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able Version of Topic

Click here to view this topic in its original format

The Ring of Wonder _ Candlekeep 『烛堡』 _ 乌斯特拿萨酒馆部分对话和贾拉索任务

Posted by: rebebe 2009-01-04, 05:30

尼姆·卡拉查:
——啊!我没有看见你走近,我发誓,这对视力越来越差的眼睛早晚会害我背上被捅一刀。我应该待在家里,像个老黑暗精灵该有的样子死得有尊严些,而不该经常到这边来听故事。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想我应该够老到可以坐下来,回答一、两个问题。
——告诉我关于罗丝的事情。
——啊,我不该是说太多蜘蛛神后的人。她是个骄傲的女神,罗丝总是小心翼翼地统治着她的城市。如果你脑袋够清楚的话,绝对不要提到任何……其他的……神明。
——其他的神明?
——啊,是啊。小偷之神费鲁恩,还有洞穴黏怪之神关纳德,这两个是她最憎恶的敌人。接着当然啦,还有伊莉丝翠……黑暗女士是我们唯一的善良女神,如果她真的存在的话。她希望引领我们离开黑暗的道路,你懂了吗。哈哈!不过这些神对黑暗精灵来讲都不算什么。罗丝女神依旧是最至高知无上的女神。蜘蛛神后是个善妒的女神,要所有的人通通都信奉她。大多数的黑暗精灵甚至连其他的神名也不敢提起,怕会引起她的报复。至于我,我已经老得不太在乎这一切了。但当然,这些事情你应该已经都知道了。我可不是说有些黑暗精灵不知道这件事喔?可以的话,就不要理会我的长篇大论吧。
——告诉我关于德斯班那家族的事情。
——一个势力庞大的家族,除了乌斯特·拿萨城之外,在别的城市也可以找到他们的分支据点。许多伟大的黑暗精灵家庭都是在第一城开始他们的霸业,你说是吧?目前德斯班那家族很得罗丝女神的欢喜,很多人都说他们企图再进一步提升他们家族的地位。但是我对他们的计划知道得很少。
——你知道菲里和索劳纷之间的事吗?
——嗯?喔,是的……德斯班那家的长女和男性战士协会的指挥官。哦,没错……他们之间是有些故事。据说菲里曾经很敬重这位索劳纷。不只当作是个人使唤的男性,依照罗丝的旨意……她并不像女性该有的样子,利用他之后就抛弃他。据说菲里对这位指挥官有着极不符黑暗精灵的感觉。德斯班那家的主母对她女儿的弱点感到深深不满。当然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但很显然的,他们现在互相都没有好感。的确,要不是因为他的职位,以及他和另外一家族的关系,这位指挥官早就被变做蛛化精灵了。
——你知道这附近有关龙的事情吗?
——嗯,在幽暗地域这附近,我只知道有一头龙,也就是古老的银兽艾达隆……她是我们地表上的近亲派来,看守这边的古通道。
——对,就是那一只……你还知道她什么事情?
——据说这只银龙曾经有个配偶,很久以前……当我们还住在地表上南方边境的时候,她的配偶被我们的族人给捉住了。她配偶的心脏从身体里被扯出来,我听说是这样。黑暗精灵皇后用他的心脏进行了一场非常黑暗的献祭仪式,结果竟然触怒了地表精灵的一位古老、苍白的神……我不知道是哪一个,反正也无所谓。后来我们被那些恶魔般的地表近亲赶到地底下来,他们的神和艾达隆立了一项协议。为了要命她看守住通往地表的古老通道,她愿意实现她最想要的一个愿望。当她变老的时候,在她决定做出选择的时候,艾达隆可以招唤那个神,他就会赐予她孩子……由她死去配偶的灵魂所变化成真的龙蛋。至少故事是这样流传的。我自己对它倒是不怎么相信……不过呢,我可不会冒险走近那些古老的通道,要是她真的存在那可就糟糕了。
——最近有什么新消息吗?也许你有听过她龙卵的下落?
——是的……我听说通往地面的道路现在又打开了。至少那些宗母们相信如此,正在聚集她们的部队。也许艾达隆已经死了,我也不晓得。
——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故事要说?
——我过去有许多的故事,但是我已经说太多遍了,现在我不想再重复。让给那些年轻的黑暗精灵拍胸脯讲他们的故事吧。
——我现在得走了。
——随便你,<MALEFEMALE>,要就快走吧。

