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able Version of Topic

Click here to view this topic in its original format

The Ring of Wonder _ Original World of Darkness 『终末之夜』 _ [H:tR] 第三章 信条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37

第三章:信条(The Hunter's Creed(Character Types))


我是洁净的,毫无过犯;我是清白的,没有罪孽。
——约伯记(旧约) 33:9

I am clean without transgression, I am innocent; neither is there iniquity in me. — Job 33:9


你在浸染之前只是个普通人。有自己的生活、梦想和追求,也有自己的理念、价值观和信仰。也许你有虔诚的宗教信仰,慈悲为怀并与人为善。也许你远离宗教,相信靠自己的能力可以完成目标,并对他人有同样期望。也许你接受多种信仰,从众多宗教和文化中寻求更深的答案。也许你为了保住饭碗拼命工作,或利用他人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或随意制定了人生的目标并为之奋斗。

了解你的过去很重要,在你被浸染后,以前的价值观和信仰仍然存在。实际上,它们通常决定了你在对抗黑暗世界、怪物和狩猎本身时的过程与目标。仁慈的人相信怪物值得宽恕或得到帮助。受到鼓动的人可能把自我牺牲视为对抗未知世界的最佳武器,或嫉恶如仇并且除恶务尽。想法开明的人认为怪物和人类都有善恶之分,比起消灭超自然生物,更希望知道浸染是否有深层的意义。

因此,设定你的人物作为普通人时的经历——他的信仰和希望,十分必要。这些价值观就是你的信条,决定了你狩猎的方式。猎人根据信条来扮演与怪物的互动,它是你在黑暗世界中的人生观和对待怪物的态度。同时,信条也代表你的发展方向与符合的美德(P127)。

那么,这些在故事中意味着什么?你的信条是在下一章创建人物时选择的,与社会身份或从属的组织无关。它不影响社会上的工作,只影响你身为猎人的使命。



信条

猎人可以从七种信条中选择一种。它们根据美德分成三组,也概括了你在狩猎中的最终目标。
慈悲(Mercy):纯真(Innocence),牺牲(Martyrdom),救赎(Redemption)
洞察(Vision):预见(Visionary)
狂热(Zeal):守护(Defense),审判(Judgment),复仇(Vengeance)
美德的详细解释在第四章,信条见下。



你的主要美德——狂热、慈悲或洞察——表明你倾向的战斗目的,也许是摧毁怪物净化世界,或始终试图保持所有生物心中的善意。信条是实现目标的期望和方向。虽然猎人们可能主要的美德相同,比如都是狂热,但不同的信条让他们用各自的手段来达到相同的目的。复仇者总是竭尽全力消灭怪物;守护者发现那些值得被保护的事物,他也希望消灭怪物,但不会不惜一切代价;审判者确保自己所做为正确之事,区分哪些怪物需要被摧毁。猎人们都有自身坚持的准则和看法。

你的信条代表获知黑暗世界的存在后持有的人生观,决定了如何对待和处理超自然生物。因此,信条是你的信仰和你本身,不是由任何外界因素决定的。

最后一点,把你的人物当做现实存在的人及普通人类来理解与描述。你有独特的想法和信念,价值观决定你对超自然世界的反应。虽然你可以使用奇特的力量,但仍然是人类。你的狩猎方式基于个人,而不受任何团体或社会准则的制约。把自我放在第一位,以你的想法和关注点为准。当你攻击、拯救或欺骗超自然生物,是由于你认为应该这样做。信条只是简单的辨别你对超自然的反应。

因此,你在创造人物时,不要想“我要扮演一个自我牺牲的人。”而是先考虑自己是个怎样的普通人——被浸染之前——再根据人物的性格选择信条。或者让ST根据你在首次面对超自然时的反应来决定。

狩猎如此的个性化,大部分猎人不赞同用信条区分他们的种类。这些被选中的人有着不同的目标:有些一致,有些完全冲突。只有经常互相联络的猎人,比如猎人网上的人,才开始归纳猎人的类型。这种分类是无意识的,猎人网的撰写者们因不同的想法分成了几个小圈子,他们分享自己的胜利与失败,想办法说服其他人,给任何有疑问的猎人提供答案。

无论如何,你现在可以写下自己的信条了。但不要让自己的行为变成“那一类人”,而是思考该信条和你的行为准则如何一致。这样,你自然而然的会知道怎样去狩猎和面对现实。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39

守护(Defense)


人们说世界正在落入地狱,他们错了,是地狱会来到这个世界,而我们将死守边界。


你可能还记得不久之前的生活,那时夜晚可以安心休息,梦境也不全是梦魇。那是在你加入狩猎、挺身保护自己拥有的一切之前;在你知道自己有能力拯救他人生命之前。如果你能回想起那时的安宁,就认识到自己的幸运、并从我的不幸中学习吧。

在我的故乡,夜晚总有一群蠢货拿着枪和棍棒趁着夜色谋杀彼此的邻居,他们声称自己的杀戮是为了政治原因。而我的母亲是另一种傻瓜,她相信了他们的说辞,并以为自己是安全的“好公民”。她死于同胞之手。她不知道战争并不在意个人的死活,而这正是我们要关心的。为了保护所爱之人,我们必须意识到自己身处战争之中。也许怪物在夜晚游荡,是因为凡人在他们心中埋下了憎恨之种,他们因此而转变。无论如何,你知道这些生物就在我们之中。可能世界各地的夜晚都和我的故乡一样,只不过那些徘徊的杀手不需要武器。因此,像你我这样的人,必须拿起枪、拿起矛、拿起锁链——和任何能用的——来抵御怪物的攻击。

