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nWoD-SotU] Prologue: Codes of Blood, Campaign
free child
2012-04-01, 16:48
Post #1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血之信条


  五个狼人爬上停车场的楼顶,他们发现这里荒凉无物。头顶上的天空被大块灰色的云层所笼罩,反射着伦敦城市灯光的污染,显出诡异的色晕。

  “我不敢相信,我们真要干了。”Eddie又说开了,“我说,我们都知道这是个圈套,对吧?我想是的。等我们搞定这事,数英里之内的灵魂都将为我们唱颂歌。我打赌,甚至黑杰克 Dozen都能听说这事。”Eddie六英尺三的身高让他是个不甚魁梧的Rahu。他看上去是个消瘦的书呆子,不过他有着狂躁的脾气,让人觉得他会违背同胞之间严禁互相杀戮的教条,同时也管不住自己的多嘴。

  “闭嘴,最终复仇。”肖兰月华说到,“在我们干完之前,闭嘴。”中国口音点缀着她的话语。

  “没问题,老板。”Eddie点点头,抚平皱巴巴的外套上的折痕,“顺带说下而已。”

  兽群无声的行动着,在停车场的楼顶上完美的散开成掠食阵型。狩猎者的本能指引他们的步伐,动作滴水不漏,每个成员和其他两人之间都不会超过12尺。

  “月华?我这儿发现些东西。”瞬间,其他人的都朝Rajesh的方向望去,除了Eddie。兽群的其他人转移了注意力,Eddie就本能的开始监视楼顶其余的地方。肖兰月华走近Rajesh跪着的地方,感觉自己皮肤上的汗毛竖立起来。Cahalith用手指抚过整齐向后梳理的光亮黑发,对兽群领袖点头示意。“你怎么看?涂鸦么?”他向围着楼顶边缘的墙壁下端俯身过去。那里有个奇怪的符号——用原初语写下的名谓——掩藏在一大堆谁何时在这里操了谁之类的低俗涂鸦中。“符号是用Mark的血写的,气味我绝对不会闻错,你说呢?”

  肖兰眯起了眼睛。兽群的其余人感觉到头狼的变化,只有Eddie开口了。他一边说一边保持着狩猎者出色的直觉,留心着空旷的楼顶。

  “我讨厌料事如神。我没说过这是个陷阱么?”

  “嘘。”肖兰举起纤细的手指放到唇上,对年轻的Rahu挤出一丝笑容。“镇定,这是我们需要的证据;证明我们的线人有我们需要的能力。你杞人忧天了。”

  “当心,不是么?”Rajesh咧嘴一笑问道。“马上就有伴儿了。”他的双眼是孟加拉人少有的蓝绿色,闪耀着他内心的期许。

  “毫无疑问,”年轻的中国姑娘点头示意。“散开,当它出现的时候,我们要准备好面对任何麻烦。星旋和哮魂者来谈话。”Karen,把玩着她金色的马尾辫,点了点头。Rajesh站起来,走到她身后,会谈的机会让他喜形于色。

  肖兰继续说着,“要是对方变成敌人,棘爪和我会负责拖住并消灭它。最终复仇,如果必要,你将在对手背后发出致命一击。打起来之后,星旋和哮魂者呆在后方,仔细观察,找出那东西的弱点。所有人准备好,谁也别出事儿。”

  空气因为某种可怖异类的出现而混乱起来。某种古老未知的异类想要来到现世中。

  “我们没办法干掉它,月华。”棘爪摇头道。“即使Mark在,我们也没能力做到。你知道的。”

  “机会只有一次,兄弟姐妹们。”肖兰月华优雅的活动了下肩膀,毫无幽默感的笑了。“我们干吧。”

·····


我不能说。

  灵魂的声音在他们的思想中犹如远处的雷鸣。Rajesh和Karen互相使了个眼色,转身面对灵魂。它显示出男子的恐怖形象——他们死去的同群伙伴——脖子周围是黑色的瘀伤。Karen看到被绞杀的朋友,不由再次颤抖起来。在这之前,她只见过Mark的真身三个晚上,这对她来说是让人难以承受的回忆。

  Rajesh咽了口唾沫,咬紧牙关摒出个微笑。“你的意思是,你不能说?还是不能让我们知道?”

