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R] 第二章:传统宗派 - Celestial Chorus, 天国颂歌
limengan
2011-01-18, 15:27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Celestial Chorus
天国颂歌


天国颂歌乃是秘学九宗中所受误解最深的宗派。虽然毫无疑问,这是个充满宗教色彩的宗派,但它并没有罢黜百家,独尊一教。颂歌会众对太一(the One)与万源(Prime)的尊崇远胜于任何宗教神祗。全人类都是宇宙之歌——至真(Pure)与万源(Prime)灿烂光辉的一部分。当人类因这种敬畏而团结一致,万源将再度完满,这阙宏歌将会彰显无疑,而宇宙则将复原如初。

* Prime:其实这个“万源”和天国颂歌所擅长的“原质”魔法应该是一个东西,或者说原质魔法就是对“万源”的汲取和利用。但在这里它真的只是一个哲学概念,而不是一种可以度量的能源。

Background
背景


和空明兄弟会一样,天国颂歌也坚持他们是最早创立的传统宗派,这未必是指它当前的组织,而是指其具体哲学观念,并将它抬高成宇宙创世之初的一部分。天国颂歌起源于足可上溯数千年的圣歌(hymns)与升天(exaltations)的文化;而作为传统宗派其正式存在大约是在阿赫纳顿(Ikhnaton)时代。从此以后,天国颂歌对整个人类的历史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尤其是这一宗派狂热地坚持,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沉睡者,并通过“太一”的知识引领他们走向升华。

* exaltation:在摩门教的教义里,Exaltation和Eternal Life是一个概念,指信众升天回归上帝身边生活,亲如一家。

* Ikhnaton:即公元前1351-1334之间在位的阿蒙霍特普四世,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在位第一年引入了对太阳神阿顿(Aton,太阳的光轮)的崇拜,成为了世界上最早的一神教。法老本人也改名阿赫纳顿,意为阿顿宠眷之人。这场宗教改革的意图是打击底比斯的祭司阶级,但最终动摇了国本,使王朝陷入了衰亡。


在古老的时代里,天国颂歌激励着人类去探寻着一阙能将他们带入更高层次,进入天人合一的冥想的宏伟之歌。有些时候,天国颂歌甘为典范,创立了宽仁、开放与乐观的宗教。而有时候,颂歌会众误入歧途,通过不容质疑的单一方式来诠释他们对太一的理解。从祭司长到异端分子,一个接一个的天籁颂者(Chorister)探索着某些比人类更伟大的启示,一种能让万众合一的创造伟力。

然而不幸的是,天国颂歌并非永远如此纯洁与正确,即便是他们助人的渴望也是如此。天国颂歌培植“真道”(true way)的众多实验,最终在中世纪引发了天主教与伊斯兰教那些狭隘落后的教派间的教义纷争。从希腊与罗马时代的神殿开始,天国颂歌就逐渐演化成类似于天主教的组织形式。所有天籁颂者都清楚,组织曾涉入过宗教裁判所与十字军东征。尽管天国颂歌的理念是:守护世界和平免受危险侵袭——但在那时对宗教审判官来说,他们的狂热信仰遮蔽了他们的理智,阻碍他们作出公正的判决。新晋的天国颂歌成员都被告诫要谨守开放的心态,时刻关注着统一,并铭记所有道路都能通往太一和万源。入门者也会得知本宗派与“新世界秩序”里某个小团体:纯思社(Cabal of Pure Thought)之间的联系。虽然两个团体一脉同宗,但纯思社拒绝万众一体的理念,无视这一信仰。

许多人认为,纯思社与天国颂歌的分裂引发了这一传统宗派的衰败。虽然中世纪期间,天国颂歌的势力非常强盛,但许多会众由于对分裂者的同情而被视作异端,这些分裂者将其他信仰与绝对正确的太一之道相提并论。有些会众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观点,甚至不惜为此同胞相残。这股顽固强硬的势力,再加上组织内部世俗贪欲带来的腐败,促使人们投向纯思社的理念:壮大人类群体,而不是寄望于来世。最终,信仰的力量败退,而理性之子崛起了。随着天国颂歌大厦将倾,其会众也风流云散,不时遭到理性之子,以及被他们技术所武装的教会人员猎杀。