无论你在世界改变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你成了一名战士。也许你本来就是一名消防员或警察。在校园里,你阻止恃强凌弱的行为。如果你在成长过程中稍加留意,会发现世界很像一个校园,只不过施暴者的数量加倍,像你一样的人却在消失。也许看着他人迷失自我并变成暴民的一员,让你可以清楚的看穿怪物的伪装。

谨慎与同情用来区分猎人和暴民。当你的同伴变的过于……狂热时,你必须表现出这两种品质。人们说战争源于引起它的人。但提醒你的同伴,该为战争负责的人通常很难置身事外。想想你把战争引给家中那些要保护的人;以及你死亡会造成的影响:把他们的安全交到与你的目标完全不同的人手中。这场冲突没有真正的胜利。当战争不可避免时,记住,最英勇的同伴也需要有人在身旁掩护,有时猎人的愚勇也要被保护。任何轻松的进攻都可能是陷阱,而任何因成功撤退感到羞耻的人也可能不是其中一部分。正面回应那些指责你怯懦的人,因为失去同伴的信任会减少你保护他人的效率。

我们中没有狂热的战士,那种人奉献于他们的复仇。我们不愿战斗,需要时也很坚决。让其他人追赶怪物到它们的巢穴吧,你可以守护他们,但更重要的是保卫家园。失去所爱会使你陷入狂怒,从而把自己变成一个威胁。


弱点:因撤退被孤立是守护者常遇到的问题。只有少数人以“生还者”的身份重新开始,大部分人会被猎人的使命吸引。有家庭的守护者因恐惧而走上这条路。这是正常反应:你看到的越多,就会越缺乏信心和心生恐慌。保护家人是所有猎人的日常工作。如果你害怕自己的居所在回家时被怪物发现,寻求帮助吧。

更多的问题源于孤独,没有家人的守护者会把保护的欲望转到猎人同伴身上。在错误的时间约束他们,可能会导致劣势甚至牺牲性命。造成伤亡的悔恨侵蚀着守护者的心。

更可怕的是,有些守护者同样强烈的守护和怜悯敌人,从而夹在了猎人与猎物之间。这不常见,但当一名守护者与目标有某种联系(哇,你的吉姆叔叔是个吸血鬼!),他会付出生命来拯救对方。最令人害怕的守护者认为猎人无权进行审判,他们把猎人和怪物都视为捕食者,都需要分开和约束。


类型:传统守护者将黑暗世界理解为必经考验的一部分,以此引导其余人类。有些人创办了布道团,传播信仰的同时也在城市里建立了守护的领地。从守护神到天使,一切你喜欢的解释都可以用在信使上。

在非传统的守护者中比较显眼的是“地球之心”的追随者,他们主张“帐篷复兴”并宣传“唤醒全世界人的良知”。这个组织听上去完全无害,不过城市中的活动也受到过身份不明的猎人的干扰。

“反传统”守护者拒绝宗教,把它视为分裂或压迫。他们看到虐待与腐败无处不在,在浸染前就做着和猎人一样的事。他对信使的奇特看法最起码也是这种:“这种超能力是CIA在我们磕的LSD里下了药”或“地球选中我们把它从那些变异的怪物手中拯救出来”……

无论你如何诠释自己的猎人身份,你最大的收获就是世界本身。如果你不能为人类争取一个安全生活的地方,那么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浸染:刚被选中的守护者似乎面对最多的是专一的怪物,它们有特定的目标而会忽略其他一切。有人说初次遇到的敌人似乎不愿伤害自己,只是一心要杀死它的目标。也有人说自己的家庭或公司受到袭击,在击退怪物的同时,还需要平息人们的恐惧。


角色创造:守护者初始的感知较高,还有共情和意志。大部分有盟友的背景,来自家庭、教会或周围的守护者组织。士兵或警察通常有线人的背景来获得支持。

初始信念:3

别称:保护者,防御者,神射手,装甲兵,守军


看法:

复仇者:任何战争都需要勇士,只是他们会一直杀到敌人的家门口。
旁观者:虽然事发时他们吓呆了,不代表现在不能帮忙……但拜托不要紧贴在我背后,谢谢。
纯真者:这种人不应该参与战斗,他们就是我们想要保护的人。
审判者:他们思考每个选择,即便答案对我们来说显而易见。
牺牲者:可能是和我们最相似的一类人,但他们自己不知道。
救赎者:如果他们抓到你偏离正轨,当心!
预见者:满脑子想法,但没一个是好的……在电视上炫耀猎人的能力实在太轻率了。
敌人:他们无处不在。安全第一。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0

纯真(Innocent)


你怎么回事?电影里的僵尸才不这样动呢!来,让我教你……


其他猎人把你当小孩吗?“天真”和“白痴”通常不是一个意思,但对你来说就是。这不代表你不尽责。可能只是其他人把狩猎看的太严肃,忘了怪物不全是坏蛋,就像猎人也不都是好人。

有时其他猎人不在乎一件罪行是不是超自然生物的错,即使他们看到这个生物表现正常,和邻居聊天或在院子里割草。如果你不大声说出事实,就没人会说了。等到一切都太迟时,猎人们只会保持沉默,当你问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他们还会发怒。他们说“猎人就该杀那些东西”。你反驳“那是人,不是东西”。他们说“那些东西只是看起来像人”。而你告诉他们“想要伤害别人的家伙才这么说”。
他们为了狩猎让你帮忙偷汽车或军火时,你问如果他们自己的东西被偷了是什么感受。他们让你带着枪,又说你不想的话就不用带了,你立刻说“好啊好啊”!这样你可以减少他们做出会后悔的事的机会。

