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N/R] 名载史册的诺斯费拉图, [ww2354] Clanbook Nosferatu (revised ed.)
河伯大君
2013-11-17, 19:51
Post #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名载史册的诺斯费拉图(Venerable Nosferatu)**

作为一名诺斯费拉图存在不是一件易事,但幸运的是,诺斯费拉图许多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可作为最年轻一辈的新生儿的榜样。故事和传说于夜晚在下水道深处被轻声传诵,最伟大的故事涉及到那些血族社会中最强大、最传奇的和最臭名昭著的老鼠。虽然这些怪物中有几个遭遇了永死,但却是以不同于寻常诺斯费拉图的、优雅而有风格的方式灭亡……又或者是以肮脏而令人厌恶的方式,只有当你是诺斯费拉图时才能真正欣赏它们。


合为一帖,烦请银色更改一下索引。m(_ _)m

辛苦了,已修改 by inthel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4-07-07, 15:02
TOP
河伯大君
2014-07-06, 21:04
Post #2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Attached Image


**芭芭·雅尕(Baba Yaga)**

鬼婆已死,但她的故事仍活着。在1998年,一名由诺斯费拉图本人所育生的传奇吸血鬼遭遇了永死,被戮于狼人之爪。多个世纪以来,她指挥着她手下整个俄罗斯的吸血鬼跟班们。这个国家内的超自然行为的数量如此之巨,以至于环绕着苏维埃联盟形成了一道心灵上的影幕,将这片古老的圣地与世界其它地方隔绝起来。

鬼婆对奇术的操控令人印象深刻,令她时常被误会为是一名术士。她对隐身术的精通使她可以颁行宏大的规划,而不致吸引到凡人民众的注意力。作为一名四代吸血鬼,据称她是逃脱了他们尊长的血缚的三位吸血鬼之一,她以复仇之心而动,即使是传奇的 Nictuku 也不能与她比肩。

如今芭芭·雅尕已逝,影幕坠落,苏维埃联盟支离破碎、陷入混乱。俄罗斯的诺斯费拉图不需要再恐惧她了;相对地,他们面临一项重大而艰巨的任务,他们要试着巩固新领地,建立一系列纵贯亚洲的独立的巢穴。他们的西边横着秘盟,他们与之已被隔离了几百年。他们的东边则是东方血族们危险的地盘,那些人正争相抢夺不再受芭芭·雅尕保护的领地。由于环绕身周的动荡局势,大多数俄罗斯诺斯费拉图明智地选择了保持隐匿以及不结盟`原文autarkis:指不参加任何派系组织的个人`。他们曾眼见一位霸主死去,他们可不想急着再迎来另一位。少数一部分开始旅行,前往世界其他地方的鼠巢。当这些诺斯费拉图使者在学习俄罗斯以外的事物时,他们也在述说着芭芭·雅尕的古老传奇,一遍又一遍。



Attached Image


**艾梅特,逍遥派叛徒(Emmett, Autarkis Traitor)**

艾梅特是个局外人,即使是在诺斯费拉图之中。他不效忠于任何圈子、朋党、领主或吸血鬼派系——说到底,他只效忠他自己。但这并不妨碍他介入政治,因为他是一位卓越的情报贩子。秘盟、魔宴、叛党、逍遥派`autarkis,指不从属于任何派系的人。`——他会与每一个正在寻找消息的诺斯费拉图交流传闻。作为一个独行浪人,他在各个诺斯费拉图王国的每个领地中寻找避难所时,都足够有礼,但他也有个危险的习惯,即不知会亲王或大主教他在当地四处嗅探的行为。

他在每个城市里四处爬窜,搜集满手满手的丑闻,并且将消息卖给每一个不是诺斯费拉图的该隐子嗣,即使他的要价很高。他能撬出一切,然而也热衷于对黑暗秘密的研究,并且通常是那些没法回溯追究到他身上的研究。有时候,有人试图卖给他假情报,但很快地,干这事的人就会发现自己成为了嘲讽与丑闻的目标。

作为新生,他也在诺斯费拉图的“惊骇网络”`SchreckNET`中活跃,这是一个虚拟的数据库,爬虫和下水道老鼠们在其中交换着传言和秘闻。艾梅特会花费一整晚时间挂在线上,在无数的聊天室和虚拟领地中潜伏,链接入一场信息量巨大的、从欧洲一直延伸到美洲的聊天。正如每一个黑客一样,他也懂得需要在在线对话中制造假身份,同时还要能轻而易举地看穿另一位赛博爬虫。

当前的事态把艾梅特推到了聚光灯下,主要是因为在曼哈顿地下举行的一场名声不太好的会议中,他是唯一的一位幸存者。这汇集了诺斯费拉图说书者和历史学家的会议以悲剧收场:数列地下王国的神圣避难所的穹顶发生坍塌。没有找到任何尸体——以及肇事者。艾梅特宣称,这场聚会是被泄露给了传奇的 Nictuku。一伙逍遥派被怀疑应对此事负责,然而如此的背叛在这支吸血鬼氏族中至今仍是不可想象的……至今……

