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IKRPG]西伊茉伦历史(6):钢铁国度时代
limengan
2017-06-08, 19:19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1706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1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书目录索引:点击

译名表:点击

The Iron Kingdoms Era
钢铁国度时代


虽然风起云涌的大起义标志着西伊茉伦大陆上一个新纪元的开启,但它依旧经历了一段漫长而惨烈的斗争史。直到AR202年,随着《科维斯条约》(Corvis Treaties)的签署,这个新时代才告诞生。奥苟斯留下的灾难后果,使得十人议会必须齐聚一堂,他们要在每个地区努力重建秩序,给成千上万的苦难民众带去救济。

The Corvis Treaties
科维斯条约


十人议会在科维斯城中聚首,商议全新独立的国家间的疆界。奥苟斯人不仅在漫长的占领期,更是在荼毒之灾中,在大起义的一连串战役里,给这些土地留下了可怕的伤痕。由《科维斯条约》所确立的新国家,就成了日后众所周知的钢铁国度。

虽然曾有人争议是否应该复辟奥苟斯入侵之前的旧王国,但这个建议被驳回了。人们早已在奥苟斯统治时期设立的更广大的行政区域里逐渐同化了。这使得四个新的王国出现了:

* 南方的席格纳(Cygnar),领土包括荆棘林地区,弥德伦诸国,卡斯比亚,以及瑟雷亚一部分重要领土。

* 西北边的凯铎(Khador),领土包括过去凯德帝国的土地,柯斯,斯基洛夫,和安勃雷的西边。

* 东北方的勒艾尔(Llael),其领土包括曾是莱尼尔和过去的安勃雷东边的国土。

* 西方的傲德(Ord),整合了瑟雷亚北部以及托多。

几股势力已经在十人议会内部掌握了权力。卡斯比亚的贵族们要求统治席格纳,没人能否认众墙之城的重要性和它在大起义中做出的努力。旧凯德贵族则顺理成章的宣布对凯铎全境的统治权,托多人趁势分走了傲德。往昔骄傲的安勃雷东部贵族在争夺对勒艾尔的统治权上输给了莱尼尔人;毕竟安勃雷在奥苟斯人统治下苦难深重,许多东部贵族的血脉被连根铲除。莱尼尔人既有重整这片破碎山河的财力,又牢牢凝聚着这一地区幸存的东安勃雷人的忠心。

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些疆土的划分,人们为此吵的面红耳赤。凯铎人拂袖而去,他们迫切要求恢复本属于凯德帝国的领土,这片领土中一大部分如今被并入傲德、勒艾尔和荆棘林地区。然而在大起义之后,他们的威吓早就只是虚张声势了。巨像工厂被摧毁,外加战争造成的破坏,令凯德国力衰弱。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想看到凯德帝国恢复元气。

Reconstruction and the New Arcane Orders
魔法师团体的复兴


大起义之后的数十年里,新成立的诸国都耗费了巨大的心力重建繁荣。技术成果带来了许多好处,尤其是让蒸汽动力的机械迅速再度出现。AR211年,新成立的蒸汽钢铁联合工会(Steam and Iron Workers Union)集合了成百上千的劳动力以满足设计生产和维修工作的需要。二十年内,蒸汽船再次往来于水道之间。

奥术师和机械士随即开始探索这些科技的新用途。巫术共济会的奥术师们不断扩充着魔法知识。身处于这史无前例的自由时代,共济会中许多法师结社都开始继续追索过去禁忌的研究了。有些人则扩大自己的势力,在最显要的城市——尤其是在席格纳、傲德和勒艾尔中——设立主要分部。他们建社新的分舵,接取有利可图的机械术制造工作,又或是收贿向人提供魔法咨询业务,为贵族和政要效力,常常还会要干些不法勾当。

在这样的情形下,AR232年爆发了一桩丑闻,一位名唤哥白尼肯(Copernicum)的虔诚的魔法师揭露巫术共济会严重腐败堕落。哥白尼肯和大批他的支持者在指控共济会的许多高层与黑魔法和犯罪活动有染后,脱离会籍。巫术共济会虽然撑过了这次丑闻,其名声却大受损害,一大批法师受到审判,并被宣判犯有使用亡灵巫术和崇拜恶魔之罪后遭到处决。

哥白尼肯继而成立了莫柔光照会(Morrowan Order of Illumination)。光照会成了教会的重要机构,专司奥术方面的事务。虽然光照会聚集了不少信教的魔法师,试图追随效法圣柯本,但是令其出名的还是他们充当教会猎巫人的事迹。光照会发誓要警戒所有形式的黑魔法,将恶魔崇拜,死灵法术,幻术(mesmerism),以及传播这些邪恶技艺的莎玛信徒斩草除根。

