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20th] 第十章-血系:魔宴叛逆者, Sabbat Antitribu
gql921115
2014-08-01, 09:28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Assamite Antitribu
原译者:benran


Brujah Antitribu
布鲁赫叛逆

从历史上来说,布鲁赫叛逆正是魔宴这一组织的建立者。在中世纪,当布鲁赫的年轻子嗣们抛弃他们长老的权威并掀起大叛乱,直到其他吸血鬼认为硝烟已经散尽的今天,这些暴力的血族仍然保持着不屈不挠地迎头痛击长老们手下的传统。

就和他们在密盟的表亲一样,叛逆布鲁赫的脾气暴躁而不稳定。但和疯狗氏族不同的是,布鲁赫叛逆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制的必要性。当一个布鲁赫叛逆想要什么东西——血液,金钱,财产,新的子嗣——他们就毫无顾忌的下手为强,毫无疑问,也正是这种特质让布鲁赫叛逆成为了魔宴中人数最为众多的血脉-以及,对于派系主张最为狂热支持的血脉。布鲁赫叛逆运用自己声名在外的暴力和野蛮将魔宴的行动推向极致——虽然在传统上暴徒并不是派系的领导级别,但他们一旦分配到任务就会毫不犹豫地用几近招摇的残暴手段完成它。

暴徒的存在就足以让人感觉不舒服,他们要么穿着怪异张狂的服饰,要么随时亮着自己的獠牙(即使凡人在场有很多布鲁赫叛逆也这样做),总之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成为最突出的那个家伙。当然,这样做毫无疑问会打破避世戒律。不过对布鲁赫叛逆来说——反正我们都被诅咒了,干嘛不顺便把天闹翻去?

绰号:暴徒
氏族异能:迅捷术,蛮力术,威仪术
弱点:和密盟布鲁赫一样,布鲁赫叛逆在对抗狂暴的难度上也增加2级,最高到10。但和密盟布鲁赫不同的是,布鲁赫叛逆绝不隐藏或压抑自己的怒火,而是无差别地将它们尽情泼洒出去。

发言:正面:这里所有人别想活着出去;反面:我们只杀在我撕了这个混球耳朵以后还傻在这里的呆鸟。


City Gangrel
城市冈格罗


属于魔宴的冈格罗分为两支血脉:城市冈格罗与乡野冈格罗。很多血族都将城市冈格罗看做是某种类似于郊狼的生物——它们属于荒野,但又能很好的适应在城市中的生活。在这种新环境中丰富的猎物数量和冈格罗与生俱来对环境的适应性使得这一支冈格罗得以迅速发展壮大。但是,尽管属于魔宴的优势使得城市冈格罗可以随意拥吮后代,但新生儿的平均不死生命也要相对短暂的多。

和可以肆意展现自己的天性,不需要过分掩饰自己的野兽本质的乡野冈格罗不同,城市冈格罗从诺斯费拉图那里学会了如何将自己隐蔽到城市的阴暗角落之中或是融入猎物的夜生活。城市冈格罗通常使用和当地人类似的装束与风格——当然,说到底这些冈格罗还是魔宴的掠食者,所有的这些伪装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帮助他们更容易地接近猎物。

绰号:郊狼
氏族异能:迅捷术,隐身术,变型术
弱点:和密盟冈格罗一样,城市冈格罗在陷入狂暴时会获得某种暂时性的动物特征(可能会替代目前的特征),具体的影响留给ST决定。多数情况下,城市冈格罗获得的动物行为模式会接近在城市出现较多的动物,如老鼠,犬类,猫类,甚至是鸽子。

发言:新的市民活动中心终于开放了…召集兽群吧。


Country Gangrel
乡野冈格罗


更加类似于密盟与独立的冈格罗氏族,乡野冈格罗也是野蛮而凶恶的猎手。这些更偏好与漫游于荒野而非城市的水泥森林中的血族有一部分脱离了密盟而加入魔宴,乡野冈格罗常常在追猎和杀戮中轻易的迷失在血腥的本性之中。

