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otN] “两次受诅者”以利米勒,黑手号令天使, [WW2023] Children of the Night
河伯大君
2014-01-25, 19:09
Post #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两次受诅者”以利米勒,黑手号令天使(Elimelech the Twice-damned, Seraph of the Black Hand)**

**背景:** *后来以利米勒,拿俄米的丈夫,死了;留下了她,以及她的两个儿子。* 《路得记》 1.3 ——同任何死劫一样,是为入永生行列之上善法门。

犹太地的以利米勒从未知晓他的尊长。他是慈善?还是残暴?他将该隐的诅咒降在自己的雏儿身上,他是将之当作祝福?还是惩罚?这诅咒是偶然降临在无辜者身上,还是有不可见的旨意藏匿在一切之后?失去了它的头领,他的家庭在这片外邦之地将会如何?

当拿俄米,以利米勒的妻子,醒来,发现丈夫苍白、冰冷且一动不动之后,她将他安放入一个未标记的浅坟。三个夜晚过去,他凝聚好力量让自己甦醒,将自己刨出冰冷的泥土。半是癫狂、半是饥渴,这饥渴在地球上没有任何泉水能浇灭,这名犹太人向东出发,去寻找他挚爱的家人以及能从这可憎永死中获得某种形式的解放之方。

以利米勒的寻找花了他数月时间,但最终他找到了他的家人——在内陆城邦摩押地,他的儿子们娶了已改宗了的拜偶像者为妻,并拥有了他们自己的家庭。对于这名新生的该隐子嗣而言,这个震撼的事实证明了太多事情。清晨的时候,玛伦和基连,以利米勒的两个儿子,在田间被发现,他们的喉咙被撕开。他们是自己父亲那炼狱般的饥饿的无辜牺牲品,他们的死令拿俄米,他们的母亲,再次孤身一人。当以利米勒瞧见收获来的恶果,这乃是由他自己种下,血泪滑下他的面颊;他看见他的孀妇(现在她自称玛拉——“苦”之意——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她曾说)收拾起她俗世的家产。他远远地看着她与儿媳们之间激烈的对峙,揪心的分离随之而来,俄珥巴坚持留下,她不愿放下她已在摩押村落里建立起的生活。但路得却随同她的婆婆回到了沙漠,一贫如洗、孤苦伶仃。

以利米勒跟着她们,他陷于两难抉择,既感到有责任去守望他的孩子们,确保他们一切顺利;但他羞耻的秘密又阻止了他在孩子们面前现身。一整年里,他看着他的妻子和儿媳为了简单的食物而要到别人的庄园里去收割麦子。他看着曾经美丽的路得在田地里变得憔悴又驼背,还被许配给了一个大她三十岁的吝啬鬼亲戚,荒唐地结下一桩近亲乱伦的婚姻。被称为玛拉的拿俄米在这个家里安定下来,这个家里的人当着她的面时对她冷淡,在她背后更是残忍地讥讽她。这片以利米勒在犹太地的故乡甚至也被分割出售给了贼人和奴隶贩子。

*若我主希望如此,那它自当如此,*犹太地的以利米勒告诉自己,试图与自己非自然的存在达成协议。他把紧邻死海南边的一列岩洞当作住所,从家畜和睡着的流浪者身上取食。他继续守望和援助他的家庭,以及他的家庭的家庭,为他们做一些他没能为自己的孩子做的事——仍然是远远地、独自地去做,免得他再次陷入疯狂,再次将他的儿子们从身边带走。这名该隐子嗣为自己的罪给自己判以永恒的孤独,并决然等待他的惩罚到来。

一代代人来了又走,如同季节变换映在以利米勒沧桑的眼里。然而他的不朽没有给他免疫力以抵抗来自不幸的噬咬。这名犹太人耳闻了他已疏远的孩子俄珥巴的消息,现在她已是个老妇,同她的女儿和孙女一起,在那些没有信仰的摩押人手里遭受迫害和折磨。他眼见疫病来到犹太地的伯利恒的村庄,他的孙子俄备得死于瘟疫,他的妻女渐次凋敝。二十年后,以利米勒祖先们的土地以及它他尚未流散至大地四方的子孙们,在以利米勒熟睡的白昼时光中被非利士人所充溢、所奴役。只有以利米勒不改依旧,不变、不死,亦不可抵挡任何神不断降下的残酷命运,不情愿地接受一切将他推向人间地狱的错事,或遗忘他多年前犯下的可憎罪行。以利米勒离开了燃着火星的祖地的废墟,无目的地漂流,穿过早期世界的新王国,寻找着毁灭、救赎、诅咒,或任何东西。

几年后,在血之边线`Ephesdammim`的山谷中,当一名迦特勇士败于以色列年幼君主的投石索之下时,以利米勒找到了答案。在那巨石环绕的竞技场,在沉寂的火光下,大卫,路得的曾孙,击杀了歌利亚,俄珥巴的曾孙。以利米勒意识到一切都远未结束——他是咒诅,无人可自其逃离。