巫术共济会的奥术师们不断进行着各种创新发明。这些成果中就有改良版的中枢矩阵。通过缩小体积,用更复杂的奥术继电器(arcane relays)进行实验,共济会最终发明了第一台机械脑(cortex),这个巨大的进步使得人们能造出更小且更实用的自动机器。AR241年,在蒸汽钢铁联合工会的协助下,第一台蒸汽机甲在巫术共济会的法师堡垒拉斯雷(Magus Bastion Rathleagh)中诞生。机甲设计的初衷是用于劳力而非战斗,之后,他们制造了更多不同尺寸和配置的机甲。改进的机械脑让机甲能执行复杂的命令,而更小的体积则极大节省了燃料和水。对蒸汽机甲的需求开启了一个完整的产业,当然也为巫术共济会带来了惊人的财富。

与此同时,凯铎仍然在为自己失去的领土和需要依赖私人组织而愤愤不平,比如要向巫术共济会购买机械脑,向金鼎兄弟会进口炸药。在复兴了大部分工业,并且扩张了矿业和制造业之后,这个北方强国开始重建自己的军力。凯铎的统治者,拉维什•泽佩斯基国王(King Lavesh Tzepesci)意识到自己的国家正处于危险之中,只要巨像还掌握在席格纳一国手里,凯铎就无法完全保护自己。他秘密下令在柯斯科建造新的铸造厂。拉维什的间谍总长和不少流着凯铎血脉的奥术师接上了关系,这些旅居国外的法师都掌握着各自法师组织的秘密。

北方的奥术师们开始结成一个阴谋集团,其中有几人甚至得到了塞柔的共济会大本营(Fraternal Order’s Stronghold)以及莱霖的金鼎兄弟会雷云堡(Thunderhead Fortress)的高层的信任。AR243年,这些密谋者偷走了数百本不可替代的卷册,其中记载着奥术知识、炼金术公式、以及机械脑结构图。这些爱国魔法师回国后,全都得到了拉维什嘉奖,其中许多人得授勋衔,他们组建了灰领主同盟(Greylords Covenant),一个只有凯铎法师方可加入的组织。这个组织迅速成为凯铎军队的延伸部分,并且与本国的间谍情报网密切相关。现在,凯铎能够自己制造机械脑,以及随心所欲的生产的炸药了。

The Trollkin and Colossal Wars
巨魔一族与巨像战争


面对凯铎的厉兵秣马,席格纳并未立即做出应对,AR242年巨魔在扭木林和荆棘林地区爆发的大规模动乱让他们无暇分神。虽然根据《科维斯条约》,这些地方的克里尔巨魔部族被给予优待,但巨魔们却发现人类为了重建文明而开采资源,侵犯了他们的土地。再加上人类将每条河道都用于运输物资,克里尔巨魔忍无可忍,从这几个不受旧协议尊重的地区蜂拥而出。于是动荡不安的局面迅速升级成了席卷席格纳北方和傲德南方的全面战争。

最终,席格纳派出巨像对抗巨魔,这些巨型机械所踏足之处,巨魔们成片倒下。AR247年,在经受了数次惨重挫折后,巨魔投降了,第一次巨魔战争(First Trollkin War)就此告终。直到此时,席格纳的间谍才得知柯斯科有大型铸造厂正在建造军械。于是,席格纳的巨像并未返回卡斯比亚,而是驻留该地。这些巨像和机甲师军团成了巨像戍卫(Colossal Guard),以荆棘林地区的深林塔(Deepwood Tower)作为基地,在此戍守同凯铎接壤的边疆。

仅仅三年后,拉维什国王就同时对勒艾尔西部和傲德北部发动大规模进攻,此举意在占夺曾属于旧凯德帝国的那部分领土。随后发生的战争吞噬了勒艾尔全境,席格纳和傲德联手反抗凯铎人。有史以来第一次,席格纳的巨像与凯铎的巨像正面对撼。

在早期的战役中,席格纳巨像的战况不佳,面对设计更新、装甲更厚的凯铎军队时频频失利。为此席格纳的铸造厂夜以继日的开工生产更新式且性能更佳的巨像。巨像战争持续了七年之久,它见证着《科维斯条约》所带来的旧日和平一去不复返了。魁伟的钢铁巨人在充斥着枪火、血矛和奥术爆炸的战场上将对手撕成碎片。

