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DA-C:B] 第二章 不谐回音, 填坑中,谢绝转载
inthel
2010-10-13, 19:29
Post #1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第二章 不谐回音


汝所闻之言语既出自独一Baali,亦出自诸众Baali;其陈述之视角既为自我之人称,亦为旁观之人称;
其内容之表述既充溢个人之色彩,亦不乏中立之客观。何故?盖因全部真相非任一言语所能囊述也。

- 真理之声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12-31, 22:06
TOP
inthel
2010-10-13, 19:31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永恒之八:Baali历史的一段碎片
摘自Baali大祭司、欺诈者Angra Mainyu那可疑的梦境

  首先,哦,我的至爱,是先祖之数,其名无人得知。
  其乃吾辈之起源--无尽之真理之环,存在之唯一根本。
  其乃吾等惧怖之王无从得见之眼,亦为彼之凝视所指引之入世通途。
  其乃吾辈之终结--吾等之主归来之时,万物亦将重归一统。


[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1-09-23, 02:04
TOP
inthel
2010-10-13, 19:33
Post #3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第一部族

  无限久远的时刻之前,天国之主只有一位,而人类则不过是块未成形的粘土。其时,主--或称安拉(Allah),或称伊利(El),或称耶和华(Yahweh),或其他任何你愿意用以指代其存在的名讳--宣称“要有光”,事便这样成了。与此同时黑暗亦滋生了自己的后裔,但它们在审判之神的烙印下遭受了可怖的经历。在那些古老的日子里,主的愤怒燃烧了整个天空。他的耀芒如同希腊烈焰般洗涤着整个世界,如同攻城冲车般猛击着这些存在的根基。这些黑夜的子嗣们自其神圣之位直落大地,宛如烈焰环绕的陨星。大部分后裔的茧衣在撞上地面时便已黝黑破损,只有少部分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方能得以寻到庇护之处。坠落的后裔劈裂了大地,通往无光深渊的巨大裂痕由是开启。幸存的堕落者爬进了破碎的地层,陷入了沉眠,任由时间将自己封印在污垢的子宫内。人类则被塑造成用以满足自恋神祗的存在,从不知晓自己践踏着何等圣地。由于无知,他们在后裔的坟墓上兴建城市,却对将其引领至这些地点的力量毫不知情。如同腐坏之物的芳香吸引着蝇群一般,埋葬于人类不朽功业之下的存在亦以黑暗梦景驱使着凡俗,使其为天国兴建了寺庙与祭坛。

  首次与夜之族裔产生接触的是我们称之为第一部族的人类。在初兴的亚述城外掘井时,第一部族发现了一名后裔。它在神之眼--太阳的注视下翻滚尖叫着,诅咒着他的名讳。这头野兽的言词充满力量,垂死的沉眠者呼唤着大地的真名,使其也为之撼动。然而它最终还是无法以其言词自保。野兽的躯体如蜡一般沸腾融化,骨骼、筋肉与燃烧的血肉统统暴露在外。它呼唤着自己的兄弟们,恳求着解救与援助,但却无人响应。短短几分钟内这名后裔便彻底枯萎,血肉化为袅袅升起的毒烟。这次启示仓促而草率,但后裔言词中携带的黑暗种子已足以永久改变释放了此等恐怖的第一部族。

  第一部族听到了这名后裔呼唤自己族类中其他成员的名讳,并藉由这些名讳接触到了力量,从此便可听闻夜之族裔风中的私语。当他们施行谋杀时,黑暗的沉眠者在垂死者的呻吟中呢喃着沉默的私语,当他们强暴杀戮时,黑夜的子嗣们在受害者的尖叫中颂唱着无限的力量。而亲眼目睹死亡后裔所拥有力量的第一部族亦渴求着这些赠礼。他们找到了地府中的沉眠者,并趁其沉睡时在旁悄声耳语,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彼等。

  后裔给予了馈赠,作为交换,第一部族成为了它们的党羽。他们承担了当夜之族裔从凡俗的记忆中日渐消逝时将彼等的存在传承下去的责任。第一部族接受了这份充满欺诈的交易,并自信在知晓这些恶毒生物的真名之后便可获得超越彼等的力量。这是何等的原始蒙昧。知晓某些事物的真名同样也是给了彼等主宰的机会。力量从来就不是免费奉送的,也不是慷慨赠予的。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我的用词相当模糊,既未言及第一部族的称号,也未提及其任何一个幕后存在的名讳。这种疏忽并非无意。充满力量的名讳若被吟诵,其回音便会穿越诸界,传到那些亘古以来都在等待它们为人言说的存在耳中。甚至知晓这些名讳本身就是一种疾病,一种会使灵魂枯萎凋死的恶性麻疯。叙说这些名讳本质上就是在传播瘟疫。

  第一部族将此传给了自己的子孙,他们的肉体日趋强大,精神却日渐憔悴。更糟的是,他们对诸多诅咒之名的过度玩火使得后裔越来越多地意识到了位于自身梦境之外的真实世界。这些名讳是后裔与现实世界的唯一联系,每一次呼唤都会将一名后裔拉向甦醒。