乡野冈格罗担任魔宴的斥候与杀手角色,他们操纵动物的能力可以轻松搜集区域内血族活动的情报。虽然狼人族的活动已经渗透到所有可能有林地存在的区域,在城市之间行走的血族是不可能有什么绝对安全可言的(就像很多密盟长老告诫他们子嗣的一样),但如果乡野冈格罗已经渗透到了一片郊区的话,比起狼人来那里可能要对新生的雏儿更为危险。

就像密盟宣传的一样,魔宴的乡野冈格罗自愿不遗余力地展示他们的非人本性。这些不必伪装成人类的猎手就像狼一样围捕猎物——狂野而紧密合作。如果乡野冈格罗可能会有什么后悔的东西,那么大概只有他们的猎物跑的总是不够快,难以尽兴地完成狩猎。

绰号:猎手
氏族异能:兽性术,坚韧术,变型术
弱点:和密盟冈格罗一样,乡野冈格罗在陷入狂暴时会获得某种暂时性的动物特征(可能会替代目前的特征),具体的影响留给ST决定。

发言:你迷路了?哦,这个地方超不适合迷路的…那么,现在打算开跑了吗?


Malkavian Antitribu
末卡维叛逆


末卡维都是神经病——至理名言。虽然不一定每个疯子氏族成员都很危险,但他们的神经质和不可预测性实在让人头疼。同理可证:魔宴的末卡维要比密盟的更疯癫一些-其实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和密盟的末卡维一样,末卡维叛逆也是人人都有病。但比密盟的末卡维更恶质的是,末卡维叛逆有一种极其糟糕的倾向。他们不但强迫其他“正常”的吸血鬼接受自己的那套思想,而且他通常还想要更多——统而言之,末卡维叛逆希望把全世界都卷进疯狂中,利用自己的疯狂术异能让所有的心灵都来参观他们的怪异表演。无论是哪种情况,这种倾向已经被——包括魔宴外的氏族成员——得知了。

在魔宴内部,怪胎们扮演着和他们的疯狂衔接完美的角色。一些难以控制的恶劣末卡维叛逆通常会被魔宴成员禁闭在地窖中,等到需要发挥他们的恐怖与怪异时才放出来用。其他更“安稳”一些的末卡维则领导战宴,举行仪式,或是利用自己猎物的内脏来为派系占卜未来(通常在受害者活着且可以看到自己被开膛破肚的时候进行)。无论进行怎么样的行为,一个末卡维叛逆总是有机会将自己的疯狂逐渐蔓延到身边的一切事物上。

绰号:怪胎
氏族异能:感应术,疯狂术,隐身术
弱点:和密盟末卡维一样,末卡维叛逆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在建立角色时,PC需要为他的角色选择一项无法克服的精神疾病。

发言:出肠子来看看我们有什么麻烦,哦,看看这个,再看看这个…OK,我知道了,现在我们有麻烦了。

Nosferatu Antitribu
诺斯费拉图叛逆


在魔宴中的诺斯费拉图和他们的密盟兄弟基本上没什么不同,两者都生活在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中,两者都擅长隐蔽行动以及利用被控制的害虫来搜集和传递情报。就像密盟的大人物经常要屈尊踏进诺斯费拉图的下水道去购买消息一样,该隐子嗣也需要依靠自己这边的诺斯费拉图来进行刺探和战术安排工作。

有一点很有趣的是,魔宴的诺斯费拉图通常要比其他魔宴来得更为温和。对于很多诺斯费拉图叛逆来说作为一个怪物——从自己被损毁的容貌上,从拥抱不死生命的第一夜开始,他们就不期待什么“复仇”与“补偿”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为此而杀的血流成河。当然,这并不表示魔宴的诺斯费拉图会更有人性或是特别高尚——如果一个诺斯费拉图叛逆回避战斗和暴力,那么他一定有对自己有利的原因,而非简单的“想这样做”。