对这名如今已很古老的吸血鬼来说,这已足够绷断他与现实间本就脆弱的联系。发疯的以利米勒逃离了那地方,想寻找任何能够结束他的永死的圣人或恶人。有好几个世纪,他迷失在心兽中、放诸天性,不加分辨地施以杀戮,不愿也不能将人与怪物区分,滥用他的非人存在给他的能力,迷醉其中。以利米勒向南闯入燃烧的沙地,在那里,毒蛇的子嗣们发现他们无力撼动他野蛮的灵魂。他又向东逃至未被探索过的荒原,被遗忘的宝藏与术士们没有出手搭救他。他又向西漫游到水之边缘,在那里他被正义的火焰灼烧,无法踏入禁城的大门。他最终向北,卡帕多西亚的死亡先知们用圣杯和魔典控制住了他。以利米勒的血流入基督的杯盏中,当他意识到卑鄙的该隐子嗣的背信时已太晚。一次又一次,这个犹太人为了骗取最终死亡而苏醒,他永远被禁止重回他的家庭,永远地被困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在令神志扭曲的启迪时刻,拿顺的儿子问自己,是否这一切——包括他的名字,以利米勒,“吾神乃吾王”——都是命中注定……是否他确实是个弃儿,流离失所,不似约伯受苦而得胜,他无力去面对自己到底成为了什么,甚至没有力量去做出一点改变。

以利米勒的旅途最终将他带入黑手的联盟中;对号令天使议会而言,他太变幻莫测,难以完全托付信任,但又太古老太强大,无法置之不理。在他的良知仅剩不多的千年岁月里,他曾收集世界的每一块碎片,曾猎杀过不计其数的灵魂。*黑手*对他来说仅仅意味着终结,是另一种形式的娱乐,用以消磨永恒的时光。他参与派系间可悲的权力游戏,试图去忘却他曾是什么,而现在又变成了什么。他徒劳地利用手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那些他感到在内心中慢慢滋长的东西,它们越来越频繁地胁迫着他,要接管他的意识。

也许终结就要临近了;也许很快地,在某个夜晚那可怕的造物就将起来接管一切,永远地吞噬掉以利米勒(他已经堕落到了此等境地:唯有该隐子嗣的血,而非凡人的,才能浇灭他骇人的饥渴,无节制地消耗黑手本已紧张的资源)。与此同时,号令天使们(暂且)接纳他为他们的同僚,当他仍是他自己的时候,让他参加他们的会议,听取他的意见;当他不是自己时,将他束缚起来,让他在自己的房间中嘶声叫喊。不过号令天使们怀疑那叫喊是否实为呜咽。所有这些自傲的黑手长老全都拒绝进入那房间与以利米勒单独待在一起,出于没有人愿意谈论的理由。

**形象:**以利米勒是魔宴黑手中最可怖的吸血鬼之一,但他的面孔却与这身份不符。尽管有传闻说当他独处时容貌有变。以利米勒通常的形象是一名波斯裔或美索不达米亚裔的老者。他穿着与生时一样的衣服,那时他还与路得一起在摩押地生活着:一条简单的亚麻罩衣和一双磨损的凉鞋。与他亲近的派系成员发誓说:他的皮肤因岁月而变得暗沉,他还是一名阿刹迈。但以利米勒既未肯定也未否认他们。

**角色扮演提示:**任何一个人不管从什么距离观察你,都会很明显地发现,你正在危险地接近底线。你神志清明的时期逐年变少。当心兽驾驭了你时,你的倦怠让位给某些恶魔般的、堕落的东西——某些*乐于*成为受诅者一员的东西。某些东西正潜伏在表面之下,等待机会崛起——虔敬神明、子嗣有四的迷茫的以利米勒一旦发现它们就会将之断然毁灭。

氏族:无(血系对于一个如此古老的存在来说,有*任何*意义么?)
尊长:未知
本性:怪物(Monster)
表性:受虐狂(Masochist)
世代:未知,但被归类为第2至第5世代之间。
初拥:《路得记》 1.3
外表年龄:无所定形。尽管这位号令天使在他重生之时应该不超过30或35岁,但他饱经风霜的容颜看起来属于一个50岁上下的人。
生理:力量 4,敏捷 3,耐力 7
社交:魅力 4,操控 5,外貌 3
心智:感知 8,智力 9,机敏 5
天赋:警觉 6,运动 2,肉搏 3,闪躲 4,共感 5,表达(祷告) 4,恐吓 3,领导 4,黑街 2,掩饰 4
技能:驯兽 2,礼仪 2,草药学 4,白刃 2,表现 5,骑术 1,潜行 3,生存 4
知识:人文 4,Hearth Wisdom(民间传说) 6,历史 9,调查 5,法律 1,语言学(千余种活着的和死去的语言) 8,医药 2,神秘学 4,科学(农业) 5
异能:兽性术 2,感应术 8,迅捷术 2,疯狂术 9,支配术 7,坚韧术 9,亡灵术 1,隐身术 7,蛮力术 3,威仪术 1,变形术 3
亡灵术之道:墓之道 1
背景:盟友 6,黑手成员 5,魔宴地位 8
美德:良知 2,自控 1,勇气 2
道德:人性 1
意志力:10

Attached Image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14-01-25, 19:2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