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R] 第二章:传统宗派 - Dreamspeakers, 梦语者
limengan
2012-04-21, 20:50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Dreamspeakers
梦语者


通灵者,动物之友,风之兄弟,大地之姐妹——这些法师们行走于物质世界和梦之疆域的边缘,向大地、天空和流水的精魂们求取智慧与技艺。梦语者往往被称为萨满,或其他一些合适的称呼。梦语者是人类与灵体之间的媒介,他们凭着自己特有的动与静之道,沟通着两个世界的交流,维系其平衡,协调着两大界域中居民的关系。在所有传统宗派里,梦语者担当着最艰难的任务,拥有最关键和最基础的影响力。

Background
背景


太初之时,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通晓穿越灵界的方法,他们通过图腾和大地、部落保护者及祖先之灵沟通。这群人向部落与家族传授智慧,而在他们自己的团体中,则担任术士和巫医的角色。不过,这些人从未谈及自己在灵界中遇到的其他梦行者,也并不经常聚在一起组成团体。随着至尊大议会(Convocation)召开,组成了传统宗派,法师们认为这些梦行者应当成为这个成长中的同盟的一部分,尽管他们看起来尚未开化。那些回应传统宗派号召的巫医,成了第一代“梦语者”。

但很快,这些加入传统宗派的梦语者就后悔了。从一开始,以欧洲人为主的传统宗派,被赫耳墨斯秘会的偏见所误导,要强迫不同的法师团体遵从他们的想法。这些欧洲人不会费心去理解这些加入者们“原始又低劣”的魔法之道,而是一股脑儿把他们全归入“梦语者”的行列。对梦语者而言,他们看透了秘学九宗自私、贪婪、渴望权势的秉性,这些人毫不关心通灵术崇高的一面,和“理性之子”一样恶劣。只是科学势力摧毁原始文化的前景实在太显而易见了,这才迫使梦语者加入了秘学九宗——但这理由也很勉强。到了18世纪,梦语者和奉行种族主义的秘学九宗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支离破碎了,其代表团大半撤回了自己的国家。这次决裂导致了很多梦语者的死亡,还在本宗派和秘学九宗之间留下了至今无法弥补的嫌隙。而到了现代,梦语者们最终明白,唯有借助秘学九宗的势力才能存活下去,但九宗议会却长期对他们置若罔闻。有预言说,秘学九宗将会吸取教训,最终接纳梦语者——但到时恐怕已经来不及挽回这些梦者珍视的一切了。

纵观所有传统宗派,梦语者的改变最少。团体中大多数成员依旧对远古之灵、古老仪式和圣地心存敬畏。他们铭记着众神的名讳,和众多传说。梦语者口口相传的古老历史,还有塑造鲜活梦境的技艺,让他们保存下了大量知识。而有些梦语者成员还自视为伟大萨满的转世,或是披上肉身的精魂。伴着鼓点和火焰,圣歌与物神,梦语者们深入同一个古老的梦境,这梦境将引领他们通往永恒。

时至今日,梦语者的所扮演的惧色越发艰难了。分割物质界和灵界的帷幕——“险棘”,变得更难穿透了。而在城市和某些质疑之力更强的地方,几乎根本不可能踏入灵界。就算在圣林和沙漠中,要踏入“梦境”也要付出比过去更多的努力。最年长的梦语者们时刻关心着这种变化,而年轻一辈的法师们则凝视着通灵会(spirit-council)的篝火,聚集起来讨论怎样应对这个新问题。

Organization
组织


萨满教并不只在美洲与非洲原住民之间流传。世界上的每一种文化里,都有一群人能和当地的精魂交流,而他们使用的方法则各不相同。话虽如此,但梦语者们对家园故土都怀着深深的爱意,无论这“家园”是整个地球,还是地球的一隅。本宗派中,许多法师都是积极的环保主义者,他们孜孜不倦地保护着荒野,甚至要求将已开发的土地退还自然。这些法师往往在年轻时就已展现出和精魂的联系,有些人是以虚幻的动物为友,有些人则是在青春期降临时展现出天赋。大多数年轻的梦语者都背井离乡,寻找一个能教导他的老师,开始全新的生活。

从第一位梦语者加入秘学九宗后,其领导层并未正式化。最多只是梦语者本身形成了松散的组织结构,成员们以从未宣之于口的默契,接受团体中最受尊敬的成员的领导。整个宗派的集会极少发生。在险棘增强之前,这些聚会本该在灵界举行,与图腾与祖先之灵共坐一堂,聆听他们的智慧。然而事到如今,梦语者们只能在物质世界中相聚,彼此沟通信息,或是借助梦境和幻象来举行集会。

Factions
派系


就像他们承认世界上有各种形式的通灵术和萨满教一样,梦语者承认许多不同的派系。他们是:

圣火存护者(Keepers of the Sacred Fire),很多方面这群梦语者是整个宗派里最人性化的一群,他们至今仍延续着自己故乡的本土文化。存护者们认同世界在不断前进,但他们依旧保留着故乡的习俗和传承。

隐士派(Solitaries)是隐居在地球上荒无人烟之地的独身者,他们在同大地的纯粹交流中生存了下来。这些法师运用一种尖锐的力量将梦境从正在毁灭它的现代社会中割离开来。不少隐士将新手法师带入荒野,通过幻象试练教导他们,然后让这些弟子回去指引当地社会,令他们重返梦之大道。