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理由让爬虫躲开过分的恶行——他们希望自己能隐藏的越深越好。尽管诺斯费拉图叛逆通常把自己的秘密看管的严之又严,但在魔宴中还是流传着一些谣言,关于这一氏族的上古耆宿正在用比对付其他魔宴更多的精力和耐心来杀戮自己的不肖子孙。

绰号:爬虫
氏族异能:兽性术,隐身术,蛮力术
弱点:和密盟诺斯费拉图一样,诺斯费拉图叛逆的丑恶程度也令人发指。诺斯费拉图叛逆的外貌属性永远为0,且无法通过任何手段提升。

发言:你看,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特别吓人的东西——你可能比张三李四长的更丑些,我又比你长的更吓人些,但我需要警告你的是…唔,还有些更可怕的东西是你不会希望遇见的,所以我们走吧。


Panders
原译者:benran



Ravnos Antitribu
雷伏诺叛逆


在魔宴成立后不久,一小群雷伏诺,在他们的长老的授意下加入了这个新生的组织以寻求所有雷伏诺都在他们的不死生命中苦苦追索的“真理”。爱好魔宴提供的自由,这些叛逆不但坚持了自己的雷伏诺血统而且加入了该隐之剑。自那以后,提供他们魔宴式的拥吮方式,雷伏诺叛逆也成为了魔宴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大多数浪子跟随游牧帮派行动,担任这些群体的探子和提供娱乐。

担任,雷伏诺叛逆也免不了是盗贼和骗子,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愿意向你许下承诺(通常包含了一个在掌心刺血为证的表示),这些誓言会被流寇遵守到直到迎来他的最终死亡。除了原氏族的恶习以为,雷伏诺叛逆也是居无定所的族裔,当麻烦找上门时就拍拍屁股走鬼去也——再加上魔宴式的不守规矩使得这些该隐之子可以乐享他们的不死生命。

绰号:浪子
氏族异能:兽性术,幻术,坚韧术
弱点:和密盟诺斯雷伏诺一样,雷伏诺叛逆也拥有一项难以克制自己的恶习——而且和他们的密盟兄弟一样难以戒除。当他获得了一个可以释放此恶习的机会的时候,雷伏诺叛逆必须通过一个自控或良知检定(难度6)才能克服。

发言:自由”的解释就是:管它个屁。


Salubri Antitribu
原译者:河伯


Serpents of the Light
光明之蛇


光明之蛇是存在于魔宴的赛特之子叛逆。作为从原氏族叛出的一支异教徒,光明之蛇否认其氏族创始者的神性。这一行为让他们远离了赛特之子而远避海地,在当地研究黑暗的巫毒术与其他秘术法门。当1970年代魔宴的势力横扫中南美洲,赛特之子尝试把这些分裂派系带回到“正规”的赛特崇拜上来——并且徒劳无功。在此之后,魔宴展现出的自由环境无疑吸引了这些组织(包括光明之蛇)加入他们的阵营。

这一血脉的行为方式和原氏族赛特类似,不过眼镜蛇更加精通以诱惑,操控与色欲之艺来达成他们期望的目的(以及换取生存必须的鲜血)。毒品,卖淫,光明之蛇几乎擅长任何一罪恶使凡人堕落的行当——除了宗教方面的区别,在这些领域上他们与赛特之子实在不遑多让。而对于某些血族来说,至于哪一边——光明之蛇还是赛特之子,才是整个巨大阴谋中较大的哪一环,这实在不是个适合去猜测的问题。

绰号:眼镜蛇
氏族异能:威仪术,隐身术,巨蛇术
弱点:虽然叫做“光明之蛇”但事实上,眼镜蛇要比原氏族的成员更易受到光线的伤害。光明之蛇会因为照射到阳光而承受额外2个健康等级伤害,并在强光下在所有的投骰上承受一个骰子的减值。