随着理性之子及科技联盟的阴云麇集,天国颂歌不得不在其附属团体、地下结社、秘教与支部中寻求荫庇。分崩离析的宗教信仰不再能支撑起天国颂歌,身为孤弱势力的一员,其会众也只能在普罗大众面前隐藏其神迹。但是天国颂歌依然关注着神圣的融合,而人类内心“圣城”(Sacred City)的声音将与造物的宏歌(the Song of Creation)和谐交汇,可惜这个目标早已慢慢脱出他们的掌控之外。而讽刺的是,唯有这次失败才真正让天国颂歌那各怀异心的派系团结一致了起来,时至今日在宗派内部,他们依然保持着多疑而互相提防的联盟关系。人类依然渴望信仰。人类心中有着一种对宏伟事物的渴求,天国颂歌能满足人们这一渴望,而今他们正努力将探索的星星之火煽作信仰的燎原烈焰。


Organization
组织


在各大传统宗派中,天国颂歌拥有除赫耳墨斯秘会之外最为严密的组织架构。整个宗派的阶级架构与早期的天主教会很相近,有着一套基于入会资历、职责与法力的等级制度。颂歌会众之间的沟通非常便利,因为每个资历较浅的歌者(Singer)都知道自己的上级与下级是谁,他可以据此传递信息。不过许多天国颂歌的对手都指出,等级制度促使会众忘却了自己的真正目标,转而一味钻营。这个说法非常正确——比起帮助他人,有些颂者更爱沽名钓誉——但天国颂歌则不断为其制度进行辩护。他们认为,这一制度是教导新成员并让那些更有经验的人明智地引导宗派的发展。

天国颂歌中充满了来自各行各业、天南地北的声音。每个信仰太一,渴望利他的人都能成为天国颂歌的歌者。而成为颂者并不需要有宗教信仰;他们只需要相信自身之外有更伟大的存在即可。对于入门者而言,渴望达成和谐要比信守某个教条更重要。不过相对其他人来说,有些人群更容易被本宗派所吸纳:护士、社会工作者、残障人士、圣职者与教师更容易成为天籁颂者。

Factions
派系


天国颂歌发展出了众多派系。尽管这一宗派通过不同的宗教思想加以区别,也通过不同的入教与修行的方式再行区分。这些衍生派系与宗派中的其他派系并无不同,往往是一群仅在某些原则上保持一致的松散人群。实际上,今天有越来越多的天籁颂者拒绝派系之争而是赞同将宗派内的全体成员团结在一起。

孑然一身生活在世间荒僻迢远之地,隐士(Anchorite)们探索着个人智慧与救赎。隐士们并不自成派系,他们甚至不是拒绝传统组织形式的个人团体。每个隐士都寻求自己的神圣使命。虽然他们很少和“现实世界”有所接触,但大多数隐士都认为物质界正日益堕落,他们都会尽快返回自己的隐居处所。通过与荒野及未知生灵的交流,许多隐士掌握了强大的精魂魔法。

保守的天籁颂者们往往会加入顽石派(Septarian)一脉。其成员谴责天国颂歌竟然与其他传统宗派合作,他们宣称那些使用不搭调的科技与异端魔法的法师将会玷污神圣之歌。顽石派认为,唯有天国颂歌,才对统一有着正确的理解。尽管在整个宗派内部这群人的势力并不强大——因为天国颂歌已然给自己树立了够多的敌人——但不少天籁颂者在和其他法师共事时都会有所保留。顽石派研究原质魔法,他们通过净化自己的灵魂,迈向和太一融合的愿景。

* Septarian:septaria是一种腹足科动物,咸水和淡水中都有生息的蜗牛;也可以指凝岩球,一种有着龟背花纹般裂缝的熔岩凝固产物。这个命名来自于拉丁语septum一词,“分裂、分割”的意思。

