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翻译:洛夫克拉夫特年谱
edelweiss
2017-05-29, 14:04
Post #1


孤高的Griffon
Group Icon
 1790
   96

Group: Avatar
Posts: 577
Joined: 2007-12-03
Member No.: 17719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年谱

翻译:玖羽

【译注:这份年谱出自1986年出版的国书刊行会版《定本 洛夫克拉夫特全集》。由于原书太老,译者进行了大量增删和修改。】

1890年

(8月20日)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以下简称HPL)在母亲的娘家诞生,父为温菲尔德·斯科特·洛夫克拉夫特,母为莎拉·苏珊·菲利普。HPL是二人的独子。

温菲尔德·斯科特为乔治·洛夫克拉夫特(1815-1895)与海伦·奥尔古德(1820-1881)之子,生于1853年,在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市的银器制造企业戈勒姆公司担任推销员。

莎拉·苏珊为惠普尔·范布伦·菲利普(1833-1904)与罗比·阿尔扎达·普雷斯(1827-1896)之次女,生于1857年。

HPL的外祖父惠普尔是富裕的实业家,在罗德岛州西部拥有不动产。祖父书房里的藏书是HPL幼年时期形成精神世界的源泉。

1893年(2~3岁)

(4月)HPL之父温菲尔德·斯科特因非完全性瘫痪发疯(麻痹性痴呆,神经梅毒的第三阶段),被送进普罗维登斯市的巴特勒医院。

HPL与母亲一起回到母亲的娘家——普罗维登斯市安吉尔街194号(1895年起改为454号),开始了人生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时期。

1894年(3~4岁)

年纪尚幼即喜爱读书。爱读的书有《格林童话》和《一千零一夜》。

1896年(5~6岁)

(1月26日)外祖母罗比·阿尔扎达去世(享年69岁)。据说正是这一打击使HPL开始被梦魇侵扰。

从这时起,开始创作作品。

1898年(7~8岁)

(7月19日)父亲温菲尔德·斯科特·洛夫克拉夫特去世(享年44岁)。

进入普罗维登斯市的斯莱特街小学学习,但因体弱多病,真正上学的时间只有1898-1899年,以及1902-1903年。在此期间,主要从家庭教师处接受教育。

从这时起,接触到E·爱伦·坡、H·G·威尔斯、儒勒·凡尔纳的作品,同时开始对自然科学产生兴趣。

1899年(8~9岁)

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增强,在家里的地下室搞了一个化学实验室,还开始刊行自己用胶版印刷的杂志《科学公报》。

1903年(12~13岁)

(8月)开始刊行自制杂志《罗德岛天文学杂志》。

1904年(13~14岁)

(3月28日)外祖父惠普尔·范布伦·菲利普去世(享年71岁)。HPL的幸福时光终结,据说他当时第一次想到了自杀。

家人将位于安吉尔街454号的宅邸售出,洛夫克拉夫特母子搬到安吉尔街598号。此处是两家同住一屋,洛夫克拉夫特母子住在一层。直到1924年结婚、移居到纽约为止,HPL一直住在这里。

进入霍普街高中学习,但仍因健康问题,时常中断学业。

1905年(14~15岁)

因神经疾病发作(癫痫)休学。据说诱因是经过建设中的宅邸二层时摔倒。

1906年(15~16岁)

(5月27日)向《普罗维登斯星期日日报》投书,主题是反对占星术;该报于6月3日刊登此文。这是HPL的文字第一次在公开出版物上刊载。

(7月16日)向《科学美国人》投书,主题是在海王星之外还存在第九大行星,天文学家应致力于寻找这颗星球;该刊于8月25日刊登此文。

(7月~12月)为周刊《鲍图基特谷拾穗者》撰稿,内容是关于天文学的专栏(连载17回)。从8月起,还为《普罗维登斯论坛报》撰稿,内容同样是关于天文学的专栏,直到1908年6月为止,共连载20回。

1908年(17~18岁)

因神经疾病发作,不得不从高中退学,从而失去了进入布朗大学的可能(从翌年起曾接受函授教育,但未能坚持下来)。

对自身的小说才能感到绝望,烧掉了至此为止的所有作品,只有幼年时代撰写的几篇,以及《洞中兽》和《炼金术士》保留下来。从这时起,到1917年为止,都未曾创作小说。

1912年(21~22岁)

受姨父富兰克林·C·克拉克影响,开始倾心于乔治王朝(18世纪)的诗作。

普罗维登斯市的《晚间公报》刊登HPL的诗作《公元2000年的普罗维登斯》。这是HPL的诗作第一次在公开出版物上刊载。

(8月12日)立下遗嘱。在HPL于1937年去世后,该遗嘱得到正式验证。

1913年(22~23岁)