我不能说。

  Rajesh,被称为哮魂者的Cahalith,在他认为必要时,是个非常耐心的家伙。这次,事情却越来越让人沮丧。他张嘴准备再说些什么,突然瞥见头狼的动静。肖兰月华摇了下头。Rajesh明白暗号,Karen也知道。她朝Rajesh点点头,然后质问灵魂。

  “老者,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同群兄弟发生了什么事。你承诺的答案不是这种无意义的废话。”

你问错了问题。
你问错了东西。

  “好吧。”Karen试着不要在意Rajesh咬牙切齿的声音。“什么是正确的问题?”

不能说,我不能告诉你。

  大伙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中透出沮丧和愤怒,除了肖兰月华。她清了清嗓子,想让Karen注意。因紧张而拉扯着马尾辫的Ithaeur回应了她的注视。月华的意思非常清楚,她的眼光透露着自信,宽慰和坚持——她让Karen继续提问。Karen朝她点点头,回过头来再次面对灵魂。

  “我们知道你杀了Mark。”

是的,我吃尽他的生命,我饮尽他的——

  “好的,知道了,闭嘴。我们想知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明白,我渴望告诉你们。但是我不能那么做。我希望你们的复仇能降临到那些束缚我的存在身上。他们用巨大的痛苦折磨我。

  “什么法则让你无法诉说?”Rajesh上前一步。“什么条令?,什么律法你不能打破?”肖兰打了个响指,挥了挥手,他知趣的闭嘴退了回去。

我不能说。

  Karen仰头问候灵魂,双唇孕育着微笑。她看到那东西,她同群伙伴死去的影像,完美的模仿了这一切。她的笑容消散了,不过心中自信满满。

  “我明白了,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们。”

你问错了问——

  “我知道,我明白了。我想我知道那个对的问题。让我猜猜……”她举起一只手,伸出食指。“你不能伤害那些束缚你完成这个任务的存在,对么?”

是的。

  Karen又伸出一根手指,“你也不能告诉那些会爆他们菊的家伙,他们是谁,对么?”

我不明——

  “伤害它们,危害他们。你不能跟会危害他们的家伙谈论他们是谁,对么?”

是的,就是这样。

  她伸出第三根手指,“即使你会被消灭,你也仍然要保持沉默,对么?”

是的。

  Karen无视Eddie不满的轻声嘟哝。她说话的时候,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死亡之灵上。

  “你不能被迫说出他们的身份,你不能将他们的身份告诉任何想伤害他们的人,你自己也不能伤害那些混蛋?这些就是束缚你的法则是么?”

是的。

  Karen握着拳笑了。转身面对肖兰和其他人,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和你们在街上汇合。”其他人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不同程度的警告意味。Karen绝然的伸手一挥,斩断他们的忧虑。“给我五分钟,相信我就行了。”

  过了会儿,兽群依次离开了。只有Eddie在下楼之前停了下来,看了死亡之灵最后一眼。寂静中,Karen再次面对灵魂。

  “我是骸影部族的星旋,国王十字兽群的言灵者。我不会伤害你。我不会伤害那些束缚你的存在。我对此做出鲜血之誓和灵魂之盟,如我背弃誓言,你当取我性命。”Karen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铅笔刀,毫不客气地扎进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血肉。血液从伤口喷涌而出,她将血撒到灵魂面前的水泥地上。“如若我撒谎,如若我背叛你,如若我伤害你或是伤害那些束缚你的存在,我将因你的复仇而亡,我对此发誓。”

  她死去伙伴的灵魂影像笑了。

现在,星旋,你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


  死亡降临的时候,次神兽群正在看电视。

  贝塔,四十年之前那个在利物浦码头工作,壮的像熊的家伙,是第一个死的。他从沙发上起身,目光留恋在屏幕上的比赛里,非常不情愿去车库再拿一箱冰啤酒。

  最终复仇从车库的铁门闯进来,犹如长着利爪的铁塔,迅捷如风,劫掠如火。Eddie,除了眼前活物鲜红的温热,忘却所有,咆哮冲锋,把他撕成了碎片。接着Eddie感到满嘴鲜血,喉咙里还哽着大块碎肉。他觉得自己又变回来了。他又是人类了,带着从几个街区外的墓地栅栏上顺手拆下来的铁棍。