与顽石派针锋相对的的则是自由派(Latitudinarians),他们支持对整个宗派进行整体改革,摆脱天主教式的作风。自由派法师认为天国颂歌的落后结构过于局限也过于排外了,因此整个宗派必须改变,不仅要适应其他宗教,也要适应其他宗派的信仰。当然,每个自由派法师对于什么能接受、什么不能接受都有个人的看法,不过他们都一致认为天国颂歌应当采用更开放的组织结构,更多的言论自由,对其他传统宗派的魔法更为宽容。

天籁颂者中最为开放的当属一元论者(Monists),他们试图建立一个统一的团体。如果天国颂歌内部都无法达成统一,那他们又如何把它带给人类呢?一元论者试图弥合其他派系或宗教之间的分歧,以宽容与折衷来缔造一个统一的教会。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追随任何“正确而真实”的寻求神性的狭隘教条,而是令所有对太一的理解同样平等。虽然一元论者遭遇了无数阻力,但他们始终循循善诱并保持宽容,同时他们也长于在其他团体中寻得盟友。一元论者运用原质奥秘,以此为手段来展示万物之根源。

亚历山大社(Alexandrian Society)致力于调和宗教与科学的矛盾,他们将科学思想带入宗教的领域。对他们来说,探索与调查的过程本身就是神圣的,而科学则是探索神性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有时候,他们被指控对科技联盟抱有同情,但亚历山大社的成员深信,探索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平衡乃是天赋人权。此外他们也抨击科技联盟,称他们毫无生气、缺乏灵魂。通过研究科学,亚历山大社对物质奥秘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们通晓如何从物体的固有性质展现出神性。(?)

密特拉之子(The Sons of Mithras)构成了一个小规模但好战的派系,他们崇奉罗马早期的密特拉教。这些武士至今仍对天国颂歌抱有夙怨,因为基督徒曾对密特拉教大肆迫害,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是天国颂歌坚定的守护者,他们认为在探索神性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有权寻求保护。密特拉之子依然带着点地下宗教的风格,但他们依然被现代天国颂歌所接受。大多数成员都研修力场奥秘以此作为密特拉的体现,他们所信奉神祗的武力。

* Mithras:密特拉神是古老的印度-伊朗(波斯)的神灵。最初是雅利安人共同崇拜的对象,但随着雅利安人的分化,它在《阿维斯陀》(拜火教经典)与《吠陀》中都有踪迹。而在公元初的三世纪内,密特拉教传至罗马,风行一时,成为基督教的竞争对手。

密特拉在印度与公义之神伐楼那(水神)的崇拜联系起来,在伊朗神话里也与水神阿帕姆·纳帕特组成了对偶神的关系。伊朗神话中,密特拉一度是三位可称“阿胡拉”的大神之一(另两位就是玛兹达和水神阿帕姆)。但拜火教中,密特拉被认为是阿胡拉·玛兹达的造物,琐罗亚斯德撰写的经书里也从未提到过他,因此其地位大大下降。成了世间公义、契约的守护神,被认为是阿胡拉·玛兹达在人间的天使,偶尔会与光明联系起来。

当密特拉崇拜传至希腊-罗马文化圈内,则构成了对它的专属宗教:密特拉教。在这种神秘主义宗教里,希腊人把太阳神赫利俄斯与密特拉等同起来——也因此密特拉开始具有光明的神格。同时这一宗教带有武士阶级的色彩,被三世纪初康茂德皇帝及麾下士兵所奉行,军中广为流传,密特拉成了战神、武士的保护者。其鼎盛之时曾与基督教争夺信徒,基督教为了吸引更多教众,则在二世纪时将12月25日(密特拉神的生日)改作圣诞日。


阿比尔之子(Children of Albi)从本质上来说是十字军东征时代阿比尔教派运动(Albigensian movement)的遗孑。他们坚持一个观念:物质与神性是不同的领域,唯有弃绝物欲才能跃升灵界。由于曾在东征时期遭受过其他团体的迫害,阿比尔之子抱着谨慎的态度加入了天国颂歌。这一派系将教会与国家明确区分看待,他们认为国家是属于物质(当然也是堕落的)世界的,而他们则追随之后被基督教所抛弃的神圣经文。阿比尔之子也通过研究原质魔法,来掌握隐于神圣世界(与堕落的物质世界相对)背后的秘密。

