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3 Pages V  1 2 3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tBoN] 挪得之书 之一 该隐传, The Chronicle of Caine,校对中,欲转载者请与译者联系
inthel
2007-12-17, 14:34
Post #1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原初时代

我梦想着原初时代和最久远的记忆
我叙说着原初时代和最古老的先父
我唱诵着原初时代和黑暗前的破晓

漂泊之地上,乐园的光芒照耀着夜空,父母的泪滴洒湿了大地
离去之路上,我们彼此开始学习生存,从土地中获取维生所需

我,初生者该隐,手舞锐器,播撒黑色种子,灌溉并照料它们生长
次生者亚伯,照料动物,协助分娩生产,喂食并照看它们生长

我珍爱他,我的兄弟
他是最聪明的
他是最灵巧的
他是最强壮的
他是我所有喜悦的极致

一天,我们的父对我们说
该隐,亚伯,你们当向天上的他献祭,供奉你们所有之物的极致

我,初生者该隐,收集了最柔软的枝芽,最新鲜的果实,最甜美的谷物
次生者亚伯,宰杀了最鲜嫩的家畜,最强壮的牲口,最美味的禽兽

我们在父的祭坛上升火烘烤,看着烟雾将献祭带给上位者

次生者亚伯的献祭,上位者赞赏其美味,他得到了祝福
我,初生者该隐的献祭,上位者谴责其糟粕,我得到了诅咒

我看着亚伯的献祭,血肉与鲜血熏烟弥漫
我哭了,捂住自己的双眼
我日夜祈祷

我们的父所说的献祭之日再度来临了

亚伯献祭了他最鲜嫩、最美味、也是最喜爱之物,投入燃烧的火焰
我没有带来自己最新鲜,最甜美之物,因为我知道上位者不要那些

我的兄弟,最爱的亚伯,对我说
“该隐,你没有带来献祭,那些你喜悦之物的极致,在祭坛上为他而烘烤。”

我哭了,为爱而流泪,用锐器将我所有喜悦的极致,我的兄弟,献祭了

亚伯的鲜血覆盖了祭坛,在火焰中闻起来是如此香甜

但是我的父说
“诅咒你,该隐,你杀了自己的兄弟。你将如我般被放逐。”

他将我流放进了黑暗,挪得之地

我被投进了黑暗
我看不到光亮,我感到恐惧
和孤独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20-02-26, 22:47
TOP
inthel
2007-12-17, 14:44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莉莉丝的来临

我孤独地待在黑暗中
我感到饥饿
我孤独地待在黑暗中
我感到寒冷
我孤独地待在黑暗中
我悲伤泣下

随后响起了一个甜蜜的声音,一个甘美的嗓音
许诺着救助
许诺着终止

一名幽暗而秀美的女子来到我身边,眼中所见是对整个黑暗的洞悉

“我知道你的故事。挪得的该隐。”
她微笑着说
“你很饥饿。来!我这有食物。
你很寒冷。来!我这有衣裳。
你很悲伤。来!我这有抚慰。”

“谁会抚慰受诅如我者?
谁会为我穿衣?
谁会给我食物?”

“我是汝父第一任妻子
我与上位者抗争,我于黑暗中自由
我是莉莉丝。

曾经,我也很寒冷,但没有人温暖我
曾经,我也很饥饿,但没有人喂食我
曾经,我也很悲伤,但没有人抚慰我。”

她接纳了我,她喂食了我
她为我穿上了衣服
在她的臂弯里,我得到了抚慰
我哭着,直至眼中渗血,而她吻掉了那些血珠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20-02-26, 22:48
TOP
inthel
2007-12-17, 14:45
Post #3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莉莉丝的巫术

我在莉莉丝之屋中居住了一段时间
问她
“在这黑暗中,你是如何建造的房屋?
你是如何编织的衣裳?
你是如何培育的食物?”