最后,凯铎的军工厂再也没法维持生产的节奏了。南方三国的联军不仅击退了凯铎的攻势,还将战线推到了凯铎本土。AR257年,在伏宁格勒(Volningrad)决定性地失陷后,凯铎最终投降。凯铎人被迫忍受屈辱拆除了剩下的巨像和铸造巨像的工厂。席格纳则放弃在战争中攻下的土地,他们本就不指望能永久占领这些地区。

平定凯铎以后,这一地区的克里尔巨魔部族再度恢复势力,并且变得更加好战,更有组织性,他们为人类军队开过自己的土地而愤怒。于是,AR262年巨魔们入侵傲德和席格纳的领土引发了第二次巨魔战争(Second Trollkin War)。巨魔一族吸取上次战争的教训,发动的攻势更有战略性,充分利用地形来掩护撤退,也让巨像戍卫更难报复。于是这种巨型兵器开始显露出其局限性,它们的设计是为了进攻固定位置,敌方巨像,和大片的敌军。在打击采用小规模冲突战的敌人时,巨像很难穿过茂密的森林。巨魔和纯血巨魔(full-blood trolls)并肩战斗,数次用他们那原始的手段让巨像无法运作,这使席格纳军队的将领们倍感羞耻。

为了应对局势,席格纳国王沃德雷德(Woldred)命令手下将军研发新武器。巫术共济会的奥术机械士和顾问提出战斗机甲(warjacks)的概念,它的骨架来自于劳动用蒸汽机甲,体积更小但仍然很强大,而且为战斗进行了改装。第一台战斗机甲在第二次巨魔战争的尾声被投入使用,成功击退了巨魔一族证明了它的效果。AR267年在哈德瑞草原(Hadriel Fields),沃德雷德国王亲自出席和平会谈,与巨魔一族的代表们握手言和。席格纳政权承认巨魔们的诉求合理,划分更多土地给克里尔部族,并且支付赔款重建被毁的村庄,除此之外还会在使用某些水路时向巨魔支付固定报酬。除了在克里尔部族自治的狭窄领地里之外,巨魔一族必须受席格纳法律的治理。

军事学家和年轻一代的机甲师们迅速发现了新问世的战斗机甲的优势。这些构装体可以装上最新发明的更精密的机械脑,它的活动范围能大幅提升,更适合在战场上与步兵搭配。先进的机械脑加上独自穿越地形的能力,意味着一个机甲师能更轻松地操纵多台战斗机甲。AR286年沃德雷德国王令巨像退役,他手下的工程师们开始将那些巨大的铸造厂用于生产战斗机甲。其他国家也纷纷开始生产类似的机械。

虽然军事技术在加速发展,但随着凯铎的改朝换代,和平局面更稳固了。AR272年,随着“苦难王”拉维什•泽佩斯基(Lavesh Tzepesci the Tormentor)衰老而死,他那漫长又黑暗的统治也就此告终。国王迪米特里•多帕特维奇(Dmitry Dopatevik)废黜了好战的泽佩斯基一族登位,他是一位更和平也更擅长外交的统治者,也愿意同外国大使进行谈判。由于沃德雷德和迪米特里两人拥有相同的治国理念,因此两位国王之间也真真切切地建立起了友善的关系。

The Grim Years of King Malagant
玛拉甘特王的残酷统治


AR286年,席格纳的政治局势在沃德雷德国王起草《选王法案》(Accord-By-Hand Covenant)后为之一变。沃德雷德的法案让席格纳国王能自己选立继承人,而不必限于其血亲,只要继承人有充分的贵族血统即可。为了公正起见,沃德雷德将继承诏交由曼诺斯祭司们见证和执行,作为真理法律(Ture Law)的守护者,他们将长期监督王室的继承事宜。虽然在席格纳,曼诺斯教势力已经衰退成少数派了,但在贵族阶级间仍然保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并且作为一门古老的法理他们仍然保有权威。

虽然之后的数百年证明了这项条约对稳定席格纳的王位继承颇有助益,但沃德雷德本人却并没有从中得益。他在AR289年猝然驾崩,其继承遗诏失踪。曼诺斯祭司聚集起来根据其意愿行事,却突然遭到沃德雷德的侄子玛拉甘特发动政变,他率领一小支军队称王登基。玛拉甘特是个嗜血暴君,他被称为“酷厉王”(Grim King),通过处决政敌来巩固王权,无情压迫王室成员。在激起民愤抗议后,玛拉甘特与莫柔教会联手,此时的莫柔教会作为本国主要的宗教也想建立起至高无上的地位。

