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R] 第二章:传统宗派 - Euthanatos, 善终者
limengan
2010-12-21, 00:01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Euthanatos
善终者


人们始终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终有一日,每个人的意识都将不复存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死亡就是恐怖的未知,人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避免它。然而毫无疑问,当人们望进善终者的眼里,他们会突然感到寒意逼人。善终者了解死亡,他们深知死亡必将、终将来临。有时候,这些法师为人们带来死亡。然而更多时候,他们则带来新生的希望,为旧日的废墟带去创生的萌芽。

Background
背景


最初的善终者起源于日后被称为印度的地区附近最古老的城市。在上古岁月中,贤者祭司依循着转世的轮回,引领人们在永恒法轮(the eternal Wheel)的旋转中度过无数世生命。这群早期的法师意识到了伟大的生死轮回,他们指引着整个文明历尽兴衰,并重获新生。最终他们的哲学观念渗入印度宗教与这一地区的神系中。善终者的先祖们遍布在无数城市中,组成医者、祭司与圣人等小规模而各自独立团体,秉持着同样的传统与信仰。

纵观整个历史,善终者这一宗派始终面临着指控,人们控诉它行冷血杀戮之事,为杀戮之乐而杀,为一己私欲而杀,为扩张权势而杀。善终者历史上最严重的冲突之一,便是和空明兄弟会之间进行了一场长达三百年的战争。最终,双方团体都为了同一目的而战——对生命与转世的保护——但空明之子拒不接受善终者的方法。大法轮必须转动,而善终者们认为,比起让滞塞的能量苟延残喘,阻碍时代的车轮,有时候终结一段徒劳或苦难的轮回,让某个灵魂进入转世也许更为明智。出于这种实用主义的需要,善终者们在饥馑或瘟疫横行的年代里审判并放牧众生,但空明兄弟会却不赞同这种做法。双方之间爆发的喜马拉雅战争带来了一连串恐怖的杀戮,不仅是法师本尊,甚至一整个轮回世系都被摧毁。最后,幸存的组织联合空明兄弟会的领导者迫使众人会面,而这个小团体给自己冠上了一个简单的名号“转轮者”(Chakravnnti)。

佛教的创立改变了转轮者,让他们懂得了怜悯,并对苦难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往这些团体的法师们凭借力量治疗或毁灭,而今他们学会去理解自己所照管的凡人们的恐惧。由于这一原因,转轮者们开始起草他们自己的道德规条。之后在宗派建立的过程中,这一规条作为善终者开宗立派的基础。希腊、凯尔特、印度以及其他所有效忠于大轮回(the Great Cycle),并且深信应当强健灵魂以减轻他人苦难的法师将同属一派。至此,善终者这一宗派才具体成型,而其他宗派的法师则为他们贴上了“正义杀手”的标签。

事实真相就是,善终者必行杀戮,不过他们不为取乐或权力而杀。善终者建立于thanatoic——死亡崇拜者——一些印度、希腊与阿拉伯文化中的教派基础之上。在古印度,由于频繁的瘟疫与穷困的生活条件,死亡往往是病痛、受苦的民众最好也最慈悲的解脱。在希腊与中东,死亡丰富了学者与外科医生们的学识,从而也帮助了那些活着的人。今时今日,善终者通过古来的记忆与灵魂转世来寻求启迪。他们踏入冥界体验死亡,并秉持严酷的规条。对于善终者而言,这是一份必须履行的神圣职责,但这一职责也无比艰辛恐怖,唯有意志最坚强的人才能完成。他们获得的并非权利,而是一份重担:解脱与复兴的痛苦职责。

Organization
组织


即使说有些松散,善终者仍然具有一套从学徒、大师至领导层的组织森严的体系。他们是遍布世界的隐居修士(隐藏在秘所中),而这一学派的组织核心设立在印度的加尔各答。善终者的Paramaguru(领导者)往往担任学派中新人的Acarya(导师),在新手所学尚浅的时候指点他们命运的诸般奥妙。在那里,训练会以各种方式进行。有些善终者团体以其严苛训练而声名狼藉,不过有的团队则采用更为轻松而均衡的训练。无论如何,在法归之旅(the agama sojourn)结束后,导师将会正式对启蒙学徒负责,直到学生被认可成为一个真正的法师为止。在善终者的内部,一度曾只有三个等级:学徒、成员与领袖。对等级的评定,全看法师的智慧与魔法技艺,而只有群众支持的人才能担任领袖。

