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able Version of Topic

Click here to view this topic in its original format

The Ring of Wonder _ Conan 『柯南』 _ [柯南时代国度背景介绍]西梅利亚Cimmeria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5:59

西梅利亚Cimmeria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那遥远的地方。
我已经忘记了人们是如何称呼我的名字。
斧头和燧石的长矛就像一场幻梦,
狩猎和战争宛如影子。
我只记得那片阴暗的土地上的寂静;
那永远堆积在山间的阴云,
那永恒森林的朦胧。
西梅利亚,黑暗与黑夜之地。

——罗伯特·E·霍华德《西梅利亚》

从来没有比这更阴暗的土地——所有的山丘,覆盖着茂密的树木,天空几乎总是阴郁暗淡,而风则在山谷间凄厉可怕地呼啸。
——《剑上的凤凰》


虽然柯南是西梅利亚(Cimmeria)最伟大的儿子,但罗伯特·E·霍华德实际上并没有写任何以西梅利亚为背景的故事。然而,柯南对他的本土文化有很多暗示。西梅利亚是一个由森林覆盖的山丘和高耸的山脉组成的荒凉国度。积雨云常年盘旋在黑暗的山丘上,它带来刺人的雨水、光滑的雨夹雪和冰冻的雪花。一座座又一座的阴暗的山脉在四面八方起伏,森林里布满了奇怪而昏暗的树木,即使在白天,它们也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一种骇人的、险恶的景色。而晚上的景色则更可怕,足以使一个文明人吓得到达神志崩溃的边缘。西梅利亚郁郁葱葱的森林里住着超过一百万黑发、阴郁的野蛮人,尽管从来没有任何人进行过人口统计。起源于古代亚特兰蒂斯人,这个苦闷压抑的国度的凶猛野蛮人是会杀死更为柔弱之人的冷酷幸存者。

西梅利安人高大有力,黑鬃毛下的眼睛闪着蓝色或灰色的光芒。西梅利安人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凶猛和野蛮的民族之一,而在遥远的南方,许多人认为他们几乎是神话传说。阿奎罗尼亚人过去鄙视他们,认为他们是粗野的村民,地位很小。维纳留姆战役(battle of Venarium)证明了阿奎罗尼亚人是错误的,因为西梅利安人联合起来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杀死了堡垒里所有的阿奎罗尼亚人,除了一个叫盖埃里克(Gaeric)的冈德人(Gunderman)和一个名叫塔梅拉(Tamera)的阿奎罗尼亚女孩——她是维纳留姆的指挥官米特里乌斯(Metrius)的女儿——以外,无一生还。盖埃里克现在是冈德兰郡拉曼伯爵(Count of Raman)。

西梅利安人的歌曲往往是阴沉的挽歌,灵感来自于他们黑暗的情绪和周围的灰色土地。西梅利安人也不会向任何神寻求帮助。他们是一个有传统、习俗和荣誉的务实的民族。西梅利安人是严肃的人,他们不吹嘘胜利,这会被认为是骄傲和粗鲁,是一种被迫证明自己的邀请。与华纳人(Vanir)阿萨人(Æsir)不同的是,西梅利安人不会以喧闹的方式举行盛宴,喝醉后也不会进行“友好”的争吵。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准备打架,那他一定会杀人。

西梅利安人不尊重软弱和文明的温柔,他们不尊重的东西,只要不去管它,他们就会杀了它。即使是西梅利安妇女也显示出这种野蛮的力量,她们在战斗中与男人并肩作战。西梅利安人是根据氏族和部落组织起来的,不建造城市。柯南是西梅利亚西北部雪鹰部落(Snow-hawk tribe)的一员。他的父亲是这个部落的铁匠,但他的祖父是一个南方氏族的成员。柯南的祖父也是一个流浪者,他经常袭掠西伯莱民族。罗伯特·E·霍华德推测,柯南的祖父可能向柯南讲述了西伯莱民族的故事,激起了这位年轻的西梅利安人自己旅行的欲望。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00

西梅利亚-西梅利安人的土地
柯南的出生地西梅利亚是一片阴沉的土地,“所有的山丘,覆盖着茂密的树木,天空几乎总是阴郁暗淡,而风则在山谷间凄厉可怕地呼啸”。

这些人生活在西梅利亚,一片树木繁茂和苔原寒冷的土地。冰冷的山脉,从山谷中悲伤地呼啸而下的寒风,阴沉暗淡的天空,这些都是西梅利亚地理的一部分。西梅利亚是一个属于野蛮部落的古老王国,位于阿奎罗尼亚北部,与之分离的是一个狭窄的地区,被称为柏森尼亚边界(Bossonian Marches)。皮克特荒野(Pictish Wilderness)位于西梅利亚的西部。从北部的华纳海姆(Vanaheim)和阿斯加德(Asgard)起,崎岖的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如同城墙一般围绕着这个国度。

在政治上,西梅利亚被那些想杀死或征服土著部落的人包围着。自亚特兰蒂斯时代以来,这些古老而自豪的氏族就在西梅利亚的山麓繁衍生息。荒芜的地形早已被阿萨族(Vanir)战士、皮克特入侵者、华纳族(Æsir/Aesir)掠夺者、海珀波瑞亚(Hyperborea)的古纳基人(Gurnakhi)和来自伯德王国的愚蠢的潜在征服者的鲜血所软化。然而,没有人可能声称控制了这些无法征服的人或他们每天都在为生存而挣扎的土地。西梅利亚是一个有着部族战争和紧密联系的家庭的残酷之地,在那里力量或狡诈是生存的关键。

这是一片充满了危险部落和可怕的掠食者的土地,在这里,在这些野蛮的山丘上可以找到的大部分生命都是为了从另一个山丘上夺走生命而存在的。狼、山猫和熊等动物在寒冷的苔原或广阔的林地里巡逻,它们甚至能够杀死整个狩猎队,而这些狩猎队对它们的野蛮行为却毫无准备。在劈啪作响的篝火周围,人们讲述了可怕的野兽和黑暗传说在冰冷的荒野中等待愚蠢旅行者的故事,其中许多故事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是真实的。在西梅利亚,如果天气或地形不适合你,很可能会有其他原因。生活在严酷的北方需要一定程度的宿命论,接受自己在风景中的位置。

有许多流浪汉和不法分子在西梅利亚荒野上游荡。在西梅利亚,如果一个人不想被发现,这样的事情很容易。

在西梅利亚,如果幸运的话,当一个人出生时,他们的母亲通过分娩而活下来,婴儿将在第一年存活下来。作为一个孩子,他们在学习自然规律和祖国的现实的同时自由漫游。在北方,生命是短暂的,住在这一地区的人都很熟悉死亡。从出生到死亡,西梅利安人都在斗争。什么都不容易,他们从不放弃。然而,西梅利安人并不傲慢。他们认识到自己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的地位,比他们自己大得多。

只有强壮的人才会在这里谋生,通常都是指字面意义上的强壮。地形很艰险困难,但还是有许多人不见地形不死心。埃格洛菲安山脉引诱冒险者进入他们冰冻的高地,考验他们对抗嗜血的食人族和传说中的生物的勇气。毫无疑问的是,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认为自己手臂强壮、刀锋敏捷的外国人会来到西梅利亚的原因。

正是这片土地孕育了伟大而著名的柯南,他的旅行和冒险一直是整个西伯莱世界传奇般的路线图。他的许多功绩在他的祖国回响,号召着其他部族成员模仿他那危险而刺激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这片土地的严酷,使柯南变得和他自己一样坚强。

克罗姆(Crom)的土地西梅利亚也许并不安宁、令人愉快,也不容易幸存下来,但它使一个强悍的民族变得更加强悍,并将愚蠢的人早早地送入坟墓。这是一个让弱者低头并昭示强者的艰难之地。南部边界的氏族中有一句话:“你们来到西梅利亚前,要与你们的神明和好,因为在这里找不到神。”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03

西梅利安人简述
柯南低沉的笑声像铁环一样无情。”你这个傻瓜!”他几乎是小声说,“我想你以前从没见过北方人。你认为自己强壮是因为你能把文明人的头扭下来吗?那些肌肉像烂绳子一样的可怜的弱者?该死!在你声称自己强壮之前,先折断一头野生西梅利亚公牛的脖子。在我还没成年之前,我就这样做了。”他用一把凶猛的扳手扭了扭巴尔·普托(Baal-pteor)的头,直到那张可怕的脸从左肩上垂下来,脊椎骨像一根腐烂的树枝一样折断。

——罗伯特·E·霍华德《赞博拉之影(Shadows in Zamboula)》

柯南时代的西梅利安人显然仍然是一种狩猎和采集文化,生活在温暖潮湿森林深处的村庄里。

西梅利亚是一个永恒阴沉的土地,“所有的山丘,覆盖着茂密的树木,天空几乎总是阴郁暗淡,而风则在山谷间凄厉可怕地呼啸”,它的居民不应郁郁寡欢,承担其灰色天空的阴霾。这些人是失落的亚特兰蒂斯人的直系后裔。他们高大有力,深色头发,蓝色或灰色的眼睛。他们生活在一个孤立的小部落里,这些部落放牛,收割庄稼,互相袭击,寻找牛群或妻子。

众所周知,西梅利安人是一个阴郁的民族,以其深沉的阴郁而闻名,但也因其巨大的愤怒而使旁人恐惧。他们像大多数野蛮人一样生活在由他们中最强大的人统治的小部落里。他们是一个直率、直接的人,他们尊重力量和自力更生,却贬低软弱或懦弱。

虽然他们知道铁匠的手艺(柯南的父亲是铁匠),但他们似乎仍有一个近乎石器时代的社会,正如柯南自己所说:“我看到自己穿着豹皮缠腰布,向山兽投掷长矛。”

西梅利安人是一个由他们土地非常恶劣的条件所造就的民族。霍华德经常提到西梅利安人民的顽强和军事实力,以及他们许多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能。他们可以爬上看似不可攀登的悬崖,轻松地追踪人类或动物,跟踪猎物而不发出声音,尽管他们身材高大。

西梅利安人行动迅速,脚步敏捷,在岩石和崎岖不平的沼泽地上行动敏捷。这项技能的一部分是由于许多西梅利安人的童年是在这片土地上度过的。岩石构造和地形告诉他们路径、捷径以及有利位置。从一个孩子学会走路起,西梅利亚的荒野就为他们敞开了大门。即使是五岁的孩子,也能抵御天气和海拔高度,能够读懂风和天空中即将来临的风暴,并找到庇护所或食物。

在西梅里亚寒冷的山丘上生活是艰苦的,岩石和土壤放弃了只有微薄的生活,只有不断的劳作。一代又一代的西梅利安人工作并把自己早早带进坟墓里,留给他们的孩子们一份第二天工作的任务清单。千年将过去,西梅利人仍将锤炼铁器,西梅利安女人仍将留心烹饪和纺纱。

西梅利安战士的典型外貌是一个5尺8寸(172cm)-5尺10寸(177cm),黑头发,青铜色皮肤,蓝眼睛或灰眼睛,赤裸着胸膛,手持钢盾和战斧的山民。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05

西梅利安人的历史
在最西端的西伯莱王国——阿奎罗尼亚的北部,是一群凶残的野蛮人,未被入侵者所征服,但由于与他们的接触而迅速发展;他们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后裔,现在比他们的老敌人皮克特人进步得更快,后者居住在阿奎罗尼亚以西的荒野上。

——罗伯特·E·霍华德《西伯莱时代(The Hyborian Age)》

西梅利安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图瑞安时代(Thurian Age)。西梅利安人是亚特兰蒂斯殖民者的后代。

在大灾难之前,亚特兰蒂斯在大陆建立了殖民地。当大灾难淹没了亚特兰蒂斯,摧毁了大部分的图瑞安文明,亚特兰蒂斯殖民的大陆逃脱了破坏。他们生活在图瑞安大陆上,被类人猿和猿人围困。因此,亚特兰蒂斯人不得不为生存而努力奋战。钢铁武器和冶金学的秘密已被他们丢失了。然而,他们很快演变成一个熟练的石匠部落,保留了他们的艺术遗产。

亚特兰蒂斯人很快就遇到了野蛮残忍的皮克特部落,与这股强大力量的长期战斗摧毁了他们的文明。最后,少数幸存者被迫变得和他们的敌人一样野蛮。亚特兰蒂斯人,在这一时间点上衰退到石器时代的程度,最终他们发现自己陷入了与一个皮克特殖民地幸存者的存续多代的战争。五百年来,这两个种族一直在战斗,而不是学习推进他们的文明。这场旷日持久的冲突导致亚特兰蒂斯人进一步退化为只不过是猿人而已。皮克特人有优势,因为他们人数众多,由强大的国王领导,而亚特兰蒂斯人被分成不同的氏族。慢慢地,无情地,这两种文化互相摧毁。随后,一场较小的灾难进一步使这两个种族在进化的道路上倒退。

在小灾难发生一千年后,亚特兰蒂斯人的后代只不过比猿人稍好。他们的人民不再有语言能力,甚至不知道火和工具的基本知识。他们居住在西北部,那里山峦茂密,可能一直延伸到海洋。不过,皮克特人的表现更好,仍然保留着他们的名字和一种基本语言。他们住在西南部。

又过了五个世纪,亚特兰蒂斯人终于取得了进步。完全不知道他们的传统,失去了他们的历史,猿人正在慢慢地成为人类。又过了一千年,亚特兰蒂斯的后代创造了一个原始社会。在接下来的五百年里,这个人类种族称自己为西梅利安人。他们在接触了阿刻戎人(Acheronians),后来又接触了西伯莱人(Hyborians)之后,开始大步进。西梅利安人重新获得了钢铁的技艺,发展了他们的大部分文化。皮克特人已经把他们从海边推到了阿奎罗尼亚北部地区。

下一个五百年的时代把西梅利安人初次了解了华纳人和阿萨人,他们从北方席卷而来,占领了埃格洛菲安山脉之上的土地。在所有这些时代,尽管与皮克特人、海珀波瑞安人、诺德海姆人、阿刻戎人和其他种族发生了冲突,但西梅利安人保持了他们的血统纯洁,只在自己的部落内通婚。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07

西梅利安人的性别角色
男人
当没有打猎和战斗的时候,西梅利安男人就可以过着平凡的家族生活,完成一些普通的任务,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抱怨。因此,尽管西梅利安男人的性格和外表都很粗犷,但在家务劳动方面,他们还是相当能干的。所有优秀的西梅利安男人都能照顾自己和任何家属,做饭、清洁、缝纫等等。当然,这种平凡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荣誉;真正的荣誉和威武是在狩猎和战斗中发现的,但西梅利安男人很少蔑视世俗活动为“女人的工作”。相反,他们只是继续默默工作。
女人
西梅利亚是一个以男性为主要力量的土地;然而,在西伯莱的土地上,女性受到尊重和对待的自由度远远高于女性。当女人被期望照顾家庭和孩子的时候,一个意志坚强的西梅利安女人很容易打破这种模式,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战士,甚至可以成为氏族首领。一个不知名的女战士或酋长在遇到其他西梅利安人时很可能会受到轻蔑的对待,但那些名声显赫的人很可能会受到近乎迷信的敬畏,并比处于其地位的男性获得更多的尊重。这些罕见的女性领导者的名声通过故事传播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游戏大师(Games Master)的判断下,一个女性领导者在一次行动中获得的声誉点数可能是男性的两倍。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08

西梅利安人的服装
大多数西梅利人穿着朴素的服装,为了御寒,他们选择穿缠腰布或带有厚毛皮的短裙。他们的头发往往是自然生长并且很长,可能被一个金属头环或生皮皮带限制。

西梅利安人用亚麻或羊毛做衣服。西梅利安男人穿莱恩(léine)搭配布雷奇(braecci)(长裤)或特雷斯(Trews)。

莱恩(léines)是一件藏红色的亚麻衬衫,男式的到膝盖以下,女式的到脚踝以下。如果搭配长裤或短裤,莱纳会垂在大腿中部。

特雷斯(Trews)是一种羊毛长裤,穿在腿上,从脚踝到小腿中部的背部有纽扣。西梅利安人通常系上腰带,以支撑他们的布雷奇或特雷斯并环绕莱恩。个人物品装在固定于腰带处的袋子里。鞋子或靴子像斗篷一样穿。西梅利安人也穿羊毛伊纳斯(woolen inars),夹克搭配一种有褶的短裙(pleated skirt)。

女性上半身穿束腰外衣/短袍(tunics),也穿带有袖子的连身长裙。她们穿着厚重的衣服,被南方文明程度更高的种族描述为丑陋。

她们也穿佩普卢姆(peplum),一种有袖子的筒状连衣裙。裙子和腰带都穿过腰部。住存放个人物品的袋子被固定于腰带上。再加上鞋子和斗篷就是这套服装的全部。

西梅利人不喜欢华丽和炫耀。一般来说,男人和女人穿的衣服都是简单的紧身短上衣/短袍(tunics)或粗羊毛和亚麻的背心,配上由矿物或蔬菜制成的天然染料染色的方格呢裙。这是每天穿的衣服,以防止似乎连续不断的雨天和寒冷的夜晚。当西梅利安人穿鞋时(但通常不穿——许多西梅利安人赤脚),他们穿是一双简单的皮凉鞋,系在脚踝和小腿上。

每一个氏族都采用特定的颜色,这些颜色在织成短褶裙、束腰外衣或裤子的图案中显示出来。这些颜色通常是格子或粗格子;规则的几何图案,编织简单,但复杂到足以促进氏族认同。

在寒冷的天气里,斗篷是很常见的;要么是羊毛的,绵羊的,山羊的,或者偶尔是皮革的。西梅利安人还穿着一种叫做曼特尔(mantle)的长方形羊毛斗篷。斗篷越长,西梅利安人在他的人民中就越富裕,地位也越高。大多数斗篷的边缘都有流苏。

男女都留长发。除了作战用的头盔,帽子和其他形式的头饰,在西梅利安人中极为罕见,尽管如果需要在恶劣天气中长途旅行,斗篷上可能会缝上一个兜帽。西梅利安人通常认为戴头饰是一种伪装,因为它遮住眼睛或遮住头发。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为自己是西梅利安人而自豪;对他们来说,伪装或企图伪装,都是懦夫和小偷的行为。

然而,当涉及到狩猎和战争时,服装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柔软皮革制成的腰带,有时还配以皮革短上衣(leather jerkins),取代了羊毛衬衫和短裙。这样的装束在野外很容易被绊住,虽然它能御寒,但在穿越森林和荆棘,或穿越荒凉的荒原时,西梅利安人宁愿发抖也不愿受到阻碍。

在战斗中,那些有盔甲的西梅利人,要么是从被杀的敌人身上取下来的,要么是父亲或部族长辈的礼物,要么是买来的(虽然这很少见),穿戴上盔甲,尤其是头盔。西梅利安人虽然为自己在战斗中的英勇而自豪,并渴望展示自己的力量和坚韧,但他们不是傻瓜,他们重视良好的、坚实的保护。许多外人认为所有的西梅利人都是近乎赤裸的野蛮人,除了一条腰带和战争伤疤外,他们都是裸奔的,但这是一个罕见的景象。西梅利安人的战团穿任何他们能穿的盔甲,那些选择半裸的人(就像柯南本人在很多场合所做的那样)通常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最常见的是他们买不起盔甲,或者想最大限度地提高速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1

食物和饮料
西梅利亚是一个生存之地,大部分由猎人和采集者居住。他们掠夺他们自己无法生产的东西,而不倾向于国际贸易。他们的食物是通过打猎而来的,但西梅利安人也对伯德王国或阿奎罗尼亚进行掠夺,如柏森边界。在靠近诺德海姆国家的西梅利亚北部也有掠夺行动。因为这个原因,没有文明王国的商队选择进入西梅利亚。

西梅利安人首先是狩猎采集者。少量的耕作是以维持生计为基础的。一个氏族的绝大多数食物都是在野外猎取而非饲养的,或者是从荒野、山谷和森林中采集而非种植的。

肉是非常珍贵的。鹿、麋鹿、野猪、山羊、兔子、野禽、鸽子和野牛等动物是生存所必需的。西梅利安人会吃任何他们能捕获或跟踪的东西,并且几乎对动物的每一部分都有用处。最珍贵的肉类是鹿和野猪。两者都需要潜行、技巧和狡猾才能被成功猎杀。此外,它们的皮、鹿角和獠牙因各种各样的工艺品而受到珍视。

狩猎每周都有一个完整的狩猎队,包括男人和女人,花一到两天的时间在领土上检查陷阱,跟踪狩猎轨迹,并把猎物打倒。这种长时间的狩猎为整个部族带来了肉:鹿、野猪和兔子是最常见的猎物。猎人使用套索陷阱、陷阱、投掷斧、长矛和其他工具进行狩猎。

每周的食物供应以个人狩猎探险作为额外的补充,以较小的猎物为目标,猎物不会要求与氏族其他成员分享。烹饪很简单:带骨的做烤肉,剩下的用来做肉汤。任何捕获猎物的一部分都会被腌制晾晒,以备在冬季狩猎稀少的时候食用,而西梅利安人则是这类肉类保存技术的专家。

蔬菜和草本植物在西梅利安人的饮食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在议事日程上并不重要。任何季节性的东西都会在野外采集:荨麻、野生大蒜、浆果、坚果、根和食用菌。

小麦和大麦等谷类作物是在那些土地肥沃、足以支持成功收成的地区种植的。然而,谷物绝非普遍存在,面包也不是西梅利安人的主食。

农业方法本质上是简单化的。西梅利安人还没有开发出能优化土壤肥力的作物轮作制,而且由于西梅利亚那潮湿、恶劣的气候和有限的日照,许多作物容易发生疾病或枯萎病。庄稼完全歉收被认为是有可能的,而不是一个可以避免的灾难,因此氏族们很小心地确保他们的狩猎范围足够大,以支持整个社区,因为他们知道西梅利亚的自然条件总是严酷的。

当狩猎结果不理想以及食物匮乏时,氏族就会转而袭击其他氏族;通常是那些愚蠢到足以维持大量值得冒险的牲畜的氏族。狩猎队将他们的技能转化为侦察一个敌对氏族的领地,估量牲畜的大小,了解防御措施,然后利用夜晚和恶劣天气的掩护,潜入大院,尽可能多地带走肉类。

很自然地,任何有牲畜的部落都能理解这些攻击,并使用他们自己的战团来防御袭击者。关于牲畜的冲突是一场激烈的斗争,既是解决领土或其他争端的一种方式,也是获取和保护粮食的一种方式。一个掠夺氏族可能会伪装自己的身份,穿上另一个氏族的衣服或表现得像另一个氏族,以尽量减少突袭后可能发生的报应,因为仇恨会发展、溃烂,并蔓延到长期的流血冲突中。

袭掠通常是一个年轻的西梅利安战士将经历的第一次战斗。袭掠被认为是所有新战士训练和启动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年轻人在危险条件下证明自己的机会,但还不如一场全面的战斗。头脑发热的战士,渴望证明他们的勇气,因此是许多掠夺的核心,并从防守方那里收到他们的第一个战斗伤疤。特别野心勃勃,凶猛,成功的掠夺像任何重大战役一样受到被尊敬和赞颂,那些与众不同的人(特别是年轻的,新出生的战士)因他们的行为而受到崇拜。

因此,袭掠季节是一个热切期待的时间,因为它缓解了寒冷、黑暗和漫长的西梅利安的冬季的一些严峻单调。

与华纳人和阿萨人不同的是,西梅利安人从不大声喧哗地大餐,而且他们喝醉后也不进行“友好的”争吵。然而,当一位著名的村民在未知的几天后结束长途旅行回来时,他们会在庆祝活动中吃喝。这种庆祝活动发生在村中最大的一座建筑——议会小屋里,虽然他们没有音乐和舞蹈,但他们的故事交流非常丰富。即使在食物匮乏的时候,西梅利安人也会有机会为这些寒冷灰暗的月份带来一些色彩和温暖。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2

贸易与经济
西梅利亚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地方,大部分人是猎人和采集者。他们袭掠获得自己无法生产的东西,也不需要考虑国际贸易。出于这个原因,几乎没有任何来自文明土地的商队进入西梅利亚。但西梅利安人确实从事内部贸易,通常是木材、锡、铁和铜。财富是用牛来衡量的。

大多数氏族生产他们内部所需的一切东西,但有时,贸易是必要的,无论是与邻居或更远的地方。

西梅利安人缺乏商人阶层,所以大多数贸易探险都是由战士们进行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解释自己想要什么,没有准备好谈判,并认为拒绝贸易是一种侮辱。作为可交易的商品,人们特别感兴趣的是肉类(新鲜和腌制的)、金属、武器和盔甲。由于缺乏自己的货币,西梅利安人准备将部族拥有的任何财富作为其部族财产进行交易。硬币,当一个氏族拥有时,总是很值钱的,尤其是它是金子和银子的时候,但是通常氏族必须处理任何手上拥有的东西。

贸易考察往往是紧张的事务,因为西梅利安人缺乏识别达成最佳交易所必需的沟通的细微差别的能力。此外,在附近的氏族中的交易意味着市场是有限的,因此氏族必须更远的范围,把他们带到陌生的地区,那里的敌对几率远高于不那么可靠或者完全不存在氏族关系。

因此,贸易并不是西梅利安人喜欢的活动,因为它违背了通过展示实力来获取所需的东西的本能。来自西梅利亚之外的商人们,立刻就会被西梅利安人羡慕和怀疑。西梅利安人羡慕那些通过能说会道和巧妙的谈判,以最少的花费就能获得一笔极好的交易的人;然而他们对商业技巧却非常怀疑,甚至轻视。

巧妙的谈判是从撒谎中走出来的一步,而撒谎不符合西梅利安人的特点。很少有商人能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意思;许多商人为了以最低的价格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遗余力地追求真理。但是他们的方法,虽然常常被人鄙视,但有时对西梅利安人来说是有价值的,因此,在奇怪的情况下,外国商人可能会冒险进入西梅利亚黑暗的山谷和荒凉领土,氏族准备雇用他们作为谈判人员(或出于同样的目的绑架他们,如果一项贸易协议成功,则承诺自由;如果没有,那就死亡)。

她的嘴唇扭曲着,露出苦笑。“是啊,文明人有时把孩子当奴隶卖给野蛮人。他们称你们的种族为野蛮人,西梅利亚的柯南。“我们不卖我们的孩子,”他咆哮着,下巴好斗地突出。

——罗伯特·E·霍华德《月光下的阴影(Shadows in the Moonlight)》

西梅利安人也不蓄养奴隶,也不将他的人民卖身为奴。他们认为奴隶是软弱的,否则他就不会是奴隶。由于这个原因,西梅利安人不能成为好奴隶,所以奴隶主通常会尽量避开西梅利亚。一个成年的西梅利安人宁愿死也不愿屈从于奴隶制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4

财产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对财产有一种矛盾的态度,只需要他们从事工作的工具(主要是武器)、居住的地方和保暖的衣服。许多西梅利安人只拥有他们所穿的衣服和可以携带的东西,把所有其他不必要的东西都看作是多余的行李。但西梅利安人确实欣赏和钦佩质量和技艺;他们也了解贵金属的价值,无论是用于贸易还是用于制造具有突出价值的物品。
一个典型的西梅利安氏族成员可以拥有以下一系列财产:

·狩猎矛
·弓和箭
·阔剑(通常是从他父亲那里传下来的,或是从一个倒下的敌人那里夺来的)
·一把匕首或宽刃小刀
·日常穿着 (见上面的服装)
·作战装备(几件盔甲、头盔或帽子)
·缠腰带/缠腰布(Loincloth)
·皮制凉鞋
·斗篷和骨头胸针或扣子
·打猎工具(套绳陷阱、骨头或鹿角鱼钩、钓鱼线)
·燧石、钢和引火物;
·酒/水袋
·一些珠宝——一个领圈,一些由战败敌人的矛尖制成的战士戒指,也许还有一条项链
·附加物品取决于地位、经验等,但大多数西梅利安战士认为以上是必需品。

财产类型
西梅利安氏族的财产分为三种类型。

个人财产——由个人猎取、制造、购买或交易的财产(见上表)。此类财产是个人的正当权利,把它夺走是一种盗窃行为,不管一个氏族会对盗窃会实施何种律法,总之,他们都将受到惩罚。

公共财产——属于氏族的财产,由酋长及其议会代表氏族管理。这基本上是土地和领土,但也延伸到众所周知的象征着氏族及其遗产的宝藏和物品;它还包括其他氏族的特殊礼物,无论这些形式采取。因此,公共财产体现了氏族的财富、遗产和地位。

氏族首领(酋长)的财产——是第三种财产;这是氏族首领拥有的财产,氏族首领可以自由地将其作为对其他氏族成员作为奖励,或是对其他氏族表达感激或者结盟。使者来到一个氏族时,他们通常会带上两份礼物,一件给氏族,一件给酋长。给氏族的礼物变成了公共财产,而给酋长的礼物成为了氏族首领的财产,可以被他用任意方式决定如何使用。

关于个人财产的法律
盗窃在氏族中被认为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

相互信任和尊重在氏族生活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以至于从另一个氏族族成员那里偷窃被认为是对信任的严重破坏。如果从其他氏族成员那里偷东西被抓住,偷盗者至少会失去左手。如果被偷的物品特别值钱,或者是氏族或酋长的财产,他可能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支付,在这种情况下,酋长总是被要求做出最后的决定。

即使偷盗者失去了一只手,他也会被逐出氏族,而且,带着犯罪的痕迹,很难在另一个社区获得庇护。
盗窃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唯一情况是:

※掠夺战败敌人的尸体。西梅利安人的传统总是赋予胜者获得战利品的权利

※在一个氏族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在一次批准的袭掠中夺取牲畜

※如果当地居民提出抵抗,就把一个在战斗中被打败的村庄洗劫一空。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氏族财产和酋长财产才应该被掠夺;个人财产,除了武器和盔甲,不应该受影响。

在解决两个氏族成员之间的纠纷时,族长可以没收个人财产作为对犯罪方的惩罚,但这种情况往往很少发生。大多数争端往往是通过荣誉考验,以某种形式的挑战来解决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5

西梅利安政府
西梅利安人从未建立过政府。他们的土地被分成若干半游牧部落,最显著的是分成南北两支。然而,当西梅利亚的一部分人流血时,所有的氏族和部落都会认为被伤害。

西梅利安人在氏族或部落层面上实行自治。他们的政府是由一个部族首领(酋长)组成的,由跟随他的人民意见一致而掌权。一个西梅利安酋长必须有(或被认为有)勇气、诚实、正直、忠诚和物理上的勇猛。任何地区的损失,都很可能导致旧酋长被人民抛弃,新酋长也随之而来。氏族的健康与酋长的健康是一致的,因此如果酋长受伤或生病,他应该下台。通常有一个方面的世袭头衔,但这不是命中注定的。部族首领不是独裁者,他们至少要听取部族受尊敬的成员的意见,然后才能让部族采取行动。更常见的是,部族首领的决定准确地反映了人民的意愿,否则他就有被废黜甚至被抛弃的危险。
纠纷由亲属处理。如果争端被提交酋长裁决,酋长通常会让作恶者的整个家庭对任何罚款、赔偿或其他惩罚。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7

社会地位
家庭和部落是西梅利安人的基本政治单位。一个部落(tribe)由几个部族(clans)或家族(families)组成。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氏族族长(clan chief)。部落由部落首领(tribal chief)统治。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勇士精英(warrior elites),酋长通常都是从这些勇士中挑选出来的。最合适的战士往往是被选中的人,而不是出身最接近的人。西梅利安人有一类圣贤(oracles)和制造武器和珠宝的熟练工匠。柯南的父亲是这个以上的类型的。在西梅利亚,其他人都是农民、渔民、猎人、捕猎者和小工匠。

从技术上讲,从上到下的优先顺序是:部落首领(tribal chieftain)、氏族族长(clan chieftain)、勇士精英(warrior elite)、圣贤(oracle)、工匠(craftsman)、盲眼吟游诗人(blind bard)、平民(农民、捕猎者和渔民)。

社会流动性
进出西梅利安社会阶层是相当容易的,因为这些阶层大部分是基于能力,而不是出生。西梅利安人不倾向于建立国家,也很少有“至高王(high-king)”崛起以团结部落。然而,归根结底,社会地位是一个尊重和荣誉的问题。一个人不是天生的酋长或国王;这些荣誉是别人获得和授予的荣誉,可能会被人民的意志所剥夺。在西梅利亚,人们的评判标准是他们的性格,而不是他们的家系和/或血统。例如,柯南是一个工匠家系,但一旦他开始表现出他对战斗的极端天赋,他就会被加入到勇士精英中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19

勇士文化
“阿奎罗尼亚北部,最西部的西伯莱王国,是西梅利安人,凶残的野蛮人,从未被侵略者征服,但由于与他们的接触而迅速发展;他们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后代,现在比居住在阿奎罗尼亚西部荒野中的老敌人皮克特人进步更为稳定。”

——西伯莱时代

西梅利安人以他们的力量和凶猛闻名于整个西方世界,他们是野蛮部落的人,战争是他们唯一已知的生活方式。

西梅利安人主要是狩猎和采集,他们也是袭击者和掠夺者,向南进入西伯莱国家,向西进入皮克特人的土地,向东进入伯德王国,甚至向北进入阿萨人或华纳人的寒冷王国。西梅利安人也在他们之间进行突袭,与血仇(blood-feuds)作斗争,偷牛或老婆。为西梅利安而战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男人的标志。当一场战斗加入时,西梅利安人尖叫着发出一声奇怪的战斗呐喊,一种可怕的声音将恐惧击打到西梅利安之敌人柔软的心上。西梅利安的女人,不像东部土地上的女子,她们用娴熟的手法使用致命的刀刃。

“西伯莱人的女人们不像西梅利安女人那样战斗,柯南!”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

西梅利安人的心态也适应了战争。西梅利安人把截肢看作是一个小伤口,只要肢体还剩,他们活着就是等待为了战争刀在透明沉睡时亲吻他们喉咙,它教会了西梅利安人不要睡得深沉。他们不会交出武器,从一个西梅利安战士手中强行夺下一把剑是非常不明智的。

西梅利安人不像辛格拉的剑术大师或遥远的契泰的武术家那样练习剑术,而是在无数战场上用血汗换来的丰富经验进行战斗,在这些战场上,生存与其说是技术技能问题,不如说是强烈的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意志。就连孩子们也绝不会做拿起棍子假装打架的事情。战斗是西梅利安人民的一项严肃的事业。除非一个人愿意为自己的生命而战,否则他不会成为西梅利安人的敌人,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开始战斗,他就会杀死对手。

这种态度使西梅利安人彼此有礼貌,尽管他们在这种礼貌上丝毫不失直率。霍华德在《大象之塔(The Tower of the Elephant)》中写道:“文明人比野蛮人更不礼貌,因为他们知道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只要没被劈开脑袋,他们就可以继续无礼下去。”粗鲁是一种邀请,以一种快速的战斗方式,死在西梅利安人手中。当然,很少有西梅利安人害怕死亡。

虽然西梅利安人乐意掠夺他们在战斗中杀死的人,但他们不是窃贼,没有人在西梅利亚生活时从氏族中偷窃,特别是他们自己氏族的。这种偷窃行为被认为是懦弱和不诚实。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不能通过为之而战来赢得他想要的东西,那么西梅利安人就会郑重放弃。

西梅利安人对战争的一些奇怪特性有自己的说法,比如他们的战斗平静:当战斗进行时,似乎时间对战士来说是静止的,但对外部观察者来说,战斗是短暂而血腥的。

西梅利安人不尊重软弱或文明的温柔,对于他们不尊重的东西,他们只要杀了,就不去会去管。即使是西美利女人也显示出这种野蛮的力量,在战斗中与男人并肩作战。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21

西梅利安勇士们
“一千年前,人们用刀剑作战,一千年后,也将如此。”

——卡纳西的柯南Conan of Canach

武器制造是一门在西梅利亚投入了大量精力的手艺。人们使用铁武器,并从南方的高等文化中借用了其他元素。到目前为止,剑(sword)是西梅利安人的首选武器。他们自己制作阔剑(broadswords),从其他文化的人手中掠夺。长矛(spear)紧随其后,是西梅利安人的第二优先选,供那些买不起或掠夺不起剑的人使用。西梅利安人不喜欢弓;当西梅利安人战斗时,应当像战士一样面对面地战斗,而不是安全地站在远处。不过,他们确实用弓打猎。武器很值钱,通常用漂亮的图案装饰,如动物或结的图案。西梅利安人在童年过后不会手无寸铁,通常会挥舞长矛、匕首或重直剑。
一些西梅利安人组成兄弟团(bands of brothers)来完善他们的战斗技能。这是秘密社团的一种原始形式。这些兄弟团并不能取代对氏族和亲属的需要;通常一个西梅利安的兄弟团占据了这三个忠诚中的第二个。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不穿盔甲,但有些氏族在战斗中使用圆盾。盔甲通常被认为是懦弱的,尽管一些更实际的西梅利安人已经知道忽略了这种态度。

西梅利安人以其野性的野性和身体上的力量而闻名于世,被誉为强大的对手。西梅利亚的土壤在敌人的血液中得到了充分的浇灌。西梅利安人保卫自己的家园,抵抗阿萨人、华纳人、皮克特人,以及与伯德王国或其他国家(通常是阿奎罗尼亚)的边界争端。在另一些情况下,甚至还有氏族纷争,通常以休战或整个氏族被消灭而告终。西梅利安人总是对皮克特人发起进攻。西梅利亚的袭掠总是发生的,男人们在战斗,女人们在等待准备食物,修补皮甲,治愈伤口。必要时,他们甚至会杀死敌人。由于马是稀有的,西梅利安人步行作战。他们的战术可能与古罗马时代的高卢人相似,只是更加凶猛。这是西梅利安人在户外作战的方式,而不是躲在墙后和堡垒里。

男性儿童在七岁开始接受长辈的教诲,并且预计在15岁左右适合进行袭掠和战争。他们受过良好的战斗艺术训练,是伪造的大师,有剑、斧或矛的技能。西梅利安钢因其锋利的边缘和耐久性而备受推崇。事实上,西梅利安剑被认为可以砍断其他国家的剑(当然,如果剑是由西梅利安人使用的话)。西梅利安人相信男人的剑,一把真正的剑,会有回旋的空间。西梅利安人不使用弓,对学习弓没有兴趣。他们从不穿重甲,因为他们在战斗时会被压垮。当战争接近胜利时,每一个西梅利安人心中都会涌起一种欢腾,仿佛这是一个盛宴日。还有那令人兴奋的自信的胜利。强大的阔剑是最受欢迎的武器,铸剑师的技艺在各部落中受到高度重视,尽管在突袭中偷来的武器也很珍贵。没有获得或掠夺过剑的人通常会使用粗壮结实的长矛。

一些部落可能会使用木制盾牌,但许多西梅利安人认为穿盔甲是懦弱的,他们更愿意不受链甲或类似物品的阻碍而战斗。其他更实际的部落不同意这种观点,可能会使用从诺德海姆或阿奎罗尼亚掠夺来的盔甲。在西梅利安文化中,年老或“灰胡子”是一种伟大技能的标志。没有多少西梅利安人能活到老年。在西梅里亚度过了这么长时间,经历了不断的辛劳和战斗,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24

荣誉和名誉
当然,很少有西梅利安人害怕死亡,更没有人尊重权威。西梅利安人尊重荣誉和能力。很少有西梅利安人尊重没有报酬的权威。西梅利安人的荣誉和声誉是勇气、诚实、正直、忠诚和体魄的混合体,这是西梅利安人最珍视的品质。他们以尊重的态度对待那些正直和有技能的人。除了这种简单的态度,西梅利安人没有社会地位。做一个男人,酋长,或者牧民,一切都无所谓。西梅利安人没有因为他们的头衔而被教导害怕和尊敬国王与酋长。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以另一个西梅利安人的名义做了一件坏事,那么被侮辱的西梅利安人必须杀死这个作恶的人,否则他的家庭和他的部族将世世代代受苦。

荣誉债务
西梅利安人知道债务。如果一个人为西梅利安人做了什么,西梅利安人会觉得有义务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做些事情来交换。这笔债务西梅利安人不会忘记的。如果他不能履行对债权人的债务(可能是因为死亡),那么他可以为这个人的亲属做些事情。酋长们经常会给他们的追随者送礼,以确保这一荣誉债务。如果一个人接受一个西梅利安酋长的礼物并在他的桌上吃饭,那么他就不能光荣地拒绝站在西梅利安人一边战斗。

血仇Blood Vengeance
西梅利安人相信复仇的权利。从某种程度上说,复仇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荣誉,只是一种暴力。一个西梅利安人和他的部族将捍卫他们的荣誉。事实上,这些怠慢必须得到满足和完成报复,否则氏族被视为软弱。在西梅利亚,以复仇的方式杀人不是犯罪,但如果死者的部族认为谋杀没有正当理由,他们也有权报复。这种报复不必花在被冤枉的西梅利安人的人身上;也可以用同样的效力在他的亲属身上。如果复仇被认为是公正的,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否则,它就会升级为可以延续几代人的血仇。但是,如果一个氏族对另一个氏族采取不光彩的行动,并且罪犯被另一个氏族杀害,罪犯的氏族将不会寻求正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一个北方氏族首领的儿子布雷肯(Brecan)杀死了他的南方氏族爱人和她未出生的孩子。布雷肯的父亲不会攻击南方的氏族,因为北方人不仅需要南方人来防御华纳人,而且为杀害一个女人和她未出生的孩子报仇也是毫无意义的。

血矛
除了对氏族的庄严忠诚之外,在西梅利亚还有尊尊和名誉其他习俗。通常西梅利安人都与自己的氏族在一起,不会聚集在一起。阿奎罗尼亚人曾经相信西梅利安人不能也不会统一,但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种看法的错误。如果受到外来侵略者的困扰,以至于一个氏族无法独善其身,西梅利安人就会派出血矛(Blood Spear)。不过这一习俗并非能轻易通过的。正是血矛召唤了所有氏族对抗华纳人,是血矛再次召唤他们在《勇敢者柯南》(Conan the Valorous)中联合起来对抗本·莫尔(Ben Morgh)的恶魔。这个习俗会暂时结束所有的血仇,直到威胁结束。然而在毫不拖延的联合进攻失败后,旧日的血仇常常会又一次迅速回归。

血债
如果你没有理由地杀死一个人而非在公平的战斗中他(一个例子是柯南在盛怒中杀死了一个部落的成员)这时,西梅利安人来到这个人的家里,通过做死者分担的那份狩猎、他的辛劳和他的服从来偿还给死者的家人。而且,他们不是贪婪的野蛮人,因为他们用剑保护女性的荣誉。在进攻时,西梅利安人通常会放过妇女和儿童,除非西梅利安人的妇女和儿童被杀,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将采取对等的报复行动。

酋长之地与立石
尽管他们的名声是一个极具侵略性的、自己内战的、好战的勇士种族,然而氏族还是能够在某些情况下或区域中联合。这个地方是氏族们可以和平的谈判联盟事宜,而不怕背叛的地方,是一段鲜活的历史。

西梅利安人的不同部落对酋长之地(Field of Chiefs)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把它看作是神创造的一片神圣之地,作为一种团结他们部落的方式,而许多人则有到这个地方朝圣作为成年的考验。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先辈们制造的实用工具。不断的攻击和入侵威胁使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联合的讨论。正因为如此,酋长之地才被认为是中立的领域,西梅利安人承认彼此是平等的,而不是在这些石头里的竞争对手。曾经有过在石头里决斗或战斗的例子,但这是内部战争的结果,而不是外部氏族的侵略。

这个地区本身就布满了亚特兰蒂斯石刻雕像的遗迹,所有这些现在都已经无法辨认。雕像上的文字到底说了些什么已经无法得知。然而,有些石头上有星座,而另一些则雕刻成伟大战士的肖像。也有许多武器和盔甲偶然出现的例子。现在整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成功制造出这种钢铁。在这些罕见的情况下,神秘的圣贤似乎神秘地把它们带走。具体的情况不得而知,据推测,圣贤会将他们据为己有。不过,偶尔会有婴儿碰上武器。这在氏族中被认为是非常有预兆的,那些武器没有被圣人带走的孩子经常迅速崛起成为伟大的酋长。

废墟的中心是一块巨大的立石(Standing Stone)。这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与其他建筑分开,酋长们正是从这里与其他氏族交谈。酋长把手放在岩石上,象征着他的权威和发言权。这是几个世纪以来的方式,而且必须一直如此。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34

对氏族的庄严忠诚
部落或氏族是西梅利安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方面。除了被驱逐者或那些离开西梅利亚的人,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都对他们的氏族效忠,把他们的氏族作为他们的最高效忠。属于一个氏族赋予了西梅利安人一整套传统的敌人和盟友。例如,作为雪鹰Snowhawk(或康拉克Canarch)氏族的一员,柯南把皮克特人视为种族敌人。西梅利亚另一边的西梅利亚氏族可能从来没有见过皮克特人,因此,这个氏族可能有,比如说,作为种族敌人的海珀波瑞安人。同样,柯南的部族认为默罗格(Murrogh)部族是敌人,反之亦然。

北方人是山地人,由于阿萨人和华纳人的进攻,他们可能比南方低地部落更加顽强和凶猛。众所周知,这些西梅利安人会爬岩石/峭壁,就像猴子爬藤蔓一样。这项技能在攻击没有梯子的堡垒时很有用。西方的氏族与皮克特人一直在战斗。南方人,通常与阿奎罗尼亚人或其他王国战斗。

两个西梅利安人之间的任何争执纠纷都会自动牵涉到那些西梅利安人的亲属,因此亲属们经常会注意确保他们的亲属不会做任何有争议或没有根据的事情。除了成群结队地进行袭掠或交易外,很少有西梅利安人会在其氏族控制之外的地区旅行,因为一旦他们离开了自己的领土,就没有律法保护他们。简单地说,没有亲人,没有保护。亲属之间应该站在一起对抗一切威胁,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律法上的。

西梅利安人很重视一致性,不一致性者对部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一种威胁。凡背叛本族的,必被恨恶赶出去。一个西梅利安人永远不会再承认一个奸诈的西梅利安人。一个被逐出氏族的西梅利安人被认为是没有亲属的,通常被称为无头的(headless),因为那个西梅利安人等同于跟死了一样。只有具有非凡力量和能力的人才能在没有亲人的西梅里亚生存——只有像柯南这样的人。对大多数西梅利安人来说,独自成功的人才会被视为恐惧和敬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48

边境保护
作为一个自豪和独立的人民,毫不奇怪,西梅利安人很少与邻国和平共处。北方的阿萨人和华纳人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威胁,经常发动袭击。这种突袭必然导致双方的野蛮冲突和经常的血仇。西边的皮克特人也以类似的方式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西梅利亚是一个拥有大量铜、锡和铁的丘陵地区。有很多土地可以放牧,有很多木头可以建房子。为了这些有价值的资产,许多其他国家都会试图来夺取西梅利安人的土地。

每当有人闯入他们的土地,西梅利安的氏族就会去杀死他们的移民,把他们烧死在土地上,因为他们知道其他国家会很乐意为他们的财富而入侵他们的土地。大火平息后,他们会在废墟中寻找战利品。这在西梅利亚的维纳留姆(Venarium)定居点很明显。

在西梅利亚的南部是阿奎罗尼亚,它是西伯莱王国中最强大的一个,阿奎罗尼亚的前哨阵地是西梅利安人主战派的共同目标。阿奎罗尼亚人试图将他们的边界扩展到西梅利亚,在荒野中建造一个强大的设防城镇,叫做维纳留姆。西梅利安人的氏族分散,互相争斗,因此西梅利安人的防御力量比他们个人的战斗力要弱。

然而,为了防御侵略军,西梅利安人在一个首领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对抗阿奎罗尼亚人。西梅利安人一起攻打了维纳留姆城堡。接下来对阿奎罗尼亚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教训,作为几个西梅利安部落联合起来,在侵入到他们土地带来的野蛮的愤怒中突袭了维纳利姆,杀害男子、妇女和儿童。这次袭击被称为西伯莱历史上最残酷的战斗之一。

在维纳留姆的屠杀是骄傲的阿奎罗尼亚人民的历史上一个血红的日子,也是一个永远不要低估野蛮人的愤怒的警告。由于这次袭击,阿奎罗尼亚再也没有试图入侵西梅利亚。对于诺德海姆人来说,西梅利安人建立的边境线并不像他们南部的邻居那样有城墙,而是在长杆子上安装了一大排人头。倒下的华纳人或阿萨人战士的头颅警告他们,如果他们越界,他们可不会被接受。

尽管大多数边界争端都是用刀锋解决的,但西梅利安人也在寻找外交途径来保持停战。例如,与阿萨人。几十年来,西梅利安人和阿萨人都被停战所约束。在一次事件中,北方西梅利安酋长的一个儿子杀死了阿萨族最高酋长乌尔斐尔(Wulfere)的儿子。西梅利安部落不可能同时对抗阿萨人和华纳人,所以为了恢复休战,西梅利安的首领主动提出以一个西梅利安女人向乌尔斐尔联姻。

西梅利安部落不仅保卫他们国家的边界,而且部落也会试图阻止其他西梅利安人(来自其他部落)进入他们的土地。这种内在敌意的一个原因是害怕疾病或痘疹。如果有人带一个病人到另一个部落附近,部落的人就会杀了他们。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都坚守自己的边界。柯南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西梅利安人,是少数敢于走出潮湿林地的人之一。这些西梅利安人通常是为了战争的荣耀和冒险的渴望而旅行。这个传说没有提到其他生活在发达国家中的西梅利安人。由于这种孤立,野蛮人保持了血统的纯洁。任何进入本国的外来者要么被驱逐出境,要么被视为不受欢迎并且多余无用的外国人(aliens)。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7:29

西梅利亚的宗教
“你笑声豪迈,喝酒痛快,也热爱嚎歌;虽然我从未见过一个喝除水以外的饮品,或曾经笑过,或曾经唱过歌——凄凉挽歌除外——的西梅利安人。”

“也许这就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国王回答说,“一片阴郁的土地从来就没有过——所有的山丘,长满了阴暗茂盛的树术,天空几乎总是灰暗的,风在山谷里凄惨沉闷地呼啸。

“难怪人们在那里变得郁郁寡欢,”普罗斯佩罗耸耸肩说,他想到了阿奎罗尼亚最南端的省份波伊坦阳光普照下的平原和慵懒流动的蓝色河流。

“他们在这里或以后都没有希望了,”柯南回答说他们的神是克罗姆和他的黑暗种族,他们统治着一个没有阳光的永恒的迷雾之地,那就是死亡的世界。密特拉在上!阿萨人的做法更符合我的喜好。”


——罗伯特·E·霍华德,《剑上的凤凰》

虽然西梅利安人承认克罗姆是他们的神,但他们从不像阿奎罗尼亚人崇敬密特拉或是斯泰吉亚人畏惧赛特那样崇拜他。作为一个民族,他们没有人类牺牲的习惯。克罗姆在山上的宝座上观察和沉思,但他对凡人的生命毫不关心。西梅利安人相信克罗姆给了他们出生时的力量,他们将需要的力量,以满足生活,适应力和决心的考验。在那之后,他们应该自力更生。除此之外他们都是利用这些礼物,而不是向克罗姆祈求援助。

因此,西梅利安人特别鄙视其他宗教的信徒,那些人似乎什么也不做,只是乞求他们的神的帮助,而不是以个性和自力更生为荣。克罗姆看着他的孩子们,只有最强壮的才会茁壮成长。在这种程度上,西梅利安人没有牧师、萨满、巫师或类似的人,因此对这些人及其行为有着健康的不信任。在战斗中,西梅利安人杀死一个敌人来赞美克罗姆。他们相信克罗姆的意志是让一个人活下来,去笑,去爱。

尽管他们从不向克罗姆祈祷,但西梅利安人是一个迷信的民族。他们相信战争的预兆并驱除邪恶。他们也尊重某些确凿的土地,相信这些土地可能是被诅咒的。

克罗姆
西梅利安人相信有一个相当黑暗的众神神殿,所有的众神都是由克罗姆(Crom)统治的,属于他的种族。总而言之,克罗姆被视为一个可怕的神,和西美利人一样阴郁和危险。西梅利安人不向克罗姆祈祷,也不敬拜他或他的同类。克罗姆和他的神明种族鄙视那些向他们求助的弱者,他们很可能会使祈求者的处境变得更糟。西梅利安人重视个性和自我价值;他们的神希望他们自己照顾自己的生命。事实上,克罗姆只为一个西梅利安人感到骄傲,如果那个西梅利安人在他一生中从不求助于他。西梅利安人认为应该靠自己从生活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向神明祈求祝福、财富、健康或其他任何东西。

霍华德在《大象之塔》中写道:
“他的神明是浅显易懂的;克罗姆是他们的领袖,他住在一座大山上,从那里他带来厄运和死亡。恳求克罗姆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是一个阴郁、野蛮的神,他讨厌弱者。但他给了人出生时的勇气,以及杀死敌人的意志和力量,在西梅利安人的心目中,这是任何神都应该做的事情。”

来世
西梅利安人的葬礼习俗是迅速和致命的。倒下的人被留在他们倒下的地方,或者被简单地处置;不必介意,因为他们的阴影已经消失了。守灵仪式举行,在场的人为逝者敬酒,然后把剩下的饮料为逝者倒在地上。如果复仇是必要的——并且以仪式的方式猎杀他们死敌,类似于他们后来的凯尔特后裔。在葬礼上,西梅利安人在冰冻的地面上挖一个浅洞,用石头覆盖尸体,因为地面经常冻得挖不动。这是因为他们相信尸体应该被送回大地,同时它也起到保护尸体不被贪婪的狼挖出尸体的作用。

宿命论,西梅利安人从来都不相信死后存在天堂或神的仁慈领域,永恒仅仅只存在于神祇突然心血来潮的奇想之中。这个死后的世界——虽然不可知,但仍然冷酷无情——被称为另一个世界(Otherworld)。在这里,人类的灵魂变成了一个阴影般的存在,神可能会根据他们对他们所接受的灵魂的态度而恩惠或折磨他们。西梅利安人相信死人的灵魂会旅行到一个朦胧多雾,冰冷异常的灰色领域,在那里他们永远阴郁的幽暗中徘徊。

在死亡之后,灵魂必须穿过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它跨越一个不存在的难以逾越的鸿沟。懦夫、叛徒和西梅利亚的敌人在穿越剑之桥时注定会失败,因为上面排满了克罗姆和他的同类的刀刃。只有真正勇敢的西梅利安人可以毫发无损地跨过大桥,然后进入骸骨之路(Road of Bones)。这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是由克罗姆的敌人的遗骸构成的,地面转变成白色的灰烬,在旅行者完成最后的旅程时,给他疲惫的双脚带来一些舒适的安慰。

这一旅程的高潮是另一个世界本身,在那里灵魂既不被评判、奖励,也不被惩罚,而只是被简单地用在西梅利安人不能,也不希望用任何深度去思考的方式。另一个世界确实是一个不可知的未知领域,由克罗姆和莫瑞甘等人统治。它可能是一个无休止的战争和盛宴,持久的折磨,或简单的存在,没有更多意识的世界。对西梅利安人来说,他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跨过这座桥,走上这条路,接受只有神才能支配的来世。那些没能过桥,但又不从桥边上跳下去的人,可能会以不安的、有时是恶毒的、以灵魂状态的,渴望把他们的痛苦强加给别人。

尽管如此,西梅利安人并不惧怕死亡,他们乐于用手中的钢铁和嘴上挂着的战争呐喊来迎接死亡。克罗姆教会他的孩子们不要在生活中寻求怜悯。为什么他们期待死亡。从时间开始时就是这样,当最后一个西梅利安人描绘他最后的呼吸时也将如此。事情就是这样。对西梅利安人来说,所有的生活都是麻烦,所以他们的生活压力比其他人小。事实上,在北方人中间有一句谚语:“跳蚤总能找到狗,麻烦总能找到西梅利安人。”


圣贤/圣人
这是他能理解的。野蛮人有着他们自己的圣贤(oracles)。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Black Colossus)》

其他国家的牧师往往是巫师,以他们崇拜的任何神的名义使用邪恶的魔法。西梅利安人没有牧师、巫师、萨满或女巫。那些以神的力量做交换的人,即使是通过祷告,在他们眼中也是软弱的。西梅利安人不会向克罗姆或其他神献祭,也不会看到那些在头脑中接触到的或只是虚弱的神。西梅利安人是迷信的,不想去尝试一下神祇。然而,他们确实有圣贤/圣人(oracles),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迷信本性。这些圣贤可以从飞行的鸟类或是从动物内脏中解读出明显的厄运。几乎大自然的任何方面都被赋予了精神上的意义,聪明人都能读懂。

次级神
西梅利安人不相信死亡的神灵,这点不像华纳人和阿萨人,诺德海姆人讲述着阿塔莉(Atali)的故事,那个把人带上天空的迷人存在。西梅利安人的其他神明和克罗姆本人一样冷酷无情。西梅利安人相信他们的存在,但他们不崇拜它们。它们和其他东西一样——在那里,但是崇拜它们有什么用?向树或雕像祈祷与向神祈祷一样没有什么区别。西梅利安人经常在骂人的诅咒中使用神的名字,但从不用在祈祷中,甚至在所谓的“半祈祷”中使用神的名字。就像克罗姆一样,这些神和女神被认为是阴冷暗淡的可怕实体,不被人崇拜。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给西梅利安人带去了抑郁和沮丧。

·芭德布(Badb)是一位战争女神,经常以乌鸦的形状出现。芭德布偏爱的西梅利安人,在出生时就会被赋予有战斗狂怒(battle fury)的天赋和礼物,就像克罗姆赋予西梅利安人杀死敌人的力量和意志一样。

·里尔(Lir)玛拿南·麦克里尔(Mannanan Mac Lir)的父亲,是海洋之神,以其原始的、基本的形式存在,这有点奇怪,因为西梅利亚是一个没有海洋的内陆国家。也许在他们的历史上,西梅利安人的土地包括皮克特之地的一部分(这将解释西梅利安人对那个黑暗种族的一些仇恨)。里尔的儿子掌管天气和海洋。

·玛查(Macha)是一位战争女神,但她也负责生育;帮助战争中的西梅利安人恢复土地上的人口。

·莫瑞甘(Morrigan)似乎是西梅利亚最受欢迎的战争女神。西梅利安人似乎并不为他们的大多数神和女神统治战争和冲突而烦恼。

·尼曼(Nemain)是另一位战争女神,但也是圣泉和圣井的守护者。在战斗中,她被称为“恶毒者(the venomous one)”。

本·莫尔格——克罗姆之山
如果说在整个西梅利亚有什么地方可以说是神圣的,那就是本·莫尔格,克罗姆的居所。克罗姆就在这里监视他的人民,看他们是否是有价值的。

这座山的巨大只会增加它黑暗的威严。不管你在西梅利亚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看见本·莫尔格。然而,很少有人试图攀登这座山峰,甚至那些试图很少从这座山返回,这座山据说是克罗姆的厄运和愤怒的发源地——包括那些即使是皮克特人也会害怕的邪恶野兽。然而,那些从旅途中归来的人却像变了的人一样。他们很少说话,甚至根本不属于任何部落。相反,他们成为圣贤/圣人(oracles),在战争时期帮助整个西梅利亚的人民。有些酋长无视圣人的预兆,认为人在预言中决定自己的命运是神的旨意。有时这证明是正确的,有时却不正确。圣人很少停留足够长的时间来发现什么。
山脚下有一块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是西梅利安各氏族酋长的安葬地。正因为如此,本·莫尔格周围的土地被认为是神圣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会在死者之地面前攻击另一个西梅利安人。血仇在这些地方被遗忘,没有一个部落考虑过将亵渎神圣视作为一种复仇的形式。并不是说他们也会被允许。一小群圣人通常居住在死者之地附近,并照料坟墓。他们在一个古老的亚特兰蒂斯建筑中工作,确保死者的灵魂能够安息。

虽然他们有先知和萨满,但对大多数野蛮人来说,超自然的力量是恐怖的,而不是任何奇迹或诱人的吸引。他们以自己的力量、技巧和狡诈而自豪地在生活中工作,同时从不依赖那些使其他国度的人们灵魂黯然失色的神秘事物。他们相信,魔法会腐蚀灵魂,并从修行者身上榨取可怕的代价。

月亮
对西梅利安人来说,月亮对他们有一定的影响力,就像狼一样。饥饿之月,死亡之冬,是一段时间的猎物是稀缺的,以至于黑豹转向食人。西梅利安人认为,饥饿之月是克罗姆消灭弱者和老年人的方式,因此幸存下来的人是能够自给自足的人。在这段时间通过灰色山脉进入这个国家被认为是愚蠢的,这种行为就像是在克罗姆的杯子里撒尿一样。冬季的风像冻结的玻璃一样从悬崖上呼啸而下,似乎能从骨头上切下肉来。只有傻瓜,或者一个急于找到回家路的人才会这样做。猎人之月是春天的第一个满月,是个好兆头。

狼族
西梅利安人对某种怪物有一种古老的恐惧,这种恐惧就像他们的种族一样古老。部落中的老婆婆讲述的古代传说,说到这些野兽,那些关于像狼一样行走的人以及他们是如何行走的故事。在瓦卢西亚(Valusia)和亚特兰蒂斯沦陷的前几天,狼的孩子们为了控制人类奴隶与蛇族发生了战争。故事说他们是吃人的,轻盈,敏捷,而且贪得无厌。他们几乎是不可能永远杀尽的人类死敌。他们的人类感官受到从他们黑暗灵魂中溢出肆无忌惮、毫无约束的邪恶浪潮的冲击。这些野兽不是为了食物而杀人,而是因为死亡给他们带来了愉悦。

杀死狼族(Wolf-Kind) 不一定需要银制武器,它们可以被致命一击(比如斩首、切成两半等等)杀死。当这些野兽在即将消失的月光下被杀死时,它们会变回人类的形态。狼族永远都知道人类的蔑视。然而,并非所有这些生物都是邪恶的。有些人在山林等僻静的地方寻求慰藉。死亡的诅咒不是来自狼,而是来自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8:01

文明与西梅利安人
西梅利安人表面上的原始性和他们的正义感常常与西伯莱“文明”种族的腐败并存。很少有西梅利亚n人离开他们的家乡,但是那些冒险进入南方这个伟大世界的人很快就会明白,其他文明种族并不遵循他们自己的荣誉或忠诚准则。在西梅利安人看来,如果一个人的言语没有价值,那他又有什么好处呢?因此,他们在自己的地上待外来者如污秽,公然嘲笑他们。

西梅利安人通常瞧不起文明文化,通常把文明文化看作是躲在谎言之网和其他不诚实行为背后的弱者,是一个值得同情而不是值得向往的国家。西梅利安人不尊重软弱或者文明的软弱,他们不尊重的东西,他们就会立刻杀掉不去管它。即使是西梅利安女人也显示出这种野蛮的力量,在战斗中与男人并肩作战。西梅利安人是按部族或部落组织起来的,从不建造城市。野蛮人几乎没有写作和读书的能力,他们只是口头地在炉边的故事或低语的传说中传递他们的知识。他们把军事力量看得比敌人重,把体力和养活自己的能力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像柯南一样,凶猛的蓝眼睛巨人,他们自己由石头劈砍雕刻而成,每天都在接受文明人做梦也想不到的考验。

在西梅利亚以外的土地上,女人们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光滑,白皙的肌肤……还有柔软的芳香头发。西梅利亚的女人不一样。古铜色的皮肤绷紧在匀称的肌肉上。冷酷、机灵的眼睛,头发散发着树叶、风和木头烟尘的气味。

对于异国他乡的人们来说,北方是一个凶猛可怕的地方,由石头和冰建成,只有最坚强的男人才能生存,只有最热情的女人才能留住他们。他们被南方人称为野蛮人,认为他们没有思想、野蛮、没有教养的人。然而,西梅利安人被西伯莱世界的“文明”低估了。西梅利安人的领导者没有穿金袍,而是穿着熊皮。权力不以财富来衡量,而是以一个部族的名誉和力量来衡量。氏族和家庭单位相当于国家和军队。他们是畜野兽,但只有坚强坚强的人才能把那些寒冷的山称为家。国王们自以为文明,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才会背叛一个亲密的朋友。文明不是华丽,而是荣誉。(至少从野蛮人的角度来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西梅利安人认为南方国王是野蛮人。然而,背叛也可以在西梅利亚找到,只不过不是每天都是这样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23