曼里尼:
——欢迎你,<MALEFEMALE>。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待在这里一阵子……我们在这里讲述分享过去的故事。不过我想拿沙德人没有时间做这种事吧?如果你想听的话,我有个故事要告诉你。这个故事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有兴趣的话,我就告诉你吧。
——我很想听你说的故事。
——太棒了!哈!我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当时我们的族人第一次进入到地底以及黑暗的洞穴。那时我们的房子还不是用石头与黏土建造的。那时候的房子是用树枝和黑色的草盖起来的,他们带了许多草进入黑暗地底。那里有一些房子,其中最大一间是女首领的住处。女首领带领第一批游牧部落,引领他们在严酷的土地上求生存。她的力量强大,有影响力,也很有谋略……她为她的人民带来幸福,所有人都很景仰她。为了表达对她的敬意,有一群人去攻击鲨鱼族,并抢来他们国王的宝座,当做送给女首领的战利品。他们把东西藏在她的大厅里的草筏上。女首领到达大厅时,那群战士找出抢回的宝座,但是宝座太重了,压垮了草筏,掉下了砸死底下的女首领。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故事中教我们一个道理。你知道这个故事的道德教训吗?
——我不知道。
——哈!哈!这个道理就是:“别把宝座藏在草屋里!”
[此时塔斯林介入]
塔斯林:低能的笨蛋!胆敢编出我们族人历史的白痴谎话!罗丝会判你永恒的毒苦折磨!
曼里尼:哼!蛛后真是没有幽默感!费鲁恩,换句话说……
塔斯林:你敢?!笨蛋,我要为黑暗精灵之母杀了你!这家伙是我的……谁都不许插手!
[两人开打,曼里尼被杀]
塔斯林:这个出言不逊的笨蛋!现在我得去向蛛后侍女解释这场死亡事件!呸!又是一个费鲁恩的下贱信徒!



巴瑞葛:
——<MALEFEMALE>,我们正在讲述我们的功绩和历史的故事。这是乌斯特·拿萨的习俗……是你不熟悉的事,拿沙德。
——那么,告诉我一些乌斯特·拿萨的历史。
——城市的历史是吗?嗯,我想你对它一无所知,无知的乡巴佬。你知道乌斯特·拿萨在大分裂中扮演的角色吗?
——大分裂?
——去!你一点概念都没有吗?我看你的家母根本没把你教好,应该把她活活地剥皮!当魔法战争导致贝尔林登(也就是一度为矮人所有的那个大洞穴)倒塌时,大部分的黑暗精灵都被压死了。只有受到祝福的人存活下来。成群的黑暗精灵四散逃离废墟,寻找新的地方来建立他们的力量。那就是大分裂,笨蛋。由于乌斯特·拿萨没有被大战争所波及,因此有许多黑暗精灵来到我们的城里寻求保护。但吞吃者和眼之暴君却接踵而来,想要将他们完全灭绝。整整一世纪之久,我们的敌人不断地对我们发动战争。但是乌斯特·拿萨坚守住了……而且我们在一场绝对的胜利之中,将敌人击退。然后许多黑暗精灵离开乌斯特·拿萨,去寻找更大的居住空间,寻找更多可以掠夺的资源……其中之一就是你所爱的切德·拿沙德城。若非乌斯特·拿萨的保护,就不会有切德·拿沙德城。那就是乌斯特·拿萨在大分裂中所扮演的角色,别忘了。
——你自己的功绩呢?
——我这一辈子杀了很多人,<MALEFEMALE>,所以不要问这一类的问题,好像我从来不曾这样做似的。我和战士阶级里的许多人一样饱经阵仗。一百年前,我参加了一次光荣的突袭,那时候我们发现一个通往地表的洞穴。在那次的狩猎中,我协助掠夺社区。在那次的突袭中,有很多可怜的人类倒在我们的刀下,以记念乌斯特·拿萨。我发现一个次种族的村庄--那个次种族叫做“半身人”。那些小虫到处逃窜!我把他们全杀了--我一直保存着他们的头骨,直到今天。那次的突袭持续了一个礼拜,然后人类才开始进行防御。人类把隧道弄垮,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另外一条隧道……我希望能够成为参加那次突袭的黑暗精灵之一!
——也许你可以回答我一些问题。
——我会按照我的意思来说我的经历,我不会听你的提示。如果你想问一些无聊的问题,去烦别人!
——那么我告辞了。
——对,就这样吧。走吧。

