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W:tF] Chapter One - Threats From The Shadow Realm, 所有版权归属White Wolf 及 CCP所有,请勿随意转载。
free child
2008-06-06, 12:39
Post #1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暗影国度的威胁


灵魂

  在黑暗世界中,泛灵论——相信物质世界的事物,必有一个与之相对的灵魂——是宇宙中真实存在的秘密。虽然不是任何事物都会有完全对应的自主灵魂,但却都会在灵魂的世界造成影响:动物,植物,机器,甚至恐惧及痛苦的感情。灵魂的世界是物质世界的倒影,它影射了物质界的黑暗本质。例如那些身为猎食者的动植物,其灵魂就会尖锐地反映出自然的残酷。许多灵魂都对物质界的居民构成威胁,而且几乎所有的灵魂都只是将人类视为提供力量和能量来源而已。还有某些灵魂觊觎物质的肉体。因此他们会设法穿过织棘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父狼的传说表明,他曾巡游在域界,猎杀那些不安分者之中最可怕的存在,或将他们赶回灵界或将他们彻底消灭。而今,父狼已死。唯一能继承其责任的只有Uratha。灵魂痛恨他们,不是因为父狼之死——灵魂并不对看管他们的伟大猎手存有多少敬爱——而是因为物质与灵能的恐怖杂种竟胆敢以灵界审判者自居。狼人挡在了灵魂妄图实现他们强大欲望的道路上。他们必须被铲除。

  任何灵魂都有禁忌——某种绝对禁止或者无法逃避的特定行为。相关的灵魂拥有并非完全相同但却相似的禁忌。一个火灵可能无法在风雨中使用他的力量,而另一个可能在冬日只有往日一半的力量,除非其位于室内,并可以从壁炉中吸取力量。Ithaeur不遗余力的收集许多灵魂的禁忌,因为掌握了某个灵魂可能存在的禁忌就等于拥有了将其严加管束的有效手段。

  灵魂的活动是被牢牢限制住的。例如,许多灵魂都受限于他们的物质形态,他们只有在物质形态沉睡或者失去意识(如果一直如此的话)的时候才能离开。大多数灵魂还被复杂的盟约联系在一起。有些远古的契约使术士或者狼人知道哪些仪式,自我伤害,牺牲能换到灵魂的服务。当然,还有欺诈,这一类的仪式多能强制灵魂就范。

  灵魂有着复杂严格的等级划分。基本上任何灵魂都效忠于某个支持保护他们的领主,而领主则效忠于更强大的王。这条忠诚的锁链通常会指向灵界的某个英灵或其他与之相当的存在。例如,城市中的猫灵可能都忠于狡诈而残酷的血镰雄猫,而他则向在灵界黑暗中狩猎的可怕猫科英灵——傲慢之母——奉献他的忠诚。虽然事实上灵魂对月母与父狼的血肉之子毫无爱意,但是某些与原生狼灵同盟的灵魂,或会成为Uratha若即若离的盟友,或能成为兽群的图腾。

  灵魂的力量越强,通常与其结盟的王就越多。他可能正在计划打败自己原本的主人或者想在同伴之间的竞争中占得先机。这类竞争和野心往往是这些强大灵魂除却禁忌之外的最大弱点——而Uratha深知此中乾坤。


受难

  当灵魂进入物质界后是没有实体的,除非他想办法得到实体。一个非实体化的灵魂仍然可以使用Numina(由其本质决定的独特的超自然力量)来影响周遭,但他不是真实存在于物质界的实体,它必须得到一个肉体。有些可以使用Numina来制造一个。那些无法自行构筑实体的就得使用其它手段,最典型的就是侵占。

  灵魂侵占某样生物——有时是动物,不过通常是人类——的情况被浪人称为Hithimu,或者受难。大多数灵魂都更喜欢侵占人类,因为人类能使用各类工具,去各种地方,沉迷于各种快乐(或痛苦)的活动中,同时在精神上更为脆弱且易于影响并侵占。而狼人或者其他超自然的存在往往是致命的威胁。灵体通常都会千方百计地躲避狼人,而不是试图去侵占一个来引起狼人的注意。

  受难分为两个阶段——落魄和失魂。灵蚀-落魄(hithisu)是侵占中较轻微的阶段。灵魂就好像隐藏在后座的驾驶员一样,引导推动宿主的欲望,巧妙的将其逐渐侵蚀。相对的,灵蚀-失魂(duguthim)就是受害者被完全的侵占并控制。灵体可以完全的指挥肉体的所有行动,而他的控制同时也会影响宿主的肉体。倘若某人是一个遭受玻璃之灵侵占的duguthim,他可能有特别易碎的指甲和牙齿,而身体的某些破损处都会长出玻璃。

  灵蚀-落魄阶段对人类的心智会造成极为可怕的影响,通常会将受难者迫离朋友,家人,工作和家园。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他们既不懂得魔法,周围也没有熟知魔法的人,灵魂的作祟往往会毁掉受难者的生活。而到了Hithimu通常就不必担心此类问题。因为他们完全占据了宿主,可以为所欲为。如果宿主的生活已经在侵占的过程中崩溃,那没什么大不了的。灵魂会打造新的生活,并继续活动。