* Albigenses:阿比尔教派,也就是清洁派(Cathari)。起源于11世纪法国阿比尔的基督教异端派别。13世纪被诬为异教徒,遭到教皇英诺森三世与法王组织的十字军的镇压。

清洁派的二元论世界观被认为归属诺斯底主义,当然也可能是受到了摩尼教二元论思想的影响,他们认为肉体邪恶而污秽,灵魂则是纯净的上帝造物,他们拒不接受天主教的圣礼,也不相信基督受难的神话。朗格多克的当地贵族都支持同情清洁派,这促成了他们的灭亡。教廷联合法国国王组成了阿比尔十字军,极为残忍的剿杀清洁派教徒。


纳什派(Nashimites)是持有和阿比尔之子相近观点,但有着更悠久历史的诺斯底教派。他们认为,太一宰制万物,而灵魂在生时的经历则决定了他的意志。因此,纳什派的法师们相信,真正的恶神论(maltheism)之神是可能存在的,因为当人类的灵魂日益堕落,太一也将失去其纯净。自然,纳什派致力于传播光明的思想,并尽可能地怜恤更多民众,希望将人类的灵魂提升至更高的水准,也借此净化太一,令宇宙更美好。与阿比尔之子相类,纳什派精研原质魔法,以洞悉太一的奥秘。

* 诺斯底主义:诺斯底主义的思想在不同时期,不同宗教中均有体现。诺斯底主义得名于希腊语里的Gnosis(神圣的知识、灵知)。这一思想认为人的本质中蕴藏着神性的火花,必须通过独特的神秘体验,获得灵知。他们认为耶稣是人,而非神。耶稣是获得了更多灵知而登神的凡人。人能通过获得更多的灵知,和耶稣基督一样,最终摆脱邪恶的物质世界,进入属灵的神圣的世界。

没错,这就是新旧两代MAGE所有世界观的基础了。旧版中出现对魔法的分类(太阳系中每一颗行星掌管一种魔法)也是出自于诺斯底主义对天体的认识。

* maltheism:恶神论。mal-法语或古英语中意为“坏、邪恶”。theism则是一神论。恶神论的思想认为上帝是残忍、傲慢、滥施淫威且散布谎言的存在。


作为天国颂歌中最为神秘的分裂派系,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最近又重归组织。虽然这群法师严苛地坚守其基督教的古老传统,但他们也保存了一些非同寻常、历史悠久的秘仪,维持着秘密的组织结构。这个组织至今存在并不叫人意外,虽然历史上圣殿骑士曾“覆灭”于教会和统治者之手,他们抨击这些骑士一意敛财。现代的圣殿骑士则是手执武器捍卫基督教教义的信仰卫士,与东正教(Orthodoxy)和天国颂歌的大敌交战不休。少数圣殿骑士至今仍然由于这一宗派接纳其他宗教,而拒绝和天国颂歌联手,但大多数骑士都将科技联盟视作背叛人类思考与自由意志这一天赋神圣权力的敌人,而加入天国颂歌。当其他颂歌会众致力于联合人类以追求神性时,圣殿骑士们凭借他们的魔法剑、家传铠甲、冲锋枪及军事技能,带着无比的狂热为正义而战!毫无意外,圣殿骑士们精擅力场领域的法术,以此展现真正的上帝之怒。

* Knights Templar:圣殿骑士团算是整个西方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宗教组织之一,其崛起至覆灭,留下的传说和财宝都成为小说家、宗教徒、寻宝者与历史学家们痴迷不已的话题。

* Orthodoxy:11世纪基督教分裂为东西两派,以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东部教会自命为“正宗的教会”,故称“正教”或“东正教”。


Philosophy
观念


人类追寻神性的能力无远弗届。在有些时候,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种神性的火光,这重更高深的理念,这股更宏伟的力量。就算是最邪恶、最堕落的怪物也能体认到这种神性力量,只要不刻意抗拒,万众一体的目标将对所有人敞开怀抱。正如太一的碎片散落世间,人类寻求统一也是为了重新融入太一之中。众声吟唱汇入这阙纯净的歌声里,浑如一体,以更伟大的和谐将这些声音联合起来,创造出某些全新而美丽的事物,这是单一声音无法做到的奇迹。借由这合唱,将会形成一阕颂唱辉煌万有的宏歌。这阙宏歌将驱散一切冲突与不谐。当伟大的统一为人们带来和平、理解与神恩时,人类也将万众一体。