依玛林:
——你好,<MALEFEMALE>,你就是最近从切德·拿沙德来的人,是吗?我听说过你。我们黑暗精灵聚集在此分享在地面上的征战故事,或是我们过去的黑暗故事。这是乌斯特·拿萨的传统,这里是第一座城。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如果你想听到最真实的故事,<MALEFEMALE>,你最好去找那边的尼姆·卡拉查。他是我们这群人当中最年老的,也是最愿意讲这故事的人。
——你说“第一座城”,这是什么意思?
——哼,如果你听不懂我的意思,表示你的知识非常不足,<MALEFEMALE>。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历史吧,啊?在很久以前,当我们那些可恶的地表远亲背叛了我们,并且将我们赶到地底下的时候,我们黑暗精灵首次走下地底的地点就在这附近。我们遇到可怕的军团,在幽暗地域的每个角落都遭遇到无法容忍言和的敌人。这里就是我们第一个团结起来,保护我们自己的地方。乌斯特·拿萨的意思就是“第一”……我们团结起来的第一的地方。我们从可恶的远亲那夺回权力的第一个地方。我们从乌斯特·拿萨开始出发,入侵矮人的城市,在美妙的贝尔林登建立的第一个,最伟大的泰蓝提瓦王国。贝尔林登与泰蓝提瓦现在都消失了,但乌斯特·拿萨却还在,提醒着我们那些可恶的地面兄弟所欠我们的血债。
——所以乌斯特·拿萨离地面很近罗?
——不算很近,但至少是最近的。通往地面的通道离这边很近,可是它却被守卫着,由附近的银色巨兽看守着。
——守卫?如果说这通道不再有守卫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相信还是有其他的机关在守着我们……但是那只银色巨兽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如果它不再守着这条通道的话,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克服其他的阻碍,好好拜访我们那些久未见面的可恨远亲。
——你有什么故事要分享吗?
——我的成就并不多,<MALEFEMALE>,我一年前才完成血礼,和两位弟兄走过漫长的旅程到地面去。那真是个叫人盲目的可怕地方,上头的地面……我兄弟们和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地面的精灵。一个女性,肤色苍白,看起来还蛮好看的。杀她简直太容易了。我们后来被精灵巡逻队追杀,我的兄弟们都被残酷的杀死了,但我还是设法带着那个女性的头回到了幽暗地域。它被认为是我血礼不错的战利品,我的宗母非常高兴,于是第二年就赞助我加入男性战士协会。
——我要离开了。
——随你高兴吧。