艾梅特的行为曾为他树立了很多敌人,尤其是独立的诺斯费拉图和叛党。因此他现在必须在众多诺斯费拉图面前隐藏行迹,并且成了一个声名狼藉的逍遥派。他试图重建信誉、搜集信息,以使别人相信他。从那时起艾梅特开始将情报卖给氏族之外的人,并且贪婪地追踪任何可疑事件。悲哉斯人,他决意,靠着交换他所占有的秘密,来探索那地底迷宫。



Attached Image


**卡莉班,魔宴十字军(Caliban, Sabbat Crusader)**

下水道老鼠尽管偶尔在地底密谋,他们仍然处在地面世界的战争中。当魔宴十字军的楷模来到秘盟领地贫乏的外围时,个人间的休战协议便分崩离析了。魔宴的诺斯费拉图外交官们可能会去游说秘盟的一窝老鼠以交换黑暗秘密;与此同时,另一些老鼠则不管到哪里都恶名昭彰,并且不被他们自己派系之外的任何人信任。这说的就是卡莉班,该隐之剑*无与伦比*的十字军战士。

在强大的亲王所管辖的领地内,地下管线通常被很好地武装起来以抵御外来者,但其它的诺斯费拉图擅于看穿防守方层叠的机关、埋伏在侧的隐身术和布置好的战术。卡莉班是一名魔宴尖兵,专精于地下袭击,从不管它有多危险。在她恶名崛起、能力增强的过程中,她至少率领过一打的战团扫荡过秘盟城市的地底。她的躯体不仅算得上是少数几个血族贵胄的范本,而且还算得上少数几个下水道中不为人知的怪物,从血仆化了的白化鳄鱼到变形怪老鼠,从布满真菌的密室到地下血仆的可怕教会。卡莉班战斗在她所属帮派的前线,不对敌人慈悲,并且期望所有跟随她踏入战场的人都能展现出嗜血的狂暴。



Attached Image


**哈立德(Khalid)**

在覆影之阿拉伯,阿刹迈固然权威盛大,却绝不是唯一。诺斯费拉图的哈立德便列位最显赫的阿拉伯的该隐子嗣之中。尽管他涉入西方政治已久——并至今仍是芝加哥的诺斯费拉图长老——他的遗产依旧与中东历史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

在1191年被初拥之前,哈立德是一位血腥的屠夫,穆斯林战士在基督徒骑士间流传的可怖名声,他轻易就能使之名实相符。几乎无人能与哈立德施暴的欲望相匹,乃因他直接而毫不犹疑地行使残酷之事,以此侍奉其神明。十字军派遣了大量日后是为秘盟的血族前往圣地。亚雷克修斯(Alexius)即在其中,他是一名拜占庭诺斯费拉图和东正教会的前主教。他认为,唯一能削弱异教徒的方式,就是通过初拥使他们的领袖腐化衰败。亚雷克修斯着迷于哈立德极端的残忍,遂为他举行了进入黑暗的施洗礼。

哈立德惊惧于这赐予他的诅咒,将他的怒火倾泻向他自己的士兵们,而后逃入荒漠。在那里他停止饮血,以此作为对他残暴的一生的忏悔。一位隐居的犹太隐士介入了这位新生的绝食行动。哈立德——此时正通过饥饿来寻求一个解释,解释他所遭遇到的神秘——在这位老者的看护下开始学习神秘学。起初,哈立德沉浸于数秘学、卡巴拉以及其他形式的神秘学说之中。他对意义的求索最终将他指引向了化境`Golconda`的传说。于是这一愿景成为他终其不朽的追寻。

有600年的时间里,哈立德漫游世界。沿途,他见证了秘盟对凡人历史的干涉,最妙与最糟的案例都在其中。19世纪末时,他的探索指引他来到了芝加哥,他听说那城市的地下沉眠着一位遁世者。据传,这位造物会赐予他的觐见者,在超脱之道上提点一二。哈立德谋求着智识。与此同时,他发现这座城市仍然受困于1871年的大火灾。

哈立德细心培育起来的道德驱使他去帮助这座城市重建。在他帮助当地的族人恢复了他们的地下王国后,他被卷入了当地血族的政治,经历了麦克斯韦亲王的统治到臭名昭著的洛丁亲王的倒台。正当哈立德成为血族政治中的一把好手时,他准备再次离开芝加哥,他渴求着任何能找到的关于超脱之道的知识。对真正的诺斯费拉图问道者而言,政治只不过是填补空虚的无尽长夜的消遣。哈立德观望并等待着另一个机会,去挖掘血族最深的玄秘。