莉莉丝笑了
“我和你不同,我已经觉醒。
我能看到围绕着你的纤维,我制造所需之物的力量即源于此。”

“那么,让我觉醒吧,莉莉丝。”我说
“我需要这种力量。
这样,我也可以编织自己的衣裳,
培育自己的食物,
建造自己的房屋。”

担忧在莉莉丝的面庞上浮现
“我不知道觉醒会给你带来什么,
因为你受到了父亲真正的诅咒。
你可能会死。
你可能会永久地改变。”

该隐开口了,“即便如此,没有力量的生命不值得生存。
没有你的赠礼我会死掉。
我不要作为你的奴隶苟活。”

莉莉丝爱着我,我知道这点
莉莉丝会为我做任何事情,即使违背自己的意愿

因此,莉莉丝,明眸善睐的莉莉丝
唤醒了我
她用小刀割伤自己,为我准备了一碗鲜血
我痛饮着,甜美的血

我堕入了深渊
我永远地堕落了,堕进最深邃的黑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07-12-19, 19:28
TOP
inthel
2007-12-17, 14:45
Post #4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该隐的诱惑

耀眼的火光自夜晚的黑暗中而现
天使长米迦勒在我面前显现
我没有惧怕,我询问他的目的

米迦勒,天国的统帅,挥舞圣火者,对我说
“亚当之子,夏娃之子,汝之罪孽深重,但吾父的慈悲同样博大。
难道你不会忏悔自己所做的罪恶,并让他的慈悲将你洗涤吗?”

我对米迦勒说
“我将骄傲地以自己意志生存,而不是依靠[上位者]的赦免苟活。”

米迦勒诅咒了我,说
“那么,在你行走于大地之时,你和你的子嗣都将惧怕我的烈焰,
它将深噬汝等之血肉。”

到了早上,拉斐尔摇曳着柔软光亮的羽翼而来,照亮了地平线
日轮的驾驭者,东方的守护者

拉斐尔开口了,“该隐,亚当之子,夏娃之子,你的兄弟亚伯宽恕了你的原罪
难道你还不忏悔,并接受全能之主的仁慈吗?”

我对拉斐尔说
“我将以自己的宽恕原谅自己,而不是凭借亚伯的宽恕。”

拉斐尔诅咒了我,说
“那么,在你行走于大地之时,你和你的子嗣都将惧怕拂晓,
无论藏身何处,日光都会试图将你如柴火般点燃。
现在就藏起来吧,避开这日耀的愤怒。”

我在大地中找到了一个秘密之所,避开了日光的灼烧
我在大地深处沉睡,直至光明的世界隐藏于黑夜的山脉之后

当我从白日的睡眠中苏醒时,我听到了羽翼温柔扇动的声音
看到了乌利尔的黑色羽翼将我覆盖-
乌利尔,收割者,死亡天使,居于黑暗的黑之乌利尔

乌利尔平静地对我说着
“亚当之子。夏娃之子。全能的主已经宽恕了你的原罪。
你会接受他的怜悯,让我给你应得的奖赏,使你不再受咒诅吗?”

我对黑翼的乌利尔说
“我将以自己的怜悯而生存,而不是靠着神的怜悯。
我是我自己,我做我自己,永远不会变。”

随后,借着恐怖的乌利尔之口,神主诅咒了我,说
“那么,在你行走于大地之时,你和你的子嗣都将与黑暗纠缠
你将只能喝下鲜血
你将只能吃下尘土
你将永远如已死一般,
既从未死过,也从未活过。
你将永远行走于暗夜,你所触摸之物将崩溃于虚无,直至终末之日。”

我因这可怖的诅咒发出痛苦的哭号,撕扯着自身的血肉
我双目泣血
我用杯子接住泪水,并喝下了它们
当我停止啜饮悲伤,抬起头时
天使长加百列
温柔的加百列
加百列,仁慈之主在我面前显现了

天使长加百列对我说
“亚当之子,夏娃之子,看哪,天父的慈悲远超你所知
甚至就连此时,慈悲之路也仍开启,汝可呼其为[Golconda]之路。
将它告知你的子嗣,经由此路,他们将能再次居于光明。”

就在此时,黑暗如幕纱般升起,只有莉莉丝的明目闪闪发光

环顾四周,我知道自己已经觉醒了

当汹涌澎湃的力量初次在我体内激荡时
我发现了如闪电般移动的方法 [Celerity]
发现了借助大地力量的方法 [Potence]
发现了如磐石般坚硬的方法 [Fortitude]
这些就如我曾经的呼吸般自然

