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Tz/R] Clanbook-Tzimisce, 第二章: Ego and Evolution之Revenants
benran
2010-04-20, 15:46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至少我们氏族还是有一项传统得以流传至今:对亡魂家族的统治,这些凡人长久以来都为我们的鲜血所滋养,漫长的岁月之后,现在他们已不再需要我们持续的提供血液来维持自己的身份了。如果现今的凡人社会令你惶恐,那么去寻求亡魂们的保护。尽管他们的数目已远不如你记忆中的当年时光,但他们对氏族的忠诚却始终未变,无可置疑。当然少数叛逆的孩子是例外。

  自从你还未陷入沉眠的日子起,至少从那时起,亡魂们就作为魔鬼们的管家,顾问,斗士和子嗣候选人而服务于氏族。尽管在你沉睡期间凡人的寿命大大增加了,但是亡魂们还是要远比他们长寿,一些亡魂家族的孩子甚至认识自己曾祖母的曾祖母。而同一个亡魂家族的成员也分享着同样的源于血脉的弱点。不同的家族反映了该隐赠礼的不同方面。

  或许你能告诉我这些亡魂家族的起源?时至今日我们手头所遗留下来的关于这些方面的知识已经所剩无几了。根据瓦拉几亚的民间传说,有些家族的所作所为是如此的邪恶,以至于任何分享他们名字的人都会被诅咒服务于魔鬼。但既然这些家族在古老家园腐败的土地上生活耕耘了如此之久,一些Koldun术士相信这些家族最终因为贪婪和对这片土地的依赖而和他们的领地紧缚为一体。而更加倾向于科学的魔鬼们,比如我自己,更相信是由于持续数代从出生到死亡持续不断对Tzimisce氏族血液的摄取导致了亡魂家族的出现。但是Assamite和Giovanni们,他们的领地没有受到被囚于其中的精魂的污染,据信也创造出了他们自己的亡魂家族。到底有多少种创造他们的途径呢?

  而更甚于他们起源之谜的是他们的名字。“亡魂【Revenant】”这个词的含义是指“那些回归者们”。他们究竟什么时候会“回归”?或许他们每一代都会回归,因此也不需新的血液。

  而从每个家族族长处得来的标准解释是一个关于仆人的故事。他的名字取决于故事的讲述者。这个仆人是如此的得力,以至于领主决定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回归”,直到世界的终末。如此一来这位贵族就永远都能有一位能干的忠仆随侍在侧。他的子嗣后代便是这位仆人永恒生命的皮囊。有些Bratovitch异端宣扬一种略有不同的故事版本。在他们的故事中,一个家族用变幻术的技艺换取了Tzimisce鲜血的馈赠。

  尽管我们的一些氏族同胞已经厌倦于对亡魂们的实验,而且视他们为氏族秘密的威胁,并因此认为应该将其彻底消灭。但是这些家族依然有他们的用处:他们为旅途中的魔鬼提供可靠的避居之所,他们提供了大部分与阳光下的世界打交道的氏族密探——szlachta过于乖戾,vozhd除了被当做战争机器之外就一无所用,而普通的血仆对于氏族事物又显得过于年轻,缺乏经验,需要很多年的教育才能让他们合乎标准。亡魂们也可以依靠他们家族中非氏族血亲的普通亲属——这些人尽管不是亡魂,他们的家族传承也使得他们成了凡人中我们可以接受的例外(传言在143人的罗马尼亚国会中有超过一打的成员与Bratovitch或是Zantosa有亲缘关系)。给他们一些时间,谁知道他们会最终进化成一个什么样的物种呢?最后一点,亡魂们记录着大部分我们氏族所不关心的历史。在末日的愚昧蛮荒状态中,一些Obertus甚至比许多魔鬼对我们氏族有更好的了解。

  在终末之日依然存留的有四个亡魂家族和一些小的支系。你要知道,老家伙,有一些家族已经见证了他们命运的最后时刻。大家族已经将Narov和Ruthvenski同化了。而Obertus也深恐自己将遭受同样的命运。于是他们采取了令人惊讶的古老手法保证家族后代中的性别比例平衡,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太多的女性后代出嫁到家族以外,带走家族的名字。Vlaszy和Khavi这两个姓氏并没有完全归于湮灭,但是它们现在只是用来称呼那些刚刚接受了初拥的亡魂们。而另外三个家族在氏族内广受痛恨,仅有的一些记得他们的氏族成员从不愿开口说出这些名字。而将他们的名字写出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当然你大约也能猜到是哪三个。

下次是家族介绍....
TOP
azimao122
2010-04-20, 16:4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8
   8

