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 第一章:神秘世界 - The Free Council, 自由议会
limengan
2009-01-18, 17:20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Free Council
自由议会


你感觉到了吗?魔法依然存在,犹如在深渊重压之下扭曲抑郁的树苗。当战争爆发,诸国纷纷陷入战火。无形潮流之声从纽约到飘向雅加达,从摩加迪沙流向莫斯科。整个世界充满了魔法的痕迹。人们为高举的旗帜献身,或是为了某个标志而粉身碎骨。这是一个充满力量与机遇的时代。而觉醒者则会发现上界之影笼罩着一切……若他们能看见真相的话。然而这也是一个恐惧的时代,因为力量缺乏道德的左右。力量的工具虽把握在手,但其运用却一直很糟糕,非常之糟糕。

自由议会试图改变这一局面。这个时代,这个荣耀而混乱的年代,需要由觉醒者的智慧来改变。借助全新的方式,自由议会试图将沉睡者从冥寂的束缚中解放。

亚特兰蒂斯是一个值得憧憬的美梦,然而对于自由议会而言,其他法师却错将太多的精力投注在了过去,毫无疑问他们永远也无法超越自己的祖先。议会将觉醒之城视为一个精神理想,但从不认为其古老的传统是复兴觉醒者力量的最佳捷径。盟会准备了无数计划,只要能找到真正的目标,就能召唤上域的力量。远在亘古之时人类曾寻获觉醒之光,而这一记忆绝不会被遗忘。冥寂只能抑制觉醒;人类却能在周围的世界重新留下智慧的迹象。对于已然觉醒的探索者而言,即便是下界也蕴藏着无穷的珍奇。

神秘之力绝非智慧本身。当自由议会质疑亚特兰蒂斯的正统时,他们发现了这一真相。尽管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大师也可能对年轻人发掘出的真相视而不见。是时候通过民主与众议来推翻旧有阶级,并探寻真理了。启蒙者的等级制度,禁止所谓的废物们获知秘密,这些都是最可恶的事情,因为它们重复着天督和王座先知的价值观念。而自由议会坚持,人性绝不会屈尊于魔法技艺之下。魔法至今尚存,其发展快如思想。若只是依附于传统,你将远远落后。

Overview
概述


觉醒者社会永远少不了叛逆者和怪异的天才,这些法师们永远也不会轻易接受亚特兰蒂斯传统给出的答案。白银天梯放逐他们,刚箭盟拒绝保护他们,玄秘会将他们的言论从史书中抹去。然而觉醒者的敏感与日俱增,随着时间推移,不满的涓滴细流汇成滔天巨浪。这是一个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相匹配的时代,但也是个充满了战争与灾难的时代。是法师引发了这些事件,还是历史让他们牢牢铭记了这些教训?存在于法师和沉睡者之间如此之多的重重阴谋,几乎不可能告诉我们究竟是谁承担了历史的重任,不过在这些关键时期,魔法学识日渐增长。早在19世纪初期,横跨欧洲的结社阐述了一个惊人的理论:剧变将带来全新真正的神秘技艺,而不再仅仅是亚特兰蒂斯的余影。人类并不像天督所想的那般脆弱,他们将代代相传不懈地对抗天督的禁锢。

这一全新运动自封了无数不同的名号,这些名号均来自幽默难懂的沉睡者的灵感。斗争不可避免。从义和拳之乱的符咒,美国西部的手枪,伦敦无政府主义者的炸弹,它横跨全球。玄秘会的史官们称之为无名战争,因为在那时,其他盟会甚至拒绝给予这些革命者一个统称。毕竟,名讳赋予象征的力量。对于这些内部纷争,亚特兰蒂斯的后裔们希望历史会彻底埋葬这些悖逆者。

战争让反叛者们浴血,却并未使之屈服,甚至助长了其人数。传统盟会的年轻成员纷纷叛离,为反叛者集团提供的机遇而吸引。虽然如此,无名的反叛者们却一直无法向那些古老的盟会证明自身的价值,直到他们能找到某个对抗传统的立足点。而大拒绝(the Great Refusal)实现了这一需求。

王座先知明白,应当为反叛者们送上一个大好机会。无名法师们热衷于沉睡者世界中的众多科技与风尚。而这些事物可以彻底抹去关于亚特兰蒂斯的记忆。只消联手合作,王座先知们与无名者就能创造出一个人类不再幻想神秘的世界,弥补天督所创造的世界囚笼之上的最后一点缺陷。为此王座先知们派遣使节造访众多无名结社,许以财富和力量换取结盟,试图控制这种结合科技与文化的魔法。

