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DA-TbN] 特兰西瓦尼亚之夜 第二章:黑暗的土地, Sângele apã nu se face
benran
2015-01-26, 05:56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第二章:黑暗的土地


那并非人类……而是从世界的未名角落渗出的,世世代代惑人心智,使其从旧俗而动,世代不变的力量。
——John Burdett,最后的六百万秒


空间上的限制使得事无巨细地查阅东欧发生的一切事件这一企图成为不可能。本章所能做的仅是对这一地区不同部分的历史进行概要的描述,其中既包含有人类的历史,也含有该隐子嗣们的历史。因为其中心位置和在所发生的事件中的重要性,匈牙利以及特兰西瓦尼亚在这部分内容中占据了很大的篇幅。如果读者有兴趣深入了解匈牙利或其他国家的历史,请参阅第一章给出的参考书目。

波希米亚

尽管波希米亚最早的定居点遗迹可以追溯到25000年前,但是其出现在中世纪舞台上是伴随着公元六到七世纪斯拉夫人的到来而开始的。他们穿越喀尔巴阡山道,穿过摩拉维亚之门(这一系列山中小径因为其易于通过的特性而被称为“门径”)进入波希米亚。在此斯拉夫人和凯尔特人以及日耳曼人混杂,形成了受法兰克商人Samo领导的部落联盟。而这一新生的国家也随着他的亡故而崩溃。

在七世纪的时候,强大的西斯拉夫部落在一个名为Libussa的,充满魅力的女性领袖率领下进入这片土地,与当地居民混杂而居。认识到部落们已经厌倦自己的领导之后,Libussa选择了一位名为Premysl的农夫作为自己的丈夫,并将统治的权柄交予后者。在此之前她还做出了一个预言,宣称将有一座名为布拉格的伟大城市出现在他们选作家园的这片土地上,这座城市的光辉将使其他诸城都黯然失色。

至少传说故事是如此讲述的。实际上Libussa和她的族人都服从于一个古老的Tzimisce氏族成员,这个名为Shaagra的女性战士狡诈绝伦。为了避开餐食其土地的野蛮人,同时也认识到了部落无法再单独满足自己的胃口,Shaagra于是驱使着她最宠爱的血仆Libussa将整个部落带上开拓西方的旅途。和早期移民者一同前来的Premysl家族的贵族们开始图谋夺取王位。

在公元833年,领土包括了摩拉维亚,波希米亚和西斯洛伐克的大摩拉维亚国继续成长茁壮。与Ratislav大公关系良好的拜占庭帝国向这里派出了两位使者。西里尔和美多德,这两位后来成为了斯拉夫圣徒的人,于863年抵达大摩拉维亚国,并同时着手使其臣民改信新的国教。他们二人还创造了格里高利字母,并且获得允许在用拉丁语宣讲之后可以用斯拉夫语进行布道。

在大约880年左右,Premysl家族开始修筑Prazsky Hrad(布拉格城堡),后者坐落在一处能够俯瞰伏尔塔瓦河的岬角之上。这座城堡设计的目的不仅仅是作为Premysl家族的堡垒和居所,同时也是Shaagra的避难所。Borivoj公爵于同年从Methodius主教处受洗。五年后他在城堡中建造了一座奉献给圣母玛丽的木质教堂。

公元900年,在Shaagra的坚持下,她的血仆家族在布拉格城堡上游两英里处建造了一座名为Chrasten-Vysehrad的新石堡。大部分定居点都分布在这两座堡垒之间的地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坐落在布拉格堡脚下,名为Mala Strana,或者叫做小区的居民点。

凭借着他贵族之间的通婚,Premysl家族朝着权力的顶峰稳步前进。Shaagra对有能力的仆从回报以她的血液和随之而来的长寿。这些仆从又与自己那些已经成为血仆的近亲通婚,直到家族中的新生儿出生之时就带上了Tzimisce的血液。其他家族成员在践行禁忌的法术中发现了力量,其中一些甚至施行着更为黑暗的祭仪。Premysl家族(其中的一些成员已经成为了亡魂)便因此成为了波希米亚最强大的一股力量。而Wenceslas大公(也以Vaclav之名为人所知)则是他们唯一的主宰。布拉格同样欢迎其他Tzimisce氏族成员的访问,只要他们尊重Shaagra在此的地位。

