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D:tF-E] Demon: Earthbound,序章
hieik
2007-08-05, 18:18
Post #1


艾尔
Group Icon
 397
   55

Group: Avatar
Posts: 322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恶魔——尘世之缚

序言:一个新家


当我抵达这里时,她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脸色惨白,尽管这样,她仍然试着对我微笑。她或许想拥抱我,但只能维持着压住自己大腿伤口的姿势。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关于枪伤的故事。当我在急诊室工作的时候,确切的说,当罗伊(Roy)在急诊室工作的时候,他曾看到一个女人在教堂开枪自杀,但是她只损伤到了眼部神经。后来虽然她看不见了,却过得非常快活。现在在我眼前,这个女人从大腿中取出一枚.22子弹,即将流血而死。枪有时真是有趣的东西,一点也不像在电影中那样。
她对我微笑着,这个微笑来自于一个知道你名字和你喜欢的酒类的调酒师,她以为我会去帮助她。
当我掏出枪用拇指轻敲着背面,看到她脸上表情的变化时,我知道这对我来说将是最困难的部分。在扣动扳机前,我把脸转了过去。我知道不会射偏的,在这种距离上绝对不会。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当我再一次转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她看起来只是有些忧伤,她以为我是朋友,我却背叛了她。那和即将被干掉的某些家伙的暴躁反应其实是一样的,愤怒会带来愤怒,但是悲伤也会导致悲伤。
我靠着她的尸体坐下,枪从我的指间滑落,我对这一切感到作呕,只想大声哭泣发泄,然后我听到了它。
布雷希尔(Blaysiel)。
那不是一种真实的声音。就好像冰冷的碎片般强行进入我的脑中。
我他妈的……布雷希尔。
想忽视这声音很困难,他喜欢使用我在天堂的名字胜于我的真名。至少目前,我有片刻休息的时间,他欠我这么多。

******************************

我背叛的女人叫做莉塔·曼(Lita Mann),那个名字给她的人生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有趣的是,你看起来并不像曼。
很有意思,她习惯了我——或者说罗伊去见她。
她很可悲地浪费了自己的才能。她缝制美丽的棉被和其它精巧的手工织品,然后在公园出售。她装满了套层,完成包装,做一些不管什么能让她维生的事。她有一间很糟的房子,但是她依然很快乐

当然你要知道,莉塔并不是完美的,她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是进行色情录像的表演。
她不常这么做(现在的市场行情需要21岁以下的女大学生,莉塔在较好的状态下可以扮成25岁的样子),但是有时候,她也会做,被一个或另外一个色情片的制作人叫去。通常那些东西都充满了病态的家伙和瘾君子。她不再是那种封面女郎了。她去了,去做那些场景并且在其中得到了许多乐趣。我们谈过一两次,关于这些事。她没有困窘,想让她困窘很难。
她正是我寻找的那种人。强壮、快乐、可靠、有创造力。我在公园里徘徊,寻找某个人和他的家庭。莉塔向我出售一个手工的捕梦者(dream catcher,是印第安人手工制作的灵物。用印第安鹰的羽毛编织而成,是给刚出生的孩子带来福气的灵物),在中间镶嵌着一块黄色的水晶,我没有犹豫就买了下来。她看起来正是我需要的,或者说,是需要的。

******************************

布雷希尔。
我最终放弃了,什么?
她死了吗?
她当然死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么?

声音在我脑中停止。他也许正在决定是否要责骂我的无礼。我知道他能彻底的毁掉我,只要他想。
回到我这里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我没有立刻回答,但是我的脚开始动了。
在这个偏执狂的混蛋家伙再次“捅”我之前,我已经走出门上了楼梯。
快回来,布雷希尔!
我已经在路上了,主人。我无法中断这对话,它不像挂断电话那样简单。我只能等主人那边结束,而且直到那时,我都无法自由的思考。我试着集中精力在我正在做的事情上。
出了门,我对一个扶着手推车无家可归的女人点了点头。用钥匙发动汽车,开车去主人那里。他无法感觉到我有多么憎恨他,至少我希望如此。

******************************

当莉塔和我完成了交易,她想的只是让所有人都来买她的手工制品。这对我来说不难。她已经很有才能了,而我只是把她的才能具体化了一小部分而已。
下一周,她很努力地做出了一些小装饰品和美丽到让人们不可抑制地想要拥有的工艺品。我每隔几天就会顺便去看她一次,这是计划。我必须令我们看起来完全是普通的关系——总之,普通的恶魔和仆从。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我想到了以赛亚(Iturya)。
以赛亚和我在战争中共同作战,我创造了路途,而她创造了终点。末路创造者和引路天使。布雷希尔和以赛亚。
当亚当和夏娃去狩猎的时候,我们要确保他们的去处和他们回来的方法。随后路西法因着他那绝妙的主意而陨落,战争开始了……等等。