莉莉丝向我展示了她如何避开猎手追捕 [Obfuscate]
如何命令敌人服从 [Dominate]
如何要求对手尊敬 [Presence]

随着更进一步的觉醒
我发现了改变形体之道 [Protean]
统治动物之道 [Animalism]
延展视界之道 [Auspex]

莉莉丝命我停下,说我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界限
我已经走得太远
我威胁着自己的真正本质

她使用自己的力量命令我停下
我因她的力量而需要她,但内心深处已种下了叛变的种子
当她将视线从我身上转开时,我再次向黑夜开放了自身
在群星之中看到了无限的可能,知晓了力量之道,鲜血之道
已经为我所用
我在这分茬出众多路途的最终之道上,觉醒了

借助这全新的力量,我破坏了夜之女士加诸于身的镣铐
在那个夜晚我离开了诅咒女皇,将自己隐身于暗影
我逃离了挪得之地,最终来到了一个甚至连她的恶魔也找不到的地方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20-02-26, 22:49
TOP
inthel
2007-12-17, 14:45
Post #5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希拉的故事

现在让我讲述希拉的故事
该隐的第一个爱人,该隐的第一任妻子,拥有最甜美的血液,最柔滑的皮肤,最清澈的眼神

她是该隐最初子嗣中的孤独者,该隐渴求着她
但她并未留意他的欲望,而是避开了他

赠礼,祭祀,香料,鸽子,舞者,歌手,公牛,雕塑,丽服
没有一样能打动希拉的芳心,没有什么能使她坚硬如石的心软化成甜蜜果实

该隐抓挠着胡子,撕扯着头发,在暗夜下的荒原中徘徊,为她而相思煎熬,为她而欲火焚心
最后该隐遇到了一个对月歌唱的老巫婆

该隐问老巫婆
“为什么你要这样歌唱?”
老巫婆回答说
“因为我渴望着自己所未拥有之物。”

该隐对老巫婆说
“我也有此渴望。你能做些什么吗?”
老巫婆微笑着说
“饮我的血,该隐,血族之父,明晚再回来。
然后我会将月之智慧教授与你。”
该隐吮吸老巫婆裸露的颈部,然后离开了。

第二个晚上,该隐发现老巫婆在岩石上沉睡
“醒来,老巫婆。”
该隐说
“我回来了。”
老巫婆睁开一只眼睛,说
“今晚我在梦中为你寻求解决之道。再喝一次我的血,明晚再回来。
再带来一个粘土碗。
以及一把锋利的刀。
那时我将知晓你寻找的答案。”

再一次的,该隐吸走了老巫婆的血,她立即就又沉沉睡去。

第三个晚上该隐回来时,老巫婆微笑着看着他
“恭喜,心兽之主,”老巫婆说
“我有了你所寻求的智慧。
用你带来的碗取一些我的血,将它与这些浆果和药草混合,
并喝下这灵药。”

“你将不可抵挡。
你将强势霸道。
你将睥睨众生。
你将激动人心。
你将热情洋溢。
希拉之心将如春雪般融化。”

如此,该隐便喝下了老巫婆的灵药,因为他是如此深爱着希拉
是如此渴求着她的爱

老巫婆咯咯地笑着,说,“停手。”
该隐便不能违抗她
老巫婆咕咕地笑着,说,“爱我。”
该隐便只能凝视着她老浊的双眼,渴求着她革质的皮肤
老巫婆嘎嘎地笑着,说,“使我不朽。”

该隐便拥吮了她。她再度怪笑,因这拥吮的纯然狂喜而狂笑
因为它不再使她感到痛苦

“我使你变得强大。以诺的该隐,挪得的该隐,但你将永远被我束缚。
我使你成为万物之主,但你将永远无法忘记我!
你的血如今强而有力,喝下它的人将会被其束缚,就如你在这三个夜晚所做的一般。
你将成为主宰。
他们都将成为你的奴仆,正如你成为我的奴隶。
虽然希拉会如你所愿爱上你,但你将会永远爱恋我。现在去吧,迎娶你可爱的新娘吧,
我将在最黑暗之处等着你,我将为你的生命制作更多的药剂。”
如此,该隐心情沉重地回到了以诺。
连续三夜的每个夜晚
希拉都喝下了她血父的鲜血,虽然她并不知情
随后,第三夜,该隐宣布他将成婚
新娘是希拉,他最甜蜜的子嗣
她同意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20-02-26, 22:50
TOP
inthel
2007-12-17, 14:45
Post #6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老巫婆的故事