“没人能在狩猎中一直做正确的事。”你听过有些猎人表达这样的意思。而一年前,同样的人说,“我们所做和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在我看来,人有信仰好一些。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像自己期望中那么好,但总可以试着变得更好。这句话也适用于那些被你称为邪恶的、被诅咒的人,或直呼怪物的东西。他们可能很痛苦!问问你的朋友是否想过这个问题!一只受伤的动物会攻击所有人。而这些可怜的家伙,这些“怪物”,就像陷入绝境的野兽。当然,有些人会问,“我们怎么能知道这些事呢?”这就是为什么猎人会受到神佑,这就是为什么当受伤时,我们中有治疗者站出来帮助不幸的人重新振作起来。你不能通过向别人开枪帮助他们。你看到我手里有枪的唯一原因,是我不想让别人拿着它。

很多猎人准备着消灭一切看起来不正常的生物。你必须让他们在做可怕的事之前慎重考虑。你应该告诉他们,猎人没必要以暴制暴。从小事做起,让所有人一起为被杀的人祈祷,无论那是谁。如果你能使超自然生物像人类一样思考,他们也会这样看待自己,从而有一天同样去看待别人,但首先他们必须相信自己的善良。


弱点:讽刺的是,纯真者很难有负罪感,但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在你竭尽全力不让同伴伤害某人后,自己却不得不伤害他,甚至做出比伤害更严重的事,或帮你的同伴这样做。但你不能因内疚而停手,否则伤害永远不会停止。

有些纯真者对狩猎感到非常不安,甚至精神崩溃和想自杀。怪物悄然接近你时,你祈祷他能踏实呆着,或感恩于不管他是什么,最终会停止行动。接下来你知道,自己要想办法不狩猎,不出门,这样就不会看到任何“他们”了。毫无疑问,你患上了猎人的抑郁症,整天缩在床上哭。更糟的是,除了其他猎人,你没有任何倾诉对象,而看到“他们”会让你再一次感到难受。有些人无法调节这种情绪。曾经有个和我们一起行动的同伴,留下一张纸条写着“我完蛋了”。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希望他能摆脱抑郁。

你真正要当心的是假装出……你懂的,“跟同伴一样”。尝试像其他猎人那样狩猎会让你发疯的。做你自己,坚定你的灵魂。最初表现出坚定和严厉,接下来会顺利的多。没有什么比失去的纯真更难找回,一旦它消失,你将会永远失去。有人用“纯真”来表示我们容易动摇。如果你也有这样的遭遇,也许该尝试给他们留下相反的印象。


类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你们为什么这么担心?我们的隐形朋友会照顾所有人(指信使)。他想让我们照顾其他人,保证人们不会伤害彼此。这样当以后天赐降临之时,我们都能得到回报。这很难理解吗?


浸染:和怪物争论是非常危险的事,但这是纯真者浸染的典型情况。通常他们只凭言语就能平息人们的恐惧。有些纯真者把怪物当成殊死一搏的动物,无论状况多么恶劣都会试图与他/她/它交流。这不是每次都管用,有些人身上的伤疤证明了这一点,但这无法阻止他们再次做同样的尝试。


角色创造:纯真者最重要的属性是魅力,还有共情(Empathy)。除此之外,纯真者什么类型都有,没什么能概括这个信条。纯真者可以是孩子,不过扮演起来会遇到不少困难。更好的选择是未接触社会的、单纯的和充满希望的人。

初始信念:3

别称:神佑者,诱饵,乐天派,傻瓜


看法:

复仇者:他们很愤怒,通常毫无理由。
旁观者:我试着尊重他们,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
守护者:他们在身边时我感到很安全。
审判者:虽然他们做的事似乎没意义(比如电视上那家伙),但他们脑子里有个计划。
牺牲者:我们有耶稣了。
救赎者:他们看起来是好人,就是话太多。
预见者:我们理解彼此。
敌人:如果我们可以理解他们,所有问题都能解决。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4

审判(Judgement)


我指控你。不仅因为你自身堕落,更因你腐化他人,使周围的每个人——甚至原本的控告者,都更像你。你如何辩解?


你所做之事无关正义,因为你所对抗的不是罪行。是令人憎恶的……堕落的人性、躯体、与灵魂,被周围那些看起来像人的东西所腐蚀。但怪物无法在我们面前躲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成为裁决者、评判者、甚至处决者。有时这很艰难,因为杀死猛兽也是杀戮的一种。更难的是,野兽把本性隐藏在完美的伪装下。有时你被要求去做不可能办到的事:你知道这个东西藏在人类的身体里,不是肉体上的伪装,也不是某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家伙。其他猎人看向你,等你做决定,去选择这个倒霉的灵魂是生是死,而你满脑子能想到的只有:不,不要是我,不要再来一次了——还有,我他妈到底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做这种事的?

答案是,你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因为你在质疑它,质疑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如果你很专注,可以在每次狩猎中做出上千个大大小小的决策:这次用银制品有用吗?我们是否牵连了平民?这东西能被“驱除”吗?或许我们只要杀了被它控制的可怜人,就能阻止它杀死别人?太专注于问题本身可能会害死你。到那时,你再也无法仔细权衡事实了。这是个平衡性的问题,你要清楚判断次数的界线。也许你以前花了大量时间做相同的决定,可能身为医生、社工、军人、甚至法官。无论你每天在做什么,脑子里总有疑问:我做的有意义吗?这会让事情变好吗?如果清除掉某些人,世界会变得更完美吗?然后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处在从未想象过的情况下,问着同样的问题,在浸染以后。

