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able Version of Topic

Click here to view this topic in its original format

The Ring of Wonder _ Muse Fane 『缪斯神殿』 _ [译]《阿莱克修斯传》 序言

Posted by: francoischang 2021-10-08, 22:51

序言
时间长河不可抗拒,奔流不息;它裹挟着所有降生的事物流淌,投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无论是毫无记载的事迹还是伟大而值得纪念的事迹皆是如此;诚如剧作家所言,它(时间)“揭示隐蔽,又遮掩显现。”[1] 尽管如此,历史学是阻挡时间长河的坚实堤坝;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不可阻挡的洪流,尽可能把握浮上表面的事物,不至让其滑入遗忘的深渊中。
我,安娜(Anna),阿莱克修斯皇帝(Emperor Alexius)和艾琳娜皇后(Empress Irene)之女,生长于紫室[2]者,粗通文学——我曾殷切地学习希腊语、修习修辞学[3]、通读过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论文和柏拉图(Plato)的对话录,并曾研习“四艺“(Quadrivium)(这些事情必须写明,而且这并非是我在夸耀天性和我对知识的热情赐予我的技艺,也不是炫耀上帝自上分派我、以及命运提供我的天赋。);我已经认识到时间的影响,现在渴望通过我的作品记述我父亲的事迹;他的事迹不应被遗忘,也不应被时间的洪流冲刷入忘却的汪洋之中;我希望回忆起所有事情,他登基王座之前的成就,加冕之前为他人服役的行动。
对于这项任务,我不想炫耀写作的技艺;我关心的是如此辉煌的生涯不应在未来毫无记载,因为即便是最伟大的功绩也会在寂静的黑暗中消逝,除非这些记忆有幸为历史保存、保卫。我父亲的行为本身证明他作为君主的能力,也表明在适当的限度之内,他会顺服于掌权者。
我已决定撰写他的人生,然而我忧心会有潜在的质疑:即有些人会认为,撰写我父亲的故事,也是在标榜我自己;每当我在作品中赞许他的某项事迹,或许是全然虚假的,不过是称颂而已。另一方面,如果在情势所迫下,他本人会促使我批评他,若事情原因并不是他决策有误而是因为局势不利的话,我又担心苛责:那些人心生妒忌,拒绝接受实情,因为他们充满恶意和妒意,或许他们会以诺亚之子含(Noah’s son Ham)的故事[4]斥责我,就如荷马所言,“责怪无辜的人。”[5]
承担历史学家的职责,就应当遗忘友谊与宿怨;历史学家通常会给予对手最高的赞誉(如果行为值得称颂的话);同样,如果至亲的追求不当,应当责备的话,就应当予以谴责。因此,历史学家不应推卸对友人的指责,也不应当回避对敌人的称赞。就我而言,我希望能让双方满意,无论是被我们冒犯的人还是接纳我们的人,都会接受事实和亲眼目睹的证据。一些仍活着的人的父亲和祖父都曾目睹过这些事情。
我撰写父亲事迹的主要原因如下:我是“凯撒”尼基弗鲁斯(Caesar Nicephorus)[6]的合法妻子;他出身于布林尼乌斯家族,是位非常英俊而睿智的人,他也远比同辈人更擅长遣词造句。听闻他的言行的确是非凡的体验。然而眼下还是让我们关注之后发生的事情,以免跑题。我的丈夫,当世之英杰,随我的弟弟皇帝约翰(Emperor John)[7]一同征战;他(约翰)带领军队攻击外族人、攻击叙利亚人(Syrians),攻陷了安条克(Antioch)。就算在紧张的战事之中,“凯撒”也没有忽视写作,除了其他值得光荣记述的功绩外,(在皇后授意下)他也特意选择撰写了我的父亲皇帝阿莱克修斯的历史;在战事的间隙,他得以研究历史和文学,准备用多部书记述了皇帝治下的事件。他的确开始撰写史书——他遵循了皇后的意愿——从阿莱克修斯掌权之前的时间段开始撰写,从罗马皇帝狄奥吉尼斯(Emperor Diogenes)[8]的时代开始,一直写到原本的传主的时代。狄奥吉尼斯治下,我的父亲不过是青年;他没有做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除非童年的作为也可以称颂。
“凯撒”的计划如我所言,作品也明显反映如此。然而他却失望了,他的历史著作也未能完成。他写到了尼基弗鲁斯(三世)·伯塔奈亚迪斯(Nikephoros III Botaneiates)[9]统治的时期,因为形势不允许,没有继续下去,因此这本作品以此告终,也让读者伤心。因此我决定由我本人完整记述我父亲的功绩,以免后代不知道他的事迹。接触过“凯撒”文学作品的人,都知道他笔下文字的和谐与优雅,但是到了我提到的时间,他从外国归来,带回了写完一半,匆匆合并的作品;但是遗憾的是,他也带回了一种最终致命的疾病归来;疾病源自过多的军事行动、过度疲劳以及过于忧虑。他是天生的勇士和工人;他不会休息。而气候恶劣的变迁,也导致他去世。他在参与叙利亚和奇里乞亚(Cilican)战争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他在叙利亚身体情况更为恶化;叙利亚之后又去了奇里乞亚、潘非利亚(Pamphylia)、利迪亚(Lydia)和比提尼亚(Bithynia),最后才回归众城之后(Queen of Cities,即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他在这些国家身体一直抱病,已经因为疲劳而水肿。他身体如此虚弱,尽管仍想生动描述冒险经历,然而疾病已经不允许如此;除此之外,我们也不允许如此——说话的压力也许会撕裂他的伤口。
此时我的神智已经困窘;我一想到罗马的损失便泪如涌泉。他的智慧、那丰富广博的实践经验、他的文学知识,自国外和宫廷之中广泛学习的知识——都是令人悲痛的损失。他全身充满魅力,而诚如一些人所言,他的威严不适合人间的王座,而是个更崇高而神圣的所在。我在其他方面称不上幸运,自我在紫室包裹于襁褓之中起,我便未能享有好运——尽管不可否认命运眷顾于我,因为我的父母是皇帝和皇后,而且我生于紫室。余者充满困阻,充满动荡。俄耳甫斯(Orpheus)用他的歌声能移动岩石和森林,甚至是无生命的自然;吹笛人提谟修斯(Timotheus)曾表演奥尔提欧斯歌(Orthian strains)[10],激起青年马其顿的亚历山大(Macedonian Alexander)拔起剑,毫不迟疑地参战;我的悲苦故事不会让人想要持剑或者战斗,尽管可能会让读者随我一同落泪,并且从自然汲取同情,无论是从有生命或者无生命的万物中。
“凯撒”不合时宜地故去[11],我内心深受苦楚,痛苦侵蚀在心上。往日的灾难在这无限的灾难面前,我认为不过是一滴雨水相对于整个大西洋(Atlantic Ocean)或者亚得里亚海(Adriatic Sea)的波涛。那些似乎是日后悲伤的前兆,炉火的烟雾的预警一般;灼人的炙热预示了不可言明的烈焰的先兆,而日常的火星预兆了可怖的火葬柴堆—— 火焰在隐蔽处燃烧,然而不会烧尽;不知不觉地,我心焦渴,而这烈焰痛彻骨髓和内心深处。
但我发现我的思绪已经将我带离了主题;“凯撒”站在我身边,他的悲痛也令我悲伤。我将擦去泪水,从悲伤中恢复过来,继续讲述我的故事,如戏剧家所言,付出两份眼泪[12],因为一桩灾祸会让人忆起其他的灾祸。在公众面前呈现这样一位皇帝的生平,让我想起他无上的美德,优异的品德——写下这些词句,我的热泪再次涌出。回忆他的往事,记下他统治下的事迹,与我而言也是悲伤;其他人会铭记他们的故去。然而,我应当开始撰写我父亲的历史了,最好于此处开始,故事将会变得更为明晰而准确。