==============

维沙奇:慢着,朋友。我听说过你的能耐,最近……也许你有兴趣跟我谈笔生意。
<Charname>:你是谁?
维沙奇:我叫维沙奇,也算这城里的着名商人……但你应该没有听过我,因为你是新到不久的人。没有关系。撇开别的不讲,我发现你的魔法装备相当精良,所以我想你可能有兴趣买下我手边的一样东西。看到这条金绳索了吗?这是一件魔力强大的物品,准备要卖给你……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Charname>:那得看情况而定。这条绳索有什么作用?
维沙奇:好的,但是这条绳子的功用,跟要怎么利用它的功用却是两件事情。为了让你更清楚,我应该要先稍稍解释一下。
<Charname>:继续讲下去。
维沙奇:首先,为了增加它价值的可信度,你一定得先知道这个绳索原本属于声名狼藉的贾拉索,然后才被我给偷了出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Charname>:贾拉索?不,我应该没有听过他。
维沙奇:不知道?这可真是奇怪。我还以为所有的黑暗精灵都知道佣兵贾拉索的名号。无所谓,你只要知道他有许多强大的魔法物品。或者应该说他“曾经”拥有才对。这条金绳索以前就是他的,而且我听说在他还待在乌斯特·拿萨的时候弄丢了这条绳索。是很让人伤心啦,不过,这可怪不了我。
<Charname>:伤心?有什么好伤心的?
维沙奇:根据传闻,贾拉索为杰拉特家族进行一项任务对抗吉里西家族。结果那件事干得血腥万分,甚至连罗丝都会感到兴奋。在后续的牺牲献祭当中,结果杰拉特家族的宗母却拒绝给付贾拉索应得的报酬,辩说为蜘蛛神后服务的荣耀就是最好的报酬。根据流传的故事指出,贾拉索只是鞠个躬人就走开了,在场所有的家族成员都在嘲笑他,并且把这故事四处散步嘲笑他的愚蠢。
<Charname>:那和这条绳索又有什么干系?
维沙奇:贾拉索策划了一场复仇计划……他计划要取得能让他进入杰拉特家族入口的结界护石,好让他可以回报他们的嘲笑。可是结界护石却是保管在乌斯特·拿萨的一位古老创建者手中,迪瑞克斯,他是住在法师之塔里的可怕巫妖。这条绳索的功用就是可以保护贾拉索免受迪瑞克斯魔法的影响。但是我,哈哈,用条假的绳索把真的绳索给掉包过来了。贾拉索的手下被巫妖禁锢住,而他本人则因为计划失败而被嘲笑哄出城。但是我手上这却是真正的绳索……有了它,你就可以免疫于迪瑞克斯的魔法,随意掠夺魔法师之塔里面的宝藏!想想看这种机会!
<Charname>: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拿什么假货来骗我?
维沙奇:我向你保证它绝对是真的。它的魔力显而易见;你看它发光的样子!而且坦白跟你讲,如果那个佣兵头子打算要取回它,那么我宁可不要它。
<Charname>:所以你认为贾拉索有可能会来找寻它?
维沙奇:这种事谁也不能确定。就算他真的来了,你看来似乎比我更有本事对付他。快速利用它把事情办好,然后把它给丢掉,说不定他根本连知道的机会都没有。
<Charname>:真有趣。你要开价多少钱?
维沙奇:一点也不多。只要一千枚金币它就是你的了,<LADYLORD>
<Charname>:你不能开价再低一点吗?
维沙奇:好吧,朋友,那就500枚金币……但真的不能再低了。这个价格实在是太贱了些。
<Charname>:好吧,我就买下来。钱拿去。
维沙奇:太棒了,真是让我松了一口气。你应该可以安全进入法师之塔,但如果有办法避开迪瑞克斯,我可不会主动攻击它。祝你好运,朋友。



贾拉索:啊!它生效了。我之前不大确定它可以……这些东西永远都有可能不按照你的计划运作。想得太过漂亮往往会对工作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Charname>:什么东西不能用?!你们是谁阿?
贾拉索:请原谅我的失态,我常常在计划将要成功的时候有点冲昏了头。我是贾拉索,达耶特独立佣兵团的领导者,我在此为你提供我的服务。
<Charname>:贾拉索?那么维沙奇说谎!那条绳子根本就不管用!
贾拉索:说谎?这真是一种污辱阿。维沙奇……维沙奇,你在这边吗?
维沙奇:我在这里,长官,听候你的差遣。
贾拉索:是的,我了解了。先让我来介绍一下我的中尉,维沙奇。维沙奇,我想你应该认识维尔德林,对吧?告诉我……你有没有向<PRO_HESHE>说谎啊?
维沙奇:我并没有,长官。
贾拉索:我想也没有。维沙奇说“这条绳子可以让你们不受迪瑞克斯的囚禁法术影响”,而它的确有效。你们现在人在这里,而不是被困在什么次空间的鬼地方啊!这里是一个小型的里空间。我的达耶特独立佣兵团的指挥中心。我寄望那条绳子可以带你们来这里,而它也发挥了功效。欢迎你们的到来,维尔德林。
你为什么千方百计的只是要把我们带来这里呢?
贾拉索:我想看看你们是否真的想面对巫妖,如果你想称他为勇气的试炼也无妨。由于我大多数的手下都被巫妖囚禁住了,因此几乎没剩下什么人可以来帮我做事……而这种事我也没有办法随便找个路人求助,不知道你愿意帮我吗?
<Charname>:你到底要要求做些什么事呢?
贾拉索:嗯,反正在那巫妖施法将你们送入异界之前,你们本来就已经要去对付它了。而我只需要你们帮我去取回一些它所拥有的东西就好。
<Charname>:就是杰拉特家的结界石吗?
贾拉索:不是,不是。我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我要以手下的安危为优先。巫妖有很多囚禁着我手下灵魂的宝石,我想把它们取回来。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杀巫妖,我猜想如果杀了他你们就可以洗劫整座塔,但是你们是如何找到宝石的方法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你把宝石收集齐了,我就会用这条绳子将你拉回总部这里。够简单了吧?你准备好了吗?
<Charname>:等一下……我该怎样才可以摆脱你的纠缠呢?
贾拉索:好吧。我们现在处于“无助状态”的部分不是吗?维沙奇,我想我应该告诉过你,当我们到达这个地步时要记得提醒我吧。
维沙奇:抱歉,长官。这是我的疏忽。
贾拉索:你已经被原谅了。至于你们,我的朋友们,我认为你们会想做这件事吧。你不想泄漏你的真正身份,不是吗,<CHARNAME>?啊,你不必那样瞪着我,<CHARNAME>。我有信心你们会取得那些宝石,所以这些举动都是不必要的。而且如果你杀了迪瑞克斯就可以进入他的塔。只要你想的话,你甚至可以带着杰拉特家结界石,洗劫整个杰拉特家的财宝。那些可都是好东西呢!我只是想确定你们会很有效率的把宝石找回来。我想想……维沙奇,你觉得他们需要多久的时间呢?一小时?
维沙奇:也许一天吧,长官。我们并不那么赶。
贾拉索:没错。<CHARNAME>,你们用不着那么久,只是确定一下。你,有一整天去收集我的宝石。记得好好抓住那条绳子……你会需要的。等会见了。另外,喔……替我向巫妖们致上最温暖的敬意。

