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edelweiss @ 2016-06-02, 12:35
翻译:玖羽

本文译自《異界を旅する能 ワキという存在》的第一章,作者安田登是宝生流的配角(ワキ)能乐师,舞台经验30年以上,著有数本介绍能剧和日本传统文化的书籍。

以下是这本书中对能剧《定家》的解读,但同时也是对“能剧应该怎么读”这个问题的解说,后面还附有作者对“梦幻能”特性的一种观点。

这里是我对能剧《定家》的翻译:https://trow.cc/board/index.php?showtopic=28677【请配合阅读】。文中引用的和歌也为我个人所译。以下译文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定家(一)奇异的坟墓

  京都的冬天格外寒冷。可能因为我是外地人的缘故,总觉得那种寒冷寒彻骨髓。

  能剧《定家》就是以初冬的京都为舞台开始的。从北国前往京都的旅僧正沉醉于冬季萧瑟的树梢上残留的红叶,山间突然下起时雨,惊动了他。虽说是出家人,也难以忍受僧袍被时雨打湿的冰冷,因此赶紧跑到附近的亭子里躲雨。

  接着,一名当地民女出现在他面前,问:“此亭是藤原定家所建的‘时雨亭’。您是知道他的心情,才到这里来的吗?”,然后又说:“即便事出偶然,也请您凭吊一下定家卿,因此我才出现在这里”。民女带旅僧前往一座坟墓,那里有一座看起来年代悠久的石塔,被蔓葛团团缠绕,甚至看不见塔身。

  旅僧想:“难道这是定家的墓吗?”,询问之下,民女回答:“这是式子内亲王的墓”,并进一步解说道,这些蔓葛叫“定家葛”。

  “定家葛”这个名字实在有趣。旅僧因此进一步询问,于是民女开始讲述在遥远的过去、平安京的时代,藤原定家和式子内亲王的恋爱故事。过去,藤原定家和式子内亲王落入了爱河。但式子内亲王是已经献给神的斋宫,不可与男性恋爱(*),因此这两人的恋情只能掩人耳目地发展。

  “魂如绳玉串,欲断只当断。此身若偷生,难掩幽情乱”(玉の緒よ絶えなば絶えねながらへば忍ぶることの弱りもぞする)

  这是《百人一首》所收录的式子内亲王的和歌。“串玉之线”(玉の緒)就是连接灵魂和身体的生命之线。这首和歌前半句的意思是“我的生命之线啊,你要断就赶紧断”,希望现在就死去,因为如果再活下去的话,这份掩人耳目的私情就会变得难以掩盖,从而泄露给他人。

  从这里起,能剧的本文就开始发挥本领了。能剧那多用“挂词”(*)的独特文体,会逐渐把观众引入非现实的世界。

  【*译注:是斋院,不是斋宫。另外,斋院/斋宫禁止与皇族以外的男性结婚是普遍的误解,即便没有这个身份,皇女本来也不可与臣下通婚。何况依然有例外存在。】

  【*译注:“挂词”是把同音的两个词合二为一,“挂”前后的词或句子。另外,“枕词”是固定的修饰语、“缘语”是意象相近的词。这些都是和歌的修辞技巧,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变得非常复杂。】

  ● 定家(二)心中之秋

  「『魂如绳玉串,欲断只当断。
    此身若偷生,难掩幽情乱』。
   则见他心中秋芒吐穗乱,私缘既露幽契断,
   便苦苦拆得人各东西散。
   前此相思一番,再忆君更愁憾。」

  (玉の緒よ、絶えなば絶えねながらへば、
   忍ぶることの弱るなる、
   心の秋の花薄、穂に出で初めし契りとて、
   またかれがれの仲となりて、昔は物を思はざりし、
   後の心ぞ、果てしもなき)

  式子内亲王的和歌咏道:“我的生命之线啊,你要断就赶紧断”,而紧接着下面的“此身若偷生,难掩幽情乱”,能剧首先唱道“心中秋……”(心の秋),由于这几个字唱得特别缓慢,仅仅“心中秋”这一句词,就能使习惯观赏能剧、或者自己也吟诵和歌的观众心中涌现出无限的意象。下面就举一例加以说明。

  首先是“秋”。当然,这是四季中的“秋”,但和“心”联系在一起,就暗示它不是单纯的“秋季”。换句话说,它是一个暗示“这是密码”的关键词。

  “心の秋”的“秋”(あき)是“饱”(飽き)的挂词,表示式子的心中已经是“饱”,即进入饱和状态了。这种掩人耳目的恋爱对她的心灵造成的压力已经涨得太满,到了不得不泄露给人听的程度。这里的“饱”,不是说式子已经“厌烦”(飽き)了定家,但依然能从中感到不安的女性心境。在古典时代,特别是定家与式子内亲王活跃、以及能剧进入完成阶段的中世,“秋”是一个会被“厌烦”而抛弃的季节。

  说到“秋”,我会想到这样一首和歌:“夏尽弃扇去,秋露置叶边。不知扇与露,孰者抛在前”(夏はつる扇と秋の白露といづれかまづは置かむとすらん)(壬生忠岑)。夏季结束了,当秋季到来时,先被“置”——“抛弃”的,是“扇”呢,还是“叶边”的“露”呢?到了秋天,“扇”和“露”都被“抛=置”,“露”就是泪水的象征。而且,秋露是在叶子的背面——“裏”(うら)的,这个字通“恨”(うらみ),因此,“露”实际上象征着“怨恨的泪水”。

