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able Version of Topic

Click here to view this topic in its original format

The Ring of Wonder _ Call of Cthulhu 『邪神呼唤』 _ 从《斩魔大圣》主角大十字九郎入手探究其原型所属故事,By:柯索提亚

Posted by: AsakiSakura 2021-01-09, 22:53

序言.
本篇文章中有些许剧透且有些言论为笔者主观感受,请谨慎阅读;为了方便读者阅后搜索,笔者将不会翻译本文中出现的书籍标题名,均以英文名显示(克娄系列除外)。

正文.
2003年4月25日,一款名为《斩魔大圣Demonbane》的galgame问世了,这款十分另类的拥有众多克苏鲁神话元素的游戏轰动了整个galgame圈,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辍学学生带着娘化的《阿尔阿吉夫》,开着巨大的机器人,这是有多么疯狂,该游戏的企划者钢屋JIN绝对会受到广泛关注,尽管这部作品的设定听着很雷人,但点子着实足够新颖,足够夺人眼目,这部作品也注定不会平凡,2020年的今天,它也依旧如此。

故事于艾尔与仿佛命中注定般与其相遇的私家侦探大十字九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操纵人造鬼械神斩魔大圣Demonbane击败了魔术结社黑之圣域Black Lodge的破坏型机体后拉开序幕,然而,他们面临的是更大的威胁。故事中包含了大量克苏鲁神话元素,诸如《死灵之书》等魔法书,克图格亚等旧日支配者,魔改的原著人物,地点乃至对克苏鲁神话作家的捏他。然而,这部拥有如此丰富的克苏鲁神话元素的作品的结局却充满了希望与光明,游戏中也不乏搞笑欢乐的元素,这仿佛与人们所认知到的传统克苏鲁神话反其道而行。

诚然,克苏鲁神话可不太欢乐,因此,这也注定需要在这部游戏的主角上下点功夫,女主角确定为《死灵之书》,可谁来担当在克苏鲁神话世界观下带着禁忌黑书《死灵之书》与邪恶势力抗争的英雄主角呢?原创一个?还是说与艾尔一样,采用小说中的素材?很明显,钢屋JIN选择了后者。可是,该选谁呢?这的确是个很令人头疼的问题,要想在克苏鲁神话小说中搜寻符合这部作品男主角的角色看似几乎不可能,但好在英国作家布莱恩·拉姆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完美的不二之选,泰特斯·克娄。上世纪70年代,拉姆利于当时克苏鲁神话圈内依靠泰特斯·克娄这位角色崭露。这位泰特斯·克娄系列与部分短篇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英国的神秘主义者(我见过不少言论说克娄和九郎一样是侦探,这种言论明显是关键性错误,故事中的克娄的确有过调查行动,但也仅是因神秘现象展开,故事中也丝毫没有将克娄认为是侦探的语句),同时他也是一位十分具有正义感的英雄角色,在故事中担当主角的他也与其同伴一同与邪神抗争,此人十分适合来充当《斩魔大圣》的主角,不,应该说是非他不可,于是,就有了大家所熟知的钢屋JIN将泰特斯·克娄这名字用日语音译为了大十字九郎,以此来作为游戏主角的名字的这起事件。

当然了,本篇文章也并非重点谈论《斩魔大圣》这款游戏或是其衍生作品,谈论《斩魔大圣》的文章在网上也绝非一两篇,笔者实则也并非《斩魔大圣》的忠实粉丝,正如标题所言,本篇文章主要从《斩魔大圣》的主角大十字九郎的角度来探究其原型人物泰特斯克娄所属的系列小说。不过在本篇文章的正题开始之前,还请与我先前写过的《简谈克苏鲁神话作家布莱恩拉姆利》结合阅读,以方便读者更了解布莱恩拉姆利此人。