(9月)向杂志《大船》投书一封长信,抨击当时颇有人气的恋爱小说作家弗雷德·杰克逊,从而开始与拥护杰克逊的读者在杂志上论战。论战一直持续到翌年十月,以《大船》取消“读者来信”栏目告终。

1914年(23~24岁)

(1月1日)为《普罗维登斯晚间新闻》撰稿,内容仍是关于天文学的专栏。连载一直持续到1918年5月该报出售为止,共计53回。在9月~12月的专栏中,HPL着重批判了占星术士J·F·哈特曼。

(4月6日)注册为UAPA(全美业余出版协会)的会员。当时的UAPA主编爱德华·A·达斯被《大船》上的论战触动,强烈邀请HPL入会。HPL开始了日后在其文学生涯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业余出版创作。

1915年(24~25岁)

从这时起,为了生计,开始给人改稿。终其一生,这是HPL唯一的可靠收入。

(3月)开始刊行自己的业余杂志《保守主义者》(创刊号为4月号),该杂志的发行一直持续到1923年7月号(总第13号)。

(4月26日)姨父富兰克林·C·克拉克因脑卒中去世(享年68岁)。在这一时期,HPL患上了水痘。

夏季,当选为UAPA副会长,任期一年。

1916年(25~26岁)

(6月)与R·克雷纳、艾拉·A·科尔、莫里斯·W·摩尔组成通信圈子“Kleicomolo”,该名由他们四人姓氏的第一个音节组成。

18岁时创作的小说《炼金术士》在《全美业余出版》12月号上刊登,获得好评。

(12月31日)表弟菲利普·加姆维尔去世(享年18岁)。他是HPL唯一的同代亲属。

1917年(26~27岁)

(5月)申请加入罗德岛州国民警卫队,但因母亲的阻拦,未获通过。12月再次申请,未通过征兵体检。

夏季,UAPA大会在芝加哥召开,当选为会长,任期一年。因《炼金术士》获得好评,受友人W·保罗·库克鼓励,时隔九年,重新开始创作小说。

(7月)《达贡》完成。

(11月)注册为NAPA(全国业余出版协会)的会员。

1918年(27~28岁)

(6月)准备出版专门刊载幻想小说的业余杂志《赫斯佩里亚》,但未能如愿。

“Kleicomolo”解散,阿尔弗雷德·M·加尔平、HPL、莫里斯·W·摩尔三人组成新的通信圈子“Gallomo”(同样来自成员姓氏的第一个音节)。

(11月14日)舅父爱德温·E·菲利普去世(享年55岁)。

1919年(28~29岁)

从这时起,开始偶尔记录创作灵感。在HPL去世后(1938年),该笔记以《备忘录》之名公开发表。

(3月)母亲因患神经障碍,被送进普罗维登斯市的巴特勒医院。

(9月)第一次读到邓萨尼勋爵的作品,深受感动。

(11月)出席在波士顿举行的业余新闻记者大会,聆听邓萨尼勋爵的演讲。

(12月)在“Gallomo”里告知了后来被创作为《兰道夫·卡特的供述》的梦。

1920年(29~30岁)

夏季,UAPA大会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召开,HPL当选为主编,阿尔弗雷德·M·加尔平当选为会长。但UAPA此后逐渐沉寂,最终在1925年解散。

(10月)《关于已故亚瑟·杰尔敏及其家系的事实》完成。

(12月)做了奈亚拉托提普出现的梦后,将梦境记了下来,即《奈亚拉托提普》。

(12月12日)《屋中画》完成。这一年总共创作了12篇短篇小说。

1921年(30~31岁)

(2月22日)出席在波士顿举行的业余作家大会。这是HPL自1901年以来20年未有的在外过夜。

(3月12日)再次出席波士顿的大会。

(5月22日)母亲莎拉·苏珊在胆囊摘除手术后去世(享年64岁)。HPL第二次想到自杀。

从该年起,与索尼娅·H·格林(1883-1972)产生情愫。二人于夏季在波士顿的业余作家大会上结识,此后HPL开始更加频繁地前往波士顿。9月,索尼娅来到普罗维登斯,拜访了HPL及他的姨妈们。

(12月)《埃里奇·赞之曲》完成。

1922年(31~32岁)