西梅利亚的主要地理特征
他的部族所占领和统治的区域位于西梅利亚的西北部,但柯南是混血儿,虽然是纯种西美利亚人。他的祖父是南方一个部落的成员,因为血仇而逃离了他的人民,经过长期的漂泊,最终与北方人民避难。——罗伯特·霍华德,给P.S.米勒的信

西梅利亚是一个由阴深茂密的树木所覆盖的由山丘和阴影般的山谷组成的土地。从埃格洛菲安山脉飘落的雪水和带来几乎持续降雨的乌云,把这片土地变成了一个阴郁潮湿的国度,无论是来访者还是本地人都无法得到多少安慰。

即使是像西梅利亚这样未开化的土地,也有一种秩序,一种事物运作的方式,一种自然母亲的机制。每天早上,只要不到一个小时,就会下雨。在冰原上,孩子们会在那里徒步行走,假装在斜坡上杀死冰巨人(ice giants)。

这是一片阴郁的土地,充斥着可怕的萧条和挥之不去的忧郁;它的人民沮丧和阴郁到了不健康的程度。柯南是一个例外,这就是为什么他逃离这片土地,拼命寻找一个出路,跳入暴力的生活,希望找到一些值得活着的东西。对霍华德来说,西梅利亚是一片沉思的土地,它的黑色记忆会让柯南喝得烂醉以求忘掉一切。

在《剑上凤凰》的早期草稿中,霍华德写道,“地球上从未有过更阴暗土地。这里所有的山,都被茂密树木覆盖,这些树木是如此奇怪阴暗,所以即使在白天所有的土地看起来阴森可怖和充满威胁。在一个人目力所能及的地方,目光停留在山峦之外无尽的山景上,远处越来越阴暗,越来越阴暗。云彩总是挂在那些山间;天空几乎总是灰蒙蒙的。寒风凛冽,带来了雨夹雪或大雪,凄凉地呻吟在山口间和山谷之间。这片土地几乎没有欢乐,人似乎也变得喜怒无常。”这是西梅利亚最真实的形象。

这片土地在阿奎罗尼亚以北,皮克特荒野以西,伯德王国以东,阿斯加德和华纳海姆以南。
Attached Image
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黑色山脉是西梅利亚西南部的山脉。它们与皮克特之地形成自然边界。在这些山上可以找到黑河(Black River)的源头。详见《西梅利亚2e》P29-30

断脖子(Breaknecks)——这是一片崎岖的土地,介于断腿之地和下埃格洛菲安山脉之间。这个地区到处都是峡谷、稀疏的森林和突兀的悬崖。这一地区有进入埃格洛菲安和通往华纳海姆的通道。详见《西梅利亚2e》P32

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断腿之地位于西梅利亚西北部,就在断脖子和埃格洛菲安山脉的南部。这个地区包含了整个西梅里利亚地区最危险的一些土地,这是一个高原国家,被狭窄的峡谷或锐利的悬崖分割开来,数百英尺高的悬崖踏入成堆的巨石和白色的急流之中。详见《西梅利亚2e》P32

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埃格洛菲安山脉形成了西梅利亚和诺德海姆之间的边界。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冰雪山脉,以危险或艰难的山路为特点。致命的冰川中充满了可怕的冰河和死亡。详见《西梅利亚2e》P34

◎本·莫尔格(Ben Morgh),克罗姆之山(克罗姆-本莫尔山)——本莫尔山是西梅利亚最神圣的地方,一座引人注目的悬崖和峭壁之墙,也是西梅利亚最高的山。本·莫尔格被认为是克罗姆之家,他从那里发出可怕的命运和悲惨的死亡。本·莫尔也被简单地称为克罗姆山(Mount Crom)。它在西梅利亚东北部。各部族的首领都葬在山脚下一个叫死亡之地/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的地方。详见《西梅利亚2e》P36

※死亡之地/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部族首领葬在本·莫尔格的一个地方,叫做死亡之地。详见《西梅利亚2e》P35

◎科纳尔山谷(Conall Valley)——科纳尔山谷是高德(Gaud)、拖尔(Taur)和克鲁亚德(Cruaidh)部族在西梅利亚的家园。形成山谷的山脉被称为科纳尔之牙(Teeth of Conall)。山谷的北端是通往阿斯加德的血之路。这个套索通道(Pass of Noose)通向雪河之国(Snowy River country)。详见《西梅利亚2e》P35

◎血之路/血之山口(Pass of Blood)——这是一条穿过埃格洛菲安山脉进入康纳尔山谷另一端阿斯加德的通道。

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这片位于西梅利亚东北部的土地是所有部族聚集的地方。它点缀着古老的亚特兰蒂斯岩石建筑,包括立石(Standing Stone),一个长满苔藓的黑色岩石的中心轴。没有氏族声称拥有这片土地,这里是怪异恐怖的,石头上面刻有某种怪异的几何图案。详见《西梅利亚2e》P36-37

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这个高原位于酋长之地附近,它的东端是大草原。它位于冰冻沼泽(Frost Swamp)的北部和黑色山脉的东部。详见《西梅利亚2e》P37

默罗格森林(Murrough Forest)——默罗格是康纳尔山谷以南的一片林地。这是一大片树木和灌木丛。它有宽阔的溪流、几条河流和许多池塘。它有安静的空地和突兀的山脊。这些树林里潜伏着流沙和其他危险的沼泽。详见《西梅利亚2e》P37

雪河(Snowy River)——雪河是科纳尔山谷西部的一条西梅利安河。从科纳尔山谷到这条河需要三天的路程。

尤弥尔之路/尤弥尔山口(Ymir's Pass )——尤弥尔之路是从伯德王国进入西梅里亚的多岩石的道路。它由阿特泽尔要塞(fortress of Atzel)守卫。详见《西梅利亚2e》P40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27

西梅利亚的未来
柯南时代五百年后,西梅利安人仍然安居在他们古老的家园里。当赫卡尼亚人入侵并消灭一些西伯莱王国时,他们的冲击力在防守凶猛的西梅利安山脉中消失了。他们冲进了西梅利安的群山,把黑发的野蛮人赶在他们前面,但是那些骑兵在山里不太有效,西梅利安人向他们发起反击,仅仅只在一整天的血腥战斗结束后,一次混乱的撤退,才救回了赫卡尼亚人的军队,使他们免遭彻底的歼灭。只有在冰川前的北欧迁徙浪潮最终取代了黑发野蛮人。华纳人赶走了西梅利安的守军,带走了反对他们的战士的头。许多被驱逐的西梅利安人随后向东迁移,一直到维拉耶特海的西南海岸。在这场运动中,没有人能反对他们。他们横冲直撞,彻底摧毁了冈德兰王国,把它从地球上抹去。

西梅利安人穿过古老的阿奎罗尼亚,在皮克特的东道主中间开辟了他们不可抗拒的道路。他们打败了北欧的敌人,洗劫了一些城市,但并没有停止。他们继续向东推进,在布莱图尼亚的边界上推翻了一支赫卡尼亚人的军队。西梅利安人向东南游荡,摧毁了古老的图兰王国,定居在内海的西南海岸。东方征服者的力量被打破了。

海洋环绕西梅利亚山脉形成北海;这些山脉后来成为后来被称为英国、苏格兰和爱尔兰的岛屿。缓慢干燥的内陆海的领土没有受到影响,北欧部族在西岸开始了田园式的生活,与西梅利安人或多或少地生活在一起,并逐渐与他们混合。在西方,皮克特人的残余,由于大灾难再次沦为石器时代野蛮人的地位,开始以他们种族令人难以置信的刚强,再次占有这片土地,直到后来,他们被西梅利安人和北欧人的向西浪潮推翻。

西梅利安人的后代包括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和日耳曼部落的哥特人祖先,包括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是一个混合种族的后代,其元素包括华纳人、阿萨人和西梅利安人。盖尔人是爱尔兰人和高地苏格兰人的祖先,他们来自纯血的西梅利安家族。英国的威尔士(Cymric)部落是一个混合的柏森人-西梅利安人的种族,它先于纯北欧的英国人进入该岛,因此产生了盖尔人(Gaelic)的传说。曾与罗马作战的辛布里人(Cimbri),以及亚述人与希腊人中的Gimmerai、希伯来人中的歌篾(Gomer),都是同一种血统。西梅利安人的其他氏族在干燥的内海东部冒险,几个世纪后混入了赫卡尼亚人的血液,作为塞西亚人(斯基泰人)重新返回西方。现代的克里米亚(Crimea)的名字得自盖尔人的最原始的祖先。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31

西梅利安人及其土地概况
人口:80万
首都:无
统治者:各种部落首领和小国王(包括雪鹰、灰熊、黑狼、黑枭和冰豹部族)
主要城市:无(小村庄)
资源:牛、毛皮、木材、铁、铜、锡、牧场和武器
进口:从阿斯加德、华纳海姆和海珀波瑞亚大量掠夺牛和妇女
盟友:无
敌人:阿斯加德、海珀波瑞亚、华纳海姆、皮克特之地、阿奎罗尼亚
技术水平:黑暗时代
宗教:克罗姆
你应该毫不奇怪,西梅利安人在生活中通常选择的道路涉及武器、鲜血和大量艰苦的工作。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32

冒险起因
他的祖先曾面对过可怕的巨熊,艾格洛菲安山脉的可怕雪龙,以及洞穴国度罕见的剑齿虎。他们曾在冬天的雪中与这些生物搏斗,北极光的颤动帘幕在头顶上闪烁。

——L·斯普拉格·德坎普《雾之女巫(The Witch of the Mists)》

霍华德描写的故事并没有发生在这片有着崎岖的山峦、黑暗的森林和沉闷的风的不祥土地上,他更愿意让这片土地几乎成为神话,一片许多人对它感到好奇却又害怕旅行的土地。游戏管理员可能会想要鼓励这种神秘感,同样也不想在这片野蛮荒芜的土地上发起任何战役。西梅利亚是一片可怕的土地,容易带来噩梦、阴郁的回忆和深深的沮丧。

尽管阿奎罗尼亚在维纳里姆(Venarium,)战役之后,在柯南的有生之年再也没有试图殖民西梅利亚,但其他国家可能已经尝试过了。华纳人(Vanir)经常突袭西梅利亚寻找奴隶,就像那些海珀波瑞安人(Hyperboreans)一样。也许这些角色是这些掠夺者的成员,快速而安静地进入喜怒无常的西梅利亚王国去俘虏奴隶,或者也许这些角色有意阻止一次袭掠行动。也许华纳人决定他们夺取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建立他们自己的殖民地,故而需要有人唤醒西梅利安人再次放下他们的血仇,团结起来对抗共同的敌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20:10

西梅利亚的生物
雷莫拉(雪魔,雅克马尔,冰虫/霜虫)Remora (snow-devil,yakhmar, frost worm)
巨型魔法兽(寒系)
气候/地形:寒冷平原、雪魔冰川(艾格洛菲安山脉)
组织:单独
先攻权:+10
感官:聆听+5,侦察+5,昏暗视觉,黑暗视觉60英尺
–––––––––––––––––––––––––––––––––
闪避防御:19
生命值:147(14HD);DR 10
豁免:强韧+14,反射+10,意志+6
速度:30英尺,挖掘10英尺。
空间:15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咬+21(2d8+12加1d8冷)
基础攻击/擒抱:+14/+30
特殊攻击:颤音,寒冷,喷吐武器
魔法攻击:+7
属性:力量26,敏捷13,体质 20,智力2,意志11,魅力11
特性:黑暗视野60英尺,死亡剧痛,寒冷免疫,昏暗视觉,畏火
专长:警觉,精通先攻,精通天生武器(啮咬),钢铁意志,专攻武器(啮咬)
技能:躲藏+3,聆听+5,侦察+5
进化:15-21HD(超大型);22-42HD(巨型)

雷莫拉(Remora)是冰原上的吸血鬼,在西梅利安人的神话中几乎被遗忘的恐怖耳语。雷莫拉有一双发光的绿色眼睛,一个蠕虫般的身体和一个没有特征的鳗鱼一般的头部,头部上面生着一个无颚的、作为嘴巴的圆形开口。一条粗糙而多齿的舌头就生长于嘴巴内。雷莫拉的身体覆盖着厚厚的白色皮毛。它不能在石头上挖洞,但它能处理冰和冻土。当穿过这些坚硬的材料时,它会留下一个直径约5英尺的可用隧道。雷莫拉长约40英尺(12m),直径5英尺(1.5m),重约8000磅。雷莫拉没有灵魂和思想——只有一种无情的饥饿驱使着它们。它是夜行捕猎者。

这种生物在西梅利安人眼中被称为雷莫拉,在北方种族中被称为雪地恶魔(snow-devil),在海珀波瑞安人(Hyperboreans.)中被称为雅克玛尔(yakhmar)。某些神秘文献声称这些生物来自另一个世界(比如木卫三)。雷莫拉的血液类似于液氧,其内部很可能被冻结了。任何接触到它的血液的东西都可能变得易碎足以一碰就碎。

战斗
雷莫拉的标准攻击模式是缓慢接近目标并张开它那地狱般的细薄食管,完整地吞没受害者。否则,雷莫拉可能会躲在冰雪下,直到听到上面有动静,然后从下面攻击猎物。

寒冷:雷莫拉会产生强烈的寒冷,任何接触到它身体的东西都会受到8d6点的寒冷伤害。伤害几乎与烧伤相同。任何被雷莫拉杀死的东西都是凝固的。任何接近雷莫拉60英尺范围内的人每回合都会受到一点冷伤害,因为他的身体上形成了冰。用天生武器或徒手武器攻击的生物会受到这种伤害。用武器打击雷莫拉,伤害降低到1d8。强烈的寒冷会使对手在每次成功的啮咬攻击中受到额外1d8点的寒冷伤害。这种寒冷可以削弱武器;任何攻击雷莫拉的武器必须进行DC18强韧豁免以避免毁灭。DC豁免以体质为基础。

黑暗视觉(Darkvision):即使在漆黑的60英尺范围内,雷莫拉也能完美地看清。

死亡剧痛(death throes):如果雷莫拉被杀死,其内部暴露在足够的热量下,会发生燃烧反应,导致爆炸,对100英尺范围内的所有物体造成12d6点的火焰和寒冷伤害以及8d6点的刺穿伤害(DC 22反射减半)。DC豁免是以体质为基础。

颤音(Trill):雷莫拉可以发出颤音,啸叫的歌曲,具有压倒性的催眠作用。这种影响心灵的声波冲动影响到100英尺半径范围内的所有生物,除了其他雷莫拉。受害者必须进行一次意志豁免投掷(由雷莫拉的魔法攻击加成设定),不能采取任何行动,或者在雷莫拉发出颤音加上1d4回合之后,只能朝着雷莫拉的方向移动。任何豁免失败的人物都将不可逆转地走向雷莫拉。但是,如果被攻击或剧烈摇晃(一整轮),受害者可以再投一次豁免。一旦一个生物抵抗或破坏了雷莫拉颤音的效果,那么它在24小时内不会再受到这头雷莫拉颤音的影响。

畏火:加热过的武器(至少是红热的)使雷莫拉的伤害抗性降低到2。任何被加热到红热或白热的东西,只要能到达雷莫拉的内部,就会导致它在死亡剧痛中爆炸。此外,无论豁免投掷是允许的还是豁免的成功或失败,雷莫拉受到的伤害都是正常火焰伤害的150%,

技能:一头雷莫拉,由于它的颜色和埋在雪地里的亲和力,在它的原生环境中,躲藏检定+10种族加成。


冰虫,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登场于L·斯普拉格·德·坎普和林卡特的柯南小说《冰虫的巢穴(The Lair of the Ice Worm)》。故事中,柯南独自一人骑行穿过分隔北方国家和南方王国的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在被称为雪魔冰川(Snow Devil Glacier)的山口通道里,他救下了一个少女,伊尔加(Ilga)。出于同情,柯南带着伊尔加到一个洞穴躲避风雪。伊尔加害怕柯南,于是他打晕了女孩,当女孩醒来时,不断重复“雅克玛尔(Yakhmar)”这个柯南听不懂的外国话,但对柯南来说毫无意义,他很快就睡着了。夜里,一对绿色的眼睛出现在洞口,伊尔加醒了,恍惚中,她从熊皮被子里溜了出来,走向洞穴入口,走进了寒冷之中。随后柯南醒了过来,发现女孩不见了。他走出洞外,发现雪地上有一道蛇一般的痕迹,随着痕迹,柯南发现自己的马被吃剩只剩残骸,接下来,他发现了伊尔加被冻结的尸体,头和上半身只剩下骨头。
柯南终于想起了雷莫拉(Remora)的传说,一种散发着寒冷的会吸血的冰蜥蜴(vampiric ice lizard),也许这就是雅克玛尔(yakhmar)这个词的意思。柯南决定找到这个生物,并为女孩报仇。不到一小时,柯南就追踪到了冰川上的一个冰洞,在这里他发现雷莫拉。当怪物开始发出催眠的歌声时,柯南拉开他的斗篷。斗篷下是他的头盔,头盔里装满了燃烧的煤,他的斧头插在里面烧得滚烫。柯南将斧子猛投进怪物张开的咽喉,又把头盔里的煤丢进怪物嘴里,然后他转身就跑。当柯南冲向出口时,怪物死前的挣扎扭动开始引起塌陷。最终死亡的疼痛使整个洞穴坍塌,蒸汽涌出,柯南差点被冰雪给埋了。饱受摧残的柯南疲惫不堪地向着金色的南方跛行,无论是尼米迪亚还是俄斐,但他现在得一路瘸着脚走过去,除非他能想办法搞到一匹马。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0:59

接下来是Conan D20 2e Cimmeria的内容
首先是
第一章 西梅利安人之道 The Cimmerian Way
毫无疑问,西梅利亚是一个野蛮的社会。也就是说,西梅利亚没有城市,几乎没有可以作为城镇的定居点,而且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接受或发展这样的结构或理想。这里的环境塑造了人们,因为环境严酷、阴森、黑暗、令人生畏,所以西梅利安人也是如此。

一个真正的西梅利安人没有有时间去刻意复杂或微妙。一个男人的话语就是他的纽带,任何打破这种纽带的人都要付出生命。正义是迅速、严酷并带有报应性的。每个人都在工作,或者每个人一起挨饿:袭击一个比自己更富裕的邻近部落在西梅利安人看来只是工作和生存。强者生存,最弱者死亡:这是显而易见的。西梅利亚没有情感的空间,也没有同情的空间。然而,西梅利安人充满激情,他们意识到某些惯例和约束的重要性。尽管他们有着近乎野蛮的坚韧,但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理解荣誉、正直和尊严,即使这些概念与西伯莱时代的文明王国通过这些术语所能理解的明显不同。

西梅利安人的人生观围绕着五个关键方面展开:对氏族的忠诚(Devotion to Clan),对传统的遵从(Conformity to Tradition)荣誉和造诣(Honour and Prowess)血仇(Blood Vengeance),以及清白而诚实的死亡(A Clean and Honest Death)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19

对氏族的忠诚Devotion to Clan
氏族是西梅利安人的一切。氏族的大家庭提供培育和支持,创造一个社会价值观体系,教育和延续西梅利安人的战士精神。为了氏族的荣誉,一个西梅利安人对他的敌人发动战争;为了氏族的繁荣,他袭击他的邻居;为了氏族的持续生存,他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与他们的部族是不可分割的。孩子们是由男女共同抚养长大的,从最早的年龄开始就按照氏族的方式、职责、盟友和敌人接受教育。不管氏族在西梅利亚社会中的真实地位如何,自己的氏族都是散布在西梅利亚阴暗的山丘、山谷和森林中的所有氏族中最高贵、最勤奋、最有战斗力和最受祝福的那个。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的西梅利安人通常会意识到他的氏族地位并不一定像他的同龄人所描述的那样显赫,但到那时,氏族的精神通过他的血液流动,年轻的西梅利安人尽管知道并理解其规律,但仍将氏族的力量延续给他人。

对每一个西梅利安人来说,最重要的时刻是氏族的成年仪式;在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孩子而成为一个男人。即使每一个西梅利安人从他开始理解传统的那一刻起,就在坚持维护自己家族的价值观,但成年礼明确要求他这么做的。从年轻人到成年人,它赋予了每一个西梅利安人在任何逆境中保护氏族并坚持其道路的责任。氏族中的每一个成年人都应该做好为氏族献出自己生命的准备,毫无疑虑地夺去敌人的生命。

不同氏族的成人礼各不相同,但也有许多共同点和相似之处。成人仪式通常包括几个考验,包括勇气(bravery)狡猾(cunning)战争的技艺(martial prowess)意志的坚韧(mental fortitude)身体的坚韧(physical fortitude),以及个人对氏族的忠诚程度以及对氏族性质和目的的理解程度。氏族一章对这些主题进行了更详细的阐述,解释了西梅利亚各氏族的一些仪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31

遵从传统(Conformity to Tradition)
西梅利安人不喜欢变化;一些人讨厌它,而另一些人则明确地害怕它。西梅利安人的观点建立在有效的东西上,并确保它们在尽可能少的干扰下继续工作。这意味着西梅利安人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因为它一直是这样做的。变化是毁灭性的;传统会保存和延续。变化改变一切;传统确保了可预测性,在西梅利亚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可预测性是生存的基础。

西梅利安人有无数的传统:高效的惯例;以氏族为中心的信仰和仪式;几百年来发展起来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被证明是有效的。很少有传统是因为感情原因而保留下来的;几乎所有的传统都是出于实际需要而发展起来的。有些传统是建立在迷信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的,但很少有完全是为了安抚众神而设计的。

否认传统或积极抵制传统的西梅利安人会被人以深深的怀疑和敌意看待,因为这些人不可避免地是麻烦制造者。传统是西梅利安人拥有的少数法律的基础,如果这些传统受到挑战,那么脆弱的法治也将受到挑战。对传统的尊重和“旧的方式,就是好的方式”从出生就被灌输,因此任何一个成年人如果故意反对传统,就是拒绝氏族多年来试图灌输的教导和智慧。体面的选择是离开氏族;任何试图留下来创造或强加改变的人都可能付出生命代价。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32

荣誉与造诣Honour and Prowess
正如罗伯特霍华德(roberte Howard)所描述的那样,西梅利安人生活在一种“粗略的荣誉准则”之下。无论来自哪一个氏族,西梅利安人的荣誉可以用以下术语来表示:

◎接受款待时要优雅,但要时刻保持警惕

◎不接受监禁

◎不受侮辱

◎捍卫亲友的荣誉

◎保护需要保护的人;攻击需要攻击的人

◎倾听那些寻求你帮助的人,但要时刻保持警惕

◎千万不要相信巫师

◎给敌人一个干净而迅速的死亡,如果他们值得的话

◎忠于自己的氏族(也包括氏族的传统和习俗)

◎信守诺言

◎不要害怕

◎有时,甚至偷窃也是必要的

◎只说真话;惩罚说谎的人,揭露谎言

◎不要强行带走女人

◎只取必要的东西;取得过多就是偷窃

那么,西梅利安人对于什么是“荣誉”,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观点:诚实、果断地说话和行动,同时尊重那些同样做的人。对西梅利安人来说,荣誉不需要再复杂了,应该一直是一件直截了当的事情。西梅利安人不会犯混淆荣誉(honour)诚实正直(honesty)圆滑老练(tact)的错误,许多文明国家都会这样做。他们也不认为礼貌和感激需要伪装成虚假的真诚或谄媚的礼貌。当一个西梅利安人表示感谢时,他就是在表示感谢 。当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他会请求或要求它,视情况而定。大多数西梅利安人的言行都是坦率、明确和直率的,但总是很体面。

造诣(Prowess)—个人在特定领域的卓越表现——对所有的西梅利安人来说都是一件事关个人荣誉的事。一般来说,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重视他们作为猎人和战士的能力,尽管对一些人来说,在其他领域的能力更受重视。大多数西梅利安年轻人都首先希望成为一名战士,但并不是所有:有些人注定会成为更好的工匠或牧民,尽管所有西梅利安人都期望有猎人-战士信条,但在文化层面上,一系列技能和才能对氏族的生存至关重要。最重要的是诚实和荣誉,了解自己的才能所在,并在这一领域取得卓越成就,同时培养狩猎和战斗的能力。

因此,所有的西梅利安人都致力于在他们所做的事情上做到最好,因为造诣(prowess)会给个人和氏族带来成功。每一个氏族都真诚地相信它能培养出最好的战士、猎人、工匠、牧民等等。每个氏族的传统都倾向于这个目标,即使每个氏族展现出不同的杰出领域。

然而,西梅利安人并不是天生就自夸的。每一次证明个人卓越的努力都会引以为豪,但很少有西梅利安人用他们的专业知识作为自我夸耀的基础。这样的行为总是会带来挑战,尽管西梅利安人从不回避挑战,但最好还是只在谨慎和保守的立场上犯错,因为每个西梅利安人都知道生活是严酷而无情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相信自己被命运所超越,超越了他的亲人或同志;无论一个人获得什么样的成功,都是努力工作、训练、倾听、观察和学习的结果。自夸是鲁莽的,很可能表现出缺乏个人自信。而这一点——自信——是西梅利安人荣誉和实力的关键。每一个西梅利安人——尽管周围环境阴郁——但都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并确信自己可以成为最优秀人群中的佼佼者;但傲慢和错误判断的骄傲总是会招致失败。西梅利安人知道这一点,他们只通过行动而不是语言来磨炼他们的能力。真正优秀的剑客和工匠知道自己的作品会为他说话;如果他真的像他自己认为的那样好,别人也自然会明白这一点,不需要鲁莽和傲慢的自我夸耀。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42

血仇Blood Vengeance
西梅利安人对他们的氏族充满热情和自豪感。侮慢轻蔑可以时不时地被容忍,但对家庭或氏族的侮辱和攻击都会被认真对待,永远不允许停息。复仇的欲望像他们的鲜血一样自由地流淌在每个西梅利安人身上。侮辱和攻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代价通常是流血。

因为氏族关系和个人荣誉紧密相连,对个人的伤害就成了整个氏族或家族复仇的责任。拒绝或不愿意寻求报复会被视为软弱的表现,很可能招致进一步的攻击。因此,任何一个感到自己或氏族的荣誉受到挑战的西梅利安人,总是寻求对作恶者的报复;在复仇得到满足之前,这件事是不能停止的。

因此,氏族之间可以,而且确实存在着争斗和战争。个人甚至可以接受血仇的重担,作为证明自己荣誉和能力的一种完全可以接受的手段。对于西梅利安人来说,在采取行动之前,数天、数周、数月或数年都会对侮辱或攻击耿耿于怀,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行动总是要采取的。任何挑战、侮辱或损害个人荣誉或家族荣誉的行为都会引起激烈的反应。而且,很自然地,复仇会引发进一步的报复,导致长期的、血腥的仇恨,在最初的挑衅被遗忘之后,这种仇恨长期存在。孙子们为死去已久的祖父们寻求复仇;氏族与氏族战斗了几十年,遗忘了仇恨的起因,但仍保留着必须这样做的确定性。一个被冤枉的西梅利安人会成为终生的敌人,而且,考虑到每一个氏族孤僻而阴郁的本性,几乎不可能判断出什么行为会激起复仇。

这种不确定性导致氏族和个人在遇到陌生的氏族或个人时都会谨慎行事。西梅利安人不喜欢冒犯别人;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尊重(远远不是:尊重是给奴隶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会允许自己成为奴隶),而是因为人们永远无法确定什么行为会引发暴力反应。一旦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和理解,西梅利安人就会放松,但始终要注意不要超越感知的界限。当然,已知的敌人永远不会受到这样的警告;但是没有一个氏族愿意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制造更多的敌人。许多氏族由于不断自发的攻击和侮辱其邻居而被消灭;而且,与一个氏族结成敌人通常会导致与受害方结盟的所有氏族成为敌人。一次侮辱就可以,而且会引起激烈的反应。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44

清白而诚实的死亡A Clean and Honest Death
西梅利安人不相信他们的神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来世。死亡是事物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每个西梅利安人都知道死亡永远不会太遥远。死亡不是用平静的语气来谈论的,它需要实事求是地、毫无感情地讨论。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希望死得清清白白。也就是说,死亡不会给氏族或个人带来耻辱。死在战场上,手里拿着剑,被敌人的尸体包围着,这是一个良好而诚实的死亡。被捕后被处决,为自己的生命求饶,则恰恰相反。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想带着荣誉而死,他们不害怕死亡,他们惧怕的是可怜而虚弱地死去,或是荣誉被否认,或被剥夺,而使灵魂和氏族蒙羞。

同样,在制造死亡时,西梅利安人倾向于干净利落而诚实地提供死亡。如果一个敌人表现得很好,那么一个迅速、利落的死亡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事。一个干净的死亡是不残忍的,也没有诉诸不洁的方式,如毒药或毒液,这是懦夫的武器,它们缺乏干净利落地杀死敌人的能力。当面对来自其他西梅利安人的死亡时,每个西梅利安人都期待着一个迅速而干净的死亡(假设他自己表现得很体面);但是当与外界打交道时,西梅利安人知道他们不能保证这样的死亡。外人对于这种荣誉和光荣死亡的概念和手段不太了解,他们诉诸于否认这种诚实的策略和武器。不提供清白和诚实的死亡的敌人总是招致一个氏族的仇恨;那些按照西梅利安人的期望夺去生命的敌人只是在表现出荣誉,并会因此而得到承认。

那些为荣誉而死的人在氏族中总是受到高度重视,但是,再次强调,决不能过分感伤。死亡降临到每个人身上,人们无法选择何时死亡或以何种方式死亡,但如何死亡才是重要的。英勇牺牲的人在颂歌和名誉上都是光荣的。那些软弱或是懦弱而死的人,将会从氏族的记忆中抹去。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4:59

西梅利安人的社会
西梅利安人的社会无一例外地以氏族为社会单位。氏族是通过共同的血缘联系在一起的大家族,无论是父系还是母系,为了共同的目的,当然主要是为了生存。大多数婚姻和生育都只发生在氏族内部,但与其他、联盟或半联盟氏族的结合是常见的,因此氏族的血脉可以得到扩展和丰富。结仇的氏族之间的婚姻是证明和解的一个好方法,尽管这绝不是一种保证和解的方式。

氏族的规模从两个到一百个家庭不等,这取决于家族的成功和声望。家庭单位在三到十二个成员之间变化;典型的西梅利安人没有大的家庭,因为婴儿死亡率很高,但有时,一个氏族中的家庭兴旺发达,导致家庭规模扩大。随着家族内部的家庭结婚生子,堂兄妹、半表兄妹等等都会激增,但一般来说,西梅利安人并不重视这种关系。同胞(Siblings)——兄弟姐妹——表现出最强的亲情纽带,但更远亲的亲戚则被视为简单的氏族成员。因此,一个典型的氏族可能由十到五十多个家庭组成,规模从40到500个不等。

很少有氏族能准确地追根溯源。西梅利安人是从亚特兰蒂斯人逐步演化而来的,但是很少有人对这个血统给予任何形式的尊重。那些可以追溯其血统的氏族可能会尊敬一位或几位祖先,但更重要的是氏族的存在、目的、目前的领土以及向其成员提供的自然支持。西梅利安人是实际而务实的人,很少有时间进行遥远的同情,他们没有对远祖崇拜的迫切需要。从集体行为来看,氏族历史是重要的,而非任何杰出的祖先,尽管在与他人打交道时,某些关键人物不时被用来援引氏族的地位(“我们是卡纳克氏族(Clan Karnak),斩首者古兰(Gulan the Head Stripper)为我们赢得了这些土地……”)。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04

儿童
抚养子女的方式因氏族而异,但最常见的是共同的公共事务。父母根本上要对孩子,尤其是新生儿负责,但一旦孩子长大到可以跑步,更重要的是,可以手持长矛,整个氏族就会接管孩子们,让他们花时间和氏族中有能力教他们特殊技能的人待在一起。因此,西梅利安人的孩子长大后会比他们的亲生父母更尊重氏族——尽管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纽带可能会终生保持牢固。在如何抚养孩子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设备或人工制品;氏族的惯例、传统和常识决定了孩子们学习什么技能、何时以及如何学习。大部分人跟随父母、兄妹和其他氏族成员的脚步,学习氏族的基本技能。少数人可能会展示出对氏族有用的其他才能,而这些才能可能需要在其他地方培养。如果是这样的话——比如说,一个孩子显然比猎人更擅长编织,但出生于狩猎部落——那么,孩子被送到另一个联盟氏族生活,以换取一个拥有必要技能的氏族成员,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这种做法虽然对“文明人”来说是野蛮的,但也有很多目的。首先,它确保孩子的才能得到适当的培养;西梅利安人不相信不必要地阻碍自然能力的发展。第二,交换确保了氏族的资源不会枯竭,并继续受益。由于西梅利安氏族的父子关系远没有其他地方那么感伤和牢固,大多数孩子不会受到这种转变的影响。以他们典型残酷的诚实告知被交换的孩子,为什么他们被安置在一个新的氏族,并解释这对双方的氏族和被交换的孩子都有好处。

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西梅利安人的孩子是在氏族内部出生、成长和死亡的。作为孩子,他们过着相对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一旦他们到了13岁或14岁,他们就要经历从儿童向成人过渡的仪式。也许这象征着年轻的男人们已经准备好死去了。对女性来说,这标志着她们准备结婚和抚养孩子。

——插入文本——
儿童死亡率
许多孩子活不过一岁。西梅利亚潮湿的气候对幼小的肺来说太过恶劣,很多人在断奶前就已经病倒了。

按照惯例,许多氏族都会把一个新生的孩子交给酋长,酋长会检查孩子是否有身体畸形。虽然这通常是一种形式,但一些酋长决定,任何带有某种形式缺陷的孩子都应该被带到荒野中处理掉。任何可能成为氏族负担的人都不能为氏族的长期福利作出贡献,人们认为最好在这些负担变得麻烦之前就把它们卸下。

如果一个新生儿注定要遭受这样的命运,按照惯例,孩子要么被带到森林深处,要么被遗弃在大自然和掠食者的手中。在一些家族中,孩子要么溺水,要么被迅速勒死。家长们通常由酋长以某种方式给予补偿;也许是一个珍贵的象征,或者是短期内给与比一般人更好的食物。然而,这并不是某种形式的多愁善感;西梅利安人认为,如果他们的损失能够迅速得到补偿,那些把一个不太健康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更好的机会迅速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这个行为没有更深层的情感内涵。
——插入文本——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06

女人
女性自然被认为是炉灶的制造者和母亲,但她们并没有被剥夺从事传统上由男性占据的职业的权利。西梅利安人是务实的人,如果一个女人在长矛、剑或弓方面表现出天赋,那么她们可以与男人并肩作战,在某些氏族中,甚至被认为是一种责任。女性不会被认为是软弱或低人一等,而且,通常来说,她们也绝不是那样的。因为力量能协助生存,因为西梅利安人的生活关乎生存,所以西梅利安女人在身体、精神和目标上都很强大。正如古老的谚语,强壮的西梅利安男人只能出生自强壮的西梅利安女人。

在氏族权利方面,妇女和男子通常享有平等地位。氏族的任务和日常家务都是互相分担的;女人砍柴打猎,男人收拾炉灶做饭。妻子不是丈夫的所有物或动产,但她应该对丈夫忠诚(反之亦然)。这种女性精神的独立性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在异国旅行的西梅利安男性看待其他文化中女性的方式。在女性扮演着更从属角色的文化中,西梅利安男性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是一种固有的软弱,故而倾向于将异国女性视为动产,而不是平等对待,当一切都由男性决定的时候。其他文化背景下的强势女性受到赞赏,西梅利安人倾向于欣赏那些表现出与西梅利安女人相似,且远超过相关文化男性特征和个性的异国女性。

然而,女性无法逃避的角色是生育。有些西梅利安妇女很愿意于做很少的事情,却负责养育一个大家庭;其他人则只愿意养几个人。每个妇女都要至少生一个孩子,而且通常在成年礼之后的几年内。因此,西梅利安女性在青春期一开始就结婚,并在一年内生下第一个孩子,这是非常普遍的。婚姻通常是由父母包办的,要么是因为婚配被认为会产生很多优秀、强壮而英俊的孩子,要么是因为婚姻巩固了两个氏族之间的联盟。婚姻很少是为了爱情而结婚的,女人因为不爱(甚至不喜欢)预定的丈夫而不同意安排好的婚姻是违反传统的。

虽然大多数女人结婚了,但有些女人不结婚,她们愿意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如果一个女人诱惑一个已婚男人(即使她并没有真的这么做),这通常被认为是被驱逐出氏族的理由,尽管如果双方的结合生育下孩子,他们通常会被留在氏族内部,作为父方家庭的一部分而被抚养。未婚男女可以呆在一起,想要多少孩子就生多少;围绕私生子几乎没有什么禁忌,因为有了孩子,氏族的整体幸福再一次得到加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07

男人
人们期望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能成为战士或猎人。事实上,每一个西梅利安男人都被认为是一个战士和/或猎人,除非很明显,他们没有攻击或追踪的能力。很少有西梅利安男性儿童表达过长大后想成为一名农民或织布工的愿望;那些愿意这样做的人通常会被皱眉并考虑交换。从最早的几年起,西梅利安男孩就被教导如何无情地、熟练地、干净利落地战斗。

虽然西梅利安氏族表现出极大的性别平等,狩猎和保护的任务自然落在男性身上。西梅利安人从小就被带进狩猎队和战斗队,他们结成了强有力的男性同盟,学会了依赖和信任他们的战友。这与男子汉气概无关,他们更关心的是生存。西梅利亚的艰苦地形意味着即使是狩猎也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团队合作和信任对于避免伤亡至关重要。而且,有这么多好战的氏族在争夺领土,西梅利安人知道在人多力量大,但信任具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你能相信同伴能帮助你,敌人就更容易被击败或智胜。

因此,西梅利安男性喜欢男性陪伴,并且能够很容易地交到男性朋友。他们喜欢男性群体中不可避免的竞争:喝酒比赛、友好的吹嘘和长篇大论、机会博弈游戏、做或敢做的游戏等等。喧闹的行为抵消了西梅利亚生活的艰辛,有助于在逆境中建立牢固的纽带。在外人看来,一群群西梅利安男人令人畏惧;黑发,肌肉发达,经常流露出攻击性。然而,如果获得信任,这些组织就会成为喧嚣、忠诚的同伴。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做出了他的承诺,那么这将是有约束力的;如果一个团体提供了它的信任和友谊,那么它是深远的——只要以同样的礼貌回报。

当没有打猎和战斗的时候,西梅利安人就可以过着平凡的家族生活,完成一些普通的任务,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抱怨。因此,尽管西梅利安男人的性格和外表都很粗犷,但在家务劳动方面,他们还是相当能干的。所有优秀的西梅利安男人都能照顾自己和任何家属,做饭、清洁、缝纫等等。当然,这种平凡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荣誉;真正的荣誉和威武是在狩猎和战斗中发现的,但西梅利安男人很少蔑视世俗活动为“女人的工作”。相反,他们只是继续默默工作。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09

服装
西梅利安人避免虚张声势。典型的男女服装是简单的束腰外衣(tunics)或粗羊毛和亚麻衬衫,与短裙(kilts)或羊毛长裤搭配,用矿物或蔬菜制成的简单天然染料染色。这是日常穿的衣服,以抵御似乎不停歇的雨水和阴凉寒冷的夜晚。
当西梅利安人穿鞋时(但通常不穿——许多西梅利安人赤脚),他们穿一双简单的绑在脚踝和小腿的皮革凉鞋。

每一个部落都用不同的颜色编织成方格呢或长裤。这些颜色通常是格子或粗糙的格子花纹;规则的,几何图案,编织简单,但复杂到足以促进氏族认同。

在寒冷的天气里斗篷是很常见的,可以是羊毛、绵羊或山羊皮,偶尔也可以是皮革。除了用于战斗的头盔,帽子和其他形式的头饰在西梅利安人中极为罕见,尽管如果需要在恶劣天气下进行长时间的旅行,斗篷上可能会缝上一个兜帽。西梅利安人通常认为头饰是一种伪装,因为它遮住眼睛或遮住头发。每个西梅利安人都以自己是西梅利安人而自豪;对他们来说,伪装或企图伪装,都是懦夫和小偷的行为。

然而,当涉及到狩猎和战争时,服装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柔软皮革制成的腰带,有时还配以皮革短上衣(leather jerkins),取代了羊毛衬衫和短裙。这样的装束在野外很容易被绊住,虽然它能御寒,但在穿越森林和荆棘,或穿越荒凉的荒原时,西梅利安人宁愿发抖也不愿受到阻碍。

在战斗中,那些有盔甲的西梅利人,要么是从被杀的敌人身上取下来的,要么是父亲或氏族长辈的礼物,要么是买来的(虽然这很少见),穿戴上盔甲,尤其是头盔。西梅利安人虽然为自己在战斗中的英勇而自豪,并渴望展示自己的力量和坚韧,但他们不是傻瓜,他们重视良好的、坚实的保护。许多外人认为所有的西梅利人都是近乎赤裸的野蛮人,除了一条腰带和战争伤疤外,他们都是裸奔的,但这是一个罕见的景象。西梅利安人的战帮穿任何他们能穿的盔甲,那些选择半裸的人(就像柯南本人在很多场合所做的那样)通常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最常见的是他们买不起盔甲,或者想最大限度地提高速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11

西梅利安人的典型物品

莱恩(Léine)——一种柔软亚麻制成的衬衫,通常穿在羊毛束腰外衣或长袍下。紧身衣没有衣领,通常是从喉咙到胸口顶部呈V形切口。男式的léine及小腿长,女式及脚踝长。虽然漂白亚麻布(乳白)也很常见,但它通常被染成深藏红花色。

布雷奇(Braecci):亚麻或羊毛长裤,穿在莱恩之上,腰部系有腰带,有时脚踝处也系带。

伊纳(Inar)——一种羊毛无领夹克,穿在莱恩之上,剪裁成莱恩的样式。它被设计成敞开式,但有时也用皮带固定。

特里厄斯(Trius)——羊毛或粗亚麻内衣,由两个长方形的裤管和一个长方形布料的中心部分组成,在两条腿之间从腹部向下折叠,然后向后折叠以覆盖背部。

曼特尔(Mantle)——长方形羊毛斗篷,以长度表明氏族中的地位。流苏很常见,许多斗篷装饰有氏族标志。斗篷使用牛羊角、鹿角或是骨头制成的钩环固定,尽管酋长和其他地位较高的人可能用青铜、铁、银或金制作扣环。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14

贵族
西梅利亚是一个由部落和氏族组成的土地;它没有国王或贵族领地,尽管过去有很多人试图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但都失败了。氏族拥有他们控制的土地,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领土,但是没有一个单独的个人拥有对领土的独占所有权。

然而,每个氏族都有一个领头人(headman)或领头女人,他们被认为是氏族的首领。当几个氏族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部落时,从部落统治者中选出一个部落首领/酋长(chieftain),通常称为塔恩(Thane)。统治权通常是由力量决定的;最强壮的战士可以挑战氏族的领导权。因此,氏族首领通常是在战斗中证明自己的年轻男女。家族继承的情况很少;没有直接的权利要求通过家族关系或地位来领导一个氏族。

每个氏族首领都会成立一个议会(council)。这个议会就所有与氏族福利有关的事项提供建议,酋长应听取并听取这些建议。那些傲慢到无视议会建议的酋长们,很可能会面临来自一个如此强大的人的挑战,这表明他会听取建议(这并不是现实中的保证)。酋长的话和决定被认为是最终决定的。酋长决定何时开战,是否开战,以及对谁开战。他们决定什么时候突袭,什么时候和平追击。酋长们对谁和谁结婚有最终的决定权,而且通常是首先决定婚姻。新出生的孩子传统上是交给酋长检查的,酋长决定一个孩子是否值得留在社区里。

因此,酋长是氏族律法的维护者,但通常不是立法者。如果认为有必要制定某种形式的律法或社会法规,通常由议会决定,由酋长宣布。通常情况下,一个氏族的律法是由其现有的传统和习俗所规定的,几乎不需要任何其他机制来促进社会和谐。有时酋长有一种特定的行事方式,这种方式是由需要或环境而产生,后来作为传统的一部分而采纳,这样,西梅利安氏族社会的发展缓慢,并对大事作出反应。

尽管如此,即使是酋长,也被期望维护和遵守一个氏族的传统和习俗。如果一个酋长违反或推翻了一个传统,他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理由(通常是他的议会的同意),并且必须向氏族的其他成员清楚地解释他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执意执行自己意愿的酋长很可能会受到公开挑战,如果被击败(并且仍然活着),他们将被迫立即离开氏族。这不是西梅利安人阴谋反对或暗杀酋长的方式。如果酋长的决定遭到反对,反对者必须说明理由,并对酋长提出质疑。如果一个酋长显然是如此之坏以至于他需要被氏族除名,那么他会公开寻找一个挑战者,随后的罢免酋长的企图会被迅速,而且通常是残酷地解决。如果一个酋长在力量挑战中幸存下来,他已经表明他的意志必将获胜,除非有其他人能够成功地挑战他。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16

牧师/祭司
西梅利安人对宗教的态度充其量是模棱两可的。克罗姆(Crom),最重要的神明,是一个遥远而无情的神祇,西梅利安人承认祂,但从不公开崇拜。其他神明也同样漠不关心。虽然有些地方被认为是神灵的圣地或场所,但在西梅里亚,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找到神灵的教堂或庙宇。如果有任何崇拜发生——通常是一个快速低语的祈祷和简短的祭祀——那么这就是将会发生的事情。

因此,西梅利亚没有牧师/祭司。有些人研究神话以及神之道,但他们这样做更多的是为了帮助指导氏族,而不是使人皈依,强制仪式崇拜或者领导会众。

那些研究神之道的人只是将其作为一种副业来研究,同时仍然在氏族中扮演着传统的角色。这些圣贤/圣人(sage)中的一些人可能会把头发剃成一个秃顶(tonsure,从额头到顶部剪掉,两边和后背留得很长),表明他们对神和其他世界的兴趣,但他们不会试图对别人灌输他们的兴趣。如果一个氏族有一位圣人,通常情况下,他或她会在酋长会议上获得一席之地,任何来自神的智慧和洞察力都可能被引导到氏族事务上,但这绝不是一种权利。。很多圣人一生都不会对氏族产生丝毫的影响,因为总的来说,神,甚至是克罗姆,都被认为远离凡间事务,而西梅利安人也更喜欢这样。

尽管对神明有这样的态度,圣人们经常关注于研究一个氏族的传统和祖先可能对事务产生的影响。尽管他们缺乏宗教信仰,西梅利安人还是迷信的民族,人们普遍认为,祖先的灵魂仍然存在于氏族领土内及其周围,观察并有时温和地引导氏族的事务与命运。祖先是氏族中光荣的死者;那些为家族服务并为其事业而牺牲的人。西梅利亚的圣人通过一个简单的仪式,比如在酋长的餐桌上为他们让出个座位,或者为在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的健康干杯,以确保祖先在他们去世的周年纪念日(或其他纪念日)被人们记住。

否则,西梅利亚的牧师就没有多少空间了。那些到过斯泰吉亚和赫卡尼亚等地旅行的西梅利安人经常报告说,许多祭司掠食社区而不是为他们服务。西梅利安人天生不信任胆小的掠食者,他们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并变得越来越决心将他们的神——以及那些如此渴望为他们服务的神——维持在一个遥远的距离内。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6:36

战士
战士是西梅利安氏族的核心人物。每个男人都被期望成为一个战士,许多女人也加入了他们。战士们被期望保护氏族免受敌人的攻击,对同一个敌人发动战争,在需要袭掠时进行袭掠,并用每一个机会提升氏族的力量和自豪感。

善良、强壮、快速和勇敢的战士是西梅利亚最珍贵的东西。理想的战士不考虑自己的安全,不怜悯,不逃避杀戮,不惧怕死亡。同时,理想的西梅利安战士应该服从命令,带着荣誉和尊严去战斗。西梅利亚的历史是无数部落战争的历史,这些战争可以追溯到时间的迷雾中,而西梅利安人也从战争中吸取了教训。有些西梅利安人——愚蠢的人——确实在第一次机会冲进战场,完全不顾自己或他人,但这些人很快就死了,这最终是一种浪费。一个好的西梅利安战士听从酋长或指挥官的话,在进攻前稍加思考,用狡猾(但不是欺骗)来赢得对手的优势,但仍然会成为一个在他面前人人畏惧的死亡批发商。

对大多数西梅利安人来说,战争似乎是一种天生的才能。他们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能力,在战斗中表现得无所畏惧,并公开享受参与杀戮的机会,即使这种可能性几乎保证也会他们自己死亡。西梅利安人很少向敌人投降,也从不指望它会得到回报。但总的来说,他们不是鲁莽的狂暴者。当然,有些人,最被人恐惧的人(比如柯南),在战斗中进入了狂暴的杀戮狂怒,被一种永不满足的嗜血癖所控制,这使得他们在大杀戮中欢呼,但这往往是艰苦经历的结果,而不是鲁莽的放纵。

西梅利安战士训练时使用各种武器和各种不同的技艺:对单个和多个敌人的近战;战场战斗;伏击,等等。最受欢迎的武器是长矛、阔剑、战斧和重锤。盾牌被使用,但主要是用于战场保护。每个西梅利安人都受过匕首和刀的训练,它通常是西梅利安人学会的第一件武器。

对许多战士来说,在西伯莱的野蛮文化里,一场搏斗或战斗往往开始于饮酒和嘲弄敌人。尽管这种情况发生在他们的社会中,但更常见的情况是,西梅利安人在战斗前时刻全神贯注于他们的敌人,他们的武器,以及可能的弱点或易于受伤的部位。准备冲锋的西梅利安战士通常是一种阴郁的专注、黑眼睛半眯、眉头紧皱、手指紧绷又放松地握着武器的柄部。当集中注意力时,除了敌人和附近的战友之外,西梅利安战士们什么都不知道,并且随时准备着接受交战的命令。
每个西梅利安战士都会像捕食者一样自然地审视自己的环境。西梅利亚严酷的环境决定了意识和观察是生存的重要特征,因此所有西梅利安战士都被训练成会观察、倾听、嗅闻和监视。正是这种对环境的敏锐,使西梅利安人,即使是训练最差的人,也比其他国家的战士还要强大。文明人对野蛮人的普遍看法是,他是一个迟钝的工具,没有教养,没有文化,因而无知。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西梅利安战士从小就在野外磨练,在进入冲突时,他们天生就有运用微妙策略的天赋。敌人的数量很快就确认了;优势和弱点一目了然;敌人的心理状态可以通过他们的肢体语言和其他语言以及非语言信号来理解。在准备迎接战斗的时候,所有这些特质都会立即在西梅利安战士身上显现,使他成为一个难以察觉的异教之敌和一个被低估的危险敌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7:18

奴隶
西梅利安人对奴隶制持漠不关心的态度。每当一个敌对氏族被征服时,奴隶就会被带走,而奴隶所得到的待遇完全取决于主人的看法。总的来说,奴隶被认为是动产,受到最基本的照顾,但根据主人的意愿,奴隶经常被虐待。奴隶们被要求做氏族的苦工,伺候酋长或主人,在氏族内部除了获得食物、睡觉的地方和一些极其有限的财产之外,没有任何权利。奴隶可以在联盟的氏族之间进行交易,就像交易任何其他货物一样,如果奴隶特别是菲特,勤勉和敬拜,价值和金银一样高。然而,一般来说,西梅利安氏族不会故意去寻找奴隶,并通过交易来提升氏族的地位。奴隶是偶然的必需品和胜利的权利,但不是一种可以耕种和交换的商品。

但西梅利安人的骄傲使他们成为可怜的奴隶。沦为奴隶被认为是可耻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战士愿意接受奴隶制作为失败的选择。接受奴隶制度自然会使人处于弱势地位,几乎所有的西梅利安人都宁愿死,也不愿过强迫奴役的生活。因此,在西梅利安人的奴隶中很难找到强壮的战士。在奴隶队伍中发现老年人和那些能力较弱的人更为常见,西梅利安人的奴隶总是有一种压抑、忧郁的态度,因为他们充分意识到,在被俘虏和奴役的过程中,他们实际上没有成为一个好的、骄傲的西梅利安人。

如果一个奴隶被证明是勤劳的,接受他们的命运(这是罕见的,但有可能),那么,偶尔,酋长可能会给奴隶机会,让他成为氏族的一部分。虽然这给予自由,但并不一定意味着尊重和荣誉。那些从奴隶制度中成长为真正的氏族成员的人,总是被当作奴隶来纪念,不能指望得到“真正”氏族成员的尊重。做过奴隶就是表现出精神上的弱点,不管一个前奴隶表现得多么好,软弱的耻辱总是存在于氏族的记忆中。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8:04

农奴
因为个人不拥有财产或土地(除了以氏族名义拥有领土的氏族首领外),西梅利安社会没有农奴。耕种土地是一种集体活动,与农奴制有关的苦力劳动是由一个氏族拥有的任何奴隶来完成的。除此之外,西梅利安人的哲学是合作生存;农奴制的概念与他们的思维方式格格不入。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8:23

农民
在西梅利安人中,农民并不是一种广泛的职业。许多氏族是半游牧民族,没有时间来饲养和管理广阔的农田。狩猎是粮食生产的基础,而不是农业,但大多数氏族都有一些牲畜(绵羊、山羊、家禽,偶尔还有牛),这些牲畜很容易放牧和维持。作物生产仅限于那些容易种植、收获和加工以满足氏族需要的东西,例如块根蔬菜,但是谷类作物在西梅利亚非常罕见,它们需要大量的努力来种植。因此,在西梅利安人眼中,耕作是一种非常有限制的工作,而且只能勉强糊口。很少有氏族生产足够的粮食来进行贸易,而敌对部族不断发动袭击的威胁使农业成为一种负担和责任,而不是一种维持氏族的可行方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8:40

爱情与婚姻
西梅利安人是一个缺少感情的民族,但无疑是充满激情的。在其他国家,围绕爱情的浪漫主义理想在西梅利亚并不存在;吟游诗人或篝火旁所讲述的浪漫传奇相当少,即使有的话,也没有人会写大量的诗歌来歌颂爱情和浪漫。但西梅利安人确实会爱,而且爱得很深。他们爱他们的部族,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狩猎队,他们的战友,当然还有浪漫意义上的异性成员。

他们与其他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爱的表达方式。西梅利安人没有时间、动机或欲望去表达理想化的爱;相反,西梅利安人只是简单地过着他们的生活,相信那些被爱的人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不被视为敌人,受到尊重和友善的对待。偶尔,一对夫妇可能会因为彼此的关系而手足无措,用花束装饰对方的头发,但这种做法很快就会遭到蔑视和嘲笑,因为除了自作多情和多愁善感之外,这种做法几乎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当一个西梅利安人爱上一个人时,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对方,但通常他并不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婚姻几乎总是一种政治联盟,旨在结成新的联盟,结束旧怨或提高相关家庭的地位。夫妻确实是为了爱而结婚,但这是例外而不是规则,一个对氏族有利的结合比一个由爱组成的结合更容易得到酋长的赞同。

在结婚之前,夫妻双方必须征得各户主的同意;如果有一个家庭拒绝同意,那么夫妻双方可以要求相关的酋长推翻这个决定,如果后者愿意赞成结合。一旦家庭表示赞成,那么这对新人就会被介绍给新娘一方的酋长,而这位酋长也必须赞同。如果酋长拒绝赞同,那么这场婚姻是不被允许的——即使新郎一方的酋长批准了婚姻。

一旦得到同意,这对夫妇必须在90天内结婚。这一时期有时因氏族而异,但这是一个广泛而被接受的西梅利安传统。在这段时间里,新人必须与其他人保持最小程度的接触——如果新娘和新郎来自不同的氏族,这并不困难——当他们真正接触时,他们必须由亲属或亲近氏族成员陪同。这种特殊的传统是为了防止新娘和新郎私奔,或者在婚礼前有足够的时间来决定他们喜不喜欢对方。它并不是为了确保不发生关系。

结婚仪式本身是一个九步走的过程,涉及到整个氏族。新郎所在的氏族是主人,在仪式期间,两个氏族都被禁止携带武器——仪式通常从黎明持续到第二天黎明(或在酒后结束)。

第一步:圆环的铸造和献祭
氏族的妇女们准备了一个圆环,让新郎、新娘在里面结婚。这可能是氏族座位中心的一个圆形区域,也可能是附近森林或荒原上的一个神圣或特殊的地方。这个圆圈用石头、花朵、花瓣或其他标记清楚地标记出来,并且总是以9码为半径。只有举行婚礼的新娘、新郎和氏族长老才可以进入这个圈子;其他人如果这样做,将被视为被诅咒九年的厄运。这个圆环用九个处女的尿液献祭以神圣化,后者将被撒在圆环外缘。这可以抵御邪恶的灵魂,被认为是一种强大的魔力,并有助于生育。

第二步:介绍新郎与新娘
新娘和新郎是从氏族聚居地的两端带来的,在那里他们从前一晚起一直处于互相隔离的状态。各氏族和家族的首领和长老接待这对夫妇,并向他们献上正式的祝福,通常要请求各氏族的祖先对这一结合表示看好。正是在这个阶段,新娘的家人向新郎的家人赠送嫁妆。嫁妆通常是在婚礼前商定的某种商品的数量。可能是黄金或硬币,食物,甚至是盔甲或武器。如果新娘和新郎在结婚九年内因任何原因分居,新郎的家人将没收嫁妆。

在交换嫁妆之后,新娘和新郎被介绍给聚集在一起的氏族,为仪式的第三步做准备。

第三步:吟游诗人的陈述
吟游诗人要么是经常用故事、歌曲和诗歌取悦同伴的部族成员,要么是某个被提名为担此责任的圣人。吟游诗人有责任简洁明了地解释这对夫妇为什么要结婚,并号召聚集在一起的氏族族要么祝福婚姻,要么反对婚姻。这是一个被公认接受的婚姻祝福传统;在仪式举行之前,任何反对意见都会在私下里与相关氏族首领表达。然而,这仍然是人们抗议的最后机会。

任何挑战这场婚姻的人都必须站出来为自己的反对辩护。接着,新郎方的酋长有责任选择接受或拒绝挑战。如果他接受了,那么婚姻就会被否决,传统规定双方必须各行其是,没有流血或仇恨。在实践中,当这种不幸的情况出现时,它总是会导致一种宿怨的产生或是加剧。

如果酋长拒绝接受反对,他可能会把挑战者叫出来。这总是意味着挑战者与酋长挑选出的冠军之间来一场荣誉决斗。冠军通常这是氏族最重要的战士,但也可能是首领决定提名的任何人,当然也包括新郎。决斗的赌注完全取决于对手的反对程度。当氏族或个人荣誉受到相当大的威胁时,与死亡决斗并不少见。如果指控不那么严重,那么决斗可能是第一次流血,甚至是解除武装;如果他们的决斗仅仅是为了证明或提出一个观点,那么就可以用身体竞赛,如摔跤,而不是用武器来决斗。

如果挑战者赢得了决斗,那么他所提出的指控就成立了,婚礼要么暂停,要么完全取消,直到找到解决办法(如果有解决办法的话)。如果酋长的冠军获胜,那么婚姻就会继续下去——尽管西梅利安人的迷信认为,任何以这种方式受到挑战的婚姻都注定会以某种形式失败。

第四步:新郎新娘宣告
一旦吟游诗人的陈述已经完成,新娘和新郎,然后是会众,走入圆环。在这里,主持婚礼者要求新娘和新郎宣誓。没有特定形式的词语,但基本上新郎必须宣告他将:

◎保护和尊敬他的妻子

◎养活她和他的家人

◎把她的需要放在其他女人的需求之上

◎对她永远忠诚

新娘必须宣告:

◎尊敬并服从她的丈夫

◎确保他的需要得到很好的满足

◎按照氏族的传统和方式抚养他的孩子

◎对他永远忠诚

第五步:交换戒指
夫妻之间交换的戒指不必是金属戒指;它们可以是任何圆形物体——骨头或鹿角制成的领圈(torques);用战败敌人的武器锻造的战士的戒指;花环或珠子项链——任何东西,只要它是象征着圆环。

新娘向新郎赠送戒指,然后新郎归还戒指。

第六步:手的斋戒Fasting of Hands
这对夫妇紧握双手,把双手交给主持仪式的长老。然后他们的手或手腕绑在一起,松散地绑在一段柔软的亚麻或丝绸上。这标志着结合的结束。

第七步:光的传递
举行仪式的长者要么拿着点着的蜡烛,要么拿着烧着的木头,围着这对夫妇走上九圈,并高呼他们的名字。然后,光源被传递给一对夫妇,他们把它紧紧地握在一起,必须逆时针绕着圆圈的内周长走九圈。这个法案代表了结合的精神,每个人都仔细观察光源,看它是否会熄灭。如果它在任何时候熄灭,那么它是由仪式的年长者重新点燃的,但是灯光熄灭的旋转意味着这对夫妇在一年或几年内可能会遭遇麻烦。光源熄灭的次数越多,婚姻就越麻烦,如果光源在任何一次旋转中熄灭不止一次,或者每次都熄灭,那么婚姻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受诅咒的。

第八步:感恩与誓言
一旦光的传递完成,这对夫妇会跪在圆圈的中心,共同向祖先和氏族所观察到的任何神明(通常是克罗姆、玛查Macha或尼曼Nemain)做一个简单的祈祷,并发誓会作为一对已婚夫妇为将是他们家的氏族服务。

第九步:祝福和圆环的开放
仪式的长老为新婚夫妇祝福,给他们一小口葡萄酒或蜂蜜酒。完成后,一对夫妇各自拿着圆圈上的一个标记,走出圆圈的外缘。他们作为夫妻从仪式中走出来,圆圈的打开将会是宴会开始的信号。新人可以把手的斋戒(fasting of Hands)时用过的东西拿走,传统要求新娘把它扔到与会的人群中;谁抓住了它,谁就下一个结婚。

正式的结婚仪式持续一整天,但庆祝活动可能会持续几天,这取决于有关氏族的情绪、已婚夫妇的地位以及有多少食物和饮料。一个好酋长的标志就是尽可能长时间地维持宴会,尽管没有酋长有义务在第二天黎明之前继续宴会,但在指定的时间结束庆典被认为是糟糕的形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19:45

财产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对财产有一种矛盾的态度,他们只需要他们从事工作的工具(主要是武器),居住的地方和保暖的衣物。考虑到所有其他非必要的财产都只是太多的超重行李,许多西梅利安人只拥有他们穿的和能携带的东西。但西梅利安人确实欣赏和钦佩质量和技艺;他们也了解贵金属的价值,无论是用于贸易还是用于制造具有突出价值的物品。
一个典型的西梅利安氏族成员可以拥有以下一系列财产:

※狩猎矛

※弓和箭

※阔剑(通常是从他父亲那里传下来的,或是从倒下的敌人那里夺来的)

※一把匕首或宽刃小刀

※日常穿着 (见上面的服装)

※作战装备(几件盔甲、头盔或帽子)

※缠腰带/缠腰布(Loincloth)

※皮制凉鞋

※斗篷和骨头胸针或扣子

※打猎工具(套绳陷阱、骨头或鹿角鱼钩、钓鱼线)

※燧石、钢和引火物;

※酒/水袋

※一些珠宝——一个领圈,一些由战败敌人的矛尖制成的武士戒指(warrior rings),也许还有一条项链

※附加物品取决于地位、经验等,但大多数西梅利安战士认为以上是必需品。

财产类型
西梅利安氏族的财产分为三种类型。

个人财产——由个人猎取、制造、购买或交易的财产(见上表)。此类财产是个人的正当权利,把它夺走是一种盗窃行为,不管一个氏族会对盗窃会实施何种律法,总之,他们都将受到惩罚。