莫柔教会认可玛拉甘特王位的合法性,因此安抚了王国内许多虔诚的公民和贵族。但当时卡斯比亚的曼诺斯教会却拒绝如此,于是玛拉甘特指控祭司们犯有叛国之罪,加以逮捕审判和处决。到AR290年末,超过200名曼诺斯教祭司和成员被送上绞刑架。这引发了多年的宗教动乱,让席格纳国内的宗教关系产生了长久的裂痕。两次针对玛拉甘特的刺杀则给了国王合理借口,他在AR293年颁下圣旨,宣布莫柔教成为席格纳国教。授予曼诺斯教会的古老权利被一并撤销。

对于卡斯比亚的曼诺斯教徒来说,这是一段黑暗的岁月;城市西部的很多神殿都遭到亵渎,其中有几座还被付之一炬。玛拉甘特假装宣称要保护普通的曼诺斯信徒,强制将成百上千的家庭迁到卡斯比亚东部,他们的财产也被占夺。城中大部分曼诺斯信众以黑河以东的大片城区为家定居。虽然这样减少了暴力冲突,但也加剧了卡斯比亚宗教信仰的分裂。

The Border Wars
疆界战争


AR286年,凯铎之王迪米特里遭到暗杀,他的王位由妻子切瑞斯(Cherize)继承。她是个嗜血的统治者,登位后迅速开始筹备战争。切瑞斯女王希望利用席格纳王位继承的问题,夺取荆棘林北部。她希望能攻占黑河,这样凯铎就能打破这条至关重要的水路上进行的贸易活动。

切瑞斯与荆棘林地区野蛮的撒恩(Tharn)部落——他们是魔戈众部的后代——布下了非同寻常的计划,她唆使撒恩蛮族在凯铎军进军的同时攻打席格纳。在这些撒恩部落所熟知的地区里,他们成了可怕的对手。新威胁当前,席格纳暂时抛下宗教纷争,国王则召集军队,不过他也雇了大量佣兵来补充人数。这就是后世称为“疆界战争”(Border Wars)的巨大冲突的开端。

这场战争的最初几年里充斥着大量传说。切瑞斯被描述成凯铎的女巫王,还被南方诸国诽谤成莎玛信徒。凯铎人虽然会驳斥谣言,但民众确实很害怕切瑞斯,人们还怀疑是她谋害了自己的丈夫。撒恩蛮人的入局也让这场战争蒙上了污点,因为这些蛮族会进行残暴的仪式,包括吞吃战死者的血肉等行为。虽说玛拉甘特国王是个暴君,但敌人的残暴行径让他得到了莫柔教会的支持,许多信仰莫柔的骑士与祭司都站在他这边。荆棘林地区的战争被宣传成光明与黑暗的战争,因为在战场上莫柔教的战斗牧师(battle-chaplain)通过热切祈祷召唤奇迹,而撒恩蛮人则施展着邪恶的血魔法(blood-sorcery)。

令这场战争更添神秘色彩的是两位君王的奇特结局。AR295年切瑞斯下落不明,她的遗体也从未被寻获。玛拉甘特则在此战过程中倍受悲惨命运的折磨,其中包括他最信任的一名部下反叛,杀死了他深爱的王后。切瑞斯失踪后两个月,玛拉甘特死于萎缩病。荆棘林地区的冲突也悬而无果,而这场疆界战争比发动它的君王更长命。

玛拉甘特掌权和曼诺斯祭司的失势,早已让席格纳的王位更迭一片混乱,于是该国王座空悬长达十二年之久。在此期间,王室成员和各色军阀都想执掌大权,不过鲜有成功者。凯铎则迅速利用这一局势。凯铎王位由一位年幼的女王来继承,但她背后则是野心勃勃的摄政王维利博(Lord Regent Velibor)垂帘听政。在察觉席格纳国势积弱以后,维利博发动了第一次扩张战争(First Expansion War),这是凯铎在疆界战争中最顺利的岁月。

维利博并未入侵席格纳,而是将军队开进傲德北方。虽然一开始几次袭击被意志坚定的傲德守军击退了,但凯铎人加大了攻势,取得了不小的战果。傲德王室向席格纳求援,但只得到了一些象征性的军事支持,此时的席格纳人正因政治问题而四分五裂。

战争持续了好几年,勒艾尔和傲德的军队都没能阻止凯铎推进战线。傲德之王阿尔沃•卡瑟一世(Alvor Cathor I)于AR301年的断剑之役(Battle of the Broken Sword)中英勇率军向敌人发起冲锋,并战死于此役。他那柄断裂的武器被人找回,成了象征傲德反抗精神的重要标志。凯铎军继续推进,在次年取得大胜,占领了北方港口城市拉达沃(Radahvo)。