“浸染之后”就像另一个世界,只不过真实的世界也没有消失——你不必为此做出艰难的选择。你知道世界有一面是大部分普通人看不到的。你知道也许正确的做法是告诉他们,“看啊,我们和什么东西一起生活在世上?”但你也知道,怎么做更好,因为普通人看不到你能清晰所见之物。我们将很快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它藏在何处。一旦成真,公开事实不仅是安全的选择,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有些人类为我们的敌人服务,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战争中的棋子。他们不是被附身或控制,只是被骗了。谁知道敌人此刻正在谁的耳边私语?在我们发现线索前,谨慎前行是唯一的办法。

与此同时,闭紧你的嘴,睁大眼睛。这也许不公平,就像视力正常的人擅自为盲人做出决定。记住:你必须经常做出自己憎恨的事。你厌恶说谎——对家人、朋友、同伴——但真相是致命的。把真相告诉看不到它的普通人,等于判决他们死刑,更不用说是你亲手害的。你也憎恨审判另一个猎人,判断身边的同伴是否比敌人更具威胁。当你憎恨杀戮的时候,仿佛你的作为、所有猎人的所作所为,都注定失败。但比起厌恶的黑暗、冷酷的世界,你更害怕的是如果没有人做出艰难的选择,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这是你的选择。


弱点:犹豫不决对你的安全不利。每个审判者都会在某个时刻犹豫,做好准备,但别经常如此。这时请同伴把你放置一旁,或听从他人的决定。完全自由会危及你想保护的人,也会引起执法机构的注意。你必须对自己和同伴都很强硬,真正的法官肯定不会像你一样通情达理。

另一种极端情况也没好到哪去:狂妄自大的相信自己——而且只有你——知道怎么狩猎是正确的。你要做的是维持秩序,提醒猎人们自己是谁,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你不能替别人思考。记住你的职责,也确保其他人知道他们的。

墨守成规的审判者是我们所有人的烦恼。在建立与维护秩序、墨守成规之间有一条界线。如果你总是很确定,说明你还没有把问题考虑全面。


类型:当你看到审判日(Judgment Day)的预兆临近时便会知道。很多审判者在末日来临前搜集信息。毕竟没有情报的战争等于自杀。很多审判者经常引用启示录(Revelation)、诺斯特拉德马斯(Nostradamus)或死亡之书(Book of the Dead)。还有些人坚信,猎人并不罕见,圣女贞德或卢尔德的贝尔纳黛特都是我们的前辈。他们采取行动来拯救他们的世界,我们也该这么做。

很多审判者声称因自己面对的邪恶及追求的答案,第一次找到了信仰。另一些人说,关于大宇宙力量和恩赐的观念已经被世界变迁所消除或毁灭。一半的人认为这些事让自己和爱人更亲近,另一半感觉他们从未如此疏远。

最积极的审判者通常会加入社区服务之类的活动,既为了监视当地情况,进行有效的狩猎,也为了稳定他们对自身行为的矛盾情绪。以及稳定自我。考虑一下这个经验之谈。


浸染:审判者的一个共同点——在其他猎人中很少见——第一次遇到怪物时必然要同时面对多个。通常他们在互相攻击,而不是直接危害人类——这不代表普通人不会因此受伤。一些审判者认为浸染是一种测试,你必须判断出最迫近的威胁并优先处理。而后你面临的测试只会越来越难。


角色创造:审判者有着高机智和感知,在意志上稍有薄弱。无论使用武力还是策略,他们总是担任调解员。作出重要决定前,他们必须取得需要的所有证据,因此有高调查技能。很多审判者来自需要对同事进行道德监督的行业,其中有些职业(法律、医药)非常赚钱,因此可以考虑增加资产的背景。

初始信念:3

别称:法官,立法者,警察,审判员


看法:

复仇者:很有用,但没人引导就很危险。看看上电视的那个人发生了什么。
旁观者:他们的用处视具体情况而定。
守护者:这些可敬的人懂得节制与公正,当事情失控,他们通常是来警告我们的那种猎人。
纯真者:他们总是毫无防备,却是我们中最好的人。能专注于猎人的使命,在正确之事上表现坚定。
牺牲者:他们所做之事虽然徒劳,却是必要的。针对人类的侵害已经无处不在,猎人没必要也去主动寻求被害。
救赎者:我们想取得成功必不可少。只有他们可能拯救那些可以再次变回人类的怪物。不过他们有时候太敏感,反而不会宽恕罪行。
预见者:对我们正在进行的战争很有价值,但他们太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了。
敌人:就像狩猎他们的人一样,多种多样。说实话,少数人可以成为比某些猎人更好的盟友。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5

牺牲(Martyrdom)


吾等为狩魔之魔。


思考一下,为了推迟审判日的到来,你愿意放弃什么。想好了吗?如果这份清单始于你的生活,并包含你的灵魂,那么你可能是一名牺牲者。其他猎人可能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去摧毁敌人。牺牲者献祭的是自己的未来——为了狩猎献出一切所有,断绝全部人际,甚至玷污名誉。我的建议是,“放松点”,反正祈祷也没什么分别。目前看来,我们是你能找到的最神经质、沉迷自身角色、和自我折磨的猎人……尽管如此,也是一群非常棒的猎人。

的确,我们中有些人禁欲到病态的地步,但这只是小题大做了。我们最终想要主演属于自己的受难记。无论是因为我们认为必须为某件事赎罪,还是因为我们把自我牺牲视为一种救赎,每个牺牲者的情况都不同。你欺骗了自己的同伴?逃税?在简历上说谎?手淫过度?偷过有线电视?还是从商店中偷东西?让它过去吧,亲爱的,这些与你无关了。其他牺牲者们,你们可以用身体去保护所有老弱病残,但如果你因战斗和殴打而兴奋,就是一种罪过了。