发言:来吧,与我共舞——除了神灵没人知道你在哪里,哦,顺便也邀请它们进来吧,动起来,动起来。


Toreador Antitribu
妥芮朵叛逆


虽然和密盟妥芮朵一样会为欣赏美丽之事物而深深痴迷,但是魔宴的妥芮朵则因为他们选择的阵营而获得了更多享受的机会,他们的信条和仪式也往往更符合年轻代吸血鬼的胃口。这些血族所创作的的演奏,诗歌和曲目无一不指出,魔宴的模式确实才是符合未来该隐之子发展的方向。

但是,妥芮朵叛逆散发他们灵感的方法和密盟妥芮朵决然不同。当密盟的妥芮朵钟情于经典形式的艺术作品中时,堕天使则沉醉于极端,血腥与痛苦的表演。折磨对于妥芮朵叛逆来说是一种上佳的艺术形式,而利用肉体进行创作——无论是通过刺青针还是手术刀——都可以让堕天使感觉良好。考虑到大多数这些作品都很难持久保存(除非堕天使作者学习过幻化之术的秘艺),大多数妥芮朵叛逆都会在不死者的肉体上练习自己的艺术。除此之外,这些血族还精于将密码或暗示编入自己的肉体艺术之中——这些神秘的作品通常会需要一个血族数生的时间去真正掌握。

绰号:堕天使
氏族异能:感应术,迅捷术,威仪术
弱点: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妥芮朵叛逆的痴迷会慢慢于将自己变得扭曲而残忍。当他们面临考验制造肉体或情感痛苦——比如一个可以用来拷打的俘虏,或是一个下属暴露的野心可以碾碎时,堕天使必须必须通过一个自控或良知检定(难度6)才能避免自己完全被进行这种恶行的欲望所吞没。

发言:保持这个姿势——真棒,太棒了。现在,你可以从脖子少喷点血吗?拜托?


Tremere Antitribu
睿魔尔叛逆


几个世纪之前,一小群害怕魔宴会摧毁整个密盟以及自己氏族的睿魔尔派系倒向了前者以求自保,而他们换取魔宴保护免遭原氏族报复的筹码则是自己所掌握的奇术秘艺。这个无法拒绝的价钱(除了棘祕魑对此表示蔑视)很快就让魔宴接纳了这些叛逃的术士。

从睿魔尔本驾传来的惩罚既快且狠。术士们创造了一道诅咒将所有的睿魔尔叛逆都烙上了只有“真正的”术士才能看见的神秘印记——无论叛徒通过什么方法尝试躲藏,一经发现,每一个睿魔尔都可以立刻从最近的祷堂要求资源与人力来解决他们。

一直以来,大多数睿魔尔叛逆仍然牢靠地存活在魔宴的庇护下。这些魔法师和棘祕魑的巫师一起研究出了血怪团(Blood Brother)的制法,通过最近的知识防卫来自密盟睿魔尔的远程打击,以及将血魔法的秘密教授给其他魔宴成员。不过就在最近,一场奇妙的袭击在一夜间毁灭了所有带有睿魔尔打下烙印的叛徒。有意思的是,那些在此之前二度转向,从魔宴又叛回密盟的睿魔尔则魔宴受到这大屠杀的影响。这神奇到吊诡的巧合也许能解释一些关于这场清理行动的秘密。

绰号:缚法者
氏族异能:感应术,支配术,奇术
弱点:任何睿魔尔叛逆都会立刻被看见他的密盟术士认出身份,这个印记并不具有任何物理特性,不过对术士来说清晰可辨。虽然携带着印记并不会直接影响睿魔尔叛逆,不过他们一旦被密盟睿魔尔发现就就会肯定会被猎杀或捉捕后烧死。除此之外,睿魔尔叛逆也和专长睿魔尔一样容易受到血之影响,在血系(Vinculum)检定上承受+1难度。

发言:宿命不可逆转,所以我们才必须成为那批识时务者。


Ventrue Antitribu
梵卓叛逆


虽然梵卓生为贵胄,但是今天的他们——作为商人和放债者,能统治的领土不过也只是正在死亡的世界而已。曾经的梵卓氏族是光荣的骑士,圣武士和君王,但在今夜,蓝血氏族已经退化成了只能蜷缩在密室里,靠着交易,妥协和做人情维生的封建领主。按照梵卓叛逆的观点,这些表亲的行为也不比媚上傲下的睿魔尔好上多少。