The Siege of Midfast
米德法斯特攻城战


在这场日益扩大的战争中,维利博最高明的策略就是找到一个办法让国内冲突为自己所用。就像席格纳的巨魔在日益破坏沃德雷德打造的和平局势,凯铎也在和境内的部落民不断斗争,他们是那个被遗忘的古老时代的遗民。数量庞大的野蛮部落盘踞于冰冷的北方群山林莽之中。这些部落最近一次大联合是在AR304年之后聚集,志在洗劫兵力空虚的凯铎境内的良田。维利博会见了部落领袖,说服他们率部向南进军,此去所得的收获与荣耀将更为丰厚。

于是蛮族挥师进攻傲德,包围了军事重镇米德法斯特(Midfast)。维利博想利用这些部落民制造混乱,来预告自己的侵略步伐将深入傲德。傲德的守军撤退到了从米德法斯特西部和东部延伸出的崎岖山岭背后,此处易守难攻。维利博认为米德法斯特是傲德防线的关键,他冀望部落民能攻破这座城池,进而席卷傲德首都。

在部落民的猛攻下,米德法斯特坚持了数周,守城将士日渐稀少。这场攻城战将会成为西伊茉伦历史上最知名的战役之一,因马库斯•古拉扎(Markus Graza)队长的英雄壮举而被世人所铭记,这位傲德军官、虔诚的莫柔信徒在上司殉职后肩负起率领守军之责。在他那传说般的最后一战之前,马库斯充分证明了他的指挥才能和献身精神,挡住了海量敌人的进攻。然而不管如何努力,他所期盼的首都派出的援军却始终没能抵达,被困于泥泞的路途中。

随着米德法斯特的弹药库存日渐枯竭,伤疲的守城军队也即将死伤殆尽,马库斯只身出城插下休战旗帜。凭着他对北方部落民信仰的那点了解,马库斯向部落酋长们发起挑战仪式。根据要求,马库斯要用一对一的方式击败十四名酋长,这看起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蛮族人聚集了起来,而守城士兵则在墙上观望,马库斯每天要与两名强大的蛮族酋长进行决斗,攻城因此暂停了一周。在这场残酷的考验中,马库斯赢得了连场胜利,最终在第五和第六日受了致命伤。他的坚忍令剩余的酋长胆寒。在最后一天的战斗中,蛮族人为马库斯鼓劲的声音甚至都盖过了给自己人打气的声音。决战中,马库斯发现自己坚韧不屈正是来自信仰的感召。而当他击败了最后那名酋长,力竭倒地时,圣卡特蕾娜显灵于空中。

马库斯化作光辉升天与卡特蕾娜同列的景象,让在场所有人惊叹不已,此时傲德援军也终于抵达战场,向蛮族发起了进攻。数以千计的蛮族人都被奇迹所震惊,当即放下武器选择投降。而那些顽抗的则迅速溃败并被马蹄践踏。凯铎军驻扎于蛮族军队的北面,也目睹了升天奇迹——意识到莫柔庇佑着傲德,领军的指挥官下令队伍撤出战场。战胜重重艰难,傲德最终赢得了胜利。北方的蛮族部落从此一蹶不振,而马库斯则成了信仰莫柔的士兵们所崇拜的对象。

虽然此战铩羽而归,但凯铎军队在之后的数月里依旧未退兵,疆界战争更是持续了漫长又血腥的八年时光。米德法斯特攻城战可以视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此凯铎再无重大战果,摄政王维利博则日益遭人憎恨鄙薄。AR308年处女女王朱莉安娜(Juliana the Maiden Queen)登基,援兵傲德和勒艾尔。不久后席格纳与勒艾尔正式结为盟国,席格纳的军人和战斗机甲也成了这一阶段战场上常见的光景。

AR307年艾茵•珐纳五世女王(Queen Ayn Vanar V)夺回大政,但是直到AR313年她才发现维利博及其军事顾问已经让王国财政濒临破产。在放逐了前摄政王及其党羽之后,她下令结束战争并且开始和谈。雷德利(Laedry)交还给勒艾尔,不过凯铎人保留拉达沃,这座港口被他们命名为弗拉多瓦(Vladova)。维利博遭到放逐以后,余生以贱民身份苟活,他以战争毁了一代凯铎人的骂名也被人牢牢记住。虽然代价极为高昂,但维利博成功扩张了祖国的疆土,也许后世对他的评价不会再那么严厉。

QUOTE(边栏)