该隐不情愿地服侍了老巫婆一年又一天,那个以血之智慧将他如囚犯般束缚的老巫婆

她每晚都强迫他献出自己的血,用来制作秘密灵药和强力处方

她取走他子嗣的子嗣,他们不再为人所知

但该隐拥有智慧,他再没有啜饮过她
她并没有说什么,认为他仍然是自己的奴隶

某天晚上
该隐去到老巫婆所在丛林之处,告诉她自己睡眠中所见的恐怖噩梦

“我惧怕自己的生命,老巫婆。
我惧怕乌利尔的预言,我的子嗣贪求我的鲜血。
告诉我秘密的知识吧,这样我就有足够的力量去自己应付。”

老巫婆便走到一棵歌斐树旁
折下了一根树枝
用锋利的刀削尖了这树枝

“拿着这锋利结实的活木枝桠,将它刺进你任性子嗣的心脏。
它便会依汝之命将其定住。
觊觎你的心血者,必将承负你的审判。”

“谢谢你,母亲,”该隐说着快速移动脚步
抓起了歌斐木的木桩,将其深深推进了老巫婆的心脏

该隐,睿智的该隐,在过去的一年又一天中从没有喂养过她,并以全副意志贯注于手上
因此他打破了加诸于己的束缚,夺回了自己的命运

她再次怪笑,鲜血从她嘴中倾泻而出
她的眼中溢满憎恨
该隐亲吻了她,亲吻了她那冰冷、血红的嘴唇,然后将她留给了拉斐尔的微笑:
初升的日光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07-12-19, 20:22
TOP
inthel
2007-12-17, 14:45
Post #7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第一城的故事

起初只有该隐
该隐因[爱]而[献祭]了他的兄弟
该隐被放逐了
该隐被诅咒以永恒的不朽
该隐被诅咒以鲜血的欲望
该隐是我们的起源
吾父之父

在那流逝的岁月里他曾居住在[挪得之地]
处于寂寞与痛苦之中
相当久远的一段时间里都形单影只
但往昔的回忆淹没了他的悲伤
他回到了凡人的世界
回到了他的兄弟[塞特,夏娃第三子]
和[塞特的子民]所创建的世界

他归来了,受到了欢迎
[因他那身上的标记,没有人敢于反抗他]
人们看到了他的力量,崇拜着他
[他成长得强壮有力,他的力量强横无比,他的敬畏与服从之道精湛巧妙]
[塞特的子民争取到了]他
请他统治他们的伟大城市,第一城

但是该隐的力量中滋长着孤独
深入骨髓的孤独之种生根发芽,长成一朵黑暗之花
经由召唤恶魔,倾听耳边低语的智慧
他在自己的血液中看到了无边的力量
他学到了制造自己子民的方法
他知晓了它的力量,决定去拥吮那些最接近他的人,并实施了

看哪,乌利尔,恐怖的乌利尔,在那真夜里显现,并对他说话

“该隐,虽然你很强大,但你仍留有神的印记
记住:你所制造的每个子嗣都将承受你的诅咒,你的每个子孙都将永远行走于挪得之地
将恐惧烈焰和日光,吞咽鲜血与尘土。
他们背负着其父的嫉妒之种,他们将永远互相陷害和争斗。
不要将厄运带给那些寻求义之道路的亚当子孙,该隐!
停止你那恐怖的拥吮!”