公共财产——属于氏族的财产,由酋长及其议会代表氏族管理。这基本上是土地和领土,但也延伸到众所周知的象征着氏族及其遗产的宝藏和物品;它还包括其他氏族的特殊礼物,无论这些形式采取。因此,公共财产体现了氏族的财富、遗产和地位。

氏族首领(酋长)的财产——是第三种财产;这是氏族首领拥有的财产,氏族首领可以自由地将其作为对其他氏族成员作为奖励,或是对其他氏族表达感激或者结盟。使者来到一个氏族时,他们通常会带上两份礼物,一件给氏族,一件给酋长。给氏族的礼物变成了公共财产,而给酋长的礼物成为了氏族首领的财产,可以被他用任意方式决定如何使用。

关于个人财产的法律

盗窃在氏族中被认为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

相互信任和尊重在氏族生活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以至于从另一个氏族族成员那里偷窃被认为是对信任的严重破坏。如果从其他氏族成员那里偷东西被抓住,偷盗者至少会失去左手。如果被偷的物品特别值钱,或者是氏族或酋长的财产,他可能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支付,在这种情况下,酋长总是被要求做出最后的决定。

即使偷盗者失去了一只手,他也会被逐出氏族,而且,带着犯罪的痕迹,很难在另一个社区获得庇护。

盗窃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唯一情况是:

※掠夺战败敌人的尸体。西梅利安人的传统总是赋予胜者获得战利品的权利

※在一个氏族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在一次批准的袭掠中夺取牲畜

※如果当地居民提出抵抗,就把一个在战斗中被打败的村庄洗劫一空。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氏族财产和酋长财产才应该被掠夺;个人财产,除了武器和盔甲,不应该受影响。

在解决两个氏族成员之间的纠纷时,族长可以没收个人财产作为对犯罪方的惩罚,但这种情况往往很少发生。大多数争端往往是通过荣誉考验,以某种形式的挑战来解决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20:39

住房与居所
虽然西梅利安人的一些氏族是半游牧民族,但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都有固定的领土和已建立的定居点。氏族聚落中的标准建筑类型是bothan或圆屋(roundhouse)。圆形的石头基座大约有两英尺高(典型的家庭住宅)直径为20英尺,顶部是一堵由荆棘和灰泥糊成的墙,能起到防风和隔热的作用。一根中心柱和几个辐射梁为由茅草、芦苇和柳条制成的圆锥形屋顶提供了框架。

室内一般很昏暗,但很暖和。一个被石头包围的中心火坑作为壁炉,动物皮肤和毛皮被挂在墙壁和房椽上,以形成基本的分隔并增加隔热性。

寝具是用干净欧洲蕨(bracken)、灯心草(rush)、麦秆(straw)芦苇(reed)制成的,上面铺着一块用于晚上过夜用的长布。即使是最干净的床也会很快布满跳蚤、虱子和其他动物,因此定期更换寝具和打扫bothan是必不可少的。在寒冷的天气里保护牲畜不受天寒地冻的侵袭,这是很普遍的。

一个首领的bothan是按照类似的设计建造的,但规模更大(是标准bothan直径的两倍甚至三倍),有时在饲养牲畜和其他动产的圆形结构上增加一个矩形的附件。酋长的居所作为居所、会议厅、宴会厅,偶尔也作为聚落的军械库,通常是氏族的重要地点。酋长挑选的战士可能会被要求长期睡在酋长的bothan中,以充当氏族的守卫和力量的象征,因此酋长的bothan需要足够大,以容纳一个大家庭。

西梅利安人很少使用桌子、椅子或其他家具。坐着的时候,他们盘腿席地而坐,也许还有一层动物毛皮增加舒适感。食物是用雕刻的木碗和盛着厚实的未发酵面包的木盘,握在手里吃的。餐具可以是自己的刀/匕首,也可以是用木头或鹿角雕刻的勺子。

家具的唯一让步可能是一个个人财产箱,由结实的木头制成,以铁或钢配件作为固定装置。箱子里放有贵重物品或需要保持干燥的物品,如备用衣物、燧石和引火物。箱子可能上锁,也可能不上锁,这取决于主人的经济能力。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20:40

游牧部落
西梅利亚的游牧部族不建造圆屋,而是随身携带可携带的等效物:圆顶帐篷(yurt)。每一个圆顶帐篷都是由一个圆形的木制框架构成的,上面覆盖着一层通常由粗亚麻或羊毛制成的织物覆盖物。木框架由几块用于墙壁的格构部分、一个简单的门框、屋顶杆和一个顶部组成。木质框架为自支撑,并覆盖有布片;导绳增加了强度和稳定性。圆顶帐篷的结构由于织物重量而受到压迫,但有时,也会在屋顶中心悬挂重物,以产生更大的强度。

一个圆顶帐篷可以在不到一个小时内由几个人搭建和拆卸。它的设计使它能够完全拆卸压缩,并且便于骑马携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0, 22:11

钱币
尽管没有自己铸造,但西梅利安人对硬币,尤其是黄金和白银情有独钟。日常交易使用的是商品和服务的易货交易,而不是用货币支付,但每当西梅利安人收到硬币时,他们就会囤积起来以备日后使用,如果酋长或氏族需要做出一份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礼物,无论是在一个氏族内部还是外部,钱币通常是用作这样的手段。

然而,对于大多数西梅利安人来说,硬币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用处。西梅利安经济没有中央集权的机制,也没有国库,在货物和商品的直接转移上流畅灵活地移动。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1, 19:12

艺术与文化
异国人错误地认为,由于西梅利安人是野蛮人,他们没有文化可言,除了打仗和袭掠之外,没有其他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性格。这是对西梅利安人的生活方式的一种可怕的低估,这种生活方式有着极其丰富的文化,沉浸在传统中,通过艺术和技巧表达,与其他的任意一种西伯莱民族一样清晰。

西梅利安人需要磨砺技艺,将其延伸到创作艺术和战争艺术中。金属制品、骨头制品和纺织品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细微、优雅、技巧和工艺。人们可能会期待那是粗糙、粗犷或是粗制滥造的,在许多西梅利安人中,你会发现,功能被置于审美之上,但在任何其他文化中都是如此。西梅利安人有很高的能力来制作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足以满足最好的 阿奎罗尼亚大厅。纺织品充满了鲜艳的色彩和丰富的图案,织物的质量在质量和耐用性方面首屈一指。西梅利安人不画画,但他们在金属制品和结制品(用于腰带、肩带以及长袍与斗篷的流苏)中展现的设计是抽象而美丽的。

这些艺术品受到氏族和酋长的珍视,形成了西梅利安社会的瑰宝。但很少有人把它们从西梅利亚出来,因为它们是珍贵的财产,因此受到严密的保护,毫无疑问,它们的不可见性促使人们认为西梅利亚没有文化。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1, 21:11

金属制品
西梅利安人是熟练的金属加工工匠,尤其是铜、青铜和铁。黄金和白银虽然稀少,但却被谨慎而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碗、盘子、高脚杯、珠宝和武器等珍贵物品,在西梅利安社会中极为珍贵。一个好的金属加工工匠对任何一个氏族来说都是一种财富,因此这个职业被认为是光荣的,是氏族命运的必要条件。

西梅利安人的金属制品尽量避免直线和刚性的图案。他们喜欢流动、复杂和相互连接的曲线、波浪、同心圆以及复杂的缠结结构。这种复杂的设计总是很少被使用,但一旦使用就非常细致和精细。乍一看,西梅利安人金属制品非常简洁,但是,随着细节的研究,设计的复杂性和美感变得显而易见。刻意避免炫耀;非常简洁,对西梅利安人来说,少即是多。
西梅利安人设计中使用的图案样式和装饰图案,尤其是其金属制品,避免了对自然的直接表现,反而注重象征意义。主要的象征物是:氏族、祖先和神圣的数字。

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设计,以织物上的图案和颜色来表达,也有用来装饰金属制品的缠结和圆形图案来表现。它所遵循的模式允许西梅利安人认出制造该物品的氏族。每个重要的祖先都有自己的非直线图案组合,典型的漩涡和旋涡反映了生命的混乱本质。它们往往被刻在物品的表面,表达祖先对氏族的记忆和影响有多么深远。

神圣的数字:3,9和27,代表了几个东西。三代表人类灵魂的三层本性;地球、水和天空被认为是同一关系的三部分。因此,由三条螺旋线组成的三角线是西梅利安艺术作品中常见的主题。九代表家庭单位,以及孕育新生命的九个月。27是三加九的乘积,是一个典型的西梅利安战团(war band)的战士数量,因此体现了西梅利安人的力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5:03

歌曲、故事和吟游诗人
与一些野蛮文化不同的是,虽然吟游诗人存在于西梅利安社会,但西梅利安人没有浓烈的吟游诗人传统,西梅利安人喜欢听故事和唱歌。大多数的故事和歌曲都是重述伟大的战斗和胜利。一些与神话和传说有关,但大多数是基于真实的事件,这些事件讲述了西梅利亚的力量和荣耀,并庆祝战争的激烈、刺激和血腥残酷。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6:10

卖那啥Prostitution
在许多文化中被认为是最古老的职业,在西梅利亚也没什么不同。男人总是愿意为性付出代价,总有女人愿意承担责任。然而,很少有西梅利安人会承认以嫖妓为荣。每一个西梅利安男人都希望有一个女人,就像他被期望拥有一把剑和矛一样。那些习惯性地为性付出代价的人,充其量被认为是不幸的,或者最坏的情况下,也被认为是软弱无力的。

对妇女来说,卖那啥不被视为一种职业,而只是一种在必要时放纵的活动。以性换取报酬有时是防止强奸或粗暴对待、不受欢迎的结合的最好办法,有时,也作为对西梅利安男人的一种奖励,这些男人可能给人留下了印象,但女人不想给予他们无回报的恩惠。因此,卖那啥现象时有发生,但总是关起门来,从不讨论。

在西梅利安社会中,职业伎女并不存在,氏族聚居区也没有固定的街头流莺或高级的交际花随时从事她们的行业。不过,通常情况下,在任何一个氏族中,一些已知接受性报酬的女性都可以轻易地被识别出来,尽管这种身份认同有很多委婉和不适。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6:18

食物与饮料
西梅利安人首先是狩猎采集者。少量的农业生产是以生存为基础的。一个氏族的绝大多数食物都是在野外狩猎,而不是饲养得到,他们从沼泽地、山谷和森林中进行采集,而非种植。肉食很珍贵。有鹿、野猪、山羊、兔子、野禽、鸽子等。西梅利安人吃任何他们能捕捉到或跟踪到的东西,并且动物的每一部分都有用处。最珍贵的肉类是鹿和野猪。捕猎它们都需要潜行、技巧和狡猾才能成功,它们的皮毛、鹿角和獠牙是各种珍贵的工艺品。每周都会有狩猎活动,一个完整的狩猎队,无论男女,都会花一到两天的时间在整个领地范围内巡查陷阱,跟踪狩猎痕迹,并捕获猎物。这种长期的狩猎为整个氏族带来了肉食:几只鹿、野猪和兔子是最常见的猎物。每周的食物供应由个人的狩猎探险作为补充,小型猎物是主要目标,成果一般不会与其他氏族成员分享。

烹饪相当简单:把烤肉串在骨头上,剩下的用来做肉汤。任何大型猎物都会被保存起来一部分,将瘦肉风干,以备在猎物稀少的冬季使用,西梅利安人是这种肉类保存技术的专家。

蔬菜和药草在西梅利安人的饮食中占有一席之地,但并不是议程表上的重点。任何季节性的东西都会在野外采集:荨麻、野生大蒜、浆果、坚果、可食用的野草和食用菌。谷类作物,如小麦和大麦在那些土地足够肥沃的地区种植,足够来获得丰收,但谷物类食品并不是非常普遍,面包不是西梅利安人的主食。他们的农业耕作技术过于简单原始;西梅利亚没有发展出作物轮作来优化土壤肥力的方法,由于西梅利亚潮湿、恶劣的气候和有限的阳光,许多农作物容易发生疾病和枯萎病。彻底的农作物歉收被认为是相当可能发生的,它不是一个可以避免的灾难,因此氏族通常小心地确保他们的狩猎区域足够广泛,以支持整个社区的生存所需,知道在西梅利亚的自然总是严酷的。

当狩猎贫瘠,食物匮乏时,氏族就会袭击其他氏族;通常是那些愚蠢到维持大量牲畜的人,这通常是值得冒险的。狩猎队利用他们的技能来侦察对手部落的领地,估计牲畜的大小,了解防御情况,然后利用夜晚和恶劣天气的掩护潜入院落,尽可能多地带走肉。自然,任何一个有牲畜的氏族都知道它容易受到这些攻击,并利用自己的战团来形成防御袭掠者的防线。牲畜冲突是一种激烈的冲突,这是解决领土和其他争端的一种方式,也可以用来获取和保护粮食。突袭氏族可以伪装自己的身份,装扮和表现得像另一个氏族,以此尽量减少可能的报复,通常在发生袭掠之后,氏族间的纷争可能会加剧、恶化并演变成长期的流血冲突。

袭掠通常是年轻的西梅利安战士将经历的第一次战斗体验。袭掠被认为是训练的一部分,以及的所有新战士的开始——一个年轻人在危险(但比全面冲突要小)的条件下证明自己的机会。因此,热血冲头的战士渴望证明他们的勇气,因此,他们是许多袭掠的核心,并从防守者那里得到他们第一次战斗留下的伤疤。特别是那些雄心勃勃、凶猛和成功的袭掠行动受到了与任何重大战役同等的崇敬,那些突出自己的人(特别是年轻的、刚出道的战士)因其行为而受到嘉奖。因此,袭掠季节是一个被热切期待的时间段,因为它缓解了一些西梅利亚寒冷、黑暗、漫长冬季的严酷单调。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05

贸易
大多数氏族生产他们内部需要的一切,但有时,贸易是必要的——要么与邻居,要么是更远的地方。西梅利安人缺少商人阶层,所以大多数贸易探险都是由勇士来进行的,他们直截了当地解释他们想要什么,对谈判毫无耐心,并且认为拒绝交易是一种侮辱。尤其令人感兴趣的贸易商品是肉类(新鲜和腌制)、金属、武器和盔甲。

由于缺乏自己的货币,西梅利安人将氏族拥有的任何财宝作为氏族财产进行交易。当一个氏族拥有钱币时,钱币总是很值钱的,尤其是当这些钱币是白银和黄金的时候,但通常氏族必须处理任何他们手上有的物品。由于西梅利安人缺乏识别达成最佳交易所必需的沟通的细微差别的能力,贸易考察往往是紧张的事务。此外,附近氏族内部的贸易意味着市场有限,因此氏族必须在更远的地方活动,把他们带到陌生的地方,在那里由于氏族关系不太可靠或是完全不存在,而敌对氏族存在的可能性则要高得多。因此,交易并不是西梅利安人喜欢的活动,因为它违背了通过展示实力来获取所需的本能。

来自西梅利亚以外的商人,既受到赞赏,又被怀疑。西梅利安人钦佩那些通过口才和巧妙的谈判,能够以最低的费用获得一笔极好的交易的人;然而,他们对商业技能深表怀疑甚至蔑视。圆滑的谈判离撒谎又前进了一步,而撒谎并不是西梅利安人的性格。很少有商人直言不讳,说得一清二楚;许多商人为了以最低的价格买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惜一切代价。但他们的方法虽然常常被人鄙视,但有时对西梅利安人来说还是有价值的,因此,在外国商人可能冒险进入西梅利亚的黑暗山谷和荒凉领土时,氏族准备雇用他们作为谈判代表(或出于同样的目的绑架他们,如果贸易协议成功,则承诺自由;如果不成功,那就死亡)。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15

历法
西梅利安人将太阳下山视为一天的开始,而月份则是以月亮,基于月球的运行周期。两周的时间是一个“fortnight”,它是是“十四夜(fourteen nights)”的缩写,一周被称为“七夜sennight(seven nights)”。

节日是根据最近的月相——新月或者满月,根据节日的不同——而举行的。

月球周期的长度刚好超过28天,在一个正常的太阳年(Solar year)里有12个月亮(moons)。每21年有13个月亮在一年中,这被称为一个伟大的月亮年(Great Lunar Year);西梅利安人标记太阳年和月亮年的过去,并举行一个伟大的月亮年作为一个特别强有力的预兆期。

西梅利安人的一年根据农耕和狩猎周期分为四个主要部分,并以象征世界转变的节日为标志。

西梅利安人的节日 日期 节日
夏末节/萨温节(Samhain) 10月31日 新年
圣布里吉德节/英勃克节(Imbolc) 1月31日 世界苏醒
贝尔坦节(Beltain) 5月1日 夏季第一天
卢格纳萨节(Lughnasa) 7月31日 收获日

夏末节/萨温节(Samhain)代表新年开始了,当世界开始黑暗并进入冬天。人类世界和死者世界之间的面纱会变得非常纤薄。宴会被举行,氏族的祖先受到尊敬。日历中的第二天没有名字,这是为了防止祖先被困在凡间,让他们穿越死亡面纱的旅程更加容易。

冬天的结束和世界觉醒的开始是以圣布里吉德节/英勃克节(Imbolc)为标志的,这意味着“母羊的哺乳期”。第一只羔羊的出生意味着又有了新鲜的牛奶,这是新生命回归的证据。

贝尔坦节(Beltain)是这个阴郁的国度里最热闹的节日,它标志着夏天的第一天。它的特点是五月第一朵的花盛开在弯曲的树枝和枝条的嫩芽之间。一段伙伴关系和生育的时间,这是宣布政治和婚姻联盟的时间。新婚夫妇在这一天宣布他们对彼此的爱,酋长们则会对未来一年的繁荣或问题进行评估。动物们从冬季的牧场转移到夏季的牧场,并被驱赶到贝尔坦之火(Beltain fires)间,以净化它们的邪恶灵魂。

一年中最后一个重要节日是收获的到来,从卢格纳萨节(Lughnasa)的盛宴开始。这个节日是庆祝氏族又过了一年,进入了黑暗的日子,为冬天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在那些从事农业生产的氏族,节日的高潮是收获之屋(Harvest Home),标志着最后一批货物从农场运来。

小氏族的节日和技艺表演(feats)传统上在第三、第六或第九个月的第九天举行。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32

接下来是第二章 那片阴暗的土地That Sombre Land

格兰斯(Granth)尽他所能透过尘土往北望去,望向西梅利亚的群山。松树、冷杉和云杉的黑森林覆盖着那些山坡,使它们比光秃秃的岩石更加阴暗。薄雾依附在山丘上,灰色的云在山丘上低低掠过。
“密特拉在上!”格兰斯喃喃地说,“我们为什么会想要那个痛苦凄惨的国度呢?为什么脑子正常的人会想要它呢?”

——《维纳留姆的柯南(Conan of Venarium)》

在外人看来,西梅利亚是一片坚韧不懈、不可宽恕的无情风景,最好留给那些似乎珍视它的野蛮人。对当地人来说,西梅利亚是一片荒芜的、不可驯服的土地,它不断地挑战着人们对生活的观念和正在发生的进步。尽管如此,生命仍在西梅利亚忍耐和存续着,而不是因为它而消亡。西梅利安人对自己的土地没有多少浪漫的理想;他们知道这是一个暗淡无望而痛苦凄凉的土地。很少有自然美景没有被浪漫化或被崇敬;相反,西梅利安人知道,阴霾侵入只是时间问题,所有的美好都会变成同样的阴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0:37

西梅利亚的历史
亚特兰蒂斯的陆地殖民地在世界的死亡和亚特兰蒂斯的毁灭中幸存下来,而幸存者却发现自己被困在大陆上,孤独地与他们所拥有和知道的一切隔绝。在野兽般的野蛮人和猿人的包围下,这种新的生存方式是为了生存而斗争。他们失去了冶金等古老技术——旧亚特兰蒂斯文化的进步被剥离,使孤立的殖民地沦为更简单、更野蛮的存在,反映了他们所继承的世界的野蛮。在他们的南方,皮克特人(Picts),残忍无情的野蛮人,对亚特兰蒂斯人发动了攻击,使这两个种族陷入了一系列长期的、恶性的战争,战争的焦点无非是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的生存。皮克特人占具优势;他们的部族是统一的,由强大的、好战的国王领导,他们有决心对亚特兰蒂斯的入侵者发动持久的战争。相比之下,亚特兰蒂斯是分裂的和完全不同的。两个势力慢慢地,坚定地,无情地战斗着,试图一点一点地摧毁对方。

然后,三千年前,亚特兰蒂斯人和皮克特人的残余,他们已经战斗了五百年,由于一些未知的灾难而沦为完全的野蛮。亚特兰蒂斯人堕落到一种近乎兽性的生存状态,渐渐忘记了他们的传统,被迫从野蛮状态缓缓地中爬了出来。他们周围的土地和他们一样野蛮;灰暗,雨水肆虐,毫不留情。亚特兰蒂斯的野蛮人慢慢地、稳步地开始重新发现古老的手工艺和生活习俗,但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祖先。他们给包围他们的土地起名叫西梅利亚,自己也叫西梅利安人。家庭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现在遍布大地的氏族的基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氏族结合起来形成了部落。

这些早期的西梅利安人主要居住在西北部,受到森林丘陵的保护。在西南部,他们的远古敌人皮克特人继续居住在那里,他们在这些黑暗的日子里过得更好,保留了他们的语言和文化记忆,但他们仍然是亚特兰蒂斯残余势力的敌人,尽管他们的战争倾向是有限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0:45

图瑞安时代The Thurian Age
久而久之,西梅利安人从兽性的野蛮中奋力拼搏,再次成为人类。游牧部落从西北部出击,首先遇到了阿刻戎人(Acherons),然后是西伯莱人(Hyborians)。他们从这两个民族身上学到了许多艺术,在亚特兰蒂斯时代,他们是艺术的大师。西梅利安人重新获得了钢铁、畜牧业和精细工艺的知识。野蛮变成了一种粗野的文明形式,西梅利安人精心培育这些手工艺,以便用来对付敌人。与皮克特人的战争再次爆发,西梅利安部落被赶出西北部的沿海平原,进一步深入他们土地的内陆深处。来自北方的华纳人(Vanir )和阿萨人(Æsir)的入侵更加坚定了西梅利安人的思想,他们开始认为他们四面楚歌,不能指望任何人的帮助。

随着西梅利安人s在规模、文化和能力上的发展,进一步的袭掠发生了——这次是由海伯博瑞安人(Hyperboreans)、诺德海姆人(Nordheim)和阿刻戎人(Acherons)发起的。原因总是一样的:强夺领土,抓获奴隶,建立帝国。在南方的皮克特人和凶猛的北方人的冲刷下,西梅利安人知道,作为一个独特的民众,他们唯一的生存机会就是保持纯正的血统,比敌人更猛力、更迅速、更无怜悯。

每一次战斗,西梅利安人都为自己树立了新的声誉;狠毒狡猾的战士,他们将面对难以置信的困难,不屈不挠地战斗,除了绝对击败他们的敌人,他们什么都不会在乎。这种可怕的名声,加上西梅利亚的严酷本性,在整个希伯里亚时代留下了永久的印象:西梅利亚是一片冰冷、黑暗的土地,居住着一群同样冰冷、黑暗的人们,他们准备着刀剑下生死存亡。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0:53

希伯里亚时代的西梅利亚Hyborian Age Cimmeria
皮克特人的攻击仍在继续,尽管其频率远低于早期,而且,根据他们古老敌人的作风和手段,西梅利安人能够以最小的武力遏制皮克特人的袭击。以残忍和坚韧著称的海伯博瑞安人(Hyperboreans),仍然向西梅利安人的土地,特别是东北地区,派遣捕奴队袭掠,但是他们的选择很少,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周围土地上的氏族对待海伯博瑞安人捕奴队的方式是十分明智的,他们能够使用游击战术来挫败和摧毁那些愚蠢到深陷西梅利亚内陆的人。

西梅利安人认为自己在世界上是孤独的。被神所遗弃,被自然所遗弃,被敌人所包围,被仇恨所困扰,西梅利安人对他们周围的国家只有蔑视。看到了对帝国的渴望所带来的贪婪和软弱,西梅利安人满足于留在自己的领域,对扩张完全没有兴趣。血缘的纽带保存在西梅利安人的血统,种族的纯度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生存。信任仅限于当前的社区和结盟的氏族。外来者受到怀疑和相当程度的蔑视。那些来自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北部和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西南部的人被视为敌人,除非他们证明自己不是敌人。在西梅利安人眼里,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值得任何形式的尊重或荣誉。面对全世界,西梅利安人孤立无援,冷酷,沉思,不信任,蔑视所谓的“文明”之地。

柯南时代的西梅利安部落和氏族与图瑞安时代(Thurian Age)野蛮的日子相去甚远。部落和氏族的历史源远流长,由于西梅利安人有口口流传的传统,而不是书面的传统,他们遥远的历史真相已成为神话。类似的神话在所有氏族中都有,尽管根据氏族的胜利、失败和与其他氏族的融合,细节有了很大的不同。没有一个单一而可靠的西梅利安人的历史指南存在,尽管核心神话与任何历史都一样可靠。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1:44

西梅利亚是如何成为氏族神话的How Cimmeria Came to Be A Clan Myth
从前,所有的人都像国王一样生活,那时候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光明、财富和繁荣的好地方。但君王们逐渐变得贪婪,这激怒了那些使世界震动,使伟大王国毁灭的神。

所以现在人们像动物一样生活,必须为他们需要的东西而战斗,因为神夺走了一切使生活变得容易的东西。生活从来不易(Life is Never Easy):这是第一课。

在那个时候起,人们互相争斗,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更好的。他们忘记了如何像人类一样行动和生活。他们咕哝着,像猿猴一样,或者像黑色山脉的斯瓦塞姆(svartheim)一样,把自己打扮成被他们杀死的人沾满鲜血的样子。他们把石头当作唯一的武器,甚至忘了如何用燧石做刀刃和箭头。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生活就是这样。这是第二个教训:没有什么是可以匆忙草率的(Nothing Can be Hurried)。在野蛮人周围,世界变得更加黑暗。皮克特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们并没有像那些曾经是国王的人(People Who Had Been Kings)那样忘记自己。他们嗤笑着轻蔑地环顾四围,决定用武力清除那些野兽般人类的世界。

但是那些曾经是国王的人知道如何战斗,于是他们就这么做了。这是第三个教训,皮克特人很难学到这一点:一个一无所有的对手将会更努力地去战斗(An Enemy With Nothing To Lose Fights Harder)

通过战斗和战争,人民重新学习了一些他们旧有的习俗和生活方式。他们又学会了说话,所以他们可以嘲弄皮克特人,他们学会了制造武器,所以他们可以杀死他们。这是第四个教训:需要孕育发明(Necessity Breeds Invention)。皮克特人用语言和武器在许多战场上作战。争战之地(Battle Lands)形成了,无数优秀的战士死在那里,他们的鲜血挥洒出来,然后皮克特人就被赶走。

争战之地教会人们重新组建家庭,为自己开辟新的道路。它花了很长时间,家庭之间互相争斗,因为这是家庭之道,但家庭成长,与皮克特人和其他试图入侵的人战斗,并变得更强大。氏族就这样出现了,氏族的发展是因为更多的家庭联合起来建造更大的房子,来保护他们属于的东西。

时间越长,氏族就越多;有更多的氏族,更大的力量和更大的学识。这是第六个教训:多多益善(More is Good);甚多则殆(Too Much is Bad)。从氏族而来的是西梅利亚,但是我们知道老人们变成国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因此氏族维持自己的存在,制造和获取他们所需的东西,而剩下的就留给西梅利亚吧。

ps:那么第五个教训去哪里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2:56

失败的国王神话The Failed King Myth
三大部落中有一个战士,他杀死了冰巨人(Ice Giants)、火巨人(Fire Giants)、地巨人(Earth Giants)和水妖(Water Demons)。他没有使用武器,只用他的双手和智慧就做到了这一点,大家都同意他是这片土地真正的冠军勇士(champion),不可被轻易挑战。但是,在杀死了所有这些敌人之后,冠军勇士已经失去了谦卑,他想知道为什么不应该有一个部落以他自己为首领。他的妻子——她是地巨人的遗孀——也同意了,因为她也寻求权力,她因为老丈夫的死失去了它,所以他们决定一起成为王国的缔造者。

冠军召集了所有部落的首领,在那里,与他的女巨人妻子并肩宣布,从今以后,三个部落将合并为一个,他将成为国王。他的妻子用巨量的银制作了一顶王冠,她把它戴在冠军勇士的头上。冠军勇士号召任何不同意他计划的人站出来挑战。
因为知道了冠军的实力,没有人准备在一场战斗中冒险面对他,但三个被命令听命于此的部落中潜藏着相当大的愤怒。各部族首领召开会议,达成共识;他们不再是一个单一的氏族,而要回到多个氏族,这样,冠军勇士就不能打败他们所有人。

当冠军听到他们的计划,他变得愤怒,他冲进酋长的帐篷,并以死亡威胁他们。然而,酋长们已经下定决心;许多总比一个好。冠军出于怨恨杀死了几个人,从而证明了他作为任何事物的国王都毫无价值可言,并且,一个接一个,三个部落分裂成许多独立的部落,离开了酋长的领地,蔓延到了西梅利亚的四个角落,只留下冠军勇士和他的妻子。

冠军后来怎么如何,没有人知晓。有人说他回到了地巨人的层面,在埃格洛菲安山脉之下;其他人说他妻子吃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从那时起,西梅利安人的氏族一直不相信任何试图形成单一国土与单一国王的企图,因为他们知道,在某个地方,无论多么模糊或遥远,背后都有一位女巨人的推手。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3:27

普通地理学General Geography
西梅利亚是一个长约1500英里,宽700英里的菱形,北面与埃格洛菲安山脉寒冷无情的山峰接壤,东面与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接壤,南面与阿奎罗尼亚(Aquilonia)接壤,西面与皮克特之地(lands of the Picts)接壤。
这里的风景原始而起伏,内陆是大片的荒原,周围是树木茂密的山谷,稳步上升到形成边缘边界的丘陵和山脉。寒风从北方吹来,带来寒冷的秋天和冰封的冬天,此时乡村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春天带来了解冻,但也带来了降雨,几乎整个季节都在大地上肆虐,像一片片铅一样从天空倾泻而下。夏天,阳光穿透大地,温暖大地,但似乎永远不够;大片的土地仍然被水淹没,森林和山谷非常茂密,所有的阳光都被厚厚的树冠吸收了。春夏时节,白昼虽长,却是灰蒙蒙的,缺乏活力与朝气,即便是在相对美丽的夏季,也是如此。在冬天,西梅利亚一天中只有六到七个小时处于白天,即使这样,光线也很微弱和阴暗,黑暗一直在威胁着。

西梅利亚只有一条大河。希卡尔河(Shikal)发源于东北部的高山上,并稳定地向西南方向蜿蜒,形成了西梅利亚和伯德王国之间的天然边界。许多较小的河流遍布大地,但没有一条有着任何的壮观和威严,许多河流位甚至位于地下。
这片土地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特别是西南部的黑色山脉、西北部和西部的丘陵地带的木材、煤炭、铁矿石和铜,以及来自大盐沼(Great Salt Marsh)的盐。内陆山谷有大量的草药和植物,它们构成了许多药物(medicines)、药膏(salves)、油膏(unguents)、药水(potions)和毒药(poisons)的基础,茂密、黑暗的森林提供了一个有毒的以及良性真菌物种的家园。

因此,西梅利亚是一片截然不同的土地。景观的自然特征表示特定的领土,这片土地上布满了氏族的符号,如堆石冢(cairns)、圆形石/木结构(henges)、鬼魂篱笆(ghost fences)、图腾(totems)、绞刑架(gibbets)和古坟堆(burial mounds)。一年四季都很冷,升麻似乎总是被风和水遮住,黑暗的地面吸收然后释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23:31

旅行在西梅利亚Travel in Cimmeria
西梅利安人很少使用道路,任何旅行者所能期望的最好的道路是穿过荒原、沼泽和森林的古老小径。大多数道路遵循狩猎路径,这意味着他们符合比赛的动作(movements of game),而不是遵循穿过乡村风景的最简单的路径。没有路标和里程标志;唯一的标记是氏族的边界,这些通常只有训练有素的眼睛或其他西梅利安人才能看到。迷路在西梅利亚并不难;乡村是强烈而压抑的——人们的思想很容易被周围的傲慢的自然环境所迷惑或分心,在这些情况下,失去方向感太容易了。

在西梅利亚旅行需要进行专注(Concentration)检定。专注检定的DC取决于旅行者是否是本地人以及是否在熟悉的地方旅行。

西梅利安人的基本DC为20,外来者的基本DC为25。以下修正应用于基本DC,以确定专注检定的总体DC。-->

条件DC修正
在氏族/部落土地上旅行-5
在氏族/部落的边界旅行-3
过去的三年里,我去过这个地区-2
沿着狩猎路线或比赛路线-3
与当地或知识渊博的向导一起旅行-5
小雨+1
中雨+2
大雨+3
薄雾/轻雾+1
中雾+2
大雾+3
夜间+5
小雪+1
中雪+2
大雪+3
被捕食者或攻击者追赶+5
受伤或疲劳+3
饥饿或口渴+2
极度饥饿或口渴+5

每旅行3小时需要进行一次专注检定,前提是条件稳定,旅客没有过度紧张。如果旅客受到某种形式的压力,则可能需要更频繁地进行专注检定;比如说,天气不好的时候,每小时一次,或者如果遇到敌人或捕食者的话,每3回合一次。

表2迷失在西梅利亚
1D10结果
1向旅行方向的北方行走了2D6英里
2向旅行方向的南方行走了2D6英里
3向旅行方向的东方行走了2D6英里
4向旅行方向的西方行走了2D6英里
5绕圈子绕了2D6英里
6向旅行方向的东北方向行走了2D6英里
7向旅行方向的东南方向行走了2D6英里
8在相反的方向上行走了2D6英里
9向旅行方向的西北方行走了2D6英里
10向旅行方向的西南方行走了2D6英里

如果专注检定成功,那么旅行者就会保持方向并取得进展。如果专注检定失败,那么角色应该参考上面的迷失在西梅利亚表格。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3:10

危险Hazards
不适宜居住的地形有许多危险:危险的地面、陡峭、不稳定的斜坡、掠食者等等。在户外旅行时遇到的最常见的危险如下所述。

地震Earthquake
西梅利亚南部是最容易发生地震的地区。西梅利亚与阿奎罗尼亚交汇的地方,以及伯德王国的南部,是独立的板块交汇并相互挤压的地方。幸运的是,地震是罕见的,当它们确实发生时,总是相对局部的,不足以引起较大的灾难。然而,大地震有时确实会发生,足够强度的地震会导致悬崖崩塌,使碎石堤脱落,地面裂开,树木倒塌或夷为平地。这并不妨碍西梅利安人在这些地区定居;对他们来说,大地的震颤不过是众神用来凸显出祂的不悦,一旦祂发泄完愤怒,祂将忘记这个世界,直到祂再次被激怒。

当岩石不能吸收或控制其承受的应力时,就会发生地震。岩石沿着断层线移动,释放能量。这种能量的释放表现为冲击波的形式,冲击波往往是造成伤害的原因,而不是岩石的实际分裂或地面的裂开。

地震不是轻微,就是中等,或者强烈的。每一次地震都会带来一个在地震发生时使用任何技能的DC修正。轻微的地震通常只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并引起恐慌,但中等和强烈的地震会带来额外的影响。

轻微地震Light Earthquake
持续1D10秒,轻微的地震导致地面隆隆震动,树枝颤抖,河流中的灰尘和小颗粒从悬崖上滑落。小型的,未安全固定的物品可能会倒下,但地震是不足以导致任何人跌倒。如果发生轻微地震,任何技能的使用者都会受到+5的DC减值,直到震颤消退。

轻微地震影响半径为50+1D100码。

中等地震Moderate Earthquake
持续10+1D10秒,地面剧烈震动。中等地震对所有技能检定DC施加+7减值,并具有以下效果:
任何处于危险位置的人,如攀爬、在岩架上行走、在树枝上保持平衡或穿过狭窄的桥梁,都必须在DC20的情况下做一次反射豁免检定以保持平衡。如果豁免检定失败,那么角色将掉落(掉落的结果将根据角色掉落的距离和掉落导致的任何额外危险来决定)。

如果地震袭击了一个不稳定的岩石区域,比如一个碎石斜坡或一个遭受侵蚀的悬崖,可能会导致岩石坠落:投骰1D20。如果结果为1-4,则会发生落石。角色对DC18进行一次强韧豁免检定,以避免被2D6块岩石击中,或等效为携带碎片的泥石流,每块击中都会造成1D3点伤害。

中等地震影响半径为150+100码。

强烈地震Severe Earthquake
剧烈震颤持续40+1D20秒。在这个等级里,地面膨胀得惊人,树木被连根拔起,建筑物摇晃或倒塌(不稳定的建筑直接倒塌),维持平衡几乎是不可能的。所有技能DC受到+12减值。每个角色都必须在水平地面上进行DC 25的反射豁免,在不稳定的地面上进行DC 30的反射豁免,以防止摔倒或保持直立。落石、泥石流或被倒下的树或树枝击中的几率增加到1-8(投骰1D20),导致滑坡的岩石/或泥浆数量增加到4D6,每次击中的伤害增加到1D6。坚韧豁免投掷仍然可以减轻伤害,但是DC增加到25。

严重的地震也可能导致地面上出现裂缝。投骰1D20,如果结果为1-3,则几率。由此产生的裂缝长度为3+1D20英尺,宽度为1D6英尺,深度为1D20英尺。想要躲避裂缝,如果它恰好经过角色站立的地方,需要裂缝的大小和深度决定的DC进行反射豁免检定。DC等于10加上宽度和深度(英尺)。每个身陷沿着裂缝的人都必须进行一次反射豁免检定。

例如,至少一个1英尺宽1英尺深的裂隙为DC12,而灾难性的裂隙为DC36。

强烈地震影响半径500+5D100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4:09

大风和风暴Gales and Storms
来自埃格洛菲安山脉的冷风吹袭着西梅利亚的北部,而温暖潮湿的风则从西洋(Western Ocean)吹来,在皮克特森林的北段和埃格洛菲安山峰的西边之间形成漏斗。在秋冬季节,西梅利亚经常遭受强风的袭击,这些强风袭击了乡村和当地人。

西梅利安人把这种大风和风暴称为克罗姆之息(Breath of Crom)。在山谷和森林的庇护所中建造的定居点比游牧部落的圆顶帐篷城镇更有可能在克罗姆之息中幸存下来,但即便如此,狂风的破坏力仍然是西梅利亚阴暗的另一个原因。
大风的速度从每小时39英里到54英里不等;超过这个速度(55到72英里/小时),就会出现风暴。当如此猛烈的克罗姆之息袭来时,一切都会受到影响。树木会被暴风雨连根拔起, 岩屑碎石被吹得乱七八糟。下表确定了应用于角色和技能使用的效果。

大风和风暴表
风速(英里/小时mph)增加所有物理技能(包括攻击和专长)的DC增加所有智力技能(包括魔法)的DC降低移动速度飞行碎石伤害加成保持直立的反射豁免?
疾风32-38+2-1/4+1No
大风39-46+4+11/3+2No
烈风47-54+6+21/2+4No
狂风55-63+8+32/3+6Yes: DC15
暴风64-72+10+43/4+8Yes: DC18

如果有雨,大风和更高级别的风会使所有DC修正值+1。

如果正在进行任何体力活动,在狂风和暴风中保持直立是必要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6:50

落石、雪崩和泥石流Rockfalls, Avalanches and Mudslides
在西梅利亚的山区和丘陵地区,碎石斜坡和松散的巨砾很常见,落石(岩崩)、雪崩和其他与大量快速移动的岩屑碎石有关的危险是经常发生的。

只需很少的时间就可以触发落石;一只踩错地方的脚或者一次不合时宜的跳跃到一个看似稳定的站位,都是让一堆岩石往下翻滚所需要的。当岩石撞击其他露头【注】时,更多的岩石加入了下落,很快,下落就成了一个由边缘锐利的碎石组成的拥挤瀑布,以不可阻挡的速度移动。

注:岩石、矿脉和矿床露出地面的部分。

落石按其相对大小分级。小型落石可能只不过是几块大块石,但它们仍然会造成严重的破坏。小型的落石会造成2D6 点伤害,并且需要进行一次DC15的反射豁免检定来避免。大型落石造成6+3D6点伤害,DC25。特大型落石造成12+4D6点伤害,DC35。

如果被落石击中,并且处于较高的位置,那么角色需要进行强韧豁免检定,DC等同于落石造成的伤害。如果豁免检定失败,那么角色将在秋天被扫除。再次投掷落石的伤害骰子以确定其移动了多少英尺。角色承受坠落伤害,就像他从类似高度坠落一样。

最剧烈严重的落石也会把角色埋在废墟下面。如果角色摔倒(以强韧豁免检定失败来表示),则有一个百分比的几率等于他从落石中受到的伤害(而不是在搬运中受到的伤害),一旦落石滚过角色,他将被埋在一堆碎石和岩屑下面。从这样一个土堆中挖掘角色需要相当于落石所造成伤害的十分之一(向上取整)的小时数。这个角色在被掩埋时被认为是无助(helpless)的。

举个例子,红鬃(Red Mane)氏族的卢拉奇(Lurach)就陷入了特大型落石中。在豁免失败的情况下,他受到来自碎石造成的26点伤害,并被冲带着滚下30英尺的岩石山坡,在这个过程中他又受到了X点伤害。他有26%的几率被埋在碎石下,如果他被掩埋,把他挖出来总共需要3个小时(26/10,向上取整)。

雪崩和泥石流的工作原理与落石相似,但涉及不同的介质。雪崩是一堵不可阻挡的雪墙,除了雪造成的破坏外,它还会捡起碎片以增加效果。泥石流的工作原理类似,但涉及松散的土壤和淤泥,这些土壤和淤泥是松散的,然后经由地表水流的润滑。这两种方法都是为了柯南游戏的目的而进行的。小型雪崩造成4D6伤害;大型雪崩6+5D6,特大型雪崩12+6D6伤害。在这两种情况下,被掩埋的几率都是受到伤害几率的两倍。

落石表
造成伤害反射检定DC强韧检定DC搬运距离(英尺)被埋的可能性%
小型2D615落石伤害2D6-
大型6+3D625落石伤害6+3D6落石伤害/2
特大型12+4D635落石伤害12+4D6落石伤害

雪崩与泥石流表
造成伤害反射检定DC强韧检定DC搬运距离(英尺)被埋的可能性%
小型4D615雪崩/泥石流伤害4D6-
大型6+5D625雪崩/泥石流伤害6+5D6雪崩/泥石流伤害
特大型12+6D635雪崩/泥石流伤害12+6D6雪崩/泥石流伤害×2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6:51

流沙Quicksand
流沙在湿地和沼泽地区被发现的,那里的地面已经被水淹没,形成了一滩粘稠的、半液态的地面,任何不幸被它抓住的人都会被流沙拉下来。如果流沙足够深,如果受害者无法自救,溺水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成片的流沙在西梅利亚是相对罕见的,但在潮湿的地区,如高地沼泽,河流周围的低洼沼泽,有时隐藏在树林或森林中。地面看起来很坚固,但实际却一点也不坚硬。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7:13

著名地区、地区和标志性建筑Notable Areas, Regions and Landmarks

争战之地Battle Lands
西梅利亚的东南部是一片广阔、荒凉、雨水肆虐的平原,争战之地是古代皮克特人和西梅利亚部落之间发生冲突的地点。无数的堆石冢(cairns)标记着光荣的陨落,这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严酷的过去,战斗的幸存者所建造的。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从未发生过战争,但对于所有知道这里是鬼魂与荣耀之地的西梅利安人来说,这里仍然是神圣的领域,被抵抗皮克特入侵而战死者的不安灵魂所困扰。

在某些夜晚,当风呼啸着穿过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向西吹拂的时候,似乎战死者的哭声和呻吟声仍然依稀可闻,西梅利安人相信,在堆石冢之下,被困在某种地狱边缘(limbo)的战士们保持着一种奇异的半生半死的状态(half-life),等待着最后的战斗,在那里西梅利亚的所有敌人都将聚集在争战之地的地表上。届时,死者将从堆石冢下爆发,并在最终之战(Final Defeat终焉之战?)中帮助氏族们,在那里,西梅利亚的敌人将被一劳永逸地杀死,战死者的灵魂将被释放,越过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获得永恒的宁静。在那次胜利中,敌人将取代光荣的西梅利安阵亡者(被困在石冢之下)。

西梅利安人害怕进入争战之地;但不是因为灵魂会寻求报应,而是因为土地本身就是死亡的圣地。进入战场就是在发出一个挑战,它将召唤西梅利亚的敌人,而只有克罗姆,或者战死战士本人,才能发出这样一个挑战,没有一个真正的西梅利安人希望带来黑暗聚集的敌人,并看到最终之战,用更多的鲜血来洗刷这片被雨水浸透的平原。

在争战之地上游荡需要进行一次成功的DC20的意志豁免检定,这样才能克服明显的不安感。争战之地总是潮湿的;地面在脚下嘎吱作响,乌云降下了一场没有尽头的绵绵细雨,它浸透了皮肤,使一年四季都冻彻灵魂。冬天,冰雪覆盖着这片凄凉的平原,无数堆石的灰色石头被抛到了陡峭的地形上——一片死亡纪念碑的原野向四面八方绵延数英里。在该地区度过的每一个小时都需要一次DC20的意志豁免检定;失败会使这个不幸的流浪者听到被困于此的灵魂的哭喊和哀号,召唤西梅利亚的所有敌人聚集起来,并被杀死。

如果在争战之地上发生了四次意志豁免失败,个人的意志就会被削弱到无法离开平原的地步。然后,一种冲动会驱使人物使用散落在周围的数千块松散的石头建造一座单人的堆石冢,然后坐在它的阴影之下等待最终之战的降临,他的灵魂将被大地不断地吸收,身体因饥饿而死去,而精神则会加入被困于地狱边缘的战士们,等待着他们必然的召唤。整个争战之地都是被困在这个可怕而悲伤的地方的西梅利安人的遗骸,他们的精髓召唤着大批的阵亡者。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18:04

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
黑色山脉位于西梅利亚的西南部,形成了与皮克特之地(Pictish lands)的天然屏障,一系列锯齿状、黑暗、雾气笼罩的山峰穿行在深谷、茂密的森林、汹涌的河流和危险的峡谷之间。

穿越黑色山脉是危险的,即使是在最好的时节,但是在冬天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大雪阻塞了山谷,把黑色的尖峰变成了变成一条睡龙的锯齿状的白色牙齿。雪崩在冬季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威胁,在黑色山脉山北麓的土地上,经常可以听到连绵不断的积雪和碎石发出的噼啪声和雷鸣般的隆隆声。即使是顽强的皮克特人也拒绝尝试冬天穿越山脉,但在春天和夏天,皮克特人的战团(war bands)穿过黑色山脉狭窄的山口通道,意图穿透入西梅利亚,对他们所遇到的任何人发动战争。

黑色山脉的东坡形成了一个森林覆盖的高原,是纳契塔(Nachta)部族的家园。纳契塔人是不屈不挠的斗士,他们对皮克特人的厌恶之情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西梅利安氏族。他们对黑色山脉了如指掌,并认为此地的风景是神圣的,并在脸颊、胸部和上臂留下疤痕,以表明他们对此间景色的认同。在春天和夏天,纳契塔战士拿起剑、矛和补给品,进入黑色山脉崎岖的内陆地区,等待皮克特人的入侵,在皮克特人给西梅利亚带来死亡之前,给他们的袭掠队伍先一步带来死亡。
纳契塔战士们把自己分成了27人的战团,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观察、等待和杀死皮克特入侵者。他们生活在陆地上,睡在广阔的天空下,成为山区景观的一部分。纳契塔人对黑色山脉的了解是非常可怕的,虽然他们仍然容易受到该地区自然灾害的影响,但纳契塔人知道所有危险的迹象,并谨慎而充满敬意地行走。

在黑色山脉最深、最黑暗的深处,也是遁世隐居、令人厌恶的斯瓦塞姆(svartheim)的家园;一个木炭般皮肤,食肉的矮人(dwarves)种族,他们可能是一个完全退化的西梅利安氏族,没有从兽性的生存中挣扎爬出;又或者他们是退化的皮克特人分支;或者完全不同的种族。斯沃塞姆人居住在地下深处,在穿过黑色山脉的隧道和洞穴中定居,以他们在地下王国能找到的任何小型生物为食,偶尔还会互相捕食。当饥饿驱使他们爬回到地表世界,等待黄昏降临,然后冒险进入峭壁,山谷和林地寻找其他肉类。在春天和夏天,皮克特人和西梅利安袭掠者可能会为它们提供它们寻找的饲料。由于身材矮小,天性懦弱,斯瓦塞姆很少发动公开的攻击。相反,他们更喜欢猎杀死者或垂死的人,把尸体带回他们的地下王国。有时,如果人数和条件允许,斯沃塞姆人可能会发起伏击,利用黑暗的掩护、他们天生的伪装和邪恶的本性,在狩猎队中挑出掉队者,或者从数量上压倒人数比它们少得多的对手。斯瓦瑟姆很容易受到惊吓,无法忍受任何形式的强光,因此驱赶它们并不是特别困难,尽管如果数量足够多,它们会表现出非凡的固执,如果它们能抓住美味的一小块猎物。

斯瓦塞姆的详情请见第111页的《地名录Gazetteer》章节。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3, 20:47

血之谷Blood Glens
血之峡谷位于大盐沼(Great Salt Marsh)边缘的西部,在穆罗格森林(Murrogh Forest)的边界附近,是一个狭窄的U形山谷的集合,两侧是陡峭的、树木繁茂的山丘,狭窄的、深邃的血河(Blood River)流经于此。这片土地太陡峭,太崎岖,无法支撑住定居点,但是林地和山谷——被巨石和山体滑坡的碎石片所堵塞——充满了野生动物和野味。因此,血之谷是图诺格(Tunog)和穆罗格(Murrogh)部族的热门狩猎胜地,并标志着他们之间的领地边界。

两个氏族都没有对血之谷提出宣称,但一项行为准则规定,对血之谷狩猎路线的默契控制在图诺格和穆罗格之间交替进行,每一个氏族拥有一年的统治权。对血谷的统治意味着控制氏族对山谷中的所有游戏都有优先权,任何敌对氏族成员必须服从控制氏族的决定。这并不妨碍任何一个氏族在血之谷不受他们控制的情况下进入谷内狩猎,但这确实意味着所有属于控制血之谷的氏族的圈套、陷阱和狩猎团体都必须受到尊重,并不受干涉。

60年来,这种关系一直服务于图诺格与穆罗格。在图诺格酋长古塔尔奇(Guthalch)与穆罗格的莫查尔(Mochal)酋长达成协议之前,血之谷是一片必争之地,双方的许多战士在一系列可怕但最终毫无意义的冲突中丧生。古塔尔奇和莫查尔在大步石(Great Step Boulder)相遇,这是一块巨大的、有凹痕的岩石,据说是峡谷大致中心的标志,他们在那里搏斗了三天三夜,以决定哪个部落应该控制血之谷。最后,两个酋长筋疲力尽,也没有明确决定胜利者,他们重重倒在了大步石上,导致巨石一分为二。酋长们虽然疲惫不堪,但还是仔细考虑了这件事,并进行了理性的讨论。当第四天黎明的曙光渗入血之谷时,他们得出结论,这是大地的意愿,每个氏族将轮流控制这些峡谷。

这一传统也是如此建立起来的,并且一直延续下去,尽管自从古塔尔奇和莫查尔就大步石的碎块达成协议以来,图诺格和穆罗赫在其他问题上一直在争斗。

在血之谷的范围内生活着鹿、海狸、水獭、兔子、貂和许多其他对西梅利安生活方式至关重要的物种。在陡峭的森林中可以找到野生浆果、草本植物和根茎,在许多深潭和深谷底部的芦苇床上,血之河可以产出丰满可口的鱼类。两个部族都在峡谷里很好地保护了猎物,以确保所有人都能得到充足和持续的供应,但即使在最贫穷的时刻和最寒冷的冬天,人们还是好奇地注意到,血之谷似乎总是充满了猎物,没有受到任何西梅利亚所忍受的恶劣条件的影响。

除了图诺格氏族和穆罗格氏族以外的其他氏族如果想从血谷中获取猎物,必须得到控制氏族的许可。这通常包括以礼物的形式支付某种费用,尽管某些盟友可能会因其提供的服务而获得狩猎特权。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5, 20:19

断脖子Breaknecks
在断腿之地和埃格洛菲安之间是一个崎岖险峻的断颈区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断颈子是这里一种很常见的结局,因为其试图穿越崎岖的峡谷、破碎不平的地面、薄带状的松林以及笼罩在该地区的壮观悬崖。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5, 20:39

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
断腿之地是断脖子(Breaknecks)的延续,它本质上是一个长而宽的高原,中间点缀着深而陡峭的峡谷、壮观的悬崖和绵延的稀薄森林。地形破碎而且无情;这里几乎没有一块土地没有被峡谷、裂缝或沟壑留下的凹坑或伤疤所覆盖。狂风和雨水冲刷着这个地区,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植被,除了在悬崖下的遮蔽处或更深的裂缝中找到的稀疏林带,在那里,树根可以渗透到地下水位较低的地方。

断腿之地的南端是卡拉格(Callaugh)氏族的领地。卡拉格的根基位于卡拉格幽谷(Callaugh Glen)的永久性村落周围,卡拉格幽谷是一个深而宽的峡谷,所有山坡上都有茂密的森林,蜿蜒的莱河(Llau River)为其提供水源。卡拉格氏族将整个断腿之地视为自己的领地,他们的战士对这个支离破碎的乡村了如指掌,丝毫不为其危险和破碎崩塌的本性所困扰。

像许多西梅利安氏族一样,卡拉格人是与皮克特人作战的老手了。这个村庄是抵抗皮克特入侵的重要防线,卡拉格战士沿着断腿之地的南部边缘建立了一支警戒守卫队,监视着战团(war bands)的迹象。由于断腿之地形成了沟壑、山谷与峡谷的迷宫,这里有着许多的死角和视线受阻的山口通道,非常适于伏击,皮克特人从经验中吸取教训,尽可能给断腿之地提供尽可能广阔的生存空间。

除了监视皮克特人外,卡拉格部族成员还在山口、峡谷和河床上搜寻黄金。在河流和溪流可以发现贵金属的金块,这些金块是从断腿之地深处暴露在外的小裂隙中冲刷下来的。尽管发现的金子很稀少,但卡拉格知道黄金的价值,在加工黄金和保护黄金两个方面都很有经验,前者的追求微妙而复杂,后者的追求则是残酷而高效。

断腿地的土著生物是凶猛的棘刺猫(Spined Cat),它们在峡谷和峡谷中徘徊。尽管这些可怕的捕食者是隐居而孤独的,他们有很强的领地意识,攻击任何误入它们狩猎区(由雄性在突出的岩石和树干上喷涌出浓烈、难闻的甜味尿液来标记领地)的人。棘刺猫像卡拉格人一样,有刺的猫也很善于警惕与埋伏。它们跟踪猎物好几英里,然后从高处跳到猎物身上,用牙齿、爪子和带刺的尾巴撕碎猎物。棘刺猫是无畏又无情的掠食者,卡拉格氏族认为它们是断腿之地的真正守护者。最强大的卡拉格战士是那些跟踪并杀死了一只棘刺猫的人,这些无畏的部族人带着最深的骄傲和荣誉穿着他们所杀死的棘刺猫的毛皮。关于棘刺猫的统计数据,见第112页的《地名录Gazetteer》。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5, 21:02

塞尔脚的后跟Cells Heel
这个悬崖俯瞰着西梅利亚中部的森林草原,像一个巨大的跳板一样矗立在戈拉利安山地(Goralion hills)之间。陡峭的悬崖高出平原160英尺,陡崖线南北延伸30多英里,有遮蔽的一侧缓缓倾斜,直到与东部的戈拉利安山地汇合。

峭壁的顶端,尽管被茂密的森林覆盖着,却经常受到穿过峭壁后方山丘的大风和暴雨的冲击。悬崖很危险,这里很容易发生岩石崩塌与滑坡现象,尤其是在冬季,当冰雪穿透许多裂缝,使易碎的岩石松动时。。据西梅利安人反传说,大地巨人塞尔(Cell)在与阿斯加德的冰巨人()搏斗时,把脚后跟陷进了地里,从而形成了这座悬崖。

塞尔脚后跟是巴尔德(Bardh)氏族的领地。这个人数众多的、好战的部族多年来一直与图诺格(Tunog)部族和迪尔米德(Diarmid)氏族交战,后者也被称为黑狼(Black Wolf)部族,因为他们的战士在长袍和短褶裙(kilts)上穿着染黑的狼皮。巴尔德认为塞尔脚后跟是整个西梅利亚的中心,它在悬崖顶端的位置使它高于所有其他部族。巴尔德会为了仅仅一点点原因而发起战争,它陶醉于它肆意破坏的能力,对和平共处几乎没有兴趣。它唯一会准备结盟的时机是,来自海伯柏瑞亚(Hyperborea)的入侵者来搜捕奴隶,或者皮克特人的战团设法绕过断腿之地和黑色山脉,深入到西梅利亚的中心地带。

塞尔脚后跟是荒凉黑暗的乡村地。永不止息的狂风呼啸着穿过高地,穿过悬崖背风面上错落有致的森林,呼应着巴尔德战士的嚎叫,他们在引导黑狼之灵(spirit of the Black Wolf)。对于一个非巴尔德人来说,在塞尔的脚后跟被抓就等同于冒着死亡的危险,因为巴尔德人除了自己的同类之外,什么也不能容忍。狼的头骨、熊的头骨和人类敌人的头骨组成的鬼魂栅栏(Ghost fences)排列在峭壁的顶端,系带穿过山脊的其余部分,以此证明了巴尔德的野蛮力量。

塞尔脚后跟的景观是岩石,不平坦的地形和向东延伸的茂密森林的混合体。巴尔德人的主要定居点位于一个洼地,距离悬崖边缘大约10英里的地方,大约是塞尔脚后跟长度的一半。这片宽阔的灰色盆地被森林环绕,并被幽灵栅栏保护着,巨大的堆石(cairn)和从悬崖边缘拉来的巨大石板气势磅礴。这些建筑象征着定居点的边界,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特定的祖先。堆石和立石上的粗糙雕刻是巴尔德祖先事迹和胜利的生动表现,巴德人非常迷信祖先的力量,在每个人的脚下都会留下固定的祭品。

在定居点正东20英里处有一个连接入洞穴系统的落水洞,它深深地穿入悬崖的岩石之中。它也被称为塞尔之嘴(Cell’s Mouth),这是一个陡然下坠入墨水般漆黑,在洞口处有着并破碎岩石衬里的地下开口。巴尔德在战斗中抓到的俘虏都被会扔进塞尔之嘴中,这不是出于任何宗教性质的原因,只是因为这深坑太过可怕。在它的底部,大约两百英尺以下,也许已经有上千具骷髅堆叠在一起,骨接着骨,头挨着头,印证了巴尔德氏族的残忍与无情。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5, 22:38

克罗姆峡谷Croms Gorge
本·莫尔格(Ben Morgh),或者说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发源于埃格洛菲安山脉东侧的东北部,位于,但在到达那儿之前,人们必须先经过克罗姆峡谷。克罗姆峡谷,这是一个巨大而狭窄的峡谷,由隐约可见的黑色石块组成,寂静得令人毛骨悚然,将本·莫尔格定位在它的北端。

峡谷底部布满了碎石和岩屑,这些是古老河床的残余。峡谷奇特的声学效果使回声能够持续一分钟之久,最后随着声音在石壁周围反弹而慢慢消失。所有接近克罗姆之山的人都必须经过克罗姆峡谷,人们相信死者在通往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的途中必须经过这条路,如果他想要到达来世,那他就必须穿过剑之桥。

峡谷的尽头无疑有一座凡人之桥(mortal bridge)。当一个人接近北边的缺口时,地面急剧地倾斜下坠,形成一座200英尺高的悬崖。继续向山脉进发意味着要通过这条横向峡谷,通过峡谷的方法只有穿过一条狭窄的石桥,后者横跨了五十英尺宽的峡谷。这座桥越过峡谷,优雅地弯曲着,古老的石块不需要涂抹灰浆便被天然地固定在原处,也没有舒适的扶手可供使用。桥面可供一人安全穿行,甚至两边都能腾出一点空间,但即便如此,这里也不适合没有对高度没有概念的人。他需要进行一次DC20的意志豁免检定,以避免俯视着桥面边缘和下面的深渊。豁免检定只需要一次投骰,如果检定失败,那么无论是谁,都必须由一个更有准备的人来帮助他们到达安全的地方。

在峡谷的另一侧,雕刻在岩石上,俯瞰着通往山脉的小路,这里永恒者塞伊拉德(Ceiladh the Permanent)的隐居居所。这位古老的先知声称此地对克罗姆来说是无比神圣的,因此他对所有过桥之人都要进行审判。多毛而干瘪的塞伊拉德盘腿坐在洞穴之外,除了下半身的长胡子外,全身赤裸,他用珠子般的绿眼睛注视着所有的旅行者。他的头被剃成修士的那种秃头,脖子上戴着一串指节骨项链。为了做出判断,塞伊拉德摘下指节骨项链,指向旅行者,使劲摇晃,用自己发明的语言吟唱。然后,他专注地倾听指节骨里的响动,仿佛听见它们耳语着诸多秘密,然后他要么宣布旅行者受到祝福或是诅咒。至于他说的是不是真话,那是不可知的,西梅利安人是否愿意听取他的建议也是一个未知数;但不管是什么宣言,离开前给隐士留下一点食物——当然最好是肉——以酬劳他的辛苦,这是一种习俗。

一些氏族首领按照他们氏族的古老仪式埋葬在本·莫尔格的底部。送葬者必须经过克罗姆峡谷,穿过石桥前往亡者领域(Field of the Dead)。在这种情况下,塞伊拉德没有作出任何判断,而是站在岩石的窗台上俯瞰着葬礼,低声吟唱着一首高亢的挽歌,以纪念酋长离开了这个世界,跨过剑之桥。在这些场合,人们习惯用金银来酬报隐士;不这样做会被认为是对神明的侮辱,这会将使已故酋长穿越剑之桥的道路更加艰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6, 15:58

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
北方的地平线是由巨大的埃格洛菲安山脉所支配的;冰冷的匕首状尖峰直插入天空,将华纳海姆和阿斯加德与西梅利亚的温暖土地分开。埃格洛菲安难以逾越,但也并非是不可逾越的;积雪的山口通道和冰缝的缝隙将西梅利亚的北部与远处的土地连接起来,尽管西梅利安人对冒着生命和肢体的危险去对抗,山峰的愤怒、危险的冰川、冰魔(Ice Demons)以及山脉间致命的寒冷条件,兴趣不大。

这些山脉在很多方面都是西梅利亚的象征。它们标志着大地的边缘;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形成了一道屏障;而且,最有可能的是,加强了使西梅利安人从中得到安慰的孤立感。如果众神想让西梅利安人四处游荡,这些山脉就不会存在。

虽然埃格洛菲安看起来毫无生气,但西梅利安人知道那些山峰中潜藏着恐怖:恶魔和冰巨人;白色毛皮的猿人(ape-men),它们以大脑为食,饮血如酒;以冰川为家的有翼蛇类(winged serpents),现在兴起浮现,再一次为那些被好奇心驱使、漂泊在遥远北方的不幸旅行者的灵魂而大饱口福。生活在埃格洛菲安阴影下的西梅利安氏族有许多关于山脉危险的故事,这些氏族的孩子们会在尽早被长辈告知这些故事,这样他们就会产生必要的恐惧,从而使他们得以在山区生存下来。