Destruction of Issyrah and Defeat of Everblight
伊希菈毁灭与恒荒落败


AR390年,巨龙翼霸(Ethrunbal),也就是恒荒(Everblight)现身,令艾奥斯城市伊希菈陷入恐怖与屠杀之中。这头巨龙藏身于城市地底,潜伏数十载之久,捕捉艾奥斯精灵并将他们暴露在巨龙的荒疫之中。随着其中一名荒疫受害者从空置的艾诗菈神殿里逃出来,杀死了若干无辜行人后,人们发现了龙的存在。艾奥斯的占卜师推测出龙的所在,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虽然艾奥斯精灵迅速从风暴关和迷雾关调集了军队,但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个威胁。军队没有疏散整个城市,而是直接进攻巨龙。翼霸从地底破土而出大肆杀戮,伊希菈化为废墟,成千上万的居民殒命。最终军队还是以人海战术取胜,但却损失惨重。艾奥斯贤者从巨龙的龙核中提取了足够多的信息,之后他们封印了这块水晶,并将之送入西北苦寒之地,寄望它从此再也不见天日。

The Quiet Century
和平世纪


被称为“和平世纪”的时代持续了将近一百五十年左右,在此期间各大王国休兵罢战,繁荣发展。这也是一个发明频繁涌现、经济飞速增长的时代,同时得益于工业化初步成形,各个国家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崭露头角。

虽然冲突不可避免,但这一时期战争的特征从国家间公开宣战变成了零星的小规模战斗,比如王国之间的边境争议,和军队加入新武器后用于战场测试。间谍刺探和破坏工作是这个时期里国家敌对更常见的手段。千城时代曾经流行的雇佣兵传统在和平世纪里又再度兴起。各国军队都不愿开战,但政权之间仍在互相较劲,于是佣兵团就受雇打起代理人战争,赚取可观的薪饷。

在这个时代成立了几所重要的大学和军事学院,虽然这些体系化的努力都是为了发展学术研究,掌握机械术,并且为改头换面的战争提供军官教育。许多神奇的机械装置也是在这个大战间隙的时代里发明出来的。AR343年,魔法师朱利安•蒙特福特(Magus Julian Montfort)开发了第一套机甲师铠甲的原型。AR393年,凯铎机械士联合会(Khadoran Mechaniks Assembly)的成立极大地促进了该国工程技术的发展。这些最终导致了军事上的发展,促成了像 “好战者”(Man-O-War)盔甲和第一条铁路干线的出现。虽然造价高昂且进度缓慢,许多地区都开通了铁路,人们最初将它用来加快采矿速度,但随后开始将之广泛用于各种运输。AR436年席格纳魔法师阿修兰•霍尔斯特德(Ashlan)发明了奥能转继器(arcantrik relay),也就是现代的奥术节点(arc node)的前身,这个机械装置极大地丰富了机甲师在战场上的战术选择。

宗教学也在不断发展,圣域的神学家们将主流信仰的学说融于一炉,造就了一个自洽的宇宙观。几部研究短暂死亡后因为奇迹而复活之人的记忆的学术著作也印刷出版了。这使得AR320年大主教鲁道因•戈尔瑟沙(Exarch Rudyin Goresecha)的《乌尔卡昂述略》(Accounts of Urcaen)付梓刊行,这本描述死后世界结构的著作风靡大众。卡斯比亚城的曼诺斯神殿则在十五年以后以《灵魂之城》一书作为回应,书中生动描写了曼诺斯的神域“人类之城”的景象,辅以讲道辞劝说人们应当听从立法者的谕示。

作为莎玛女神的影响力遍及整个伊茉伦大陆的证据,AR415年莫席尔城几乎被斯塔西娅•沃什(Stacia Versh)烧成白地,根据城中巫术共济会的要求,此人曾被烙上女巫的标记。在逃出监牢后,她迅速向莫席尔城里的奥术团体宣战,并在用大火焚灭全城后升天成了神裔。斯塔西娅的战斗鼓舞了一大批独立的奥术师前去挑战共济会,他们认为盟会不公平地垄断了魔法知识。卡斯比亚的间谍利用这一局势,悬赏窃取共济会的特殊资料,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设计图。席格纳的军工厂随即开始生产自己的高级军用级机械脑。

Second Expansion War
第二次扩张战争


傲德领海上的火炮声终结了和平世纪,AR464年凯铎和傲德的海军爆发冲突。原本只是对私权的争议,最终升级成了第二次扩张战争(Second Expansion War),凯铎国王米哈伊尔•珐纳(King Mikhail Vanar)下令入侵傲德。这次战争中的海上冲突是西伊茉伦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令人印象最深的战斗,所有海战共出动了数百艘战舰。凯铎绕过兵力雄厚的米德法斯特,转而利用海军,登陆猛攻科本(Corbhen)。