  最终,第一部族认识到他们的劳役是毫无价值的。远古的主宰会因他们的行为而甦醒,如同巨像一般践踏这个世界。瘟疫将紧随这些巨人的步伐四散传播,部族的服务并不能保护他们自己远离死亡与黑暗。然而为时已晚,这些后裔的追随者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将这些憎恶之名埋于思维深处,再无人敢于冒着引诱后裔产生知觉的危险去呼唤名讳并享受其内在的力量。此举勉强产生了效果,后裔由于失去了稳定的滋养来源而在梦与醒的边缘摇摆不定。幸运的是,沉眠者们并不知道自己仍然沉睡,它们活在自己的梦中,统治着仅存在于自己狂热幻想中的幽影世界。但为了确保这些后裔困于梦境,需要等同于过去数个世纪以来为呼唤后裔甦醒而浪费掉的力量。为此,第一部族不得不虐待兄弟、强暴子女、自毁自残、吞食同类,并沉溺于污秽与堕落的狂欢。他们献祭了仅有的人性,以苦难与悲惨的声音填满了这些怪物的梦境,确保它们在凶杀者的摇篮曲中安然沉眠。只要梦中世界里有足够的可供劫掠之物,这些怪兽就不会将注意力转向别处。

  这些生物的真名依然携有力量,然而第一部族并没有愚蠢到因此就将它们完全释放。追随者们组成了形式多变的各种教派,稀释了后裔名讳的影响力。精明的祭司采取了变形名讳词源或是转译成异国语言的手段,这使得他们能够利用沉眠者的一小部分力量,而不至于将其唤醒。此法获得的力量弱于它本应拥有的程度,但风险亦随之成比降低,对祭司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讽刺的是,你如今所知的名为恶魔的生物曾是美索不达米亚的诸神--它们便是那些恶毒后裔的成员。值得庆幸的是,经过世世代代语言变迁的稀释,分配给后裔们的众多名讳所蕴涵的力量如今已近乎于无,这应该能让你睡个好觉。但偶而还是会有一些蠢货碰巧发现了正确的拼写顺序并将其诵念了出来,而这便会导致不必要的注意。要知道沉眠状态断断续续的后裔,其如今的梦境已远不足曾经的那般令它们愉悦满足。


献祭之井

  第一部族假借各种神秘教派之名向那些无面无相的存在奉献自己的服务,代代皆然。他们精心策划,在不以自身生存为代价的前提下谨慎地获取着力量。当其他部族日渐强大时,第一部族的成员便以祭司与圣女的身份出现在他们中间,为他们带来了学识、仪式与祭祀。除此之外,他们还带来了对夜之族裔力量的崇拜与滥用。但部族成员很好地将其掩藏了起来,使得诸城市毫不知情地为那些后裔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最为强盛的教派因一口如今已然无从寻迹的井而居留于亚述城中,其内保存着那诸世代之前被挖掘出来的最初后裔的残骸。这口井是亚述人的奇迹,也是他们的恐惧,对它的崇敬之情从未动摇。亚述城的教派持续地向这口伟大的井进行着献祭,数个世纪以来未曾中断。当亚述征战不休时,他们献祭囚犯与奴隶;当亚述和平安稳时,他们就偷窃牲畜与孩童以作祭品。在摘除内脏、以石罐收集血液、仔细地割除器官之后,牺牲品会被用来进行占卜,随后便被抛在井内其他受害者的尸堆上。若无占卜的需要,教徒们就用双手与牙齿将牺牲品的肢体一片片撕碎,再将破碎的尸体投入深井。夜幕降临时,之前采集的血液就会浇灌在依然温暖的尸体上,无数的蛆虫与飞蝇便在这堆积的腐肉里滋生孵化,嗡嗡作响。

  这种谋杀与肢解的仪式是不可能永远不被注意的。其他死亡的力量亦行走于世,甚至彼时亦然,彼等以吾辈对其的尊崇而为众所知。

  因此,某个晚上井边出现一位拥有强大力量与威权的该隐后裔也就不足为奇了。第一部族的祭司厉声斥责着他,甚至动用了禁忌的咒语,但他们就如狂风暴雨下的小麦一般无力。他的言词沉默了呼喊的祭司,他的凝视击溃了软弱的教徒。身躯强健却意志薄弱的教徒被他撕成条状血肉并扔在一旁。精神强大却软弱无力的教徒则在他的命令下以长刀撕裂自己的身体。他强迫清秀标致的部族成员互相配对,融化他们血肉与骨骼并熔在一起。他还尽数抽出信徒们的肋骨用作穿刺刑具,并守候着他们的最终死亡。这名该隐的后裔目睹了部族成员的祭祀,发现了他们所寻求之物。他曾亲见第一部族的仪式,并告知彼等堕落与暴行毫无意义,在玩弄邪恶的技巧上不过是些孩童而已。为免自己的教训后继无人,他将这些玩偶的躯体投进了深坑,并令自己的血液流进了井内。因舔舐血液而幸存的凡人之数仅为三;崇拜深井的数百部族成员中,只有三名教徒免除了消亡的命运。

  次日夜晚,这三位受害者爬出了污秽的深坑。他们浑体肮脏,遍身血糊,因无法遏止的愤怒与疯狂而嚎叫。他们为创造者所抛弃,亦为庇护者所遗弃。他们内心充满了狂乱与憎恨,迫切渴望着品尝死亡的味道。

  Baali氏族由是诞生。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12-27, 04:19
TOP
inthel
2010-10-13, 19:33
Post #4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The Three

[占位]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11-23, 19:57
TOP
inthel
2010-10-13, 19:37
Post #5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Endgame

[占位]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11-23, 19:57
TOP
inthel
2010-11-17, 19:21
Post #6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Baali氏族书很好很强大(18X的Black Dog书),而且与恶魔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开填历史部分。

第一部族 译毕。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0-11-23, 19:5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