在秋冬季节,当大地变得更冷的时候,埃格洛菲安山脉的最高峰会笼罩在云雾中。当太阳破晓的时候,它使山脉变得异常美丽,这是一个锐利的白色异域王国,与西梅利亚阴郁的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夏天,阳光的闪耀而温暖,虽然脆弱,穿过匕首高峰的山顶,软化了埃格洛菲安的外表,使它们近乎诱人。这就是为什么西梅利安人如此害怕群山。他们的美是两面性的,隐藏了潜藏于内在和外在的真正危险。作为一个从表面现象中获益匪浅的民族,西梅利安人自然会被山脉的双重属性所排斥,这就是他们害怕群山的原因。山是复杂的,不可信赖的,除了死亡与一道屏障,隔绝来自冰原另一边的人带来更多的死亡之外,它什么也不会提供。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6, 17:44

科纳尔山谷Conall Valley
完全不顾西梅利安人对埃格洛菲安山脉的普遍不信任,三个部族把这里当作自己家园的领土。漫长而宽阔的科纳尔山谷是处于交战中的高德(Gaud)、陶尔(Taur)和克鲁亚德(Cruiadh)氏族的家园。克鲁亚德氏族拥有科纳尔山谷的北部,控制着血之路/血之山口(Pass of Blood),后者深入群山,最终抵达阿斯加德。在中部平原,陶尔氏族控制着土地,而在南方,土地变得软化缓和并向下倾斜,形成了真正的西梅利亚,高德统治着这里。

从前,这三个氏族是一个单一的氏族,他们防范来自阿斯加德的入侵。使他们四分五裂的东西早已遗失在历史的记忆中,但仇恨根深蒂固,氏族彼此之间产生了血仇( blood-feud )。在冬天,当科纳尔山谷被冰雪覆盖时,三个部族会被束缚在他们的领土上长达数月。在这段时间里,氏族们酝酿并制定计划,当春夏解冻使战争再次成为可能的时候,积蓄的仇恨将会被发泄出来。三个部族曾多次试图弥合这互相之间的裂痕,但都无济于事;他们之间的联姻失败了;和谈陷入僵局,破裂了。就好像这三个部落,被群山与西梅利亚的其他地方隔开,已经感染了埃格洛菲安的疯狂。因为他们不能与诺德海姆的敌人开战,他们必须彼此开战——这仅仅是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而且战争的需要在西梅利安人的灵魂中根深蒂固。

血之通道偶尔被不时突袭的阿萨人(Æsir)所使用。克鲁亚德部族保卫着阿斯加德袭掠者必经之路,当山谷面对压倒性的威胁时,三个部族便会联合起来将北方人赶出他们的土地。然而近年来阿萨人的袭掠没有那么频繁,也没有集中在克鲁亚德氏族的控制区,这导致多疑的陶尔和高德部族猜测克鲁亚德与古老的诺德海姆敌人达成了什么交易。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6, 19:52

亡者领域/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
在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的直接阴影下是一片平缓的平原。在东面和西面,灰色的花岗岩悬崖从茂盛的绿草后面延伸出来,衬托着本·莫尔格(Ben Morgh)粗犷而狂野的威严。

平原上散落着许许多多的堆石冢(cairn),它们看起来杂乱无章,高低不一。有些已然随着岁月的增长或自然元素的侵袭而倒下;但大多数依然高大,仍然自豪地挺立着。每个堆石冢都是氏族酋长的最后安息之地。每一个氏族酋长,无论他一生中的行为如何,如果他愿意的话,他都有权被安葬在亡者领域上。但不是每个酋长都会选择亡者领域作为他最后的安息之地;许多人喜欢埋葬在氏族神圣的所在。

西梅利安人相信,在酋长死去的那一刻,克罗姆手持一支鲜血淋淋的长矛现身,将酋长召集到最后的议会(final council)。为了到达它,酋长必须接受长矛,然后穿过横跨地狱之河的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在这里,他将受到审判,如果被发现履行了作为酋长的义务,他可以安然地过桥,与酋长先辈们在亡者领域狂欢。如果他没有像一个西梅利安人那样领导氏族,他跨越剑之桥的过程要么是缓慢的,直到他赎完罪为止,要么是失败的,他将落入沸腾的地狱之河。

没有人会费心力去清点亡者领域里堆石冢的数量,但它们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许多都没有被标记,但通常酋长的图案、符号或印章被刻在一块标记石(marker rock)之上,形成了堆石冢的一部分。一个酋长的葬礼上只有他穿过剑之桥所需要的东西;他的盔甲,武器,一些食物和饮料,以及一些金银作为礼物送给他希望加入死亡的聚集的酋长们。
在堆石冢下埋藏宝藏的可能一直吸引着盗墓者。没有一个真正的西梅利安人会掠夺酋长的坟墓,但是有很多寡廉鲜耻、肆无忌惮的闯入者,他们非常愿意闯入坟墓,偷走与酋长一起埋葬的金银和手工艺品。这类窃贼愿意尝试,但他们将会发现,亡者领域不仅仅受到偏远地区和自然环境的保护。盗墓可能会激怒依附在坟墓上的酋长的灵魂,反过来,酋长的灵魂可能会号召他的酋长同胞一同攻击这些恶人,维护他们安息之地的和平与神圣。

插入文本——酋长们的鬼魂Ghosts of the Chiefs
如果亡者领域被盗墓或被任何其他的侮辱酋长的违法行为所玷污,酋长们的灵魂就会像幽灵一样归来(见柯南规则第385页)来挑战肇事者。酋长的鬼魂不受适用于鬼魂的一次性限制的约束,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以保护亡者领域。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6, 20:45

克罗姆之山-本莫尔格Mount Crom-Ben Morgh
位于埃格洛菲安山脉远东的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本·莫尔格(Ben Morgh)——是众神与世隔绝的意愿的最有力代表。它的峭壁、陡峭的悬崖和积雪覆盖的低坡是整个群山之墙中最具侵略性和魅力的部分。克罗姆之山挑战眼睛与意志,只有那些真正无畏的人才会敢于接受这样挑战,在克罗姆的领域上游荡。几乎所有的西梅利安人都满足于接近埃格洛菲安,直到克罗姆之山为止,即使这样,也不能再深入亡者领域(Field of the Dead)了。

这座山被认为是克罗姆的堡垒;悬崖峭壁、峭壁和尖锐的山脊组成的突出而危险的王冠,像神祇自己一样不可安抚。克罗姆在这里用它每天感到的阴郁于绝望诅咒着西梅利亚,对下方凡人所遭受的命运漠不关心,没有任何同情心。在任何有意义的宗教背景下,西梅利安人都不崇拜克罗姆,但他们承认(他的地位与权威)并害怕他。作为战神,克罗姆受到尊敬;但作为一个西梅利安人的神明,他被认为是一个遥远而冷酷的力量,不赐予他的崇拜者任何东西,也不想得到任何的回报。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6, 22:28

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
广阔的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主持着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古老而没有争议的地方,当需要涉及到每一个西梅利安氏族的决议,氏族聚集于此并作出决定决议。

这片土地是一片巨大的、开阔的、长满青草的平原。这里相对干燥,地势平坦,从这里可以看到北部的埃格洛菲安山脉、南部的黑色山脉和东部的戈拉利安山地(Goralian Hills)。在它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有棱角的黑色石板,它是西梅利安人亚特兰蒂斯祖先特意放置在那里的。石碑上苔藓覆盖,雕刻着奇怪的,难以辨认的符文;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神圣;所有祖先的象征。有些人粗略地把这块石头称为克罗姆的箭头(Crom’s Arrowhead),但大家都知道,这块石头是被遗忘已久的人们放置在那里的,这些人们后来成了西梅利安人。也许是他们优越感的象征;或许是向某位早已死去的神明祈祷;也许是个警告。没人知道。但石头已经存在很长的时间,尽管它的建筑师早已经不复存在了。西梅利安人对这种恒久物充满了信心,因此命名为酋长之地,这是酋长们聚集的地方。

向酋长之地发出的召唤是通过血矛(Bloody Spear)的传递而进行的。任何一个氏族的酋长,如果觉得需要一个由全部酋长组成的议会,那么他就会拿出一把狩猎矛,用鲜血来祭奠,然后把长矛浸泡在鲜血中。一个信使会被派去将长矛带到最近的部族,然后,这个部族又会把长矛传递给下一个部族,以此类推,直到所有部族都被联系上为止。任何携带血矛之人都不会受到攻击或者惩罚,因为他们代表了西梅利亚;拿着血矛的人若遭伤害,施害者将会成为所有氏族的共同仇敌。

一旦血矛到达酋长手中,他必须立即准备冒险前往酋长之地。他想带多少勇士就可以带多少;有些人只带了一小圈(a small circle)顾问与保镖;有些人带着几个战团(war bands),有些人则带上了整个部落。随从的规模和组成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氏族首领的能力、信心以及意图。

酋长们到达酋长之地,准备长时间逗留。提供住所和用品;人们总是期待着长时间的讨论。当所有部族都聚集起来时,酋长们的领地已经变成了一座帐篷的城市,无数的标准(countless standards)在圆顶帐篷上方的微风中飘动,在营地周围竖起了带有上百个图腾的鬼魂栅栏(ghost fences),以抵御邪恶的幽灵间谍(spirit spies)。

会议的主持者永远是准备并在第一时间送出血矛的酋长。他有责任清楚地阐明他为什么召集酋长们聚集在一起。一旦完成,每个酋长都有权质询主持者。血长传给说话的人,当他们拿着长矛时,他们的话语不能被打断。当所有的问题都被问完之后,一场公开辩论就开始了,只要在场的人都能坚持得住,辩论就会不断地持续下去。最后——这可能需要很多天——主持者停止了辩论,再次拿起血矛,概述了各种选择,并要求作出决定。

西梅里亚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7, 20:26

大盐沼Great Salt Marsh
大盐沼的碗状大部分主体位于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的北部,但它像一个在地上滋生的痂一样,溢出到了东面的西梅利亚。被臭气熏天的沼泽、死气沉沉的池塘和缓慢流动的溪流环绕。作为一块土地,它是不可逾越的,甚至强大的柯南都选择绕过此地,而不是试图跨越它。西梅利安人相信,大盐沼里有许多怪物和巨蛇,它们在肮脏昏暗的海水中飞掠而过,躲在厚实的、缠结的芦苇河床上,等待猎物的经过。嚎叫、哭喊和痛苦的尖叫声有时会自沼泽地的内部而回响,使这里成为一个阴沉可怕的地方。

大盐沼内里肯定有邪恶的生物;蛇、蜥蜴和其他巨大而丑陋的怪物游弋在恶臭的水道中寻找食物。但是,在沼泽地的深处,生活在沼泽地中心的,是那些亡命徒的堕落残余,他们离开伯德王国,误入沼泽地太深太远,最终被困于此。

这些人现在是沼泽食尸鬼(Marsh Ghouls)。他们堕落得如此之深远,以至于不再是人类,而是精神错乱的疯癫怪物。按照柯南规则第386页的描述,可以把这些恶魔般的人当作典型的食尸鬼。

沼泽食尸鬼在薄雾弥漫的盐沼中心建立了一个由柳树、荆棘、粪便和杂草组成的原始定居点。他们有五十之多,崇拜博格斯之主,内格罗斯特,黑色恶魔(Lord of Bogs, Negrusast, the Black Fiend,详见柯南规则,第378页),这个恶魔在两个多世纪前被召唤来逮捕和监禁伯德王国的逃犯。逃犯的后代现在把黑色恶魔视为他们的主人和保护者,尽管恶魔实际上是他们的逮捕与折磨者。他们的崇拜仪式包括献血仪式和可怕的暴力狂欢,在满是嘲讽的内格罗斯特的监视下,他嘲笑他们,使他们对彼此犯下更大的暴行。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7, 20:35

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
霍斯高原是西梅利亚西北部和中北部一块隆起的菱形土地,在埃格洛菲安的阴影下。从高原上可以看到北方的埃格洛菲安山脉,西南部的黑色山脉和东部的克罗姆之山。高原前,西梅利亚的群山错落有致,被绿色、灰色和黑色所覆盖。

高原被分成三个由不同部族控制的区域,这些部族声称是原始霍斯建立者的后裔。霍斯(Hoath)、奈格(Nangh)和白牛(White Bulls)都是半游牧的民族,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维持着某些固定的定居点,但在其他方面,他们沿着高原的狩猎小道前进。

三个氏族通过氏族通婚和共同继承的遗产维持着强大的联盟;他们一起被称为高原部落,他们不允许外人进入他们的土地,除非是在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上举行辩论(因为酋长之地在高原上)。霍斯氏族控制着部落事务,在战争、政治和手工艺方面都很强大,但纳格和白牛本身也是令人生畏的部族,虽然霍斯控制并左右着三方的关系,但如果奈格和白牛决定联合起来挑战霍斯,霍斯也会发现自己将寡不敌众。

和西梅利亚的大部分地区一样,霍斯高原被风雨侵袭,在铅灰色的天空中过着它自己的生活。它无遮无避的本质意味着这里的风力很强,而高原靠近埃格洛菲安山脉则意味着,冬天,这里的气温会迅速降到冰点以下,积雪又厚又持久,导致氏族的生活陷入停滞。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7, 20:51

库尔诺森林Kurnow Forest
库尔诺森位于西梅利亚的南部,随着阿奎罗尼亚(Aquilonia)的戈拉利安山地(Goralian Hills)的形成,这里是一片茂密的、古老的林地,越来越厚,越难渗透到更深的地方。森林的外围是格拉斯氏族( Clan Grath)的家园,他们是林地生存和手工艺方面的专家。

格拉斯氏族拥有永久性的定居点,称为克罗夫茨/小农场(crofts),这是在中央会议厅周围空地上建造的木石圆形房屋的集合。格拉斯对外来者怀有敌意,它的鬼魂栅栏(ghost fences)和警示树(Warning Trees)足够醒目,以至于所有人都能在通往库尔诺的路上看到。它的战士特别擅长与林地融合在一起,并利用它的树木获得超越敌人的最大优势。

然而,即使是格拉斯氏族也害怕森林深处的东西。在库恩河(Kurn river)那边,从从最后一块格拉斯小农场(Grath crofts)大约三英里处开始横穿森林,林地变得几乎密不可分;一片令人不安的纠结扭曲的橡树(oak)、梧桐(sycamore),马栗树(horse chestnut),厚而锋利分岔的欧洲蕨(bracken)以及浅黑色蕨类植物层。在这深处,森林是安静的;没有鸟叫,也没有动物的脚步声。森林包围和吸收了所有声响。

格拉斯氏族知道,在库诺的最深处,灵魂与幽灵居在那里住。朦胧而半有形的幻影在青灰色的黑暗中飞舞,有时,它们会让自己变得有心,使粗心大意的人看得见自己,它们把自己呈现为一种有着血肉之躯的生物,引诱人类深入森林王国,要么作为寻找一些不存在的猎物的任务的一部分,要么作为一个被遗忘的宝藏贮存处。这些幽灵擅于说服和花言巧语,随时准备花时间让受害者放松警惕。然后,当他们周围的森林已经闭合,无法回到安全的地方时,库尔诺的幽灵们便放弃了自己的欺骗,尽情享受他们猎物的理智(sanity),像从屠宰的公牛身上抽取鲜血一样从他们身上抽取心智。最后幽灵们留下的只是一个破碎的躯壳,注定要白痴般徘徊在库尔诺的最深处。格拉斯氏族认为这种命运是不洁的,所以他们甚至不会将他们最可怕的敌人引诱入库诺幽灵的手中。当氏族遇到这些可怜的、被精神掠夺的受害者时,他们很快就会在这个不幸的人饿死之前把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库尔诺幽灵(Kurnow Apparitions)的统计数据在《地名录(Gazetteer)》章节中给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7, 22:46

穆罗格森林Murrogh Forest
在科纳尔山谷的南部,穆罗格森林(Murrogh Forest)在发育不良的树木和茂密的灌木丛的纠结网络中伸展开来,这里和那里被广泛的、缓慢流动的溪流所切割,这些溪流由来自埃格洛菲安山脉的融水供给。流沙和恶臭的沼泽使森林变得坑坑洼洼,任何穿越森林的旅程都将是一段危险而缓慢的旅程。

这片森林是许多野生动物和猎物的家园。对于人类居住来说,这里过于混乱和密集,几乎没有人试图将其清理出来作为定居点。虽然它的名字与穆罗格氏族相同,但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家园,尽管穆罗格氏族声称森林是在英雄穆罗格杀死了从埃格洛菲安山脉涌喷出的恶魔时在这里出现的,恶魔的身体变成了森林。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8, 12:23

矛尖Spearpoint
这个孤零零的岩石塞(plug of rock)位于西梅利亚的正中心,周围是丑陋危险的荒原和沼泽,夏天到处都是苍蝇和蚊子。它有三百英尺高,六十英尺宽,一个尖尖的矛头形状的锋利峭壁以及邪恶的悬垂物。

一些部族认为攀登矛尖是一个值得所有战士面对的挑战,作为他们成年仪式的一部分。攀登是相当困难而危险的,需要攀岩者通过许多陡峭的悬垂尖锐、足以撕裂血肉的岩石、狭窄的悬崖以及不稳定的岩架【注】,即使是最轻微的脚步,岩石也会碎裂。考虑到矛尖的基础攀爬DC为25。需要六个单独的攀爬检定来协助攀爬,每个攀爬检定对抗基础DC再加上额外的2D6以表示沿途遭遇的各种危险。

在山顶,矛尖又宽又平,岩石上有一道很深的裂缝,有可能把它劈成两半。在上面,许多勇敢的战士在岩石上刻下了自己的印记,因此现在岩石上有着密集的、价值数百年的雕刻图案。那些不幸的坠落和死去的人则不被纪念。

在关于矛尖的传说中,莫瑞甘(Morrigan)用她的长矛刺穿了这里一个大地巨人(earth giant)的身体。她使用了如此大的力量,以至于矛的尖头从杆上折断,遗留在了地上。她把无用的矛杆扔到了南方,在那里形成了库尔诺森林,但把矛尖遗留在地上,作为向其他巨人挑战神灵的教训。作为攀登仪式的一部分,年轻的西梅利安战士习惯于在矛尖山顶上度过一个夜晚,在那里他会梦见莫瑞甘的战斗,协助她对抗被她击败于此的巨人。在他们下山的时候,战士们喜欢互相比较他们的梦境经历,梦的强度会表明在以后的生活中,他将成为一个多么伟大的战士。

注:岩架,悬崖岩石突出的部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8, 16:16

柯拉贡The Curraghn
在血之谷(Blood Glens)的南部,柯拉贡牧场(field of the Curraghn)如同一片绿色海洋般向着希卡尔河(Shikal river)延伸。柯拉贡的东边侵占了大盐沼(Great Salt Marsh),但它的起伏而葱茏的国度溢出数百英里,形成一滴泪珠状的完整牧场。

这是穆罗格(Murrogh)氏族的土地。柯拉贡(Curraghn)这个词的意思是放牧,穆罗格氏族广泛使用它来全年放牧他们的马匹和家牛,他们以一种复杂的模式在广袤的绿地上移动,完成一次完整的轮换循环大概需要两年时间。小而宜人的溪水和河流时不时地冲破柯拉贡,只是偶尔才让位于奇怪的岩石峡谷或落水洞。穆罗格人竖立的堆石冢(Cairn)和立石标记标明了放牧的小道,它们散布在柯拉贡上,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图案,描绘了部落在牧场周围的旅行路线。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8, 22:19

维纳留姆Venarium
阿奎罗尼亚(Aquilonia)急于征服野蛮的西梅利亚,于是派出了一支侵略军去占领这个国家的南部。剑士、长矛手、弓箭手和骑兵冲进了西梅利亚的西南角,他们很快发现这片土地比他们以前想象得更加崎岖。这些人建立了一个营地,命名为维纳留姆(Venarium)。居住在该地区的小型氏族很快就遭到了屠杀,尽管一些幸存者逃到了北方,并向这个地区的其他氏族发出了警告。

在知晓如果无人制止,阿奎罗尼亚的军队只会不断前进,于是血矛被派遣到周围的各个氏族,它在酋长之地召集了一个战争议会(council of war)。在那里,氏族们承认了这一威胁,并迅速准备了一支军队。许多的——但不是所有的——氏族都加入了这一行列,西梅利安人的战团(war bands)尽可能快地向南方进军,在维纳留姆要塞对抗阿奎罗尼亚人。

在这场战斗中塑造了许多英雄;也表现出了许多英勇的事迹。西梅利安人带着他们令人敬畏的盾墙(shield walls)来对抗阿奎罗尼亚强有力的弓箭手和骑士,超过三天的疾行后,西梅利安人猛烈而快速地切入阿奎罗尼亚的战士之中,所依靠的只不过是在盾墙阵线上展现的赤裸裸的凶猛和力量。双方都遭受了惊人的伤亡,但西梅利安人突破了防线,他们是如此的野蛮尽——管阿奎罗尼亚已经有所预料——毫不怜悯地洗劫了维纳留姆。阿奎罗尼亚被击败了,溃逃了。氏族们徒步追击幸存者,一部分人追赶着转向黑色山脉,另一部分人则进入了皮克特荒野(Pictish wilderness),并杀死了许多试图藏身于僻静山谷与幽谷之中的阿奎罗尼亚人。

一个生于战场、名叫柯南的年轻野蛮人,带着他的第一滴血(first blood)来到维纳留姆,与他的父亲并肩战斗。无数其他的西梅利安战士也这样做了。

维纳留姆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并向阿奎罗尼亚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别招惹西梅利亚。西梅利安人的军队并不比阿奎罗尼亚的军队规模更大,也没有组织得更好,但阿奎罗尼亚错误地认为西梅利安人的军队没有任何的组织形式,很快就会在其披甲部队的强大力量下崩溃。西梅利亚以凶猛和不屈不挠的态度反击,这是阿奎罗尼亚人没有预料到的。
现在,维纳留姆要塞除了建造它的低矮山丘和氏族们放置在那的几十块石头外,什么也没有留下。它仍然被认为是野蛮人取得伟大胜利的地方,而越过边境,它仍然是阿奎罗尼亚痛苦的失败回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9, 14:22

受伤之地Wounded Lands
西梅利亚到处都是战场;而维纳留姆是最著名的,许多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遗忘的部族间小规模冲突的地点。然而,其中一个会继续与西梅利安人产生共鸣——受伤之地(Wounded Lands)。

在柯南出生一百年前,这个平静的——倘若被雨水浸透的话——山谷,曾见证了西梅利安部落和皮克特战争力量之间的激烈冲突。圣人们说,这场战斗是如此的激烈,鲜血挥洒得如此之浓,似乎整个大地都受伤了。五万人聚集在这片屠宰场上,在山谷的两边排列,然后上一对庞大的盾墙在中间剧烈碰撞,在一个上午的时间里,双方的盾墙推搡着,毫无进展。西梅利安人装作疲乏,任由自己被压退;这诱使皮克特人产生了一种虚假的信心,他们打算更进一步,把西梅利安人驱赶回了他们自己的山谷。但西梅利安人却井然有序地后退,小心不要跌倒或绊倒,并维持着他们的盾墙。然后,当后方部队拥有了高度的优势,一千支长矛被投掷到皮克蒂什战士的后方,削弱了他们的信心与力量。利用斜坡给他们带来的优势,西梅利安人的盾墙开始了一次巨大的推进,击破了皮克特人的阵线。

从那时起,战斗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混战,木头、钢铁和骨头相互碰撞。皮克特人遭受了可怕的失败,西梅利安人一路追击流亡的人数,直到黑色山脉,在此过程中,除了少数皮克特人外,其他人都被屠杀了。许多西梅利安人战死了,但皮克特人试图把战争深深带入到西梅利亚的心脏地带的倾向,被抑制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这一切都发生在受伤之地上。

除了歌颂当时英雄的歌曲与叙事短诗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纪念西梅利安人的胜利。受伤之地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但是那温柔的山谷,被绵绵的细雨覆盖着,曾经像是西梅利亚地貌上一道深深的青灰色伤疤。它很快就痊愈了,这既反映了西梅利安人顽强的精神,也反映了大地有能力迅速吸收——并忘记——了在其表面犯下的暴行。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9, 14:29

尤弥尔之路/尤弥尔山口Ymirs Pass
岩石之间的这条又高又冷又窄的通道通向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它被命名为尤弥尔山口(Ymir’s Pass),以纪念战神,因为据说,尤弥尔举行了这一山脊的土地上对抗冰魔(Ice Demons)。

通过一条狭窄蜿蜒的小径到达山口,这条小径从下面的东南部西梅利亚平原蜿蜒而上。它标志着伯德王国和西梅利亚之间的边界,尽管尤弥尔山口不在伯德王国的领土内,但伯德王国的前哨阿特泽尔要塞(fortress of Atzel)的监视着西梅利亚入侵的道路和关口——当部族决定冒险突袭伯德王国时,这种情况仍时有发生。

阿特泽尔要塞的存在意味着离开西梅利亚的人要比进入西梅利亚的人过得更加艰难。要塞哨兵对西梅利安人的叛乱时刻保持着警惕,并密切询问从西面进入山口的所有人。那些从东方接近,来自伯德王国的土地的人,通常被允许自由通过尤弥尔山口,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刁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9, 20:51

接下来是第三章 Shadows Out of Men
这个应该翻译成什么?男人冲出阴影?男人的阴影之外?

西梅利亚是由它的部族来定义的。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传统和生活方式,但每个氏族都保持着使氏族独特的西梅里安特色。在没有外人威胁的情况下,部族之间很乐意互相打仗,血仇也很常见——有的持续了好几代人,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但是,当血矛举起时,所有的氏族都聚集在酋长的战场上,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氏族作为一个单一的国家,特别是在防御来自周围土地的侵略者时。

本章描述了17个西梅利安部族,提供了他们的生活、习惯、盟友、敌人和功绩的历史和细节。这并不是一份详尽的清单;还有许多其他的氏族存在,玩家和游戏管理员都被鼓励使用这里提供的氏族生成器和用来描述已建立氏族的模板来创建自己独特的氏族。

每个氏族用以下术语描述:

◎地点:氏族占据领地的地方。有关地理概况,请参见上一章。

◎类型:定居或者游牧或者半游牧。定居,即氏族占据固定领土;半游牧的意思是氏族在半季节的基础上漫游;游牧的意思是氏族完全是游牧的,没有任何形式的固定定居点。

◎盟友:与之结盟的氏族。

◎敌人:敌对的氏族,以及为什么敌对。

◎传统:氏族坚持的主要传统。

◎珍宝:氏族珍宝和贵重物品。

◎酋长:现在的族长

◎名人:氏族中著名的成员。

◎历史与展望:关于氏族历史和行为方式的细节。

例如,卡纳克氏族(Clan Karnak)就是这样产生的:

平均家庭数:1D10投骰是3,产生1D8+3个家庭。1D8+3投骰为5+3,共8个家庭。

平均家庭规模:1D6投骰平均为5,所以每个家庭平均有1D10+5个成员。1D10+5投骰平均为4+5,因此平均有9个氏族成员。因此卡纳克部落的总规模是72人。32岁以下14年;25人在15至30岁之间(其中男12女13女),13人(男5女8女),31岁至60岁;只有两个人60岁或以上(一男一女)。

因此卡纳克氏族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氏族,也不是特别小的氏族。

氏族的确切性质在氏族c中有更详细的探讨(PS:别问我为什么是氏族c,因为PDF原文到这来就是没有了——The precise nature of a clan is explored in more detail in the clans c)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9, 21:11

快速氏族产生器Rapid Clan Generator
这组表格允许在一组简单的投骰中生成西梅利安氏族。过程是:

◎登记家庭数量

◎按平均家庭规模计算——这只决定活着的父母和孩子的数量;它不包括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和其他扩展关系。

◎将两者相乘以确定氏族规模

◎应用人口百分比来确定性别和年龄。

表1-平均家庭数
1D10家庭数平均家庭数
11D4+14
21D6+26
31D8+38
41D10+410
51D12+512
62D6+613
73D6+617
84D6+822
95D6+927
106D6+1031

表2-平均家庭规模
1D6家庭成员数平均家庭规模
11D3+13
21D4+25
31D6+37
41D8+49
51D10+511
61D12+613

表3典型人口统计
年龄范围年龄百分比男性百分比女性百分比
0-14岁45%49%51%
15–30岁35%45%55%
31-60岁40%60%60%
61岁及以上2%50%50%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1, 20:04

贝恩部族Bain

地点
中部西梅利安平原

类型
定居。贝恩部族(Clan Bain)在一个浅浅的、绿树成荫的山谷里占据了四个村落。贝恩有120名成员。54名儿童,70名适合战斗的青壮和2名部族长老。

盟友
没有特别的盟友。

敌人
黑狼部族。贝恩部族与黑狼部族有血仇,此前在贝恩声称自己拥有的领土上,黑狼部族成员发现了一块黄金。这场纷争已经持续了十年,没有缓和的迹象。贝恩要求归还所有黄金;黑狼拒绝并指责贝恩改变了自己的边界,剥夺了黑狼的好运。三年前,两个部落的战士在黑斧之战(Battle of the Black Axe)中发生冲突,当时贝恩袭掠队的斧头上涂满了沥青,以防止他们闪光,袭击了一个在首次发现黄金的争议地区寻找更多黄金的黑狼战团(war band)。贝恩部族占了上风,从那以后,这场纷争愈演愈烈。

传统
贝恩是一个农业部族。它在山谷的牧场上饲养牛和家禽,并以制作精细的皮革和皮革工艺品而闻名。

一个氏族成员15岁时,无论男女,都要参加奔牛赛跑(Bull Running)。带着一股血红色的气息,奔跑者必须首先对抗一头强壮的有角的贝恩公牛,在动物被年轻人激怒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后,然后试着跑过被激怒的生物。如果跑步者能够到达神圣的橡树——一棵俯瞰山谷的孤树,那么测试已经成功通过,跑步者被认为是成年人。

每个成年人都应该学习养牛和制革的艺术。只有女性会学习如何制作皮革,只有男性会学习如何为此做准备,但在无论男女学习整个过程中,都没有羞耻感。

男人和女人都会为了部族的荣誉而牺牲,而且,自从与黑狼的血仇开始,每个部族成员都会攻击他们遇到的任何达黑狼部族成员。黑狼被描绘成一个充斥着小偷和骗子的部族,各种各样的盗窃和违法行为都算在黑狼的名声上堆积如山。

男人和女人穿着装饰着神圣牛角的皮短裙。传统上,男人们在前额上系上皮带,在手臂或胸部上纹上牛角。那些把角放在胸前的人赤裸着胸膛,这样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具有神圣公牛的勇气。

宝藏
贝恩最珍贵的宝藏是银色颅骨(Silver Skull)。这是一个用公牛的头骨和角,与白银一起制造创造出的一个耀眼的图腾,在诸如奔牛、结婚、葬礼等仪式被带出来观看。银色颅骨保存在酋长小屋地板下的宝箱里,只有酋长和部族长老都在场时才能挖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1, 20:18

酋长
罗斯·纳布·贝恩Roth nab Bain
罗斯当了十年的酋长,他从生病的独眼战士库洛赫(Culoch)那里得到了这个职位。他的统治是正确的,没有异议被容忍,尽管他对待部族的福祉比他的前任(罗斯认为前任意志薄弱)更有尊严。在罗斯的酋长统治下,贝恩扩大了放牧范围,把一个规模较小的游牧部落从断腿之地上赶走,并大量增加了牲畜的数量。在库洛赫统治下,氏族停滞不前;在罗斯统治下,贝恩蓬勃发展。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与黑狼的血仇。罗斯在成为酋长后的头几个月就发起了这项计划,作为他提升部族财富的动力之一,他是维持部族财富的驱动力——尽管部族中有些人厌倦了这种情况。那些公开质疑罗斯继续与黑狼作战的人,要么公开受到轻视,要么受到武器竞赛的挑战:两名持不同政见者现在有了位于在贝恩领地边缘地带的埋葬堆石坟冢(burial cairns),以此证明他们的勇敢(如果不是成功的话)。

罗斯三十七岁,是一个典型的西梅利安人:宽大的肩膀,一副焦虑深思,深色的容貌,浓密的黑发。他瘦削的嘴唇永远干裂,棕色的眼睛深邃而强烈,浓眉下愁眉苦脸。他在定居点周围穿着皮坎肩和皮短褶裙,左上臂和右上臂以及肩胛骨上都有一个青铜火炬和牛角的纹身。他很容易发怒,当处于窘境时,他就会爆发出别人意想不到的暴力。当他不受困扰时,他是生硬和直率的,但可以参与交往。他无疑是他部族中一位严肃的领袖,没有时间去做任何在某种方面上不能促进贝恩部族利益的事情。

5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5
感官:聆听+7,侦察+7
闪避防御:14;17 vs远程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45hp(5 HD);DR 4
豁免:强韧+7,反射+5,意志+2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8(1d10+4)
基础攻击:+5;擒抱:+8
特性:西梅里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2惩罚),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1,坚忍,直觉闪避,灵活移动
属性:力量 16,敏捷12,体质16,智力8,感知 10,魅力12
专长:猛力攻击,精通冲撞
技能:躲藏-6,威吓+9,聆听+7,潜行-6,求生+1,侦察+7
财产:皮革短褶裙和坎肩(短上衣)、青铜项圈和铁武士戒指,巨战之剑(war sword)和战斧。

名人
马蒂玛·纳布·贝恩Mathma nab Bain
罗斯的母亲,部族的一位长老,她是她儿子雄心勃勃的野心以及不愿结束与黑狼的不和的源泉。她是一个恶毒、扭曲、可憎的女人,她通过儿子掌握着权力,但她感觉到离自己想要的控制还远远不够。她在自己的奔牛途中摔了一跤,成了瘸子身体残废了,但她的头脑却是利刃。她的丈夫,罗斯的父亲威科赫(Wicoch)在罗斯成为酋长的前一年去世,死于去年可怕的冬天染上的疾病。马蒂玛不失时机地悲痛,并集中精力将罗斯打造成一个值得信赖的部族领袖挑战者。

6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6
感官:聆听+7,侦察+7
闪避防御:15;18 vs远程
招架防御:11
生命值:27hp(6HD);DR4
豁免:强韧+4,反射+6,意志+4
速度:20英尺(瘸腿)
近战:长矛+5(1d8)
基础攻击:+6/+1;擒抱:+5
特性:西梅里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2惩罚),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坚忍,直觉闪避,灵活移动,顽强
属性:力量 8,敏捷12,体质9,智力16,感知 13,魅力11
专长:猛力攻击,顺势劈,精通冲撞
技能:手艺(编织)+6,驯养动物+6,躲藏+6,聆听+9,生存+4,侦察+9
财产:衣服,燧石和狐狸牙编织的项链,燧石长矛,铁 匕首。

卡拉克·纳布·贝恩Carac nab Bain
如果有人可能挑战罗斯的部族领导权,那就是卡拉克(Carac)。卡拉克30岁,长相英俊,被认为是贝恩的英雄,因为他是奔牛活动中跑得最快的人,一年前,他在福尔溪(Fell’s Creek)——靠近黄金搜寻区的争议领土——的埋伏中,单枪匹马杀死了三名黑狼战士。卡拉克不喜欢罗斯和他的母亲。他认为,这场血仇虽然必要,但已经持续太久,应该得出结果。他是一个勇敢的战士,有着很强的判断力和领导贝恩的真正愿望,但没有罗斯的无情野心和刀锋般的气质。

4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5
感官:聆听+7,侦察+5
闪避防御:14;17 vs远程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31HP(4HD);DR4
豁免:强韧+7,反射+5,意志+2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7(1d10+4)
基础攻击:+4;擒抱:+7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2惩罚),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1,坚忍,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7,敏捷13,体质16,智力11,感知8,魅力13
专长:顺势劈,猛力攻击
技能:驯养动物,躲藏+3,聆听+7,潜行+2,生存+2,侦察+5
财产:皮革短褶裙和坎肩(短上衣),阔剑和狩猎矛

历史与展望
几个世纪以来,贝恩部族一直照料着自己的牛群,抵御来自其他部族的袭击,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当血矛把部族聚集在一起,与皮克特人或阿奎罗尼亚人战斗的时候,贝恩部族就在那里,但在幕后行动,支持,但从不领导。部族体现了朴素的精神,保持了部族的规模,并因此而缓慢而稳定地发展起来。它的雄心壮志并没有延伸到山谷之外,大多数人似乎都很高兴。

当黑狼部族进入山丘时,贝恩部族一直在考虑自己的领地(但从未正式宣称和标记),并寻找黄金和秘密,它发现了黄金——贝恩知道这些,但从未花费太多精力进行开采。当时的首领,库洛赫,要求分一杯羹,但黑狼嘲笑并否认任何贡品。库洛赫,又病又弱,不同意。

这是马蒂玛和罗斯行动的信号。考虑到罗斯在奔牛活动中的实力和成功,他当然有足够的实力挑战领导层,但马蒂玛是推动挑战的人。罗斯向老酋长提出挑战,要求他维护部族对黑狼的自豪感,但库洛赫宣称,他不想制造不和。由于马蒂玛谴责这种软弱的领导,罗斯要求库洛赫站在一边,但老酋长拒绝,告诉罗斯,贝恩部族的领导权必须由武器决定。库洛赫领导了20年,在维纳留姆和皮克特人面前证明了自己。而罗斯年轻又强壮,有一位雄心勃勃的母亲作后盾,但如果他们向黑狼开战,他能够清晰地表达贝恩部族更伟大更繁荣的愿景。两人用长矛对峙,经过长时间的混战,库洛赫被挑战者一记快速、尖锐的刺击,战败杀身亡,在他死的时候诅咒了马蒂玛和罗斯。

罗斯被宣布为首领,没有人敢反对他。很快,一场与黑狼的争斗被宣布,随后两次精心策划的袭掠,突袭了黑狼边远的定居点,在那里,牲畜被带走,一些战士被杀,贝恩部族的荣誉被建立。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在罗斯和马蒂玛的雄心壮志的驱使下,这场纷争一直存在。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1, 20:22

巴尔德部族Bhardh
地点
西梅利亚东北部,介于冰豹(Ice Leopards)部族和瑞达(Raeda)部族之间。

类型
定居。巴尔德部族(Clan Bhardh)有338名成员。140名是儿童,189名是适合战斗的青壮,9名是部族长老。

盟友
冰豹部族。这两个部族有好几次异族通婚,并且在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是反对瑞达部族的同盟。

敌人
瑞达部族。这是一种与冰豹共有的传统仇恨;没有人记得部族间不和的原因,但它与和解的所有希望背道而驰。

传统
部族中的男性留着长发,结成一个精致的顶结(发髻)。女性未婚时头发的左边编成辫子,已婚时头发的两边编成辫子。

所有15岁的男性都必须参加一次全面的狩猎,并且必须单枪匹马地徒手打倒鹿、野猪或其他形式的大型猎物。然后,他们必须让自己的脸,胸部和腿上沾满血迹,从而确定自己作为一名战士(以及作为一名男子)的地位。女性没有特殊的成年仪式;月经的开始是充分的考核。然而,所有经期妇女都必须到定居地另一边的妇女之家(Woman’s House),直到经期结束为止。

每年冬天,男性战士都参加大狩猎。每一个能够挥舞武器的人都会在森林深处呆上三天三夜,目的是尽可能多地杀掉猎物,让部落安全度过冬天。大狩猎(Great Hunt)被视为一个节日和比赛,因为它是必要的。狩猎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人们在狂欢中度过了夜晚。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整个部族都会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在那里,最大的或第一个被杀死的动物被烤熟并分发,伴随着大量的饮酒、跳舞和狂欢作乐。战士们的荣誉在于他们被记录在案的击杀数,而且每个战士都会讲述自己的功绩,故意夸大细节以供部落娱乐。

尽管宗教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十分重要,但巴尔德部族承认莫瑞甘(Morrigan)高于其他西梅利安诸神。

宝藏
部族最珍贵的宝藏是巴尔德的银杯(Silver Cup of Bhardh)。巴尔德本人是一位生活在五个世纪前的西梅利安英雄。他走遍全国,直到来到这些地方,看见一个银杯飘浮在空中。他又饿又渴,伸手去拿圣杯,但一个只可能是莫瑞甘的警告声告诉他,他只有在狩猎了三天三夜,并同意在这一地区定居并组建一个部落后,才能恢复精神。巴尔德同意了,照着吩咐去做,然后被允许喝杯里的酒,并把它作为一个象征。

因此,杯子被认为是神的礼物。这是一个简单的浅碗状圣杯,可能是起源自赫卡尼亚人。它看起来破旧不堪,布满划伤,但明显质量优异和工艺精美。圣杯是在大狩猎前的晚上带出来的,里面装满了酒。尽管它只能装下几口像样的食物,但它似乎足以让部族中的每一个战士提供一个像样的草图——证明这个杯子确实是莫瑞甘送给巴尔德的。

杯子放在一个橡木盒子里,里面有蕨类植物,埋葬在一个只有酋长和长老知道的神圣地方。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1, 21:01

酋长
帕德里格Padrig
帕德里格已经担任酋长五年了。他是一个强壮的西美利安人,最初来自冰豹部族,但在他16岁时来到巴尔德部落结婚,作为两个氏族联盟的一部分。他在30岁时成为酋长,在那一年的大狩猎中,前任酋长贡塔斯(Gunthas)被一头巨大的野猪顶伤。帕德里格杀死了这头野猪,把贡塔斯拖到安全的地方,但是老酋长不久就死了——尽管他坚持认为帕德里格是他的继任者。由于没有人能比得上当年帕德里格在狩猎中更成功,因此他帕德里格被选为酋长,在此后的五年里,他为巴尔德部族服务得很好。

帕德里格的情绪反应很快:迅速地开怀大笑,迅速地发怒,迅速地冷静。他是一个受欢迎的首领,在前线领导,花时间去了解他的战士的长处和短处。他曾领导巴尔德在巴尔德领土以东与瑞达(Raeda)部族进行过五次战斗。瑞达是一个野蛮的部落,以其长鼻子,编成辫子的勇士而闻名。瑞达一直试图把自己的领土向巴尔德靠近,巴尔德不断抵抗。在帕德里格领导的每一场对瑞达的战斗中,巴尔德都赢了。氏族战士们把这归功于帕德里格的战术技巧,以及莫瑞甘的保护,当他们从圣杯中喝水时,莫瑞甘给了每个战士力量。、

8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14,侦察+3
闪避防御:18;19 vs 远程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50hp(8HD);DR4
豁免:强韧+7,反射+8,意志+4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10/+5(1D10+2)
基础攻击:+8/+3;擒抱:+10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提精直觉闪避,灵活移动,顽强
属性:力量15,敏捷14,体质13,智力10,感知 12,魅力11
专长:警觉,盲斗,说服力。
技能:攀爬+8,躲藏+2,威吓+10,聆听+14,潜行+2,骑术+11,侦察+3,生存+11,游泳+13;
财产:优质阔剑,狩猎矛,一对银制项圈(价值9600SP),皮制锁子甲。

名人
贡塔松Gunthasson
贡塔松是前任酋长的儿子,是帕德里格最亲密的朋友和顾问之一。但他并不总是这样,当帕德里格赢得酋长的职位时,他感到很痛苦,因为他认为这应该是他的。但帕德里格很小心地培养了贡萨松的友谊,12年前,在粉碎的树桩之战(Battle of the Shattered Stump)中,当两人肩并肩地与瑞达(Raeda)部族战斗时,友谊被确立。从那时起,这些人就成了正式的朋友和战友,贡塔松就部族事务提出了合理的建议,并帮助帕德里格保持了正式但公平的领导风格。

冈萨松是一个典型的西梅利安人,他为自己浓密蓬乱的胡子感到骄傲。然而,他却对女人结结巴巴。他从未结过婚,但对部族中一位勇士的遗孀奥里莉娅(Orilia)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令帕德里格感到有趣的是,尽管奥莉亚有着明显的吸引力,但冈萨松觉得和她说话很困难,所以帕德里格正在酝酿一个计划,让两人走到一起,并且结婚。

6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3,侦察-3
闪避防御:17;18 vs 远程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44hp(6HD);DR 0
豁免:强韧+7,反射+8,意志+0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9/+4(1D10+2)
基础攻击:+6/+1;擒抱:+9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2惩罚),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Diehard),坚忍,直觉闪避,灵活移动,顽强
属性:力量16,敏捷16,体质14,智力7,感知5,魅力9
专长:闪避,猛力攻击,技能专攻(攀爬)。
技能:平衡+7,攀爬+14,躲藏+3,聆听-3,潜行+3,骑术+8,搜索+2,侦察-3,生存+0
财产:阔剑和狩猎矛,一束奥里莉娅的辫子(奥里莉娅梳头和修剪头发时掉落的,她不知情)。

历史与展望
这个部族 的祖先显然是巴尔德本人,这位伟大的英雄确实是这个部族 的创始人。这个杯子是否是莫瑞甘送的礼物还不得而知,但它显然有着奇特、神奇的特性,尽管它的设计风格是赫卡尼亚人的,而不是西梅利安人的。

巴尔德作为一个战士和猎人的能力在部族所做的每件事中都被召唤和颂扬。多年来,它与位于巴尔德领土西部的冰豹部族和平相处,并通过一系列娴熟的通婚和精明的外交(对西梅利安人来说)加强了两者之间的联系。巴尔德战士经常伴随着冰豹战团四处寻找敌人,结果,他们为巴尔德带来了很多好处。

这个氏族不是特别好战,但肯定不会有冲突。在很大程度上,它的战士们满足于狩猎和安居乐业,只有当那些长鼻子野人来找麻烦的时候,才会对瑞达发动战争。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2, 21:30

卡拉格部族Callaugh
卡拉格(Callaugh)部族——卡拉格部族生活在断腿之地的南部地区。卡拉格的村落对保卫卡纳西土地的南部通道很重要。这个村落位于卡拉格幽谷(Callaugh Glen)。

地点
断腿之地南部(Broken Leg Lands)

类型
定居。这个部族共有480人,有80个孩子,20个长老和380名战士。它的核心定居点是卡拉格村(Callaugh village),但更多的住宅散布在卡拉格幽谷(Callaugh Glen)中。

盟友
卡纳西(Canach)。卡纳西被认为是卡拉格的宝贵盟友,他们二者相互依存,彼此通婚

敌人
但更多的是不稳定的休战而不是彻底的敌意。

传统
断腿之地南端是卡拉格部族的领地。卡拉格根基位于卡拉格幽谷内的卡拉格永久性村落的周围,卡拉格幽谷是一个深而宽的峡谷,所有山坡上都长满了森林,蜿蜒的莱河(Llau River)为其提供水源。卡拉格部族把整个断腿之地视为自己的领地,战士们对这个破碎断裂的乡村了如指掌,丝毫不为其危险和破碎的本性所困扰。

像许多西梅利安部族一样,卡拉格人是与皮克特人作战的老兵。这个村落是防止皮克特人入侵的重要防御工事,卡拉格的战士们沿着断腿之地的南部边缘地带警戒,观察皮克特战团(war bands)的迹象。由于断腿之地形成了一个由沟壑、山谷和峡谷组成的迷宫,有许多死角和视线受阻的山口通道,很容易进行伏击,皮克特人从经验中吸取教训,尽可能给断腿之地提供尽可能广阔的生存空间。

除了监视皮克特人外,卡拉格部族成员还在山口、峡谷和河床上搜寻黄金。在河流和溪流中可以发现贵金属的金块,这些金块是从断腿之地深处暴露在外的小裂隙中冲刷下来的。尽管发现的金子很稀少,但卡拉格知道黄金的价值,在加工黄金和保护黄金两个方面都很有经验,前者的追求微妙而复杂,后者的追求则是残酷而高效。

传统的成人仪式是猎取一只棘刺猫(见《阴暗的土地That Sombre Land》,第21页)。取得一张棘刺猫的毛皮被认为是一个血统优良的战士的标志,毛皮会被战士非常自豪地穿着。

宝藏
卡拉格成功地囤积了10万金币和金粉。这个宝藏埋在卡拉格幽谷深处的一个秘密洞穴里,只有首领和挑选出的、值得信赖的部族长老知晓。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2, 21:34

酋长
亨哈尔(Henghar):卡拉格酋长的挑战是众多的。任何人只要有一个像样的持剑手臂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棘刺猫皮被认为是酋长的好材料。目前的在任者是亨哈尔,一位年轻的冠军,他以一手屠杀了六个皮克特人而闻名,当时他一只脚严重受伤:他现在走路仍然跛脚。亨哈尔好斗,性情暴躁,尽管年龄不足,但已经让他有了一定的成熟度。人们尊重他的能力,但他的年轻意味着其他人迟早会愿意提出挑战。亨哈尔已经向氏族承诺,他将扩大其领土,这意味着他打算重新开始突袭北部的摩迦希(Morgach)氏族。这是受一些人欢迎的,他们认为最近有太多的和平,但不受年长的战士的欢迎,他们已经成长为尊重摩迦希的存在和成熟的程度。

7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6
感官:聆听+2,侦察+2
闪避防御:+16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69HP(7HD);DR4
豁免:强韧+7,反射+6,意志+5
速度:30英尺
近战:战斧+9/+4(1d10+2)
攻击:+7/+2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直觉闪避,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 15,敏捷 12,体质14,智力13,感知14,魅力12。
专长:力量攻击,技能专攻(察言观色),武器专攻(战斧)
技能:收集信息+5,治疗+5,躲藏+6,跳跃+11,知识(断腿之地)+5,聆听+2,潜行+5,察言观色+7,侦察+2,游泳+11
财产:一只戴满金戒指的手。皮甲,战斧。5000GP

名人
无。

历史与展望
卡拉格代表了西梅利安人的精神:好战,蔑视敌人,但务实。这个部族的历史总是这样,尽管它有许多酋长,但它的性格几乎没有改变。而这种性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断腿之地崎岖、无情的风景塑造的:锯齿般参差不齐的山峰和深邃车辙的山谷造就了同样性情尖锐锋利的人们。由于风吹雨打的侵蚀,断腿之地从不停滞不前;卡拉格部族也从不停滞不前。
在亨哈尔的统治下,对摩迦希(Morgach)部族的挑战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在其人民中产生了裂痕。卡拉格热衷于战争和冲突,由于最近没有皮克特人入侵,部族中的许多人都已经厌倦,新的冲突已经成熟。长矛被准备好,性情和剑刃磨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3, 15:50

卡纳西(康拉克或雪鹰)部族Canach, Conarch or Snowhawk
卡纳西(康拉克)Canach (Conarch)——这个氏族位于西梅利亚西北部,在崎岖的土地上。雪鹰(Snowhaw)氏族遵守各种仪式和习俗。一种仪式是成年仪式,当一个战士年满十五岁时进行。这个西梅利安青年在仲冬时节被送出去,只带着一把剑和取暖的熊皮,需要在野外独自生存一天一夜。

卡纳西部落有着悠久的历史,创造了非凡的人民。许多卡纳克人的孩子被圣贤所带走,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但这无疑是氏族未来的好兆头。

部落分散在一个小范围的区域内,在必要时可以迅速做出相互支援的反应。人数约500人,大多数是熟练的袭掠者,正是从这一点上,许多人磨炼出他们的剑技。正因为如此,像许多其他部落一样,年轻男孩不允许使用木制武器练习。相反,所有的练习都是使用白刃(naked blades)或根本不使用白刃,虽然这在过去已经导致了死亡,但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有效的训练方法,因为一次挥杆可能意味着死亡——就像在战斗中一样。

这个氏族居住的地区雾气萦绕,细雨蒙蒙。人们几乎听不到落雨的声音,因为充沛的雨水和岩石峭壁的结合创造了许多瀑布和泉水。人们往往有鲜明的特征。柯南的部族与纳契塔(Nachta)部族有血仇。当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时,这个部落平均有大约三百到四百名成员。族长被称为卡纳西(Canach),或卡纳西的卡纳西(Canach of Canach)。

地点
西梅利亚西北部,在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的北部边缘。

类型
定居。卡纳西是西梅利亚最大的部族之一,大约535个部族成员散布在断腿之地北部边缘的几个村庄。它有225名14岁以下的孩童,约300名适合作战的青壮和10名部族长老。

盟友
卡拉格(Callaugh)。占领断腿之地南端的氏族被认为是卡纳西的宝贵盟友,他们二者享有极大的相互依赖和联姻关系。

敌人
穆罗格(Murrogh)。卡纳西的血敌是穆罗格。世仇的缘由已遗失于时间长河中,但部族之间的仇恨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而且他们之间经常发生袭掠。另一个敌人氏族——虽然已经建立了令人担忧的无稳固的停战协定——是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的纳赫塔( Nachta)。

传统
卡纳西的传统是典型的西梅利安人。这个部族的首领被称为卡纳西(Canach)。他的话即是律法,但卡纳西的地位是由一个从部族长老和高级战士中抽调的顾问组成的大圈子所支持的。卡纳西的任务是引导部族,保护它,并提高它的财富。

所有的年轻人在被视为成年人之前都要经历过成人仪式。仪式通常是证明一个人有能力通过狩猎、战争或在某些体力活动中的勇敢来支持部族。这一成就需要部族的一个成年人来见证,他将成年候选人介绍给卡纳西,描述年轻人已经取得的成就,并要求部族承认年轻人是一个男人。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卡纳西宣布年轻人是卡纳西人(Man of the Canach),并在部族聚集前举行的正式仪式上,介绍新加入的人,并宣布为他的健康干杯。新成人必须从卡纳西的(牛或羊)角杯上饮酒,发誓要保护和维护部族的传统,如样做,他便得到部族的认可。

战争传统在氏族内部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敌人永远不会被原谅或遗忘(绝不遗忘,永不原谅),尽管如果条件有利,可以达成休战协议。卡纳西不轻视他们,并随时准备攻击侮辱或损害部族传统和利益的人。禁止任何部族成员与穆罗格的成员友好相处,每个战士都要挑战(并杀死)任何遇到的穆罗格族人。

西梅利安的神圣数字——9和27——在整个卡纳西部族中都有代表。每支战团(war band)由27名战士组成,每个第九天都被视为休息日(Resting Day),人们就可以放下工具放松休息。在春天和夏天,如果狩猎特别成功的话,卡纳西可能会要求在第九天准备筵席或宴会。第九天也是举行婚礼和纪念氏族祖先的日子。

宝藏
卡纳西因其悠久而显赫的历史而拥有许多宝藏。酋长的藏品中有相当于2万枚金币和银币,此外还有各种黄金首饰,如金属项圈、手镯和戒指。卡纳西挥舞着剑与矛——雪刃(Snowblade)和雪点(Snowpoint),据说是被神所触摸过的受人尊敬的工艺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3, 15:57

酋长
酋长被称为卡纳西的卡纳西(Canach of Canach)。一个单一的名字被酋长所采用,以象征着部族的团结和力量。酋长一旦被称颂,除了那些亲密的朋友和家人,他先前的名字便很少再被使用。

任何有志成为卡纳西的人都必须是一个模范战士,有着与部族之敌作战的良好记录。该职位的挑战者必须能够将他们的功绩与现任者的功绩相匹配,并确保能够达到或超过现任者的功绩,并且能够在肉体上挑战卡纳西以获得该职位。

盖尔德,卡纳西的卡纳西Gairdh, Canach of Canach
现在的卡纳西是盖尔德(“粗糙者the rough one”)。他是参与维纳留姆(Venarium)战斗的勇士之一,也是过去18年中每一代卡纳西争夺战的老兵,他以粗犷、直率的风格、简单的要求和对穆罗格部族的极度仇恨而闻名,穆罗格部族的冠军伊万(Ewain)两年前在一次单挑中被盖尔德打败。

作为卡纳西,盖尔德挥舞着长矛雪点和阔剑雪刃。这些看起来相对简单的武器据说被克罗姆(Crom)触碰过,并被尤弥尔(Ymir)使用过,是据记忆所及的每一代卡纳西所世袭的武器。盖尔德与艾温(Aeywen)结婚,艾温是卡拉格(Callaugh)部族的一员,两人育有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是部族中有名的勇士。最大的格钦(Gethyn),是一个刻薄吝啬,喜怒无常的独眼战士,领导自己的战团(war band)并控制着奈恩(Nairn)村,而他的弟弟,赫德(Heord)和亨马斯特(Henmast),在格钦的战团里服务。

盖尔德是一个身材魁梧、气势非凡的人,头发花白,窄小的眼睛挤在一张方下巴、多皱纹的粗糙的脸上。在卡纳西最有名的儿子柯南身上,他想得很少;一个真正的西梅利安人不会想着在世界上游荡,即使柯南时不时地回到西梅利亚,他心甘情愿用玩弄西梅利亚的远古敌人来标饰自己,但在盖尔德看来,他仍然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亡命之徒。

12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9
感官:聆听+17,侦察+3
闪避防御:20;22 vs远程
招架防御:19
生命值:140hp(12HD);DR5
豁免:强韧+12,反射+11,意志+8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雪刃)+17/+12/+7(1D10+7,狩猎矛(雪点)+13(1D8+6)
基础攻击:+12/+7/+2;擒抱:+17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神奇闪避,灵活移动,顽强,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21,敏捷12,体质18,智力12,感知12,魅力12
专长:警觉,钢铁意志,闪电反射,坚韧,猛力攻击
技能:手艺(皮革加工)+10,手艺(石工)+15,躲藏+1,威吓+17,聆听+17,潜行+1,骑行+16,侦察+3,游泳+21,绳技+8
财产:携带承载着雪鹰徽章、雪刃和雪尖的压花皮甲、金制项圈、青铜臂章和胡子上戴的铁武士戒指。

名人
格钦(Gethyn),盖尔德之子(son of Gairdh):格钦看起来像他强而有力的父亲一样。他在一次突袭穆罗格的行动中失去了一只眼睛,这一行动为他赢得了他的战士仪式,他把眼睛的伤口打开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格钦声称他的空洞的眼睛可以直接看到穆罗格的灵魂,没有人质疑这个说法。目前,他是奈恩(Nairn)的冠军,并有可能成为卡纳西位置的候选人,如果以及当盖尔德不再是酋长。他痛恨穆罗格,其程度远远超过他显赫的父亲,如果他成为卡纳西,他会采取行动消灭穆罗格部族。

艾温(Aeywen),盖尔德的妻子:出生于卡拉格(Callaugh)部族,她是一个美丽的,头发如火焰般的女人,尽管已经40多岁了,但仍然苗条而妩媚动人。她是盖尔德一生的挚爱,多年来一直让他坚守自己作为卡纳西的责任。她为自己的三个儿子感到骄傲,并且完全沉浸在卡纳西的生活中,尽管她仍然与她出生的位于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南边的卡纳西部族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她是一位有成就的音乐家、歌手和女诗人,在第九天的节日里,她用来自西梅利亚旧年(Old Years of Cimmeria)的歌曲、诗歌、故事和叙事短诗来款待整个部族。

历史与展望
卡纳西(Canach),雪鹰(Snowhawk)部族,是柯南出生的部族。他的家庭本来不属于此部族,而是来自南方,为了逃避血仇。由此可以确定,作为传统的西梅利安氏族,卡纳西准备欢迎新成员,如果这些人(穆罗格除外)准备接受部族的伦理和传统;一个在西梅利安人中罕见的部族。

卡纳西对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西梅利亚的生活方式都有绝对的防御能力。它时刻准备着召唤血矛(Bloody Spear)来保护西梅利亚不受皮克特人和阿奎罗尼亚人的攻击,召集部族来保卫中心地带。它准备促进更广泛的利益,尽管最终它会像所有宗族一样寻求自身的保护。

卡纳西的成员应该遵循战士信条,并发展有利于社区的牧民追求。例如,柯南的父亲是一位才华横溢、备受尊敬的铁匠,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勇士。柯南本人出生在战场上,他的母亲是一个有能力的战士,就像任何一个雪鹰部族的成员一样。

卡纳西控制着北部的断腿之地,和任何一个西梅利安人能记起的那样长。部族本身被分成几个村庄和定居点,这些村庄和定居点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建立在两个或三个大家庭的基础上,他们照顾自己的生活,直到迦南人在第九天的庆祝活动或氏族会议上召集在一起。存在六个主要村落:尤伊斯特(Uist),奈恩(Nairn),杜塞尔/达西尔(Duthil)[柯南的家乡],柏威克(Berwik),布罗斯(Broath)和康拉克(Conarch)。康拉克是卡纳西的所在地和最大的定居点。这些定居点之间的距离都不超过两到三天,每个定居点都符合典型的西梅利安结构,即一个主要的圆形房屋,周围聚集着民众的住宅和作坊。

该部族在这片国度近代史上一直支持西梅利安人的每一次反侵略行动,包括决定性的反侵略行动,如维纳留姆围攻战(Siege of Venarium),在那里年轻的柯南以自己的名义反对他们的入侵阿奎罗尼亚人。但是其他的战斗已经证明了卡纳西的凶猛,并造就了它的英雄: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上的哥拉克山口战役(Battle of Gorach’s Pass),对抗皮克特人;科纳尔山谷战役(Battle of Conall Valley),对抗诺德海姆人,以及盐沼战役(Salt Marsh Battle),对抗伯德之地的入侵者(还有一个罕见的例子,穆罗格部族和卡纳西部族合作,尽管,一旦战斗结束,旧怨又卷土重来)。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4, 10:18

克鲁亚德部族Cruiadh
克鲁亚德(Cruiadh)部族——他们居住在西梅利亚北部靠近血之路/山口(Pass of the Blood)的地方。他们是科纳尔山谷最大的氏族,生活在北达西侧的一个宽阔山谷中。一条温和的河流——科顿茅斯溪流(Cottonmouth Creek)——穿过山谷。

地点
科纳尔山谷(Valley of Conall)。

类型
定居。克鲁亚德(Cruiadh)部族占据了连接西梅利亚和诺德海姆的科纳尔山谷的北部。它的人数量是460,大约有300人是适合作战的青壮。

盟友
无。

敌人
高德(Gaud)和拖尔(Taur)。克鲁亚德与两个氏族都没有血仇,但与两个氏族都没有友好关系。它讨厌两者都出现在科纳尔山谷,并试图将两者吸收为一个更大的部落。

传统
克鲁亚德将整个科纳尔山谷视为其合法领土,其所有传统都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这意味着赶走高德(Gaud)和拖尔(Taur)部族。因此,它最大的传统是不断地与这两个氏族作战,尽管多年来,在对抗另一个部落时余下的两个部落都会结成联盟。

部族还认为,它是血之路/山口(Pass of Blood)的守门人,全权负责保护西梅利亚不受北方人的攻击,在其漫长的历史中,他们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核心的信念是,克鲁亚德注定要通过武力吸收高德(Gaud)和拖尔(Taur)部族,从而成为所有西梅利安部族中最大的一个。它的传统讲的是一个预言,由一个氏族的圣人(oracles)给予,其中描述了克鲁亚德成为众所周知的血之部族(Blood Clan)。酋长们将此解释为:科纳尔山谷是西梅利亚的重要动脉,氏族是西梅利亚的血液。

所有克鲁亚德的成员都接受这样的教育,相信他们在文化和军事上,凌驾于其他氏族——特别是高德(Gaud)和拖尔(Taur)——之上。每一个战士都相信自己正在成为一个英雄,并将作为西梅利亚的救世主之一而被历史所熟知。因此,氏族非常重视创造一种完全好战的文化。

每一个克鲁亚德男性在年满12岁时,都必须独自一人进入血之路,并且只带着矛、盾牌和匕首。他被给予一天的开始,然后由一个完整的克鲁亚德战士的战团(war band)追击。年轻人的任务是躲避战团追击整整三天三夜。人们期望他靠自己的智慧生存下来,并在这段痛苦的日子里过着远离土地的生活。如果被抓住,他将被要求与指定的战团冠军进行双人间的决斗。胜利者是在战斗中首先将对手放出血的人,两个战士都会像将对方当作敌人一样战斗。

从7岁到12岁,每个孩子都被教导如何使用矛、剑和盾牌。他们被教导如何单独战斗,并作为盾墙(shield wall)的一部分。他们被教导生存和隐秘,并被鼓励将自己视为英雄,不仅是部族的英雄,而且是西梅利亚的英雄。

