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A/R] 第二次巴力之战, How old are you, Ur-Shulgi....
benran
2013-09-23, 00:25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第二次巴力之战

然后毫无预警地,一座边境城市就陷入了死寂。为数不多的几名幸存者逃出了火光中的Charizel,带着满身伤痕回到第二座城,为城中的居民带来了他们血族领主毁灭的消息。他们诉说着的故事中充斥着各种恐怖,像是令人恐惧的火柱,午夜行走在街巷之中的血族被日光所化的长矛洞穿,大地张开血盆大口将神庙和建筑尽数吞噬的情景,以及这诸般恐惧的创造者们。

这些恐怖的建筑师自称为巴力。

耆宿们的反应大多是猜疑和否认。难道数个世纪之前扫罗的战士和哈齐姆的裁决者们没有将这些邪教狂徒粉碎,将他们的残党逐入黑夜之中么?难道嗓音如蜜般甜美的satan没有被击倒并放逐进大海么?当下发生的这一切必然是千年圣战中另一出狡计。指控如野火般流散,每一个团体都指责自己的对手蓄意制造了这场惨剧,还利用巴力法师和恶魔大君们的传说来唤起远古的恐惧。

但是哈齐姆和扫罗庇护了这些从大屠杀中幸存的凡人,倾听了他们的诉说。逐渐地,他们相信Charizel发生的一切是一场巨大的献祭,这场献祭是一场更加巨大的祭仪的一部分,而后者的目的无人知晓。哈齐姆想要深入调查,但扫罗却嗜欲行动。十四天之内,扫罗氏族中最强大的战士们便整装出发,他们誓言要在这场骚动进一步扩散之前便将其扼杀。

他们的命运广为人知,在此无需赘言。

哈齐姆的血脉为大战进行了精心准备,他们召集了一切可能的盟友,并采取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行动:将氏族的血仆用经过法术强化的武器武装了起来。与其静坐城中守卫高墙,他们选择了前进至一处距离城市四天路程的村庄。这座小村紧挨着巴力最可能出现的道路。

“最有可能”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准确的描述。正当氏族的裁决者和术士们加固村庄的防御工事之时,一个血仆信使抵达。他浑身是伤,还因为筋疲力竭而奄奄一息。但是他带来了第二座城正在受到反方向进攻的消息。似乎在有了恶魔的羽翼协助之后,巴力们就对惯常的旅行方式失去了兴趣。

出征众人中最长者,名为Mancheake的裁决者带领着氏族同胞,他们的盟友和血仆们立刻开始朝着第二座城疾行。他们决心要在城市陷落之前赶到支援。当时至黎明,大军准备以洞穴搭建烈日之下的庇护所之时,一场混杂着烈焰和长矛的风暴将队伍的前锋尽数从地面抹去。片刻之后大军本阵就也受到了攻击。Mancheake和他的血脉为了抵挡住攻击而捐躯,但是他们的牺牲给了队伍其他人避难的机会。

当幸存的裁决者和他们的战友在避难所的黑暗中重新集结起来的时候,他们试着整理起对目前境况的所有了解。有些人在袭击者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Saulot、Venture和Lasombra的氏族中那些被视为氏族子嗣亲密盟友之人的面孔。看起来Mancheake的部队在数周时间里都被错误的情报误导了——城中的巴力同情者们密谋欺骗了裁决者,让他带走了许多城中最为有力的防御者。

此后的一天里裁决者和术士们几乎受到了灭顶之灾。巴力和他们的恶魔走狗们逡巡在洞穴网道中,猎杀着哈齐姆的子嗣。他们浴血奋战,裁决者的矛尖刺穿了许多敌人,而术士们在绝境下束缚并杀死了同样不可胜数的敌军。但是凭借着人数和天时的优势,巴力还是占了上风。

第二夜将近终结之时,仅存的术士们齐聚在防御最为完善的洞穴中。当他们准备防御符文以应对将要来临的攻击之时,脚下的岩石却振颤了起来。一阵充盈着狂怒的嘶吼爆发而出,就仿佛是巴力已经掌控了地狱的军团,就要前来将哈齐姆的子嗣们从这世上抹去一般。裁决者们紧握手中的长矛,术士们积聚起他们的力量。

然后鲜血便渗流进了洞穴,开始只是从地洞中渗漏而下的点滴血珠。但很快就变成了一道稳定的细流,将洞穴中的血族包裹在了及踝深的赤红之中。

而后传来了脚步声:轻盈,几乎是无声的,缓慢,就像是儿童试探着走下楼梯一般的脚步声。

然后出现了一个纤细的人形,黑如焦炭,双眼在颅骨中燃烧着,映衬着洞穴中仅有的一根由血仆设法保持未灭的火炬发出的光辉。“哈齐姆遣我前来,”它微语道,“我乃Ur-Shulgi。我乃血脉一员。”

在紧随而来的世纪中,哈齐姆的子嗣们奋战在对抗炼狱信徒的第一线,将其逐回深渊,封锁了地狱贲张的巨口。巴力们再也没有能从洞穴的那场屠杀中恢复过来——数千年间它们都不再能够被视为一个重大威胁。血脉得以缓慢而精心地被重建,而哈齐姆只是远远地看着,放手让他的继承人开创属于自己的传奇。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13-09-23, 14:5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