当战争打响后,以赛亚和我死在了不同的地方,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忘记对方。当我们坠入地狱时,在路途的某处,某个知道我真名的家伙找到了出去的方法。在那之后门猛地打开了,然后我就在这里了。末路创造者爆炸般的冲进了这个躯体, 一个钻进酒瓶五年之久,最终把自己送进急诊室的懦弱酒鬼的身体里。当时我甚至没有闲暇想到以赛亚,这可能是我犯下的最大错误。
如果有她帮忙,也许我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

我知道最快的路径是横穿过城镇,当我在去主人的休息地点的路上走到一半时,一般人也就刚转过街角。完整规划道路的好处是:不用太费力去找路。另外,驾驶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时间思考。
我打开汽车里的收音机时他就中断了与我的联系,我思考着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莉塔的死,而且我确定他知道我为不得不杀死她感到非常悔恨。
倒不是他在乎我的感受——他不会期待我的忠诚,他知道我不得不追随他,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可以完全的摧毁我。我在深渊里维持着的唯一一件东西就是自我的感受。对以赛亚的爱,对上帝的爱,对人性的爱,对我工作的爱——这些都暂时支撑着我。憎恨和愤怒可能支撑的时间更长,但是我已经开始习惯那种事情了。最终,我变得能够忍受地狱的环境仅仅是因为我仍在忍受。然后,一个巨大的空壳开启了,一声巨响,我就在罗伊·德瑞(Roy Derry)的身体里了。
当我路过当地酒吧的时候,我仍然感觉口渴。这感觉很快过去了,但是它足够提醒我另一个在身体内的罗伊不想停下来。

我抵达了主人休息的地方,这里有着无法形容的美丽,所有的Earthbound(邪魔),或者说就像我听过的,无一不是全然的美丽。他们喜欢他们的遗物引人注目——博物馆里的展品,广场正中的雕像等等。我的主人是诡秘的,偏执的恶魔,不喜欢任何人知道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因此我不知道太多关于他的事情。他肯定有一群信徒,但是我从没见过。我不知道属于哪个家族,不知道他的名字,以及最重要的,他是如何知道我的。
我所知道的是他有一个计划,那计划把我卷了进去,因为他找到了我。他找到了在纽约竭力维持生活的我,并且他抢到了我。 起先我以为他只是想让我帮他应付即将要来到这个世界的混乱,但是不久便了解到他想要我做的事情更加特殊,只是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

在莉塔的工作出名之后, 我的主人命令我使它更上一层楼。我选了一些最诡异的工作交给她——不是最美丽的或者最精致的手工,但是大都非常有个性——而且为它们注入一些力量。不是很多——不像我的同伴安娜基(Annunaki),我不能做什么燃烧火焰的剑或飞翔的汽车——但是足以让捕梦者看上去使人安心。
我们的想法是把我的真名和标志暴露在这个世界中,就像一条落下的鱼线。我的主人用我做诱饵,只是打赌谁会上钩。我猜今天,他得到了期待中的大鱼,尽管有些奇怪,我没有在那儿看见他。
我以为他会对我解释这一切,让我参与他的计划,但是他没有。我是鱼钩上的诱饵,而且这次,他没有损失诱饵就抓住了鱼。我确定这是很好的红利,但是渔夫把小虫放回菜园只是因为它今天没有被吃?这不可能。
无论如何,莉塔不再去录像而专心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手工艺品上。我偶尔去看望她。有什么奇怪的顾客吗,莉塔?嗯,你知道,就像我一样奇怪。没有?好吧,下周见。哦,整洁的棉被,让我们好好看看。但是今天不同。

我停在公园里莉塔常呆的地方,但是她不在那里。我没有多想,开车去了她的公寓。我敲着门,在我的碰撞下整扇门都摇晃起来,随便一脚都可以把它踹裂。我还有空考虑应该把它变得更结实,它可能会吸引某些人从公园跟踪她回家并且抢劫她。
她没有来开门,但我想我听到了些什么。我试着转动把手——门没有锁。这很奇怪,所以我谨慎的四处观察。这个地方非常凌乱,但还算正常。莉塔是个艺术家,这意味着整个地方会塞满补给品,织物碎片和会有特殊的针蹦来蹦去,而且如果你蠢到脱掉自己的鞋子,它们会扎进你的脚。我大声地喊着她,但是没听到什么动静。我现在开始担心了。我不是真心的关心莉塔,我不再是什么人道主义者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把她弄丢了,我的主人会责难我。他对此没有任何概念——城市是多么危险或者在人数如此庞大的纽约要追上一个小小的人是多么难。