克鲁亚德的所有祖先都是在对抗诺德海姆和高德(Gaud)和拖尔(Taur)的战斗中阵亡的战士。每到第九天是战士的日子,整个氏族都要进行模拟战争,准备两次战争:一次是对诺德海姆人的战争,一次是对高德(Gaud)和拖尔(Taur)的战争。这些战争将创造血之部族(Blood Clan),并确立克鲁亚德在西梅利亚至高无上的地位。

宝藏
没有值得注意的宝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4, 10:23

酋长
奥德兰·麦克·凯恩(Odhrán mac Cailean)
这位黑发白胡子的奥德兰已经领导克鲁亚德十八年了。他的父亲,凯利恩(Cailean),在他之前领导这个部族二十年。奥德兰在他有生之年已经杀死了超过500人,并且已经记不清他所经历的战斗和小冲突的数量。他是一个愤怒、暴力的人,对血之部族还没有形成感到沮丧,并绝望地希望在他有生之年看到它的诞生。这使他对部族的圣人感到愤怒和沮丧,但作为一个迷信的人,他必须遵守他们的指引——圣人说,血之部族还没有做好准备。

类似的,奥德兰作为一个勇士的凶猛和技巧,他从未没有被挑战过克鲁亚德的领导权。他欢迎任何有信心杀死他的挑战者,从而证明自己继续作为人民领袖的力量。

11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0
感官:聆听+15,侦察+6
闪避防御:+21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108hp(11HD);DR5
豁免:强韧+9,反射+10,意志+4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14/+9/+4(1D10+3)
攻击:+11/+6/+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6,敏捷16,体质14,智力11,感知13,魅力13。
专长:战斗反射,骑乘战斗,猛力攻击,飞跑
技能:驯养动物+7,躲藏+3,威吓+15,聆听+15,潜行+3,骑术+16,搜索+1,侦察+6,游泳+15,绳技+4
财产:酋长的衣物,皮甲,由粗糙的燧石制成的项链,皮革护胫,狼皮斗篷。

名人
欧文·麦克芬南(Owain mac Finean)
部族的冠军,也是唯一一个比酋长更能杀人的战士。欧文是一个斜睨(leering),秃顶的战士,体格健壮,无数的伤疤横跨他的身体。欧文鄙视部族外的任何人,但对诺德海姆保留着特别的仇恨,他喜欢在进入战斗前嘲弄诺德海姆。
欧文是奥德兰最亲密的朋友和顾问之一。如果说有什么比他的首领更迷信的话,那就是当预兆不好的时候,他会胆战心惊,当预兆好的时候,他会鲁莽行事。尽管他永远不会承认,但欧文爱上了圣人德德瑞(Dedhre),对她的每一句话都紧抓不放。奥德兰酋长喜欢嘲笑冠军的感情,如果有其他人胆敢这样做,他们很快就会感到欧文的愤怒。

10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9
感官:聆听+1,侦察+1
闪避防御:+19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117hp(10HD);DR5
豁免:强韧+10,反射+9,意志+5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12/+7(1D10+2)
攻击:+10/+5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 15(+2),敏捷15(+2),体质16(+3),智力6(-2),感知13(+1),魅力12(+1)。
专长:猛力攻击,飞跑,自给自足,技能专攻(攀爬)。
技能:攀爬+14,驯养动物+10,躲藏+2,威吓+8,聆听+1,潜行+2,表演(唱歌)+2,骑术+7,侦察+1,游泳+9
财产:酋长的衣物,皮甲,由粗糙的燧石制成的项链,皮革护胫,狼皮斗篷。

德德瑞(Dedhre),克鲁亚德者圣人(Cruiadh Oracle)
一位黑眼睛,苗条忧抑的美丽女人,德德瑞声称在母亲肚子里就受到了莫瑞甘(Morrigan)的祝福,从而给赋予了她预见力和对预兆的解读能力。她阴沉而骄傲的脸被乌黑的头发所环绕托,眼睛呈杏仁状,丰满的嘴唇恼怒性感又恼怒地撅起。德德瑞对男人的殷勤不屑一顾,对所有男人都充满了谩骂和抨击。然而,她通过她细致入微、令人毛骨悚然的能力,将克鲁亚德的男人抓握在手心,阅读自然角色的预兆,并享受这赋予她的力量。

当然,她充分意识到欧文对她隐藏的爱,并充分利用这一弱点。在现实中,她没有能力去爱,但利用她公开的性行为,以从她身边的脆弱和装腔作势的勇士身上获得最大的优势。

克鲁亚德圣人(10级野蛮人/10级学者)
先攻权:+11
感官:聆听+14,侦察+10
[/b]闪避防御:+21
招架防御:+17
魔法攻击加成:+7
生命值:126hp(10HD);DR0
豁免:强韧+13,反射+11,意志+14
速度:30英尺
[b]近战
:匕首+18/+13/+8(1D4+1)
攻击:+17/+12/+7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3(+1),敏捷12(+1),体质16(+3),智力16(+3),感知 16(+3),魅力21(+5)
专长:巫术,牺牲仪式,自给自足,技能专攻(驯养动物)
占卜力量:占星预言(Astrological Prediction), 命运祝福(Blessing of Fate), 智慧之梦(Dream of Wisdom),幻象视野(Visions),折磨与启示之幻象(Visions of Torment and Enlightenment)
技能:攀爬+15,驯养动物+14,医疗+5,躲藏+1,跳跃+8,知识(预兆和厄运)+10,知识(神秘)+10,知识(自然)+13,知识(氏族习俗)+9,聆听+14,潜行+1,骑术+16,察言观色+4,侦察+3,游泳+11

历史与展望
有着悠久的战争历史的背后,对皮克特人,北方人和其他西梅利安人,克鲁亚德是一个侵略性很强但很老练的部族。它的信念是,它注定要伟大,并有可能把所有的西梅利安部族统一成一个只有一个国王的单一部落。

它的立场并不是基于对高德(Gaud)和拖尔(Taur)部族的天生仇恨;而是基于它位于西梅利安领土最北端的位置。克鲁亚德不得不维护自己的土地而战斗,而且,在诺德海姆的问题上,也必须克服困难。它之所以从中获胜,是因为克鲁亚德深知科纳尔山谷和血之路/山口(Pass of Blood),并能利用这一知识来保卫西梅利亚的边境,以最小的人和最大的代价来对付敌人。它知道,用狡猾和彻底的冷酷来战斗,它可以对付任何规模的敌人并打败它。克鲁亚德为自己的纪律、冷酷的心肠和将西梅利亚带到一个鲜血飞溅的旗帜下的明显命运而感到骄傲。

克鲁亚德认为高德(Gaud)和拖尔(Taur)部族是闯入者。他们应该服从克鲁亚德的控制,从而建立一支更强大的部队来保卫西梅利亚不受冰冷北方的影响。令人愤怒的是,这两个部族都试图保持自己的身份和传统,尽管他们也看到自己的相似特点。因此,这三个氏族之间的战争就像剑与矛战争一样是消耗战。克鲁亚德知道,如果高德(Gaud)和拖尔(Taur)正式结盟,并从南部发动进攻,它将受到严重威胁。因此,尽管多年来不断发生小规模冲突和袭掠,但克鲁亚德一直谨慎地避免与任何一个邻邦发生血仇。克鲁亚德打算让高德(Gaud)和拖尔(Taur)分道扬镳,并及时征服每一个,把他们吸收进血之部族。

克鲁亚德也许是所有西梅利安氏族中最迷信的一个。它珍视自己的圣人(它有两个圣人),并在两百年前的预言中铸造/伪造(forges)了它的命运:它将作为血之部族的领袖出现。每一个预兆都被解读、记录、解释和重新解释。它的战士们为一场史诗般————的战斗做着准备,并被圣人所宣扬的即将到来的伟大所鼓舞。它保持血统绝对纯洁,拒绝接受(正如它所认为的那样)那些欢迎外来者进入他们家庭生活的部族的那种软弱之心。

克鲁亚德部族就像血之路/山口(Pass of Blood)的峭壁一样冷酷无情。它的前景就像刚刚下过雪一样纯净,它确保了战士们时刻准备着,耐心地等待着最辉煌伟大的时刻。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4, 20:25

黑狼部族Darkwolf
黑狼(Darkwolf)部族——这是另一个在维纳留姆与阿奎罗尼亚人作战的部落。他们最著名的战士是沙万(Shawan),他在维纳留姆的死是强大的黑狼部族的巨大损失。

大多数西梅利安部落在战斗中都喜欢使用剑或斧头,偶尔也会用厚厚的毛皮和兽皮作为某种保护措施。北方的一些氏族把长矛作为象征,因为它们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北方的袭掠中,以猎取大型猎物。

地点
中部西梅利亚平原和森林地带。

类型
半游牧。这个部落在春夏两季都会跟随西梅利亚中部的狩猎痕迹(hunting trials),在固定的地点扎营。冬天,它前往平原的南部边缘——那里的冬天不那么严酷——并建立了一个永久性的营地,被称为冬季浩瀚(wintervast)。

这个部落有大约600名成员,大约有100名儿童、450名成人和50名老人。

盟友
没有强大的同盟。

敌人
没有特别的敌人。

传统
黑狼有着强烈的游牧传统。它熟练地知道并跟随着狩猎痕迹(hunting trails),用狼的头骨标记着它的领地,要么是放置在树上,要么是在石头和狼骨的堆石顶上。

氏族中的每个战士都穿着狼皮斗篷,在头发上扎出一条狼尾。狼的牙齿串在脖子上的项链上,狼爪子做的手镯戴在手腕和脚踝上。氏族认为自己与中部平原的狼群有着深厚的血缘关系,并像狼群一样行事,都有着一个中央群体的领袖(central pack leader),其他一切都服从于他。

黑狼部族如此珍视狼群所嚎叫的月亮,以至于后者称为克罗姆之眼(Crom’s Eye);人们相信克罗姆从天空恶意地凝视着大地,狼群的嚎叫是他们对克罗姆使世界痛苦的厄运的回应。

作为游牧民族,这个氏族有许多与旅行和狩猎路线有关的仪式和迷信。例如,在搭建营地时,圆顶帐篷的方向总是相同地朝东开口。然而,同一个柱坑从来没有被使用过两次,因为这会被认为是坏的运气。每当看到三只乌鸦、秃鼻乌鸦或渡鸦在一个地区筑巢或栖息时,氏族就不会在那里扎营(因为这三只乌鸦象征着莫瑞甘Morrigan、尼曼Nemain和芭德布Badb)。出于对动物的尊重,氏族也不会在离狼窝一英里的地方扎营。

作为一个好战的部族,黑狼的名声是当之无愧的。它的战士们在维纳留姆与阿奎罗尼亚战斗,有许多关于黑狼族人凶残的故事,他们带着血腥的欲望嚎叫,像一群饿狼一样撕碎入侵者。最重要的黑狼战士是沙万(Shawan),一个精瘦,凶猛的战士,他恐吓阿奎罗尼亚人,还抢走了许多头颅,最后倒在了阿奎罗尼亚人的长矛之下。在那之前,黑狼一直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沙万被视为氏族的灵魂,他的死带来了巨大的悲痛,每个氏族成员都因此整夜得嚎啕大哭。
从那时起,沙万就如祖先般被尊敬。氏族的圣人声称,沙万的灵魂是从徘徊游荡的克罗姆阴冷荒凉的异域(Crom’s bleak Otherland)中被拯救出来的,替代的,他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黑狼,潜行在西梅利亚的平原上,猎杀西梅利亚的敌人,尤其是黑狼氏族的敌人。许多氏族声称,他们瞥见了这只巨大的、有着红眼的、瘦长身材、黑色皮毛的动物在夜间潜行,所以为了沙万的狼影(Shawan’s wolf-shadow),把狩猎获得的猎物留下一部分已经成为一种仪式,这样,这头野兽就不会饿死,也不会认为氏族已经遗忘了他。

黑狼氏族骑马旅行。它的所有财产都被打包在巨大的驮篮里,由驮马驮着,而氏族成员则在货物外面骑行。妇女和儿童共用马匹,但男子单独骑马,随时准备着武器,要么狩猎,要么抵御袭掠。

宝藏
沙万的剑和矛被认为是氏族最大的财富。作为游牧民族,宝藏对于运输来说是一件麻烦事,但是沙万的武器代表了黑狼最伟大的战士精神,他们受到崇敬,总是跟随酋长一起旅行。
狼皮和其他类似狼的装备被认为是氏族的珍宝,而不是个人财产。任何使氏族蒙羞的黑狼氏族成员都将被剥夺所有狼的装备,并耻辱地逐出氏族。狼皮和狼尾被认为是狼一般的生活方式的有力象征,失去它就像失去灵魂。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4, 21:33

酋长
伊奥甘-斯卡利夫(Eoghan - Scarclaw )
伊奥甘曾经是一个和沙万一样的健康、强壮的战士,伊奥甘在维纳留姆受伤后,一直未完全康复。每年他的健康状况都在下滑,现在他已经是过去自己的影子了。多年来,他一直在一个粗鲁的形象背后隐藏着自己的痛苦,但年龄和疾病正在夺走他的生命,现在,伊奥甘处于虚弱的境地。

部族意识到了这一点。其他人正在准备挑战氏族的领导层,包括伊奥甘的三个儿子,他们都是强壮的狼之战士(wolf warrior)。然而,伊奥甘不打算放弃他的位置,直到这绝不可避免。尽管他的健康每况愈下,但他知道时机尚未到来。伊奥甘相信,只有当黑狼来到冬季寒风带(wintervane)的边缘,嚎叫三声时,他才是时候去往另一个世界,不管克罗姆在那里描绘了什么样的命运。也许,意识到这一命运的内在性,氏族准备尊重伊奥甘的信仰,但这并不能阻止黑狼队伍之间徘徊不散的紧张关系的形成,各种各样的觊觎者为了领导地位试图骑到酋长马鞍的位置上。

8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12,侦察+1
闪避防御:+18
招架防御:+13
生命值:90hp(8HD);DR4
豁免:强韧+9,反射+8,意志尔+4
速度:30英尺
近战:狩猎矛+11/+6(1D8+3)
攻击:+8/+3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灵活移动
能力:力量16(+3),敏捷14(+2),体质17(+3),智力6(-2),感知13(+1),魅力9(-1)。
专长:盲战,飞跑,坚韧
技能:攀爬+6,躲藏+2,威吓+9,跳跃+12,聆听+12,潜行+2,侦察+1

名人
沙万(Shawan)——伟大的英雄在维纳里姆被杀死。沙文是氏族中受人尊敬的英雄祖先,他的名字胜过走在他之的所有人。所有年轻的战士都渴望成为像他一样的人,而一系列的神话正在兴起,这些神话促进了他的存在或影响——真实的或想象的——在氏族所面临的各种情况下。

历史与展望
黑狼部族是一个古老的游牧部落,而且总是非常独特。它的领土和踪迹有数百年的历史,它的秘密保存得很好,它的氏族成员紧密联系在一起。黑狼已经存在很久了,他存在的时间正如西梅利安传说所描述的那样长,吟游诗人相信黑狼是克罗姆的猎狼犬,在神退回到他的山上时,它被赋予人类形态,并被告知告诉从他的狼群中组成一个氏族。黑狼氏族就这样诞生了,狼的精神体现在所有的勇士身上,最终在沙万得到了体现。

当血矛(Bloody Spear)将部族召唤到维纳留姆时,黑狼第一个回应了它——他渴望与侵略者开战,考验他们的战士。尽管那天损失惨重,但黑狼还是名声大噪。没有一个氏族能以更凶猛的方式战斗,也没有一个氏族能夺取更多的敌人头颅;它保护了其他氏族,而这些氏族以前害怕它,当他们准备好向一个装备更好、组织更好的敌人开战时。黑狼战士的嚎叫在聚集在一起的西梅利安人的战争圣歌(war chants)之上回荡,淹没了阿奎罗尼亚人的战斗呐喊。沙万领导了这次袭击,当他倒下时,黑狼部族带着更加坚定的信念战斗,一心想为自己的损失报仇。

从那时起,尽管黑狼仍然忠于其独特的理想和游牧的本性,但它在西梅利安部族中获得了新的尊重。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5, 21:42

加拉部族Galla
地点
位于西梅利亚东南部,占据了一系列狭窄的山谷,距离尤弥尔山口(Ymir Pass)西北约60英里。

类型
定居。加拉有250人,大约180人是适龄战士的年纪,另外还有100人是奴隶。

盟友


敌人
所有。

传统
即使是在其他西梅利安氏族眼中,加拉氏族被认为是非常野蛮的。它的人民是嗜血而凶残的战士,农业不发达,生活方式几乎完全致力于袭击其他部族和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s)。加拉抓走奴隶,虽然在原则上蓄奴并不受到西梅利安人的反对,但公开的奴隶贸易并不被认为是西梅利安人一个基本的生活要素。

加拉人的外表便显示出野蛮。他们的脸和身体上布满了漩涡状的纹身和深蓝色的靛蓝(woad)。他们的长而纠结的头发穿戴着复杂的头饰(topknots),他们只穿修剪过的兽皮,甚至连最简单的凉鞋也不穿。节日和仪式充满了暴力和狂欢;他们陶醉于克罗姆残忍的野蛮。

加拉人选择的武器既不是剑,也不是长矛,而是巨大的单手或双手棍棒,后者由节疤木料制成,有时还钉着碎金属片,他们称之为奇勒拉(chillelagh)。每个加兰人都准备有自己的奇勒拉,从橡树或黑荆棘树上切下一根粗壮的树枝,然后把木头放在烟囱里烘烤,使木头呈现出光亮的黑色。加兰人认为,用这种方法处理棍棒会使它充满克罗姆的愤怒,而且据说树枝越重,越粗糙,奇勒拉蕴含的克罗姆怒火就越大。

加拉人在他们的奇勒拉上刻了一个很深的缺口,每一个头骨都是用它裂开的。他们的棍棒被冠以名字,并像恋人一样被温柔地对待,这并不少见——也许是加拉人所表现出的唯一的温柔。

奴隶是加拉氏族袭掠其他部族和伯德王国的幸存者。弱者和无助者是首选,痛苦的苦工生活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加拉人把他们的奴隶当牛一样对待,所有家务都交给他们,而加拉人则懒散地计划更多的袭掠,或者参与他们内部的争吵,最终不可避免地通过奇勒拉解决。

加拉有着原始的天性,他们非常迷信。它古老的圣人,塔努巴(Tanuba),控制着氏族的权力,尽管它的酋长冈德尔(Gundhel)自称为首领。没有塔努巴先一步解读内脏,他什么也做不了,圣人享有特殊的特权和来自冈德尔护卫的保护。冈德尔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喝粗略加工的蜂蜜酒上,这是加拉氏族自己生产——而不是偷窃——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这使得塔努巴通过恐惧和巧妙的言辞来有效地统治氏族。塔努巴领导着第九天定期的狂欢,届时,他将会大声咆哮——这是必要的安抚祖先,如果不是神的话。出于塔努巴的力量,这个氏族会热情地加入进来。

宝藏
加拉没有氏族宝藏,但是冈德尔和塔努巴在他们之间藏着了大量的金、银和铜。冈德尔的宝藏保存在一个特别建造的橡木箱,价值超过10万黄金。不过由于他不会数数,他不知道一共有多少钱,但他充满猜疑地守护着它,而在醉酒欣赏自家财富的时候,他坐在那里对着钱币注视沉思,几乎完全没有掩饰的惊叹之情。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5, 21:43

酋长
冈德尔·麦克·冈德尔Gundhel mac Gundhel
在加拉氏族,打人最重、杀人最多者会被宣布成为酋长。加拉因此经历了很多代酋长,而冈德尔只是一长串暴徒名单中的另一个,这些人奋力向上,打拼出一条登顶之路。他已经占据这个位置五年了,并将他的长寿归功于塔努巴的巧妙操纵,后者通过对内脏的解读,引导部族进行了更加大胆而成功的袭掠。在冈德尔统治下,这个氏族从未有过更多的奴隶。冈德尔认为自己的位置是安全的,但总有其他人准备挑战,塔努巴似乎陶醉于加兰酋长不稳定的本质。

冈德尔有两个弱点。喝酒,越烈越好,美人,越年轻越好。他有一个经常被由15个女奴的后宫,其中许多已经怀孕,他每天都会去那里用暴力的方式恐吓她们。一些女孩也被选为供塔努巴享受,他的做法虽然没有身体上侵略性,但远比甘德尔更恶心。在哪喝酒是令他关心的,冈德尔总是有一瓶皮肤触手可及的蜂蜜酒,他像喝水一样地喝蜂蜜酒。塔努巴鼓励他这么做,因为这会使他更容易控制。奇怪的是,塔努巴自己从不喝蜂蜜酒,他让冈德尔喝得昏昏欲睡,同时在酋长醉酒的脑袋里低声念出自己最新的解读和想法。

12级美洲野蛮人
先攻权:+13
感官:聆听+16,侦察+3
闪避防御:+19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90HP(8HD);DR5
豁免:强韧+11,反射+9,意志+3
速度:30英尺
近战:棍棒+15/+10/+5(1D8+3)
攻击:+12/+7/+2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 17(+3),敏捷11(+0),体质15(+2),智力9(-1),感知 9(-1),魅力9(-1)。
专长:警觉,强韧加强,精通主动性,闪电反射,擅长盾牌
技能:平衡+1,躲藏+6,跳跃+11,知识(蜂蜜酒)+6,聆听+16,潜行+0,语言+4,侦察+3,游泳+13
财产:10万黄金的宝藏;奇勒拉棍棒chillelagh(名为脑壳痛制造者Brain Acher);无数瓶蜂蜜酒;15个女奴组成的后宫。

名人
塔努巴Tanuba
黄鼠狼般的脸孔,鬃毛与粪便缠结,塔努巴聪明精明的眼睛闪烁在缠结的额头下。他又瘦又长,状若芦苇——他当然不是战士——但他很聪明,擅长解读预言,这就是他能控制加拉氏族的原因。

塔努巴利用酋长巩固自己的地位。他留意着只有他自己知道可以操纵的候选人,然后花时间去培养他们。他以这种方式培养了冈德尔,当冈德尔活得比他的用处还要久时,塔努巴便会找人来挑战他,同时向冈德尔保证他的地位仍然站得住脚。

历史与展望
加拉是一个古老而孤立的氏族。它一直在努力扩大自己的规模,并倾向于对邻居和伯德王国进行大胆而野蛮的袭击,并导致它多次面临灭绝。它缺乏在文明程度更高的西梅利安氏族中所展现的纪律与荣誉,而近年来一连串短命酋长的连续接班导致其缺乏目标和方向性——除了奴隶——这只能加速氏族向完全的无政府状态的恶性循环。

塔努巴喜欢这种自我毁灭。在他的信仰中,死亡不仅仅是人类的必然性,而且也应该包括社会和整个国家。他相信苦难的纯洁性,特别是在人类的精神方面,他喜欢加拉所封装的苦难与阴郁,反映了整个西梅利安人。

因此,加拉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死亡驱动的。氏族似乎知道自己会很快死去,因此放弃了任何发展推进的想法。它喜欢制造痛苦,就像它在塔努巴愉乐的指导下享受自己的享乐主义一样。

受到其他西梅利安氏族的鄙夷和恐惧,加拉是这个氏族的缩影,这个氏族赋予了西梅利安氏族野蛮的名声。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6, 19:29

戈拉姆部族Gorram
戈拉姆(Gorram)部族——戈拉姆部族住在穆罗格森林(Murrogh Forest)附近的一个小型村落。

地点
穆罗格森林的北部边缘。

类型
定居。戈拉姆村是这个部族的家,大约有600个灵魂(200个孩子,360个成年人和40个长者)

盟友
卡纳西(Canach)。

敌人
穆罗格(Murrogh)。戈拉姆支持卡纳西与穆罗格的血仇,尽管它与穆罗格本身并没有血仇。

传统
首先作为一个农业社区,戈拉姆占据了穆罗格森林北部边缘阴影下一个安静的山谷。这个氏族照料牛、绵羊和山羊,利用附近的牧场进行放牧。在村子周围的一些小地方用来种植蔬菜,并通过在森林中打猎以补充牲畜的数量。由于对牲畜的依赖,戈拉姆建立了一个有效的领土巡逻防御系统,使其土地经常受其土地一直处于氏族战士的监视之下。

九名战士组成了一支护卫队(guardian band),九名巡逻队员在戈拉姆的土地上巡逻,监视着动物和人类掠夺者。护卫队对任何试图干涉家畜的企图反应激烈,他们利用地形优势,并用最大的力量保护它们的羊群和牛群。那些潜在的 盗窃牲口者的尸体被挂在树上,尸体伤痕累累,还被猛击敲打过,以示对他人的警告。护卫队是所有战士——男人和女人——的义务,这被认为是对一个部族初出茅庐的新手战士的极好教育。从12岁起,每个男孩和女孩都应承担监护责任,当他们参加了第一次保护行动时,就被视为成年人。

戈拉姆人喜欢红色,从氏族粗糙织物用到的红色染料,到村里盖茅屋用的红色涂料,红色的代表无处不在。这种染料是植物性的,发现并取自于穆罗格森林的蕨类植物之中。蕨类植物经过干燥、研磨、捣碎,然后与水、尿液和树汁混合,得到丰富的猩红色染料,它们在戈拉姆人的日常生活中被广泛使用。这种染料在戈拉姆部族之外是众所周知的,西梅利安人称其为戈尔(gor)——由戈拉姆(Gorram)氏族的名称由此而来。

戈拉姆战士用戈尔的宽大笔触描绘他们的身体,当他们去打仗的时候,用它来装饰他们的头发。女人用稀释的染料装饰嘴唇和脸颊,以突出她们美丽的外表,但是,当她们陪着男人们去战斗时,她们的身体上会画上条纹,使她们看起来像红色的恶魔,而她们的头发则会被扎成了令人生畏的猩红色的鸡冠花般的发型。

戈拉姆氏族与卡纳西氏族有着长期的联系,两者之间存在着许多婚姻纽带。因此,戈拉姆和卡纳西是盟友,戈拉姆派遣自己的战士尽职尽责地支持卡纳西,无论卡纳西何时参战;卡纳西也会回报这一责任,尽管戈拉姆几乎不需要它的帮助。尽管戈拉姆与穆罗格部族没有什么特别的恩怨,但它认为穆罗格是敌人,许多对戈拉姆牧群的袭击都是穆罗格的偷牛贼所为。因此,当卡纳西部族呼救时,戈拉姆毫不犹豫地派出战团(war bands)去对付穆罗格,而红色涂装的戈拉姆战士们则上非常高兴地把死亡带到了穆罗格氏族的土地上。

宝藏
这个部族拥有一个隐匿的小型宝藏,大约在一百年前由一个牧民发掘出土。这些宝藏是一个严密保守的秘密,只有首领和最亲密、最有经验的部落顾问长老才知道。

那个牧民在俯瞰穆罗格森林的低矮山丘上的一个山洞里掘地除根,他发现了一个浅坑。浅坑里有一个沉重的,裹着上油的山羊皮的箱子。他好奇地打开棺材模样的箱子,发现里面有一套三个真人大小的水晶头骨,设计一模一样,非常漂亮。除了头骨,他还发现了一把用金和乌木锻造的匕首,以及一个三头龙形状的护身符(基多拉)。

宝藏被带回戈拉姆,交给了圣人。圣人经过三天的出神(trance),宣布这些物品是古人(Ancients)制造的,他们曾经像巨人一样横行于大地。头骨是古代首领的真正头骨,匕首和护身符代表了他们的权威和统治,他们在诸神——克罗姆和他的族裔——来到大地之前就开始统治了。

这些头骨没有内在的魔法属性,但人们相信,在头骨出土的那天,戈拉姆的命运变好了。在那以前,牛群是病态的,容易被食肉动物捕食;但从那时起,戈拉姆便已经抵御了所有的敌人,并且繁荣昌盛。据信,这些头骨守护着氏族,并感谢将他们带离黑暗。

每一任戈拉姆酋长都见识过这些头骨,它们现在埋在村外的一个小石堆(cairn)下面,必须依次按手放在每一个头骨上。他的手掌被金色和乌木匕首割破,护身符放在他头上,然后背诵着保护氏族的誓言。古人头骨的智慧就被认为传给了新的酋长,而戈拉姆也确实幸运地享有了良好的统治权。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6, 19:32

酋长
塞因温(Ceinwyn)
戈拉姆的酋长是塞因温,60多年来第一位女性族长。她很漂亮,但也身经百战,她那深色的头发上染着猩红色戈尔染料的条纹,她纤细的、棱角分明的颧骨上精致地纹着相同颜色的连环结。在哥哥肯威尔(Kenhuir)的帮助下,她统治了这个氏族已经12年了,在那段时间,她证明了自己与她和任何戈拉姆养育出的男性战士一样是平等的。

她的领导很英明,但却很困难。她对圣人的词句几乎不加重视,也不认为有必要替换最后一位圣人,当她去世的时候。她坚信这三个头骨的内在智慧,当她挑战部族领导地位并在单挑中获胜时,这些智慧就传达给了她。她最喜欢的武器是真刺(TrueTrush),她打结装饰的战斗长矛(battlespear),矛的顶端是一片单独的黑色燧石矛刃,敲打出完美的矛刃,完全没有缺口。和部族中的其他人一样,她在守卫队中占据了自己的位置,保护了戈拉姆的边界,并在戈拉姆与卡纳西进军,与穆罗格部族交战的战团(war-bands)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许多追求者来找塞因温结婚,但她拒绝了所有的恳求。婚姻不是她的道路,因为她是戈拉姆的灵魂,灵魂必须永远忠于自己。她既不容忍软弱,也不容忍多愁善感,但她爱戈拉姆和它的传统,就像任何母亲爱孩子一样(只要任何西梅利安人有爱的观念)。在她心中,她相信自己是莫瑞甘的后裔,在战斗中,乌鸦张开的翅膀,被涂成红色,是她的标准。

10级西梅利安人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2,侦察+2
闪避防御:+18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94HP(10HD);DR5
豁免:强韧+8,反射+8,意志+4
速度:30英尺
近战:长矛+12/+7(1D10+2)
攻击+10/+5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5,敏捷12,体质13,智力10,感知10,魅力11
专长:警觉,盲战,战斗反射,猛力攻击
技能:估价+3,平衡+4,攀爬+16,手艺(打结)+8,躲藏+1,威吓+15,知识(莫瑞甘神话)+4,聆听+2,潜行+1,侦察+2,生存+12,游泳+12
财产:真之矛(巨战长矛war spear),10000GP的珠宝和宝石,皮甲。

名人
肯威尔Kenhuir
塞因温的哥哥肯威尔被认为是戈拉姆的冠军。他领导着一支由其他八名战士组成的护卫队,这八名战士被称为“红色死亡/红死神(Red Death)”,他是一名凶猛且技术高超的战士。尽管他很勇猛,但他本质上是一个喜欢和平生活的人,虽然他不为自己谋求权力,但他却喜欢在部族事务上给他更年轻、更有能力的妹妹提供建议。

他知道部族的财宝,并且完全相信他们的力量。他也被奇怪的梦境困扰着,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塞因温都没有)。在这些梦中,当一个来自东方的阴影降临到他们周围时,纯净、清晰的头骨水晶变成了午夜般的黑色。眼睛在空白的眼空里形成,无论它们注视着何方,那里都会带来死亡。他相信戈拉姆的目的是防止头骨成为这些邪恶巫术的武器。

12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0
感官:聆听+1,侦察+1
闪避防御:+21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101 hp(12 HD);DR6
豁免:强韧+10,反射+10,意志+5
速度:30英尺
近战:长矛+15/+10/+5(1D10+2)
攻击:+12/+7/+2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6,敏捷14,体质15,智力8,感知13,魅力14
专长:坚忍,猛力攻击,飞跑,追踪,武器专攻(长字)。
技能:攀爬+15,专注+5,收集信息+6,驯养动物+8,躲藏+2,跳跃+17,聆听+1,潜行+10,骑术+3,搜索+1,侦察+1
财产:长剑(Longsword),皮甲,6000 GP的各种硬币和珠宝。

历史与展望
戈拉姆人一向是务实的,他们利用肥沃的土地来饲养牲畜和种植庄稼,这样他们就不必依赖不断的袭掠、狩猎和几近饥荒的循环,许多其他的西梅利安人每年都要冒这样的风险。尽管他们与土地紧密相连,但他们仍然保持着绝对的独立性,他们的畜牧业倾向使他们成为更顽强的战士,也使他们成为更顽强吃苦耐劳的农民。

尽管戈拉姆对袭掠者、强盗和偷牛贼完全不宽容,但它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部族,乐于向那些值得款待的人提供款待,并且不破坏部族的信任。它与卡纳西的长期联盟证明了戈拉姆的忠诚和稳定,而那些袭击戈拉姆之人的恐怖遗骸则证明了它抵抗那些偷窃者的决心。

在塞因温的统治下,戈拉姆继续保持强大和足智多谋,尽管其他一些氏族对女性统治者有疑虑。她的个人力量以及她哥哥在战争中的英勇,意味着即使是像穆罗格部族这样的人,也很少低估会戈拉姆氏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8, 14:45

插入文本
阿穆-卡格,奇泰的巫师收藏家Amu-Khag,Sorcerer-Collector of Khitai
不可否认,这些宝藏相当地古老,但它不是属于西梅利安人的。它们可能也是亚特兰斯蒂人(Atlantean),但现在已经几乎不可能证明这一定就是他们的遗产。然而,这三个头骨,匕首和护身符在西梅利亚之外也有人知道。在契泰(Khitai)内陆深处,巫师收藏家阿穆-卡格收集了类似的头骨和其他武器,由黄金和乌木制成,并且知道还有其他类似物品的存在。他为提供更多类似物品的行踪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并随时准备利用自己的魔法天赋,在绝对残酷和无情的支持下,获得它们。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8, 14:49

格拉斯部族Grath
地点
格拉斯河谷(Grath Vales),埃格洛菲安山脉中央山麓的一系列陡峭、树木繁茂的山谷。

类型
定居。格拉斯部族(Clan Grath)占据了一系列分布在格拉斯山谷的孤立的定居点。每个村落由不超过两个家庭组成,总共有大约20个村落。整个部族共有260名成员,其中有30名儿童、12名长老和其余为成年的战士。
盟友:没有。

敌人
纳契塔(Nachta)。二十年前,纳契塔(Nachta)的酋长带走了格拉斯酋长深爱的女儿努阿达(Nuadha),并杀死了她的父亲。这一行为被认为是为了报复在酋长之地(Field of Chief)造成的一些轻微侮慢,尽管格拉斯部族没有人记得有人侮辱过他。格拉斯人发誓永远不休息,直到纳契塔(Nachta)氏族的每一个成员都死了,他们的仇恨导致氏族走向堕落。

传统
曾经,格拉斯部族可以认为自己是西梅利安部族中教养程度较高的一个。然而,在过去的20年里,这个部族已经在一种野蛮、阴郁和仇恨滋长的倦怠中在逐步衰落。

牛群和牧场都不见了;祖先的智慧也不见了;色彩斑斓的亚麻布和羊毛短褶裙(kilts)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粗糙的皮肤、粗鲁的人、随意暴力的倾向和令人沮丧的自怜,这完全是被绑架的酋长的女儿努阿达(Nuadha)所驱动的。
格拉斯的人民习惯于大多数美国氏族的集权性质,分布在格拉斯山谷的二十个村庄。这些村落的家庭脾气暴躁,自怜自夸,对努阿达的损失深恶痛绝。作为一个部族,他们的任何骄傲都被半野蛮的行为所取代,比如深深的、仪式性的伤疤,都是以努阿达的名字命名的。她,这位美丽酋长的女儿,被认为是格拉斯部族的灵魂,她的离去被看作是整个部族尊严的丧失。

格拉斯山谷的每个村落都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悲痛。一些人在胳膊和腿上留下疤痕;另一些人在太阳穴上纹上了努阿达的标志,一种有五叶的三叶草。在其中一个例子中,所有的女性都被称为努阿达,而在另一个例子中,男人们每晚都在进行一场暴力的战争舞蹈,当他们表演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对纳契塔(Nachta)部族展开复仇时,这种舞蹈会把他们推向一种邪恶的狂乱之中。

尽管这些令人困惑的行为和传统,格拉思还没有派出战团(war bands)来攻击纳赫塔(Nachta)。每次顾问长者(counsel)聚集在一起决定行动方案时,家庭关系紧张和相互指责就会升级,顾问长者就会陷入分歧和闷闷不乐的消沉之中。酋长尤沃尔夫(Euwol)发出了一声好战的尖叫,浴盆的砰砰声和其他西梅利安军阀(warlord)一样响亮,但他也无力指挥把这些家庭组成一支团结一致的战团。

宝藏
自从努阿达失踪后的20年里,曾经共同拥有的黄金和白银被挥霍一空。现在,这个部族认为唯一有价值的珍宝是努阿达的卷线杆,她的纺车,以及大家都认为是纳契塔(Nachta)带走她的时候从她身上撕下的衣服。这些物品保存在努阿达的神龛里,后者位于她家所在的村落,格拉斯穆尔(Grathmuir),它位于格拉斯山谷(Grath Vale)深处的迪亚蒙德伦河/钻石奔流河(Diamondrun River)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8, 14:55

酋长
尤沃尔夫Euwolf
尤沃尔夫是格拉斯现任的酋长,尽管他只不过是在氏族的家庭之间进行奇怪的仲裁,并主持偶尔陷入不愉快争吵的战争议会(Councils of War)。和所有格拉斯成员一样,尤沃尔夫是一个阴郁而沉默寡言的人,对西梅利安人生活中的古老文明漠不关心,被近乎野蛮的自我厌恶和对纳赫塔(Nachta)的错位仇恨所包围。

尤沃尔夫总是无缘无故地大发雷霆,回忆努阿达的美貌使他愤怒得流泪。他年轻时就认识她,也许是爱上了她。他恨他的妻子盖尔达(Gherda),因为她——简单地说——不是努阿达。他想要女儿,希望努阿达的精神能得到某种回报,但盖尔达(Gherda)只生了儿子,他认为他的每个儿子都令人失望。

如果诅咒尤沃尔夫氏族的咒语能够被打破,他将是一个完全能够团结格拉斯河谷各个家庭并在此过程中建立一个强大、自豪、真正的西梅利安部族的人。

8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12,侦察+1
闪避防御:+18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60HP(8HD);DR1
豁免:强韧+8,反射+8,意志+4
速度:30英尺
近战:战斧+10/+5(1d8+2)
攻击:+8/+3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灵活移动
属性:力量14、敏捷 14、体质14、智力12、感知12、魅力10
专长:猛力攻击、飞跑、技能专攻(察言观色)
技能:驯养动物+9,躲藏+2,威吓+10,跳跃+11,聆听+12,潜行+2,表演(演讲)+4,骑术+12侦察+1,生存+11
财产:毛皮、战斧、各种铜币和银币,共价值300 GP

名人
文德拉Vendra
文德拉是格拉斯荒原村(Grathwold village)的女家长(matriarch),这是一个八间小屋的集合,位于一个可以俯瞰迪亚蒙德伦河(Diamondrun River)的高层小楼上,大致位于格拉斯定居点线的中间。在所有的格拉斯人中,她受努阿达诅咒的影响最小。她试图保持她的人民曾经拥有的标准,并相信——尽管她不敢说出来——努阿达不是被纳赫塔(Nachta)带走的,但肯定遭遇了某种暴力性质的致死行为。

在努阿达失踪的时候,文德拉不在部族中,这就是为什么她没有受到诅咒。她曾与穆罗格(Murrogh)部族的一名成员结婚,但丈夫去世后,她回到格拉斯寻求慰藉。这是努阿达消失三年后,她对她的人民的变化感到震惊。

格拉斯荒原的居民是两个相互联系的家庭,他们都希望文德拉能给予指导。很久以前,她就放弃了让部族成员回归事理的尝试,但她仍然相信,是某种神秘的东西让格拉斯陷入了疲惫不堪的衰弱困境。她天真地责怪克罗姆,就像所有优秀的西梅利安人一样,但她已经意识到真相可能还牵涉到其他事情。

4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6
感官:聆听+7,侦察+1
闪避防御:+15
招架防御:+13
生命值:36HP(4HD);DR1
豁免:强韧+6,反射+6,意志+3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6(1d10+2)
攻击:+4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2),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1,顽强,坚忍,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4,敏捷14,体质14,智力12,感知12,魅力10
专长:飞跑,追踪
技能:手艺(编织)+6,驯养动物+6,躲藏+0,跳跃+9,知识(本地知识)+4,聆听+7,潜行+0,职业(编织者)+2,侦察+1,游泳+10
财产:织布设备,包括卷线杆、纺车、织布机和各种梳子。丈夫留下的有缺口的阔剑。

历史与展望
格拉斯部族最近的历史显然与西梅利安部族的典型状况不符,或多或少因其共同的苦难而被回避。那些少数离开部族的人奇怪地发现自己从努阿达的情感负担中解脱了出来,并且能够再次成为成熟的西梅利安人,他们无法解释对这个近乎神话般的女人的痴迷与依恋。

在部族内部,一切都是自省。随着时间的推移,部族的文化每况愈下,在20年内,格拉斯将成为一个野蛮人的社区,除了用最兽性和最自私的方式以外,他们无法自食其力。即使努阿达的名字最终也会被遗忘,尽管她的诅咒仍将存在。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9, 14:29

霍斯部族Hoath
霍斯(Hoath)——霍斯部族居住在西梅利亚西南部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东坡某处的高原上。他们的脸颊上有卡科尔(carcol)的疤痕。

地点
西梅利亚西南部的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霍斯部族占据和控制着高原的中心地带,在东西两侧分别与奈格(Nangh)和白豹(White Leopards)接壤。

类型
游牧。这个部落在高原上不断地循环游牧,并把它那巨大的圆顶帐篷构成的村镇建在最适合狩猎的地方,这些地方也为氏族的高原野牛提供充足的牧场。尽管每个营地的确切位置每年略有不同,但霍斯遵循一种熟悉的模式,即确定了定居地。这个部落有600名成员,约有100名儿童,450名成年人和50名长者。

盟友
奈格(Nangh)和白豹(White Leopards)。三个氏族一起组成了高原部落。

敌人
任何不请自来进入高原的人。

传统
霍斯氏族认为他们的高原是西梅利亚的心脏;克罗姆宣布这个地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土地。其他氏族可能已经找到了似乎能提供更慷慨的土地,但他们被误导了。克罗姆憎恶软弱,要在高原上生活,就必须坚强。霍斯人认为自己是最强大的,因为他们生活在克洛姆自己领域的神圣中心。

霍斯存在的每一个方面都是基于土地的力量。它给予氏族所需的一切,作为回报,他们用自己的灵魂保卫它。所有的高原部族都相信这种关系,但在霍斯是最强的。因此,部族非常关注其领土内的所有物质上的表现;土地和植物的状况、动物的行为、天气等等。圣人不断地观察和解释迹象和征兆,就任何重要的事情向酋长提出建议。圣人在霍斯氏族中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西梅利安人相信他们,圣人,是人民和土地之间必不可少的沟通渠道。

霍斯不断地标记着它的领土。它最喜欢的标志是堆石界标(cairns),其顶部放置着一块有棱角的巨石,上面画着霍斯部族的旋转的螺旋状图案。每个氏族成员成年后(视为14个夏天)的脸颊和牲畜的面部都留有类似的疤痕。无论螺旋标记出现在哪里,它都代表了霍斯的统治。

氏族成员绝对忠于霍斯传统。对他们来说,霍斯是部族中最伟大的,是西梅利亚伟大的保管者。除了脸颊上的疤痕外,氏族成员还穿着大地般颜色的衣服,它们是:棕色、绿色、灰色和褐色。霍斯人头发很长,用宽松的皮带固定在颈背上。感谢这片土地,部族成员们用各种方式表达他们对高原带来的安全和伟大的谢意。灰尘和泥土被揉进头发和皮肤;高原上的石头由每个人携带,特别是当他们因任何时间和任何原因需要离开高原时。每一个成员所携带的石头都雕刻着霍斯的图案,被认为是神圣的物品,使他们与家园保持联系。

作为一个游牧部落,霍斯有许多关于旅行的传统和迷信。霍斯成员从来没有骑或走超过两人并排,以此让他们的数量得以隐藏。霍斯人决不会踏入别人的影子,也决不会让别人踩到他的影子。当营地建成时,帐篷和圆顶帐篷都是按照严格和特殊的顺序搭建起来的,而且总是按照相同的模式。款待——当它被给予外人时——是高度仪式化的:

◎说出你的部族。
◎说出你朋友的名字。
◎说出你的敌人。
◎陈述你的生意。
◎说明你的目的地。
◎如果你带食物,和我们分享一些,我们也将与你分享。
◎如果你没有食物,我们将与你分享,但你必须为我们做些事。

仪式总是遵循这种模式,如果任何问题或要求被忽视或回答不实,那么招待不仅会被拒绝,而且陌生人还将被强行逐出营地。

宝藏
高原本身就是霍斯部族的宝藏。它拥有超过10万的金银,但硬币对霍斯人来说并不重要。氏族的宝藏是与土地有关的简单事物:好天气,良好的放牧,完美的狩猎。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29, 14:33

酋长
霍斯的首领被称为大霍斯(High Hoath)。与所有西梅利安部族一样,大霍斯是最强大和最有能力领导部族的人。然而,部族中的大圣人(High Oracle )总是被要求在挑战者成功挑战职位后进行批准。挑战者必须让他的手掌被切割出螺旋状割扣,他的血液与一把大圣人收集的泥土混合在一起。然后,圣人把混合的浆糊涂在他随身携带的一块光滑石头上,让它在夜里晾干。

浆糊干后形成的图案让大圣人判断挑战者将会成为一个好酋长还是一个坏酋长。如果预兆糟糕,那么挑战者必须放弃他的主张;在这样一个罕见的情况下,个竞争者都要经历同样的预言考验(Oracle test),然后从部族中寻找新的首领。

大霍斯埃勒High Hoath Aell
目前的大霍斯是埃勒(Aell)。这位身材魁梧、肌肉发达、头发花白的勇士已经带领这个部落走过21年了,在那段时间里,他一共生了30个儿子,杀死了其中的8个,并且6次被挑战领导的权力:每一个挑战者现在都被埋在一个堆石下,以永远感谢高原。埃勒强硬到了粗鲁的地步,但他敏锐的灰色眼睛暗示着一种可怕的智慧,他的身体上布满了仪式的伤疤和战斗的伤疤,显示出他对部族和国家的献身精神。

在他那个时代,埃勒对高原上的两个相邻部族发动了战争,然后恢复了同盟关系。他在维纳留姆作战,他是许多敢于入侵西梅利亚的皮克特人和阿奎罗尼亚人的毁灭者。只有最勇敢的挑战,和他凶狠的脾气是众所周知的。虽然他已经44岁了,但他仍然很强壮,速度很快,他的知识、智慧和战斗技巧使霍斯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14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3
感官:聆听+3,侦察+3
闪避防御:+24
招架防御:+20
生命值:100hp(14hd);DR4
豁免:强韧+10,反射+13,意志+6
速度:30英尺
近战:战斧+20/+15/+10(1d10+5)
攻击:+14/+9/+4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机动,伤害减免2/-
属性:力量20,敏捷18,体质12,智力15,感知12,魅力 9
专长:警觉,说服,近程射击,猛力攻击,武器专攻(战斧)
技能:虚张声势+15,攀爬+20,驯养动物+16,躲藏+6,威吓+16,跳跃+22,知识(霍斯高原)+9,聆听+3,潜行+12,侦察+3,生存+16
财产:两个妻子和一打情妇,15000金币和银币,黑刃战斧(black- bladed battleaxe),各种金银手镯,一块椭圆形的花岗石,上面标示着霍斯和大霍斯的螺旋符号。

名人
塞奥瑞斯 高阶圣人/大圣人Seoirse High Oracle
和几乎所有的西梅利安圣人一样,塞奥瑞斯把他的头发剪成一种削顶的发型,他剃去了刘海和顶部,但头发的两边和后部都留得又长又松。塞奥瑟斯是一个身材矮胖、圆脸的男人,有着一头乱蓬蓬的、满是虱子的胡子,嘴唇又薄又干,总是被他那又胖又灰的舌头不停地舔着。塞奥瑞斯是解读存在于自然现象中的征兆的专家;他在解读和占卜方面也非常一致如一,证明其是准确无误的。

然而,即使是最精明的先知也不是没有他的挑战者,塞奥瑞斯被一个叫做索查(Sorcha)的女先知所困扰。这只长着狂野的头发、野性眼睛的小家伙几乎才19岁,但在塞奥瑞斯的指导下,她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位具有非凡天赋的圣人——也许足够优秀,可以挑战大圣人的地位,从而直接为埃尔服务。索查每天都困扰着塞奥瑞斯,挑战他的解读,提出她自己同样精明的解释。很快,索查将挑战塞塞奥瑞斯的立场,直接向埃尔本人请愿。因此,塞奥瑞斯正在寻找一种方法——任何方法——将永远带走索查。

8级西梅利安学者(圣人)
先攻权:+4
感官:聆听+13,侦察+2
闪避防御:+15
招架防御:+16
生命值:52HP(HD);DR2
豁免:强韧+5,反射+4,意志+9
速度:30英尺
近战:匕首+9/+4(1d4+3)
攻击:+6/+1
魔法攻击:+4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擅长任意武器,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7,敏捷15,体质17,智力14,感知15,魅力 13
专长:巫术,牺牲仪式,技能专攻(符号与预兆Signs and Omens)
占卜力量:占星预言,命运祝福,智慧之梦,幻象视野,折磨与启示之幻象
技能:攀爬+13,交涉+2,驯养动物+9,医疗+4,躲藏+2,威吓+8,跳跃+14,聆听+13,潜行+2,知识(符号与预兆)+18,骑术+12,侦察+2
财产:刻有霍斯和大圣人象征标志的箭头状燧石;一袋占卜解读用的各种骨头和石头;1500银币。

历史与展望
霍斯是高原部落中最古老的一个,地位稳固。在很久以前的西梅利亚历史上,霍斯是霍斯高原上唯一的部落。酋长的三个儿子为争夺父亲——他被一个自冰冻北方召唤来的绿皮肤恶魔杀死——的地位而战斗时,部族最后被分成三个部分。霍斯变成了霍斯、纳格(Nangh)和白豹(White Leopards),但每一个部族都各自占据着高原。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三个部族为了领土和其他琐碎的事情发生了争执,但现在他们已经结为盟友。只要高原受到威胁,联盟就是有保障的,三个头脑发热的部族首领也足够理智,能够解决过去在保卫家乡方面的分歧。

霍斯不想统治高原而排斥其他部族,它承认纳格(Nangh)和白豹(White Leopards)的共存权利。然而,它认为自己是整个地区的真正守护者,并被其邻国给予这种地位。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30, 14:13

冰豹部族Ice Leopards
冰豹(Ice Leopards)——这是另一个参加围攻维纳留姆的西梅利安部落。芬瑞克(Fenrik)是这个部族中最优秀的战士之一,他被派来作为代表,讨论可能对维纳留姆发动的战争。这个部落四处游荡,与外来者作战,曾与皮克特人、华纳人和海珀波瑞安人作战。芬瑞克在与阿奎罗尼亚人的战斗中战死了,但他在倒下之前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地点:西梅利亚北部,埃格洛菲安山脉冰封的较低的山坡上,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和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之间的中间地带。

类型
定居。冰豹部族在一个冰川山谷中占据了一个杂乱延伸的定居点,这个山谷被厚厚的林木线和山谷本身的自然深度保护着,免受冬季大雪的侵袭。

盟友
白鹰(Snowhawk),巴尔德(Bhardh)

敌人
瑞达(Raeda),图诺格(Tunog),穆罗格(Murrogh)。后两个部族都是冰豹部族进入血之谷(Blood Glens)袭掠的目标。

传统
冰豹崇敬同名的纯白色的大猫,它们的皮毛、牙齿、爪子和部族成员的标志。作为西梅利亚北部山区的占领者,冰豹是在寒冷天气下生存的专家,他们懂得如何收获和储存食物,以度过寒冷的冬季,以及保护自己免受山地掠食者的攻击,例如在山上漫步的冰霜巨人(Frost Giants),后者经常会经过西梅利亚的山坡。

正如人们从一个以山地掠食动物命名的氏族中所期望的那样,冰豹是凶猛好战的。他们喜欢进入低地(lowlands)去袭掠,并与部族——例如图诺格部族和穆罗格部族——开战,但他们特别喜欢对抗皮克特人。冰豹在维纳留姆战役中声名鹊起,他们的冠军之一芬瑞克(Fenrik)——他也是西梅利安战争议会(war council)的代表,在屠杀阿奎罗尼亚人方面表现出色,尽管他为此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生活在冰豹的领地是简单而严酷的。这个氏族几乎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而是专注于日常的生存实践。尽管他们的生存技能毋庸置疑,但在冬季婴儿死亡率很高,部族接受这一点没有任何感伤。事实上,只有最强壮的人才能生存,这意味着部族利用其天生的顽强或耐寒性(hardiness),准备远行,为了袭掠其他人,以确保自己的生存。
在他们的领土,这里是陡峭的,树木茂密,经常发生雪崩,寒冷而危险,冰豹对此地的统治至高无上。就连与冰豹有血仇的图诺格和穆罗格,也对远赴北方寻仇怀着谨慎的态度,他们知道,冰豹领地的自然灾害也没有杀死他们,而且冰豹对那里的地形也了如指掌,即使是派遣一支庞大的部队也会处于不利地位。

冰豹从诺德海姆学来的一个传统是团体议会(community council),即所谓“东西(The Thing)”。这件事每年开三次会,讨论部族事务、小的不公等等。酋长主持这东西,但整个团体议会都做决定。这东西是有先例的,所以口头上的准确性是最重要的,部族中的几个人负责倾听和记忆“东西(The Thing)”所关注的每一个案件和判决,以便始终如一地伸张正义。在涉及到整个氏族利益的地方,判决被称为矛盾碰撞(Wapentake);部族成员通过将武器与盾牌碰撞来表示他们对决定或行动的支持,并以最响亮的一方决定最终的判决。

宝藏
冰豹最珍贵的宝藏是霜冻巨人约尔(Jhurl)的皮和毛。这只来自诺德海姆的巨大怪物怒不可遏地冲破了埃格洛菲安的西梅里安防线,在他们面前投掷树木和巨石。冰豹不知道是什么让巨人如此愤怒,但它们已经做好了在战斗中与怪物相遇的准备。于是,冰豹的6名冠军科尔姆(Colm)、达拉(Dara)、姆霍恩(Mhorn)、尤尔根(Jurgen)、米查(Micha)和爱奥尼尔(Ionhar)出发去迎接这只18英尺(5.5米)高的怪物,并与之展开战斗。

战斗结束后,科尔姆、达拉和米查战死,像树枝一样折断或被拉扯开。战斗发生的那片森林被鲜血覆盖,即使是现在,那里也不会下雪,偶尔雪落下来时也会变成红色。约尔(Jhurl)也死了,被爱奥尼尔最有力的长矛刺穿了心脏。三十个强壮的西梅利安人把巨人的尸体拖回了营地剥皮,并在营地外永久展示,以此警告其他霜巨人,如果他们敢攻击冰豹,他们将受到如此的“欢迎”。科尔姆、达拉和米查的勇敢在约克传说(Jhurk Sag)中被永生,这是一个讲授给每一个冰豹青年的叙事诗,他们的武器和盔甲被认为是只有氏族首领才能使用的神圣物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30, 14:55

酋长
拉格纳Ragnal
拉格纳,瑞盖德(Rhegad)之子,已经当了六年的现任酋长。他穿着被他父亲杀死的大白豹的毛皮,把它的牙齿当作腰带佩戴。拉格纳年轻、阴郁、沉默寡言。他以不偏不倚的公平著称,尽管他的脾气——典型的西梅利安人——很短暂。拉格纳作为酋长的地位得到了“东西”的批准,只有“东西”才能挑战他。在他任职的六年里,没有人认为对他提出控告是合适的。

他的妻子是瓦尼娅(Vanya),一个来自华纳海姆的北方人。瓦尼娅是十年前一支袭掠队(raiding party)的一员,袭掠队穿过了冰豹领地。在随后的战斗中,拉格纳和瓦尼亚在战斗中相遇,尽管华纳海姆的其他人被杀,但瓦尼娅和拉格纳继续战斗,势均力敌。战斗在拉格纳放下斧头的时候停止了,拉格纳直截了当地告诉瓦尼娅,既然他们不能互相杀死对方,他们最好还是结婚好了。瓦尼娅回答说:“孩子的想法”他们就这样做了。瓦尼亚现在是冰豹的正式成员,她已经放弃了华纳海姆的传统。

8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12,侦察+1
闪避防御:+18
招架防御:+15
生命值:72HP(8HD);DR4
豁免:强韧+8,反射+8,意志+4
速度:30英尺
近战:战斧+10/+5(1d10+2)
攻击:+8/+3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
属性:力量14,敏捷14,体质14,智力12,感知12,魅力10
专长:战斗反射,闪避,飞跑
技能:驯养动物+9,躲藏+6,威吓+10,跳跃+11,聆听+12,潜行+2,表演(演讲)+4,侦察+1,生存+18
财产:皮甲,冰豹皮和冰豹牙腰带,战斧,银脚镯,9000银币。

名人
无。

历史与展望
冰豹起源于西梅利亚中部,尽管这个部落最初并不是用这个名字命名的。人们还记得,这个氏族是被后来称为瑞达(Raeda)的氏族赶出了自己的土地,因此这两个氏族之间存在着仇恨。向北旅行,新生的冰豹部族的幸存者们找到了他们现在的家园雪谷(snowy valley),并建立了一个只有少数简陋小屋的定居点。这个氏族历经了很多代人的努力才发展到现在的实力,它经受了许多磨难,但多年来它塑造了自己的身份,并回顾了它的创始者是如何被赶出低地(lowlands)的,它决定永远不信任铸铁联盟(cast-iron alliances),尽可能地在所有低地人的事务上保持冷漠。

氏族奋力抵抗来自华纳海姆(Vanaheim)和阿斯加德(Asgard)的入侵,它始终坚持自己的立场,并在这个过程中创造了英雄——尽管许多勇敢的战士因此丧生。这个部落在雪崩、霜巨人的袭击、诺德海姆袭掠队以及偶尔来自南方的袭击中幸存下来,比如80年前瑞达部族派来对付这个部落的命运多舛的战团(发生了雪峰Snow Peak屠杀,没有一个瑞达战士能在寡不敌众的冰豹战士的狂怒中幸存下来)。

冰豹不依赖任何人。他们尊重强大的敌人,但不关心寻求盟友或缓和现有的仇恨。冰豹相信,他们与白鹰(Snowhawk)和巴尔德(Bhardh)部族结盟,这也许克罗姆的意愿,而不是通过任何公开的交友欲望。

冰豹部族的人民是求实务的幸存者,他们沉默寡言,对曾经把他们赶出西梅利安平原的软弱的南方人漠不关心,不屑一顾。尽管他们多年来一直与北方人作战,但他们对与冰豹有着相似价值观和本能的北方人民的顽强不屈仍怀有勉强的敬意。拉格纳和瓦尼娅的婚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她是一个强壮的战士,实力与一个部族冠军相当,并且准备接受西梅利安人的,而不是她血亲的习俗。那些在南方有部族纷争的人,那些敢于冒雪和严寒,并且愿意与冰豹全面合作的人也受到了同样的欢迎——尽管任何新加入的人都必须证明他们的价值,并准备好坚忍地接受在埃格洛菲安冰的封山脉与山谷中的艰辛生活。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1, 15:46

摩迦希部族Morgach
地点
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

类型
定居。摩迦希氏族占据了铁门(Irongate)的定居点,它坐落在断腿之地中心三座含铁山丘(iron-bearing hills)之间的一条长而平坦的峡谷中。这个部落共有450人,其中70名是14岁以下的儿童、25名老人和355名战士年纪的成年人。

盟友
没有明确的盟友,虽然摩迦希的意愿是贸易铁与武器,意味着它与全国各地的许多西梅利安氏族保持友好关系。

敌人
卡拉格(Callaugh)。卡拉格氏族曾多次袭击摩迦希,寻求来制造武器所需的铁或者武器本身。由于氏族之间的几次婚姻,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安的和平,但他们永远不会自称为盟友。

传统
摩迦希氏族擅长发现、开采和炼铁。铁门周围的小山上有着丰富的铁矿石矿岩层,而且,只要有任何一人能够记忆,摩迦希一直善于开发这一宝贵的资源。

因此,氏族的人民是工匠、手艺人、商人和战士的混合体。铁门的定居点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房屋和作坊的混合体,它以断腿之地这一地区的红石(red stone)建造,整座定居点不断回响着熔炉、铁匠的声音和铁匠生产钢锭、刀刃、箭头和矛头的叮当声。对铁的追求,并将其转化为用于武器的钢铁,是摩迦希传统的核心。每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接受过金属的教育:在哪里能找到金属,如何加工矿石,然后如何加工金属。

摩迦希生产的钢铁被认为是西梅利亚最优质的钢铁。这个氏族已经完善了炼钢工艺,并且对炼钢方法严加保密。部分秘密在于从周围山丘中提取的铁矿石的质量;其他部落使用沼铁矿(bog iron),这是来自西梅利亚的河流,溪流和沼泽。在断腿之地,铁直接来自岩石,其品质很高。将其与适当比例的碳(从木炭中提取)混合,然后耐心地处理产生的多孔而有弹性的铁方坯(iron bloom ),摩迦希生产出质量优良、经久耐用的钢铁。

每个氏族成员都佩戴或携带钢铁首饰和武器。最优秀的工匠锻造的剑被一代又一代的摩迦希氏族成员所珍视,而珍贵的刀刃通常是传家宝,曾在许多人的手中以及许多场战斗中服役。摩迦希为他们的武器命名——从最简陋的斧头到质量最好的剑——由于命名的目的,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简单的仪式。武器将会被供奉给酋长祈福,然后用水或酒涂在武器上,然后刻上制造者、所有者和摩迦希氏族的个人标记。然后它将被命名,从这一点来讲,武器被认为携带着摩迦希的勇气精神。

很自然,摩迦希的金属技艺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断腿之地的南部的卡拉格氏族(Clan Callaugh),觊觎摩迦希生产的武器,直到三十年前,他还定期袭掠摩迦希。最终的战斗是激烈的,但摩迦希从未松懈,使用其武器,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效果迎战躲藏在刺尾猫皮(spine-cat)之下的卡拉格战士。最后,在酋长布拉克(chieftain Brak)的支持下,氏族的几个工匠与卡拉格妇女结了婚,一种不安的平静出现了。摩迦希现在允许卡拉格开采铁矿,并向其南部邻居传授了一些(但不是全部)秘密。不再有袭掠,但两个氏族之间仍有某种不信任感。

摩迦希也是一个从事贸易的氏族。它的勇士商人(warrior-merchants)把铁器带到西梅利亚各地出售,以物易物的方式换取食物、织物和其他商品。由于愿意进行贸易,摩迦是一个消息灵通、人脉很广的部族,尽管它没有正式的联盟。它的勇士商人善于按照特定氏族的礼仪与人打交道,并知道如何推动正确的交易,以确保未来的贸易。

宝藏
摩迦希有黄金,白银,当然还有大量的赃物。它的巢穴宝藏被称为乌雷奇之剑(Urech’s Sword),这是一把巨大的黑色巨剑(greatsword),有着复杂的刀刃和精致的剑柄,是为氏族最伟大的酋长乌雷奇制作的。乌雷奇用这把剑杀死了曾经困扰断腿之地的深渊恶魔(Deep Demon),据说这把剑吸收了恶魔的鲜血,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坚不可摧。只有摩迦希的酋长或冠军勇士才可以挥舞这把巨剑,这是一件可怕之物,6英尺长,6英寸宽,剑尖缩小为一个带刺的点。制作这把刀的工匠是艾拉赫(Airach),据说他完成了这把剑后,就死去了,他将他整个的灵魂都放进了这把巨剑之中。艾拉赫和乌雷奇,现在都是摩迦希受人尊敬的祖先。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1, 15:53