`联动帖及数据:http://trow.cc/forum/index.php?showtopic=25886`



Attached Image


**玛拉基第(Malachite)**

在灰暗的中世纪,拜占庭在血族历史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当血族历史学家急于喂饱他们的听众,讲述关于托芮朵氏族的玛士撒拉米迦勒`Michael`的传说时,他们往往忽略了这座城市背后隐秘的历史。拜占庭拥有比整个欧洲分布最广的水渠和排水系统,诺斯费拉图的玛拉基第一直以来都从这些隐匿处内向外观察着东欧血族的秘史。

玛拉基第是玛拉基`Maleki`的新名字,曾是拜占庭的一位虔诚教士。他经由血誓与马格努斯`Magnus`相缚——这位勒森魃将自己藏匿在东正教会的影子里。马格努斯许诺他以高位,但玛拉基必须因此拥护一套宗教学说, 而那学说是玛拉基无法接受的。玛拉基是圣像破坏运动的一员:简单来说,他相信宗教敬奉必须摒弃偶像崇拜。当他看到同持此观点的僧侣不得不离开这座城市时,他公开谴责说,这种高压政策是试图篡夺政治影响力的明目张胆的尝试。玛拉基的坚定不移引来了马格努斯的怒火,这名勒森魃随即惩罚了这位虔信者。马格努斯没有直接杀死他,而是借着一名染病的诺斯费拉图的手,强制给了他这位学徒以初拥。

当玛拉基对自己的命运和价值苦苦思索了一番后,他的心理彻底改变了。对他的惩罚没有削弱他的奉献,反而使他变成了一名殉道者。他现在自名玛拉基第,并视自己为“君士坦丁堡的磐石”,并继续着他对抗马格努斯的、围绕着东正教会控制权的战争。马格努斯犯了个错误,因为他没有认识到,诺斯费拉图的初拥也许会摧毁一个卑微的人,但许多“下水道老鼠”却在他们的绝望中找到了新的精神力量。

接下来的年岁里,东正教会在混乱中倾覆,宗教论争很快就被政治动荡所遮盖。玛拉基第眼见君士坦丁堡陷落于土耳其人之手;又眼见伊斯兰在东正教信仰上投下阴影,改变了这城市。然而他仍留在今日的伊斯坦布尔。他在宗教原则上的执着让他看起来不合时宜,但他依然数百年如一日地以同样的热忱侍奉着神。

今日伊斯坦布尔的地下水路仍旧由诺斯费拉图支配着。地面上的血族几乎仅剩穆斯林,但诺斯费拉图们却不同,他们始终在隐匿中坚守,数个世纪以来,在地面血族的面前,秘密地坚持着他们的宗教信念。伊斯坦布尔的地下鼠巢有着纷繁众多的宗教,这地下世界是这座城市的宗教动态的一面镜子。尽管从属不同的宗教,但诺斯费拉图仍然团结在一个共识之下:守住他们的地下王国。地上世界不断变迁,玛拉基第却始终如一。君士坦丁堡的磐石从不动摇。



Attached Image


**塞琉斯(Zelios)**

除了撬出秘密之外,诺斯费拉图往往还以别的技艺闻名。由于必须在人前隐藏自己,所以他们必须建造隐蔽的场所,以使自己能在里面存活。纵观他们的历史,他们影响了整个凡人世界的城市建筑,他们巧妙地修改庞大建筑的图纸,以创造适合他们的空间。最著名的例子是塞琉斯,一名石匠大师。

塞琉斯从不因为他改造了那些建筑而要求名声。他还拥有一项能力,他能观察任何一座建筑物进而给出精妙的改进建议。在他得到初拥后,面对摆在面前的永生,他决定将全身心奉献在学习建筑和完美自身手艺上。12世纪时,欧洲的该隐子嗣在巨大的城堡里安家,有时这些城堡里还住着凡人贵族。彼时,吸血鬼们通过统治凡人、将工人变成血仆来给自己建造凡人不敢贸然闯入的秘密空间。塞琉斯凭借他的学问和对堪舆秘学的掌握而蜚声欧罗巴——他改良了大陆上最引人注目的座座城堡。

阴谋驱使塞琉斯从旧世界去往新世界,他从那里再次得到一份委托,为血族建造避难所。他曾作为诺斯费拉图元老涉足政治,但这是一次短暂(且灾难性)的尝试,在这次尝试之后,他的事业蓬勃发展,期间,他设计改造并拓展了大都会的下水道系统。他曾悉心美化贵族城堡,如今他用同样的悉心关照,操控他的凡人工匠们执行他对地底迷宫的改造。他的影响最为深远的功绩还包括纽约城的地铁隧道和下水道系统,尽管现在大部分他的作品都遗憾地落入了魔宴之手。纵然,政治、阴谋 、瞒骗和个人恩怨时有令他分心,抛开这些不谈,他仍然花了数百年光阴去精进自己的建筑艺术。从瓦片到石灰砂浆,他的遗产以各种形式散落在北美最大的城市之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16-06-28, 04:0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