炼金术」之类表现明显揭示的那样。「真正的诗人常常是祭司。」诺瓦利斯如是说。



本书开始是由在杂志《宝石》上连载的文章集结而成。因此作为作者的我打算努力使用读物风格的平易措辞。

出版时受桃源社的矢貴昇司先生很多照顾。另外也向给这违逆时代潮流的论考以一年杂志版面的《宝石》编辑长大坪直行先生道谢。

一九六一年晚夏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alarice: 2017-01-20, 00:01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7-06-28, 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