酋长
伯恩Bhern
在这个时代,酋长是伯恩(Bhern)。伯恩是一个强壮的公牛般的男人,他头颅宽大,发型蓬乱,一双钢铁工人的手壮粗而结实,他的嘴巴宽阔,总是带着友好的微笑。伯恩性格开朗,心地善良,尽管他被激怒时仍然是个可怕的战士,强大到可以挥舞乌雷奇之剑。他和摩迦希人一样,是个熟练的铁匠,当部族生意不分散他的注意力时,他就和儿子和两个女儿在铁匠铺工作,生产各种各样的钢铁制品。伯恩喜欢制作珠宝首饰,混合钢铁、黄金和银,然后将合金加工成精致、复杂的饰环项圈(torcs)、链子(chains)和手镯(bracelets),然后用于贸易和馈赠给其他氏族。有时,伯恩也会伴随着商业冒险,并以此方式在整个西梅利亚提升了摩迦希受人尊敬的名声。

12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1
感官:聆听+1,侦察+1
闪避防御:+22
招架防御:+18
生命值:107HP(12HD);DR4/9(穿锁子甲时)
豁免:强韧+10,反射+11,意志+6
速度:30英尺
近战:乌雷奇之剑+16/+11/+6(2d6+4)
攻击:+12/+7/+2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9,敏捷16,体质14,智力12,感知13,魅力10
专长:盲斗,战斗反射,技能专攻(演讲),猛力攻击,健壮
技能:攀爬+18,手艺(铁匠)+3,工艺(珠宝加工)+3,躲藏+3,威吓+11,跳跃+18,聆听+1,潜行+3,表演(演讲)+12,骑术+8,侦察+1,生存+12,游泳+18,翻滚+5
财产:乌雷奇之剑,手工制作的锁子甲(chainmail armour),阔剑(被称为火柄Firehilt)。

名人
奥林巴尔,战士和商人Orimbar, Warrior and Trader
奥林巴尔是摩迦希氏族最好的使者之一。作为一名部族冠军,他也是一名技术娴熟的谈判者,作为一个战士和商人旅行过许多的西梅利安部族。对于一个西梅利安人来说,他又矮又瘦,但是他有敏捷的头脑,强壮的持剑手臂和下流但精明的幽默感。他很少在铁门呆上一段时间,因为他通常总是在外面带领一支战士商人组成的探险队(expedition),因此他可以在西梅利亚的任何地方被遇到,无论是正在从事贸易差事,还是准备带着他的商业冒险的成果回到摩迦希。

11级西梅利安野蛮人商人Cimmerian Barbarian Trader
先攻权:+9
感官:聆听+10,侦察+1
闪避防御:+20
招架防御:+16
生命值:92HP(11HD);DR6
豁免:强韧+8,反射+9,意志+7
速度:30英尺
近战:大刀+13/+8/+3(1d10+2)
攻击:+11/+6/+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5,敏捷14,体质13,智力12,感知17,魅力17
专长:警觉,技能专攻(贸易),调查,健壮
技能:手艺(武器制造)+4,驯养动物+15,躲藏+2,跳跃+16,知识(贸易)+12,聆听+10,潜行+2,骑术+15,搜索+3,察言观色+1,侦察+1,生存+7
财产:奥林巴尔通常掌管相当数量的钢刃、箭头、矛头和其他摩迦希制造的武器。投掷3D20以确定当前金额。个人财产包括锁子胸甲(chainmail hauberk)和他的阔剑“交易者”(Bargainer)。

历史与展望
摩迦希世世代代占据着它的领土。这是一个自信、开放的氏族,尽管它对炼铁感兴趣,但仍然是一个稳固的西梅利安氏族。它与皮克特人和邻近的氏族作战,并派遣战士前往维纳留姆(Venarium)。它从来没有忽视过血矛(Bloody Spear),伯恩被认为是一个可敬的酋长。

摩迦希并不特别好战,但也不是和平主义者。当它被召唤来保卫自己时,它会以卡纳西人(Canach)或穆罗格人(Murrogh)所展现的全部凶残来保卫自己。然而,人们一直认为,进步可以通过工艺与贸易来实现,正如通过剑和矛一样。每一位酋长都体现了这一点,而且氏族也不会容忍任何主张更好战方向的酋长。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2, 09:39

穆罗格部族Murrogh

地点
柯拉贡(Curraghn),每两年穿过广阔的草原,然后进入血之谷(Blood Glens)。

类型
游牧。穆罗格氏族有650个灵魂,200个孩子,50个老人和400个战士。

盟友
图诺格(Tunog),它与穆罗格分享着血之谷的控制权。

敌人
卡纳西(Canach),卡拉格(Callaugh),戈兰(Gorram)和冰豹(Ice Leopards)。穆罗格以如此凶残的手段袭击了他们,导致了血仇。

传统
穆罗格是个好战的氏族。它非常乐于袭掠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s),掠夺任何进入西梅利亚南部的柯拉贡地区的人,它认为这里是穆罗格的领土。氏族认为人人都是敌人(除了图诺格氏族,尽管他们的联盟远没有强大),因此,那些从事贸易的氏族避开了他们。穆罗格独自矗立于西梅利亚南部,它的方形的人们从头至尾都像皮克特人或是伯德王国的低等活物(low-lives)一样凶恶和可憎。

穆罗格似乎沉迷于血仇,它收集血仇的方式与它从那些倒在它剑斧长矛之下的人那里收集头皮的方式相同。穆罗格是自夸的,尊重那些它认为是敌人的部族,并乐于美化仇恨的真实历史,以便把它的影子投射得更远。它以散布战争、谋杀和掠夺而闻名,以此标志着它是最野蛮的部族之一,甚至在阿奎罗尼亚和伯德王国,人们都会不寒而栗地说它的名字。
氏族习俗通常是野蛮的。强者生存;病弱或畸形的儿童将被处死在穆罗格死亡坑(Murrogh Death Pits,填满镶钉木桩的深沟)。决斗至死是经常发生的,并在氏族内部受到鼓励:最轻微的挑衅就会导致刀剑出鞘,鲜血被挥洒。战士们剥去受害者的头皮,把这些可怕的战利品戴在身上,如衣领般包裹着长长的带钩刺的长矛上。

不过,这个部落是游牧民族。它会围绕着柯拉贡的路径游牧两年的时间,它遵循一种复杂的模式,允许穆罗格的牧群在不削弱土地的情况下放牧吃草。随着摩罗格的行进,它的战团(war bands)在前方骑行,有时甚至要骑行好几天,进行袭掠和恐吓。穆罗格人是专业的骑手,他们把好马看得比硬币还重要,他们粗壮的马生着蓬松的鬃毛,速度快,且久经沙场。穆罗格人裸着背骑乘,他们没有马镫,却能够轻松地挥动双手武器或投掷长矛,即使只能用腿控制马,他们也能保持精确。

每到第二年,穆罗格氏族就会进入血之谷,在那里度过秋冬。狩猎是顺利的,而深深的裂缝则在冲刷着柯拉贡的刺骨寒风和漂荡飞雪中提供了庇护所。这是唯一一次,当穆罗格形成了一个永久性的营地,在这个半年的间歇,甚至袭掠都必须停止。因此,当氏族准备前往血之谷时,其夏季袭掠和攻击的频率和凶猛程度都会加强,他们通常会进入伯德王国,但也经常会进入其他氏族的领土。然而,一旦进入血之谷,穆罗格人就变得脆弱,尽管他们所在的位置被险峻而残酷的地形很好地保护着。

宝藏
氏族没有自己的宝藏,只有从别处掠夺的宝藏。它共有着很少的黄金,但它认为马匹的血统是它最大的奖赏。每一个穆罗格战士都有一匹马,氏族有大约1000匹马和1000头牛,它们随氏族在柯拉贡地区迁徙。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2, 09:43

酋长
伊思里尔Eithriall
伊思里尔·麦克·阿格(Eithriall mac Agh)是现任酋长。他身材魁梧,体格粗壮,秃顶残暴,他用深沉可恨的眼光看待整个世界,并鄙视它。他穿着用牛皮做的皮裤(leather trews),冬天穿的熊皮是他13岁那年亲手杀死的。他那巨大的带钩刺的双手长矛,系住,装饰着无数腐烂的头皮,被称为血针(Bloodneedle),他挥舞着它作为他的办公室工作人员。伊思里尔以钢铁般的意志统治着氏族,并通过一批死硬派的铁杆支持者来执行它。没有氏族议会;只有伊思里尔自己想要的,他会给予那些帮助实现的人丰厚的回报。因此,穆罗格氏族的统治原则是恐惧。没有人敢挑战伊思里尔的统治,因为这样做不仅谴责自己,而且一个人的直系亲属和亲戚都会受到伊思里尔的残酷报复。

19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1
感官:聆听+19,侦察+10
闪避防御:+24
招架防御:+21
生命值:124HP(19HD);DR6
豁免:强韧+13,反射+11,意志+7
速度:30英尺
近战:长矛(Longspear)+23/+18/+13/+8(1d10+4)
攻击:+23/+18/+13/+8近战,或+19/+14/+9/+4远程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双倍重击威胁范围Double Threat Range),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6,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4/-,不可征服(Unconquerable),死亡之轮(Wheel of Death)
属性:力量18,敏捷11,体质15,智力9,感知11,魅力12。
专长:盲斗,顺势斩,战斗反射,战斗骑术*,猛力攻击,即时备战,自给自足:攀爬+18,躲藏+1,威吓+17,跳跃+12,聆听+19,潜行+2,侦察+10,生存+24
财产:价值18000 GP的各种硬币。战马(克罗姆之蹄Cromhoof),长矛(血针Bloodneedle),熊皮(+2 DR)

名人
伊思里尔身边环绕着一批忠诚的保镖和队长,他们领导着他的两个战团,并执行他的意志。其中有六个被称为穆尔(Murr)的队长,每个人都向伊思里尔发过血誓。他们和他们的酋长一样恶毒和纵容,并在袭掠中收获最好的武器、马匹和胜利的战利品。

每个穆尔至少有8级。使用第100页上的西梅利安野蛮人(Cimmerian Barbarian)统计数据。他们的姓名和个性如下:


赛维奇(Severach):一个黑黝黝而残忍的战士,他是最擅长为伊思里尔服务的穆尔。他的长发上沾满了泥土和粪便,脸上因多年的战斗留下了严重的伤疤。

瓦纳克(Vanak):一个瘦小而结实的西梅利安人,他剃着光头,把头皮纹成一匹奔腾的马。他活着就是为了杀人,甚至比伊思里尔都更残忍。他也是一个酒鬼,喝酒时容易突然陷入恶毒的狂怒。

希内(Sine)——一个女性穆尔,伊思里尔的情人。她有着红头发,身材精瘦,虽然不甚美丽却有一种个性的情欲,这有助于她行使酋长的意志。她表面上指挥着穆罗格氏族所有的女人。

奥纳克(Onak)——一个只有一只手,有着狐狸脸般面容的男人,他声称看到了克罗姆为西梅利亚所作的可怕的遗嘱,尽管他不是圣人。他喜欢折磨和祈求克罗姆的名字。

达根(Duggan)——也被称为狗(The Dog),这种巨大的西梅利安人多毛,而且是死鱼眼(dead eye)。他很少说话,但却用拳头、脚和棍子流利地交流。。他用一个巨大的多节的木棒战斗。

尤恩(Uoin)——穆罗格氏族中最小的一个,也是伊思里尔的一个儿子。尤恩在身体上很像他的父亲,但缺乏独特的残忍(尽管他既不多愁善感也不仁慈宽大)。

历史与展望
穆罗格一向以野蛮和仇恨的倾向著称。它的酋长们一直都是冷酷无情的混蛋,但这一切都是迄今为止最糟糕的。最奇怪的是,它不想扩张领土;仅仅是为了维持它对柯拉贡和血之谷的控制,并让周围的人——尤其是皮克特人和伯德之地居民(Borderlanders)——的生活成为绝对的苦难。

它与柯南的氏族卡纳西(Canach)的血仇根深蒂固,难以化解。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开始的,但它在许多代人之后仍然是稳固的。一种可能性是一位穆罗格酋长无伤大雅的侮辱或者失礼——这通常被解释为一个公开的挑战,因此血仇被公开宣告。没有一个穆罗格和卡纳西的成员希望在能在不流血的情况下相遇。

穆罗格可怕的名声使伯德王国的强盗们受到了控制。很少有人敢于冒险穿越西梅利亚南部,因为他们害怕遇到一支穆罗格战团。唯一考虑这种侵扰的时间是在穆罗格人退居到血之谷过冬期间,因为那是柯拉贡相对安全的旅行时间(尽管严冬和强风依然使其变得危险)。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3, 14:44

纳契塔部族Nachta
地点
西梅利亚西南部的黑色山脉。纳契塔部族定居于在山脉的东坡的一座高原上。

类型
定居。这个部族横跨三个小村庄和一个被森林包围的大型中央定居点,后者也被叫做奥阿尔-纳契塔(Aoal Nachta)。该部落共有600名成员,其中有250名儿童、40名老人和310名战士。

盟友
没有明确的盟友。

敌人
斯瓦塞姆(svartheim);皮克特人(Picts)

传统
黑色山脉的东坡形成了一个覆盖森林的高原,是纳契塔氏族的家园。纳希塔人是勇猛、顽强的战士,他们对皮克特人的厌恶之情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西梅利安氏族。他们对黑色山脉了如指掌,认为这里的风景是神圣的,他们在脸颊、胸部和上臂上留下疤痕,以表明他们对山区风景的认同。在春天和夏天,纳契塔战士拿起利剑、长矛和补给品,深入黑色山脉崎岖的内陆地区,等待皮克特人的入侵,在皮克特人给西梅利亚带来死亡之前,先一步给他们的袭掠队伍带来死亡。
猎杀皮克特人是纳契塔人的一种痴迷。这种深思熟虑的意图是通过以一种甚至超过野蛮的皮克特人的决心的凶猛来迎接他们的袭掠,从而将恐惧驱赶到皮克特人的心中。当纳契塔发动攻击时,他们利用隐秘行动、景观和恐惧来引起头脑简单的皮克特人的担忧、恐慌,然后溃败。皮克特人的尸体被挂在树上,他们的头被砍掉,并带回定居点,在那里皮克特人的头骨会被煮沸,并被用来制造鬼魂栅栏(Ghost Fences)和颅骨之门(Skull Gates),纳契塔人相信,这些栅栏和颅骨之门将皮克特人的灵魂封印在黑色山脉的山体结构中,保护它不受活物入侵。

纳契塔战士们把自己分成了27人的战团(war bands),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观察、等待和杀死皮克特入侵者。他们生活在陆地上,睡在广阔的天空下,成为山区景观的一部分。纳契塔人对黑色山脉的了解是可怕的,虽然他们仍然容易受到该地区的自然灾害的影响,但纳契塔人知道所有的危险迹象,并谨慎并充满敬意地行走。

当不进行突袭时,纳契塔人是保守而内省的,但对其他部族来说并不是不受欢迎的(尽管他们避免建立正式的联盟)。他们对黑色山脉以外的世界几乎安全不信任,也不想与之有任何关系。纳契塔的一个中心的信仰是,黑色山脉是西梅利亚诸神的女神们——尤其是芭德布(Badb)和玛查(Macha)——的圣地,同样的,东部的埃格洛菲安(Eiglophians)周遭的本·莫尔格(Ben Morgh)是克罗姆的圣地。纳契塔的圣人都是女性,占卜的重点是从女神的立场来解释预兆。很自然地,乌鸦在黑色山脉山麓小丘的森林里又大又多,它们是神圣的鸟,纳契塔人对乌鸦有许多迷信。例如,每当看到乌鸦成对出现时,它就被视为芭德布和玛查在监看的信号。氏族在脸颊和上身留下的伤疤是通过锐利的乌鸦羽毛留下的,乌鸦羽毛广泛地应用在纳契塔的日常服饰中(羽毛被编织到头发和胡须中,穿在衣服上,这有助于制造伪装)。

纳契塔对斯瓦塞姆(svartheim)既警惕又恐惧。斯瓦塞姆杀死皮克特人是件好事,但他们也杀死西梅利安人,这是件坏事,并被认为是莫瑞甘(Morrigan)的诅咒。纳契塔认为,斯沃塞姆控制了进入芭德布的地下世界的路线,以此惩罚一些古老的背叛行为,而这个堕落的种族受到了女神们的诅咒。

宝藏
纳契塔的主要宝藏是被杀死的皮克特人的头骨和骨头,他们深信,他们的腐朽作风一经清洗和净化,就会与活人的仇敌为敌。

奥阿尔-纳契塔的主要宝藏是对斯瓦塞姆主要洞穴的了解,这些洞穴穿过黑色山脉的深处。没有物理形式的地图存在,但当一个人通过氏族的等级考验,这个人将被教导更多的斯沃塞姆领域,以便长老和酋长们在已知的斯沃塞姆飞地的位置和布局上受到严格的教育。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3, 14:46

酋长
纳格德·阿丹Nagd adan
纳格德·阿丹是现任的纳契塔酋长,他已经在任15年了。他是一个可怕的战士,头发和胡须上戴着被砍倒的皮克特人的指节骨,他对斯瓦塞姆洞穴的钻研比任何其他纳契塔成员都要深入,因此,他在那里所看到的一切让他的理智受到动摇。纳格德阿丹不信任人,而且嗜杀成性,他一直害怕皮克特人的全面入侵,也害怕皮克特人与斯瓦塞姆结成联盟的可能性。

15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1
[b]感官
:聆听+6,侦察+1
闪避防御:+21
招架防御:+18
生命值:108hp(15HD);DR6
豁免:强韧+13,反射+11,意志+7
速度:30英尺
近战:战斧+18/+13/+8(1d10+3)
攻击:+15/+10/+5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5,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2/-
属性:力量17,敏捷10,体质18,智力8,感知12,魅力13
专长:盲斗,顺势斩,闪电反射,说服,猛力攻击,飞跑
技能:攀爬+15,驯养动物+17,躲藏+9,威吓+15,聆听+6,潜行+6,表演(演讲)+2,侦察+1,生存+15
财产:一大堆皮克特人和斯瓦塞姆的骨头,存放在他小屋里的几个大袋子里。另外三个袋子装有乌鸦的羽毛、脚和爪子。战斧与皮甲。

名人
穆尔加-阿达克Murgha-adac
穆尔加-阿达克是纳契塔部族最重要的战团首领,他每年春天都带领他的战士深入黑色山脉,直到冬天来临才回来,他带回了皮克特人和斯瓦塞姆的头骨,以及对部族有价值的有关皮克特人在皮克特边境山区活动的信息,以及更好地了解斯瓦瑟姆洞穴系统。穆尔加的战团被认为是最强大的纳契塔,每年,他都会带一些新任命的年轻战士加入他的队伍,从而提高他们的技能和地位。加入穆尔加团队的竞争非常激烈,年轻的部族战士们在整个冬季都想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穆尔加是一个幽默、下流、但有点容易紧张的人,他在黑色山脉的荒野里比在奥阿尔-纳契塔定居的地方要自在得多。他穿着装饰着乌鸦羽毛的简陋皮衣,但腰上系着一条皮克特人腕骨腰带,他坚信这有助于他杀死西梅利亚的老对手。

16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1
感官:聆听+10,侦察+6
闪避防御:+23
招架防御:+19
生命值:119hp(16HD);DR7
豁免:强韧+12,反射+11,意志+8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19/+14/+9/+4 (1d10+3)
攻击:+16/+11/+6/+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5,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3/-
属性:力量17,敏捷13,体质14,智力10,感知11,魅力10
专长:警觉,钢铁意志,说服,飞跑,猛力攻击,顺势斩
技能:平衡+2,攀爬+15,躲藏+11,威吓+11,聆听+10,潜行+9,知识(黑色山脉)+25,骑术+19,侦察+6,生存+18
财产:皮甲,阔剑,皮克特人骨头腰带。

历史与展望
纳契塔的历史和前景深深扎根于黑色山脉,没有其他部落会考虑侵犯其领土。它对皮克特人的行动是传奇性的,在酋长之地(Field of Chiefs),当部族聚集时,纳契塔对皮克特人的行动通常会被公开承认。

它是一个毫不妥协的氏族,致力于其独特的事业。这使得纳契塔在许多方面都是一个局外人,但它的名声却在西梅利安部落中稳固地巩固了下来。黑色山脉标志着皮克特野蛮人和北方严酷土地之间的分界线,纳契塔族象征着沉思的斯多葛主义(stoicism),西梅利亚因此而声名狼藉。

就其自身而言,纳契塔只是希望黑色山脉没有皮克特人。斯瓦塞姆可以容忍,因为他们似乎知道自己位置在地下,虽然斯瓦塞姆也偶尔攻击纳契塔战团,因此不值得信任。然而,由于斯瓦塞姆并不寻求与纳契塔全面开战,因此纳契塔几乎没有理由消灭他们。

纳契塔不时闯入斯瓦塞姆的洞穴,寻找秘密与宝藏。在那里遇到的一些奇怪的事情动摇了那些勇闯深渊的勇士们的心灵。地下世界的恶习、恶魔崇拜和通往地狱之门的故事在归来者的记忆中占据了很高的位置。对大多数纳契塔人来说,战斗和杀死皮克特人是一项更干净的工作,尽管斯瓦塞姆洞穴的诱惑力很强,因为那些回来的人在氏族战士中获得了某种荣誉。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4, 14:19

奈格-青铜公牛部族Nangh-Bronze Bulls
地点
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

类型
定居。奈格是高原部落的三个成员之一,其他还有霍斯(Hoath)和白牛(White Bulls)。它的主要定居点是霍斯高原西面三分之一位置的昂哈南/乌哈-奈格(Ungha Nangh)杂乱无章扩地展开的帐篷城市。它有560人,有150名14岁以下的儿童,大约380名战士和30名老人。

盟友
霍斯和白牛。

敌人
没有特定的敌人。

传统
奈格曾经是一个游牧部落,以类似于霍斯部落的方式在高原上游牧。大约一个世纪前,它在被称为奈格(Nangh)的地方安营扎寨,此后再也没有移动过,尽管它仍然保留着一个由坚固的帐篷和圆顶帐篷组成的定居点,而不是其他定居的西梅利安人传统的石木住所。

奈格氏族努力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承认霍斯氏族的统治地位,但时刻准备保卫自己的土地,抵御敌人。奈格地区有许多小的、单户家庭的宅基地,这些宅基地也是以帐篷为基础的,部落的传统生活方式是照料和饲养牛,允许他们的牲畜在霍斯高原的西部平原上自由放牧。牛身上印着块状的奈格图案,这些生物有着与众不同的蓬松皮毛和弯曲的长角。因此,氏族的重点是保护和照料自己的牛群,而不是对其他氏族进行袭掠或战争。然而,它的战士和其他任何一个西梅利安氏族一样顽强和阴郁寡欢,而且奈格不欢迎外来者(甚至是它的邻居,霍斯和白牛)。

宝藏
氏族的图腾是一只真人大小的青铜公牛,由一位无名工匠的手雕刻而成,青铜公牛正好位于昂哈南/乌哈-奈格的中心。所有的节日和部族会议都是在铜牛的阴影下进行的,按照惯例,每个战士在出战前都要亲吻牛角。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4, 14:22

酋长
克丽丁·麦克·奈格Creidne mac Nangh
克丽丁是奈格氏族的酋长,通过机智、狡猾和一场赌博的共同作用,她罢黜了上一任酋长,年迈的奥纳克(Aulnac)。她当了四年酋长,由于在她任职期间,氏族的力量没有经受考验,氏族很乐意接受她担任这个角色。奥纳克仍然是一名顾问,但他多病的天性意味着他花在圆顶帐篷里的时间要比处理部族事务的时间多得多。

引人注目的金发,克丽丁拥有典型的西梅利安女人的坚忍。冷酷务实,她聪明强壮,受到氏族的敬仰,却还未在战斗中经受考验,尽管她无疑有过操持刀锋经验。她最优秀的品质在于善于分析的头脑,这在那些乐于接受现实的西梅利安人中是很少见的,他们乐于一辈子都不去质疑——除了最棘手的问题以外——的所有问题。


8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9
感官:聆听+10,侦察+1
闪避防御:+19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56hp(8HD);DR2
豁免:强韧+6,反射+9,意志+6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9/+4(1d10+1)
攻击:+8/+3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2,敏捷17,体质11,智力14,感知13,魅力10
专长:精通徒手打击,钢铁意志,近程射击
技能:估价+19,平衡+11,手艺(皮革加工)+6,驯养动物+19,躲藏+3,跳跃+11,聆听+10,潜行+3,表演(演讲)+11,知识(分析问题)+11,地点+1,生存+5
财产:9000金币。阔剑,酋长的圆顶帐篷,一套青铜骰子。

名人
芬恩·麦克·因尼斯Finn mac Innis
芬恩是克丽丁的冠军。尽管他伤痕累累的外表并有着粗鲁的举止,但他为克丽丁而单相思,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保卫她的生命。因尼斯的儿子,奥纳克(Aulnac)的冠军,他已经有了一个妻子,一个朴素而泼辣的卡斯卡(Cathca),但这段婚姻一点也不幸福。凯斯卡无法生育,却经常责骂她的丈夫,认为这都是他的错。芬恩在对克丽丁的保护和崇拜中寻求慰藉,希望能有一些意外让他从不幸的婚姻中解脱出来,为他和克丽丁在一起铺平道路。

9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
感官:聆听+7,侦察-2
闪避防御:+17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68HP(9HD);DR4
豁免:强韧+6,反射+7,意志+1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1d10+1)
攻击:攻击+10/+5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3,敏捷13,体质11,智力12,感知7,魅力13
专长:盲斗,战斗反射,强韧,猛力攻击,飞跑
技能:专注+4,驯养动物+13,躲藏+1,威吓+13,跳跃+13,知识(霍斯高原)+3,聆听+7,潜行+1,搜索+2,侦察-2,生存+10,翻滚+3;
财产:阔剑,狩猎矛,皮甲,穿戴在手腕上的一绺克丽丁的头发(但染成黑色,看起来像卡斯卡的头发)。

历史与展望
曾经是大霍斯氏族(greater Hoath clan)的一员的奈格人已经建立了一个不那么刺耳的个人身份,同时仍然保持着在霍斯高原的存在和影响。它的历史基本上是平淡无奇的,主要涉及一系列的小规模袭掠和随后与白牛和霍斯部族结盟,导致目前普遍的和平状态。

奈格氏族很乐意听天由命。它没有领土野心,并遵循霍斯氏族勤勉地领导,没有异议。白牛,在高原的另一边,基本上被忽视了,而奈格氏族则锻造自己的,相对和平之道。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4, 22:02

瑞达部族Raeda
地点
西梅利亚东北部,在埃格洛菲安的山麓小丘和克罗姆之山的阴影下。

类型
定居。瑞达的领土混合着稀疏、寒冷的山麓丘陵,阴暗的锯齿状灰色平原,而在它们前面,厚而黑暗的流穗状森林,一直延伸到大盐沼(Great Salt Marsh)。氏族分散在这片领土上,占据着众多小村庄,每个村庄都供养着两三个大家庭。氏族的真实规模不得而知,但其成员可能多达1000人。

盟友


敌人
巴尔德(Bhardh)与冰豹(Ice Leopards)。瑞达好战,脾气暴躁,除了纯粹的战争刺激之外,没有任何理由袭掠它的邻近部族。

传统
被认为是所有西梅利安氏族中最野蛮的一个,瑞达是一个极端的领土主义者,不关心更广泛的传统西梅利安价值观,它认为自己受到了克罗姆的祝福(如果这东西真的存在的话),因为后者的山岳住所就高耸于瑞达的土地之上。
尽管氏族分散在黑暗、阴暗的领地上,但氏族间的关系却异常紧密,整个氏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怒嚎、尖叫、令人毛骨悚然的力量。

氏族成员的特点是他们的长鼻子和编成辫子的头发,有时他们会故意涂满血液和粪便,并用牙齿或指节骨串起来。瑞达战士们用蓝色和白色颜料涂抹自己,这些颜料来自山脚下的某些岩石,他们更喜欢穿着粗糙的缝合毛皮,而不是其他西梅利安部落那种更具教养的服装。身体穿孔和纹身也很常见,耳垂、鼻中隔、嘴唇、眉毛和乳头上都有骨头或粗糙的环状物。氏族中的家族成员穿戴着刺穿他们胸膛和腹部皮肤的细小木棍,每一根木棍都标志着这名战士曾杀死过一名对手。

瑞达在表现文明方面几乎没有让步。它的定居点不过是美化了的泥屋和茅草屋,而在金属制造方面,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技能。它的武器是由鹿角、鹿角和石头制成的,尽管氏族成员很容易从倒下的敌人手中夺取金属武器,并将它们视为战争的战利品和战斗的功能物品。外来者显然是不受欢迎的:那些未经邀请就冒险进入瑞达地区的人有可能被钉在十字架上,然后被活活剥了皮,各种可怕的酷刑都会降临到垂死的躯体上。瑞达族人是制造缓慢而持续的死亡的专家,他们陶醉于痛苦之中,拒绝接受干净而迅速的死亡这一传统的西梅利安礼节。

春天和夏天,瑞达部族的战士们聚集在圣岩(Sacred Rock)上,这是一块锯齿状、形似手指的花岗岩,高达50英尺,位于该部族领土中心的一片沼泽低地上。酋长在这里劝诫战士们倾巢而出,到外面去骚扰袭击冰豹和巴尔德的族人,并对他们进行各种各样的折磨,以报答过去被遗忘的侮慢和轻视。其目的是满足杀戮欲望并获得奴隶/酷刑受害者;瑞达的袭掠行动很少涉及夺取食物或牲畜。劝诫以一场疯狂的盛宴结束,然后战团东奔西跑,一头奔向敌人的土地,然后开始杀戮或被者杀戮。

宝藏
没有值得珍惜的宝藏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4, 22:04

酋长
古纳克·麦克·古纳克Gunach mac Gunach
作为舒尔瓦家族(Sulva family)的一员,古纳克有着一双疯狂的眼睛,身上有很多穿刺孔和纹身的恐怖男人。他把他唯一的家庭——除了战士——当作奴隶对待,如果他们不能战斗,就不用尊重妇女和儿童。他通过恐惧和自己意愿来统治自己的部族,就像他们拜访别人带来的恐惧一样。他的名字和历史鲜血淋淋,而古纳赫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恶行中。

13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13
感官:聆听+17,侦察+2
闪避防御:+20
招架防御:+18
[b]生命值
:107HP(13HD);DR4
豁免:强韧+10,反射+9,意志+7
速度:30英尺
近战:巨战木棍+17/+12/+7(2d6+4)
攻击:+13/+8/+3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4,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9,敏捷13,体质14,智力8,感知14,魅力11
专长:战斗反射,猛力攻击,战斗疯狂(Fighting Madness),精通先攻,领导力(Leadership)
技能:驯养动物+1,躲藏+1,跳跃+9,聆听+17,潜行+13,骑术+9,侦察+2,生存+18
财产:石头和巨战木棍(War club),价值3000金币的各种硬币和珠宝碎片。

名人
瑞达氏族不记得他们的英雄,除了一个:查姆塔(Chamta),一个氏族战士,在一场与一个有鳞怪物搏斗中战死了,这个从克罗姆之山(Mount Crom)滑行下来的有鳞怪物,吞噬了它所经过的一切。查姆塔带着他的战团向北行进,遇到了这只巨大的、像蛇一样的怪物,因为它吞噬了一个小型的瑞达达村庄。他的战团在随后的史诗般的战斗中灭亡了,但查姆塔孤身一人反抗怪物,他诅咒克罗姆和他的族裔派遣这只邪恶的野兽来攻击他的人民。

蛇和冠军之间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查姆塔用长矛刺进了蛇的大脑,杀死了蛇,但他自己也受了致命伤。尽管如此,怪物的行进还是被阻止了,而瑞达则可以继续蹂躏整个北部地区。查姆塔在几首叙事短诗中被牢记,他的记忆在圣岩(Sacred Rock)的春天劝诫中被唤起。

历史与展望
瑞达是那些支持孤立而非参与的部族的典型;它是一个堕落家族的集合,没有任何形式的文明的前景,也没有任何实现文明的愿望。它的原则和传统是沉浸于制造痛苦,它不知道其他方式来表达自己。它的人民仍然对瑞达边界以外的世界充满仇恨和恐惧——部分原因是历任酋长和圣人发出了严肃的警告,但也有一种普遍的恐惧,即克罗姆制造了西梅利亚的其他地方,让瑞达去仇恨并寻求报复。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6, 15:00

图诺格部族Tunog
地点
血之谷(Blood Glens)和周围的森林和山丘。

类型
定居。图诺格有340名成员。儿童139人,战斗年龄的青壮190人,部族长老11人。

盟友
穆罗格(Murrogh),通过共同控制血之谷的方式。

[size=2]敌人

冰豹(Ice Leopards),图诺格支持穆罗氏族。

传统
图诺格在奥尔-屯(All Tun)和布雷-屯(Bre-Tun)两个村庄(分别是大村庄和山村)周围定居。奥尔-屯位于一片满是森林的土地,位于血之谷东部深处,而布雷-屯则坐落于俯瞰森林的小山丘之上。酋长在两个村庄都有大厅(hall),并定期在两个村庄之间轮居,他的随行人员包括一支完整的战团、几位圣人和以及他最喜爱的妻子和奴隶。

图诺格认为自己与卡纳西(Canach)氏族不相上下,但实际上它与瑞达(Raeda)或穆罗格(Murrogh)有着更多的共同点。它是一个好战的部族,很容易发怒,也很难理解原因,但它在上个世纪与其他西梅利安部族爆发的几次主要战役都失败了,现在由于害怕失去更多的战士或被彻底摧毁,它已经一个重要而危险的敌人。因此,图诺格寻求与穆罗格结盟,并避免与穆罗格的敌人(如冰豹)直接对抗。

图诺格人是技术娴熟的猎人,他们在血谷和自己森林的丰富猎物中磨练自己的才能。野猪是图诺game人狩猎的首选目标,但任何能提供大量丰富肉类的动物都会是狩猎队的猎物。皮可以用来做皮革,然后在春夏两个月由图诺格派出的小群商人战士(merchant warriors)对外交易,他们希望能买到制造武器所需的金属,或者武器本身。

宝藏
图诺格氏族有一个黄金储藏库,价值150000 GP,藏在血之谷深处,远离图诺格或穆罗格狩猎队使用的已知狩猎小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6, 15:02

酋长
曼南Mannan
作为一个脾气暴躁,虽然英俊的人,曼南在他的人民眼中是一个英雄,因为他砍倒了出没于血之谷多年的巨猪摩格斯(Morghus),这头野猪已经用它巨大的獠牙咬死了许多不幸的猎人。曼南穿着野猪皮作为他的长袍,把獠牙做成一对品质优秀的金色持柄的匕首,他常戴在身边。

曼南的妻子是美丽的穆罗格女子罗汉宁(Rohannyn),她是一位穆罗格战团冠军的女儿。这段婚姻是政治性的,但曼南却被他虚荣而聪明的妻子迷住了,她声称自己对未来甚有远见,并预见她勇敢、虽然愚蠢的丈夫会拥有一段胜利和繁荣的生活。曼南在没有任何证据或预兆的情况下接受了罗汉宁的话,认为图诺格当前的谨慎状态必须改变,才能实现这些个人荣耀的愿景。

但曼南不知道,罗汉宁是一颗钉子。穆罗格氏族的伊思里尔·麦克·阿格(Eithriall mac Agh)知道图诺部族的财宝就埋在血之谷的某个地方,他想把它留给自己。罗汉宁的目的是发现藏宝之处,并将消息传回给自己的人民。可怜而痴情的曼南,到目前为止,依然拒绝透露氏族的秘密,但罗汉宁知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9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6,侦察+3
闪避防御:+16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84HP(9HD);DR3
豁免:强韧+9,反射+8,意志+5
速度:30英尺
近战:狩猎矛+10/+5(1d8+1);野猪獠牙匕首+10/+5(1d4+2)
攻击:+9/+4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
属性:力量13,敏捷10,体质17,智力6,感知13,魅力15
专长:警觉,闪电反射,飞跑,自给自足。
技能:估价+1,手艺(皮革加工)-1,驯养动物+11,躲藏+8,聆听+6,潜行+0,搜索+2,察言观色-2,侦察+3,翻滚+1,绳技+3;
财产:野猪皮披风,野猪獠牙匕首,皮甲,狩猎矛。

名人
罗汉宁,曼南的妻子Rohannyn, Mannans wife
黑色头发,曲线优美,雄心勃勃以及聪慧精明,罗汉宁是西梅利安女性的原型。她的决心体现在她的武器技能上,她几乎可以作为任何男性战士的对手。她对自己的氏族——穆罗格忠心耿耿,鄙视自己的丈夫,但她准备维持这段婚姻,以便找出图诺格氏族的财富藏于何处,从而使穆罗格获得对图诺格的支配权。
7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6
感官:聆听+6,侦察+6
闪避防御:+16
招架防御:+13
生命值:58HP(7HD);DR2
豁免:强韧+6,反射+6,意志+5
速度:30英尺
近战:阔剑+8/+3(1d10+1)
攻击:攻击+7/+2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2,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灵活移动
属性:力量12,敏捷13,体质12,智力16,感知12,魅力18
专长:警觉,钢铁意志,精通徒手打击,说服
技能:医疗+4,躲藏+2,跳跃+1,聆听+6,潜行+2,知识(诱惑)+11,侦察+6,生存+9
财产:野猪皮披风,阔剑。

历史与展望
图诺格已经在穆罗格的阴影下存续了好几代,并且一直在努力摆脱穆罗格的影响。很明显,穆罗格是一个更强大的部落,虽然它允许对图诺格做出某些让步(例如在血之谷方面),但它不会让它的邻居获得力量。
图诺格因此陷入了困境之中。虽然它仍然与穆罗格结盟,但它总是缺乏那个它所希望模仿和追赶的部族的信任;但穆罗格没有兴趣让图诺格获得任何形式的力量,因为这会使它可能成为一种威胁,因此图诺格必须保持原样。
这种被囚禁的感觉当然萦绕于图诺格的定居点,怨恨从来没有远离表面。曼南娶了一个穆罗格妻子,这被以一种可鄙和不可避免的混合态度来看待,尽管即使是最精明的观察者也没有推断出罗汉宁的真正目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6, 15:12

白色公牛部族White Bulls
地点
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

类型
定居。白牛占据了三个规模相似的主要定居点,以及三个大家族。这个部族有大约600名成员,分散在三个定居点中。

盟友
霍斯(Hoath),奈格(Nangh)。

敌人
没有特别的敌人。

传统
像奈格一样,白牛主要是牧民,在霍斯高原的东部平原上照料他们的白色牛群。氏族以其美丽的家畜而自豪,这些家畜提供了西梅利亚最美味的牛肉和最甜的牛奶。

这种自豪感贯穿于氏族的仪式服饰之中,那是纯白的皮革短上衣(jerkins),配以漂白的亚麻短褶裙(kilts),头盔上有牛的白色角。一些战士走得更远,他们把头发和胡须都漂白了,以尊重他们所崇拜的牛,也为了将自己与看上去更粗糙的霍斯氏族和纳格氏族区分开来。

霍斯高原东段暴露在风吹雨打之中。牛和人都很吃苦耐劳,白牛氏族的成员特别务实,他们都同意一个观点——高原边缘的严酷条件只是人生的又一次考验。

三个定居点——沃尔夫斯特德(Wolfstead )、伊格尔斯特德(Eaglestead)和布尔斯特德(Bullstead)——是灰色石头和厚实茅草搭建的坚固住所,每个定居点周围都有一个用砍伐的松树组成的厚木栅栏,大门顶部是公牛的头骨,牛角标志着每个定居点的长屋(longhouse)。白牛的日常习俗和传统都以牛的需要为中心,并且,像奈格氏族一样,白牛更多地将精力投入于畜牧业而非战争,尽管像纳格族一样,他们在战斗中也是值得信赖的。事实上,在他们漫长的历史中,他们一直忍受着霍斯氏族的袭掠,尽管现在,他们之间存在着和平——或者说,只要每年白牛继续向霍斯献上10头牛犊,以及牛奶、牛肉、牛角和兽皮的补给,和平就可以继续。

宝藏
没有特别的部族宝藏,除了牛群。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6, 15:14

酋长
乌因·麦克·帕兰Uaine mac Parlan
乌因现在老了,不需要染头发或胡须,因为他的头发和胡须都已经花白。他干瘪的面容饱经风霜,像高原边远地区的岩石一样粗糙,但他曾经非常英俊,同时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战士,他曾在维纳留姆战斗过,也和皮克特人打过几次仗。

乌因希望他的七个儿子中的一个能成为下一任酋长,但他知道继承权并不能得到保证。除了他强壮、懂事的儿子之外,还有几个潜在的候选人,他知道,无论是死亡宣告他还是挑战者行使他的权利,都只是时间问题。因此,乌因继续尽可能明智地领导部族,但充满了宿命论——他的日子即将结束。

他的儿子们对父亲和氏族都很忠诚,不会考虑在不接受必要挑战的情况下宣称自己的酋长地位——而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足够的强壮去挑战自己的父亲。

11级西梅利安野蛮人
先攻权:+8
感官:聆听+14,侦察+1
闪避防御:+19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76HP(11HD);DR4
豁免:强韧+8,反射+8,意志+5
速度:20英尺
近战:阔剑+14/+9/+4(1d10+3)
攻击:攻击+11/+6/+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性,追踪,无畏,多才多艺,咬剑,深红迷雾,陷阱感知+3,顽强,坚忍,精通直觉闪避,精通灵活移动,伤害减免1/-
属性:力量17,敏捷12,体质13,智力9,感知13,魅力12
专长:顺势斩,战斗反射,猛力攻击,自给自足
技能:驯养动物+9,躲藏+1,威吓+10,跳跃+14,知识(霍斯高原)+4,知识(历史)+2,聆听+14,潜行+1,侦察+1
财产:18000的黄金和白银。精致的白色皮革斗篷和精美的青铜头盔,上面带有弯曲的白色牛角。

名人


历史与展望
像奈格一样,白牛声称与原始的霍斯氏族有着血缘关系,但已经分化成农民和牧民,而不是战争贩子和掠夺者。与奈格不同的是,白牛队一直准备向敌人发起战斗,特别是在皮克特人和阿奎罗尼亚人所关心的地方,氏族首领经常派出优秀的战士参与保卫西梅利亚或者霍斯高原。

白牛也愿意并准备与他人交换肉类和毛皮,这在其他部族中培养了一定程度的敬意,尤其是卡纳西(Canach)、冰豹(Ice Leopards),甚至是隐居的纳契塔(Nachta)。尽管在霍斯高原上有着孤立的环境和条件,但氏族的实用主义性质确保了它的生存和繁荣。霍斯氏族要求的贡品被视为一种必要的调解,而白牛,虽然他们是自豪的牛群,但却也看到了霍斯氏族保持平静背后的原因,这样他们就能保持相对的和平。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03

第四章 狩猎与战争如影随行
Hunts and Wars Like Shadows

西梅利安人好战且残忍,当尸体堆在脚上时,他们一般会都沉浸在屠杀和混乱的纯粹喜悦中,但就军事组织而言,西梅利安人并不处于西伯莱时代军事强国的前列。

其主要原因在于纪律和个人能力之间的本质冲突。西梅利安人喜欢做他们最擅长的事,但不喜欢接受命令或是在做这件事的时候被安排。在一个西梅利安人的眼里,个人的荣誉总是高于团体的利益,任何西梅利安人都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来接受一支有效的军队在面对敌人时所需要的必要的规则。

氏族之间的战争和与其他野蛮人的战争,如皮克特人,在短暂的相对组织之前,基本上是无序的。西梅利安人的作战计划通常只不过是“杀敌”;长期和短期的战略目标通常被忽视,进而倾向于通过纯粹的大屠杀来实现霸权。柯南花了许多年的时间和艰辛才成为一位卓有成效的领袖,而他年轻时前往西梅利亚之外旅行的经历表现出了明显的冲动天性的特点,这显然是由于他在祖国阴郁的群山中成长而形成的。

然而,当西梅利安人下定决心时,他们就可以作为有效的部队参与作战。他们擅长游击式的局面,对当地地形的了解,以及一定程度的隐蔽性,然后对敌人进行短暂、激烈、迸发的暴力攻击,目的是让敌人感到惊讶并恐惧不安,让他们更容易被击败。这种战术在西梅利亚是非常有效的,那里的荒野景观为伏击和近距离小规模战斗提供了大量机会,但很少有机会进行需要战略方针和明确目标的大规模、有组织的、激烈的战斗。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05

西梅利安人的作战战略与战术
Cimmerian Combat Strategy and Tactics

当氏族彼此面对面,或对抗一支入侵的皮克特军队时,从西梅利安人的观点来看,战斗模式是直截了当的:

◎战场已确定,部队在两边排列

◎盾墙成列

◎一个或多个冠军(champion)大步向前嘲弄和嘲笑敌人,详细地描述了他们即将遭到的屠杀

◎接下来是一段沉寂的紧张时期,西梅利安人集中精力对付他们的敌人,为接下来的暴力迸发做好心理准备

◎当移动(前进或防御)的命令下达时,盾墙会支撑并随身携带,以一种粗暴的方式与敌人交战。互相打击,人们可能会因此动摇或跌倒。

◎一旦盾牌墙中的弱点被发现,组织就会崩溃,当冠军和个别的勇士(individual warriors)冲向前方开始杀戮时。

◎因此,大屠杀仍在继续,西梅利安人故意寻求激战,以斩断更多的头颅,赢得更多的个人荣誉,他们依靠个人的力量和能力,而不是靠一个纪律严明、组织严密的部队来提供支持和保护的安全

◎每个人都会试图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鼓励更多的敌人走向某种死亡——不管是对手的还是西梅利安人自己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05

盾墙The Shield Wall
一整排战士,每个人都带着一面盾牌,与他们身边战友的盾牌重叠,为前进中的军队提供了一道强大的屏障,这便是盾墙的前提。西梅利安人不喜欢这种战术,因为他们要使用他们最喜欢的刀剑与斧子武器,尤其是双手版本的,这在盾墙中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相反,战士们需要依靠一股集合在一起的蛮力来向敌人推进(通过后面队伍更多的推搡来辅助),并使用短/刺类武器,如长矛或短剑来使敌人丧失战斗力(通过戳刺对手盾牌下方的腹股沟或腿),而不是直接杀死敌人。而且,在森林地带,西梅利亚的很多地方都是如此,盾墙很难有效地排列,因为战士们拥挤在一起,他们无法有效移动。

然而,西梅利安人在必要时会形成一道盾墙,因为这种安排适合那些没有明确队形的部队,它以一种合理的本能方式提供保护——这是典型的西梅利安式鲁莽和需要一定程度纪律之间的一种体面的妥协。但是,一旦有机会打破盾墙(因为对手的盾墙已经被打破了,而西梅利安人拥有优势;或者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盾墙已经被击破,他们别无选择),自由地战斗的冲动和劈砍头颅的狂热占据了上风,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自由的全面混战——这也是绝大多数西梅利安人擅长的战斗。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07

概括盾墙Abstracting the Shield Wall
三个因素决定了盾墙的有效性:盾墙的长度、组建盾墙和维持盾墙的人的力量,以及前线维持盾墙的勇气或者意愿。这些东西产生了一种称为盾墙强度(Shield Wall Strength)的值。

较长的盾墙比较短的盾墙更有效,因为很难被侧翼包抄,而且盾墙里的人数为持久力和自信提供了天然的力量。比较一道盾墙和另一道盾墙中的战士数量,并计算比例。如果比例相等,那么双方都没有任何特殊的优势。如果盾墙不相等,则比率较大的一方,每超过敌人0.5(向上取整)的比例优势,就获得+1盾墙强度。

例如,穆罗格(Murrogh)氏族正面临一支由皮克特劫者掠组成的战团(war band)。60名穆罗格战士们组成了一道不太情愿的盾牌墙。皮克特人也组成了盾墙,数量40人。穆罗格有数字优势(1.5:1),并获得+1的盾墙强度。如果它有80个战士,那么盾墙强度则为+2。

接下来,计算出盾墙中战士的平均力量属性。将从平均力量导出的标准属性调整值(Ability Modifier)添加到盾墙强度中。

例如,穆罗格战士的平均力量属性为16。皮克特人的平均力量为13。穆罗格获得+3盾墙强度,而皮克特人获得+1。因此,穆罗格盾墙强度现在是+4,而皮克特人则为+1(+1代表数值优势,3代表蛮力)。

当各自的盾墙发生冲突时,接下来是谁先被击破的问题,这将决定这场小规模战斗的继续方式。要确定盾墙何时以及是否击破,请使用以下机制。

每一方投骰1d20,调整结果如下:
◎加上盾墙强度
◎加上组成前列的战士的平均反射豁免检定调整值(即,敏捷和职业加值Class Bonus)
◎盾墙后方,每额外增加一排战士+1盾墙强度

例如,穆罗格已经有了+4盾墙强度,而皮克特人则是+1。穆罗格前列的平均反射检定是+7,而皮克特人则是+8。穆罗格在前列后方有3排战士推动着盾墙前列前进,而皮克特人则有4排。

穆罗格 d20投骰结果为13,调整为4+7+3=27。皮克特人d20投骰结果为19,调整为1+8+4=32


如果考虑两个投骰之间的差异。如果双方的差距在5以内,那么在这一轮的战斗中,盾墙会进行疯狂的推搡和戳刺,但两方的盾墙都会维持住。在下一轮战斗中,调整后的d20投骰结果较低的一方的盾墙强度将受到-1的减值。
如果结果介于6到10之间,则结果较低的一方必须进行一次意志豁免检定,使用前列战士的平均意志豁免检定调整值,来对抗DC15。

如果结果介于11和15之间,那么将进行一次DC20的意志豁免检定。然后,双方结果每相差5点,DC就会增加5。
如果意志豁免检定成功,那么得分较低的一侧的盾墙维持住了,但是在下一轮中,它的盾墙强度-1。如果意志豁免检定失败,则累积1个击破点(Break Point)。如果意志豁免检定投骰结果是1,则累积2个击破点。当击破点超过盾墙强度时,则盾墙就会被击破。

例如:尽管在数量上有优势,但穆罗格盾墙正受到皮克特人坚韧性的严峻挑战。它在第一轮推攘中损失了5点,所以它的盾墙维持住了,但下一轮它的盾墙强度下降了-1。穆罗格这一轮不需要进行意志豁免检定。

在第二轮中,穆罗格投出15,调整后为3+7+3=28。皮克特投出10,调整后为1+8+4=23。这一次,穆罗格占据优势,皮克特人的盾墙强度受到-1惩罚,使它变为0。皮克特盾墙显示出虚弱的迹象,但由于后面战士的重量和皮克特人的坚韧,它仍然保持稳定。

在盾墙战斗的第三轮中,穆罗格投出14,调整后为3+7+3=27。皮克特投出8,调整后为0+8+4=20。由于皮克特面临7的差距,他们必须进行DC15的意志豁免检定。豁免检定结果加上意志豁免检定的敏捷和职业调整值为7+4=11。意志豁免检定失败,因此皮克特人产生1个击破点。当这自动超过他们的盾墙强度时,护盾墙的强度已经降到了零,他们的盾墙就被击破了,穆罗格氏族冲破了皮克特人的前列。

一旦盾墙被击破,自由的近身混战就开始了。成功突破对方盾墙的战士在接下来的1d4回合战斗中获得所有攻击+5加值,因为他们利用了面前之敌队列混乱又破碎的优势。

注意,在盾牌墙中战斗时,前排只能使用短剑和短矛等短兵器进行有效的战斗,后排则需要长距离的武器来证明对对方盾墙前排是有效的。一旦自由近身混战开始,人物需要使用标准柯南规则更换武器,如果他们想重新选择的武器,比如双手剑或斧头,而不是在盾墙战斗中使用的武器战斗。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35

嘲弄Taunting
嘲弄既是一种仪式性的交流,也是一种刺激敌人采取草率行动的方式,也是一种常见的,但总是必要的战斗准备的一部分。通常,进行嘲弄是氏族冠军的职责,但任何胆大的人都可以站出来,在敌人面前上下炫耀游行,侮辱对手(和所有与对手有关的人),都可以进行或领导一场嘲弄。

通常,嘲弄纯粹是一种仪式,双方都不把它当回事——除非对某个特定的人进行一些强烈而深刻的人身侮辱,而不是一般地对敌人的技艺和勇气进行攻击。双方都可能参与其中,这有助于双方维持勇气,并在屠杀真正开始前让情绪轻松一点。

然而,嘲弄可以用来刺激敌人的神经,或刺激他们作出过早的,浮躁的攻击,从而有利于嘲弄者所属的一方。为了达到这些目的,一个人物需要表演Perform(嘲弄Taunting)技能(见第124页),并且必须根据嘲弄者想要达到的目标进行一次成功的基础DC检定。有三种嘲讽效果:

◎使敌人士气低落:嘲讽质疑敌人的勇气,增强了嘲弄者所属部队的勇气。如果嘲弄成功,那么敌人在相当于嘲弄者的表演(嘲弄)数值的几轮战斗中遭受–2的防御检定减值。如果成功造成士气低落,盾墙强度-1。

◎挑起过早的集体攻击:嘲弄激怒1D8个对手,后者将会打破阵型并冲向攻击嘲弄者。嘲弄者和攻击者之间的距离决定了召唤援助的速度(如果确实召唤了援助;单枪匹马对付8个对手可能是计划和目的的一部分)。攻击者,被激怒到鲁莽的程度,在复仇战斗持续期间遭受-2攻击和防御减值。如果这些攻击者被嘲弄者或嘲弄者所属的一方打败,那么其余的敌人将受到相同的减值,就像嘲弄使他们士气低落一样,每杀死一个愤怒的攻击者,增加1点减值。

◎挑起一场个人报复:这是为了引出一位冠军或首领,挑衅他以引起一场单挑,一对一的决斗。如果他奋起挑战,报复的人物不会受到攻击或防御数值的减值。如果嘲弄者赢得了这场单挑,将应用以下效果:
嘲弄汇总表
嘲弄效果基础DC可以通过豁免检定来缓解?
挫败敌人的士气15+敌人平均等级不可以
挑起过早的集体攻击20+敌人平均等级可以。将根据敌人的平均等级来判断。DC=10+嘲弄者的技能调整值
挑起一场个人报复15+被激怒者的个人等级可以。意志豁免DC=10+嘲弄者的技能调整值

◎敌人的攻击和防御都会受到相当于被杀人物/NPC等级(向上取整)一半的减值。

◎只要敌人是5级或高于5级,被击败的人物或或NPC每满五级,玩家将获得1点声望点(Reputation point)。因此,如果一个15级冠军被杀死,那么嘲弄者获得+2声望。

激怒一个团体或个人的攻击可以通过一此成功的意志豁免检定来缓解,DC为10,再加上嘲弄者的表演(嘲弄)得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7, 15:44

边栏——嘲讽范例Sample Taunts
“克罗姆在上,当你变成一具尸体的时候,我会让你的妻子和姐妹做我的私娼!”

“来吧;迎接你的死亡,灵魂胆怯的渣滓。还是说你在盾牌后面抖得太厉害了?”

“像个男人一样死去!不过你肯定是会像女人一样苟活下去……”

“这是你能提供的最好的勇士了吗?哎呀,我都不用抖破一滴汗水,就可以轻松杀了你那十个人。”

“我昨天踩到狗屎了,而今天就碰到你了。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这竟然是有区别的……”

“我看到莫瑞甘今天又在忍受奔跑之痛。她把她吐出来的东西铸成了你们的盾墙。”

“克罗姆在上,我还以为我们去年就杀了你们这些皮克特杂种呢。啊——我好像犯了个错误!你是西梅利安人/阿奎罗尼亚人/穆罗格氏族等等,难怪很难区分。”

“嗯?哪个人有胆量挑战我?还是说你们都像你们那胆小的酋长和他的婊子妻一样害怕?”