贾拉索:你们又再次的回来了,这次还带着宝石。说真的,<CHARNAME>,你们的表现还真超乎我的意料!我要拿走这些宝石,谢谢!啊,它们真不错,不是吗?想想杰拉特家族已经拥有这样的漂亮宝贝千万年之久,你可以想像它们重新出现在市场的情况吗,维沙奇?
维沙奇:应该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长官。有很多高贵的家族会不顾一切代价,好得到这个让杰拉特家族扫尽颜面的机会的。
贾拉索:一点都没错。我真希望我也在场,可以看见当宗母发现我们已经拿到酬劳时的表情。
<Charname>:等一下!我以为你说那些宝石里面存放着你的人的灵魂!
贾拉索:我会让我的人冒险去对付巫妖吗?我只是想拿回我该得的报酬,像是收集宗母羞辱达耶特独立佣兵团的代价。我不过是搜集资助杰拉特家族的宗母灵魂宝石,而你却是杀了他们的盟友迪瑞克斯,他们家族的成员。现在,我觉得达耶特独立佣兵团跟杰拉特家族家族间的事已经差不多扯平了,你同意吗,<CHARNAME>?
<Charname>:你利用我们去拿回你的酬劳?
贾拉索:为什么不呢?你们做的比我好。我会让你们保留你们的小秘密作为回报,<PRO_RACE>。你们要做些什么事,我都不在乎。我希望把我的绳子要回来,现在就要,你们不再需要它了。我会给你们一些黄金,我的朋友,弥补你们的不便之处。你的选择可能会造成我们的对立,这要看你的决定。你可能会让你们陷入困境或是你可以巧妙的利用你们的情况。迪瑞克斯已经死了。你要在魔法师将他的塔封起来之前进去搜刮。你同样也可以使用杰拉特家族的结界石去他们的房子大肆搜刮。如果你这样做,我会确保杰拉特家族没有办法警戒城市的其他地方。另外如果你杀了宗母并且永远的毁灭他的家族……将是她应得的报应。
<Charname>:我会把他列入我的考量的。
贾拉索:该是你们回到乌斯特·拿萨的时候了。你们真是很棒的娱乐,<CHARNAME>。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面。

Posted by: wrhunter 2009-01-04, 20:15

如果威胁维沙奇,他也会交出绳索……

拿到宝石后,选择和贾拉索开打也是可以的……

Posted by: HornedReaper 2019-02-19, 10:31

从来没给过维沙奇一分钱,都是抢过来的。。。宰了lich之后这俩胆敢跟查内姆耍宝的黑鬼必须砍碎。。。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