  说到“扇”(あふぎ),又要提到能剧《班女》。《班女》中的“扇”,是有着“相会”(会う=あふう)之名,但却无法“相会”的象征。《班女》里的男人说“还会再见的”,和女人交换了扇子,然后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女人,也就是能剧《班女》的主角(シテ),便因此追寻男人,变得疯狂,在日本流浪。

  “扇”虽然也能代表这种狠心的男人,但“秋”(飽き)来之后便被“置”(抛弃)到一旁的扇子,则是“被抛弃”的象征。在观赏能剧《定家》的观众中,很多人都会想起定家的和歌:“方才交同心,遗香尚染衿。扇动秋风起,即去君往寻”(移り香の身に染むばかり契るとて扇の風のゆくへ尋ねむ)。两人夏天才开始交往,身上的香气还残留在对方身上(移り香),可到了秋天,女性就像扇子一样被“厌烦”而“抛弃”了。定家作为专业的歌人,是以女性的视角来描写的。

  接下来,是和歌的后半句。这里的“风”不是普通的风,它和能剧《砧》中的“风”一样,都是“疯狂”的象征。被抛弃的女人对着自己扇扇子,残留在她身上的男人的香气随即飘了出来,像幻影一样诱惑着她。于是,她便疯狂地去追逐那个幻影;她的身影,恰能和能剧《班女》的主角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秋”这个字所象征的,正是在如这般众多的激烈感情中,逐渐干枯的式子的心灵。

  语言本来就很含蓄,但和歌的修辞技巧运用挂词和缘语,超越了单纯的含蓄,变成了“歌语”这种独特的语言。“歌语”包含着从《记纪》歌谣开始,经过《万叶集》、《古今集》、《新古今集》……,直到今日、连绵不绝的“和歌的历史记忆”。仅仅只要投入歌中,这种“历史记忆”就会瞬间在此时此地绽放——就像水中花(扔进水里就会立即展开的干花)、或者等着解压缩的压缩文件一样,挂词等魔法般的修辞技巧就是将记忆压缩起来的密码。能解开密码的,只有面向舞台,希望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享受能剧的观众。

  然后,从“秋”引出“秋芒吐穗……”(秋の花薄、穂に出で初めし契りとて),能剧继续咏唱。

  秋季,芒草会吐出花穗。在荒凉的草原上,干枯的花穗随风摆荡——这大概正是式子心中的景象。在定家和式子之前的平安时代,一条天皇曾以“你去巡览歌枕吧”这种看似风雅的命令将藤原实方流放,实方客死在陆奥。约二百年后,去陆奥观览歌枕的西行法师来到实方的墓旁,看到坟墓立在干枯的荒野上,只有芒草的花穗还在摇动,便作了这样一首和歌:“故人身已逝,空留不朽名。枯野秋芒穗,徒为遗物形”(朽ちもせぬその名ばかりをとどめおきて枯れ野のすすきかたみにぞ見る)。日后,从这个典故生出了景点“遗物芒”,松尾芭蕉也曾去拜访。

  如果《定家》的观众精通和歌,自然能联想到实方和西行的故事,从而油然生出悲剧的预感。

  这悲剧的预感,立即被秋芒“吐穗”这个形容证实。也就是说,这里象征的是两人的恋情暴露了,被世间所知了。他们一直隐瞒的心灵已经处于饱和状态(心の秋),一定会泄露给他人。于是,就像“秋芒吐穗”一样,这份感情暴露给了世间。

  随即,两人的关系在变“薄”的同时,也被“拆散”(かれがれ)。这个“かれがれ”,当然是“枯れ枯れ”,“枯零”的意思,但古语里也常写成“離れ離れ”(分离)。随着花穗的“枯零”,两人也“分离”了,这里又是多层挂词的一个例子。正如式子担心的那样,关系暴露之后,世间不可能置之不理,一定会强行把他们分开;因此,他们变成了“離れ離れ”的关系。

  就像上面写的这些,如果带着仿佛面对能剧舞台的心情去看的话,心中的意象就会无限膨胀,即使仅仅这样解说《定家》一篇能剧,也会花费相当的篇幅,因此在这里略去。然后,定家和式子就去世了。顺带一提,他们去世的部分没有在能剧里表现出来。

  藤原定家在死后也无法放弃对式子的思恋,化作植物之灵“定家葛”,爬过地面,缠上式子的坟墓。被化为蔓葛的定家亡灵纠缠、盘绕的式子,是曾经当过斋宫的人,死后理应成神去常世之国,或者成佛得到永远的安宁。但是,虽然她的心里想要成佛,身体的反应却完全不同。

  在这里,有“情狂荆发,也变了藤萝曲盘”一句。“荆发”(荆の髪)是很出色的形容,但如果单读这一句,会完全不清楚这究竟是指定家的头发,还是指式子的头发。由于“头发”的主语并不明晰,在飘渺的意识中欣赏能剧的观众就会觉得,这既是指定家的头发,也是指式子的头发;在半睡半醒的朦胧之中,这两人的头发缠绕到了一起。式子的头发缠绕着盘绕墓石的定家葛,说:“永远沉沦在妄执的地狱中,妄执像霜露一样消而复结,请把我从这样的境地中拯救出来”。