布莱恩拉姆利的泰特斯克娄系列共为六部曲,以剧情先后顺序的排列为《地下挖掘者The Burrowers Beneath(1974)》;《泰特斯克娄的转变The Transition of Titus Crow(1975)》;《梦的钟声The Clock of Dream(1978)》;《风之卵The Spawn of The Winds(1978)》;《波利亚的月亮In the Moons of Borea(1979)》;《伊利西亚Elysia(1989)》(译名采用花山文艺出版的译名)。当然,这仅是长篇小说,以克娄为主的短篇小说共有十篇,分别为《An Item of Supporting Evidence(1970)》;《The Caller of the Black(1971)》; 《De Marigny's Clock(1971)》;《The Mirror of Nitocris(1971)》《The Viking's Stone(1977)》;《Darghud's Doll(1977)》;《Billy's Oak(1979)》;《The Black Recalled(1983)》;《Lord of the Worms(1983)》;《Inception(1987)》,而其中《Lord of the Worms》与《Inception》均为克娄的起源小说,不同的是,《Lord of the Worms》为W. Paul Ganley让拉姆利写的,而《Inception》为拉姆利完全出于自身意愿所写,并且这篇在剧情上是比《Lord of the Worms》更早的起源故事,这十篇克娄的短篇故事均收录于《The Compleat Crow》这本克娄集中(然而《The Mirror of Nitocris》这篇小说实际的主角为克娄的同伴,也是克娄系列的另一位主角亨利,本篇是唯一一篇以亨利为主角的短篇小说,因此笔者认为本篇收录于此集中略显不适,但考虑到《地下挖掘者》中有提及本篇内容,所以也就无可厚非了》)。不过本篇文章最主要的对象为在圈内较为有名的克娄系列,而非十篇短篇小说。

我先前曾在《简谈克苏鲁神话作家布莱恩·拉姆利》这篇文章的总结部分的开头称他的克苏鲁神话作品为“套设定写设定,他的小说是克苏鲁神话和二流奇幻和英雄结合的缝合怪,”正如一些读者想的那样,这句话说的的确就是泰特斯·克娄系列。克娄系列总共有三位可以称之为主角的人物:莱昂纳德斯·沃克·希斯的后代泰特斯·克娄(《地下挖掘者》;《泰特斯·克娄的转变》;《梦的钟声》;《伊利西亚》);亨利·劳伦特·德·玛里尼(《地下挖掘者》;《泰特斯·克娄的转变》;《梦的钟声》;《波利亚的月亮》;《伊利西亚》);因表兄的失踪而加入基金会的汉克·西尔伯胡特(《风之卵》,《波利亚的月亮》),而亨利·劳伦特·德·玛里尼作为克娄系列的核心人物之一,自然也有着他独特的身世。布莱恩·拉姆利较为喜欢基于先辈的故事设定书写故事,而整个泰特斯·克娄系列中的这位重要角色及道具也的确如此,拉姆利在克娄系列中为艾蒂安创作出了一个名为亨利的儿子,我们知道,在洛夫克拉夫特与E.H.普莱斯合著的《穿越银匙之门》一文中,有位名叫艾蒂安·劳伦特·德·玛里尼的克里奥尔人,他在文中扮演着伦道夫·卡特的遗嘱保管人兼执行人的角色,此人也于罗伯特布洛克的埃及系列中的《塞贝克之秘》一文中作为配角出现,而再一次,我们从《穿越银匙之门》中可以得知,艾蒂安先生与《伦道夫卡特的供述》中的重要角色哈利·沃伦相识,并且卡特猜测那座神秘的时钟是哈利送给艾蒂安的。而拉姆利更是为这座被伦道夫·卡特称为“由那些非常了解第一道大门的生物制作“的时钟创作了相关设定,在克娄系列中我们能够得知,该时钟实则本属于哈利·沃伦的朋友,瑜伽师希亚玛迪,随后这位瑜伽师将此钟送给了艾蒂安,而艾蒂安去世后,此钟连同其他古怪之物一同卖给了一个法国收藏家,而在多年后,此钟出现在了英格兰的一次古玩拍卖会上,而那里,也正是克娄与时钟的相遇之处,而人们万万那没想到的是,这座古怪的时钟在拉姆利笔下竟变成了一台人类能够使用的最强攻击武器。