设想为一个没有任何概念的老板工作,他不知道现在是哪年或是你怎么做你的工作。但是他想让你认真地做你的工作,而如果你失败,他是多么乐于干掉你。仅这一点。你知道这会对士气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这是个超级巨大的动力。我不确定如果我弄丢了莉塔他会做出什么来,所以我开始四处寻找。但是莉塔没有给我留便条告诉我她在哪和需要帮助,所以我只好用其他方式到处寻找。我从墙上扯下一张莉塔的照片,试着集中精力寻找她在哪。
许多像我们这种“犯罪者”不能做这种事,但是以赛亚和我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我记得她教了我什么。当然,而且我知道自己有一些特殊待遇。
我看见的不多,从照片里发出的蓝色微光的踪迹穿过门,在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之前,我开始跟着它。

布雷希尔。
干什么?我为自己的语气感到后悔。你对谦卑的思考是多么难有任何概念吗?他不满意的表示令我的神经像着火一样,但是我保持站立的姿势。我很抱歉,主人。
找到你的仆人并杀了她。
接着他就中断了对话。我只在那里站了一会,靠着门从痛苦和打击中恢复意识。杀了莉塔?为什么?真他妈的冷漠。我还没有和她解除契约,当然是这样没错,但是杀了她
我知道有些东西快邻近我思想的边缘,但是我并不真正知道些什么。我想我所能做的最好的是,找到莉塔并且在我杀掉她之前也许能找到什么答案。也许她知道的比她透露的更多。
我跟着蓝色的光线去找莉塔,在离这里不远的桥下找到了她,当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即将流血过多而死……但是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

那里有个坐轮椅的人进入我主人的建筑内,我始终以为他是个信徒或一个监视者,但是不久我开始觉得他只是个喜欢到这里呆着的无家可归的跛子。一个流浪者在离像我主人那样邪恶而强大的家伙30码不到的地方居然会觉得舒服?这真他妈的是个疯狂的世界。
他破旧的帽子倾斜在脸上,他没有问我今天有什么新鲜事,我惊奇的停下来开始注视他。他死了,更重要的是,他的皮肤松弛的挂在他的身体上,而且他的肉堆积在他的臀部周围,积压着靠在轮椅的一边。他闻起来和平常相比没区别,但是这改变相当快。

我向门看去,门把手看上去没被人碰过,但是我不能断定它最后被使用过。我试了一下,它被打开了。我立刻准备逃跑——我的主人从没有在有能力的时候放着门不锁的。当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我知道确实是这样。
布雷希尔。
是的,主人?

我需要你送我远离这里。
他停止了对话,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通常他会和我呆几分钟。我走进建筑,关上门开始四处搜寻。毕竟,我从没有真正见过主人和尘世相连的符记。
这个走廊通向五扇门,其中四扇被木板拦起来,而第五扇看起来是坏的。他一定在被木板阻挡的门之一的后面;这也许是个简单的圈套。我不能唤起我的主人,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盯着门,试着判断到底是哪一扇。我感到有个东西在指引我的思想,这不是个真正的咒语,更多是精神上的。
嘿,你!
我向上看去。
在天花板上有一道裂缝,透过它我看到金属的微光,无论它在哪里我都知道那是什么,覆盖着灰泥和腐败的气息,那就是我主人的符记。
还有更坏的吗?当我看着它的时候内心不由自主的涌起忠诚的波涛
我四处寻找脚蹬或其他东西。我够不到天花板,但我需要先拨去那层灰泥,把他从临时的不管那是什么的驱壳中释放出来。他没提供任何有意义的帮助。

我踢开一扇被挡起来的门,然后迅速滚到一旁。什么也没有,这里没有陷阱,至少没有在门被踢开时就会触发的。我观察着房间,这里是空的,窗户用木板挡了起来。地板上有各种各样的垃圾,也许是被收集来的。无论如何,没有我可以站在上面的东西。
我踢开另一扇门,有更多同样的东西。衣服在地板上,灰尘中走过的痕迹,也许是老鼠的。房间似乎因为某些原因比另一间更温暖一些。
第三扇门上有陷阱,但是在霰弹枪开火之前我就跳到一旁去了。我不确定,但是我能感受到撞击触发器和枪响之间的那些涟漪,也许我的主人让陷阱发动的更慢,好令我足以躲开。他倒不会那么好心,当然,如果我受了伤,他就哪也不能去了。