  如果只读剧本的话,可能会奇怪“咦,这不是民女的台词吗?不是民女说的吗?”,但能剧的词章尽情地驱使着挂词和缘语,主语有时在此,有时在彼,自由自在,变幻自如。演到这里,能剧开场已经三十分钟以上,意识和无意识的边界开始变得暧昧,观众几乎完全进入异界,因此主语的指代已经不重要了。

  舞台上的暮色很快降临了。“暮”(くれ)正是“呉織”(くれはとり)的挂词,它可以使人联想到能剧《吴服》,熟悉能剧的人还会联想到“漢織”(あやはとり)。刚这么想的时候,作为配角的旅僧就从“あや”说到了“奇特”(怪しや),询问民女的名字。

  「闻君谈说旧事,不觉暮色已阑。
   吴织汉织,事极奇特,
   问君真身莫隐瞒。」

  (古りにし事を聞からに、
   今日もほどなく呉織、
   あやしや御身誰やらむ)

  民女回答:“既至此,也难瞒。吾即式子内亲王”,承认自己是式子内亲王的亡灵,请求旅僧将她“救出这种痛苦”,然后就突然消失了。

  到此为止,就是《定家》的前半部分。在后半部分中,旅僧诵读《法华经·药草喻品》以作凭吊,于是缠绕墓塔的蔓葛全部松开,式子内亲王从墓中出现,为感谢旅僧,跳了一段舞蹈。一般来说,亡灵到这里就该成佛了,但能剧《定家》却没有这么处理。之后,为自己的面容感到羞愧的式子内亲王重新回到墓中,蔓葛像之前一样重新缠上,缠得看不到塔身。

  「见葛叶,复如前,将墓虬蟠。
   定家葛,复虬蟠;
   幻影身埋葛叶,即消墓端。」

  (葛の葉の、もとのごとく、這ひ纏はるるや、定家葛、
   這ひ纏はるるや、定家葛の、
   はかなくも、形は埋もれて、失せにけり。)

  ● 时空的扭曲,是能剧故事的引子

  (中略)

  故事开始时,旅僧(配角)欣赏着红叶,接下来,他本应平静无事地继续旅程才是。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他停下脚步的事情。

  那就是突然下起的时雨。

  在能剧《定家》中,时雨不仅起到让旅僧停下脚步的作用,同时还会担负其他各种重要任务。首先,旅僧前往避雨的地方,是藤原定家所建的“时雨亭”,亭的名字就是“时雨”。接下来,时雨的重要性还会在“初同”的部分显现。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初同”指的是在“曲”中最先咏唱的地歌(地謡)。和歌剧一样,每一部能剧都叫一部“曲”,同样与歌剧相似,能剧里也有负责合唱的人,那就是“地歌”——不,其实,地歌不是和声也不是合唱,地歌就是地歌。地歌通常由八人组成,排成两行坐在舞台上,既不站起也不表演。这与歌剧里的合唱完全不同。

  能剧中主角和配角的对话一开始会讷讷地进行,然后会逐渐热络起来,这时地歌就接上去。当地歌的咏唱结束之后,主角和配角又开始新的对话,最先咏唱的地歌就叫“初同”。“初同”里的“时雨”,便是一开始唱的“见今时雨如昔年……”(今降るも、宿は昔の時雨にて)。——的确,如“今”正下着时雨,但你避雨的地方,是“昔”日的时雨亭。于是,如今的时雨和昔日的时雨就变成了相同的“时雨”,躲雨旅僧的“今”和藤原定家的“昔”被时雨联结到了一起。在“时雨”中,过去的时间和现在的时间交错了。

  “初同”中还唱道:“夕时雨慢。雨回旧时,泪眼阑珊”(夕時雨、古きに歸る涙かな)。夕时雨自然会“降”,而“降”(降る)正是“旧”(古き=ふるき)的挂词。又是挂词。随着夕时雨的“降”下,时间也返回了“旧”时。也就是说,时雨让时间倒流了,如今降下的时雨,已和定家、式子的眼泪化为一体。

  通过时雨,“今”接近了“昔”。在从天而降的时雨化作昔日定家与式子的眼泪的那一刻,旅僧所处的时雨亭、乃至他所存在的整个时空,就变成了孕育着定家和式子的回忆的子宫,变成了出现任何事情也不奇怪的空间。

  使这种变化得以产生的,正是阻拦旅僧脚步的“时雨”。

  在能剧中,这种由自然现象来扭曲时空的例子并不少见。能剧《葛城》是突如其来的降雪阻拦了配角。顺带一提,《葛城》的主角是葛城神,她也和式子内亲王一样,被蔓葛缚住。另外,突然出现河流,让配角不得不等待渡船的能剧也不少,而渡船的船夫,就是身为异界存在的主角。

  讲述居住在奥州安达原的鬼女的能剧《黑塚》(又名《安达原》)则是突然让暮色降临,使配角阿闍利佑庆不得不和随从的僧人一起寻找住所,他们发现了一间荒野中的独屋,故事就此开始。像这部能剧一样,让暮色突然降临的能剧也有很多,能剧《山姥》中还有“明明时候还没到黄昏,暮色却降临了”一语。在能剧《定家》中,同样是配角回过神来,才发现“暮色已阑”了。