(1月)《尸体复活者赫伯特·威斯特》在《佳酿》1月号(创刊号)上刊登,连载六期。这是HPL的小说第一次在商业杂志上刊载。

第一次前往纽约。索尼娅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园畔大道259号拥有公寓,她把公寓借给了HPL及其友人萨缪尔·拉夫曼。克雷纳和摩顿带领HPL游览纽约,HPL还在纽约与F·贝尔克纳普·朗第一次见面。HPL、朗、J·F·摩顿三人拜访了爱伦·坡曾经住过的小别墅。

(8月12日)开始与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奥本市的克拉克·埃什顿·史密斯通信。HPL终生持续与史密斯的通信,但二人始终未曾见面。

(9月)当选为NAPA会长,任期到1923年7月为止。

(12月)与爱德华·H·科尔、伊迪丝·米尼特游览波士顿,还前往塞勒姆和马布尔黑德游览。17日下午4时,第一次看到被白雪覆盖的马布尔黑德。

1923年(32~33岁)

(3月)《诡丽幻谭》创刊,主编为埃德温·贝尔德。《达贡》在该刊10月号上发表。此后,《诡丽幻谭》成为HPL发表作品的主要舞台。

(4月)与摩顿、拉夫曼一起出版了纽约业余诗人约翰森·E·霍格的作品集(其中包括HPL的数篇献诗)。

夏季,再度访问马布尔黑德。与索尼娅一起参观了纳拉干希特码头。《保守主义者》上的《编辑的书房》获得NAPA的“散文奖”。索尼娅当选为UAPA会长,一直就任到1925年UAPA解散。

秋季,与摩顿、C·M·艾迪广泛游览普罗维登斯周边地区。

(10月)《魔宴》完成(基于1922年12月游览马布尔黑德的体验)。

1924年(33~34岁)

(2月)为魔术师哈利·胡迪尼代笔《金字塔下》。由于中间出了一些变故,这篇小说直到同年5月才完成。

(3月3日)在纽约的圣保罗教堂与索尼娅举行婚礼。蜜月旅行前往费城、新婚住所在索尼娅位于纽约布鲁克林园畔大道259号的公寓。

《诡丽幻谭》的出版人J·C·亨内伯格前往纽约拜访HPL,希望他接替贝尔德,担任《诡丽幻谭》主编。但HPL无法下定决心搬到《诡丽幻谭》杂志社所在的芝加哥,最终没有答应。《诡丽幻谭》的次任主编由法恩斯沃斯·莱特担任。

HPL在纽约成立“卡莱姆俱乐部”,与文友们的交往逐渐加深。俱乐部的主要成员,除HPL外,还有乔治·柯克、R·克雷纳、亚瑟·利兹、F·B·朗、S·拉夫曼、爱德华·麦克尼尔、J·F·摩顿。其后,威尔弗雷德·B·达尔曼、赫尔曼·C·科宁、唐纳德·旺德莱及霍华德·旺德莱兄弟也加入俱乐部。

(10月)索尼娅患病。

HPL为获得固定收入而在纽约奔波。

1925年(34~35岁)

(1月1日)索尼娅为了从事收入更高的工作,单身移居到中西部。HPL依然留在布鲁克林,但住所移到了靠近雷德胡克街的克林顿街169号,一间“氛围不祥而隐秘”的小公寓。

(8月2日)《雷德胡克的恐怖》完成(基于在纽约居住的感受)。

UAPA终结。HPL此后以NAPA为中心继续业余创作,但直到进入30年代,才开始进行更加积极的活动。

年末,受W·保罗·库克之托,开始撰写论文《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

1926年(35~36岁)

(4月17日)离开位于布鲁克林的小公寓,回到普罗维登斯。在普罗维登斯的住所是位于巴恩斯街10号一层的一间公寓。其后,姨妈莉莉安·D·克拉克搬到公寓二层,照顾HPL的起居。接下来,索尼娅也来到普罗维登斯,提出让姨妈们搬出去,自己和HPL一起住在这里,但遭到姨妈们的反对,因而放弃。经过此事,HPL与索尼娅的婚姻在事实上已经破裂,但二人依然持续通信。

(7月)开始与住在威斯康星州索克城的奥古斯特·W·德雷斯通信。HPL终生持续与德雷斯的通信,但二人始终未曾见面。

夏季,《克苏鲁的呼唤》完成。

《银钥匙》、《皮克曼的模特》完成。

秋季,开始创作《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10月)哈利·胡迪尼前来访问。HPL开始为胡迪尼代笔,撰写反对占星术的文章。他还计划与C·M·艾迪一起,以胡迪尼的名义写作一本《迷信的病根》,但由于同月31日胡迪尼骤逝而搁笔。

(10月)与姨妈安妮·E·加姆维尔一起游览位于罗德岛州福斯特市的祖先住地。

(11月9日)《雾中怪屋》完成。

1927年(36~37岁)