Failings
弱点


天国颂歌的弱点与其力量一样显而易见。从表面上看来,天国颂歌是由一群精力过剩的人组成的团体,这些成员一致认同只有一个神灵存在,而这个神灵便是“太一”或“万源”。然而在宗派内部,不同宗教信仰之间反而分歧依然存在。天主教与英国圣公会的教徒依旧争论不休,犹太教众与穆斯林也依然互不信任,每个派系彼此之间都存在着一点龃龉。也许这些人从根本上都信仰太一,不过这完全不会影响他们个人的信仰理念。理所当然地,这是本宗派联合人类的事业之路上最直接的弱点。如果他们连自身的哲学理念都不能统一,又怎么可能领导万民进入和谐呢?这是一个讽刺的悖论:一个致力于和谐的宗派,却有着一段伤痕累累的历史,这段历史中的冲突与镇压冲突远远超出了寻求统一的限度。

Theories and Practices
理论与行为


天国颂歌的基本信仰就是宇宙之音(the universal Aum),时间诞生之前所吟唱的歌声。太一开启了这歌声,而它散入太一之子们的无限和谐之中。沉睡者与歌者(Singer)——天国颂歌如此称呼其成员——就是太一的子裔们,他们是宏歌的一部分。尽管天国颂歌看起来似乎全是由基督徒构成的,但在其内部阶级中还是有许多不同的信仰。犹太教徒、穆斯林、佛门弟子与一些异教徒也会加入天国颂歌。这些成员依然坚持其信仰,同时也明白,他们所称呼的神灵名讳只是“太一”伟力的一部分,而太一才是一切神性与光明的源头。

* Aum:也写作Om,印度宗教(印度教、佛教、锡克教与耆那教)观念中的神圣音节。在读吠陀或持曼陀罗咒之前作为神圣的咒语加以吟咏。Aum由三个音位构成,a、u 与m,这三音位象征了宇宙的成、住、坏;也各自代表了梵天、毗湿奴及湿婆三神一体。

天国颂歌的力量,就是能献身于其最高理念。理想的天籁颂者可以是一个优秀的基督徒、优秀的穆斯林、优秀的犹太教徒或是优秀的异教徒,他应当:善良、仁慈、强大、虔诚且无私。天籁颂者应该致力于帮助身边的人们,无论沉睡者还是觉醒者,他们应起而反抗压迫与仇恨。天国颂歌寻求和平,但并不是完全不用暴力。圣战依然是战争,圣战武士在战场上也是极为可怕的。

魔法乃是太一的意志,而歌者们会敞开自我面对魔法。他们化身为传递宏歌的渠道,任和谐的洪流充满其灵魂与声音。人类能做的不过是指引魔法的方向。法师只是太一和万源的手与指。宏歌乃是伟大的万物交响曲,而天籁颂者则释放这阙谐乐,仅需片刻,就能借助凡间的媒介成为获得神性的人。由于天籁颂者十分专注于魔法与宗教背后的理论,因此他们专精于原质奥秘,这一涉及宇宙本质构造的领域。原质乃是太一最直接的魔法体现。

以更世俗的观点来看,天国颂歌的努力往往披上了俗世教会的外衣,例如救济粥棚、免费医疗门诊或关怀病弱孤寡。法师们认为,如果人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他们就更可能会善待邻友。同样,当信使就在人群中时,传递信息也就变得更容易了。在讲道坛上布道固然可嘉,不过却不能惠及那些真正需要聆听宏歌的人。人们受榜样指引的事实,也是颂歌会法师达成超凡入圣的首要方法。