虽然席格纳与傲德并无盟约,但国王赫克托•耀日二世(King Hector Sunbright II)深明唇亡齿寒的道理。他派出塞柔的北方舰队乘着凯铎地面部队留守罗翰诺河(Rohannor River)时骚扰他们的舰队,阻止凯铎攻占伯克(Berck),借着冬天让战事陷入僵局。局势对凯铎颇为不利,因为他们的军力过于分散,他们的从科本的补给线也依旧十分脆弱。在两年苦战之后,席格纳与傲德的混编军队最终将北方人击退。大量从遥远的勒艾尔和卡斯比亚赶来的雇佣兵也投身到了这场战争里。

当凯铎人在AR467年末撤回科本时,席格纳收兵归国了。而傲德的国库快要被贪婪的佣兵们榨干,再也付不起军饷了。失去席格纳和雇佣兵之后,战争又拖了一年,包围科本的傲德军队才解放了这座城市,AR468年双方签署停战协定。由于米哈伊尔国王患病,几周内就驾崩了,凯铎人也失去了打下去的兴趣。

Cygnaran Civil War
席格纳内战


虽然在这片频繁的战事中,内部冲突并不起眼,但席格纳国内曼诺斯教与莫柔教之间正酝酿着一股宗教仇恨的浪潮。这股浪潮时不时引发一场场的流血事件,但没有哪一场能比得上AR482年分裂卡斯比亚的冲突相提并论。

城市东部的曼诺斯信徒中出现了一位魅力非凡而且直言无忌的高阶祭司,其名为苏隆(Sulon)。他发出召唤,呼吁所有席格纳的曼诺斯信徒来到卡斯比亚参加他的演讲。这一呼召迅速传开,数以万计的曼诺斯教徒从王国各个角落聚集起来。在这些教民面前,苏隆宣布加冕自己为教宗(hierarch),这个特殊的头衔来自于古代祭司王的绝对权力。同时他宣布自己统治黑河以东的卡斯比亚城,驱逐所有不信教的人。虽然意识到一场暴乱迫在眉睫,但卡斯比亚城的卫兵却没有认识到曼诺斯信徒的本性,他们试着驱散人群。但这反而激起了一场疯狂暴动,成千上万的朝圣客们反抗并尽数屠杀了三百名卫兵。

这一事件点燃了AR482年至484年的席格纳内战(Cygnaran Civil War)。在之后的战斗中,狂热的曼诺斯信徒几乎把河西岸的城区夷为平地。直到苏隆战死为止,席格纳首都的命运都安危未定。他的死极大打击了曼诺斯信徒的气焰,打开了和平的希望。高阶教长希凡(High Prelate Shevann),莫柔教会的财政总长,一位名声无可挑剔的女士站了出来。她作为席格纳国王波尔顿•格雷五世(Bolton Grey V)的女发言人,前来恳求苏隆的继承者,奥泽尔主教(Visgoth Ozeall),终结这场暴动。在一番冗长的讨论后,双方各自让步,曼诺斯教廷国(Protectorate of Menoth)随着这场宗教冲突的结束,建立了起来。

一段时间内一切相安无事。席格纳将黑河以东的辽阔土地,以及整个卡斯比亚城东部割让给曼诺斯教徒,他们将这半座城市重新命名为苏尔,以纪念教宗苏隆。教廷国能不受席格纳政权干涉,按自己的方式来治理属下人民。当然,教廷国依旧算是席格纳的一部分,遵从裁军管理并且课税。AR500年希凡升天,被人们当作和平谈判或签署互信条款的圣徒而祈祷。希凡所缔造的和平并没有无限长久,但她的名讳依然被那些试图弭平宗教争端的人们祈诵不止。

QUOTE(边栏)

The Coin War
金钱战争


在这段时间里,勒艾尔爆发了一场规模虽小但却颇引人注意的冲突。眼看席格纳全国陷入内战,凯铎斥资派出佣兵攻打这个小国家。勒艾尔也派遣自己的雇佣兵捍卫国土。“金钱战争”就是这样一场不断升级,几乎完全由代理人进行的战争。由于两国竞相出价,这段时间里该地区的雇佣兵团大发横财。战争无果而终,凯铎和勒艾尔的国库则双双告急。结果就是勒艾尔被迫削减了常备军,在内战结束之后,席格纳不得不额外派遣援兵来保卫盟国。这一时期标志着勒艾尔对席格纳军事支援依赖的开始。