Group: Builder
Posts: 53
Joined: 2007-04-19
Member No.: 12136


赞美benran老爷……
其实我最感兴趣的还是能学Shadow Lord的gift的Dansilav
但是可惜已经全灭了。
TOP
benran
2010-04-20, 20:04
Post #3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Bratovitch

  如孔雀般斑斓,如豕彘般肮脏,如恶犬般残暴——这就是被包裹在果壳般坚硬的外表下的Bratovitch。他们在南方破败的祖居庄园里,或是在北方郊外山丘环绕中的田园产业中挥霍着漫长的生命。他们身边尽是典雅但覆满灰烬尘埃的古物,Bratovitch家族总是一同工作,一同进餐,一同交配,一同照顾地狱犬,一同服侍我们氏族。对Bratovitch来说家族就是一切,即使所有这些“一起做”的事情导致他们中的有些人陷入瘫痪。

  我们氏族的历史也是就是Bratovitch家族的历史。在封建时代的欧洲,Bratovitch统治着众多的东欧土地。如果一块领地陷入与邻居之间的战争,而农奴则在他们的主人身亡之时欢欣鼓舞,那么Bratovitch就会抓住机会夺取其统治权。尽管这那些夜晚出身于Szantovich的魔鬼为数更多,但在现今的波兰以及沿着边界南行至瓦拉几亚和特兰西瓦尼亚,Bratovitch的魔鬼都居于统治地位。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是第一个亡魂家族,或者最起码是第一个没有在成型之后很快就被氏族摧毁的家族。

  当大叛乱蔓延之时,Bratovitch家族支持总督们。做出这个决定一点也不艰难——一些氏族中最强大的长老就出身于Bratovitch家族,而家族中的每一个孩子自从他们出生之日起就被教导犯上作乱是他们唯一不会被宽恕的罪孽。

  但是Bratovitch们不会保持着这种忠诚去面对形如自杀一般的境况。当情势需要他们向叛乱者效忠的时候,他们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他们杀掉了所有出生于大叛乱开始前的家族子嗣。没有任何一个年轻的亡魂还记得家族效忠过叛党之外的任何人。

  即便在如今这末日将临的日子中,Bratovitch家族也侍奉着叛乱者们,现在我们自称为魔宴。尽管现代的Bratovitch已经很难可以称得上是领主们了,但是祖上的一些劣质依然通过血脉流传了下来——对他们佝偻的身躯来说脑袋显得硕大无朋,口中利齿密布,细小的眼睛紧紧地挤在一起,但是谁也不会忽视其中透出的食人魔一般的残忍。

  尽管在过往的夜晚Bratovitch们失去了自己的贵族头衔,但是对我们而言他们依然是有用的。他们的很多庄园都是地狱犬的饲养场所。他们特意喂养这种巨大而凶残的犬类,当这些动物成型之后,它们就被喂食混杂了Tzimisce血液的肉。而后Bratovitch们用自己的塑形手艺将这些怪物做成合乎客户需要的形貌。他们的客户通常是提供血液的Tzimisce或是需要忠诚而机警的卫士的高阶魔宴成员。

  并不是每个Bratovitch都照料着地狱犬。尽管大多数魔鬼都情愿自己凑合找个临时避难所也不愿意住进Bratovitch的庄园,但是这个家族的成员也常常作为野外的向导和追踪者。在现代的夜晚,很少有Tzimisce会游荡在荒野中。而当他们必须这么做的时候,他们会希望有人陪在身边告诫他们如何避开狼人。并且当有野外狩猎的需要之时,Bratovitch和他们的地狱犬就是天生干这一行的。
TOP
benran
2010-04-23, 01:09
Post #4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Grimaldi

  我不很确定你和Grimaldi打过交道——他们只是在你陷入沉眠之前一到两个世纪才变成了血脉家族的。但我肯定你和Radu Bistri打过交道,就是那位旧大陆总督们的发言人。Radu将这个家族带进了氏族,希望以此增强氏族和凡人世界之间的联系,这也正是在现代Grimaldi们所做的。他们对当时席卷欧洲的经济模式展现了深刻的洞见。Radu的一些氏族同僚曾希望让Giovanni家族扮演这一角色,但是最后么——哦,老天啊。你可以去问问Ezra在你沉眠于喀尔巴阡山中的那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Radu坚持将Grimaldi纳入氏族乃是因为Giovanni们有着窃贼和反骨仔的名声,而Grimaldi们则享有诚实而有荣誉感的商人这一荣称。

  即使在当下这终末降至的时代里,Grimaldi们依旧投身于我们大多数氏族成员所厌弃的凡人事物中。在有他们家族宅院的城市中,Grimaldi们总是握有通往当地凡人世界最高权力所在的钥匙——政府,工业界,或是传媒界的要职。尽管一些Grimaldi直接掌控着权力,但是更多的家族成员们偏爱作为顾问而影响当权者。Grimaldi们向市长们,总编们,或是企业董事会的成员们提供建议。