  他听到困惑而愤怒的叫声,一连串的脚步声在接近他。他像拿着棒球棍一样举起铁条,等在进屋的门旁。Edward Manning,这个17岁的瘦小青年,没有前途,还被当地法院裁定为具有反社会行为。他等着第一个冲出门的家伙,然后用从栅栏上拆下的铁条猛击对方的脸部。

  那个年轻姑娘倒下的时候,他嘘声道:“死吧,婊子。”她其实不属于兽群,她只是刚才被他撕碎的那个家伙的狼嫡女儿,不过Eddie可不关心这些。他跨过被毁容的尸体,走进房子,Eddie最终复仇将贯彻自己的真名所示。

·····


  “他进屋了。”肖兰朝Elliot和Rajesh点点头,试图掩饰自己内心高涨的忧虑。“棘爪,警察来之前,我们只有三分钟。直攻车库大门有点太过火了”从房里传出的尖叫让她皱起了眉头,“走正门,别躲躲藏藏了,杀光一切,行动。”Elliot穿着不同于平日商务套装的黑色毛衣和牛仔裤,朝房子跑去,他跳起来踢开了大门。月华看了一眼月母的面容,积蓄起她的怒意。“哮魂者,跟我来。”

  肖兰和Rajesh,变身为黑色毛皮的狼,跑过空旷的道路,跳过房子的围栏,狂风一样冲入房子的后门。

  Karen看着兽群杀进去。房子里传来嚎叫和惊呼,每一声都如剃刀刮过她的肌肤,让她不寒而栗。周围房子里的居民开始从门洞和窗口向这边张望,而她静静的藏在房子对面的小道上。

  又一声嚎叫传出,虽然因为有建筑物的阻隔,但是仍然响得让邻居的狗开始吠叫。嚎叫最终转变成痛苦的呻吟。那声音听上去是Rajesh。

  她不能进去,她不能帮忙。她必须呆在这儿,坚定地遵守她对死亡之灵许下的誓言,国王十字兽群的星旋,不能伤害那些束缚它的存在,不然她将失去自己的生命。

  又是一声低吼,肯定是Eddie在叫,听上去他被惹毛了

  接着是声枪响。去他的誓言,Karen开始奔跑。

·····


  最终复仇看着那个向他开枪的男人。他觉得视线有点问题。他晕呼呼的,一只眼睛看出去是斑驳的红色,另一只眼睛则一片漆黑。Eddie再次举起铁棒,但是棒子从他无力的手指中滑了出来,掉在了仿木的客厅地板上。

  他周围的一切,都不对劲,那些互相撕咬的狼,看上去有无数只。接着一具披着毛发肌肉结实的躯体把他撞飞了出去。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从他右眼传来,在他有空关心自己的半张脸去哪儿了之前,他就失去了意识。

·····


  肖兰不停挥动她的利爪。想方设法用爪子切割敌人的血肉。即使在狂怒之中,她也是个缜密而可怕的战士。她弯曲手指,弓起手背,每一击都能撕下一块敌人的肉体,而不仅仅是在对方的皮肤上留下几道抓痕。但即使用上她所有处心积虑的怒意,她还是被那个更强壮的狼人打得无力招架。

  Rajesh哮魂者并不像他的同群伙伴那样是个战士。他在狼形态下,先后撤了一点,然后猛地扑上去,想要咬伤正在攻击月华的巨大狼人的腿部,让他无法自如行动。对方反射性的向下一击,正中Rajesh,将他打晕了。

  棘爪正在狂暴之中,他已经完全陷入Kuruth了。当他眼见Eddie倒下死去的时候,他就被死亡魂怒给控制了。Eillot Mason,这个中年股票经纪人,发现周围的墙壁都被染成了红色,就如那些低成本的恐怖片场景似的。他周围的敌人纷纷倒下,剩下的则希望尽可能离他远一点。最终没死的那个狼人从沙发底下拿出了隐藏着的武器。他拼命将那柄长矛扎进了疯狂怪物的胸口。Eillot咳着鲜血从死亡魂怒中解脱出来,他变回人形,长矛穿透了他的心脏。长矛中的灵魂尖啸着,朝他倾吐无边的憎恨,即使他已经咽了气,仍不停止。