从这时起,开始为Z·毕晓普改稿。

《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完成,在W·保罗·库克的业余杂志《隐士》(创刊号)上连载,但由于《隐士》只出了一期,没有继续刊载。

(1月22日)《秘境卡达斯梦寻记》完成。

(3月)《星之彩》完成。

(5月1日)《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完成。然而,由于被认为“作为长篇小说太短,作为短篇小说又太长”(是HPL小说中最长的一篇),直到HPL去世也未能发表。

(6月)《星之彩》被《诡丽幻谭》拒稿,后被科幻杂志《惊奇故事》采用。

(8月)编纂业余诗人乔治·拉瓦纳·布伦的诗集《White Fire》。

(9月)《雷德胡克的恐怖》被恐怖小说集《You'll Need a Night-light》收录。这是HPL的小说第一次以正式书籍的形式出版。

(12月)索尼娅在圣诞假期到访。

1928年(37~38岁)

(5月)访问在布鲁克林经营女性帽子店的索尼娅。在纽约一直逗留到7月,但似乎没有修复婚姻关系的打算。其间住在索尼娅家里,也曾与住在纽约的朋友们见面。

(6月)访问佛蒙特州的布拉特尔伯勒和瑞斯特·奥尔顿,逗留了两周。在旅行中,HPL拜访了A·H·古迪纳夫的农庄,这就是后来《暗夜呢喃》的灵感来源。之后,又前往马萨诸塞州的阿瑟尔,拜访W·保罗·库克和H·瓦纳·曼。当时库克印刷了HPL的《畏避之屋》,但终究未能出版。最后,又去威尔布拉汉拜访伊迪丝·米尼特,获得《敦威治恐怖事件》的灵感。

夏季,《敦威治恐怖事件》完成。

与Z·毕晓普“共作”的《伊格的恐怖》完成(基本由HPL创作)。

索尼娅提出离婚。

1929年(38~39岁)

(3月25日)根据HPL的申请,罗德岛州高等法院正式下达离婚判决。

(4月~5月)拜访纽约的友人及住在阿瑟尔的W·保罗·库克。

(8月)与姨妈第二次游览祖先住地。

《皮克曼的模特》被恐怖小说集《By Day Light Only》收录。

开始创作组诗《犹格斯真菌》。

1930年(39~40岁)

(1月4日)组诗《犹格斯真菌》完成。

与Z·毕晓普“共作”的《丘》完成(基本由HPL创作)。

夏季,开始与罗伯特·E·霍华德通信。直到霍华德去世(1936年)为止,HPL终生持续与其通信,但二人始终未曾见面。

(8月)第一次去加拿大的魁北克旅行。

(9月26日)《暗夜呢喃》完成。

1931年(40~41岁)

(3月23日)《疯狂山脉》完成。

开始与罗伯特·H·巴洛通信。

《埃里奇·赞之曲》被恐怖小说集《Creeps by Night》收录、《墙中之鼠》被恐怖小说集《Switch on the Light》收录。

(12月3日)《印斯茅斯的阴霾》完成。

1932年(41~42岁)

从这时起,开始为H·希尔德改稿。

(2月28日)《魔女屋中之梦》完成。

从5月到7月,在美国东部及东南部旅行,遍历纽约、查塔努加、新奥尔良、亚特兰大等地。接到姨妈病情恶化的消息后,从费城赶回普罗维登斯。

(7月3日)姨妈莉莉安·D·克拉克去世(享年76岁)。

从8月到10月,再次出发旅行,这次旅行包括第二次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和魁北克)。秋季,在康涅狄格州与索尼娅再次见面,一起游览了法明顿、韦瑟斯菲尔德、哈特福德。这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

(10月)与H·希尔德“共作”的《蜡像馆惊魂》完成(基本由HPL创作)。

(10月)从E·霍夫曼·普莱斯处收到《穿越银匙之门》的初稿《幻影之王》。

1933年(42~43岁)

(2月)聆听T·S·艾略特的诗朗诵。

(4月)《穿越银匙之门》完成。

(4月22日)开始与住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的罗伯特·布洛克通信。HPL终生持续与布洛克的通信,但二人始终未曾见面。

(5月15日)搬出位于巴恩斯街10号的公寓,住进学院街66号。姨妈安妮·E·加姆维尔和他一起住在公寓二层,照顾他的起居。HPL在这里一直住到去世。

(6月)乘E·霍夫曼·普莱斯的车游览纳拉干希特地区。

(8月24日)《门口的东西》完成。

(9月)第三次去魁北克旅行。

1934年(43~44岁)