  实际上,田代庆一郎在《梦幻能》一书中早已指出过这个特点。他以《井筒》、《赖政》、《松风》三部能剧为例,指出它们都是“配角本来有着明确的目的地,却在旅行途中被阻拦在了某个地方”。能剧《松风》更加直白地描写道“夜来得非常快,突如其来地急速降临”。田代氏还认为,这不是自然现象,而是因为主角从彼岸世界而来,拥有灵力,能自由支配时间和空间的缘故。能剧《忠度》的主角——平忠度的亡灵甚至直接对身为配角的旅僧说“我是为了向你讲述这些故事,才让太阳一直停留在黄昏的”,承认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田代氏在书里写道,使这些变为可能的原因是,能剧展开剧情的场所,正是主角“以灵力支配的时空”。主角是亡灵,也就是从彼岸而来的来访者、来自“那个世界”的死者灵魂,所以拥有灵力,连时间的运行也能支配。

  于是,从主角的角度看来,能剧的世界就是如同这般被自己的灵力支配的空间,而从配角的角度看来,这则是一场“梦幻的体验”(*)。

  【*译注:这是和作者在本书前面的观点相关的。简单介绍一下:身为亡灵、鬼神的主角是“超现实”、“彼世”的一方,能剧舞台是被主角的灵力支配的异空间,观众是“现实”、“此世”的一方,介于两方之间的就是配角,观众通过配角这个“界面”感知“异空间”,实现和主角的交流、互动。在这个意义上,“梦幻能”有一种类似宗教仪式的感觉:配角是代表观众,和亡灵、鬼神交流的神官。配角感知到的“梦幻的体验”,正是观众感知到的体验。因此,“梦幻能”一般都有一种如梦似幻、幽玄、恍惚的氛围。——必须强调,这仅限“梦幻能”,讲述现实事件的“现在能”不是如此,而更接近一般意义上的戏剧。

    再多介绍一点田代庆一郎的观点。他认为,在能剧的世界观中,“此世”和“彼世”之间的距离非常接近,身为亡灵、鬼神的主角会制造出一个梦幻的异空间,让某个特殊的凡人(配角)进入,向他讲述自己充满执念的故事。为了一点点把配角拉进去,主角不能一开始就以真身出现,因此一般会在前段化身成当地人(前主角),在配角完全进入异空间之后,才现以真身(后主角,但这依然是幻影,而不是身为亡灵、鬼神的主角自身),进一步讲述故事。在他讲完(剧终)之后,配角的任务便是将这个故事传播到世间去。当然,这只是一种观点,而且是一般情况,也有很多例外存在。】

  ↓舞台的精神构造大体如下图所示(各部分均非标准译名):

External Image
Comments: 4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Frend @ 2014-03-24, 21:39
本文于2014年2月13日(情人节的前一天)刊登在国际顶级科学杂志《Nature》的子刊《Nature Physics》的futures栏目上。
本文将量子力学的应用推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获得业内编辑的一致好评。令无数穷尽一生试图在《Nature Physics》发表论文的科学工作者望而兴叹。
我觉得不将它全文翻译出来,不足以表达我的敬畏之情。


How to lose the one you love

怎失吾爱

Gary Cuba

Nature Physics 10, 172 (2014) doi:10.1038/nphys2886
Published online 31 January 2014


眼不见,心不烦。
首先,我有义务警告你们。别在家里这样做,年轻人!对于那些缺乏实际经验的门外汉来说,我将要叙述的实验方法会不可避免地造成灾难。致命性的灾难。请三思而行。

我必须承认,吉莉安是真正值得你献出生命的人。我从未见过哪位姑娘的容貌能如此深沉地打动我——让我的内脏,以及相邻的各个区域,轻轻激荡。每每看到她,活生生的她,我的脑海里就会渐渐回荡起摩门合唱团[注1]的歌声,而我也会因为她那神圣的音乐旋律所带来的狂喜而晕眩摇晃。

各个时期的聪明人都曾描述过这样的感觉。至于我,我只想说,如果她是捕食者,而我是她的猎物,那么我很乐意献上自己的肉体供她享用。

不幸的是,那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吉莉安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这真是糟透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个实验物理学家,而她是位才华横溢的小提琴手。我们没有丝毫共通之处,唯一的联系便是我们共同生活在一栋公寓楼里。此外,根据我暗地里监视的结果来看,她正与管弦乐队里的巴松手[注2]处在热恋当中。更加糟透了。等我变成一个巴松手,有能力挑战他的位置时,整个宇宙的光子都已经衰变了[注3]。

我毫无胜算。

这也是我为什么开始盘算自杀的原因。

问题是,我并不想死。我想要的只是忘掉吉莉安,彻底忘掉,永远不会再想起。那么,我就能继续我的生活。这真是个进退两难的窘境。我肯定,还有一百万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书呆子面临着跟我同样的状况。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会变得有点儿难懂。请跟上我的叙述;别为那些物理学方面的东西满头大汗。它没那么难懂。

量子力学可以归结为一条简单的原则:有些时候你会赢,有些时候你会输,有些时候比赛会因为下雨而延期。直到你在新闻报纸的运动版面读到新闻之前,你永远无法知道结果。

但那只是一种解释——而且有许多理由相信它是错误的解释。我们既赢又输。在一个宇宙里,我们会赢得荣耀;而在另一个宇宙里,我们会落得不光彩的失败。(当然,不要忘记其他可能,我们汗流浃背地拿到了第三名。)这叫做多元宇宙。