最终,我开始厌烦了,“主人,”我大声地说,“除非我能碰到你,不然我无法让你下来,帮帮我。”
我的声音出于本能,听起来完全不应该这样,我的声音愤怒而急躁。当和更强大的恶魔做交易时,你的声音绝对不能愤怒和急躁。他们在世界上已有数百年,认为自己是现有的最强大和有权力的。还有他们并不喜欢有人向这些观念挑战。我在认识到错误之前就跪了下来,我的主人就像抓着一块黏土一般抓住了我的灵魂,并且把我残余的天使形状强加在罗伊的凡人身上。
我看到我的双手开始发光,首先在掌心,总是那样。这有些像打了局部麻药后,看某人在你腿上动外科手术一样。我猜,它太他妈的使人神魂颠倒了,而且即使它不是真的在疼,你却感觉是那样。
光开始从我的手掌蔓延到我的胳膊,细小的白色光线就像金属丝照亮了我——或者说罗伊的肉体。我感到我的感觉变得更敏锐。我可以闻到房子腐败的气息和空气中火枪的硝烟,我可以闻到鞋底莉塔鲜血的味道,而且我可以闻到外面那个死去的男人散发的恶臭。
我不知道他开始时要证明什么。就像我家族里的大部分成员一样,我没有羽翼——我们安图(Antu)知道自己该去何处,我们从来都不用飞的,即使是在战争中也是一样。但当痛苦变得更加强烈时,我终于意识到了发生的事。我手脚指头尖端的血肉闪耀着爆裂开来,蓝黑色的利爪伸了出来。我从来都没有过爪子,这不该是我灵魂最初被塑造的样子。
但是他知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不夸张地说,我就是他手里的一团泥。

我大口喘息着,用爪子爬上墙并将灰泥刮去,那个被掩盖住的东西是一个失去光泽的银色面具。我不知道它有多么的久远或是拥有怎样的文化,更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东西藏在纽约的某栋房子的天花板里。我把它拉出来的同时它还附赠了一大堆蟑螂。
我降到地面上,有些虚弱地靠着墙,我真正的形态回到被盗用的身体里。通常我手掌的光线在完成了某样事情后就消失了,但今天这爪子存在的时间有些长。
我的主人没有命令我,但是离他如此之近,我可以感觉到他想要什么。他的担忧,他离开这里是有原因的,但这不是恐惧。这意味着他刚刚实现了某个计划,他试着确保这计划的成果。我完全相信他下一个命令就是烧毁房子,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给了我休息的时间。

当我坐在那里靠着墙,那一瞬间,我感到安心。而且荒唐的是,那该死的恐惧感远离了我。我直直的坐起来开始环顾四周,从我眼前两扇仍然完好的门到恶魔的面具再到墙上的弹孔。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感觉?这是我主人的住所,因为它掌管着我灵魂的钥匙。即使他不是,这不能改变他是——没人可以真正在这里感到舒服。但是刚刚那一瞬间……那感觉就像是……
家。
哦,不。

我跳了起来,推开最后剩下的那块木板。衣服仍然在那,还有尘土中的痕迹,但是那痕迹是新的。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拿起衣服并意识到它们已经被撕碎了。它们浸泡在鲜血中,牛仔裤,衬衫……和棉被碎片。我不认识这些衣服,但是我知道那棉被。那是莉塔做的,我使之强化,使它更温暖舒适,就像普通的被子。然后莉塔把它卖掉。
我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因为我知道买这被子的人发生了什么。曾经有一个人,他构想出了“安全”和“家”这两个概念。是某个,对此我很肯定,逃离了地狱那永恒不变的恐怖之后渴望温暖的人。某个人找到了我,并且发现被子上有我神秘的标记。某个人教给我,末路创造者,如何去寻找,并因此能发现棉被的创造者。那个迷惑了他的恶魔,卑劣的恶魔主人……但不是在这种形态下。
我那疯狂的主人想要什么?他想要安全。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最好的安全港?你可以去问一个天使如何创造“安全”,但那之后天使就知道了你的藏身地,所以只有这么做……
哦,上帝,不。

布雷希尔。
我抬起头,仍然抓着撕破的棉被对着自己的脸。我无法平静,我大哭着直到看见被子上布满泪痕,我身体上疼痛的变化是他造成的,但是我唯一想到的是以赛亚死了,她的灵魂被毁灭,而这都是我的错。

布雷希尔。
是的,主人?