春季,应R·H·巴洛之邀前往佛罗里达州,其间住在巴洛的家里。

(8月)游览波士顿和楠塔基特岛。

(10月)乘E·H·科尔的车游览马萨诸塞州及罗德岛州南部。

(11月)开始创作《超越时间之影》。

1935年(44~45岁)

开始经常聆听布朗大学的公开讲座。

(5月)《超越时间之影》完成。

(6月~8月)第二次前往佛罗里达州,依然住在R·H·巴洛的家里。

(8月)受《奇幻杂志》委托,开始与C·L·摩尔、A·梅里特、F·B·朗一起接力创作小说《来自彼方的挑战》。

(11月9日)《夜魔》完成。这是HPL一生中最后一篇重要作品。

(12月)《疯狂山脉》和《超越时间之影》被科幻杂志《惊异故事》采用,载于该刊1936年2月~4月号,以及6月号。然而,由于编辑工作失误、题材过于超前等原因,这两篇小说遭到严重删改,饱受读者苛评,HPL因此深受打击。

从年末到翌年年初,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到访纽约,与F·B·朗、J·F·摩顿等“卡莱姆俱乐部”成员见面。从R·H·巴洛处收到一份特别的圣诞礼物——《乌撒的猫》小册子,仅印刷42本。

1936年(45~46岁)

(3月~4月)姨妈安妮·E·加姆维尔生病。4月21日,加姆维尔夫人结束住院,回到学院街66号,HPL整个夏季都在照顾她。同时,HPL开始为肠道不适困扰。

(6月11日)罗伯特·E·霍华德自杀身亡(享年30岁)。

(7月~8月)R·H·巴洛前来普罗维登斯拜访。HPL与巴洛、A·德·卡斯特罗一起参观普罗维登斯的圣约翰教堂墓地,创作了一首包含着“Edgar Allan Poe”的藏头十四行诗。在这段期间,还与巴洛“共作”了《夜之洋》(基本由巴洛创作),这也是HPL一生中最后一篇小说。

秋季,《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最终定稿。

(10月)出席由布朗大学支持的业余天文学俱乐部“Skyscrapers”的活动。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再度提起了少年时代对天文学的兴趣。

(12月)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1937年(46岁)

(1月11日)被C·A·史密斯的诗作触动,创作了十四行诗《献给亚威隆尼之主卡拉卡阿斯·顿》。这首诗是HPL一生中最后的创作。

(2月16日)被姨妈安妮·E·加姆维尔请来的C·C·达斯汀医生诊断为小肠癌。

(2月27日)HPL从达斯汀医生处得知自己的真实病情。

(3月10日)被送入罗德岛医院,入住简·布朗纪念病楼。

(3月13日)最后一次接受友人(H·K·布罗布斯特夫妇)的探望。

(3月14日)陷入昏迷状态。

(3月15日)星期一,早六时左右去世,享年46岁。遗体未进行解剖,于3月18日埋葬在天鹅地公墓中的菲利普家族墓地一角。参加葬礼的除加姆维尔夫人、H·K·布罗布斯特夫妇之外,只有加姆维尔夫人的朋友艾德娜·路易斯、HPL的表姐埃塞尔·菲利普·莫里施,以及从波士顿赶来的E·H·科尔夫妇。在40年后的1977年,爱好者们为HPL建了一块独立的墓碑,墓志铭是其笔下的一句话“I AM PROVIDENCE”。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leep.gif)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edelweiss: 2017-05-29, 18:55
TOP
无形的吹奏者
2017-06-02, 19:42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0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2-05-02
Member No.: 48555


难得出新资料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TOP
Combo_
2017-06-04, 23:00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
   0

Group: Primer
Posts: 5
Joined: 2016-02-28
Member No.: 65812


I AM PROVIDENCE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glare.gif)
TOP
Tyde
2017-07-16, 01:13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
   0

Group: Primer
Posts: 5
Joined: 2016-10-09
Member No.: 67687


贴一个在维基的Sonia Greene词条上看的八卦:
根据S. T. Joshi的H.P. Lovecraft: A Life一书,洛夫克拉夫特虽然对索尼娅保证提交离婚的法律文件,但是并没有在最终的判决书上签字,从而导致索尼娅的第三次婚姻重婚。索尼娅直到晚年才知道了这件事并且感到相当困扰。
Her marriage to Lovecraft was never legally ended because Lovecraft, although he assured her the divorce had been filed, failed to sign the final decree, so Greene's union with Davis was technically bigamous. Greene was informed of this late in life and it disturbed her considerably.
有点好奇没有签字是处出于什么原因。按爱手艺的个性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不能是忘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7-07-27, 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