专擅领域:原质

共同焦点:歌曲、蜡烛、祈祷、铃铛、熏香、神圣符号

概念:考古学家、外交官、幼儿园老师、游侠骑士、演说家、救世军工作人员、街道传教士、神学院学生、探索者


Stereotypes
成见


Akashic Brotherhood: Their songs are powerful individually, but they must learn to work as a greater whole.
空明兄弟会:他们各自的歌声颇为强大,但他们必须学会抱成一团。

Cult of Ecstasy: They see the divine, but they choose the profane.
欢喜宗:看见了神性,却选择亵渎以对。

Dreamspeakers: The One wears many masks, but it is still One.
梦语者:虽有万相之形,却始终只有太一。

Euthanatos: Unity lies in life, not in death.
善终会:活着才能统一,死了不行。

Order of Hermes: Although they touch the Heavens, they choose to traffic with the powers
of Hell.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ir power and so they abuse it without responsibility.
赫耳墨斯秘会:他们虽触碰到了天堂,却也和地狱纠缠不清。他们毫不尊重自己的力量,一味不负责任地挥霍。

Sons of Ether: Creation is a noble effort, but building things does not make one God.
以太之子:创造本是高贵之举,但堆砌凡物并不能造就上帝。

Verbena: Their beliefs are far from the One; the body may be a temple, but the soul is the true instrument of greater music.
圣叶:他们的信仰早已偏离太一;身躯或许是神殿,但灵魂才是奏响宏伟乐声的乐器。

Virtual Adepts: Without understanding the divinity of how they create, they release forms without purpose. They have a gift, but they use it without harmony.
虚拟行者:无法理解神性如何创造,他们的造物只是徒具形式而已。他们颇具天赋,但却不依和谐之道而随意运用。

Hollow Ones: They deaden themselves to the Song. If they can be brought to accept the light, then there is hope for anyone.
虚无党人:他们将自己挡在宏歌之外。如果他们能接纳光明,那么每一个人都有希望了。


The One is glorious and nameless. The One carries all the names eversung.
Listen to the song swelling inside and around you, and you will know the One and the Prime.
太一至伟无形。太一包容万有。
聆听无所不在的宏歌,汝将洞悉太一万源。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2-04-09, 23:26
TOP
limengan
2011-01-18, 21:42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天籁会一节完工
TOP
9898485
2011-01-20, 17:23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546
   15

Group: Sinker
Posts: 336
Joined: 2006-12-24
Member No.: 9815


我对圣叶和梦语者很感兴趣,可以早些翻译一下这个吗?
TOP
limengan
2011-01-21, 11:08
Post #4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哦,那就先翻圣叶好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1-01-21, 11:09
TOP
河伯大君
2011-01-21, 15:54
Post #5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楼主太伟大了~~
不过WOD的译名极度不统一 ||| 这个以前见是翻译成天国颂歌
TOP
9898485
2011-01-21, 17:14
Post #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546
   15

Group: Sinker
Posts: 336
Joined: 2006-12-24
Member No.: 9815


QUOTE(limengan @ 2011-01-21, 11:08) *

哦,那就先翻圣叶好了。

感谢楼主!
我也比较赞成天国颂歌,“天籁”这个词来自《庄子》,更像是东方学派的名字。天国颂歌的最大拥护者大多是基督教一系。
TOP
limengan
2011-01-22, 01:22
Post #7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说实话,我在定译名的时候,并没有先扫过全文。这是翻译上的疏失。

最初对celestial chorus的认识是天体谐乐的概念。毕达哥拉斯那一帮哲学家认为天体运行会发出至美的乐声。celestial有天体的意思,chours则是和声、谐乐。我一直以为这个东西是本宗派的崇拜对象。

结果翻完全篇,没有发现提到天体谐乐的概念,扩展规则书上有没有就更不得而知了。

天籁确实太东方化了,所以我这边会改回原译名。

另一方面,关于译名不统一的问题,我觉得以前的很多译名也是匆匆决定的,很欠考虑——比如Virtural Adept 当时被翻成“虚无党”,还有阿卡希兄弟会,……我不会为了统一或者方便而沿用那些我认为欠妥的译名,我会照自己的理解来翻,同时注上原文。

有更合适的译名,敬请拍砖。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1-01-22, 01:4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