我的语气没有愤怒,我感觉不到愤怒。也许稍后会感觉到,但现在我只感觉到催促和被需要。我的脸看起来大概和我杀莉塔前她的表情一样。我猜他也想要杀了我。
带我到这来。然后他的形像充满了我的脑海,我明白了。
他知道哪里安全,但是不知道如何到达。他毁灭了引路天使创造了安全的地方,但是他还需要我,末路创造者,带他到达那里。

他没给我任何足以信赖或尊敬他的解释,即使是个谎言。他也没有告诉我任何关于他信徒的事,或者为什么当我找到莉塔时她已经快死了,或者他是如何在以赛亚发现我之前引诱她的。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任何事。
如同行尸走肉,我走进大厅,捡起银色面具并走出门,手里一直抓着撕碎的棉被。那感觉仍然像以赛亚,确切的说,像以赛亚和我在一起。多久以前这感觉就消失了?我将面具塞进夹克里,然后沿着路去我主人的新窝。我知道一旦我们到了那里将会发生什么,就像以赛亚一样,我现在知道太多关于主人的安全地的事情。

走出大街时,我看到地铁入口处有几块木板。当我走过汽车并向前走到站台的楼梯时,我的主人没有疑问。他以为我们正在往家走,其实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对的。
他不会知道地铁列车和它们的运作方法。当我跳下站台并跨过第三阶轨道时,他没有怀疑。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罗伊活着的时候曾涉险横穿铁轨。我不知道铁轨上能有多少伏电压,但我打赌,它足够溶化一个古老的银制面具了。

我们没有立刻回家。




感谢inthel和benran的大力协助(当然这协助我是用强盗的手段争取来的),辛苦了。虽然开始翻译的很头疼,但后面越来越觉得愉快,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之前没有接触过关于恶魔的规则,所以有不合理之处,请多指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hieik: 2007-08-06, 08:46
TOP
inthel
2007-08-05, 20:20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原文的斜体要保留。


关于Antu:
QUOTE
我们Antu们知道自己该去何处,我们从来都不用飞的,即使是在战争中也是一样。
Mapuche神话传说中有一种善良的精魂叫Pillán,凡是生前全心全意遵守Mapuche约定俗成的律法的人,死后都会变成Pillán,而Pillán的统治者就是Antu。这个似乎没有现成译名,可以考虑音译。


最后关于Earthbound的翻译,首先看看原书中的描述:
QUOTE
THE NATURE OF THE BEAST
The Earthbound are powerful demons freed from the Abyss thousands of years ago by the efforts of human sorcery. Maddened by millennia of torment in the Abyss, these spirits spawned hideous cults and bloody religions across the length and breadth of the ancient world. Their goal, then as now, is the utter desecration of humanity, perverting mankind’s collective soul and subjugating it to their will. Even though they were once angels like the rest of the fallen, the Earthbound are now monsters even by a demon’s standards, twisted by ages of madness and hate into terrible, Lovecraftian nightmares. Each pursues an inscrutable, alien agenda to remake humanity in its image, and through them the cosmos itself.
然后,书中可是把这种妖孽与Cthulhu做类比的,有一章开头还引了H.P. Lovecraft那段“群星位置正确之时如何如何”的经典片段。翻译成“眷尘者”意思难免有些不对味。

再来张图:

Attached Image

嗯,你们没看错,就是Old Ones……
TOP
benran
2007-08-06, 11:01
Post #3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我没完整看过原书……只能凭零星印象自己yy……难免有不妥么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glare.gif) ……要么问问hieik……就译成古神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ph34r.gif) ?
TOP
hieik
2007-08-06, 11:29
Post #4


艾尔
Group Icon
 397
   55

Group: Avatar
Posts: 322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总之就是很强大很邪恶,留在世间的东西,我改成邪魔了- -
TOP
inthel
2008-11-24, 12:13
Post #5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QUOTE(hieik @ 2007-08-05, 18:18) *
在莉塔的工作出名之后, 我的主人命令我使它更上一层楼。我选了一些最诡异的工作交给她——不是最美丽的或者最精致的手工,但是大都非常有个性——而且为它们注入一些力量。不是很多——不像我的同伴安娜基(Annunaki),我不能做什么燃烧火焰的剑或飞翔的汽车——但是足以让捕梦者看上去使人安心。
刨下坟:当时没看出来,最近考据了一下,这里的Annunaki并不是什么人的名字,而是堕落天使的另一个称呼。所以这里应该改成“不像我的堕天使同伴”才对。

引用:
http://trow.cn/forum/index.php?s=&show...ost&p=9034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