  幸存者听到厨房里的争斗声,飞奔去寻找他的头狼。肖兰的形势立刻变成以一敌二,对方杀意满满的咆哮预示着她将寡不敌众。

·····


  “Karen,天哪。”痛苦浸染他的声音。“妈的,我操,混蛋。”

  她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发抖。“我知道,我知道。别说话,只要……别说话。”

  他无视劝告。“老天爷,我的脸没了。”Eddie站了起来。伸手去触摸他右脸还剩下的部分。伤处在非常缓慢的再生,不过那骨头和血肉在Karen看来非常的不对劲

  当月华的咆哮传出来的时候,他们同时抬头看了眼对方,Karen噙着泪水,Eddie冒着冷汗。他们毫不犹豫地赶了过去。

·····


  她拼死抵抗对手的攻击,但她的愤怒已经快用尽了,她的双臂疼得难以为继。她感到体内无法阻挡的变化,这让她的力量消散的更快。

  那两个狼人准备做出致命一击,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尝试,就死了。

  Eddie,消瘦的,只剩半张脸的狼人,高声呼嚎着扑在那个高大的狼人身上,在对方被压倒之前,就把他的脑袋给咬碎了。敌人根本没有反映过来是什么杀死了自己。

  皮毛光洁的白色巨狼从背后突袭了另一个对手。在双方倒地之前,肖兰看见那只狼的眼睛在厨房灯光下像猫一样闪耀着绿光。

  “Karen?”因为失血过多,肖兰头晕目眩。白狼紧紧咬住对手的脖子,将对方的血液和生命无声的压榨干净。

  只剩下警笛在呼号。

·····


  夜风如暴风雪般击打着Eddie被毁的脸庞。“快来,看在老天的份上,快点。”他冲过后院跑进小巷,甚至无力变成更快的形态。

  肖兰月华朝Karen感激地点点头,她的衣服和下巴上血迹斑斑。

  “谢谢你。”

  Karen凄惨的笑了,感到身后渐渐而来的东西。

  “你最好快走,月华,那帮猪很快就会出现的。”

  肖兰是个战略家。她知道,面对Karen身后渐渐显现的死亡之灵,即使她的兽群完好无损,他们的胜算也不大。只凭她和星旋两个,要打败它更是痴心妄想。她咽了下口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再次无言的点了点头。

  Karen看着她翻过围栏,追着Eddie而去。不一会儿,Karen就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摸上她的脖子,刺骨的寒意笼罩了她。

·····


牧群不能知晓猎手存在

  Rajesh在警车后座上醒过来。对他来说,悄无声息的溜走没什么难度。当天晚上和随后几周的新闻里所说的故事编的非常糟糕,不过足以掩盖那些关键信息。执法人员和记者在大众方兴未艾的一个月里,持续争论着狗类袭击的危险性。

同胞之间严禁互相杀害

  当肖兰月华,哮魂者和最终复仇得知敌对兽群有个成员逃过了杀戮,他们在第二天晚上就找到他,并了结了此事。他们将尸体留在灵脉旁,并用黑色的马克笔在尸体胸口上写下了留言。“你们开的头,我们来结束,为了星旋,为了棘爪。”

善待诸灵

  虽然这是他们所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么做是对的。国王十字兽群这三个疲惫不堪的骸影狼人,最终束缚了他们自己的图腾之灵。他们对这个灵魂并不陌生,只不过灵魂现在的形象是他们死去的伙伴星旋。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纪念她,为了铭记她的救命之恩。每次在她的墓碑前献上鲜花,他们都祈祷Karen能领会这心意。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e child: 2012-07-20, 15:34
TOP
free child
2012-04-01, 17:39
Post #2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昨天晚上,应该是吧,我梦到自己淹没在一条鲜血之河中,河里都是骸骨。整个场景都如同慢动作一般。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新鲜事了,老生常谈而已——那条河,从古老千年之地的裂缝中喷涌出来。

然后我就醒了,回到真正的鲜血之河中,回到这片土地上,这里的鬼魂比大多数国家的历史还要古老,强大的灵魂在持续几个世纪的战争中饕餮不止。

这整个国家就是个埋骨之处,伙计。

而我们就是在骨头堆里艰难前行。

——Emmy Longham, 骸影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e child: 2012-08-01, 16:5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