* agama:梵语中“由彼而此”的意思,意为“来”或“去”,引申为传承。汉译成“阿含”、“阿含暮”、“阿笈摩”。意译为“法归”。因此原始佛教的基本经典名为阿含经,此类经典的内容包含了佛陀传教的基本要义。

为了真正理解死亡的力量,善终者们深信自己必须接触死亡。所有的善终者都必须在加入组织后,经受法归,或者说假死的考验。法归之旅是一次踏入冥界的短暂旅途,由导师监控和向导指引。很多时候,善终者也会因为新手的觉醒过程涉及濒死体验或是至亲离世,因而吸纳他入会。也因此,新手往往都是熟悉死亡,并了解各种各样牺牲的法师。

Factions
派系


善终者的派系之善变,和梦语者或欢喜宗相差仿佛(善终者与这两个宗派关系密切)。也就是说,善终者有着不可胜数的流派及信仰,而对于团体内部的哲学观念差异,他们抱持着非常开放的态度。

密教(Tantrism)与印度文化构成了好战的狂舞者(Natatapas)的思想基础,这一派系盘踞于印度内陆,并且保存着善终者最古老的秘仪。所有狂舞者的学徒都是正式通过法归之旅后才加入这一保守学派的,他们研习印度教与佛教历史。很自然,孤僻的世界观使得他们见疑于其他宗派,但狂舞者即使保守,依旧是个公道讲理的派系。

* Tantrism:也叫怛特罗教。Tantra一词在梵语中意为纺织用的经线,引申为贯穿万法的要义。密教思想崇拜女性的性力,崇尚体液不外泄的交媾。认为性力可以打通人体经脉,顶上生花。印度教有性力派的分支,崇拜湿婆与其妻雪山女神。而佛教的密宗应该是受到印度本土的怛特罗哲学影响后产生的宗派。

* Natatapas:梵文中Nata为舞踊之意,nataraja在印度教中是毁灭之神湿婆的化身“踊主”。而tapas则是狂热的意思。


源自非洲的复杂仪式构成了安灵师(Madzimbabwe)。这群善终者研习他们家乡召灵与治疗的文化。在欧洲人入侵之前,非洲古老城市中召唤、抚慰与怜悯幽灵的传统早已形成了一种文化。尽管在宗教上与其他善终者有别,但安灵师依然因为怜悯与帮助他人的职责而成为团体的一份子。

* Madzimbabwe:善终者的扩展规则书里提到这个词意思是courts,廷臣。不过百度得知后半截词根zimbabwe在非洲修纳语里意思是石头王国,石之乡。mad-这个词缀是啥意思?此处采取意译。

石榴之民(Pomegranate Deme)体现了希腊的文化传承,他们研究着珀尔塞福涅的秘密与希腊冥界。作为希腊神话的真正崇拜者,这群法师如今日渐稀少,他们的信仰也早已摇摇欲坠。几代之后,在新学徒加入那些神学内涵更少的派系时,他们大概就要成为记忆了。

最古老的派系当属诵亡之子(the Aided),起源于凯尔特文化中的死亡法师。在黑暗的中世纪,他们的组织在基督教迫害之下几近崩溃,所幸其他善终者保护了他们的成员与信仰,从而赢得了他们的效忠。今时今日,他们依旧坚持血腥的凯尔特仪式与献祭对剔除种群(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中的弱者而言是极有必要的。就像其他带有文化色彩的派系一样,诵亡之子吸纳新成员并不看他们的出身,而是看这些新人是否有着和派系风格相近的特质或经历。

* Aided:在善终者的规则书里提到这个词意思是death-tale,死亡传说。凯尔特神话里有Aided Óenfhir Aífe(English: The Death of Aífe's Only Son)的故事。英雄库丘林与战士公主艾菲的独生子Connla,在成年后前往爱尔兰寻找父亲。由于英武过人,他击败了自己的亲叔叔,最终被父亲杀死。

把握现代社会的机遇及可能性的乃是吉祥天信徒(Lhaksmists)。这群幸运的追随者在所有事情上全都依靠随机性——魔法、生活、重大决定,等等。他们也自得其乐地陷进了现代电子科技中,对概率论与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颇为熟稔。这群善终者是最接近数位网络的人,随着因特网的偶然扩张,他们守望着这张混沌之网的成长。

* Lakshmi:拉克西米,吉祥天女。印度神话中众神搅乳海所出的神灵,毗湿奴的配偶。

排外的黄金圣杯(Golden Chalice)作为一个政治暗杀团体存在,他们精于追踪并刺杀那些身居高位、极具影响力的危险人物。这一派系起源于拜占庭帝国时期,同时他们也吸收了当时许多不同文化的思想。在现代社会,黄金圣杯的成员更喜欢使用高科技手段来击败掌握高科技的敌人,同时他们也使用各种毒药,精巧装置以及传统魔法。黄金圣杯只通过邀请方式募集成员。最近,这一派系正在接受调查——成员资格只能通过邀请获得,那么他们在隐藏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放着波尔波特(Pol Pot)那样的暴行不管,却把对付一些小奸小恶当成正业?