无名盟会拒绝了。他们以枪炮、炸弹与磨灭心灵的技艺抗拒王座先知。1899年新年除夕,大拒绝的同盟决定成立自由议会,他们最终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现代社会的精神应当是追寻自由,而非技术统治论,现在是时候追寻自由了。

* 大拒绝 the Great Refusal:法兰克福学派的学者赫伯特·马尔库塞提出了非暴力反抗的“大拒绝”概念。否据工业文明与资本主义社会的价值观念,全面否定现代科技与社会体制对人的异化和压制。联系上下文,此处的大拒绝则是指自由议会拒绝了王座先知媾和的阴谋。


Members
成员


那些古老的盟会也许会告诉你,自由议会是由缺乏教养的叛逆年轻人和以蹩脚法术危及身边所有人的浮夸政客,还有那些以愚蠢行为玷污上界的笨蛋组成的。有时候这没错。 对于他们来说,新手也许是纯粹出于叛逆,也可能是为了逃避学徒生涯的重担而为自由议会辩护。许多法师都将自己的学徒视为奴隶或争夺古老知识的战斗中的炮灰。有些大师甚至因为畏惧学徒会超越他们,而破坏学生的前途。由此仇恨深种,师生因此而决裂。

自由议会为年轻法师提供了一个发挥创意和自由辩论的环境,但是那些指望完全得到许可尽展其才的新手也许会感到意外。自由议会确实采取民主制度,但却不会采用提上台面的所有想法——那实在太庞杂了。和所有法师一样,自由主义者们要度过对抗敌人和探寻魔法知识的艰险人生。他们深知安全措施与互助的重要。无意义的对抗无助于彼此。在经历了辩论挑战和执行议会任务中不时发生的暴力事件,幸存者们既成了理想主义者,也成了懂得灵活变通的老练法师。除了魔法之外,自由主义者们往往都是通才。他们对文化与科技有着强烈的兴趣,而其反权威反传统主义,使他们成为了兼具工程师、人类学家与游击队员特质的理想成员。

不过,年轻法师并不是唯一会加入的自由议会的人。经验丰富的魔法师会拒绝原先腐败的效忠对象或是为了探索激进的魔法理论,转而与议会结盟。富有经验的背叛者也会为了增加政治影响力和魔法力量而加入议会。

自由主义者们都对当代文化抱有同样的兴趣,且常常质疑亚特兰蒂斯的传统。其中有些人甚至怀疑亚特兰蒂斯是否存在过。无论如何,他们认为以传统教条规矩自己是毫无意义的。如果说亚特兰蒂斯存在,那么也只应当存在于未来,而那将是一片比任何传说所描绘的更为美好的地方。当然,自由议会的成员鲜有认同那就是觉醒者或凡人社会的完美模式。他们的秘所中总是回荡着无政府主义者、自由市场的资本家以及无数其他教条的拥护者之间的争吵声。


Philosophy
观念


自由主义者们应当坚信,书卷已被写就(战斗早已打响)。无论如何,议会的成员们除了在20世纪之初联手制定的宪章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的信念。

Democracy seeks the truth; hierarchy fostersthe Lie
民主探求真相;阶级催生谎言


冥寂的作用远不止使人类对伟大的真相与存在视而不见。透过社会阶级,冥寂的力量扩散开来,引发了一种使人们欺骗彼此的思维方式,令阶级制度控制了知识的传播。这本身是一个够激进的说法了,但是自由议会走的更远,他们甚至宣传法师们将会因为通过欺骗彼此的等级制度来限制知识的传播而倍受诅咒。每一代人都会因为统治阶级的隐瞒而遗失一些知识,这些知识将永远无法流传下去。天长日久,经由许多大师和学徒们重重筛选保留,亚特兰蒂斯的秘密(如果它并非谎言的话)将只剩下毫无价值的东西。惟有共享探索的成果和自由辩论方能摆脱谎言的影响。

Humanity is magical; human works have arcane secrets
人类不可思议;人为蕴藏奥秘


自由议会坚信人类从未真正忘记魔法的秘密。人类本能地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奇迹。若他们觉醒,这些只是他们所能获得的潜力的影子而已,不过人类已经指出了理解魔法的全新大道。科技与文化拥有属于自身的秘密规律与象征,它们能引导尚未发现的上界领域之力。自由主义者乐于接受从人类技艺,而非古老神话中提炼出的现代化魔法观念。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这些魔法仅仅来自于现代科技和大众传媒。许多自由主义者认为,贯穿整个沉睡者的历史,在未工业化和发展中社会时人类已经制造出了属于他们的发明了,而固守现代西方的价值观则是一个错误。当然,另一些议会结社却相反认为:觉醒者与其后继者才是人类历史之中唯一值得关注的势力。这两大群体的共通之处是,他们相信这些崭新而重要的发展是凭借他们自身的努力而非对亚特兰蒂斯辉煌的凌乱记忆而获得的。