你已经知道这个了,不是吗?电视、电影还有网络上都是这玩意。不过,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是个已经有50年历史的概念了。有些时候,在大众的时代潮流里凝聚出一点儿东西的确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想要理解我们如何利用这一事实来为个人牟取福利可能有点困难——不过,这也是我撰写这篇阐述的全部目的。

正如我之前说的,不要为这些小东西焦头烂额。关键在于,如果你想要解决长久以来的单相思问题,你只需要根据下面的内容将所有东西组装起来:

1)一台劲爆的发电机,要求瞬时导电能力在20安培(包括20安培)以上。

2)两捆非常大的铜质电缆。电缆分别连接在上面所提到的发电机的正负极上。电缆末端链接手柄,如此一来等你赤脚站在装满盐水的浴盆里时,你就能抓住它。

3)一个量子触发器。一只老式荧光表[注4]就够了。

4)一个光电倍增管,用来检测辐射源发射出来的随机光子。

5)一台摄影机,镜头对准电话簿里有你心爱之人的那一页。

6)一台电脑,内装的程序能够让它在接到量子触发器的指令后启动发电机,然后在摄影机检测到特定名字从电话簿里消失时停止发电机。

很简单,不是么?记住,你既赢又输。荧光表会在电脑的检测循环内产生一个光子,或者不会。两种可能性都是真实的。在这个过程中活下来的“你”会成为赢家,获得解放,解放,解放。没有吉莉安,没有爱的纠结。

的确,数百万——可能数十亿,数万亿,数千万亿——的你会死去。但他们不过是无名之辈。[注5]

是的,这并非那么简单。精明的读者会问,如果我现在所在的宇宙没有吉莉安,那么我为什么以及如何还能在自己的故事里提到她?

答案是什么?我从未用过那个量子触发器。你可以说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但我就是无法想象如何在一个我不爱吉莉安的宇宙里活下去。

————————

[注1:Mormon Tabernacle Choir,摩门教天幕合唱团。这个合唱团由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主办,所有的成员都是志愿者。他们演唱的曲目包罗万象,从百老汇名曲、电影主题曲、巴哈(圣母颂)、莫扎特、贝多芬的古典音乐等等]

[注2:bassoon player,一种双簧气鸣乐器,低音区音色阴沉庄严,中音区音色柔和甘美而饱满,高音富于戏剧性,适于表现严肃迟钝的感情,也适于表现诙谐情趣和塑造丑角形象。]

[注3:现代物理学通常认为光子是不可衰变的,或者它的衰变周期无限长。]

[注4:An old radium-dial watch,早期的荧光表表盘上是镀镭的(大约在二十世纪初)现在已经替换成了其他荧光材料或者氚光源。 ]

[注5:the bodies under the bridge,一个比较少见的俗语。]

[最后的注:本文作者其实已经结婚了。]

附:当初在上量子力学理论基础这门课的时候,我已经提出过一个类似的可行理论。不想自杀的同学可以参看附录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Comments: 17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Ænigmaze @ 2014-01-09, 16:10



壳中的灵魂

《攻壳机动队》的英文名“Ghost in the Shell”取自“Ghost in the machine”,意为“机器中的幽灵”,原本是吉尔伯特·赖尔用来讽刺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而提出的假想,士郎正宗将此借用来表达一种赛博朋克题材中的普遍主题,即处于技术时代的人类对于自身存在所遭遇的矛盾与困惑:如果精神能够被人工智能所模拟,肉体能够被强有力的机器所替代,甚至于灵魂也从无序的信息海洋之中涌现,那么我们便无法确证自身独一无二的存在和价值。“Shell”是一个计算机科学中的用语,指的是命令行界面的解析器:简单地说,Shell就是程序和用户交互的层面;抽象地说,Shell就像是程序的边界;程序的内部称为“Core”,Core不与主体互动,如同灵魂不与现象界互动。

《攻壳机动队》中用Shell指代肉体(义体),而用Ghost指代灵魂(相当于程序的Core)。按照叔本华的理论,身体是意欲在现象界的表达,于是身体(义体)就是自我的边界,就如同Shell是程序的边界。“我”即是我所经验过的事物的总和,“我”即是我的经验所产生的独一无二的序列。以“Ghost”而不是“Spirit”或“Soul”来指代灵魂,虽然是因为引用自赖尔的名词,但更重要的含义是——我们根本无法确认灵魂的存在,所以灵魂这个概念也许只是一种叙诡的幽灵。


技术神性

动画由素子的义体制造这个段落开场,展示了一种技术神性。我们本来的肉体是虚弱无力的,而多铆蒸刚的机器却威力无穷,如同神话史诗中的诸神一般,于是人们在潜意识中自然产生了一种技术崇拜;我们本来的肉体有着各种缺陷和不足,但人造皮肤毫无瑕疵、机械形体犹如古希腊雕塑般完美无缺,一根根纤维发丝永不褪色,于是甚至连“美”也向技术之神屈服;我们本来的肉体有着生老病死,而制造出的身体满足了人类期望长生不死的古老幻想(虽然电子脑还是会死亡,但是原作最后的素子已经超越了这一点),所以说技术之神其实也就是我们每个人自身所蕴含的追求不朽的神性。