* Pol Pot:臭名昭著的红色高棉领导人。

善终者中最受欢迎的派系当属幽冥骑士(Knights of Radamanthys)。凭借他们对熵之奥秘的掌握,以及令人畏惧的战斗技巧,这些战士受其他传统宗派雇佣而战,不过仅限于当他们认为目的正义时才接受雇佣。通过这种方式,他们促进了整个秘学九宗,解决了善终者的问题,同时也维持了团体的生计。很明智而且有远见的是,这一派系训练现代化的战斗技能、道德规范与多种间谍技巧。不过,大多数善终者打心眼里认为这一组织是个纯粹的训练所,不是单纯做个“雇佣枪手”,而是能让老兵们在哲学思辨上圆满毕业的地方。

* Radamanthys:拉达曼提斯,冥界三判官之一,专门惩罚罪人。

对于善终者而言,执喙者(Albireo)可能是整个学派内部最重要的团体了。尽管每个善终者都可以加入,但真正要成为其中一员需要通过一段时间的考验。这些外交官们代表善终者与其他宗派交涉,解释死亡法典(Thanatoic code),秉承学派的信仰,同时惩治善终者内部的腐败问题。当然,由于他们在其他传统宗派中担当大使的特权,他们也会在自己组织的内部探查腐败。

* Albireo:学名辇道增七,天鹅座中亮度第五的星。它位于“天鹅”的喙部,因此也被称为鸟喙星。为什么要用这颗星来命名呢?估计因为它位于天鹅喙尖,在象征意义上符合这个派系负责外交与清除腐败的职能。

Philosophy
观念


死亡并非终点;死亡只是终点之一。活着而漫无目的并不是好事,活着却给周围的一切带来痛苦与灾难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事了。比起让这样的生命占据世间,终结它的命运之线,让全新的生命取而代之岂不更好?就像在焚毁森林的土壤上生出花朵那样,新的命运之线将会重新织入织锦。织锦描绘出一派恢宏图景,然而苦难和悲伤将会破坏这宏伟景象。所有人都应当肩负起自己的担子,面对这必然的责任并战胜它。这责任将会成为支撑世界的支点,成为自愿帮助与保护同胞的愿力——而要履行这些责任必须解脱那些只会带来苦难的人。

Failings
弱点


在这些法师留神关注的细节之下还有另一个原因:劫火(Jhor)。大多数法师都会因为自身的行为而凝聚共鸣,不过善终者却因为操纵熵能,而更容易聚积劫火的共鸣。劫火就是朽灭魔法在物理上的反映。在善终者法师身上,深陷的双眼、干瘪的脸颊、苍白的皮肤是很常见的现象。当他们引导熵能时,甚至能预见死亡的降临,劫火也因此驻留在善终者体内。虽然劫火的积聚和法师施法时的目的并不完全有关,但善终者宛如死尸般的体征仍然值得参考。熵能并不是一种可以轻易运使或频繁接触的力量。劫火堆积起来也会导致幻劫(Quiet),致使他们患病或产生对死亡的妄想。虽然所有法师都可能会遇到这类痛苦,但众所周知这些情况在善终者身上更容易发生。善终者们时刻监视着同袍身上劫火过盛的迹象。当法师堕入劫火之难(Jhor-Quiet),变成一具毫无感情的杀戮机器时,必须有人能制止他。大多数善终者都意识到了其中讽刺:他们距离被自己的同胞杀害不过一步之遥。

* Jhor:维基上能查到的是一种印度的音乐形式。因此这里暂时采取音译,发音上我觉得很像中文里的“终”。待定译名:“终祸”。

Theories and Practices
理论与行为


善终者法师在实际行使魔法时有各种各样的途径。大多数法师都会使用某些方法来分析人生或局势的平衡性,预测一连串行为可能带来的结果。这些方法可以是抛掷硬币——如果是正面,那这人还有救;如果是反面,那这家伙就完蛋了——或是一副眼镜,法师戴上它来看穿目标的灵魂品质。这些方法中有很多依靠被沉睡者称为随机性的玩意儿,而善终者会根据自己的目的来理解结果。不过,当某些巧合事件不合理地出现时,目标往往会因为怀疑而不屑一顾。一个聪明的善终者会引发一连串绝对可信的事件,以促成自己想要的结果(某人在酒吧里多喝了一杯,决定不自己开车回家而是叫了出租车——于是善终者就能随意将他带往自己想去地方)。同样,善终者的魔法也不都和杀戮有关——有时候可以将形势导向更为有利的地步,无需任何流血死伤。