  而至于那些他们不能为之提供建议的人,他们则将之迎娶成为家族的一员。Grimaldi们在美洲与肯尼迪家族联姻,而在英格兰则是与达克沃斯家族结为姻亲。位居高位的Grimaldi亡魂对魔宴来说是很有用的,但最有用的还是那些只是分享了我们不足道的一小部分鲜血的远房亲戚,这些人尽管受惠于他们超凡的能力,但对这些能力那崇高而庄严的传承则一无所知。

  密盟们维持着一项他们称之为“潜藏”的戒律——它规定了该隐子嗣们要在凡人社会中隐藏他们的真实本性。尽管派系中的一些团体对密盟这种对于鬼祟隐秘的偏执感到厌恶,但是出于常识考虑,我们也有自己的潜藏戒律。毕竟你经历过宗教裁判官的时代,所以我打赌你一定比我能更好的理解这一做法。

  这个亡魂家族最大的作用就是保证凡人对该隐诅咒的无知。无论哪里,只要有一些莽撞的孩子们干了会将我们的存在昭告天下与大白的蠢事,Grimaldi们就会负责收拾这一烂摊子。两个帮派之间的失控冲突,一次笨手笨脚的猎食,甚或是对异能的滥用,Grimaldi负责将所有这些可能使凡人对我们有所认知的事实妥善的掩盖起来。

  大部分时候Grimaldi都会采用凡人的办法掩盖一些过于明显的该隐后嗣活动的证据。几年前,一个波士顿的凡人看到我们一个氏族成员唤出了血之形态,流过了一辆车,渗了进去。一个可靠地汇报者,她虽不是冠着Grimaldi姓氏,但同样也是血脉一员,在一小时之内就收到了她在波士顿警局工作的爱人发来的关于这件事的档案文件。于是她联系了自己在一家当地小报(这个词指的是声名狼藉的小道消息传播者,老家伙。)的线人。这名线人两天后报道了这一故事,于是大家就只是把这件事当做另一个都市传说而已。而她在警局的联系人则“不慎误归档”了这份报告,当两周后这份报告重新被整理出来的时候,这件事不仅已经过时了,而且因为先前的小报报道,也已经没人再会把这当一回事了。

  尽管如此,一些这个家族当初被选中成为亡魂理由的道德品质在我们的关照下已经逐渐凋死了。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最好的私立学校,而这些孩子则过于经常的用从穿耳洞到设计让自己被绑架等一系列行为来逃脱。而少数傲慢的孩子甚至拒绝他们家族的目标,弃他们的家族和氏族主人于不顾。他们试图活得如一个真正的凡人一般,而他们也通过建立慈善基金,成为医生,或是为穷人代言的律师这种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可以变得多么有人性。而他们的父母在妥当处置他们这件事上总是显得过于感情丰富顾虑重重,但是谢天谢地,即使是最叛逆的Grimaldi也明白自己的分寸,和自己应有的慎重。

  除去这些个别的叛逆孩子不说,我认为Grimaldi是最为忠诚的亡魂家族,而且我毫不怀疑他们的忠诚将持续到火焚末日降临的那一天。尽管家族首先服务于Tzimisce氏族的兴趣,但是魔宴对家族也有巨大的支配权。在成为血族之后,每一个Grimaldi家族成员都将血缚于一个魔宴成员,不一定必须是一个魔鬼。一般来说这些魔宴都是在派系内有一定权威的人物——主教,大主教,辅政顾问,偶尔还会有著名帮派的帮派牧师或是黑手小队的领导者。甚至魔宴摄政本人在墨西哥城也保有一名Grimaldi扈从,从来随时向她通告凡人社会的大事。

  如果要说有什么事会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会挑战Grimaldi的忠诚,那恐怕就是摄政本人了。一位族长,其本人已经血缚于我超过200年了,向我报告说摄政已经拒绝向年长的扈从提供血液供给,并且也不再和家族后代建立个人联系了,尽管这并不令人意外,在过去的数年里她已经越来越急不可耐的想要采取这一行动了。我的亡魂推测摄政的血液可能已经淡化了,或许也可能是因为她已经染上了我们氏族特有的疾病,而且并不想和别人分享这一秘密。

TOP
tigerrabbit
2010-04-26, 10:07
Post #5


经群众长期全面细致考察而认定的光荣团员,授予头衔“公开的好人”
Group Icon
 573
   4

Group: Avatar
Posts: 1232
Joined: 2007-09-05
Member No.: 15895


吉祥物老爷最近崛起了啊~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