  弱小的灵体侵占的速度很缓慢。精神强大者能用意志力控制灵体的欲望诱惑,那些无法自控的,就会寻求药物和毒品的帮助。某些兽群甚至还发现过故意让灵体侵占的人类,他们中的一些祈求虔诚信仰,另一些则交换恐怖的力量。很少有人类在侵占中能达到目的。


流放者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时期,几个有巨大力量不明目的灵魂实体出现在世界上。这些灵魂实体攻击占据强大的灵脉,征服当地的守护之灵和居民。与之对抗的狼人起先并未认出他们,不过很快,尘封在遥远过去中的某个名字浮现出来——idigam,被父狼驱逐至任何狼人都无法触及的遥远监牢,在极乐净土完全形成之前就存在的灵魂。

  没有狼人确切知道idigam如何被释放,又如何从深渊般的囚笼中返回现世。更无人能确定有多少流放者逃脱,这些幸存者又躲到了哪里。当时最为紧急的事务就是与之战斗。每个idigam的力量都足以应付数个兽群的联合攻击,所以此后的数十年间,idigam都是Uratha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流放者idigam妄图反制织棘的出现。他们回归后的首要目标就是削弱织棘以便能自由的重返灵界并向其深处进军。除此之外的其它目的仍然不为人知。许多idigam都会侵蚀人类,将人类变成诡异的生物体,扭曲毁坏肉体和器官,塑造出匪夷所思的外形。他们大多数采取绑架人类的方式,将人类的肉体分割切碎,再使用仪式魔法将其重新组合成在物质界无法想象的形态。

  狼人曾经捕获并消灭许多idigam,但无法将其根除。尽管事实上这30多年来没有新的流放者重返现世,但idigam仍然在物质界某处滋生。他们是强大的存在——每一个都独一无二,每一个都足以面对数个兽群。


宿灵

  传说中,在极乐净土的时代,父狼猎捕了诸多随意破坏物质界的强大灵魂。大多数灵魂被抓之后,或被囚禁天际之外的遥远监牢,或被彻底摧毁。而另一些则发现了可以避过父狼耳目的方法。他们将自身的灵髓分散植入许多的宿主体内。然而,当织棘出现后,他们变得孤立无援手足无措。他们大多遗忘了自己是谁,自身是怎样的存在,但是他们分散的灵髓却进化的比以前更为强大。逐渐的,这些碎片开始聚合,不断寻找其他碎片。这些便是shartha——宿灵。

  宿灵是万众一体的生物。来自于原型的每一块碎片都寄宿在一个小动物身上,就好像受难一样。但当碎片不断地聚集并再统合,他们就会开始融合。两个在老鼠身体中的碎片变为一个,就会比原先更大更聪明。如果某个篮球大小的蜘蛛体内有碎片,就会吞食其他小蜘蛛的碎片,融合之后其大小和智能也都会加强。最终,宿灵会成长为人类大小,更拥有人类的智能。它便会选择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人——方法就是将一个人的内部全部吃空,只留下皮肤,然后穿上这层皮肤。虽然盗取的皮肤不会永远保持完好,但这种方法使shartha能行走于人类社会之中,并为它对抗那些猎杀者提供了更好的防护效果。

  即使被击杀时,宿灵也不一定会完全死亡。它的肉体会碎成一片普通动物的尸体——如果一群狼人杀死了某个硕鼠宿灵,唯一的证据可能就是一堆死老鼠。而其中必会幸存一只体内带有灵魂碎片的动物。如果狼人不尽快在其逃脱前找出并杀掉碎片携带者,假以时日,宿灵就会重新形成——而其它会记住谁伤害了自己。

  Uratha通常会遭遇两种shartha:硕鼠宿灵Beshilu和蜘蛛宿灵Azlu。数千年来,狼人已经收集并分享了关于宿灵历史足够充分的信息。现在,许多狼人长者相信他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鼠灵和蛛灵的原型,天性与目标。不过据说还有其他宿灵存在,既不是Azlu也不是Beshilu的生物——例如随着非洲饥荒迁徙的大群蝗虫,或是腹中藏着蛇巢的人类。长者们认为其他形态的shartha很可能是确实存在于世的,只不过他们强行隐藏自己所造成的影响以避开狼人的耳目。

Attached Image

Azlu:蜘蛛宿灵

  神话称,傲慢邪恶的蛛网女魔在父狼抓住她并将她撕成碎片之前,曾跑过无数的原始丛林,藏匿于数千座山峰之下。在追捕中,她用自己12条如蜘蛛般的长腿逃逸,并不停的产卵——成千上万枚如老鼠脑袋般大小的卵。这些卵在织棘形成之后开始孵化。