评论到此为止。

实际上最困扰我的是,作为牺牲者,有多少人在狩猎的压力下仍能保持状态良好(别骗自己,我们很累了)。并且很多人(好吧,包括我)比起以前,更喜欢现在的生活。这不是快乐,而是一种满足。在倒下前你不断鞭策自己,为了职责无偿奉献,专注狩猎,接下来你会花一星期抱怨自己的处境多艰难,世界是多么严苛,压垮了你柔弱的身躯。

为什么其他猎人能容忍我们?因为知道我们会为他们挡子弹。我们愿意奉献鲜血、生命与躯体以让其他人活下去,对普通人也是。甚至有少数牺牲者代替其他猎人供认自己是“凶手”,从而进监狱,只为了保护他们的家庭。

也许是天主教的本源使我注意到,确实有大量的神职人员做着牺牲者的工作,不只是修女和牧师,所有信仰、所有领域都有。在非宗教环境下与这些人一起工作,让我第一次明白,穿神职人员的衣服不会让你变成某个教派的工具人。换个说法,教会的人可能像我们一样,过的一团糟。尽管我们有缺点,我也愿意付出一切成为牺牲者,而不是其他类型的猎人。

即使付出我的生命。


弱点:如果你因为享受磨难而狩猎——难道这不是你被选中的原因吗?——一切都归为一件不可否认的事实——有些牺牲者是有着奉献精神的受虐狂。你可以用别的描述它——坏运气,或必须有人做肮脏的工作。你可以否认自己有这种倾向。但记住:你的存在是为了惩罚那些罪有应得之人,而不是出于任何原因去承受惩罚。

我难以理解所谓的受虐狂,但至少这意味着你已经准备好去面对敌人。自我否定的牺牲者有时会把事情带偏,以至于没有为狩猎做好准备——这会危及我们所有人!有一位女士决定斋戒,一方面为了抚养牺牲同伴的家人,一方面为了在战斗前“净化”自己,结果她在开车去狩猎的路上晕倒了!还有一个人,只能住在猎人组织的安全屋里,因为他卖掉了所有东西来买我们的装备!没人能比过这样的无私,但几周后,没人想靠近他——他没有地方洗澡。拜托,各位,如果你无法照顾好自己,也不能对其他人的幸福负责。

需要澄清一点,“照顾你自己”指的是个人健康和卫生,不是“我们都做过可怕的事,不值得活下去”。如果你真的认为有必要自杀——并知道这是自己想要的——至少别把盟友牵连进去。炸药背心是个很烂的选择,何况可能对你的敌人不管用。


类型:多亏你们中的某个阴暗的末日论者,现在有个说法表示世界已经完蛋了,大家都落入了地狱!悲观主义指的就是牺牲者。

同时,大部分牺牲者都在即将到来的末日中持不同意见:在即将到来的灾难中,只有100对适龄生育的虔诚教徒夫妇能活下来;只有同性恋能活下来;只有88位最美丽的社会名流能活下来。所有结局的共同之处在于——你自己、你和其他猎人、你和所有相信你的人——将通过最终的牺牲(Ultimate Sacrifice)来实现。

嗨,至少下个世界会比现在的好。


浸染:健谈的牺牲者通常把初次浸染描述为“冷酷无情”或“杀人机器”。我看到有人谦虚的点头同意了。考虑到大部分牺牲者在浸染时遭受的凌虐,任何一个能活到下次狩猎的人都是奇迹。


角色创造:牺牲者有高耐力、高共情。高共情的例外包括为了获得关注和认可,而以各种形式自我牺牲的人。很多人开始有高资产背景,但随后会捐赠、抛弃或以其他方式失去。

初始信念:4

别称:预言者,失败者,受虐狂,一团糟


看法:

复仇者:他们以残忍弥补缺乏的韧性。
旁观者:来和我们一起受难吧,还不算太晚。
守护者:他们为安全牺牲了主动性。(除了那个上电视的家伙,“嗨,所有美国人,我是怪物猎人,你们都身处危险之中。”)
纯真者:天真的人不该狩猎怪物。
审判者:他们让我们在狩猎时显得很业余。
救赎者:我们都对狩猎感到痛苦。
预见者:这些人只是保持距离观察。
敌人:他们是惩罚的化身。又是什么造就了我们?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6

救赎(Redemption)


别动,你能活下来的。如果你之前没有死过的话……


一切都可以用伤情分级。谁死了,谁受伤了,谁能得救?其他猎人通过杀戮来保护生灵。你的工作是拯救生命,或判断哪些生命值得被拯救。你看到某人在冬日微弱的阳光下化为灰烬,为此疑惑:这些东西真的算“活着”吗?你能治愈行尸走肉吗?是否有方法拯救这些灾难?嘿,医学理论可不包含这些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狩猎的这些东西——有人称之为“受诅者”——看起来像人,说话像人,似乎也渴望像人类一样生存。本书中没有一处能证明他们的确如此,而你的怀疑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看到他们时,你的第一反应是“我能帮你吗?”你对待他们如同精神病人。上帝保佑,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你希望别人也能如此对你。

说到这里,你是否想过,为什么猎人通常对吸血鬼或狼人的咬伤免疫?至少不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没有答案,不过建议你尽量避免被咬——那还是很疼啊。也许“受诅者”是一个没人意识到的标签,也许我们就是人类的抗体。当然,可能存在转化怪物的病毒,为何不可?比如说,在贝拉·卢戈西(Bela Lugosi)与朗·钱尼(Lon Chaney)(都是演员)的比赛上,那些参与者没有化妆,呃,也不是演员。