[1] 索福克勒斯, 埃阿斯646 (Sophocles, Ajax 646)
张竹明 王焕生译本做“悠久无尽的岁月把万物生来世上,复又使之消失在自己里面。”

[2] “紫室”(The Purple, porpbyra) 是皇宫中皇后度过产期的地方。因此生于那里的孩子一般被称为“生长于紫室者”(porphyrogeniti)(或多或少相当于王子或者公主)(比较 129页)

[3] 中世纪的课程由两部分组成:三艺 (Trivium)(语法、修辞和逻辑),和四艺(Quadrivium)(几何学、算数、天文学、音乐)

[4] 圣经 创世纪 9 18-27(Genesis ix, 18-27)
故事大意是诺亚的儿子含看到了父亲诺亚醉酒赤身,通知兄弟闪和雅弗;他的两个兄弟为父亲盖上衣服。诺亚醒酒后说含的儿子“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做奴仆的奴仆。”

[5] 奥德赛 20 135 等(Odyssey xx, 135 et al.)
王焕生译 “孩子,你可不要随意责怪无辜。

[6] (老)尼基弗鲁斯·布林尼乌斯(Nicephorus Bryennius)的长子,在米海尔七世(Michael VII )和伯塔奈亚迪斯治下曾竞争宝座。安娜一开始与君士坦丁·杜卡斯(Constantine Ducas)订婚,然而后者去世;安娜于1097年嫁给尼基弗鲁斯。

[7] 生于1088年。1118-1143年在位。安娜厌恶他,对他的评价是不公正的。

[8] 罗曼努斯四世·狄奥吉尼斯(Romanus IV Diogenes,1068-71)。小布林尼乌斯的四卷著作不能和《阿莱克修斯传》相比,但是也不是毫无价值。

[9] 1078年1月7日,在圣索菲亚大教堂(St. Sophia)人民拥戴他为皇帝,而当时他还在小亚细亚(Asia Minor)。他于当年6月加冕,1081年3月放弃皇位。

[10] 提谟修斯来自底比斯(Thebes)。他献给雅典娜(Athena)的奥尔提欧斯歌显然对青年亚历山大有重大影响,但是这个故事也许是伪造的;有数个叫这个名字的人。奥尔提欧斯歌(Orthian Nome or Strain)是种高音的激昂音乐,在古希腊的知名度就像是我们今日的国歌一般。

[11] 布林尼乌斯约在1137年于君士坦丁堡去世。

[12] 欧里庇得斯 赫卡柏 518(Euripides, Hecuba, 518)
张竹明 王焕生译:付给你两份的眼泪了。

Posted by: 河伯大君 2021-11-05, 15:14

翻译得真好。感谢~

安娜的文笔好优美隽永。激起我去读正文的欲望了

Posted by: francoischang 2021-11-14, 12:09

QUOTE(河伯大君 @ 2021-11-05, 15:14) *

翻译得真好。感谢~

安娜的文笔好优美隽永。激起我去读正文的欲望了
谢谢支持哈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