虽然不一定是魔宴的道德基石,但梵卓叛逆确实是该隐子嗣中最为理想化的一群(虽然有传闻是事实上有两支截然不同的“梵卓叛逆”存在)。骑士风度和贵族气质是几乎每个梵卓叛逆都恪守的信条,在他们看来,密盟的梵卓氏族不但背叛了他们的吸血鬼本质,更是完全丢弃了梵卓一族的该隐武士之地位。当火焚末日将至,火焰与鲜血即将扫过天空时,十字军骑士绝不会像“蓝血”一样在避难所中瑟瑟发抖,他们将举起自己的剑——或突击步枪——来向着末日喊出自己氏族的古老信条:以血治下方为真主宰。

绰号:十字军骑士
氏族异能:支配术,坚韧术,感应术或威仪术
弱点:和密盟诺斯梵卓一样,梵卓叛逆也必须由ST决定一种他的饮血口味,并且这种偏好是永久性的。其他类型的血液(包括动物的血液)都不会增加吸血鬼的血池,无论血族饮下了多少都是如此。

发言:汝不配承载此高贵血脉,真梵卓之子将收归其领权。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8-01, 15:35
TOP
inthel
2014-08-01, 13:04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楼主辛苦了,赞一个。

做索引的时候看了一下原文,好像第一个“Assamite Antitribu”没有翻译?
TOP
gql921115
2014-08-01, 15:23
Post #3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QUOTE(inthel @ 2014-08-01, 13:04) *

楼主辛苦了,赞一个。

做索引的时候看了一下原文,好像第一个“Assamite Antitribu”没有翻译?

Assamite,Panders 还有 Salubri 这3个Antitribu已经有前辈翻译过了,我会在内文里补上链接。
TOP
gql921115
2014-08-12, 16:07
Post #4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补充一个魔宴侧的叛党:


Lasombra Antitribu
勒森魃叛逆


那些不认同魔宴的思想主张或是根本就因为憎恨而拒绝加入魔宴的勒森魃成为了这一氏族的叛逆者。不过,虽然受到魔宴实力不懈地猎捕与追杀,这些数量稀少的血族仍然顽强的存在着。一部分勒森魃叛逆加入了密盟,而其他人则保持着独立。整体上说,勒森魃叛逆以他们血系一贯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态度来认可领导魔宴的表亲——这些魔宴的勒森魃确实可以赢得千年圣战的最终胜利,而且为了这个目标必须不择手段。但是,他们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氏族已经因为这个目标而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有一些密盟血族了解这些流亡勒森魃的存在——至少理论上还存在,不过对于贤士来说,他们只是极可能地低调行事。在确定勒森魃叛逆的存在以后,魔宴对密盟发动了很多次并无战略目的的攻城行动,只是为了摧毁这些可能的叛逆者。虽然有些人仅仅把这些徒劳的攻击看做是魔宴一贯的狂热和死脑筋带来的报复心理,但更有远见的血族则会看到,策划这些无谋行动的指挥官往往是魔宴勒森魃——为何这些优秀的战术家会费尽心机地来挑起这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战斗?恐怕勒森魃叛逆让魔宴怀有的恐惧不仅仅是他们“还存在着”这一点而已。

绰号:贤士 Magisters(在中世纪大叛乱开始前勒森魃氏族使用的称号)
氏族异能:支配术,暗夜术,蛮力术
弱点:除了勒森魃氏族无法在镜中留下影像的共同弱点外,只要在公开场合露面,勒森魃叛逆就必须冒着被魔宴势力发现和追杀的风险。

发言:我曾经趟过再征服运动的血河,我曾经目睹过世界大战的堑壕和焚烧德累斯顿的熊熊烈焰。现在这些自称“该隐之剑”的家伙想摧毁我?我真的,真的好怕他们呢。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12-04, 13:12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0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