接受我的建议:把理论留给先知吧。治愈你的同伴,尽可能安抚受害者,拯救活人(lives)。也许拯救生命(life)。人们一直在谈论“生死之战(life-and-death struggles)”,在我多年来帮助别人的过程中,这句话从未像现在这样在脑海中回响。这些日子,天启四骑士仿佛时常飞驰而来。如果你训练自己不把死亡人格化,或相信有时死亡也是好事,那么与“受诅者”发生冲突会让你质疑一切。

让我们回到你正在等待、也是我一直害怕的话题上:谋杀。死亡并非总在对立面,任何饱受折磨的临终病人都可以证明这点。但是,帮助一个人获得安息和制服患狂犬病的狗是有区别的。狗又不想得狂犬病。如果猎人对“怪物病毒”或类似的东西没有免疫力呢?如果我们只是还没有被“适当的”曝光呢?如果有人救了你的命,却把你转化为同样的生物呢?听我说,假如你遭遇这种可怕的厄运,并愿意告诉我,我会“控制感染”。这之后,如果原本的你还在,我会竭尽所能拯救你,无论其他猎人怎么说。

我希望你也能为我做同样的事。


弱点:救赎者经常被救世主情结所困扰。谈到建立心中的信仰时,他们可能比复仇者还要糟糕。“能力”的意义远不止狩猎怪物。他们也许拥有追随自己的信徒,但仍履行猎人的责任,有些救赎者逐渐远离狩猎,完全转向“更纯粹的”工作。

贪婪引诱了很多同伴。一些救赎者为了支援狩猎,开始偶尔创造“奇迹”来获得酬劳。接下来,你懂的,比起冒着危险去保护别人,这种钱看起来好赚得多——“私人诊所”开业咯。金钱本身并不邪恶,它可以确保狩猎更安全。但它应该是一种手段,永远不是目的。

专制主义的救赎者是最糟的,他们坚持狩猎,却发展出不一样的上帝情结。如果你从未见过这种,那你很幸运。他们有自己的救赎标准,除了“治愈”和“杀死”之外看不到其他选择。当他们开始按自己的想法指挥如何狩猎时,是时候找个新的救赎者同伴了。


类型:救赎者试图通过经验来了解你和你的世界发生了什么。科学家、专家、研究员仅从逻辑层面理解你的状态——切尔诺贝利影响,朊病毒感染,生物界的退化——类似的原因,以此看待即将到来的黑暗。总要有人做些什么。那些愚昧、无知、或不抱幻想的人——当然你也关心其他人——用你能想到的任何理由来解释:神佑,诅咒,个人原因,政府阴谋。对后者而言,你的力量和身份是用来弥补世界的腐烂,必须有人去拯救那些绝望或值得救赎的人。

最后,大部分救赎者都有一个目的:提供帮助。你的任务是拯救无法自救的人。某些时候,当肉体无法治愈,拯救怪物就意味着解除精神上的影响——消除创造它的源头。人类的灵魂被困在表面之下,目标很可能愿意配合,或者你强行用武力和惩罚实行救赎,直到邪恶的部分被摧毁。幸运的救赎者经过努力,也许可以找到并拯救一个灵魂,我们从未停止寻找他人。

因此,我们目的一致,但有些救赎者似乎希望我们把他当救世主一样看待。当然,他没有要求别人这样做,只是看上去期望如此。另一些假装虔诚的救赎者和前一种的有用程度差不多。


浸染:在救赎者的浸染过程中总是有人受伤。动脉破裂、严重骨折、或扭断了脖子。而你创造了奇迹,你盯着自己的手,仿佛它们不属于自己。你也可能阻止了伤害的发生。


角色创造:救赎者通常有高敏捷和高心智属性。医学相关的技能不是必须的。重要的是想做正确之事的决心。

初始信念:3

别称:修复者,除灵师,信徒,治疗者;监护人


看法:

复仇者:超级恐怖。
旁观者:他们没有和我们一样的能力,却勇于面对同样的危险。
守护者:最宽容的狂热者。
纯真者:他们可能会惹出大麻烦,但他们使我们保持理智和团结。
审判者:他们的工作比其他猎人更艰难。
牺牲者:如果他们想自残,应该私下去做,饶了我们——还有在家看电视的观众。
预见者:猎人中最古怪的,但很高兴有他们在身边。
敌人:需要治愈的伤口……或需要切除的腐烂四肢。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7

复仇(Vengeance)


以血还血。


承认吧,你是一个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人。我们都是。你可能比某些人更宽容,或者更残忍,对你来说,复仇就是正义。可能你住的地区废除了死刑,但你仍然大力提倡。“披着人皮的怪物”在以前用来形容强奸犯,连环杀手,不懂良知为何物的精神病人。如今你知道,“怪物”不只是比喻,你也明白了敌人有多么狡猾和危险。唯一没变的是处理它们的方式,对付旧怪物和新怪物都是杀死它们。浸染前,你设计偷袭它们的机会或使用致命药物。如今,你有了更多机会,更多选择,你挥舞利刃或扣下扳机,或只是袖手旁观,那是因为别无选择。

不可思议的是,真正嗜杀的人听不到和你一样的召唤(Call)。我的一个朋友总是宣扬酷刑。我首次浸染时他就在那里,但他没看到或听到任何异常。实际上,他和人群一起逃出了银行。后来他一直滔滔不绝的讨论劫匪被杀的场面,但他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他真相。我不认为他能接受现实,如果他知道了,可能远比问题本身要麻烦。你懂的,他不在乎普通人在过程中是否会受伤。

