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第一次
Auntontheground
2017-07-12, 00:0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6-09-15
Member No.: 67494


半夜醒来,偌大一张床,只我一个,父母都到哪去了呢?
不敢泣(怕出声响),更没胆瞥正对床头嵌在衣柜里黑魆魆的穿衣镜。蹭到靠门最近的床腿攀下, 爬向地上那一道泛着亮光的缝隙 ,我把身子俯得极低 ,右眼球似乎已然触及地面,可仍什么也窥不见。只觉得那龇出的光,白得渗人。
隐约闻得阵阵欢笑, 另一边仿佛正办着喜宴。 抬头望了望,高处的插销并没有拴,鼓足勇气缓缓拉开门。
眼前还是那熟悉的短廊,可地面四周墙壁还有天花板,无数又白又肥的扁脸,在潺潺的蠕动着,透出银白色的柔光。漆黑的眼睛made of shit,裂开的巨嘴里没有牙,幸而并没有任何污物漏出或滴下。
“这些是什么呀”我狐疑的思忖着,本能的避开地上的脸孔,沿着段段圆弧踮脚挪步 。
“我们是‘地上娘娘’啊(dilangniangniang[四个字都是苏州话 娘娘就是姑妈])嘻嘻嘻”
“嘻嘻嘻”
“嘻嘻嘻嘻”
她们仿佛想与我套近乎似的边回答着我内心的疑问边笑 ,一会儿齐齐看向我,一会儿又心照不宣互望着不同平面内的对方。
厕所的灯亮着。我一探头, 爸爸妈妈就在里面!
“爸爸!妈妈!”喊声在小小公寓里回荡,可他们似乎什么都没听到。马桶边也满是这些“娘娘”, 爸妈正埋头在干着什么。我倚着门框定睛看了看, 才发觉妈妈正忙着拿擀面杖把这些脸一个个卷起来交给爸爸,身着汗湿白背心的爸爸用棍子使劲把他们往浴缸里的下水口里塞去。虽然视线遮挡没法观察周详,可这么小的田字口,怎可能承受如此大的负荷 ?四周的“娘娘”仍满满当当,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这些家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我决心帮爸妈寻出问题的症结,下意识的一退,谁想左脚不慎踩到了一张脸上。
“对不起”
“呵呵呵呵”她反而很享受的笑了起来。
我这才觉察到这些脸原来异乎寻常的粘,我右脚上踏意图把左脚抽离,却更着了道。 双脚被蜡固住一般动弹不得, 维持不了平衡两手也一扑撑在了面上。四目正对,狂飙的恐惧把恶心感完全压过了。
“哈 哈 哈 哈”她笑得越发狰狞与得意,四周的娘娘们也纷纷放肆的尖笑了起来。我用余光瞄见父母仍在“劳作“, 执意不愿求救。 挣扎的双手终究挣不开面糊的劲道 ,体力不支向一旁(背对父母)侧身倒下 。
早已感受不到被吞去的半幅身躯,余下小半张脸亦行将陷入娘娘温润的面庞,此生恐怕再也看不到父母了吧。真想再见他们最后一面呀,其实心底更希望他们能来。。。
呼的,“re”一般又醒了一次。 天已大亮, 从厨房传来阵阵香气 。“滋滋 滋滋” 是妈妈在煎蛋~
我急忙跃过去问娘昨晚发生了什么。
待我惊魂未定地描述完夜间的奇遇,妈妈不屑的把嘴一撇:“你该是做了个梦吧 。对了,你还不知道什么是梦吧。梦就是。。。。。。。。做噩梦最好了 ,醒过来的时候人开心得不得了。。。我小时候最喜欢做恶梦了,呵呵呵。。。”

在这个我已入而立之年却才刚觉一梦将醒痛苦难堪的日子(时刻), 草草记下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梦留个纪念(Aotg这个id我只在贵坛申请过 所以发在这 还望诸位海涵)。时间应该是在2周岁半至3周岁间, 内容真实度保守估计95%左右,希望是正因如此才显无趣吧。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7-07-28,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