“[插入姓名],[插入氏族]酋长。我们来这里是要杀死你们的男人,蹂躏你们的女人,用你们的头皮和胡须擦拭我们的后背。现在投降吧,那样我们就会让你们死得更痛快一点,蹂躏得更愉悦一点,而我也会用你们的头皮和胡须只擦拭一次。”

“以克罗姆之眼……我要求你派出最好的(战士)。你应该派出你的孩子(来挑战我)……”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42

无声的紧张Silent Intensity
一旦嘲弄停止,或者取而代之,西梅利安人通常会陷入一段绝对的、愠怒阴沉的沉默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一动不动地站着,聚精会神地盯着敌人。在这段寂静的时间里,西梅利安人做了两件事。首先,他理清思路,专注于即将到来的战斗。第二,他为死亡做准备:无论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通过纯粹的专注力,西梅利安人暂时把自己变成了杀人机器——尽管他没有变成狂战士(berserk)。他只是简单地准备他的思想和身体的单一任务,杀死敌人或者,可能的话,被杀,如果他的运气耗尽了。

在游戏管理员的自由裁量权中,西梅利安人物可以被允许,在无声的紧张期间,进行一次意志豁免检定,。豁免检定对抗DC20,不接收来自专长或其他来源的额外调整值(唯一的例外是无声强度Silent Intensity专长本身,如第125页所述)。如果意志豁免成功,西梅利安人可以在相当于其最高属性调整值的数轮战斗中(并且总是至少有1轮),选择下列战斗收益之一:

*提升DR,等于他的等级除以2(向下取整)

*加倍他的伤害调整值

*增加攻击调整值,等于他的等级除以2(向下取整)

*增加豁免检定调整值,等于他的等级,除以2(向下取整)

*增加闪避(Dodge)或招架(Parry),等于他的等级除以2(向下取整)

一旦这些额外的属性停止,他们不能被重新激活,直到下一次新的战役或战斗。此外,在战斗或战役结束时,人物必然获得颤栗(Shaken)状态(参见柯南规则第225页)。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46

在盾牌墙中战斗的人物Characters Fighting in a Shield Wall
使用上面的盾墙抽象化概念来解决大多数盾墙冲突。

在盾墙中战斗的人物占据一个正方形的位置;因此,盾墙的总长度由可用的无障碍的方格数决定。支援部队的纵深也是如此,其数量将由支援部队的数量决定。通常使用一道长盾墙,但根据对方部队的部署,可能会使用几道较短的盾墙。
当西梅利安人物在盾墙的前排战斗时,他们有可能在每轮战斗中产生一个特定的盾墙效果(Shield Wall Effect),如下表所示。这个人物应该进行一次DC20d的反射豁免检定。他可以加上他自己盾墙的盾墙强度(Shield Wall Strength)作为对反射豁免检定的调整值。

如果反射豁免检定失败,则投骰1d20并查看效果栏。

1d20效果
1-3在推搡中掉落了武器。必须在自由近战开始前取回武器或抽出另一件武器,或者必须徒手战斗。
4-11本轮没有重大事件。
12盾牌带子断裂,危及盾墙强度。掷骰1d20并将结果减去1,用于解决人物侧面盾墙对撞的结果。
13蹒跚倒下。不允许使用豁免检定。单位承受1个击破点,对抗盾墙强度。
14-15在人物的盾牌下找到合适位置的剑或矛尖,使腹股沟受到伤害。承受1d10点伤害。
16从对方后方的长矛刺入头部,造成头部受伤。承受2d6点伤害。
17-18在人物的盾牌下找到合适位置的剑或矛尖,造成腿部受伤。承受1d8点伤害。
19-20因错误立足而绊倒。参照DC15维持直立。若豁免检定失败,单位承受1个击破点,对抗盾墙强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49

自由近战Free Melee
当盾墙被击破时,自由近战就可能出现,而且,对于西梅利安人来说,这是一件血腥的事情。成功突破盾墙的人向前猛冲,冲入敌人的行列,并在接下来1d4回合的战斗中获得+5加值,因为他们利用了面前之敌混乱又破碎的优势。
任何一个身陷盾墙最前列的人物,他们周围的盾墙被打破,在1d4战斗回合中表现得好像被颤栗(Shaken,见柯南规则,第225页)一样。在这一时间结束时,这些人物能够理解混乱,并正常战斗和行动。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49

寻求激战Seeking the Thick of the Battle
每个西梅利安人都想在战斗中,尽可能多地攻击敌人,利用他们所拥有的每一分力量和战斗优势。死在战斗中,死在被杀死的敌人和有价值的敌人的包围之中,战斗得很好,这是每一个西梅利安人认为的好的死亡(Good Death)。因此,一旦进入自由近战,西梅利安人通常会寻找一组对手,尽可能多的杀戮或致残。这种鲁莽行为结束了许多年轻、狂热的氏族成员的生命,但西梅利安人并不都是鲁莽和鲁莽的。最优秀的西梅利安战士会在激烈的战斗中寻找优势,但他们会尽可能地权衡自己的选择,以确保优势在他们这边。两人或三人围绕着有一个有价值的同伴身体两侧作战,这是一种常见的战术,而最强壮、最迅速、最有经验的战士则会很高兴地冲向一组能力较弱的对手,希望自己的实力和经验能让他以他的方式去进行混战。

西梅利安人痛恨撤退和投降的想法,那些不情愿地不得不发布这样一个命令的酋长或战团冠军很难重新组织和命令那些陷入战斗渴望的战士,尤其是在他们自己的小混战中,拥有优势,而尸体则堆得很高。

任何具有领导(Leadership)专长的人物都可以通过一次成功的意志豁免检定(DC20),来获得他狂暴的战团或军队的注意和服从。领导者可以添加任何声望(Reputation)和他魅力属性的调整值到豁免检定的结果中。如果战团或军队在战斗中明显地失败了,如果他们承受了任何损失,则DC将减少到15。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50

西梅利安人的军队与战略
西梅利安人有三个典型的作战单位:战团(war band)、部族/氏族(clan)和军队(army)。

一个战团通常由27名战士组成,其中包括一名队长(通常是8级或者更高级别的战士)和不同年龄和经验程度的氏族成员。精英战团(Elite war bands)通常由6级或者更高级别的战士组成,他们负责保护氏族酋长,尽管他们经常被用作氏族单位的先锋。

氏族单位(clan unit)由一个特定的氏族可以战斗所能拥有的尽可能多的战团组成。氏族的冠军或者冠军们扮演着战地队长的角色,组织控制着战团队长,同时也和普通士兵一起投入到激战中。

充当战团队长,战团队长,但也与军衔和士兵一起进入战斗的高潮。大多数冠军是9级或10级,但可能是经验不足,选择其他特性。氏族总是由酋长(chieftain)指挥。除非别无选择,否则酋长不会参战,他通常会站在他的部队后方,向他的冠军或冠军们发出命令。一般来说,尽管如此,西梅利安人的战斗处于一个可预测的队形之中,盾牌墙之后,接着是自由近战,使用复杂的战术部署的部族首领是罕见的。

当一个氏族开战时,氏族中的每一个战士都要战斗,即使是那些受伤或生病的人。妇女也会参战,尽管氏族首领有权决定妇女是否参战,如果参战,哪些人可以加入到战团中。当一个氏族开战时,存在着一种真正的危险,那就是它的许多战士将光荣地死去,因而氏族的存续本身就会受到威胁,如果一个氏族没有,或者很少的妇女还活着,去生更多的孩子以及抚养现存的孩子,那么这个氏族的存续就受到了威胁,但战团和氏族包括西梅利安妇女是很正常的,她们站在盾墙里,或是在敌群砍杀出一条路,她们的勇猛和杀戮欲望都与男人们并无二致。

“阿马尔瑞克(Amalric)翻找着动荡一生中的场景,他回忆起位于北方边境的一场绝望的战斗,狂野的身影冲进了混战中——高大柔韧的女人,一丝不挂,她们的黑发飘逸,眼睛宛如燃烧着怒火,鲜血淋漓的剑刃在手中滴滴得通红。他摇了摇头”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Black Colossus)》

军队由多个氏族/部族组成。部族根据敌人的性质和规模,把自己分成几个战团,或者把所有的战士组成一个单一的部族单位。总指挥权交给一位酋长,在酋长之地(Field of Chiefs)召开的任何战争会议上,他会被宣布为最高指挥者。指挥者可以决定是否有任何部族将被留作预备队,作为骑兵(例如霍斯骑兵)或投射部队(missile troops)使用,以及哪些部族将与敌人的哪些部分交战(以及何时)。通常指挥者会继续召集其他氏族的酋长直到战斗开始,以确定要采用的总体战略和战术。人们期望每个酋长都能按照指挥者提出并得到战争会议(war council)同意的计划作战,但是,酋长毕竟是酋长,而且意志坚定的西梅利安酋长,指挥者的战略问题被忽视或被酋长自己的战略所取代的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是假若他觉得整个计划不够好的话。

指挥者们总是对氏族的盟友和敌人保持警惕,并相应地在战场上安排氏族。氏族很少联合他们的力量,虽然他们会并肩作战,但没有一个值得称职的指挥者会让每个敌对的氏族,如卡纳西和穆罗格,彼此靠近。即使他们面对共同的敌人,如果有机会的话,卷入血仇的西梅利安人也会利用困惑和混骚乱的机会来解决氏族间的分歧。

归根结底,西梅利安人很少分析大型战役的结果,也很少花时间来推卸责任。如果西梅利安人赢了,并且决定性地获胜了,那么工作就完成了,克罗姆也会微笑。然而,如果损失惨重,一个行动不服从指挥的酋长将会被归责,那么就可能会产生敌意甚至血仇,这取决于损失的规模。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09, 16:51

骑兵
Cavalry

西梅利亚的总体地理位置不适合发展重要的骑兵部队,而且西梅利亚的部族很少使用骑兵。有一些例外:霍斯部族,以骑兵而闻名,组建了野战骑兵战团,它被用于冲向已经处于某种混乱状态的敌方单位,但通常骑兵部队被部署来包围和击溃敌人的单位,并试图从后方进攻。这并不总是一种流行的策略。西梅利安人更喜欢正面面对敌人,而侧翼进攻往往被认为是软弱的表现。然而,有时战斗的后勤需要它——通常是针对一个大规模,但通常是缺乏经验或容易被吓倒的敌人,可以被赶向等待接战的步兵。在西梅利安人的骑兵没有明显优势的地方,骑兵部队更喜欢风暴般突入冲突中,以便用蹄子和长矛尽可能多地践踏和刺穿敌人。

弓箭手和投射部队
Archers and Missile Troops

同样,投射部队在西梅利安人的战场上并不常见。退后,挥舞长矛或松开箭矢否决了克罗姆赋予西梅利安人的权利,他们有权看到敌人的白眼,感受到敌人的血脉生命线从剑刃上渗出。如果条件需要如此,一些战区会为推进盾墙提供投掷物掩护,但一般还是倾向于肉搏战,而不是远距离的小规模冲突。

个人武器与盔甲
Personal Weapons and Armour

本能生物,西梅利安人喜欢握在他们的手中的感觉良好,沉重的钢铁;越重越长越好。阔剑(broadsword)是大多数西梅利安战士的首选武器,但一把像样的长矛(longspear)或战斧(battleaxe)也一样。双手武器是最受欢迎的武器,但即使是最强壮的战士也知道,挥舞一把巨大的双手剑或斧头很快就会耗尽力量,而单手武器也能轻而易举地杀死敌人,但只消耗一半的能量。因此,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都会带着双手武器和单手武器以及盾牌投入战斗,因为盾墙可能被证明是冲突的关键。。匕首(Daggers)或小刀(knives)戴在腰带、大腿或靴子上,但作为最后的武器而不是战场工具。说到盔甲,西梅利安人知道良好防护的价值,但他们也知道盔甲很热,很重,限制速度和移动。许多人没有盔甲;有些人光着身子。皮甲往往是首选,因为它易于维护,容易穿进去,更轻,让身体呼吸。头盔被许多西梅利安人认为是一种笨重的新奇玩意儿,因为在保护头骨的同时,周围的视觉和听觉也受到了损害,每一个优秀的西梅利安人都知道,在发动战争时,感官就像剑一样重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3

永恒之雾中的诸神
Gods of the Everlasting Mist

他们无论活着还是死后都是没有希望的,”柯南回答说,“他们的神是克罗姆和他的黑暗族裔,他们统治着一个没有阳光、永远雾气弥漫的地方,那里便是死亡的世界。

——罗伯特·E·霍华德《剑上的凤凰》

有没有比柯南对他民族的诸神的总结更凄凉的神明观呢?正如霍华德所写,“他的神明是浅显易懂的;克罗姆是他们的领袖,他住在一座大山上,从那里他带来厄运和死亡。恳求克罗姆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是一个阴郁、野蛮的神,他讨厌弱者。但他给了人出生时的勇气,以及杀死敌人的意志和力量,在西梅利安人的心目中,这是任何神都应该做的事情。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5

西梅利亚的宗教
Religion in Cimmeria

西梅利安人的诸神是黑暗无情的。克罗姆(Crom)统治着祂们,祂们是祂的族裔。克罗姆是一个可怕的神祇,像西梅利安人一样阴郁,也同样危险。西梅利安人从不向克罗姆祈祷,没有必要祈祷,他们也不完全崇拜祂或祂的同类。克罗姆和祂的同类鄙视那些向祂们求助的软弱分子,祂们很可能会使祈求者的处境变得更糟。西梅利安人重视个性和自我价值;他们的神希望他们能够照顾自己的生命。事实上,克罗姆只会为一个西梅利安人感到骄傲,如果那个西梅利安人在他一生中从不向祂求助的话。西梅利安人应该从生活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向神明祈求祝福、财富、健康或者其他任何东西。

克罗姆被认为住在本·莫尔格(Ben Morgh),因此西梅利安人回避这座高山,以避免祂的厄运和死亡。在死后,西梅利安人相信他们的灵魂会游走到一个灰色的领域,朦胧多雾,冰冷异常,在那里他们将永恒地徘徊在阴郁的幽暗中。尽管如此,西梅利安人并不惧怕死亡,他们手里拿着钢铁,嘴里挂着战争的呐喊声,高兴地迎接死亡。西梅利安人不向他们可怕的神明提供任何形式的崇拜;充其量敬畏祂们。西梅利安人不会把牺牲公牛献给克罗姆,克罗姆也不会突然降临。他们不会为了克罗姆的荣耀举行盛宴。许多作者似乎有必要把克罗姆描绘成一个“善良”的神明,就好像祂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祂真的在乎。霍华德的作品并没有描写克罗姆。霍华德在书中提到了西梅利安人,“……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神对人类的命运漠不关心。”《关于西伯莱时代不同民族的笔记(Notes on the Various Peoples of the Hyborian Age)》。

无动于衷的造物主神是许多万物有灵论宗教的特征。西梅利安人的原始宗教信仰就属于这一类。灵(Spirits)行走于大地之上,栖息于大地万物之中。虽然人类没有机会与克罗姆沟通,但他们可能会通过一些微小的仪式来影响灵。仪式(Ritual)是生命的一部分,对于安抚灵魂,以便找到食物和确保生存非常重要。他们有死亡仪式,占卜仪式,农业仪式,狩猎仪式,通过的仪式(rites of passage),医疗仪式和战争仪式。常见的成人礼有诞生仪式、起名仪式、结婚仪式、启蒙仪式(initiation rites,例如启蒙一位战士或一位酋长)和死亡仪式。其中许多仪式虽然植根于万物有灵论或祖先崇拜的宗教背景,但都有着实际的目的。他们的大多数仪式都涉及诵唱圣歌祷文(chanting)或唱阴郁的哀歌。
西梅利安人的其他神明和克罗姆一样冷酷无情。西梅利安人相信祂们的存在,但他们不崇拜祂们。祂们与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什么区别,既如此崇拜祂们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向一棵树或一尊雕像祈祷就像向神明祈祷一样。西梅利安人经常在诅咒中使用神的名字,但从不在祈祷中使用。西梅利安人不崇拜自己的神明,以免引起祂们的注意。

西梅利安人不建造庙宇。精神世界占据着两个位置——灵魂和宇宙(看不见的和看得见的),所以特定的地方会将他们与世界隔绝,也会有效地将他们与灵魂隔绝。庙宇是一个文明的概念,西梅利安人并不能真正地理解。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5

葬礼和哀悼
Of Funerary and Mourning

西梅利安人的丧葬习俗迅速而致命。阵亡者被留在他们倒下的地方,或者被简单地处置;没关系,因为他们的影子已经消失了。守灵仪式举行,在场的人向逝者敬酒,然后把剩下的饮料倒在地上,献给逝者。如果有人要求复仇的话,那么没有人能够像西梅利安人一样陷入世仇,除了特拉兹特兰人(Tlazitlans)外——每个战士都会夸耀自己将如何代表死者报仇,然后把这些盛酒器砸碎。这种复仇通常是以人头的形式,从杀死阵亡者的敌对部落中收集。许多西梅利安人部落以一种仪式的方式对他们阵亡的敌人进行猎头,这类似于他们后来的凯尔特人(Celtic)后裔。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6

边栏——克罗姆在上!
By Crom!

为了在战役中唤起对霍华德所设定的社会背景;的感觉,避免陷入自以为是的克罗姆是“善神”的陷阱。西梅利安人不想引起克罗姆的注意:正如柯南所说,“拜访祂有什么用?他不在乎人是死是活。与其引起祂的注意,不如保持沉默;祂会给你带来厄运,而不是财富!祂冷酷无情……“克罗姆的行为,任何真正的超自然实体的行为,通常带来的是人类的毁灭,而不是人类的救助。简单地说,西梅利安人从不向克罗姆祈祷……尽管祂的名字经常被用作诅咒或者用来强化誓言或承诺:“克罗姆在上/克罗姆作证(By Crom)!”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6

西梅利安诸神
Cimmerian Pantheon

虽然克罗姆是卓越的,但西梅利安人也有较次要的神祇。其中包括芭德布(Badb)、莫瑞甘( Morrigan)、玛查(Macha)、尼曼(Nemain)、戴安切特(Dianchecht)和达格达(Dagda)。柯南还曾以里尔(Lir)和玛纳诺·麦克·里尔(Mannanan Mac Lir)的名字起誓。就像克罗姆一样,这些神和女神被认为是阴冷可怕的实体,不被人崇拜。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给西梅利安人一些其他的东西,几乎让他们抑郁沮丧。对西梅利安人来说,这些神的名字将会被使用于发出一个特别严厉的誓言或诅咒的时候——但从来没有在一个更加宗教的背景下。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7

克罗姆
Crom

自祂的群山座椅本·莫尔格(benmorgh)上,克罗姆冷静地观察着这个世界,从风暴、厄运和阴郁中释放出来,萦绕着大地和人们的灵魂。他那冷酷的行为举止贯穿了整个西梅利安人的视野,他的勇气、凶残和缺乏怜悯也贯穿其中。克罗姆不关心任何人,也不关心任何事。祂是一群同样阴郁而且好战的众神的诸神之首,但他既不是他们的冠军、国王,也不是父亲的形象。克罗姆就是这样,经由祂的存在,祂的意志也是这样。西梅利安人无法解释祂的无情本性,而且也不需要解释。克罗姆毕竟是神祇,他就是这样被造出来的。

克罗姆是西梅利安人的主神,除了握剑手臂的力量和心中的激情之火外,祂不给予任何恩赐,这是祂送给所有西梅利安人的唯一礼物。祂和祂的诸神并没有真正的崇拜者和祭司。名义上,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是克罗姆的追随者,但他们早就知道,只有当他们在生命中从不寻求祂的帮助时,克罗姆才会以他们为荣。西梅利安人被期望用克罗姆的礼物从生命中赢得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每次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都向祂求助。那就太软弱了,克罗姆鄙视弱者——祂宁愿看到他们死去也不愿帮助他们。

虽然克罗姆被认为是风暴之神和不祥之神,但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他是一位战争之神,并在所有西梅利安战神中名列前茅。据信,没有一个敌人能抵挡克罗姆的愤怒,当神明代替人类统治大地时,没有一个敌人是克罗姆无法战胜的。祂的力量也许滋生了祂对其他人的蔑视;克罗姆是一个轻蔑的神明,蔑视软弱和随之而来的情感。他的残酷本性反映在他家园本·莫尔格前铺展开来的世界上,那些生活在他阴影下的人必然会反映他的行为和风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7

芭德布
Badb

芭德布是一位战争女神,她经常伪装成渡鸦(raven)或小嘴乌鸦(carrion crow,她最喜欢的伪装,虽然偶尔也会变成狼),此时她被称为芭德布·卡塔(Badb Catha),意思是“战斗乌鸦(battle raven)”。她不仅被认为参与了战斗,她也用她的魔法在战士中引起混乱,从而影响了战斗的结果。战场(battle-field)通常被称为芭德布之地(Land of Badb),而芭德布也被用作一种诅咒或誓言,在西梅利安人民为一场全面的战斗做准备之前。

一些战士在战斗前夜召唤芭德布的力量:
背诵她可怕的叙事短诗:
没有花的夏天,
没有奶的母牛,
没有谦虚的女人,
没有勇气的男人;
没有国王的俘虏,
没有果实的树林,
没有水产的海洋。


他们并不相信芭德布有助于持剑手臂或巩固盾墙,而不是扭转与敌人作战的命运,从而使西梅利安人更容易进入芭德布之地。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8

达格达
Dagda

一个很少被人尊敬的神,祂可能曾经是万神之王,但毫不奇怪地被克罗姆打败了。少数部族时不时地提及祂的名字,但达格达可能拥有的任何力量都完全笼罩在克罗姆和他族裔的阴影之下。

戴安切特
Dianchecht

作为一个治疗与耕耘之神,除非治疗加速了重返战场的能力,否则西梅利安人很少使用戴安切特的天赋。同样地,在克罗姆的意志使土地坚硬而多石,戴安切特也不能依赖于维持犁头锋利和土地肥沃。

里尔
Lir

里尔,玛纳诺·麦克·里尔之父,是海洋之神,以其原始的元素形态存在,这有点奇怪,因为西梅利亚是一个内陆国度,无法进入海洋。也许在他们的历史中,西梅利安人的土地一度包括皮克特之地的一部分(这也解释了西梅利安人对这一黑暗种族的仇恨)。
另一种理论是,西梅利安人的集体记忆保存着一场毁灭世界的大洪水的传说故事,他们将这场灾难归因于里尔的愤怒,因此,虽然与这位狂暴的神明没有明确的关系,却不希望通过忽视祂毋庸置疑的力量而引发进一步的灾难。

卢格
Lugh

卢格是个人能力之神,尤其是艺术(arts)与手工艺(crafts)之神,虽然很少被整个西梅利安人提及,但在一些氏族中却被提到。祂也是丰收之神,尽管由于气候恶劣,加之西梅利安人对农作物的依赖程度较低,祂的这方面的性质很少得到承认。
卢格被称为“长手(The Long-Handed)”,他被认为是一位长矛手与弓箭手之神,当他好战的方面是最重要的时候,虽然对大多数西梅利安人来说,无论是克罗姆或莫瑞甘被认为是更有效的战神。

玛查
Macha

玛查是一位战争女神,经常与马匹联系在一起,但她也负责掌管生育/繁衍,帮助战争中的西梅利安人填满土地。一些古代西梅利安人认为玛玛查是在里尔的洪水毁灭了所有土地之后,领导了新土地的定居点,并给那些反对她返回土地的人带来战争。

玛纳诺·麦克·里尔
Mannanan Mac Lir

里尔之子,玛纳诺·麦克·里尔也是一位更人性化、英雄化的海神,被认为与死亡之岛(islands of the dead)、以及世界间的天气和雾气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笼罩在西梅利亚的薄雾是玛纳诺·麦克·里尔创造的。
据信,玛纳诺·麦克·里尔的妻子芬德(Fand)是来世/冥界(Otherworld)的女王,而他本人则是包括卢格在内的许多神明的养父。他是神圣岛屿的守护者,也是玛格·梅尔(Mag Mell)的统治者,玛格·梅尔是来世的岛屿,巨人们被认为居住在那里。玛纳诺·麦克·里尔有一艘无帆舰船(sail-less ship)听从他的指挥,他的斗篷则可以使他隐身。

莫瑞甘
The Morrigan

西梅利安人主要的战争女神是莫瑞甘(Morrigan),她是战斗、争斗和生育的女神。她的名字可以翻译成伟大女王(Great Queen)或幽灵女王(Phantom Queen),这两个称呼都完全符合她和她的黑暗之道。莫瑞甘与芭德布和尼曼(Nemain)一起,组成三位阴郁的女神。莫瑞甘的象征是冠鸦(hooded crow),任何一只看到这些鸟的西梅利安人都会说出莫瑞甘的名字,三度吐痰,以避免任何她可能给他带来的厄运。杀死一只冠鸦被认为是招惹了相当大的不幸,因此所有乌鸦和渡鸦都不会受到西梅利安人的猎杀。

尼曼
Nemain

另一位战争女神尼曼也掌管着神圣的泉水和水井。在战斗中,她被称为“毒蛇(the venomous)”、“狂怒(the Fury)”或“狂暴(the Frenzy)”,因为她在战斗中变得无法控制的狂暴,不假思索或不知疲乏地展开杀戮。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0, 14:29

边栏——西梅利安诸神的崇拜要求
崇拜的要求:
是一个西梅利安人。
崇拜的收益:没有。
受命神职(Ordained Priesthood)的要求:
无(没有祭司/牧师)。
受命神职的收益:–
对不忠者的典型惩罚
祭司:–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0

剑之桥,骨之路,死后世界
The Bridge of Swords, the Road of Bones and the Otherworld

永远的宿命论,西梅利安人从来都不相信死后存在天堂或神的仁慈领域,永恒仅仅只存在于神祇突然心血来潮的奇想之中。这个死后的世界——虽然不可知,但仍然冷酷无情——被称为来世/冥界(Otherworld)。在这里,人类的灵魂变成了一个阴影般的存在,神明可能会恩惠或者折磨他们,这取决于他们对他们所接受的灵魂的态度。

尽管有这种坚定的信念,但西梅利安人确实相信前往来世的旅程。在死亡之后,灵魂必须跨过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这座桥跨越了一个不存在的巨大鸿沟。懦夫、叛徒和西梅利安人的敌人注定无法跨过剑之桥,那上面排满了克罗姆和他族裔的刀锋。只有真正勇敢的西梅利安人能毫发无伤地跨过大桥,然后进入骸骨之路(Road of Bones)。这条通往来世的道路,由克罗姆之敌的遗骸构成,它们研磨成白色的灰烬,在旅行者完成最后的旅程时,给他疲惫的双脚带来一些舒适的安慰。

这一旅程的高潮是来世本身,在那里灵魂既不被评判、奖赏,也不受惩罚,而只是以西梅利安人无法、也不希望深入思考的方式使用。来世确实是一个不可知的未知领域,由克罗姆和莫瑞甘等人统治。它可能是一个无休止的战斗和盛宴,持久的折磨,或者只是一个没有复杂意识的简单存在的世界。对西梅利安人来说,他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跨过这座桥,走上这条路,接受只有神明才能主宰的来世。

那些没能过桥的人,但又没有从桥边跳下去的人,可能会像无法安宁的、有时是恶毒的灵魂一样的状态回归,渴望把他们的痛苦强加给别人。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3

西梅利安圣贤
Cimmerian Oracles

这是他能理解的。野蛮人有着他们自己的圣贤(oracles)。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Black Colossus)》

西梅利安人不是学者型的,禁止在一级时获得学者职业。他们没有牧师(priests),巫师(sorcerers),萨满(shamans)或女巫(witches)。那些靠着神的力量来进行交易——甚至只是通过祈祷——的人,在他们眼中都是弱者。西梅利安人不向克罗姆或任何其他神明献祭,把那些献祭者看做是脑子有问题或者干脆就是弱者。西梅利安人迷信,但不想尝试神。

那些走野蛮人/学者多兼职路线的西梅利安人被称为圣贤(oracles),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迷信本性。这些圣贤可以从鸟类的飞行或动物内脏中读出明显的预兆(Omens)和厄运(Dooms)。几乎大自然的任何方面都被赋予了精神上的意义,这些意义可以被那些聪明的人阅读。这些西梅利安圣贤只学习占卜(Divination )的巫术风格;此后,他们将获得额外的专长,而不是额外的巫术风格(sorcery style),当他们学完占卜法术后,他们将获得+2技能点,而不是额外的高级法术。

一个氏族可能有一个或几个圣贤,或者根本没有。从一个氏族到另一个氏族几乎没有一致性,没有一个氏族认为自己软弱或缺少,如果在其民众中没有圣贤。酋长们常常在公众面前蔑视神谕的力量,但和下一个人一样迷信,他们听圣贤的宣告,并为之担忧。

在氏族中,圣贤占有特殊的地位。许多人紧张或害怕他们的能力,反应轻蔑或者多有侮辱;然而,Cimmerians认为,试探命运永远是不对的,因此,当一个圣贤开始思考时,采用每个圣贤在解读符号/迹象(signs)时形成的冷酷表情,人们会安静下来倾听。如果一个圣贤出现在一个社区里,他或她在每一次伟大的狩猎或战斗前都会得到咨询,即使这些建议或解读可能会被轻视。西梅利安人理解圣贤所拥有的力量,但由于这种力量是一种控制和洞察力,他们自然警惕和紧张于如何使用它。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4

西梅利安盲眼吟游诗人
Cimmerian Blind Bards

“克罗姆在上!我知道这个地方!盲眼的吟游诗人们在西梅利亚的每一个营火旁都唱起过与华纳人战斗的故事。”

拉里·哈马,《毛拉·卡贾尔的走廊(The Corridor of Mullah-Kajar)》,《野蛮人柯南》,第一卷,第117期,1980年12月

除了圣贤外,西梅利亚还有一种盲人——即那些不能再养活自己、家人或氏族——讲故事的口述传统,。西梅利安人害怕文字,相信字母(letters)和符文(runes)是神奇的。天生失明或后天盲目的西梅利安人往往兼职学者,成为西梅利安人和氏族历史与故事的口述宝库,从而获得他们的保留。当然也有可能是西梅利安人故意使他们的吟游诗人失明,以防止他们识字。再一次,就像圣贤一样,如果一个西梅利亚的盲吟游诗人学会了巫术风格,他很可能只局限于占卜。许多西梅利安学者认为写作是一种神奇的形式,因此没有旅行过的西梅利安学者很少有读写能力。这些学者将专注于知识(Knowledge)技能(尽可能多)和表演(Perform)技能(表达和传递他们的知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吟游诗人都是盲人,所以丧失视力并不是这个职业的必要前提。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4

祖先
Ancestors

尽管死亡是一个无可逃避的厄运,但西梅利安人相信祖先——那些对一个氏族的福利/幸福和传统很重要的个体——在进入来世(Otherworld)的黑暗很久之后仍然发挥着影响。这种影响在个人层面上是感受不到的,也不是神或恶魔的力量。相反,这是尊重的力量,应该给予那些为氏族服务之人。

祖先不被崇拜,但他们是光荣的。授予这种荣誉的传统时间是每九个月的第九天。在纪念性的石头或神龛里提供少量的食物和饮料通常就足够了,也许可以用一场宴会来完成整个过程。虽然西梅利安人永远不能被指责为多愁善感,但对祖先的崇拜也许是他们最接近的让步。没有祖先的行为和意志,就没有氏族,没有西梅利亚。没有他们的专长(feats)和考验(trials),其他人将没有什么可效仿的——特别是在战场上或狩猎——技能将永远不会成长;氏族也永远不会变得强大。
用游戏的术语来说,没有一个职业用来专门崇拜祖先;也存在任何与实践有关的魔法。每个人都参与到祭奠祖先的活动中,就像每个西梅利安人都被认为追随克罗姆和他的族裔一样。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6

迷信、禁忌与誓约
Superstition, Taboo and Geasa

尽管西梅利安人具有强烈的实用性,但他们并不是一种严格理性的民族。他们的行为、信仰或生活方式并不完全建立在观察和经验的基础上。他们是由他们的环境(和不可避免的克罗姆的世界末日)所塑造,并以景观让他们感觉到的方式做出反应。然而,西梅利安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迷信。命运是无法避免的,但也不应该被诱惑或冲向它。简单的习俗和行为可以阻止命运最坏的一面显现出来,尽管最终,一个人的命运还是要受到来自神明的卷线杆[注]的伤害的。

迷信有多种形式,通常与避免厄运(而不是鼓励好运)有关。这些简单的行为可以防止一个人过早地被命运所注意,下面是一些典型的西梅利安式迷信的例子:
◎永远不要在桥上告别(如果你想再次看到另一个人活着)。
◎看到一只乌鸦是很不幸的;看到一只冠鸦(hooded crow),战争便近在眼前了。
◎如果新娘不把天鹅的羽毛缝进丈夫的被褥里,她就不能保证他的忠诚。如果丈夫不把鹰的羽毛缝在新娘的被褥上,那也同样如此。
◎煮肉汤时烧牛骨头会带来不好的收成和可怜的狩猎收益。
◎当火花从火中迸发出来时,就要担心恶毒与嫉妒。
◎如果十三个人坐下来吃饭,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人就会倒霉。

每个西梅利安人都被怀疑和迷信所困扰。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需要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来做事,如果这一点被打乱了,那么只会带来坏运气和可怜的命运。因此,西梅利安人非常小心,既不打乱自己的日常生活,也不打乱战友伙伴的日常生活。

[注]命运三女神的卷线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8

禁忌Taboo
禁忌是不能做的事情,既是氏族传统的问题,也是避免不幸命运的一种方式。通常氏族禁忌与祖先有关,打破禁忌被认为是给整个氏族带来厄运,而不仅仅是给自己带来厄运。因此,禁忌因部族而异,但典型的常见禁忌有:
◎谋杀无辜者
◎谋杀血仇之外的氏族的成员
◎懦弱
◎亵渎祖先的神器(artefact)
◎氏族内部的盗窃
◎盗取氏族的宝藏
◎吃人肉
◎杀死乌鸦(crows)、秃鼻乌鸦(rooks)或渡鸦(raven)
◎杀死氏族神圣的动物
◎强奸
◎纵火
◎独自与一个血仇仇敌建立和平
◎背叛氏族
◎无视血矛的召唤
◎崇拜假神/外国神(实际上是,崇拜任何神明)
◎同性恋
◎恋童癖
◎嗜尸癖
◎拷打折磨
◎撒谎/编造谎言

打破一个禁忌通常涉及到一个氏族的惩罚,鉴于西梅利安人缺乏仁慈,这可能意味着死亡。但是,有些禁忌不仅可以通过体罚来惩罚,还可以通过接受誓约(Geasa)[注]来惩罚。

他还必须接受誓约(geas)。通过接受誓约,他重新获得了荣誉准则的恩惠,但随后受到誓约条款的约束。根据柯南规则第81页的规定,任何违反部族禁忌的人物都被视为失去了荣准守则(Code of Honour )。他还必须接受誓约(geas)。通过接受誓约,他重新获得了荣准守则的恩惠,但随后受到誓约条款的约束。
[注]:geis是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7:59

誓约Geasa
一项誓约(geas)是一种赎罪的惩罚,可以是永久终生的事情,这取决于被打破的禁忌,以及它是否是故意打破的。在氏族首领或长老强迫的期限内,背负誓约的西梅利安人必须遵守誓约的条件。

誓约可能是一种社会条件,例如贞节誓言或在氏族节日被禁止吃肉。它也可能更危险,迫使西梅利安人以一种违背氏族或个人规范的方式行事,以弥补被打破的禁忌。誓约示例包括:

◎绝不在战斗中使用刀剑(sword)
◎发誓永远保持沉默
◎在战斗中受伤不能痊愈
◎不穿盔甲
◎不能喝酒
◎发誓永远贞洁
◎成为酋长或长老的直接奴隶
◎接受氏族的流放,不能试图加入另一个氏族
◎探索敌国并杀死一定数量的敌人
◎永远住在户外,从不接受庇护
◎不吃肉——把所有的肉都献给祖先或氏族酋长
◎不吃蔬菜-把所有的蔬菜都献给祖先或氏族酋长
◎永远不得说谎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3, 14:26

西梅利安地名录Cimmerian Gazetteer
本章详细介绍了西梅利安人的示例,以作为非玩家人物使用,以及在西梅利安人的土地上发现的生物摘要。

人物摘要Character Digest

一支典型的西梅利安人战团(war band)由27名战士组成。其中13个将介于1级和4级之间;10级在5级和7级之间,3级在8级以上,其中一级(通常是最高级别)是领导者。

一支典型的西梅利安人战团(war band)由27名战士组成。其中13个将介于1级和4级之间;10级在5级和7级之间,3级在8级以上,其中一级(通常是最高级别)是领导者。

标准西梅利安人示例
1级野蛮人战士3级战团成员5级战团老兵
生命骰1d10+1(11HP)3d10+3(25HP)5d10+5(37HP)
先攻权+5+6+8
速度30英尺30英尺30英尺
闪避防御13(+3敏捷)15(+3敏捷,+2天生)17(+4敏捷,+3天生)
招架防御11(+1力量)12(+1力量,+1天生)12(+1力量,+1天生)
BAB/擒抱+1/+2+3/+4+5/+6
攻击阔剑+2(1d8+1/x2,AP2);狩猎矛+4(1d8/x2,AP1*)阔剑+5(1d8+1/x2,AP2);狩猎矛+6(1d8/x2,AP1*)阔剑+6(1d8+1/x2,AP2);狩猎矛+9(1d8/x2,AP1*)
全力攻击阔剑+2近战(1d8+1/x2,AP2,and1d6/x2);或狩猎矛+5(1d8/x2,AP1*)阔剑+4近战(1d8+1/x2,AP2,and1d6/x2);或狩猎矛+6(1d8/x2,AP1*)阔剑+6近战(1d8+1/x2,AP2,and1d6/x2);或狩猎矛+9(1d8/x2,AP1*)
特殊攻击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只会受到-2的惩罚)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只会受到-2的惩罚),深红迷雾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只会受到-2的惩罚),深红迷雾
特性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
空间/触及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
豁免强韧+3,反射+5,意志+0强韧+4,反射+6,意志+1强韧+5,反射+8,意志+1
属性力量12,敏捷17,体质13,智力8,感知9,魅力8力量12,敏捷17,体质13,智力8,感知9,魅力8力量12,敏捷18,体质13,智力8,感知9,魅力8
技能躲藏+11,跳跃+7,聆听+2躲藏+12,跳跃+7,聆听+3躲藏+14,跳跃+7,聆听+4
环境加值算作技能潜行+11,侦察+2,唬骗+2,驯养动物+4,躲藏+2,威吓+4,知识(地理)+0,聆听+2,潜行+2,骑术+4,侦察+2;潜行+12,侦察+3,手艺(木工)+2,收集信息+2,躲藏-1,跳跃+9,聆听+3,潜行+4,侦察+3,游泳+9;潜行+14,侦察+4,唬骗+5,攀爬+5,伪造文书+1,医疗+2,躲藏+1,威吓+10,跳跃+5,知识(地方)+2,聆听+7,潜行+1,侦察+3,翻滚+3;
专长擅长盾牌盲斗,专攻武器(阔剑)猛力攻击,即时备战
声望1(勇敢)2(勇敢)4(勇敢)
进化视其职业而定(很可能是野蛮人)
财产阔剑、狩猎矛、圆盾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4, 16:16

氏族冠军(Clan champions)通常是10级或更高的等级,他们通常负责指挥一个特定部族内的所有战团。从技术上讲,酋长可以是任意等级的,因为谁在挑战中获胜,谁被部族认可,谁就可以获得酋长的头衔。然而,大多数酋长至少为10级,那些长期担任这个酋长角色的人应该在15级到20级之间。

标准西梅利安人示例(续)
8级冠军/战争酋长(Champion/War Chief)10级氏族冠军/酋长(Clan Champion/
Chief)
15级氏族冠军长老/酋长(Elder Clan Champion/Chief)
生命骰8d10+16(65HP)10d10+20(80HP)10d10+30+15(132HP)
先攻权+11+12+15
速度30英尺30英尺30英尺
闪避防御21(+5敏捷,+6天生)22(+5敏捷,+7天生)26(+5敏捷,+11天生)
招架防御14(+1力量,+3天生)14(+1力量,+3天生)16(+1力量,+5天生)
DR456
BAB/擒抱+8/+9+10/+12+15/+17
攻击阔剑+9(1d8+1/x2,AP2);狩猎矛+13(1d8/x2,AP1*)阔剑+12(1d8+1/x2,AP2);狩猎矛+15(1d8/x2,AP1*)阔剑+18(1d8+1/x2,AP2);狩猎矛+21(1d8/x2,AP1*)
全力攻击阔剑+9/+4(1d8+1/x2,AP2,and1d6/x2);狩猎矛+13/+8/+3(1d8/x2,AP1*)阔剑+12/+7(1d8+1/x2,AP2,and1d6/x2);狩猎矛+15/+10/+5(1d8/x2,AP1*)阔剑+18/+13/+8(1d8+1/x2,AP2,and1d6/x2);狩猎矛+21/+16/+11(1d8/x2,AP1*)
特殊攻击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无惩罚),深红迷雾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无惩罚),深红迷雾多才多艺(使用临时武器时无惩罚),深红迷雾,强力深红迷雾
特性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咬剑,陷阱感知+2,直觉闪避,精通直觉闪避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咬剑,陷阱感知+3,直觉闪避,精通直觉闪避,DR 1/-西梅利安种族特性,+1全部意志豁免,+2全部攀爬检定,咬剑,陷阱感知+5,直觉闪避,精通直觉闪避,DR 2/-
空间/触及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5英尺(1)
豁免强韧+8,反射+11,意志+3强韧+9,反射+12,意志+3强韧+12,反射+15,意志+7
属性力量13,敏捷20,体质14,智力9,感知10,魅力9力量14,敏捷21,体质21,智力10,感知11,魅力10力量15,敏捷23,体质16,智力11,感知12,魅力11
技能躲藏+11,跳跃+7,聆听+2躲藏+12,跳跃+7,聆听+3躲藏+14,跳跃+7,聆听+4
专长顽强,猛力攻击,追踪顺势斩,战斗反射,顽强,猛力攻击顺势斩,战斗反射,顽强,精通重击,猛力攻击,武器专攻
声望7(勇敢)10(勇敢)15(勇敢)
进化视其职业而定(很可能是野蛮人)
财产阔剑、狩猎矛、皮甲、合适的装饰品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5, 09:00

典型的西梅利安圣贤Typical Cimmerian Oracle
圣贤:中型西梅利安人
3级野蛮人/3级学者
生命骰:3d10+3d6-6(26HP)
先攻权:+4(+0敏捷,+4反射)
速度:30英尺
闪避防御:13(+3等级,+0敏捷)
招架防御:14(+2等级,+2力量)
BAB/擒抱:+5/+7
攻击:阔剑+7近战;1d10+2/19-20 x2/AP 5
全力攻击:阔剑+7近战;1d10+2/ 19-20 x2/ AP 5
空间/触及:5英尺(1)/5英尺(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征(Cimmerian traits),无畏,新巫术风格(new sorcery style)x2,学者(scholar),侍从背景(acolyte background),基础能量点(power points),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1能量点,高级法术(advanced spell),额外法术(bonus spell),咬剑,陷阱感知+1
豁免:强韧+3,反射+4,意志+7(+10 vs腐蚀Corruption)
属性:力量15,敏捷11,体质9,智力12,感知16,魅力16
技能:唬骗+6(+4如果是基于口头语言的话),攀爬+10,收集信息+4,躲藏+2*,威吓+9,知识(神秘)+4,知识(历史)+11,知识(自然)+6,知识(地方)+5,知识(宗教)+5,聆听+16*,潜行+4*,表演(史诗)+8,表演(讲故事)+13,表演(唱歌)+10,侦察+7*(仅限触摸或嗅觉),生存+11*
专长:盲斗,知识渊博(Knowledgeable),表演者(Performer),技能专攻(知识(历史)),技能专攻(表演(讲故事))
荣誉准则:野蛮(Barbaric)
声望:10(任意)
领导力:-
效忠:氏族酋长,祖先之灵
基础能量点:8(基础4,+3意志,+1额外加值;16最大值)
魔法攻击:+4(+1等级,+3魅力)
巫术风格:占卜(技能专攻(察言观色)代替第二个巫术风格)
已知咒语:占星预言(Astrological prediction),接触感应(psychometry),幻象视野(visions)
腐蚀:0
疯狂:-
财产:阔剑,莱恩衬衫(Léine)、伊纳夹克(Inar)、羊毛披风、及膝高筒靴
*包括+2在温和或寒冷的山丘和山脉的环境加值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5, 18:41

典型的西梅利安盲眼吟游诗人
盲眼吟游诗人:中型西梅利安人
3级野蛮人/3级学者
生命骰:3d10+3d6-6(26HP)
先攻权:+4(+0敏捷,+4反射)
速度:30英尺
闪避防御:13(+3等级,+0敏捷)
招架防御:14(+2等级,+2力量)
BAB/擒抱:+5/+7
攻击:阔剑+7近战;1d10+2/19-20 x2/AP 5
全力攻击:阔剑+7近战;1d10+2/ 19-20 x2/ AP 5
空间/触及:5英尺(1)/5英尺(1)
特性:西梅利安人特征(Cimmerian traits),盲眼(blind),无畏,新的巫术风格替换为专长x2,学者,侍从背景,基础能量点(power points),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1能量点,+2技能点替换高级法术,+2技能点替换额外法术(bonus spell),咬剑,陷阱感知+1
豁免:强韧+3,反射+4,意志+7(+14 vs腐蚀Corruption)
属性:力量15,敏捷11,体质9,智力12,感知16,魅力16
技能:唬骗+5(+3如果是基于口头语言的话),攀爬+10,手艺(草药)+3,交涉+3,收集信息+6,医疗+6,躲藏+2*,知识(神秘)+9,知识(自然)+6,知识(地方)+4,威吓+13,聆听+5*,潜行+4*,表演(仪式)+5,察言观色+9,侦察+8*,生存+13*
专长:说服(Persuasive),猛力攻击,技能专攻(察言观色)
荣誉准则:野蛮(Barbaric)
声望:9(任意)
领导力:-
效忠:氏族酋长,祖先之灵
基础能量点:8(基础4,+3意志,+1额外加值;16最大值)
魔法攻击:+4(+1等级,+3魅力)
巫术风格:无(替换为专长)
已知咒语:无(替换为技能点)
腐蚀:0
疯狂:-
财产:阔剑,莱恩衬衫(Léine)、伊纳夹克(Inar)、羊毛披风、及膝高筒靴
*包括在温带或寒带的丘陵和山脉地区的+2环境加值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5, 18:43

动物图鉴
Bestiary

本节详细介绍了西梅利亚的本土生物和怪物,其中也包括在西伯莱动物图鉴(Hyborian Bestiary)可找到的生物,以生活在西梅利亚的土地及其边界周围而闻名。

霜巨人
Frost Giants

超大型人形怪物[寒系]
气候/地形:任何寒冷地区(主要是山区)
组织:单独或家庭(2-4)
先攻权:+4
感官:聆听+3,侦察+3,昏暗视觉
语言:尤弥尔语和海珀柏瑞亚语
–––––––––––––––––––––––––––––––––
闪避防御:12
招架防御:21
生命值:105(10 HD);DR 4
豁免:强韧+16,反射+4,意志+3
免疫:寒冷伤害
弱点:+50%来自火焰的伤害
–––––––––––––––––––––––––––––––––
速度:40英尺。
空间:15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超大型巨战木棍+16/+11(2d10+12,AP 12)或拳头+16(1d8+8,AP--)
基础攻击:+10;擒抱+26
特殊攻击:原始恐怖
属性:力量27,敏捷12,体质22,智力8,感知11,魅力7
专长:斗殴(Brawl),战斗反射,粉碎紧勒(Crushing Grip),坚忍,精通擒抱,精通击破武器(Improved Sunder),强力击破武器(Greater Sunder)
技能:平衡+3,攀爬+16,跳跃+10,知识(自然)+2,生存+8
财产:从过去的杀戮中收集到的皮肤、毛皮和金属物品(价值5d6 x 100银币)
进化:视其职业而定(通常是野蛮人)

在亚特兰蒂斯时代,霜巨人曾经统治过诺德海姆和北部地区,然而他们沉重的脚步已经在积雪中留下了几个世纪的痕迹。随着人类的崛起把他们推向了越来越北的地方,巨人们变得对人类怨恨不已。它们开始把人类等同于飞来飞去的小害虫,然后霜巨人开始以他们为目标进行袭击、奸掠和谋杀。

冰霜巨人身高在12英尺到15英尺(3.6-4.5米)之间,体重很容易超过2000磅(906千克)。它们看起来似乎是由结实的肌肉和铁一般坚硬的骨头构成,甚至比北方的一些白熊还要高大。他们往往具有倾斜的容貌(sloping feature)以及厚实而微红的头发与胡须,它们留着辫子和骇人的长发绺。尽管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食肉动物,霜巨人往往有超大而且棱角分明的牙齿,用来咬碎骨头和冰冻的植物,这让他们几乎可以用任何他们能得到的东西来当做一顿饭。

在当今时代,世界上已经没有留存下多少霜巨人,只有少数几个小家庭生活在埃格洛菲安山脉,许多孤独的猎人在华纳海姆、阿斯加德和西梅利亚北部的部分地区游荡。据说,当山脚下的风变小的时候,旅行者可以听到巨人们轰隆的低沉歌声,回荡在古老的尤弥尔语(Ymirish)中。

战斗
霜巨人强壮而坚韧,利用他们天生的体型和体格来压倒敌人。在远古的时代,巨人们挥舞着巨大的剑和斧头,但(现在)由于缺乏可锻造的青铜或金属加工工具,它们只能把树木连根拔起,或者把石头雕刻成和人一样长的沉重棍棒。他们用无情的力量挥舞着这些棍棒,但如果没有棍棒的话,他们就只能用手了。

原始恐怖(Primal Terror):目击一头冰霜巨人是一个引发本能恐惧的时刻,强制要求进行一次未知的恐惧(Terror of the Unknown)检定(正常DC 15)。此外,人物必须在每次目击霜巨人时进行此项检定,而不仅仅是第一次目击。

技能:冰霜巨人在山上生活了那么多代人,他们的攀爬和生存技能拥有+8种族加值。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00

巨螳螂
Giant Mantids

小型动物
气候/地形:暖温带的平原、森林和丘陵
组织:单独或家庭(2-4个)
先攻权:+7
感官:聆听+1,侦察+1,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语言:–
–––––––––––––––––––––––––––––––––
闪避防御:17
生命值:32(5 HD);DR 2
豁免:强韧+6,反射+7,意志+1
–––––––––––––––––––––––––––––––––
速度:20英尺,攀爬20英尺,飞行40英尺(良好)
近战:2前爪+6(1d6+2, AP 3)以及啮咬+1(1d8+1,AP2)
基础攻击:+3;擒抱+1
特殊攻击:突袭
属性:力量14,敏捷16,体质14,智力2,感知11,魅力6
专长:飞越攻击,追迹
技能:攀爬+6,躲藏+8,跳跃+8,潜行+8,生存+2
财产:–
进化:6–10 HD(中型), 11–15 HD(大型)

巨螳螂是西伯莱荒野中最主要的天敌之一,它们以攻击小动物和受伤的旅行者为生。从猎食于阿奎罗尼亚平原的亮绿色“祈祷”螳螂,到西梅利亚深褐色的隧道猎手,巨螳螂是一种可怕的昆虫。螳螂是一种贪婪的食肉动物,它们会从藏身处猛扑下来,抓住小猎物并吃掉它们——甚至不会等到它们死去才会去咬上一口!

这些昆虫从翅膀末端到三角形的头部顶端大约有三四英尺(0.9-1.2米)长,颜色从绿色到棕色不等。它们的前腿都拥有折叠式的前爪,可以用来来切割及捕获猎物以供吞食。

战斗
巨螳螂喜欢利用冲力和惊喜在不知不觉中捕捉猎物,用锯齿状的前肢抓住猎物,然后开始用切碎的下颚吞食它们。

突袭(Pounce):如果一只巨大的螳螂向敌人发起攻击,它可以进行一次全力攻击( full attack)。

技能:针对所有攀爬,躲藏,跳跃和潜行技能检定,巨螳螂拥有+4种族加值。它们在它们的攀爬检定中总是可以选择取10,即使是被突袭(rushed)或受到威胁(threatened)。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08

巨型白公羊-埃格洛菲安典狱长绵羊
Giant White Ram -Eiglophian Warden Sheep

大型动物(寒系)
气候/地形:寒冷山脉
组织:单独
先攻权:+5
感官:聆听+8,侦察+8,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语言:–
–––––––––––––––––––––––––––––––––
闪避防御:16
生命值:68(8 HD);DR 3
豁免:强韧+11,反射+7,意志+3
–––––––––––––––––––––––––––––––––
速度:40英尺,攀爬30英尺
空间:10英尺;触及:5英尺
近战:头锤+8(2d6+3,AP 5)以及2蹄+3(1d6+3,AP 3)
基础攻击:+6;擒抱+13
特殊攻击:强力冲锋
属性:力量17,敏捷13,体质20,智力2,感知13,魅力6
专长:警觉,坚忍,猛力攻击
技能:平衡+9,攀爬+11,躲藏-2,跳跃+11,生存+9
财产:–
进化:9–16 HD(大型)

根据埃格洛菲安山脉和西梅利亚北部的一个当地传说,巨型白公羊是一种马匹大小的山羊,它已经成为整个西伯莱猎人的战利品。找到、追踪并杀死一只所谓的“埃格洛菲安典狱长绵羊”是一项值得吹一辈子牛的壮举,它吸引来了许多愚蠢的人并冻死在山顶上。它们是一种非常稀有的生物,由于天气、地形或其他野生动物的原因,大多数猎人被迫放弃追捕。

一只巨型白公羊有一匹驮马那么大,身上覆盖着白色的羊毛,长着一对极其粗壮而弯曲的象牙色的角。这种动物时刻保持警惕,总是抽动的耳朵和蓝色的眼睛随时准备提醒它可能存在的威胁。

战斗
巨型白公羊会像普通的公山羊一样,用它粗粗的角来猛击敌人——甚至可能猛烈到足以把他们从附近的山崖上打倒。它们也拥有适合爬山的尖角蹄子,它们可以人立而起,用蹄子猛击敌人,在他们头先着地倒下之前。

强力冲锋(Powerful Charge):当一头巨型白公羊冲锋时,它的头锤攻击造成4d6+6点伤害(AP 6),以此代替正常的伤害值。

技能:巨型白公羊在平衡、攀爬、跳跃和生存检定上拥有+8种族加值。一头巨型白公羊在攀爬检定中总是可以选择取10,即使被突袭(rushed)或受到威胁(threatened)。此外,在雪地或下雪的天气条件下,由于它们的颜色,它们在躲藏技能检定上额外获得+8。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12

巨人血裔
Giant Kin

大型人形怪物[寒系]
气候/地形:任何寒冷地区
组织:单独
先攻权:+3
感官:聆听+3,侦察+3,昏暗视觉
语言:因地理位置而异,偶尔也会尤弥尔语
–––––––––––––––––––––––––––––––––
闪避防御:12
招架防御:14
生命值:42(5 HD);DR 3
豁免:强韧+8,反射+3,意志+2
免疫:寒冷伤害
弱点:+50%来自火焰的伤害
–––––––––––––––––––––––––––––––––
速度:30英尺。
空间:10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大型双手斧+9(2d10+7,x3重击,AP 10)
基础攻击:+5;擒抱+14
属性:力量20,敏捷14,体质18,智力11,感知12,魅力9
专长:斗殴(Brawl),猛力攻击
技能:平衡+4,攀爬+9,跳跃+7,生存+9
财产:普通旅行装备、加上3d6的兽皮、毛皮或皮革(价值5d6 x 100银币)
进化:视其职业而定(通常是野蛮人)

当遥远北方的霜巨人开始把他们邪恶的注意力转向诺德海姆、西梅利亚和海珀柏瑞亚的人们时,许多村庄遭到了它们同类的袭击。霜巨人并不以它们客套而闻名,许多侵犯村民的行为发生了,特别是女性。这种结合产生的后代被称之为巨人血裔(giant-kin),每一个巨人血裔的降生都会杀死其母亲。

巨人血裔是身材魁梧的人类,平均身高8到10英尺(2.4-3米),头发浓密,皮肤苍白。他们肌肉发达甚至还是一个孩子时就是这样,他们天生就有暴力和流血的领悟能力,如果允许他们生存下去的话,他们往往成为社区的贱民。那些成年的巨人血裔经常是登山者和荒野隐士,过着和他们可怕的父亲一样的生活。

战斗
巨人血裔知道他们的力量和体型会让大多数战斗中大有不同,他们经常使用双手武器(two-handed weapon)来发挥他们的威力。

技能:巨人血裔在他们的攀爬和生存技能上拥有+2种族加值,这是由于他们身体的适应力遗传自他们的霜巨人父亲。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17

巨熊
Great Bears

超大型动物
气候/地形:密林、苔原、冰冻平原
组织:单独或成对
先攻权:+5
感官:聆听+6,侦察+6,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语言:–
–––––––––––––––––––––––––––––––––
闪避防御:16
生命值:42(7 HD);DR 4
豁免:强韧+12,反射+5,意志+5
–––––––––––––––––––––––––––––––––
速度:40英尺
空间:15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2爪抓+18(2d4+10,AP 5),啮咬+12(2d8+5,AP 5)
基础攻击:+9;擒抱+27
特殊攻击:精通擒抱,熊抱(3d12+15、AP-)
属性:力量31,敏捷13,体质19,智力2,感知12,魅力10
专长:坚忍,飞跑,健壮,追迹,武器专攻(爪抓)
技能:攀爬+10,游泳+10,生存+6
财产:衣服或盔甲的碎片
进化:13–24HD(超大型)

在人类惧于栖身的深邃荒野中,巨熊有着巨大的肌肉和皮毛,它们经过之时会即使是最大的灰熊也会瑟瑟发抖。巨熊,四肢着地时肩高12英尺(3.65米),生活在这些荒凉野蛮的地方,而且从不惧怕其他的食肉动物或者猎人。它们短剑一般的长爪子只要一次挥击就可以把一个人变成一团肉浆,没有什么能比待在它们巨大的前腿之间的几分钟更需要经受考验了。

巨熊被誉为“野生动物的保护者”,宣称着位于皮克特荒野、西梅利亚、诺德海姆和海珀柏瑞亚拥有广大的领土,以确保其远离不断扩张的人类部落的伤害。从高寒平原上巨大的白色北极熊到格拉斯卡尔(Graaskals)的黑色山熊(mountain bear),巨熊对选择穿越它们的任性的旅行者来说是一种威胁。

战斗
幸运的是,巨熊很少攻击人类,除非保护它们的幼崽,因为它们一般是杂食性的,喜欢吃一些甜瓜或浆果之类的小吃。然而,偶尔的情况需要使用暴力,它们致命的爪子和下巴被用来撕碎任何引起它们愤怒的东西。它们强大的力量和可怕的凶残,远超任何妨碍它们的西伯莱人对手。

熊抱(Bear Hug):一头正在与目标搏斗的巨熊可以用一个熊抱来代替它的双爪攻击。熊抱攻击必然对目标造成3d12+15伤害。这一攻击没有AP属性。

精通擒抱(Improved Grab):要使用这个技能,巨熊必须使用一次爪子攻击。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30

巨野猪
Great Boar

大型动物
气候/地形:温带和暖温带森林
组织:单独或狩猎群(5-8个)
先攻权:+5
感官:聆听+8,侦察+8,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语言:–
–––––––––––––––––––––––––––––––––
闪避防御:13
生命值:52(7 HD);DR 4
豁免:强韧+8,反射+5,意志+3
–––––––––––––––––––––––––––––––––
速度:40英尺
空间:10英尺;触及:5英尺
近战:刺伤(Gore)+12(1d8+8,AP 5)
基础攻击:+5;擒抱+1
属性:力量27,敏捷10,体质17,智力2,感知13,魅力8
特性:凶猛
专长:警觉,坚忍,钢铁意志
技能:生存+11
财产:–
进化:8–16 HD(大型),17–21 HD(超大型)

在更深的森林和树林里,可以发现成群的野猪,偶而成群的更大更致命的雄性野猪会对任何可能穿越它们的道路的人构成一种移动的威胁。这些大野猪比马还要大,而且无所畏惧。当消息传开,大野猪往往已经进入一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民众开始恐慌,家畜被拖进紧闭的大门之后,而猎人则迈着颤抖的双腿前来对付这些凶猛的怪物。

战斗
巨野猪是一种专心致志的凶猛形态,它们会冲向它们的目标,不停地或者毫不留情地将它们生长着粗壮弯曲的獠牙刺入要害并践踏内脏。

凶猛(Ferocity):一头巨野猪是如此顽强的斗士,即使在瘫痪(disabled)或濒死(dying)的时候,它也能不受减值地继续战斗。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32

诺德狼
Nordwolf

大型动物
气候/地形:温带和暖温带森林
组织:单独、成对或成群(4-8个)
先攻权:+6
感官:聆听+2,侦察+2,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语言:–
–––––––––––––––––––––––––––––––––
闪避防御:15
生命值:45(6 HD);DR 3
豁免:强韧+10,反射+7,意志+3
–––––––––––––––––––––––––––––––––
速度:40英尺
空间:10英尺;触及:5英尺
近战:啮咬+6(2d6+4,AP 3),2爪抓+1(1d6+3,AP-)
基础攻击:+4;擒抱+11
特殊攻击:撕裂,绊摔
属性:力量17,敏捷14,体质16,智力2,感知13,魅力6
特性:–
专长:坚忍,强韧加强,飞跑,追迹
技能:躲藏+0(+4),跳跃+4,生存+5
财产:作为巢穴战利品的金属物品
进化:7–10 HD(大型),11+ HD(超大型)

在诺德海姆和海珀柏瑞亚的北部丘陵和常绿森林中,有一种像马一样大小的巨狼正在游荡,它们既捕猎人类也捕猎野兽。在寒冷而且冰封的北方,食肉动物必须尽其所能维持充足的食物,凶恶的诺德狼也不例外。当食物匮乏时,这些庞大的食肉动物的兽群可以在遥远南方的西梅利亚甚至布莱图尼亚找到,它们通常尾随在过冬的商队身后。

这些巨大的动物肩高5到6英尺(1.5-1.8米),宽近三分之二,有时从鼻子到尾巴可以达到8英尺(2.4米)长。它们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白色或灰色的皮毛,拥有一双锐利的蓝眼睛,并通过与男人的手一样长的弯曲牙齿来填饱肚子。当狼群来到一个地区狩猎时,在身后没有任何民兵组织的援助下,只有最勇敢的战士或猎人才敢与它们对抗。

战斗
诺德狼的战斗很像它们的小表亲,它们会把敌人绊倒,以便把它们的重量压在他们身上,并用它们有力的下颚把他们撕扯开。然而,诺德狼比他们的同类更聪明,对这些野兽来说,把一个人从他的坐骑上拉扯下来,和追赶坐骑一样都是一种策略——这仅仅取决于当时条件下,诺德狼更容易做到哪项。

撕裂(Rend):如果擒抱检定成功,诺德狼可以进行一次撕裂攻击,造成4d6+6点伤害。

韧性(Tenacity):诺德狼是在充满危险的捕食者的残酷环境中长大的,战斗到最后一刻可能是饥饿与生存的区别。诺德狼可以战斗直到0点生命值,在负生命值的情况下,它需要每轮进行一次DC15的强韧豁免检定来维持清醒。

绊摔(Trip):以正常咬伤攻击(非撕咬)命中的诺德狼可以尝试以一个即时动作绊摔对手(+3检定调整值),而无需进行一次触碰攻击或者引发借机攻击。如果尝试失败,对手没有反应,并尝试对狼进行绊摔。

技能:诺德狼在通过嗅觉进行追踪时,生存检定获得+4种族加值,当狼身处雪地地形时,躲藏检定获得+4种族加值。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33

斯瓦塞姆
svartheim

小型人型生物
气候/地形:黑色山脉的高峰;隐秘的山谷,崎岖的河道上游,靠近任何天然的隧道或洞穴。
组织:狩猎队(10-18个,包括一名3或4级的首领)
先攻权:+3
感官:聆听+0,侦察+6,昏暗视觉,黑暗视觉60英尺
–––––––––––––––––––––––––––––––––
闪避防御:12,16vs远程
招架防御:17
生命值:20(3 HD);DR无
豁免:强韧+4,反射+3,意志+0
–––––––––––––––––––––––––––––––––
速度:30英尺(地下40英尺)
空间:10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狩猎矛+2(1D8+2,AP3),木棒+6(1D8+1,AP2)
远程:投掷狩猎矛+1(1D8+2,AP3)
基础攻击:+2;擒抱+0
特殊攻击:延迟(Delay)
属性:力量15,敏捷10,体质13,智力6,感知9,魅力4
特性:黑暗视觉60英尺,对黑色山脉洞穴与隧道的深入了解
专长:猫眼(Eyes of the Cat),潜行制服(Sneak Subdual)
技能:潜行+4,知识(黑色山脉)+4,生存+3
财产:狩猎矛,木棒,缠腰布,骨头和牙齿做成的项链
进化:无

斯瓦塞姆是堕落、穴居、怯懦的黑色山脉的矮人。它们害怕阳光,只能呆在地下的巢穴中,除非饥饿驱使它们来到地表去寻找腐肉。如果它们偶然发现了生病、受伤或垂死的人,斯瓦塞姆会根据它们的数量权衡它们压倒猎物的几率,如果它们相信自己有很大的成功机会,就集体攻击。

斯瓦塞姆会被小而闪亮的物体所吸引,特别是黄金和白银,这种贪婪可以帮助它们克服天生的怯懦。一些皮克特人和西梅利安人的传说认为,斯瓦塞姆拥有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堡,里面装满了掠夺来的财宝,这座城堡由一条被斯瓦塞姆奉为神的黑皮巨蛇守护着。

战斗
斯瓦塞姆从暗处发起攻击,而且总是从背后发起攻击。它们用自己的数量来压倒敌人,旨在制服不幸者,然后把他们拖回洞穴。如果遇到人数众多或表现出勇敢和技巧的人,它们就会四散奔逃,因为它们太怯懦了,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对抗一个更强大的对手。

一种受欢迎的手法是,将自己隐藏在许多露出地表、可以俯瞰一条小径的岩石中,通过推攘和撕咬不稳定的碎石块从而引发一场岩崩,然后嘶嚎着,尖叫着,挥舞着它们那原始的燧石长矛,朝着受困的受害者倾泻而下。另一种策略是在一条小路附近等待,然后绊倒一名受害者,把倒下的尸体拖到隐蔽处,用木棒击打头部,直到受害者失去知觉或者死亡。

冒险起因
黑色山脉的隧道和洞穴里居住着很多斯瓦塞姆。它们城堡充满宝藏的传说是真实的;沿着深入黑色山脉中心的巨大隧道网,最终通向一个被一片黑色湖泊填满的巨大洞穴。湖的中部是一座孤独的岩石岛,建在岩石岛顶上的,是一座由粗糙的玄武岩柱子和城垛构成的堡垒。斯瓦塞姆成群结队地环绕着它,用小圆舟(coracle)划过湖面,来到城堡的入口处。把它们从地表世界掠夺来的金银和其他财宝送到城堡的中心地带,大斯瓦特乌夫策尔(Grand Svart, Uffhzel,10级斯瓦塞姆)把它们收集到一个巨大的宝藏库里,这是他的骄傲与喜悦。

宝藏由黑蛇瓦哈兹(Vhazzi)保护,瓦哈兹是赛特(见柯南角色扮演游戏,第二版,第374页)的大儿子。虽然目盲,但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危险,瓦哈兹被斯瓦塞姆敬奉为神,而乌夫策尔则是它的大祭司。牺牲,无论是西梅利安人,皮克特人或其他斯瓦塞姆,都会定期地向瓦哈兹献上,当瓦哈兹贪婪地吞食猎物时,而斯瓦塞姆人成群结队地聚集在它黑暗的巢穴周围,尖叫、欢呼着它们的喜悦。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35

棘刺猫-埃劳拉赫
Spined Cat - Eraulach

大型动物
气候/地形:短腿之地的高原
组织:单独或成对
先攻权:+12
感官:聆听+6,侦察+6,灵敏嗅觉
–––––––––––––––––––––––––––––––––
闪避防御:17
生命值:124(16 HD)
豁免:强韧+15,反射+12,意志+6
–––––––––––––––––––––––––––––––––
速度:40英尺
近战:爪抓+19近战(2D4+8),啮咬+14近战(2D6+4),刺尾劈+14近战(2D4+4)
基础攻击:+12;擒抱+28
特殊攻击:精通绊摔,猛扑
属性:力量27,敏捷15,体质17,智力2,感知12,魅力10
特性:昏暗视觉,灵敏嗅觉
专长:坚忍,强韧加强,飞跑,追迹
技能:攀爬+7,躲藏+7,跳跃+14,聆听+6,潜行+11,侦察+7,游泳+10
进化:17–32 HD(大型),33–48 HD(超大型)

巨大、驼背、12英尺长(3.65米)身形的棘刺猫是一个可怕的景象。它的皮毛是斑驳的棕色,可以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一条黑色的尖刺状毛发从头颅底部开始,在脊背上一直延伸了等同于脊椎的长度。

头骨底部和脊柱的长度上都有一道尖尖的脊线。前肢长而有力,末端是黑色的剃刀般的爪子。后肢短而有力,这种设计使棘刺猫可以在一次可怕的突袭中将自己向前推进,前肢伸展,以提供一个致命的打击它的猎物。虽然棘刺猫速度很快,但它们不适合长距离的追逐,它们更喜欢轻柔地潜近猎物,然后利用高度优势,发出一次凶猛的攻击。

除了它的野蛮,驼背的外观,脊背猫以其鞭状的尾巴而著称,它尾巴的末端有着四根侧向伸展的骨刺,每根都有匕首般的长度。尾巴在猛扑时提供平衡,但当脊背猫用两个爪子抓住猎物时,它会用尾巴的棘刺进行鞭子般的抽打,在猎物的侧腹、侧面和未受保护的区域造成深深而痛苦的创口。

战斗
棘刺猫发现猎物,然后跟踪,有时长达一天,都会躲藏在不可见的阴影里。目标总是在猛扑猎物背部之前获得高度优势,用它的利爪造成双重的伤痕,然后进行耙抓以及用它的尾巴进行鞭子劈打。

精通擒抱(Improve grab):棘刺猫必须成功地用它的啮咬攻击击中对手,然后才能尝试精通擒抱。这种能力允许棘刺猫以一个即时动作尝试擒抱,并不会引发借机攻击。如果棘刺猫成功擒抱,它会将对手定身,然后就可以进行耙抓攻击。

猛扑(pounce):当冲锋时,一只棘刺猫可以进行一次包括两次耙抓在内的全力攻击。

耙抓(Rake):攻击+19,伤害2d4+4

冒险起因
在断腿之地上最大、最卑鄙的棘刺猫是传说中的独眼(One-Eye)。独眼有19英尺(5.8米)长,身上满是在与人类、其他棘刺猫和其他食肉动物的无数次战斗中留下的疤痕,它是一个对人肉有特殊嗜好的铁石心肠的杀手。它的名字来源于卡拉格(Callaugh)氏族的英雄法拉格/法罗(Faraugh)在一场人与猫之间的激烈战斗中夺走了它的一只眼睛。

法拉格失去了一只手和大量腿部肌肉,但他用自己的手指摘除了猫的眼睛,并幸运地逃脱了生命危险。法拉格现在已经老了,就快要死了。他知道,独眼仍然出没于断腿之地的荒原上,他决定他们两个命中注定要一起死去。因此,他寻找年轻的战士陪同他进入断腿之地的深处去搜寻他的敌人。很明显,这头卑鄙的老棘刺猫感觉到了法拉格和他的随从的存在,在它的最后一次伟大的跟踪中,它在迷宫般的断腿之地峡谷中进行了史诗般的狩猎,目的是夺走法拉格的另一只手以及英雄的余生。

任何杀死独眼的人都可以穿上这头野兽的兽皮,他将被认为是真正的西梅利安英雄。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6, 12:38