在所有猎人中,我们是最可能制造流血冲突(不管怪物体内有什么)的那种。其他人认为惩罚必须与罪行的严重程度成正比。当然,一旦你开始谈论怪物对人类的迫害,谈论你如何“惩罚”那些把你当做牲畜看待的东西,保持“公平的判断”是很难的。

小时候,你可能幻想过自己是骑士或枪手,也许这导致你长大后成为警察、狱警或赏金猎人。或者在你揭发自己的老板时,帮你迅速结束职业生涯。或者,幻想一直只是幻想而已,因为你从来没有让别人走上正轨的能力。当然,你也可以参照我——没有人是美德的典范,只要确保有些事你不去做。偷窃是一回事,但为了东西而杀人?绝对是错的,你会因此丧命。

你可以骗自己不相信正义,但实际上,你相信自己的正义准则。对一些猎人来说,这与法庭的判决很像。他们认为社会体系是有用的,我们所做的恶事必不可少:如果政府有你我这样的人,就不需要我们来做了。另一些猎人觉得体系有问题,他们自己才是治愈之道。一些人认为“正义”是敌人的工具,怪物用这种人类思维来掩盖最可怕的事情。你认为集体监狱的建立挺好?把它想成狩猎保护区呢?

并不是说让你改变对所有事物的看法。我们“这行”的人很少这样做。别人嘲笑你顽固不化?习惯它吧,因为我们有些人确实观点极端。假如你遇到一个同伴,他对狩猎的看法似乎跟你相同,但接着,他的思路开始向其他宗教、种族或性向扩散。你突然意识到这个“同伴”他妈的疯了。如果你把信念发挥到极限,其他人也会同样看待你。尝试保持客观。


弱点:极端份子可能把你带入困境,也可能带出困境。大部分人相信长久以来——听到召唤之前——无论是谁,都可能在行动时产生过错误的念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中很多人是反政府主义,从白人至上主义到黑人独立主义,从萨帕塔反叛者到爱尔兰共和军士兵。其中的麻烦与任何反叛运动一样:激怒错误的联邦政府,他们会盯上你。你不会希望在使用隐藏之后突然被当局问话(他们还会尽力逮捕你,所以不要让事情变得更糟)。相信我,怪物的存在已经够糟了。如果你是那种相信怪物就是政府人员的家伙,在你来我的城市前,请提前一天通知我,好吗?

偏狭的看法与极端主义活动密切相关,它也是一些民间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有这种信仰的人令我害怕。全白人、全黑人、全亚裔都声称只有自己的种族能听到召唤。聪明点吧,搞清楚谁才是敌人。你听说过新英格兰发生的那些跨种族夫妇谋杀案吗?警方对此无能为力,但所有的犯罪线索都表明,那是我们的一员干的……

狂热的偏执是我们最大的威胁。从坚持种族纯粹的疯子、到因为阁楼里住着怪物就炸掉整栋楼的恐怖分子——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猎人。不要加入他们,那会让你变成自己的敌人。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已经不记得上次和家人共进晚餐是什么时候,或不记得家人的名字,或不记得自己有家庭和工作,你已经走火入魔了。


类型:你可能尝试正统的解释自己的使命,以及为什么受到召唤。你可以遵循传统的善恶观念:上帝的战士,粉碎异教徒,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为什么是现在”?答案从为第二次降临做准备的净化,到人类终将夺回地球。通过清算,信使被解释为天使、圣灵或先祖之魂。

但复仇者更倾向于始终如一的相信一件事:自己。也许这就是猎人的“个人崇拜”通常以复仇者为核心的原因。如果你能让其中某位领袖坦白,他很可能告诉你:不存在信使,他听到的是自己的声音,他的力量是自己的“命运”。平心而论,这种人通常是最高效的猎人,但拥有追随者仍然令其显得很可疑。

浸染:复仇者受到召唤时,情况总是十分激烈。无论是平民、袭击者还是猎人,总是有某些人——或某些东西死去。你于死亡中“重生”,在鲜血中浸染。难怪猎人中最可能堕落成和敌人一样的就是复仇者。


角色创造:复仇者通常有高体能属性,但也可能是弱小或谨慎的人,用武器保护自己。后者可能有高枪械技能(和军火的背景),以及高机智和警觉,来表现出他认为世界充满威胁。不法之徒和执法者都很适合复仇信条。考虑给警察或混混职业增加线人背景。

初始信念:4

别称:调停人,骑士,士兵,神罚;复仇者


看法:

旁观者:明天我们就该为你们其中一个复仇了。待在家里。
守护者:他们牢牢守护着我们的背后,不过他们需要学学,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纯真者:这些蠢货中有人上了电视,然后害死了自己。
审判者:我们不能站着不动等他们“公正的判决”;有善就有恶,邪恶必须受到惩罚。
牺牲者:很像我们,这些人宁愿为狩猎而死——但如果任务失败,死有什么意义?
救赎者:哦,当然,让我们“治愈”怪物。真要命,这群白痴。
预见者:好吧,“警戒和观察”,诸如此类。选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敌人:恶有恶报。它们作恶之时,我们必将其终结。

Posted by: hieik 2020-04-03, 15:48

预见(Visionary)


认知世界是一个简单的、两面性的过程:我们必须有耐心,仔细观察,以找出最合适的那条道路。我们必须沿此路前行,不顾阻碍,不畏邪恶,不惧同伴疑心。任何障碍都无法阻止我们实现目的。


考虑一下这些可能性:我们和我们的对手(不知道这词用的对不对)可能是进化竞争的一部分,就像尼安德塔人和克罗马侬人;或者我们都是外星智慧生物冲突的棋子;我们是光明与黑暗的具象化,为世界的命运而战;以上所有对我们战争的解释可能都是真的——也可能全错了。