系统论

万物都存在破绽,一个系统的漏洞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对于复杂系统来说,填补一个漏洞必将引入新的漏洞——如同一个魔方,专注于一面的色彩必然会打乱另外几面的色彩,除非你具有超出三维尺度的感知力,所以最优的期望也仅仅是等效转移漏洞,将它从关键位置转移到次要位置;如果能将漏洞减小,那这个系统建筑师已经如同神一般了;消除复杂系统的所有漏洞这种事只能是造物主本人的工作,而且看来祂也搞不定。

对于一个系统来说,重要的不是查错能力,也不是改错能力,而是容错能力。增加系统的容错度则必增加系统的冗余度,两者不可兼得,所以最后得到的是一个健壮的系统而不是一个“美好”的系统。“All the bright precious things fade so fast”,美好的东西都是脆弱易逝的,中枢神经偏爱单一的、极端的刺激,就像文艺作品中的人物总是个性鲜明、棱角分明的,然而现实中的人却不会这样极端化,每个人的个性都是无数人格的统合,每个人的自我都是由意志聚合起来的碎片,每个人的基因都累积了无数代祖先的记忆。庸人们赞赏浮士德的名言:“啊,我的胸膛里有两个灵魂并存!”,然而人的灵魂又何止一分为二,它是千千万万离散化的信息所组成的Stand Alone Complex系统,所以如同另一个少佐所说的,人的本质更像是一座堡垒,一个移动的领土,以意志的暴君统治着无数人格所组成的民众。


小径分岔的记忆

对于个体来说,记忆是最具欺骗性的,它让人觉得时间仿佛是可逆的,然而记忆根本就不是过去的还原,而是过去的重构,否则我们每个人的大脑就都是一台时光机器了。记忆就是通过关键节点生成的属于过去的幻想,本质上和梦是相类似的,每个记忆图像所使用的材料都是从你当下的经验中筛选的,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全新的创造,人总是把当下的某些经验投射到过去中,也常常潜意识地按照自己的想象去塑造过去的记忆;人们就如同不断变换演员去演出同一场戏,试图找回最初的感动,然而那种首场演出的震撼却永远无法重现。人类不过是孤独地存在于“现在”这个节点,然后同时看到“过去”和“未来”的幻象罢了,除了“现在”以外一切都不存在。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你我犹如隔镜视物,所见无非虚幻迷朦。”

素子说她在水中感到了“恐惧、忧虑、孤独、黑暗,或许还有希望”,于是巴特反问道“希望?在漆黑的海底?”所以这是一个关于人的境况的隐喻——如果将海面之上和海面之下分别解释为本体和实在的话,那么人类的处境就如同在漆黑的海底蜉蝣,这种生存的虚无和困苦是绝对的;我们所经验到的世界终究只是间接的,如同本体的投影(现象界也可以看做是本体向低维空间的投影),一切经验都是先化作神经信号,然后才为我们所认知的;所以人们并不知晓帷幕之后的真正本体,而仅仅生活在作为表象的世界里。

素子看到的“希望”对应了后面傀儡师所说的那段话:“我连接在一个庞大的网络(本体)上,我自身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对尚未体验接触的你而言,也许只能感知其为一道光芒”。主体对于本体的感知,就如同素子浮向海面时所看到的从水面上透过来的阳光,这种与本体连接时所产生的体验也就是“幸福”,区别于由意欲产生的“愉悦”。按照维特根斯坦的观点,这水面即是“逻辑的界限”,也即是自我的界限:正是在接触水面之前的那一瞬间,素子看到了自我的倒影,如同人只能通过不断触及自我的边界来描摹自己的形状;突破这层水面便达到了无法言说的境界、完全的清醒。这种浮向水面的过程即是灵魂上升的隐喻,可见素子从一开始就具备了这种超越的属性,因此才会在潜意识中不断重复着“下潜”与“上浮”的习惯爱好,这也预示着素子通过与傀儡师的合体而上升到彼岸的境界的终局。


符号的杂音

巨大的飞机剪影是押井守偏爱的一个镜头符号,通过感官体现压倒性的技术力。《攻壳机动队》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架空都市——“新港”,这个城市无疑是取材于香港:各种杂乱无章的招牌,随意乱贴的广告单,熙熙攘攘的菜市场,还能听见标准普通话配音的小贩在吆喝(貌似是2.0新改动)……各种抽象符号杂乱无章的回放,如同杂音一般述说世界的无意义。从《银翼杀手》开始,这种亚洲元素就是赛博朋克题材的标志性符号,根本上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如果未来世界还是像现代一样欧洲中心主义的话就会很无聊,另外就是黄祸心理作祟以及总觉得亚洲文化十分神秘的猎奇心理。所以William Gibson说道: "Modern Japan simply was cyberpunk.''