  Azlu并不真正懂得迫使他们不断编织的本能,但是他们必须编织——就如同必须聚集。每个卵都会孵化成狼蛛大小的蜘蛛,体内带着灵髓碎片,并有少许智能。蜘蛛宿灵体内的原型碎片会想法设法融合其他碎片,它们也会吞食普通蜘蛛来增大体型。体内携带一个碎片的蛛灵可以长到鸽子大小。而那些巨大有力,体内携带许多碎片的蛛灵则很可怕。它可能化身为大群的蜘蛛;或者如轿车般大小的巨大蜘蛛;或者长着外壳的人类,甚至是极为恐怖的人类和蜘蛛的融合体。如果生长到可以用网捕捉人类,它就会吸食掉受害者的内脏,留下皮肤。

  Azlu必须织网——这就如同灵魂的禁忌一般。灵脉通常是它们最喜好的地点——狼人需要灵脉来进出影界,其他超自然生物也各有需要灵脉的原因。因此灵脉是一个将食物引进网里的绝佳地点。一些十分强大的Azlu单独编织,其他则联合织造,并共享食物。

  在一定范围内,Azlu会使用它们的Numina来增强织棘的强度。以此来封印未被它们夺取的灵脉,从而将猎物驱赶到自己的网里来。但是在深层次上,它们这么做也是因为一种本能的恐惧。蛛网女魔被追杀的恐惧感,部分的烙印在每个卵中,这种恐惧仍然流传着。蛛灵或许无法完全明白它们为什么必须将灵界封印在物质界之外,但它们都承受着噩梦的痛苦,在梦中巨大的恶狼会找到它们并消灭它们。因此当Azlu遭遇Uratha的时候,它们立刻会知道敌人重生了。

  而狼人也的确会猎杀它们。蛛灵不断的控制灵脉,一方面截断限制了灵魂随意的出入,同时也破坏了灵魂对狼人的帮助和支持。而且它们的最终目的十分可怕——它们喜欢狼人血肉的美味。更糟的是,它们强化织棘,以至最终除了它们的猎场之外,所有的灵脉都会消失。由此,Azlu会迫使两个世界越来越疏远,最终切裂物质界的核心,只留下行尸走肉般的生命。当然,这可能就是蛛灵所希望的——整个世界充满温顺而无意识的猎物。一个狼人兽群能轻而易举的处理某个落单的小Azlu,但是一个强大的蛛灵不但有力也极为聪明。它能使用各种剧毒和灵魂的Numina。而且当Azlu分享领地,互相支援而不是妄图吞噬对方的时候——它们会变得尤其危险。


Beshilu:硕鼠宿灵

  硕鼠宿灵由恐惧中诞生,被恐惧所驱使。狼人的传说中,很久很久以前,那些和父狼旗鼓相当的对手中,有一个名为瘟疫之王,他从病痛与疾患中获得力量。虽然他能通过散播瘟疫来摧毁人类或者灵魂,却无法对父狼不利。或许他有某个不能与父狼冲突的禁忌,或许他的力量对伟大的猎手无效,或许只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当父狼捕捉到他的踪迹,瘟疫之王只能选择逃避。在恐惧中,他制定了一个绝望的计划。他将自身粉碎成上千万的碎片,将每一个碎片都寄宿进物质界的老鼠体内。最终,因为他的踪迹和灵髓广为散布,父狼无法确切地找到并消灭他。

  但是在父狼被杀,织棘升起之后。瘟疫之王的碎片失去了和灵界的联系。有些随着宿主枯萎死亡。而那些幸存下来的则慢慢变得强大,最终成为了shartha。

  Beshilu就如其他宿灵一样,是被自身无法完全理解的本能所驱使的生物。它们拥有集群的天性,并会吞食普通的老鼠。某些会成为民间传说中鼠王的形态,就如一小群尾部相连的老鼠。一个足够强大,吸收了一些碎片和老鼠的Beshilu可能会现身为半鼠半人的怪物形态;或者诡异,巨大,有着长腿的老鼠形态,看起来就如Uratha的Urshul形态之老鼠版,其外形可能来自于对记忆中父狼恐怖形象的模仿。

  Beshilu是Azlu的对立面。蜘蛛宿灵编织以强化织棘,硕鼠宿灵则疯狂的啃噬削弱织棘。Azlu试图控制并封印灵脉,Beshilu则会千方百计地制造灵脉。它们的本能驱使它们如此做,似乎它们相信如果织棘被削弱到一定程度,它们就能重新融合成瘟疫之王。然而它们妄图融合的目标却伤害着周遭的世界。因为每当Beshilu掘开某个区域的织棘将其暴露在灵界的影响下,都通常会形成力量溃烂的裂疮,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记忆中强大的疾病之力所致。

  让Uratha担负起父狼的职责消灭硕鼠宿灵的理由数不胜数,但真要做起来却是件困难的事情。错综复杂的隧道为Beshilu提供了简便的巢穴,在一个巢穴里可能会有一大群互相独立的Beshilu栖息。当狼人兽群遭遇一群数目远超我方硕鼠宿灵时,其中大多数都会有人类的体型和智能。更值得重视的是,某些鼠灵能使用疾病的力量,并在面对古老猎手的子孙时,会因恐惧的驱使而陷入疯狂状态。因此当发现领地内老鼠泛滥的时候,被弃者将有充足的理由来担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06-06, 16:4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