每个预见者都对浸染的使命有自己的看法。对于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论,而预见者试图理解我们行为的本质。法官需要做出有短期影响的决定,你从长远的角度思考问题,衡量其他猎人从未想到的因素——他们可能因此把你当成疯子。没关系,如果你相信我们的使命,那些侮辱无法动摇你的态度。并不是说我们不重视同伴在世界末日的使命中应该获得的尊重。实际上,我们影响其他猎人的程度,也代表我们自己能否成功的程度。

但从广义来说,我们要追求什么样的成功?我们的任务目标决定了战争是否可以仁慈的进行?当面对的并非纯粹的邪恶,它是否定义了宽容的限度?或者这仅仅是一场与返祖对抗的优胜劣汰?也许我们还错过了另一场战争。

我们共享感知的能力似乎出于某种目的被使用。假定它们注定用于某种未知的存在,直到我们碰巧被赋予了这些能力。但如果存在本身——我们的“目标”——正在授予这些能力呢?我们的攻击是否向他们证明,强大的力量也会带来巨大的缺陷?我们在狩猎中的每一个行动,是否都被未知的存在看在眼中,并谴责猎人和全人类?或者因为未知的存在不能理解我们的价值观,所以把我们看作实验对象、寄生虫或更糟的东西?

身为一名预见者,这些都是你必须考虑的问题,无论你从狩猎中获得了什么样的学识——顺便,在我们的任务中这个词代表了潜在危险——都必须分享给其他猎人。没有引导,我们的同伴可能像他们试图保护的凡人一样危险。所以,另一个问题:我们是团队的大脑吗?也是良心?当然是。那如果有些预见者被证明犯了错呢?这很正常,我们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这种情况下,希望你把会影响到的任何决定都尽可能说出来,给出所有你知道的知识。无论如何,不要对自己太苛刻,我们正在试图回答那些自己都没想过的问题。

并不是说你必须计划好如何进行自己的任务,但你可以帮助想要追求未知的其他猎人。想象他们在跟踪的是新发现的物种,而自己是自然的向导(或超自然的向导,随你高兴)。我自己的工作列表包括鉴别、追踪、分类、提供藏身处、尽可能避免事情向坏的方向发展、或避开劣势。你的侧重点肯定不同,这取决于你对狩猎的理解,但了解“敌人”肯定是最重要的。

更困难的任务是将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很多预见者把自己描述为外交官、指挥官、梦想家和保姆的组合。考虑到我们独特的处事方式,与其他预见者进行有意义的交流已是一种挑战。试图将完全不同的观念和行事方法整合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希望我们有足够的预见来迎接挑战。


弱点:其他猎人说我们视野狭隘,称我们为地洞预见者。当然,抗议没有意义;显然我们可以专注于某些细节。那个不停地谈论人类唾液能导致突变特性的作家怎么样?“怪物微粒”如何通过接吻传播?伙计,与你的宠物理论保持理智的距离。不要总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上,从而破坏自己的威信。谨记大局。

有些预见者通过影响精神的药物来追寻神秘事物(信使、猎人、或怪物),从而导致成瘾性。适度使用。

还有些预见者认为猎人最好不要狩猎,因此被称为“叛徒”。然而,我们所做的是遵循自己对真相的看法,有些人觉得人类最多会受人利用或提供消遣——最糟的作为战争中的棋子。不用说,狂热的猎人认为这样的立场是亵渎上帝。如果你决定小队接下来的计划是不采取任何行动,那么在宣布时,确保你身后没有复仇者。


类型:当所有的古怪的念头渗入预见者的头脑中时,保持冷静是很难的。很多人的看法就像被《阴阳魔界》拒用的情节:信使就是未来的我们,他们试图阻止过去的人类被突变的怪物入侵。或者,地狱满员了,我们看到的是被退回来的部分。或者,这样的事每一千年都会发生一次,耶稣是我们的一员。或者,世界即将毁灭,我们必须挑选一个新的世界。直到最后一刻,谁能证明自己是对的?你清楚,没有猎人能确定自己的最终目标。但你可以找到那个目标,并想出一个能够被普遍接受的替代说法。也许世上的猎人应该追寻的不是面前的怪物,但这一切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浸染:预见者热衷于交换彼此的浸染故事,因为大家的经历千差万别。这个人分散了怪物的注意力,好让它的受害者溜之大吉;那个人哄骗了袭击者,引诱它自我毁灭。我第一次对抗的东西无法面对它自己的倒影,在发现这一点后,“首战”就算大获全胜。这些浸染故事唯一的共同点仅仅在于,它们揭示了预见者的处理方法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角色创造:很多预见者有高智力,但也有些人智力是普通水平,却擅长操控——尤其那些表面看起来十分聪明的人。领导和表达的技能也适合预见者。预见者也会专攻于神秘或科学知识,也可能两者兼顾。

初始信念:3

别称:开拓者,旅行者,先知;预言家


看法:

复仇者:无论好坏,他们是正义的化身。
旁观者:他们普遍被视为浸染失败的猎人,也许值得我们仔细研究。
守护者:他们体现出自我保护的本能。
纯真者:这些学徒经常表现出和猎人搭档同样的特征。
审判者:在战斗中十分重要,但想象力有限。
牺牲者:他们是最好的、最罕见的那种:利他主义者。
救赎者:把狩猎视为治愈传染病是好的,但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向大众解释。
敌人:事先给他们贴上敌人的标签可能适得其反,不要有成见。

Posted by: Lord Ex 2020-04-07, 19:41

点赞

老翻译真有点不知所谓,这个好多了。

另:请问楼主对那两个洞察之道的失落信条(Hermit和Wayward)有兴趣吗?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