不仅如此,拉姆利于《地下挖掘者》中还创作出了一个名为威尔玛斯基金会的对CCD(CCD:Cthulhu Cycle Deities,匹斯里将克苏鲁时代的神灵缩写为了这三个字母以方便称呼它们,在《泰特斯·克娄的转变》一文中,匹斯里又使用过“克苏希”一词来表示克苏鲁时代物种,但此词仅出现于这一处,后续仍频繁使用CCD一词)组织,其总部正位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而我们的三位主角也都是基金会的正式成员,与汉克不同的是,克娄与亨利为匹斯里直接邀请。这位伟大的神秘主义者的故事从近期古怪且频繁的地震与他诡异的不安开始拉开序幕,随后经过大量调查,最终得知了克托尼亚人的情报,从此,克娄与亨利正式踏上了对抗CCD的漫长旅途。当然,这只是整个克娄系列的剧情大概。

从《地下挖掘者》中克娄与亨利二人加入基金会,从而展开捕杀克托尼亚人的计划,但结束后不久便遭到伊塔库亚的风之精灵引发的大风暴,导致主角二人迫不得已使用时钟逃脱;从《泰特斯克娄的转变》中在逃脱之程中不甚脱离的亨利与克娄的再度相遇,并得知了一处名为伊利西亚的旧神故乡与名为克撒尼德的旧神以及CCD的启始;从《梦的钟声》中努力搜寻伊利西亚,被克撒尼德宣布使命的亨利拯救克娄以及其半神爱人蒂安妮娅并击败CCD的邪恶集合体;从《风之卵》中英勇无畏的汉克一行人与伊塔库亚的军队甚至与其本身的抗争。从《波利亚的月亮》中遭受庭达罗斯猎犬的追击而降落于波利亚高原的亨利与汉克相会,并找回时钟且再次击退伊塔库亚;从《伊利西亚》中克撒尼德与克娄,亨利成功战胜对伊利西亚发起总攻的CCD。泰特斯克娄系列的每一部无不向读者展现一首首人类与那些邪恶势力抗争到底的英雄赞歌,这是属于人类的胜利,这是属于理性世界的胜利。克娄系列总是充斥着美好与幸福,即使是世界末日来临,也能靠着人类的智慧和呵护人类的神明的力量共同度过。

在《地下挖掘者》中,我们可以得知,人类能够通过将原始的星石碎片作为成份熔炼烧制在新的石头,以此可以实现复制星石,且每一块都与原始的星石一样有效,基金会的所有成员都配备了这种复制品,从而保护自身不受CCD的精神干扰,同样在本文中,基金会更是通过制造星石陷阱,捕杀了身为克托尼亚人的乌波萨斯拉之子,而在《泰特斯·克娄的转变》中,我们能够得知这种人造星石的威力所在。在《风之卵》中,汉克更是在结尾用绑有星石的长矛戳瞎伊塔库亚的一只眼。然而,拉姆利用实际故事告诉我们,人类对抗邪神的最终武器还远非星石,而是那座时钟。拉姆利似乎十分中意这座时钟,特意在这个系列中为它安排了许多戏份,诸如拯救幻梦境,击退伊塔库亚。再一次,我们能从《泰特斯·克娄的转变》中了解到名为伊利西亚的旧神故乡与名为克撒尼德的旧神以及CCD的启始,包括克娄爱人的由来以及时钟的秘密。