然而,该隐知道他必须做些什么,一个年轻的男人,以诺士
塞特的血脉中最受恩宠的一个,祈求成为黑暗之父的子嗣
虽然留意着乌利尔的命令,该隐还是占有了以诺士
将他陷入黑暗拥吮的缠绕

如此,该隐造就了以诺,并将第一城命名为以诺
以诺祈求一个兄弟,一个姐妹,而该隐,纵容的父亲
将这些给予了他,他们的名字是希拉,血液最受该隐喜爱者
和以拉,以自己的强壮服侍该隐者

这些该隐的子嗣学到了制造自己后裔的方法
不加思考地拥吮了众多的塞特子民

然后睿智的该隐发话了。“这种罪恶必须终结。
不会再有更多的罪恶了。”
该隐的命令就是法律,他的子嗣都服从于他。

城市矗立了许多个年头
成了一个强盛帝国的中心
该隐与那些非其族类者更加亲近
[塞特的子民]知晓了他
而他也知晓了他们

但是世界因原罪而滋生着黑暗
该隐的子嗣徜徉于大地,纵容着他们的黑暗之道

该隐对自己子嗣的战斗感到愤怒
看着他们互相攻击诋毁,他发现了欺诈
看着他们虐待塞特子民,他知晓了悲伤

该隐在幽暗的天空里看到了征兆,但他什么都没说

然后大洪水来临了,滔天的波浪清洗了整个世界
塞特的子民连同他们的城市一起被摧毁了

再一次的,该隐陷入了巨大的悲伤,走进了自闭的孤独
他离开了我们,他的后裔,任我们自生自灭

在长久的搜寻后,我们在大地深处找到了他,他命令我们离开
他说大洪水是个惩罚,是对他回到生者世界的惩罚
是对颠覆自然规律的惩罚
他要求我们离开,让他再次沉眠

因此我们独自回去了,找到了诺亚的子民
宣布我们是新的统治者
每一个都创造了新的后裔
以荣耀该隐的声名
即使我们缺乏他的智慧或自制
大战爆发了,亲长对抗着他们的子辈,正如乌利尔所说的
子嗣屠杀着他们的尊长

他们叛变了
使用火焰和木桩
利剑和尖爪
摧毁了他们的创造者

反叛者建造了新的城市
从殒落的帝国中,他们找到了在战乱中分散的十三个氏族
将他们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创造了王权之氏族 [Ventrue]
兽性之氏族 [Gangrel]
月相之氏族 [Malkavian]
隐匿之氏族 [Nosferatu]
流浪之氏族 [Ravnos]
玫瑰之氏族 [Toreador]
暗夜之氏族 [Lasombra]
塑形之氏族 [Tzimisce]
巨蛇之氏族 [Setites]
死亡之氏族 [Giovanni]
医者之氏族 [Saulot]
猎手之氏族 [Assamites]
学者之氏族 [Brujah]

他们兴建了一座美丽的城市,人类将他们如神般崇拜
他们创造了自己的后裔,该隐的第四代
但他们恐惧着千年圣战,乌利尔的预言
那些子嗣
被禁止创造更多的子嗣
他们的长老维持着自身的权力
如有违反,血父将与子嗣一同被追捕杀戮

虽然该隐离开了我们,我们仍能感到他谨慎的眼神
我们知道他在评判我们的行为和道路

他诅咒了[Malkav],那诽谤诋毁他的名誉者,诅咒他永远疯狂
在发现[Nosferatu]以污秽的手段纵情于品尝他自己的子嗣时
该隐降下了审判,声称[Nosferatu]将永远为自身的邪恶所笼罩
并扭曲了他的面容
他诅咒了我们全部,因为我们杀掉了他最喜爱的子嗣,第二代
我们一个接一个的捕杀了他们,“美艳者”希拉,“强壮者”以拉,还有以诺,原初主君

我们为他们悲伤,因为我们都是他们的子嗣,都是该隐后裔的一员

虽然这座城市如该隐的城市一般伟大,但最终
它走向了衰老
如同所有活物一般,它缓慢地走向死亡
起初,神们看不到这个事实
而当他们最终不得不开始关注时,已经太晚了

正如乌利尔所说的,邪恶的种子开出了血红的花朵
[Troile],该隐子嗣的子嗣的子嗣,叛变了,屠杀了他的父长
吃掉了他的血肉
随后战争毁灭了城市
没有什么能够维持原状