库尔诺幽灵
Kurnow Apparitions

中型生物/幽灵
气候/地形:库尔诺森林的原始丛林。
组织:单独
先攻权:+5
感官:聆听+6,侦察+6,昏暗视觉,黑暗视觉60英尺
–––––––––––––––––––––––––––––––––
闪避防御:21,19vs远程
招架防御:19
生命值:38(5 HD);DR:(见下文)
豁免:强韧+1,反射+5,意志+4
–––––––––––––––––––––––––––––––––
速度:40英尺
近战:见战斗
基础攻击:+2;擒抱+2
特殊攻击:撕碎理智(见战斗)
属性:力量11,敏捷18,体质10,智力10,感知10,魅力18
特性:对库尔诺森林的深入了解,免疫武器攻击
专长:欺诈(Deceitful),快腿(Fleet-Footed),说服力(Persuasive),鬼祟(Stealthy)
技能:潜行+10,唬骗+10,威吓+2,知识(库尔诺森林)+4
财产:典型的西梅利安战争装备和服饰。
进化:无

库尔诺幽灵是由一种由早已死去的恶魔或者破碎神祇的黑暗意志所产生的魔法幽灵。它们是库尔诺森林所独有的,躲藏在森林深处,渴望人类灵魂的理智来维持存续。它们的精神形态潜伏在古老扭曲的树木周围,当一个智慧生物进入它们的区域(通常在10英尺以内)时,这个幽灵就会让自己被人知晓,以一个西梅利安人或其他人类旅行者的身份显现,而且总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外表和行为举止。幽灵们不能忍受被触碰,如果触碰发生,它们会突然退缩,准备释放他们的撕碎理智(Shred Sanity)攻击。通常情况下,幽灵在试图窃取猎物的理智之前,至少要花费一个小时来获得猎物的信任,在这个平静的时期,它会作为一个友好、值得信赖的个体做出反应,随时准备交谈并分享信息——尽管没有一项是可靠的。

战斗
撕碎理智(Shred Sanity):库尔诺森林里的阴影幽灵以猎物的理智为食。这是一种标准的策略,首先获得个人的信任,然后,当猎物感到安全时,便展示出它们的真实、非人的形态,并尽情享用它所造成的情感伤害。猎物必须进行一次DC18的意志SV。如果他没有通过测试,那么他在幽灵面前的每一个战斗轮都会损失1d10点感知。意志豁免在每一轮战斗中产生,随着猎物感知的减少而减少。当感知达到零或以下时,猎物精神崩溃,幽灵得到满足。幽灵不断地骚扰猎物期间,其撕碎理智攻击,需要始终旨在保持在视线范围内。它在实质上随着每一次摄入偷取的理智而增加,其规模和恐怖都在迅速增长。它向猎物揭示的恐怖取决于他最害怕的是什么,幽灵变成了恐惧并放大了它。因此,每一次撕碎精神攻击都是高度利己主义的。

库尔诺幽灵不使用任何其他类型的攻击,依靠它们的能力来摧毁那些被跟踪的心灵。如果猎物设法逃跑,他将被无情地追捕,直到他设法到达库尔诺森林的边缘,在那里幽灵必须放弃追捕。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06

角色扮演于西梅利亚
Roleplaying in Cimmeria

他的欢笑像面具一样从他身上消失了,他的脸突然变老了,眼睛也疲倦了。西梅利安人莫名其妙的忧郁像裹尸布一样笼罩着他的灵魂,使他对人类努力的徒劳和生命的毫无意义产生了一种毁灭性的感觉。他的王权,他的快乐,他的恐惧,他的野心,以及所有世俗的东西,都突然像尘土和破损的玩具一样展现在他面前。生命的边界在萎缩,生存的界线在他周围闭合,使他麻木。他把狮子头(盔?)放在他有力的手中,大声呻吟。

——罗伯特·E·霍华德《剑上的凤凰》(初稿)

这一章关注的是养成西梅利安人物。它提供了一些新的专长,一些新的技能,以及准备野蛮人职业的替代方法,以区别于柯南规则中描述的普通职业。这些变化和补充应视为游戏管理员的可选项。

养成西梅利安人物
Developing a Cimmerian Character

柯南,战士、小偷、掠夺者和国王,提供了一个模板,当他们昂首阔步于西伯莱时代的广大世界时,西梅利安人可以实现什么成就。柯南被无聊、冒险、欲望、复仇的需要,以及其他许多情绪和突发奇想所驱使,这使他变得像一个出生在海珀柏瑞亚或阿奎罗尼亚的人物一样复杂。

因此,首先要记住的是,尽管是野蛮人的文化,西梅利安人既不简单也不直截了当。他们的生活方式缺乏某种复杂性,但西梅利安社会并不缺乏复杂的文化、传统或价值观。诚然,西梅利安人回避表面上的风雅精致,而倾向于直率、诚实的方式。他们发现什么就说什么,果断行动,几乎不关心长期后果,但他们仍然是人,因此与任何西伯莱时代的人一样,都背负着同样的情感。

第二件要记住的是,西梅利亚严酷、崎岖、阴暗的环境塑造了西梅利安人物。这些人沉默寡言,是宿命论者,害怕他们的神,但随时准备利用攻击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和完成事务情的工具。西梅利亚的生活很艰难。只有最强壮的婴儿才能步入童年,只有最强壮的孩子才能长大成人。西梅利安人必须冷酷无情才能生存,而且几乎没有多愁善感和公开表示同情的余地。

也就是说,西梅利安人不是冷酷无情的畜生。他们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民族,能够发展深厚的爱与忠诚,但他们是务实的,知道情感的表达不会让人不饿肚子,也不会帮你保卫村庄。每一种情感都有一个恰当的位置和时间;西梅利安人非常谨慎地选择两者。

许多西梅利安人缺少的一件事是后悔。有些事情已经做下了,一切照旧。过去就是过去,无休止地担心它并不会改变过去。众神并不表示遗憾,祂们带来的厄运比任何一个西梅利安人都要大得多。祂们后悔吗?峡谷里的鸟兽后悔吗?他们没有。西梅利安人也不例外。他们最接近表达遗憾的方式可能是嘟囔一句简短的道歉,但很少有精力浪费在思考那些无法改变的事情上。如果一个行动有不可预见或不幸的后果,那就爱咋咋地吧。西梅利安人接受他们的命运。后悔是弱者的一种情绪。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07

插入文本——西梅利安之音
The Cimmerian Voice

“阿奎罗尼亚人嘲笑我们,称我们为野蛮人,因为我们的房子不是砖造的,我们选择不把自己像浅水塘里的鱼一样挤在一起。他们称我们为野蛮人,因为我们选择不写下我们的所见所闻所言。他们称我们为野蛮人,因为我们有时会自相残杀。他们称我们为野蛮人,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住在砖盒子里一定会对智力有所帮助。

我们选择接近我们所有人的诞生地。克罗姆的土地。我们的家是用我们所能轻易找到和塑造的东西建造的,我们不相信要建得很高或用凿好的石头覆盖地面。生活是艰难的;我们很感激。在我们做生意的时候,能感觉到雨水洒在我们的脸颊上,阳光照在我们的背上,真是太好了。为什么把自己关起来?众神创造我们是为了体验这个世界,如果你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一个砖块盒子里,你就做不到这些。我们接受世界的本来面目和现状。而城镇和城市居民却想要把它变成别的东西。我们像他们一样欣赏舒适与温暖,但我们接受生活的本来面目,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一张用新鲜稻草铺成的床和任何一块填充着羽毛的厚板一样舒适,而且可能更干净,当然对背部也更好。

我们也不浪费。浪费是对大地和祖先的侮辱!我们吃,或者为我们猎取的一切找到一个用途。我们尊重大自然提供的一切,不浪费它。看到城市里的垃圾,真是让人热泪盈眶。如果你不准备充分利用某样东西,那就别去管它。

不要相信他们所说的我们缺乏律法。我们的律法就体现在我们的习俗和传统中。当我们违法时,我们预料会受到惩罚。当我们犯了严重的错误时,我们预料惩罚将会很重。我们相信言出必行。有些人认为这是残酷的,诸如当石头打死骗子,但这意味着我们中间不在有骗子。那些企图越轨的人知道后果并三思而后行。这有助于我们和谐相处。

啊,当然。袭掠。那么,文明人不发动战争吗?他们当然知道!当他们发动战争时,成千上万的人死去,而大多数人对此毫无准备。对我们来说,我们袭掠是为了算账以及建立我们的力量——不仅仅是部落的力量,还有性格的力量。我们期望被袭掠,我们的邻居期望我们袭掠他们。就像老鹰抓住鸽子的翅膀一样。生命是一个循环,我们是它的一部分。当我们袭掠时,少数人可能会死,但绝大多数不会。当我们死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有恐惧。通过袭掠,我们了解自己的位置并保持它,就像狼知道自己的领土并保持它一样。

来和我们一起吃面包吧。我们不在乎你住在砖盒子里;作为我们壁炉的访客,你是客人,我们将以客人的身份对待你。我们将首先为你服务,甚至比酋长还高,我们将与你分享所有,没有任何保留。作为回报,我们要求你提供新闻和故事,也许你也可以用一首歌或一支舞来表达你对我们盛情款待的感激之情。来吧,长辈们在等着呢。”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11

西梅利安人养成清单Cimmerian Development Checklist
使用这个清单来帮助养成一个全面的西梅利安人物。

◎说出你的人物。请参阅下面有关西梅利安名字(Cimmerian Names)的部分。

◎你的人物属于哪个部落?从第40页开始,使用“男人冲出阴影(Shadows Out of Men)”一章中描述的一个氏族,或者使用第41页的快速氏族生成器创建自己的氏族。

◎选择人物的性情/倾向(disposition)。你的人物是氏族民还是流浪者?氏族西梅利安人留在西梅利亚和他们的氏族中,不想与更广阔的世界接触。流浪者就像柯南;好奇的灵魂想要探索和发展。下面将详细介绍这两种情况。

◎你的性情/倾向决定了你可以使用的兼职选项。这两种倾向是氏族民和流浪者,下面将更详细地描述每个配置可用的多类组合。

◎像平常一样创建你的人物。在选择技能和专长时,请仔细阅读本章中提供的注释,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你的选项,并尽可能创建一个真实的西梅利安人。

西梅利安名字Cimmerian Names
许多西梅利安人的名字由两个带分隔符的单词组成,或者两个带前缀的单词加在第二个单词上。有些还加了后缀。例如,~an是一个后缀,含义是小的(diminutive)。“柯南(Conan)”实际上是“小狼(Little Wolf)”的意思,就像“唐尼(Donny)”是“小唐(Little Don)”的意思一样。

发音:MH发V音;DB发TH音;CH从喉底发K音;GH发正正常K音;C总是发K音。

分隔符/前缀/后缀
分隔符/前缀含义
bann, ban的妻子
ingen的女儿
~an, ~en, ~nan矮小的(男性)
mak, mac儿子
ui的孙子
ua的后代
~in, ~at, ~nat, ~nait矮小的(女性)

如果需要一个有意义的名称,那么可以使用下面的图表来构造一个合适的西梅利安名字。你可能不会创造一个真正的凯尔特人的名字,但西梅利亚不是100%类似于爱尔兰,苏格兰或者其他凯尔特地区。这里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有趣的,但听起来真实的名字。还可以使用带有女性后缀的男性元素表来创建女性名字;例如,Brógan是“小鞋子(little shoes)”的男性形式,Brógnait是相同的女性形式。

◎元素的简单组合:例如,Óen(one)和Ghus(strength)可以组合成Óenghus(Angus)。名称也可以是一个单一元素加上前缀或后缀。“Ciaran”结合了单词“黑色”和“小的”后缀。

◎去掉字母的组合:有时字母可能会被去掉;例如,可以将Cath和Vair结合起来产生Cathair(“战士(battle man)”)。Corb和mac可以组合成Cormac(去掉b)来创建一个“污秽之子(Son of Defilement)”。Dubh和Gall可以组合成Dugal(或Dougal),意思是“黑暗陌生人(Dark Stranger)”。将Os和Cara组合在一起,去掉最后的“a”就可以得到奥斯卡,意思是“鹿情人/爱鹿人(Deer Lover)”。对于女性来说,把Gorm和Flaith结合起来,去掉f就可以得到Gormlaith,意思是“杰出的女士(illustrious lady)”。

◎加上字母变化的组合:字母可以改变,使一个名字更容易发音,而意思不变;例如,我们可以将Cú和“小的”后缀`an组合起来成Cúan——然后在中间加一个'n',将'U'改为'o',这样就得到了柯南(Conan)这个名字,一个听起来更好听的名字,它的意思仍然是'小狼'。同样,同样的系统也可以用Cú和All来创建Conall,意思是“强壮的狼(strong wolf)”。

◎独立:单词也可以独立。康恩(Conn)本身就是个很好的名字。

◎名词加形容词:有时一个名字是一个名词后面跟着一个形容词。例如,Conn Mór的意思是大酋长(Big Chief),它被写成两个单词。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29

男性元素Male Elements
西梅利安语英文含义中文含义
AlillElf精灵
AlínHandsome英俊的
AllStrong强壮的
AodhFire
ArdHigh
BearachSharp急剧的;锋利的
BranRaven渡鸦
BreHill, noble (lives on a hill)山丘,贵族(住在山上)
BrógShoe
CabhánHollow空的
CalbhachBald秃顶的;光秃的
CaolSlender苗条的,纤细的
CaraLover爱人,情人
CathBattle战役;斗争
CeallachBright-headed, war, strife头脑清醒、战争、冲突
CearbhTo hack (with a weapon)劈砍(用武器)
CharDear亲爱的
CianAncient古代的;古老的
CiarBlack黑色
CinnéidighArmoured head披甲的脑袋
CoemKind,gentle善良,温柔
ComhTogether情绪稳定的,做事有效率的
ConnChief,wise酋长,首领;明智的
ConnlaChaste纯洁的;贞洁的;朴素的
CorbDefilement污秽;弄脏;污辱
Cú,CoWolf, hound狼,猎犬
DorchaDark黑暗
DubhDark黑暗
ÉimhínSwift迅速的
FachtnaHostile敌对的;怀敌意的
FaolWolf
FearMan人类;男人
FiachRaven渡鸦
FinnWhite白色
FionnWhite白色
FlaithPrince王子,国君;亲王
FlannRed红,红色
GallStranger陌生人;外地人
GarbhRough粗糙的;粗暴的
GeinBirth出生;血统
GhalValour勇猛,英勇
GhalPledge保证,誓言;抵押
GhusStrength,force力量;力气;武力
Giolla,GilServant仆人,佣人;雇工
GobhaSmith铁匠
LachtnaMilk-coloured牛奶色的
Lagh,LaoghWarrior战士,勇士
LommBare空的;赤裸的
LonBlackbird黑鸟
LorccFierce凶猛的;猛烈的;暴躁的
MórBig大的
NaomhHoly圣洁的,神圣的
Niall,NialChampion冠军
OdhraPale green,sallow浅绿色,灰黄色
ÓenOne一,一个
OsDeer鹿
Rí,RíoghKing国王
RuadhRed红,红色
RuarcRainstorm,Squall暴风雨;尖叫声;短时的狂风
SeanWise,Elder 明智的;长者
TadhgPoet 诗人
TigernLord
VairMan人类;男人
ValRule统治;规则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36

女性元素Female Elements
西梅利安语英文含义中文含义
AifricPleasant愉快的
ÁineRadiance光辉;发光
AislingDream,Vision梦;梦想;视力;幻象
AobheBeauty美丽
Blaith,BlathFlower
BríghExalted,High高尚的;尊贵的;高的
CaolSlender苗条的,纤细的
CaomhBeautiful美丽的;迷人的
ClíodhnaShapely匀称的
DáireFertile富饶的,肥沃的;能生育的
DamhFawn幼鹿;浅黄褐色
EithneKernel核心,要点;内核
EtPerson,One个人;一个
FionnFair公平的;合理的
FlaithLady,Princess女士,公主
FlannRed红,红色
GormIllustrious著名的,杰出的;辉煌的
GránGrain粮食;颗粒;谷物
GualaShoulder肩部,肩膀
MaithGood好的
MedbIntoxicating醉人的;令人陶醉的
MuadhNoble,Good高贵,善良
MuirneBeloved心爱的;挚爱的
NaomhPoet诗人
NiamhBright明亮的
ÓrGold黄金;金色
SiofraSprite,elf妖精;精灵
SithPeace和平;平静
SláineHealth健康;卫生
TuileAbundance充裕,丰富
UanLamb羔羊,小羊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36

当然,很多人的名字都没有考虑名字的含义。他们可能只是喜欢这个名字,或者一个家庭成员因为给孩子起这个名字而感到荣幸。你知道你名字的意思吗?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你父母给你起名字的时候知道这个意思吗?因此,如果需要,可以使用基于古爱尔兰或苏格兰凯尔特人名字的传统名字,而不考虑其含义。这些都列在下面。

女性西梅利安人姓名Female Cimmerian Names
Aedammair, Aideen, Ailionora, Ailis, Aine, Airmid, Aisling, Alma, Ana, Andraste, Anu, Aoife, Artis, Badb, Bairrfhionn, Banba, Bean Mhi, Beare, Becuma, Berrach, Bevin, Binne, Blair, Blaithin, Boann, Brenda, Briana, Brid, Bryg, Caer, Cahan, Caillech, Caireach, Caireann, Caitriona, Caoilinn, Casidhe, Ceara, Celach, Cessair, Ciar, Cliona, Clodagh, Cochrann, Colleen, Conchobarre, Cori, Creidne, Cuimhne, Dairine, Dallas, Darby, Daron, Dealla, Dechtire, Deirdre, Delaney, Delbchaem, Derry, Dervil, Devin, Devnet, Doireann, Doirind, Doneele, Donnfhlaidh, Druantia, Dubh, Dubheasa, Dubh Lacha, Eavan, Ebliu, Edana, Eibhilín, Eibhilín, Eilinora, Eilis, Eithne, Elatha, Elva, Emer, Ernine, Etan, Etaoin, Flann, Flannery, Flidais, Fodla, Fuamnach, Isibeal, Isleen, Jilleen, Labhaoise, Laoise, Lasair, Liadan, Luiseach, Moina, Mona, Moninne, Mór, Moriath, Morrigan, Muadhnait, Muireann, Muirin, Muiriol, Muirne, Naomh, Narbfl aith, Neala, Nessa, Nevina, Nia, Niamh, Nila, Nola, Nora, Sadhbh, Saoirse, Saorla, Saraid, Scathach, Sceanbh, Seana, Seanait, Shanley, Shannon, Sierra, Sile, Sine, Sinead, Siobhan, Siomha, Sláine, Sorcha, Taillte, Tara, Teamhair, Tierney, Tipper, Tlachtga, Trevina, Troya, Tullia, Uathach, Una

男性西梅利安人姓名Male Cimmerian Names
Abbán, Achaius, Adamnan, Adhamh, Adrian, Aeneas, Agh, Aghy, Aichlinn, Aidan, Ailbe, Ailbhe, Ailfrid, Ailill, Ailín, Ainmire, Ainsley, Alaois, Alastar, Albion, Alby, Allister, Alphonsus, Ambrós, Amergin, Amhlaoibh, Aodh, Aonghas , Árón, Artúr, Auliffe, Bainbridge, Baird, Bairrfhionn, Bairtleméad, Barra, Barry, Bartel, Batt, Beacán, Bearnárd, Beartlaidh, Benen, Bevan, Bran, Brasil, Bréanainn, Cael, Cailean, Cailt, Cairbre, Callaghan, Callough, Caoimhghin, Caolán, Carlin, Carlus, Carney, Carroll, Cathal, Cathal, Cathaoir, Cearbhall, Cedric, Cian, Cianán, Ciarrai, Cillian, Cinnéide, Cleary, Coinneach, Coireall, Colin, Colla, Colm, Comala, Comán, Comhghan, Conall, Conán, Conary, Conchobhar, Conn, Connlaoi, Connor, Conor, Conor, Corey, Cormac, Cory, Crimthan, Críostóir, Cruaidh, Cú Uladh, Cuchullin, Cul, Cuma, Cúmheá, Curran, Daibhéid, Dáire, Dáithí, Damhlaic, Daol, Daray, Dempsey, Dermot, Devlin, Devnet, Diarmaid, Dima, Dónal, Donnan, Donnchadh, Doon, Dougal, Doyle, Drummond, Duane, Dubhán, Duer, Duff, Duncan, Dunham, Ea, Eadoin, Eamhua, Eamon, Eanbotha, Earnán, Edan, Egan, Éibhear, Éimhin, Eithriall, Énán, Ennis, Eoghan, Eóin, Eóin Baiste, Erin, Evan, Eveny, Fagan, Faolán, Farrell, Fearghus, Feoras, Ferris, Fiachra, Fingal, Finghin, Finlayv, Finn, Fionan, Fionn, Fionnbharr, Flann, Flannery, Flinn, Flynn, Garbhán, Gearóid, Giallchadh, Gilvarry, Giolla , Giolla, Giolla Dhé, Glaisne, Gofraidh, Greagoir, Hannraoi, Heremon, Hydallan, Iarfhlaith, Innis, Ionhar, Íoseph, Kane, Kearney, Keefe, Keegan, Keir, Keiran, Kern, Kerwin, Kieran, Kiernan, Labhrás, Laughlin, Laurence, Leachlainn, Léon, Liam, Lochlain, Logan, Lomán, Lúcás, Lughaidh, Lynch, Macallister, Maclean, Maeleachlainn, Mahon, Mairtin, Maitias, Maitiú, Moghcorb, Morne, Murdoch, Nessan, Nevan, Nevin, Niall, Niece, Nioclás, Niocol, Nyle, Odhrán, Oilibhéar, Oistin, Oscur, Ossian, Owain, Owney, Pádraig, Parlan, Parthalán, Peadar, Piaras, Pilib, Proinnsias, Quinlan, Raghnall, Rayne, Réamonn, Renny, Revelin, Riocárd, Rodhlann, Roibeárd, Roibhilín, Roibín, Rónán, Ronat, Rory, Rotheachta, Ruaidhri, Rylie, Séafra, Séamas, Seanán, Searbhreathach, Séarlas, Sedric, Seoirse, Seosamh, Shanahan, Shea, Sheehan, Síomón, Siseal, Sláine, Slevin, Steafán, Tadhg, Téadóir, Teagan, Teague, Thady, Tiarchnach, Tiernan, Tiomóid, Tomaisin, Tomás, Torin, Tremain, Uaine, Uileog, Uilliam, Uinseann, Úistean, Ultan, Uscias, Usnach, Vailintín, Zephan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39

氏族民与流浪者Clansmen and Wanderers
西梅利安人有两种性情/倾向(disposition);那些留在氏族里,忠诚地服务和辛勤劳动的人,以及那些像柯南一样,在更广阔的世界里出击(或被迫出击)的人。这两种性格/倾向都不是冒险的障碍:氏族民在西梅利亚的领地内过着危险的生活,但他们更关心氏族的关系与生意。流浪者可以看到更多的世界,并因此经历冒险,但他们会变得更全面吗?
性情/倾向的选择决定了人物可用的职业。某些其他的受益也会积累,反映了人物的生活经历。

氏族民Clansmen
氏族民留在氏族里,为氏族而战,保卫氏族,为自己与家人谋生。最强大和最雄心勃勃的崛起成为冠军或酋长。然而,氏族发展了许多不同的技能和才能;他们不仅仅是直率的野蛮战士(尽管很多人确实是)。默认情况下,所有氏族民都是野蛮人,然而以下可选兼职(使用野蛮人作为主要职业)可以氏族民被获得。

可用职业(Available Classes):西梅利安野蛮人(默认),野蛮人侦察兵(Savage Scout),氏族酋长(Clan Chief),战争酋长(War Chief),哈罗威(Harrower),侦察兵(Scout)以及荒野猎人(Wild Hunter)(见Hyboria’s Fierces扩展),狂战士(Berserker)(见柯南:自由佣兵/Conan: Free Companies扩展),诱惑者(Temptress)

很自然,每个氏族民都属于一个氏族,你的人物所属的部族需要仔细考虑。所有的氏族都是不同的,在上一章中给出了许多例子。通读氏族概述,使用传统、历史与展望部分,帮助定义你的西梅利安人所过的那种生活,并且作为氏族的一员,他有望成为领袖。

如果你的人物从一级开始,他被认为刚刚证明自己成年。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他的父母是谁?他们是干什么的?
◎他有兄弟姐妹吗?他们是活的还是死的?
◎作为一个成年人,你试图证明自己成年的成人仪式是什么样的?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你的认为对未来有什么期望?他想领导一支战团吗?他满足于在盾墙里战斗吗?或者他只是想过尽可能平静的生活?


如果你的人物是从4级开始,那么他已经是一个著名的并且有价值的部族成员了,他很可能20出头的时候。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你结婚了吗?如果是的话,你的妻子是谁?你的婚姻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政治?如果是为了政治,它们是什么?你妻子来自另一个部落吗?这桩婚姻是为了结束一场血仇吗?
◎你有孩子吗?如果是的话,有多少以及他们是你和谁的孩子(你不需要结婚就可以生孩子!)?你对你的孩子有什么样的感觉?
◎你在一支战团里活跃吗?如果是的话,谁是它的冠军或战争酋长?你是怎么来到这支特殊的战团的?你的战友是谁?你打过什么仗?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人物,你通过一定的冒险获得了经验;你从事过什么样的冒险活动?你学到了什么?


如果你的人物是从8级开始的,那么他已经在氏族中成名了,是一个有经验的战士。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你的人物领导一支战团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是如何获得他的职位的,谁在他手下服役?
◎他为氏族做了什么冒险?这些是如何为他的人民服务的?
◎他树立了什么敌人??有没有仇恨演变成血仇?
◎你的人物还做了哪些事情来赢得他的职位?酋长是怎么看待他的?他又是如何看待酋的长?他有没有自己当酋长的雄心壮志(也许他已经是了……)?


所有氏族民都拥有以下财产:
◎武器、盔甲(如果有)和战争装备,作为进入成年期的一部分赚得的或通过经验和功绩获得。
◎一个家——-这是一个小屋,帐篷或圆顶帐篷。如果人物是1级,那么这个家可能仍然是一个家庭的家,但它并不一定就是。
◎工具——与日常工作和任务有关:建筑工具、农业工具(犁、耙、锄等)和/或狩猎工具(圈套、网、陷阱等)。
◎钱——尽管西梅利安人不重视硬币,但他们确实获得了它们。你的氏族民已经设法得到了同等价值的——无论是货物还是较少的硬币——3d20金币/级。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41

流浪者Wanderers
流浪者离开了氏族,独自谋生。一些——或者许多人——仍然在西梅利亚的边界内,尽管他们发现很难得到其他氏族的接受,因为他们被认为是为了更自私的生活而放弃了对氏族的忠诚。还有一些人离开了西梅利亚,像柯南一样,在更广阔的世界里贩卖他们的技能,而不受氏族生活的束缚。

每一个流浪者都应该回答以下关于他人物的问题:
◎是什么原因让你离开了氏族?是因为不检点还是犯罪?氏族被摧毁了吗?还是因为一场血仇?
◎你的人物如何看待或记住他的老氏族?是喜欢还是憎恨?你有朝一日想回来吗?如果你真的回来了,你认为你还会被接受吗?

再说一遍,所有的流浪者默认都是野蛮人,但是通过冒险经验可以获得其他职业的经验。流浪者的可选兼职包括:
可用职业(Available Classes):西梅利安野蛮人(默认))、西梅利安边民(Cimmerian Border)、西梅利安游牧民(Cimmerian Nomad)、贵族(Noble)、士兵(Soldier)。海盗(Pirate)、盗贼(Thief)、诱惑者(Temptress)(限女性角色)、荒野猎人(Wild Hunter)和亡命徒(Outlaw)(都可以在Hyboria’s Fierces中找到)

如果你的人物是从1级开始的,他还年轻,缺乏经验。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成为流浪者的原因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谁在人物在家庭之路上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如何看待他选择流浪?
◎回到氏族还有什么前景?
◎你在寻求什么样的冒险?你是想尽可能多看看世界,还是定居在另一个国家,接受另一种文化?
◎作为一个在国外的西梅利安人,你可能会被恐惧和鄙视:你如何对待那些对你如此厌恶或鄙视的人?


如果你的人物是从4级开始的,那么他已经流浪了好几年了。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你去过哪些地方?你觉得它们怎么样?
◎你交了哪些朋友或战友?他们是和你一起旅行,还是你会再此遇到他们?
◎你树立了什么敌人?当时是什么情况?
◎你在任何地方都建立了感情纽带吗?妻子?孩子们?各种各样的情人和征服?
◎你经历过什么冒险?你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什么?
◎当你旅行时,你对广阔世界的看法改变了吗?你仍然是一个职业的西梅利安主义者,还是你西梅利安主义的一面通过接触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变得温和?


如果你的人物是从8级开始的,那么他已经在更广阔的世界里为自己赢得了名声,甚至可能行走在成为像柯南那样声名狼藉的人的道路上。回答以下有关你人物的问题:
◎哪一件事铸就了你的名声?它带来了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危害?
◎当别人听到你的名字或者与你面对面时,他们是如何看待你的?你首先被看作是一个西梅利安野蛮人,还是说世界有另一种看法?
◎你至少会交上一个强大的朋友以及一个强大的敌人。他们是谁?你朋友的立场是什么?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能给你什么帮助?你敌人有什么力量?他是一位巫师,一位战争酋长,还是一位贵族?你做了什么来赢来了这种敌意?你认为这段关系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你生命中最爱的人是谁?你为她冒了什么风险?她为你做了什么?她现在仍旧是情人,又或者她现在已经是敌人了?
◎世界是害怕你还是欢迎你?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流浪者通常只带着武器、盔甲和战争装备离开氏族。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历险的结果。作为角色发展过程的一部分,游戏管理员和玩家应该讨论西梅里安流浪者积累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这可能包括坐骑、宝藏、魔法物品等等,基于人物等级以及以上问题的答案。但请记住:西梅利安人并不过分物质主义,他们更喜欢轻装上阵。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43

西梅利安人职业选项和注释
Cimmerian Class Options and Notes

下面讨论了西梅利安人物可用的各种职业选项,以及如何从职业中获得最佳效果的技巧。使用《(Hyboria’s Fiercest)》和《柯南:自由佣兵(Conan: Free Companies)》扩展帮助您从西梅利安人的职业选项中获得最大的收益。

西梅利安野蛮人
Cimmerian Barbarians

野蛮人是西梅利安人的偏好职业。他们习惯于在覆盖着丘陵的茂密树林中悄悄地溜走,也习惯于在故乡里攀爬危险的山峰。

由于智力受到-2的减值,西梅利安人在技能上处于劣势。恰如其分,当西梅利安人处于山脉和丘陵时,西梅利安人在攀爬上获得种族加值,以及在躲藏、聆听、潜行、侦察和生存上的环境加值。尽管呆板地讲,在大多数战役中,几乎没有理由将攀爬技能最大化,但从角色扮演的角度来看,玩家可能希望保持尽可能高的攀爬技能。想象一下,一个西梅利安人物没有通过攀爬检定的尴尬吧!无论如何,总的加值高于+25是不必要的。西梅利安人还应该最大限度地保持聆听和侦察检定,因为这通常是相反的检定。生存技能也应该保持较高的等级,以充分利用追迹的职业能力。偶尔加一点在躲藏和潜行,但除非你的西梅利安人是那种宁愿避免砍杀的类型,不需要担心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些技能。如果你扮演一个西梅利安野蛮人,你真的想躲开你的敌人,还是想看到他们的鲜血溅到墙上?威吓是一种很好的技能,可以加一些。如果你能挫败对手的士气,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认真考虑战斗疯狂(Fighting Madness)专长。据霍华德的《黑色海岸的女王(Queen of the Black Coast)》所说,战斗疯是西梅利安人的一种种族特征。另外,力量、体质和意志豁免的加值抵消了防御的减值——如果你能挫败对手的士气,那么对防御的减值就会被有效地抵消。猛力攻击(Power Attack)和顺势斩(Cleave)也是西梅利安野蛮人重要的专长。在柯南角色扮演游戏中,由于较高的武器伤害和较低的巨创(massive damage)阈值,要比在大多数其他幻想RPG更容易放倒对手。

西梅利安人不像辛加拉的剑术大师或者遥远契泰的武术家那样练习精练的剑法,而是凭借在众多战场上用鲜血换来的丰富经验去战斗,在那里,生存与其说是一种技术技能,倒不如说是一种强烈的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意志。

即使孩子们也不会拿起棍子假装在战斗。战斗在西梅利安人眼中是一件严肃的事情,除非一个人愿意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斗,否则他不会成为西梅利安人的敌人。无礼是一种在西梅利安人中迅速走向死亡的邀请。当然,很少有西梅利安人害怕死亡,更没有人尊重权威,他们尊重荣誉和能力。西梅利安人的荣誉和名声是勇气、诚实、正直、忠诚和身体力量的混合体,这是西梅利安人最珍视的品质。西梅利安人除了那种简单的态度外,没有其他的社会地位,不管是酋长还是牧民,都无所谓。西梅利安人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头衔而被教导去敬畏和尊重国王与酋长。

许多西梅利安人没有穿盔甲,但有些氏族在战斗中使用圆盾。穿戴盔甲有时被认为是是懦弱的,尽管人们知道更实际的西梅利安人忽略了这种态度。

野蛮人侦察兵、氏族酋长、萨满、战争酋长、哈罗威(见Hyboria’s Fiercest)和狂暴者(见柯南:自由佣兵)都是西梅利安野蛮人的优秀职业组合。


西梅利安边民
Cimmerian Borderers

“给我一把弓,”柯南请求道,“这不是我心目中有男子气概的武器,但我在赫卡尼亚人中学会了射箭,如果我不射中对面甲板上的人,那就很不妙了。”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海岸的女王》

西梅利亚有它的边境居民,同样也是野蛮人。即使所有的西梅利安人在文化上都是野蛮人,但并非所有的西梅利安人都需要有野蛮人职业,一个流浪的西梅利安人可能会选择边民职业而不是野蛮人,或者将两者发展为一个多兼职的选择。西梅利安人在获得边民职业的额外专长方面处于劣势,但它确实会让人物变得不那么刻板。西梅利安边民往往来自皮克特什或冈德兰边境附近的部落。

西梅利安人充其量不过是冷漠的弓箭手。有些部落可能用弓箭狩猎,但大多数部落要么用陷阱捕鱼,要么用长矛狩猎。几乎没有人在战斗中使用弓,他们认为弓是一种没有男子气概、懦弱的武器。柯南甚至在《黑色海岸的女王》中说,他不是在自己的族人中学会射箭的,而是从赫卡尼亚人那里学会的。因此,西梅利安边民几乎总是采取双武器战斗的风格。

1级边民仍然有+1基础攻击加值,因此一个西梅利安边民仍然应该把战斗疯狂专长作为他的1级专长。他没有得到一个偏好职业的额外专长,因此,相比一个1级西梅利安野蛮人他将是比较不足的。他的偏好地形应该是丘陵或山脉,这取决于他部落的位置。西梅利亚的丘陵上森林茂密,因此森林地形也是一个可能的选择,特别是如果西梅利安边民多次闯入皮克特之地。

西梅利安边民和西梅利安野蛮人一样,对技能有着相同的偏好,优先考虑升级生存、攀爬、侦察和聆听技能。

荒野猎人、向导(Guide)、散兵(Skirmisher)、亡命徒(见Hyboria’s Fierces)和侦察兵(见柯南:自由佣兵)都是西梅利安人极好的职业组合,尽管荒野猎人最有可能,因为野蛮人是偏好职业。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45

西梅利安游牧民
Cimmerian Nomads

罗伯特·E·霍华德确立柯南和他祖父作为有关西梅利安人的例外规则。他们几乎总是呆在家里,除非有必要,否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们的部族。在西梅利亚几乎没有游牧文化。事实上,由于气候和地形的原因,马群很少,或者说西梅利安人的骑兵也很少。少数部落采取了游牧或半游牧的生存方式,但仍然在西梅利亚的边界和小小领土范围内。他们不是其他游牧文化的远行者。希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游牧民的西梅利安人必须进入游牧社会,,同时从实际的游牧民族那里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从而兼职游牧民。否则,属于游牧或半游牧氏族的西梅利安人仍然被视为氏族民,并使用野蛮人作为默认职业。

贵族
Nobles

西梅利安人没有表现出惊讶或不安的迹象。他对文明灌输给人们的权威没有丝毫的恐惧和敬畏。无论是国王还是乞丐,对他来说都是一回事。

——罗伯特E。霍华德《屋中恶徒》

西梅利亚没有贵族血统的延续。西梅利安人被禁止在1级获得贵族职业。后来成为贵族的西梅利安人,例如柯南,必须通过兼职获得它。西梅利安人不像世界上其他地方那样敬畏贵族,一个人是根据他的性格,而不是他的血统来评判的。

圣贤/圣人
Oracle

西梅利安人不是学者型的,禁止在1级获得学者职业。西美人没有牧师、巫师、萨满或者女巫。那那些靠着神的力量来进行交易——甚至只是通过祈祷——的人,在他们眼中都是弱者。西梅利安人不向克罗姆或任何其他神明献祭,把那些献祭者看做是脑子有问题或者干脆就是弱者。西梅利安人迷信,但不想尝试神。那些走野蛮人/学者多兼职路线的西梅利安人被称为圣贤(oracles),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迷信本性。这些圣贤可以从鸟类的飞行或动物内脏中读出明显的预兆(Omens)和厄运(Dooms)。几乎大自然的任何方面都被赋予了精神上的意义,这些意义可以被那些聪明的人阅读。这些西梅利安圣贤只学习占卜(Divination )的巫术风格;此后,他们将获得额外的专长,而不是额外的巫术风格(sorcery style),当他们学完占卜法术后,他们将获得+2技能点,而不是额外的高级法术。

除了圣贤外,西梅利亚还有一种盲人——即那些不能再养活自己、家人或氏族——讲故事的口述传统,。西梅利安人害怕文字,相信字母(letters)和符文(runes)是神奇的。天生失明或后天盲目的西梅利安人往往兼职学者,成为西梅利安人和氏族历史与故事的口述宝库,从而获得他们的保留。当然也有可能是西梅利安人故意使他们的吟游诗人失明,以防止他们识字。再一次,就像圣贤一样,如果一个西梅利亚的盲吟游诗人学会了巫术风格,他很可能只局限于占卜。许多西梅利安学者认为写作是一种神奇的形式,因此没有旅行过的西梅利安学者很少有读写能力。这些学者将专注于知识技能(尽可能多)和表演技能(表达和传递他们的知识)。

士兵
Soldiers

西梅利安人天生就是野蛮人,尽管有一些人真的训练成了战士。但他们不亚于野蛮人,因为没有野蛮人职业,但他们同样是可怕的战士。许多人聚集在被称为兄弟团(Bands of Brothers)的队伍中,以完善他们的战斗技巧。几乎所有的人都学习散兵队形(skirmisher formation)的战斗风格。

西梅利安海盗
Cimmerian Pirate

海盗是1级西梅利安人的禁止职业。这是因为西梅利亚是一个内陆国度。西梅利安人中没有海盗。显然,正如柯南所证明的那样,柯南后来可以成功地将兼职海盗。他们将成为优秀的海狼(sea-wolves,见Conan: Hyboria’s Fiercest),因为野蛮人是严肃的西梅利安人的偏好职业。

西梅利安盗贼
Cimmerian Thief

尽管西梅利安人很乐意掠夺他们在战斗中杀死的人,但他们不是小偷,也没有人在西梅利亚以偷窃氏族,特别是他们自己的氏族为生。这种偷窃行为被认为是懦弱而不诚实的。如果一个西梅利安人不能通过战斗赢得他想要的东西,那么这个西梅利安人就会郑重地放弃。也就是说,盗贼职业并不是西梅利安人所禁止的。仅仅因为这种文化憎恶小偷小摸,并不意味着这种文化的个别成员就不能采取不同的行为。

一个西梅利安盗贼会发现他的背景技能对他所选择的职业很有用。悄无声息的攀爬和潜行可以用来进攻、闯入和逃跑。生存使西梅利安人可以离开道路和小径,前往几乎无法接近的藏身处。一个西梅利安人的力量有一个自然增强,所以一个基于力量的小偷在这里是合适的。由于他们种族负面的智力调整值,很少有西梅利安盗贼会成为盗贼关系网的中心,他们可以选择的技能数也会受到限制。由于智力调整值以及文化的原因,西梅利安盗贼很少能像其他种族的盗贼一样熟练。

西梅利安诱惑者
Cimmerian Temptress

拥有力量值和智力值减值的西梅利安诱惑者并不算是最有技巧的诱惑者,但如果被拒绝的话,她们通常会施展强大的重击。她们往往是农民女儿的类型,而不是其他由诱惑者扮演的角色(参见第124页了解潜在的诱惑者角色),尽管女性的角色是紧随其后的——西梅利安女性,她们拒绝过她们村庄要求的定居生活的。攀爬是西梅利安人的骄傲,对于西梅利安诱惑者来说也是如此。一个西梅利安诱惑者会是直率而强壮以及肉体的性。她有一种罕见的野蛮品质,一种野蛮的异国情调,这将帮助她在阴郁的西梅利亚之外的世界中生存。她有时也会变得抑郁,尤其是当她想到自己的故乡时。而当她有一个目标要追求时,她的心情就会欢欣鼓舞。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50

新技能
New Skill


表演-嘲弄
Perform - Taunt

嘲讽是表演技能的一部分,在战斗前用来嘲弄和侮辱敌人的指挥者,但在社交场合通常也用来进行侮辱。战斗前嘲弄的效果在第87页有描述,但在社交场合,使用表演(嘲弄)技能时,应遵循以下准则。
表演DC嘲讽表演
10做出一次漫不经意、但尖酸刻薄的机敏回应,使受害者感到尴尬,并引起在场其他人的哄笑
15提供一次刺痛的侮辱,造成深深的尴尬,而受害者却无法反驳
20这种侮辱恶毒而伤人。从现在起,受害者没有选择,只能把侮辱者视为敌人。
25侮辱是如此精心设计,充满了这样的恐吓和威胁,唯一可能的选择是让受害者现在就发起一场血仇,这就是嘲弄者的语气和措辞所造成的伤害。


西梅利安人的专长
Cimmerian Feats

虽然这些新专长是西梅利安人的头脑开发出的,但它们不是西梅利安人所独有的,并且可以自由地融入柯南角色更广泛的专长选项中。

战斗骑乘
Combat Riding

只用你的腿和膝盖来控制坐骑,你可以从马背上使用远程武器以及双手武器。
先决条件:敏捷13,骑术
受益:这项专长意味着当你试图在马背(无论是用膝盖引导坐骑或者是与战马一同作战——见柯南规则第112页)上战斗时,你不需要再进行一次技能检定,无论你是使用双手武器或者远程武器。你的平衡和自信是如此发达,好像骑手和坐骑是一体的。

氏族的信任
Confidence of the Clans

你擅长氏族政治和礼仪,在从事部族事务时总能感觉到正确的行为方式。
先决条件:氏族民(Clansman),魅力13
受益:任何你接触的氏族——甚至那些与你有血仇的氏族——都信任你并准备好与你打交道。当你从事部族事务时,你所有的唬骗,威吓和表演(演讲)检定获得+5加值,你通常会得到酋长的接见,而不必与下属或走狗打交道。

无声紧张
Silent Intensity

你默默地把每一点本能和直觉都集中在前方的战斗上,专注地盯着你的敌人……
先决条件:感知13
受益:在任何战斗之前,你都不会受到嘲弄或者其他事物的干扰,因为你会默默地专注于你所必须做的事情,以及当战斗开始时你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上。当你尝试引导无声紧张能力时(见85页狩猎与战争如影随形),你将你的等级作为意志豁免检定的加值。然而,当你使用这个专长时,你必须全神贯注地度过一整个战斗轮,忽略你周围发生的一切。如果你被物理或魔法的攻击,那么你的注意力就会被粉碎,你将无法使用此专长,直到有机会继续从事沉默的专注。
正常:你必须有一个敌人在你眼前,好集中你的注意力;如果敌人是隐蔽的或者看不见的,无声紧张不能被使用。

坚定
Stalwart

你是盾墙内的老练战士,提供一个坚定的存在,鼓舞了其他人,并贡献了盾墙强度。
先决条件:5级及以上
受益:当你作为盾墙的一部分进行战斗时,你的人物每有5级,盾墙强度就增加+1。另外,如果你进行了一次反射豁免检定来决定盾墙效果(Shield Wall Effect),你可以加上你的等级作为反射豁免检定的加值。
正常:只有当你战斗在盾墙的最前列时,坚定才有效。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53

游戏管理员的西梅利亚
Games Mastering Cimmeria

由于罗伯特·霍华德对柯南的出生地提供的信息很少,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基于柯南故事中所呈现的少量事实的推断,以及受凯尔特人及其景观启发而创作的新材料。我们的目标是为西梅利安人物创造一个真实有趣的游戏环境;但从现在起,大部分工作需要由游戏管理员负责。本章旨在帮助作为GM的您从西梅利亚中获得最大帮助。

西梅利安战役的时机
Timing of a Cimmerian Campaign

与任何柯南战役一样,需要考虑一下什么时候会有一场西梅利安战役发生。柯南传奇(Conan saga)的整个历史都可供游戏管理员们使用,本书仅作了一些假设,没有附加任何明确的历史时期,除了对维纳留姆(Venarium)的围攻已经是过去几年前的事了。

如果这个假设在你的战役时间范围内成立,那么阿奎罗尼亚人已经被赶出了西梅利亚,许多西梅利安英雄,尤其是柯南,已经在维纳留姆战役中成名。已经传达出的信息是,西梅利亚不是那么容易被征服的,黑暗森林中的野蛮人可以组成起一支军队,与阿奎罗尼亚先进的军事力量相抗衡。

如果你的战役将在维纳留姆战役之前或期间进行,则需要考虑以下事项:

◎如果这场战役发生在维纳留姆之后不久,柯南仍然在西梅利亚,但却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冒险家。在战争期间和战争结束后,各种各样的部族仇恨要么已经解决,要么已经和解。具体细节由你决定。
◎如果说这场战役在维纳留姆之前很短的时间,那么西梅利亚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面临这样一个统一的威胁了,此期间考验他们的主要是皮克特人和诺德海姆人(当然也包括他们彼此)。柯南是一个稚嫩的年轻人,伟大和耻辱正展现在他面前。如果这场战役涉及到卡纳西(雪鹰)氏族,那么许多人物将会认识柯南,他的父亲、母亲以及祖父。


也许任何一场西梅利安战役的最佳环境是在维纳留姆之后的数年。这使我们有机会向初出茅庐的部族成员讲述这场伟大战役的事迹,其中一些英雄还活着,可以夸耀他们的经历。柯南本人已经北上,与华纳人作战,而西梅利亚又一次被留在了自己的地盘上。


气氛
Atmosphere

正如本书开头的这首诗所展示的,柯南的性格和他(以及其他传奇人物)告诉我们的,西梅利亚是阴郁、黑暗和沉思的。它的风景是严酷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它的人民是孤岛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是彻头彻尾的仇外者。西梅利亚是一片危险的国度,居住着危险的居民。这种氛围以及持续不断的固有危险,应该成为西梅利亚边界内任何故事的最前沿。

◎强调恶劣的天气。下雨是常见的;从连绵不断的毛毛雨,到残酷的雷雨。当太阳照耀的时候,它是一缕微弱而稀少的阳光。西梅利亚是一片天空灰暗的土地。这里的风强劲,嚎叫并且寒冷,当它们从埃格洛菲安山脉爆发式的俯冲而下时。

◎地理环境严酷无情。北方的山脉不是像加拿大落基山脉那样的白雪皑皑的美丽,而是愤怒的灰白色荆棘王冠,向着世界咆哮。大片的西梅利安乡村是深邃的、布满沟壑的山谷、陡峭的山丘,掩映在纠缠不清的森林中,或者是阴暗的、被风吹拂的荒原,上面覆盖着足以撕破皮肤的石南花和金雀花。平原和草地很少。穿越西梅利亚要花费正常的两倍时间,因为这里没有公路,小道也不简单。直线旅行总是会有一座又一座的高峰或者其他的一些障碍。

◎西梅利亚的阴霾不仅仅源于其严酷的地理环境以及恶劣的天气。阴影似乎附着在西梅利亚之上,就像地衣附着在岩石上。这里的光线微弱,阴影却又长又深。夜晚厚重而寂静,黎明则姗姗来迟,白昼短暂而饱受困绕。整个国度都疲惫不堪,几乎没有什么自然的启迪来振奋精神和情绪。鸟鸣稀疏而哀伤;捕食者杀死猎物的咆哮取代了草食动物吃草与低吟的田园般的宁静。西梅利亚的整个氛围是沉重而压抑的——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一些预言已久的厄运即将来临。睡眠是断断续续的,被令人不愉的梦境所困扰。笑声听起来空洞而勉强。微笑,当它们出现时,严肃又一板正经,毫无幽默感。

◎西梅利安人本身就是多疑而沉默寡言的。热烈的欢迎意味着不被当场杀死。热情好客是不加礼节的,也没有什么风度。阴暗小屋里可疑的眼睛带着蔑视和迷恋的神情注视着新来者。孩子们不会像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成群结队地欢迎陌生人;相反,他们从远处怒目而视,从父母的力量背后估量着新来者。西梅利安人不说话,除非与人交谈或是场合的需要。耸耸肩通常是最接近于肯定或赞同的表示。戏谑的玩笑和随意的幽默被忽视,有时甚至被蔑视。带有玩笑意味但可能被视为含糊不清的侮辱的评论被视为侮辱。。反讽和双重含义无人赏识。轻率无礼很可能会迎来一种尖刻甚至是凶残的怒视。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55

氏族
The Clans

这一章涉及的西梅利安氏族提供了大量的例子,说明了西梅利安氏族之间的差异,同时强调了本质上的相似性。这是一个重要的章节,因为氏族生活决定了一个西梅利安冒险家的观点、信仰和哲学。氏族并不庞大,但他们的规模足够大到拥有独特的传统和视野,这使得他们独一无二。在发展一个西梅利安团体时,作为游戏管理员,你应该花一些时间来发展与人物相关的氏族观,使用角色扮演于西梅利亚一章中给出的指导,让玩家明白氏族不仅仅是一个大家庭或者背景:它是西梅利安人生活的基本框架。氏族驱动一切,任何一个西梅利安人,无论他流浪得多远,都无法逃脱氏族的影响。

氏族仇恨
Clan Enmity

氏族们脾气暴躁,反复无常。联盟来了又去,血仇很容易结下。氏族为了复仇以及出于必需品而袭击其他氏族。因此,交战的部族为西梅利安冒险提供了极好的背景。根本上,每个氏族都认为自己比自己的邻居优越,他们的倾向是通过征服弱者来证明这一点,或者通过一场令人尴尬的失败来迫使自己明白这一点。

氏族之间的关系包含了奇幻史诗的所有大胆主题。考虑其中的一些作为战役活动的背景或冒险的发起人:

袭掠牛/食物(Cattle/Food Raids)。有些氏族觉得从别人那里得到比自己生产更容易。袭掠季节发生在夏季和秋季之间,在天气变得太艰苦之前。有些突袭的目的是夺取足以让袭击者渡过难关的东西。另一些则是故意的惩罚,旨在否认对方的氏族,就像给袭击者提供食物一样。一次袭掠有很多风险,但对于一支战团和新“血”战士以及成年人来说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当然,一个被袭掠的部族经常会进行反击,既作为惩罚,也为了减轻损失。

加强联盟(Strengthening Alliances)。已经决定不再是敌人的氏族通常需要某种形式的纽带:交换人质,也许是为了确保联盟的存在,或者是在有价值的氏族成员之间举行婚姻,以展示这个新的联盟。什么情况决定了联盟?它能被信任吗?人质如何看待生活在敌人的营地?也许他们发现了一些东西,表明他们的敌人一直以来都是正确的,又或者他们一直在试图故意误导。如果结盟的基础是婚姻,那么新娘和新郎对未来的前景有何看法?最亲近的人感觉如何?婚礼在哪里举行?有没有持不同政见者出于个人的恶意理由故意破坏婚姻?也许这两个人物来自这两个氏族,他们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政治婚姻的成功。又也许他们的任务是让它失败…

共同的敌人(Common Enemies)。一对交战的氏族突然受到一个新敌人的威胁,这个敌人打算摧毁这两个氏族。它可能是一支皮克特军队或者诺德海姆部队,也可能是其他氏族,或是一种生物,例如霜巨人,意欲制造麻烦。受到威胁的氏族会联合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吗?他们能一起战斗吗?为了面对敌人,他们需要这么做才能达成一致?其中的一方有可能加入侵略者一边吗?也许每个氏族的成员都被精心挑选出来组建一支新战团来面对共同的敌人。

干涉血仇(Blood Feud Intervention)。两个氏族之间的血仇已经达到了一个程度,这种血仇可能会蔓延开来,并牵涉到其他相邻的氏族。一个独立的氏族决定是时候介入了,否则就要冒着被消耗和毁灭的危险。它将如何做到这一点?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失败的真正后果是什么?血仇中需要理清或淘汰的玩家是谁?一个不和的部族是否愿意接受第三方的干预?氏族间政治、争斗和阴谋的机会是不可抗拒的,它为人物提供了提升自己地位的机会,也为GM提供了集合来自不同背景人物的机会。

血仇余生(Blood Feud Fallout)。卷入血仇的氏族已经到了必须采取果断行动才能取得胜利的地步。氏族之间不再有任何共存的希望,因此人物们发现自己在与古老的敌人进行一场绝望的战斗。这种情况不可能在一次战斗中解决,可能需要在一系列小规模冲突和部族战争发生之前建立新的联盟,一劳永逸地决定谁是老大。血仇余波的性质可能取决于血仇本身的性质,也可能为发现世世代代血仇背后的真正原因提供了机会——也许会有令人惊讶的结果。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55

西梅利安玩家人物
Cimmerian Player Characters

理想的情况下,一个西梅利安团体将属于同一个氏族或者结盟的氏族。这显然使它更容易建立人物间的关系,并借给一个共同的基础上冒险和战役游戏。除非有共同的敌人要面对(在这种情况下,不同氏族民组成的临时探险队将在一次集会上被创建,例如在酋长之地上举行的一场氏族讨论),否则不同氏族的西梅利安人很少团结在一起。更可能的情况是,结盟的氏族联合起来对付威胁他们特殊利益的敌人,例如皮克特入侵,或者敌对部族采取了进攻性的行动(例如,作为血仇的一部分)。

来自同一个部落的人物很可能在一起度过了他们的成长期,成长为战士。他们很可能在同一支战团服役,或者一起在同一道盾墙里作战。无论这群人的决心如何,如果所有的人物都来自同一个氏族,或者来自一对结盟的氏族,而这两个氏族之间的关系支持共同的目标和合作,这样更容易合理化和得到支持。

这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西梅利安玩家人物将会是氏族民,而不是流浪者。由于氏族民与流浪者的观点不同,这两种性格混合在一起很难合理化。然而,这样的一组西梅利安人是完全可行的,他们都是流浪者,联合起来加入一支冒险团队。需要确定团体组建的原因,以下是一些需要考虑的想法:

◎一个氏族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迫使一组人物全部离开。这可能是一件丑闻,一次陷害,或者一个共同的需要。如果这个氏族几乎被一支敌对的氏族或一群敌人(例如皮克特人)消灭了,那么这些人物可能是幸存者,他们几乎没有选择,必须一起流浪于西梅利亚才能生存。考虑到西梅利安人对复仇的渴望,也许这群流浪者正在寻找他们氏族的毁灭者,意图复仇。

◎一对敌对的氏族族相遇并展开战斗,但在冲突中,双方的一些成员看到了斗争的徒劳,找到了一个共同点,使一定程度的同志情谊得以发展。在知晓这种同志关系将使他们在自己氏族中成为贱民,人物们决定脱离并打造自己的命运。他们各自的氏族如何看待这次背叛?这个团体是不是仍被他们父系氏族的战团所追捕?团体内还存在旧的对立吗;也许一些旧的氏族忠诚和紧张关系不时出现,尽管两者之间确实存在着 同志情谊。

◎流浪者来自几个不同的氏族,每个人被氏族除名都有着不同的原因,但当他们在一个共同的地方(如一个水坑或者已知的狩猎区)相遇时,却发现自己被扔在了一块了。起初,这群流浪者以深深的猜疑看待彼此,但是,考虑到彼此都渴望生存和探索,他们决定团结在一起,因为他们毕竟是西梅利安人——更广阔的世界并不在乎氏族差异,以同样的恐惧和蔑视对待所有的西梅利安人。

◎在酋长之地举行的一次会议已演变成氏族间的争吵,尽管一些头脑清醒的个人(人物)已经能够看到过去狭隘的竞争和根深蒂固的仇恨,并决定向酋长们表明,如果抛开政治和敌意,他们能够去做些什么。这些人物一起成为流浪者,以便最终向西梅利安氏族证明,合作而不是分裂是前进的最佳途径。

◎几个氏族被迫联合起来打败入侵的皮克特人、伯德人或者冈德人。通过这样做,一些氏族成员发现了只有在冲突和战斗时期才会出现的 同志情谊。后来,当敌人被打败后,这些战友们决定不能再留在氏族结构内,在他们刚刚击败的人的土地上寻找新的机遇。

Pos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22, 19:57

凯尔特神话、传统和传说
Celtic Myth, Traditions and Legends

霍华德显然是从凯尔特人那里得到了他对西梅利安人的灵感。西梅利亚融合了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法国和英国凯尔特人的传统,从而形成了西梅利亚的混合体。因此,凯尔特神话和传说为创造难忘的西梅利安战役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思想和灵感来源。不过,请记住,西梅利亚的灵感启发自凯尔特神话和传统;但它不是直接模拟凯尔特人。因此,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从凯尔特人的现有资源中获得灵感,就像霍华德那样加入你自己的曲折。

当利用凯尔特人的资源来发展一个西梅利安战役时,需要考虑一些凯尔特人的品质:

◎凯尔特神话,它既相互牵连,又相互矛盾,与其他回应了道德需要的信仰体系相比,它组织得不那么严密。凯尔特人,还有西梅利安人,试图把某种形式的秩序强加给生活,个人,以及与氏族或部落的关系。凯尔特人相信众神会引导某些行为,但最终还是要由个人来塑造自己的道路。西梅利安人也相信这一点,而且,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西梅利安人得出的结论是众神根本不在乎。凯尔特人相信,他们的神话使他们能够决定自己在人生的宏伟蓝图(grand scheme of life)中的地位,并减少宏伟蓝图经常造成的困惑。西梅利安人有着相似的哲学,但他们的观点是,因为世界没有意义,所以只有个人才能让世界变得理智——或者干脆接受世界对个人毫不关心的观点;这是西梅利安人的共同信条。

◎凯尔特人的传统始于大地的神秘;生育、生命、成长和支持。在凯尔特神话中,凡人——英雄和国王——与大地和自然女神配对,以巩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西梅利安人远没有这么浪漫;他们相信众神已经抛弃了凡人,只有坏消息可以分享。但是,西梅利安人仍然认识了土地及他们与土地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忽视大自然所提供的迹象和预兆。地方和事物被赋予了它们自己的、与生俱来的力量,与众神的力量完全不同,尽管这些力量本身并不表现为魔法或巫术,但它们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安慰,并帮助点燃了西美灵魂中的火焰,使之得以生存,并以某种方式迫使世界变得有意义。因此,正如凯尔特人随身携带着小巧、可用于抚摸的石头、形状不祥的枝条或树枝,或者其他个人图腾一样,西梅利安人寻找这些物品也是为了提醒自己,大地尽管有着可怕、无情的本性,但它仍然拥有生命和成长的力量——无论众神决定做什么。

◎动物和野兽是末日的预兆,或是神的使者。凯尔特人的英雄,库丘林(Cuchulainn),把自己绑在柱子上,以便继续与他的敌人战斗,尽管他遭受了可怕的创伤。只有当一只乌鸦,芭德布和莫瑞甘的可怕象征,停留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敌人才敢靠近并结束英雄的生命。这一形象反映在霍华德的故事中,柯南发现自己身处险境(他就会背对墙壁,以避免包夹),而西梅利安人总是在寻找某些生物的存在,这些生物可能暗示着众神正在传递的信息。牡鹿、公羊、狼、乌鸦——每一个都预示着某种需要注意的信息(通常在西梅利安人眼中都是厄运)。

◎凯尔特人的英雄,如库丘林和努阿达·银手(Nuada Silverhand),集中体现了战斗精神和多变的文化本质:好辩,勇敢,愚蠢,冲动,顽强。这些都是在西梅利安人身上可以发现的特征,柯南本人也展示了所有这些特征,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反映了凯尔特英雄的神话般的身姿。虽然霍华德在他的故事中从不直接把他们当作神话英雄,但没有理由不让库丘林、努阿达、米赫(Miach,迪安盖夫特之子son of Dianchecht)和安格斯·奥格(Angus Og)这样的人居住在西梅利亚深厚的神话历史中。这些神话英雄的功绩很可能被编入西梅利安氏族的传说中,成为真实历史、虚构神话的混合体,甚至将几个凯尔特英雄组合成独特的西梅利安人典型。他们的功绩,如对库利(Cooley)的牛的袭击,反映了好战本质和氏族间的关系,这往往是建立在狭隘的嫉妒和误解的轻视上,而不是流血真正的理由。事实上,凯尔特人的英雄甚至可能被描绘为西梅利亚远古时期亚特兰蒂斯英雄的代表。

◎凯尔特社会反映了众神的社会。正如凯尔特人从来没有形成一个单一的政治单位,他们的万神殿也没有组织成一套严格的等级制度或万神殿。但众神的行为和神话行为在凯尔特人社会得到了回应。于是,家族成了氏族,氏族组成了部落。同样,神的传统也融入了凯尔特人的仪式中,比如夏初的卢格纳萨节(Lughnasa),以及旧凯尔特人一年结束的萨温节(Samhain)。尽管西梅利安人不崇拜他们的神,但没有理由认为像卢格纳萨节和萨温节这样的神圣传统不被遵守,仅仅是因为它们形成了一种方便的方式来免除庆祝。事实上,萨温节是一个特别恰当的节日例子,它会吸引西梅利安人的思维方式。在萨温节,大地被认为是开放的,灵魂在土地上游荡(这个概念是库尔诺幽灵灵感的一部分)。黑暗统治着大地,众神的结合震撼着大地。萨温节回响了人类出现的混乱,它永远不能回到混乱中(这反映了亚特兰蒂斯人堕落到完全野蛮的黑暗时代,西梅利亚也因此从中出现)。当这个世界充满了这样的神送来的恐怖,大地的繁殖力必须得到恢复,氏族的未来必须得到保障。在萨温节期间,凯尔特人有一种强烈的不祥感和恐惧感,这种感觉只有在春天来临时才会解除,以贝尔坦节(Beltane)为标志。在贝尔坦节,巨大的火焰被点燃,象征着太阳的回归来驱除黑暗(西梅利亚不是黑暗吗?),牛被驱赶在火焰的灯塔之间来净化它们。这样的庆祝活动对西梅利安人来说不合适吗?尽管他们对他们错误而不可饶恕的众神缺乏信仰或信任?

◎凯尔特人崇拜战利品,而其中最重要的(对某些人来说,也是最痛苦的)就是头皮和被砍掉的头颅,带回到部落或氏族,湿淋淋而血腥,作为胜利的象征。凯尔特人的神话与这一形象相得益彰,不难想象,穆罗格氏族遵循类似的做法,这反过来又导致许多西伯莱时代的民族在思量黑暗的西梅利安人时感到厌恶。事实上,被切断的头颅被认为含有一种防御能力,凯尔特人认为这种能力特别强大。例如,库丘林把十二个敌方战士的头颅竖立在十二块石头上,既是对他人的警告,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进一步的伤害。类似的可怕屏障——幽灵栅栏——有力地提醒我们,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西梅利安人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The END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