整个泰特斯·克娄系列的剧情节奏可以说是愈便愈快。笔者认为从《风之卵》开始是一个剧情节奏的转折点,从这部故事开始,剧情丝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任何铺垫,而到了《伊利西亚》,剧情可以说是变得相当紧凑,中后期开始一些前文从未出现过的人物一个接着一个如机械降神般的出现,洛克斯佐尔,莫利恩等人物的出现就是如此唐突。并且克娄系列与布洛克的埃及系列或是其他作家的独有系列完全不同,这整个系列甚至可以用”克苏鲁神话中的爽文“来形容,系列中拥有大量爽点或是燃点,比如《地下挖掘者》中捕杀克托尼亚人,《泰特斯·克娄的转变》中亨利拯救克娄与其爱人,《风之卵》中汉克暴揍诺桑及结尾的戳瞎伊塔库亚,泰特斯·克娄系列甚至可以说通过这类爽点来夺人眼目,这无疑是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极其另类的分支,而泰特斯克娄虽说为整个系列的主角,但其戏份实则不比亨利这位“助手”型角色的多,克娄更多情况下都扮演着观察者的角色,但他的确已经付出得足够多了,毕竟他曾独自面对庭达罗斯猎犬,伊塔库亚,犹格索托斯。抛开战斗不谈,克娄的《水神克塔亚特》和费里的《死灵之书》原稿及学识也使得他在神秘事物方面受益匪浅,通过自身的学识以及过人的胆魄,克娄能够独自面对诸如格德尼(《The Caller of the Black》中的反派角色)这样强大的敌人,现在想来,《斩魔大圣》中的大导师特利昂也着实与格德尼有几分相似。

在布莱恩·拉姆利接受采访时,罗伯特·M·普莱斯提出了几个泰特斯·克娄这名角色的灵感来源,但拉姆利否认了这些灵感对他有任何影响。不过,他承认“一直以来都对布莱姆·斯托克笔下的亚伯拉罕·范·海辛这一角色情有独钟”。在一封写给美国爱好者杂志《Crypt of Cthulhu》的信中,他还说:“我很难与那些一闻到难闻臭味就晕倒的人相处,和蔼可亲或油嘴滑舌的人也不会阻碍我前进的步伐......这就是我的故事与HPL的故事最主要的不同之处。而且,我笔下的角色会反击,并且会笑到最后。”正是如此,我们可以从拉姆利的泰特斯·克娄系列中感知到一种与传统克苏鲁神话与众不同的气息,克娄系列中的角色们各个拥有极强的正义感,努力真拯救这个危在旦夕的理性世界,而通过他们的努力,这个理性世界也最终迎来光明。作为整个系列的主角,泰特斯·克娄时常奋斗在对抗邪神的第一线,几番游走于死亡边缘,他用实际行动向我们证明,即使是渺小的人类(虽说克娄不能算是人类),也能够战胜看似永远无法击垮的神明。而正是这样一个在克苏鲁神话背景下具有极强正义感同时又十分正面的英雄角色,才能完美的适合于钢屋JIN所寻求的男主角,甚至用“非他不可”来形容克娄也不为过,克娄也正适合出现于这部“十分另类”的克苏鲁神话背景下的赞美人类的英雄赞歌之中,钢屋JIN无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最后,笔者其实不是很推荐诸位阅读目前已有的泰特斯·克娄系列译本,克娄系列译本的阅读门槛不低,不但由于早期翻译的问题导致整个系列极其难啃,各种克苏鲁神话中的名词的古怪译法也需要使了解不是很深的读者花费不少时间琢磨,理解对应的词汇指代的是什么,文中出现的一些其他作者故事中的剧情也更要求读者阅读过HPL,德雷斯等作家笔下的故事以方便了解剧情,甚至包括拉姆利自己笔下的故事,且现有的译本中有漏译的嫌疑,比如《泰特斯·克娄的转变》这部小说的原文中有基金会核弹炸女儿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被毁的情节,但笔者在翻阅了两遍现有的《泰特斯·克娄的转变》译本中并未发现有这部分的桥段,我想应该不会是笔者看漏的缘故。尽管如此,现有的克娄系列译本作为国内最早的克苏鲁神话作品译本而言仍具有收藏价值,并且想要具体了解克娄系列的全部剧情的话还是比较建议读者尝试着阅读。

END.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