Destroy the followers of the Lie
消灭所有谎言的追随者


这是自由议会各结社之间最具争议的话题。虽然所有人都同意王座先知是谎言最极端的拥护者,且公认他们对改革觉醒者社会使之远离独裁传统没有任何好处。最为激进的成员甚至鼓吹发动革命战争对付白银天梯及其盟友,不过其他人则希望通过合作与评议会改革之类的和平政治运动来逐渐说服法师们放弃他们过时的阶级制度。


Rituals and Observances
仪式与传统


自由议会的存在不超过一个世纪,所以议会成员们明白,盟会的传统是创造出来的,而非经由启示获得的。为了坚持创造和适应的精神,自由议会的结社时常创造一些适合他们自身兴趣的典礼与习俗。

Assembly
集会


自由议会麾下结社均通过民主制度或是由公论或投票的方式运作。除此之外,结社经常组成地区性的集会作为替代当地评议会的一种选择。每个组织派出理事(见下述)出席集会,代理人轮流简洁陈述某个提案,然后由每位法师投票表决。有些集会会要求其成员发誓断绝与评议会的联系,不过大多数集会并不会这么做。虽然如此,由于所有的成员都能共同致力于某项政策,因此一个运作良好的集会其群众力量无疑会动摇评议会的势力。被称为“支柱”(the Column)的一种集会变体,会组织法师在战斗中对抗其敌人。任何民主体制的结社加入集会时,自由法师总是在其中占了大半数目。

Lorehouses
智库


自由议会的使命是复兴魔法技艺,使之仅通过魔法发明的简单交流就能被人所理解。只要有一座开放式的魔法知识储藏库,智库系统就能协助这类交流。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能轻易获得智库的使用权;它由结社的指令和需求来控制。某些智库采用自由市场模式,将其存货出售给任何以硬通货(玛那或交换物)付款的法师。另一些则只服务于那些与智库主人志同道合的人。

Techne
技术


自由议会更愿意将其风格称为魔法techne,希腊语里的技能、技艺的意思。Techne不仅是对古代亚特兰蒂斯技术的应用,还是结合了现代意义上的科技、艺术与文化的魔法观念。当其他盟会依附于过时的古老传统时,自由议会已经跨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Titles and Duties
名衔与责任


自由议会的职务由民主选举而出,更多是为了务实而非仪式性的作用而存在。

Emissary
使节


使节是授权代表自由议会结社或是集会与来自其他盟会的法师进行外交的官员。使节不能担任任何职位,或是提出任何未经他们所代表的法师群体投票表决的建议,除非委任他们的结社或集会预先给予他们这类权力。若使节遭到伤害,每个结社与集会都有义务要求获得赔偿。

Strategos
将军


在危机时刻,自由议会的法师们会自愿暂停行使其民主权力,并在某位将军的专长领域内给予其权力做出决策。尽管某些将军会解决从秘所经济到哲学论辩之类的事务,但绝大多数都受命调整自由议会组织的防御工作。许多集会(包括所有“支柱”)会任用将军,他们将受命做出影响所有集会成员的决策。无论如何,将军的权力按规定仅限于单一的领域。

Syndic
理事


在自由议会统治的地区,成员结社会从他们中选出一员担任理事代表结社。理事无法做出决策。他们只能与其他理事辩论,并提出提案由全体成员表决。理事们能获得相当可观的影响力。他们在各种事件中的立场,由其所属结社支持,如果没有其他情况,理事们会将复杂的事件交由投票决定,这样他们就能以自己的观点来影响每一场辩论。


对其他盟会的看法:

刚箭盟:光荣可敬,却因循守旧。Honorable, but they serve an outdated agenda.

帷幕守护者:可鄙的秘警。Contemptible secret police.

玄秘会:怀旧的馆长。Curators of nostalgia.

白银天梯:他们很快将被时代抛弃。They will soon be irrelevant.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1-02-02, 10:36
TOP
limengan
2009-01-26, 18:21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您发送的信息中包含特定关键字,发送失败”

怒了,不让我打完收工么……

这是阴谋!这分明是阴谋!这是亚特兰蒂斯传统对新生力量的疯狂反扑啊啊啊啊啊!我要求仲裁!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09-01-26, 18:23
TOP
Seraphina Buchwald
2009-01-26, 22:35
Post #3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法兰克福学派的赫伯特·马尔库赛老爷,正是那德国68代新左派学潮及美国反越战(及后来的爱之夏)一代的革命理论奠基人啊...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