趁生命气息逗留

“趁生命气息逗留,快告诉我你的心声;在我向那十二风彼方行进,踏上无尽旅途的前夕。”

古老的特修斯之船问题引出了关于自身存在的本质的怀疑。正如素子所说,也许草薙素子这个存在在进行义体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现在的草薙素子只是拥有着那个过去真正的“我”的记忆的完全无关的陌生人,只不过是由机器和电子脑所构成的虚拟人格,她具备从过去继承下来的习惯和行为,于是对外界表现得和以前一样罢了。

然而这个问题终究是无意义的,因为一旦思考这个问题等效于引入了另一个更加绝望的问题:即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真正的“我”。人类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身体内细胞的更新,而产生这些新的细胞的原料来自于你所转化的食物,因此你所吃下的食物会成为你的一部分;人们之所以自我感觉仍然保持了意识的连贯性,其原因在于人类的神经元一旦发育成熟后便不再更替,然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劣化的智力。人类就是处于这样一种流变的过程之中,所谓稳定的“自我”根本不存在。

“人日有一死,此即为睡梦,睡梦乃死亡的预习,死亡乃睡梦的姐妹。”每一次睡眠都是一次死亡,于是人们常感到昨日如过眼云烟,因为死亡消解一切意义。正如傀儡师所言:“你期望保持自我的‘我执’一直在限制你”,人们唯一能够期望的是,在这种流变中存在着某种不变的模式,肉体和整个现象世界只是这个意志本身的体现和延伸,这也就是“灵魂”的定义,就像是来自十二重高天的彼岸的风。


机械降神

最后在博物馆的战斗笼罩在一种庄严肃穆的氛围之中,这是人与机器的最终结算;大量武器的特写和战车的细节描写表现的是一种军火控和机体控的趣味。机枪横扫而过,将太古的鱼类化石打得粉碎,正是鱼类登上陆地的壮举完成了生物进化史第一次超越自身存在的尝试;机枪又击碎了进化之树,停在了“人类”种属的前面,这或许隐喻的是机械之神对于人类的诘问和启示:一切条件已经具备,人类超越自身存在的时刻来临了,如同鱼类登上陆地一般,人类将通过与机器的融合超越肉体固有的藩篱而达到崭新的境界。

素子在最后试图凭一己之力打开思考战车的顶盖,结果变得支离破碎,一来是解释了人送外号“母猩猩”的来源;其次,由于既然已经设定了义体的内部构造,如果不让观众看到的话不就没意义了吗。所以素子是一定要支离破碎的,因为不将内部的机器裸露出来,人们就很容易忘记这个身体并不是真实的肉体,而这个场景也成为了赛博朋克史上的经典定格,机器与肉体缠绕在一起、断肢的末端延伸出电缆和接口,这本身就成为了赛博朋克的符号,所以但凡是素子单独出现的宣传画,几乎都是要裸体和断肢的——如果穿了衣服那至少也得BCI吧。


实体与虚像

2.0除了加上一些毫·无·意·义的3D段落之外,最重要的改动应该是将傀儡师的声优换成了女性(榊原良子,同时也是GIS里面茅葺首相的CV),这是为了彻底断绝原版傀儡师和素子之间是男女恋爱的猜测。没错,百合果然是具有神性的。傀儡师说“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简直宛如实体和虚像”,她们之间的相似之处在于——她们都没有体验过肉体的桎梏。我记得素子原本的设定好像是从出生开始就义体化了,或者按照TV版的设定,她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全身改造了,所以几乎没有形成成熟的自我去体验过肉体,而当人格固定下来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机器之中了,就像是壳中的幽灵。所以素子一开始就是异在于一般人类的,如同傀儡师在网络空间的海洋中蜉蝣而形成了自我(无序代码),素子也是在机器制造的外壳中飘荡而形成了自我,一表一里如同窥镜自视。

素子一直是一个暧昧的人:她并非哲学家的类型而是现实主义者,然而其内心深处又烙印了对于存在的怀疑,结果现实中的一切行动却又不受影响,如同彻底的身心二元论;她十分清楚正义的局限,但是又毫不犹豫地为其弄脏手,总觉得她好像只是把体制内的工作当做打发时间;她一直是作为体制的看门狗而行动,追捕傀儡师也仅仅是个政治事件,并没有形而上的含义;然而最终这个体制内的人竟然捡到了神,乃至超越了人类自身的存在,这完全不符合剧作原理,宛如机械降神一般。


网路无限宽广

回到“Ghost in the Shell”,如果灵魂不与现象界互动的话,那不如说灵魂是被囚禁在肉体与精神之中的,它处于一种麻木不仁的昏睡状态,偶尔会因为对于主体的感知而被唤醒。试想一种吊诡且恐怖的设定:人们所认为的“自我”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自我,而是精神和肉体所具现出的“人格”,只是看管着那个真正的“自我”的狱卒;人们所听到的“Ghost的喃喃自语”其实是灵魂的诅咒,灵魂就像附着在每个人身上的另一个意识,然而我们感知不到它,它也无法干涉我们,于是它被迫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如同在一个屏幕前观看我们的生活,只不过这种“观看”就像《发条橘子》里面那样是强制性的。

“我”这个存在终究只是对外界环境作出反应罢了,肉体和精神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新旧两种版本的软件。按照《攻壳机动队》的意图,人类将通过一个飞跃式的进化——即彻底摈弃肉体——来达成版本的更新,通过精神的融合而达到脱离“自我”桎梏的无我境界(巴特桑在旁边十分着急:到底是你进入她,还是她进入了你?),于是灵魂摆脱了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束缚而获得自由、上升超越,和那彼岸世界的主体连接在一起。
Comments: 13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bx_bob @ 2013-05-23, 18:23

# Markdown来了!
> 很高兴地通知大家,trow也支持了这个时髦的东西!

## 什么是Markdown
**Markdown**[(维基链接)](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kdown)是一种标记语言,主要的作用是快速生成排版,有以下特性:

1. 容易撰写
2. 源码适合直接阅读
3. 方便转换为html代码
4. 兼容邮件列表习惯



## 为什么要Markdown
理由有很多!
### 比BB Code简单

[BB Code](http://trow.cc/forum/index.php?s=&act=legends&CODE=bbcode)使用的是和html类似的包括型标记,需要头尾有一对标记来标识语法。当你写了1万字忘记了自己在哪个层次里的时候,Markdown能解救你!
Markdown你即使写错了东西,也不会因为错误而无法显示,只是把无法解析辨认的东西直接显示出来。
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表格的支持,再也不需要记忆复杂的td,tr之类的东西了!

easy table | 1 | 2 | 3 | 4
--- | --- | --- | --- | ---
使用markdown的表格 | 把你从复杂的html | 代码里 | 解救出来! |

### 使用者多,顺应潮流
自从`Tumblr`,`Github`,`StackOverFlow`等网站相继支持markdown之后,markdown俨然已经成为新一代标记语言。现在trow也支持markdown了,为什么不试试呢?

### 支持bx的劳动
让trow支持markdown需要很多时间。(最主要的那部分时间在于)inthel是个甩手掌柜,非要我做出技术原型来他才动手改进!
所以看在bx的辛苦的份上,大家都试试吧!

## 如何使用Markdown
现在T.R.O.W.也支持markdown了,使用方法为帖子内容里用
`['markdown']['/markdown']`(请忽略单引号)
把markdown内容括起来。

具体用法可以看[这个帖子](http://trow.cc/forum/index.php?showtopic=25047)

## 改进T.R.O.W.的Markdown
如果对markdown的显示样式有建议,可以直接跟帖,或者pm我。

## 鸣谢

1. markdown转html的js脚本`Marked` [链接](https://github.com/chjj/marked)
2. sublime text 2 的markdown preview提供的css基础样式 [链接](https://github.com/revolunet/sublimetext-markdown-preview)
Comments: 2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Bozar @ 2011-08-19, 23:28
Pentadactyl(火狐插件)使用笔记

作者:Bozar

如果把火狐比作初号机,那么安装了Pentadactyl插件的火狐就好比暴走中的初号机——这款插件是编辑器之神Vim[1]在浏览器位面的化身,它能用键盘代替鼠标,完成几乎所有和浏览器相关的操作。在英文里,前缀penta-的含义是“五”,dactyly在生物学中表示“手指(或脚趾)的数目”,形容词以-dactyl结尾[2],因此pentadactyl的意思是“有五根手指的”。既然我们大都有两只手,十根手指,可以控制八十多个键盘按键,何不充分利用这份宝贵的资源,让人机交互的同步率突破临界值呢?Dactyl project由此诞生。

Vim编辑器的学习曲线陡峭是个公认的事实,与前者一脉相承的火狐插件也不例外。虽然同一个功能往往有不同的实现途径——若干次按键,录制宏,用javascript语言写一段脚本,但是对于程序员以外的普通用户而言,第三种途径显然过于困难了。退而求其次,选择比较简单的“笨”或许更为实际。根据我一个月来的使用体验,即便不装脚本,不做复杂设置,同样能够感受到这款插件带来的巨大便利。这份笔记侧重简单、实用的入门介绍,同时为了便于记忆,针对每个功能只提供唯一的按键命令(尽管事实上有多种选择),略过不谈那些我自己也知之甚少的复杂应用。

[1] 有关“编辑器之战”的中英文维基页面: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C%96%E8%...%B9%8B%E6%88%98
http://en.wikipedia.org/wiki/Editor_war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ntadactyl

0. 准备工作
0.1 选择Pentadactyl还是Vimperator?
0.2 安装插件
0.3 显示菜单栏和工具栏
0.4 保存配置
0.5 暂时禁用插件
0.6 载入配色方案

1. 常用命令
1.1 打开、关闭标签页,恢复关闭的标签页
1.2 重复命令若干次
1.3 滚动页面
1.4 刷新、停止刷新页面
1.5 前进、后退
1.6 打开书签
1.7 在标签页之间切换
1.7.1 切换至左、右标签页
1.7.2 切换至最前、最后的标签页
1.7.3 切换至任意标签页
1.8 点击链接
1.8.1 Hint mode
1.8.2 输入字母打开链接
1.8.3 同时打开多个链接
1.8.4 自动翻页
1.9 选中、复制、粘贴文字
1.10 重启、关闭浏览器
1.11 添加、删除书签
1.12 设置快捷标签
1.13 详细解释打开命令:o和t
1.13.1 打开链接
1.13.2 打开书签或历史页面
1.13.3 使用搜索引擎

2. 简单配置
2.1 阅读帮助文件
2.2 浏览网页
2.3 管理书签
2.4 点击链接
2.5 搜索文字
2.6 缩写与键盘映射
2.7 录制宏
2.8 修改界面配色方案
2.9 通过插件控制浏览器图形界面
2.10 修改插件配置
2.11 启动浏览器
2.12 常见问题
2.13 我的配置文件

3. 网络资源
3.1 官方主页
3.2 中文维基
3.3 中文教程
3.4 Google group
3.5 正则表达式
3.6 网页颜色模式

有图有真相。Tab Mix Plus插件将标签页移动到屏幕下方,Pentadactyl插件隐藏了菜单栏和工具栏,添加底部的命令行。浏览器状态栏的图标在命令行最右侧。

Comments: 29 :: View Comments
4 Pages V  1 2 3 4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Expand

Stations


Expand

Brands

Time is now: 2017-05-27,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