激进的幽轮社(Ghost Wheel Society)认为,现代社会是世界发展的自然过程,因此梦语者们应当接受机器制药技术。这群强硬的少数派探索着科技,以及科技背后的灵性象征。幽轮社的科技萨满投身于现代科技,以及它带来的福祉,不过他们也将技术同自己 的灵性视野结合起来。自然而然,这群人颇受宗派里的其他成员猜疑(这还是最起码的)。

坦率的行动主义者和战士们会选择加入血矛会(Red Spear Society),该组织接纳那些离开宗派议会,但希望能继续和其他朋友保持联系的梦语者。这群极端者会直接向他们认为的压迫者挑起战端,同时也会对任何破坏他们生存方式的人发起攻击。血矛会的成员主要精力放在对抗科技联盟上,不过要是命令需要,他们也攻击传统宗派的成员,甚至自私无情的沉睡者。

最后,来自呗如谛(Baruti)的流浪说书人们保存着古老的神话传说。在用科学解释这个世界之前,是故事讲述着创造、魔术、发明、爱与不幸。呗如谛依然记得这些故事,也记着现代梦语者们留下的新知识。为了将知识和古老智慧流传下去,呗如谛的成员掌握了许多秘密,也保持着科学到来前,人们看待未成形世界的独特眼光。是的,正如他们所言,虽然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它记述着事情发生的道理。

Philosophy
观念


这世界无穷无尽,远超出人们的见识。而在人们的眼界之外,有着从古至今与我们相伴的生灵,他们与世界的健康和运转休戚相关。梦语者们认识到了这一真相,为此他们尊崇这些精魂。他们乃是两界的守门者,担任着人和精魂之间的沟通者和媒介。无论险棘两侧哪一边被忽视,都会殃及双方。因此梦语者们维持着二者的平衡。这种平衡有时需要法师去执行一些看似不合理或琐碎的行为;而有时候更需要法师做出牺牲,来保证两界的和谐。太多的人已经遗忘了精魂的存在,梦语者们必须为自己,也为其他人永远铭记这个真相。

Failings
弱点


很明显,萨满教是避世的宗教。由于无法在灵界中往来,梦语者面临着缺乏凝聚力的问题。也因为没有真正的团体同一性,梦语者没有任何团队目标,也不会为某个明确目的而进行统一合作。整个宗派的潜力散布在许多不同的小组织里,而不能汇成一股更强大有效的力量。另一方面,所有梦语者都在不同方面为抵消险棘的增强而努力。险棘增强是困扰本宗派的另一个问题。由于踏入灵界时受到重重阻碍,萨满法师们已经损失了很大一部分法力。尽管梦语者们结成一个统一的宗派来缓解损失,但成员之间却无法彼此不理解。他们都尊崇世界平衡的伟大理念,也为之而努力,可是他们行事的方法却太多样化,太依靠直觉,这让梦语者没法有效地合作。

Theories and Practices
理论与行为


在内心深处,梦语者们都聆听着世界的声音——那无形的脉搏,灵魂的浪涛,自然的韵律,伟大的地球那沉睡的力量。有些人向图腾寻求解答,有些人则与反复无常的自然之灵交谈。有的人和现代人的灵魂交流,还有的人同科技所唤起的象征与线条交流。但无论如何,魔法来自于“梦”,无论你怎么称呼它。梦语者们从中汲取着全人类在无意识中所知道的意象和原型。

“原始人”这个称呼永远没法精确完整地概括这些法师。他们是用着史前时代的方法,和人们看不见的生灵交谈,然而他们对现实和现代社会的把控却又惊人地强。为了理解梦境中的一切,阐释精魂留下的信息,梦语者们必须熟知物质世界的运转方式。另外,要是一个阿拉斯加的萨满想给委内瑞拉的某个沉睡者一条讯息,他却不会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那可不是啥好事。

梦语者们一足立于物质世界,一足却横跨险棘踏在灵界中,他们对自己行为会产生的后果有着独一无二的理解。这些法师不仅能看到人类社会发生的一切,还能看到这些事件在灵界激起的波澜,这些反应往往在灵界持续的更久。这种双重眼界赐予了本宗派深沉的责任感——对和梦语者打交道的沉睡者、觉醒者与精魂们的责任感。由于两界的命运直接扛在他们的肩上,梦语者们深知,自己在做决断时必须谨慎而理智。

专擅领域:精魂

共通焦点:击鼓、颂唱、火焰、曼陀罗、沙画、骨头、护身符、药草

角色概念:驯兽师、疲倦的都市女郎、通灵师、解梦者、生态学家、自然主义者、萨满、科技崇拜者,流浪者。


Stereotypes
成见


空明兄弟会:他们应当从灵魂开始修炼,然后才是肉身。

天国颂歌:万灵归一没错——但没必要将观点也归一。

欢喜宗:智慧源于目标;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理由来打破自己的极限,而经验毫无意义。

善终者:黑暗的灵魂指引着他们的手,然而他们肩负重任却从不抱怨。

赫耳墨斯秘会:他们那自以为是的秘艺能号令精魂,但不能号令灵魂。

以太之子:机器做不了梦。

圣叶:他们是吾等之兄弟姐妹,虽说他们认为肉身凌驾于灵魂之上。

虚拟行者:他们瞥见了“梦”,但他们竟想以自己的想法重塑它。

虚无党:他们悲伤并非因为像我们过去那样受到迫害。他们要明白还有人更苦恼,然而试着去拥抱更广阔的世界。

I have a message for you. It is not a message for your ears – your heart must listen, and your spirit will know its truth. Do you wish to hear it?
我有话对你说。别用耳聆听——你必须用心倾听,而你的灵魂将会领悟其中真谛。你愿意听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2-04-22, 00:41
TOP
limengan
2012-04-21, 20:54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梦语者一节完工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