十三长老看着他们的城市毁灭,他们的力量消亡
他们被迫逃亡,他们的后裔追随着他们
但仍有很多在战斗中被杀,他们开始衰退
由于他们权力的丧失,创造子嗣不再受约束
很快就出现了更多的子嗣
他们的统治横跨大地
但这并没有维持多久

随着时间推移,子嗣迅速泛滥
战争再次爆发了
由于学到了教训
长老们都已深藏了起来
但他们的子嗣创立了自己的城市和血脉
并被战争的狂涛所冲溃
战争是如此全面,再没有一个世代
可以夸耀自己的长久
凡俗血肉的汹涌波涛横跨了大陆
碾碎并烧毁血族的城市
凡人认为他们是在为自己而战
但他们的鲜血是为我们而流

战争一结束
所有的血族就都避开了其他血族
避开了围绕在身周的人类
我们至今仍在隐藏
为了依然持续的千年圣战

没人知道该隐何时会从他那大地之内的沉眠中苏醒
并将炼狱之城
终末之城,审判之城带临这世上
千年圣战仍在持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20-02-27, 02:53
TOP
inthel
2007-12-17, 14:47
Post #8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最近填坑填出瘾来了……

不过诺德之书比火焚之日要通俗易懂很多,估计很快就能搞定

原书的段落与句末标点符号比较混乱,翻译后的分段是按自己理解做的
TOP
Raizes
2007-12-17, 15:43
Post #9


昼眠之眼·夜宴化身·厌光者·潮流克星·双武控·万物触手之主
Group Icon
 1797
   9

Group: Builder
Posts: 1093
Joined: 2005-07-10
Member No.: 161


这一定就是BON全书翻译的初始宣言亚!

甚好甚有爱
TOP
inthel
2007-12-17, 19:31
Post #10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更新到“该隐的诱惑”

硬食三大天使的诅咒,领悟十七异能中的九种,摆脱有史以来最早的血缚,Caine好X拉风……

另外关于那个Golconda之路,Sera姐姐曾有翻译如下:
QUOTE
Golconda状态的优越性

一旦进入Golconda状态,角色的内心自我便非常平和。她超越了充斥着恐惧和自怜的生命阶段。通过接受心兽是自我的一个部分,她最终驯服了心兽。

进入Golconda状态只有一个主要优势,不过这个优势足够有力:她将免疫frenzy和Rötschreck。她将免除一切勇气和自制检定,只要她还在Golconda状态。

第二项好处就在于,角色不再需要频繁地饮血。角色不再每天损失1点BP,而是每周1点。如果这个血族已经到了需要饮用凡人以上生物血液来维生的高龄,这种欲求也将被Golconda状态轻而易举地压抑下来。

谣传Golconda状态下的血族激发出了他们血族形态的全部潜能。因此他们的异能学习等级不再受到世代限制,通过经验,Golconda状态下的角色可以发展提高任何异能的威力。
但是我必须指出:这纯属谣言,是血族版的哄小孩子用的床边故事,嗯 - -
TOP
benran
2007-12-17, 21:23
Post #1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赞美的同时…………突然觉得好有压力………………

ps:于是准备发奋填坑………………准备…………
TOP
inthel
2007-12-18, 19:23
Post #1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该隐传填毕,待润色

两天六千五百多字,速度还不错嗯嗯


PS:连续两次打破血缚,该隐真素强者……

PS2:这该隐传就是一煽情文,该隐就是一自闭症患者 -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07-12-19, 00:40
TOP
FallenRabbit
2007-12-18, 20:37
Post #13


Excalibat·誓约胜利的棒球棍
Group Icon
 728
   12

Group: Builder
Posts: 230
Joined: 2005-08-05
Member No.: 1705


于是猜测老爷接下来填什么……

the face of death?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inthel
2007-12-18, 20:48
Post #14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诺德之书还有之二和之三呢,暗影史和秘闻录
TOP
FallenRabbit
2007-12-19, 12:03
Post #15


Excalibat·誓约胜利的棒球棍
Group Icon
 728
   12

Group: Builder
Posts: 230
Joined: 2005-08-05
Member No.: 1705


囧……

那不是BR老爷的坑么
TOP
3 Pages V  1 2 3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