Expansion of the Protectorate
教廷国的扩张


苏尔的曼诺斯信徒在黑河以东的严酷土地上迅速开枝散叶。这些信徒将这片广阔的荒地当成曼诺赋予的一项挑战,一道让他们征服的神圣谕令。教廷国想要在未来的岁月里让伊德里安部落的大部分人皈依曼诺斯。AR504年,在二者规模最大的冲突中,一场地震重创了伊德里安人,但苏尔的曼诺斯教士兵毫发无伤。此事被视为神力干涉的征兆,促使成百上千的伊德里安人归化曼诺斯教,随他们一同归顺的还有大型聚居地伊默尔(Imer)。这座城市的地位日益显要,因此在把它改造成教廷国的首都以前,还要进行工程浩大的建设才行。

不久之后,苏尔的曼诺斯教徒发现了大量之前不为人知的资源。其中包括可用来和他国进行物资交换的丰富钻石,以及地底巨大的石油储量,它能用来加工成“曼诺斯之怒”(Menoth’s Fury),一种威力巨大的可燃液体。此外,伊默尔以东的山脉则被发现富含铁矿和其他矿藏,与此同时苏尔的曼诺斯信徒们还找到了遗弃已久的采石场,这让他们能够在伊默尔城中建起巨大的神庙和高耸的楼宇。在这个时代中,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就是重新发现了古城伊克希尔(Icthier),和铭刻着最初的真理法律的石墙断壁。通过这样或那样的征兆,苏尔的曼诺斯信徒坚定了信念:他们来到这片土地上定居乃是上天注定的,他们也将在西伊茉伦之上光复曼诺斯的信仰。

First Thornwood War
第一次荆棘林战争


AR489年,也就是席格纳内战结束后的五年,国王格里戈尔•玛尔法斯特(King Grigor Malfast)登基并带领国家走进从“勤治王”沃德雷德(Woldred the Diligent)以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蒸汽机甲广为流行,曾经空荡荡的席格纳国库再度充实。为这一治世做出重大贡献的是马尔法斯特所信任的大臣,大公文特•雷颂恩二世(Archduke Vinter Raelthorne II)。而这位大公也将会在王国的冲突中成为关键人物。

凯铎之王鲁斯兰•维高(Ruslan Vygor)则是一个阴沉又易怒的人。虽然无人敢直斥其非,但凯铎的贵族们都认为国王已经疯了——维高自视为凯铎维奇转世重生。虽然国王狂热崇拜曼诺斯,但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很难让国内的曼诺斯祭司支持他。维高心底一直蕴藏着对繁荣的席格纳的仇恨,于是乎他开始谋划一场疯狂的征服计划。

虽说维高的心智是否健全值得怀疑,但他还是对凯铎的军队进行了许多影响深远的改革。根据国王的要求,国家斥资制造了比过去更多的战斗机甲,同时他也扩充了类似铁牙会(Iron Fangs)这样的军事组织的规模,用以打击敌人的机甲。在建成当代最强军队之后,于AR510年末,维高派出其中一支军队,其中包括著名的凯铎骑兵的大部分军力,前去袭扰勒艾尔的边防军,他明白这回迫使玛尔法斯特国王做出反应。如其所料,席格纳国王派遣由文特•雷颂恩执掌的主力军队北上回击即将到来的入侵。与此同时,维高亲自率领一直同样强大的机甲军队和凯铎全部的重装步兵兵力直击荆棘林,希望向南推进,并且兵不血刃地拿下席格纳的关键领土。无人质疑维高的计策会失败。

凯铎人势如破竹地攻入荆棘林地区,开出一条长约两百英里,日后被称为“机甲之路”的道路。要不是来自菲力格(Fellig)的斥候发现了这支军队,席格纳边境之后的大片地区都会受到凯铎奇兵的全面冲击。

在龙舌川(Dragon’s Tongue),士兵迅速从距离迎接凯铎军最近的城镇里被抽调了起来。与此同时,赶去防御勒艾尔的主力人马也在一场拦截凯铎进军的殊死激战后被重新召回。AR511年初爆发的“龙舌战役”(Battle of the Tongue)成了该地区历史上最血腥的战斗,此役中损毁的机甲超过以往损失的总和。当维高毙命于文特•雷颂恩二世剑下之后,战争也随之落幕。这场短暂但代价高昂的战争让两国深深铭记,旧日的仇恨越发刻骨难消,双方都想要追求更强的军力。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6-09, 10:4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7-06-24, 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