善终者必须重视让目标获得善终的好处,同时也不能忽视目标的伤痛。所谓疗愈,是通过切除健康身体上的病灶,让目标感受到切肤之痛,并去腐生新。唯有体验过这疗愈的过程——包括其中的痛苦——善终者才能创造积极的影响。

善终者为推进法轮转动而作出的奉献并不局限于个体的灵魂。世界本身也在不停变幻与运动中,也会堕入病痛。善终者法师找出这些腐败病变的地方,化整为零地逐步解决问题。不过这么做已经越来越困难了,整个世界都在日益堕落。更多的人卷入更多的麻烦中,我们没法给他们每个人都带来善终。更多时候,善终者发现自己只能对凡人和局势施加稍作调控,而不是简单地终结某个轮回,让大法轮顺其自然。

和梦语者一样,善终者有很强的责任感。梦语者重视对灵界影响所产生的结果,而善终者则对人类行为的衍生结果更为关注。每当死亡法师们夺走一条性命,他必须确定这是势在必行的结果。这是决定性的选择,只有减少受害者,保住更多人的性命,目标才能活下来——这可不是法师能轻易面对的事情。(?)因此,善终者必须要理解自身行为的影响,才能权衡善终是否有利,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想要加入这一学派的法师,必须了解法轮旋转的规律。他必须明白,尽管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影响某些事物的轮回,但总有一天这一切将脱出法师的掌控。赌运气的游戏往往被用来向新晋的善终者解释这一点——法师练习预知骰子落地的数字,或是球的着陆地点,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做出错误的选择。在给万物带来善终之前,善终者们必须学会接受自身死亡的必然性——他们也要去理解被自己所杀之人的恐惧。

专擅领域:

共通焦点:武器、骰子、天平、灰烬、曼陀罗咒、数学

概念:刺客、赌徒、军医、警官、牧师、社会工作者、外科医生


Stereotypes
成见


Akashic Brotherhood: In their fury, they brought suffering to many. These wounds still have not healed.
空明兄弟会:世间众多苦难因其愤怒而起。这些创伤至今未能痊愈。

Celestial Chorus: Their vision is narrow; they try to limit others with their religions, but they refus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mselves.
天国颂歌:眼界狭隘;他们试图以自己的信仰去限制他人,却不愿对自己一视同仁。

Cult of Ecstasy: If they look deep enough, they will understand that joy is as transitory as sorrow. Compassion comes in removing that sorrow from others, not in bringing indulgence to themselves.
欢喜宗:如果眼光够远,他们就会明白欢乐与悲哀同样短暂。怜悯能抚平他人的悲伤,却没法让他们承受悲伤。

Dreamspeakers: Unable to move past their history, they are trapped by their great Dream.
梦语者:他们无法从自身历史中脱离,他们被困在自己的千年大梦中。

Order of Hermes: Pride has brought their fall. Once trimmed, though, the tree grows to greater splendor.
赫耳墨斯秘会:骄傲使其落败。不过一旦吸取教训,其势力将会更胜往昔。

Sons of Ether: Just as we destroy that which no longer has a place, they give rebirth to the remnants.
以太之子:正如我们摧毁那些不配存在的事物,他们则让事物重获新生。

Verbena: We see the same cycle of life and death, but they place duty to that cycle over duty to people.
圣叶:我们同样看到了生死轮回,不过他们却在轮回之上强加责任,忽略了对人类的责任。

Virtual Adepts: Even a thought knows the decay of time. Nothing created by humans can outrun human suffering.
虚拟行者:末日降临人尽皆知。而人类的造物中没有什么能让人类逃脱苦难的。

Hollow Ones: Their simplistic embrace of morbidity is just another escape from true acceptance of death.
虚无党:他们单纯而病态的热情,只是对真正的死亡信仰的逃避。


New life, new chances — these are beautiful and miraculous. But there can be nothing new if the old is not let go. There is no life without death; that is the greatest secret: the secret of change.
新生命,新机遇——这是多么美妙且不可思议。然而旧不去新不来。万物皆有一死;这就是最伟大的秘密:变化的奥秘。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2-04-09, 23:28
TOP
limengan
2010-12-26, 16:44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善终者一节完工。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