在Wenceslas登上大公之位后不久Shaagra就陷入了沉眠。缺少了她的建言,大公只能依靠自己的方式来巩固权位。而他选择的方式并不是向家族血亲求助,而是寻求外部援助,试图以此来摆脱吸血鬼的影响力。在929年大公同日耳曼君主亨利 I 结成同盟,而这一事件导致了波希米亚的统治阶层撤回了对于大公的支持。随着盟约而来的还有日耳曼地区的Ventrue氏族,理论上来说这些血族是来协助Wenceslas的,但实际上他们只是专注于在政治和经济上建立自己的势力。在几年后亡魂大公被刺杀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出手相助,Ventrue们试图推迟冲突到来的时间,以便自己能够做好充分准备接收全波希米亚。

在935年Wenceslas大公被自己的兄弟Boleslav谋杀,后者以强力统治着全波希米亚,斯洛伐克,摩拉维亚和部分西里西亚以及南波兰。贯穿其统治始终的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Otto I反复的袭扰。即便如此Boleslav依然拒绝履行家族义务,而他的亲属们则会偶尔下到Shaagra沉眠的墓穴中,以俘虏的鲜血喂养她。在967年Boleslav死于剑下之后,继位的Boleslav II建立了一个王国。恐惧于西欧的基督君主们可能的进犯,他在973年向教宗请求建立布拉格主教区。为了争夺对于教会的控制权,一些Toreador和Lasombra也随之而来,开始在布拉格建立起他们自己的势力。

继Boleslav II继位的Bretislav将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永久地统一在了一起。尽管他要依靠日耳曼人的力量才能控制住Premysl们。历史上头一次,一个Ventrue氏族成员在波希米亚获得了统治地位,将自己加冕成为布拉格亲王。他向Toreador伸出了橄榄枝,将波希米亚保留在神圣罗马帝国内部,并且同时将Lasombra竞争者驱逐出了教会。

许多犹太学者和卡巴拉信徒为了逃避迫害而来到布拉格,受到这些人的吸引,大批凡人法师和学者也前来此处定居。很快他们在血族中的同侪Tremere氏族也随之而来。在犹太区内Nosferatu氏族和Cappadocian氏族也找到了自己的藏身之所。医学在此处兴旺发达,犹太外科医师从解剖尸体中学到了大量知识(而基督徒医生则被禁止这么做)。

在1091年的布拉格大火迫使Premysl家族将自己的宫廷转移到Vysehrad,同时他们也开始用石材重建老城堡。而依旧处在沉睡中的Shaagra被转移到了Vysehrad下方的一处石室中。

在被波兰短暂统治之后,波希米亚于1102年重获独立。此后波希米亚在1107年和1112年两度受到匈牙利攻击,驱逐外敌的同时城市权力的发展也团结起了当地城市。随着10世纪初一条重要商道的建立,布拉格迅速崛起成为一座能够与西欧大城相提并论的繁荣城市。随着蜂拥而来的日耳曼商人而来的还有大批新建筑。东欧第一座石桥——Judith桥——于1157年建成,将伏尔塔瓦河两岸连接了起来。老城区和新城区此后飞速发展,建成了大批石质房屋和罗马式教堂。

在Ventrue氏族亲王和Premysl家族的赞助下,布拉格老城区崛起了一座促进文明的学习中心——布拉格大学。许多欧洲最伟大的思想家前往这座学院传道授业。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群Brujah氏族成员,试图在大学中学习的同时将他们的哲学理念付诸实践。

布拉格的Ventrue氏族邀请了处在匈牙利Tzimisce氏族压力下的Tremere氏族的盟友前去奥地利并攻击当地的Tzimisce据点。当Tzimisce氏族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之后,亲王就能将注意力转向控制帝国境内的Lasombra对手的势力了。因此在波希米亚的Ventrue亲王支持下,Tremere氏族进入了奥地利夺取了维也纳,最终将此地变成了他们新的大本营。

在1198年波希米亚依然是一个自主的王国,尽管它也依然处在神圣罗马帝国之内。其中最主要的城市就是布拉格,它不仅是一处重要的商业节点,同时也是欧洲文明在“蛮荒的”东方的前线。大多数人都忘记了,布拉格远比维也纳深入东方。在东欧,人们将波希米亚看作是一个对抗西方兼并者的潜在盟友,他们认为在魔法之城布拉格的人或许能够理解自己。身处东西之间,连接着二者但又不是其中任何一方的波希米亚必须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否则就将被即将到来的对立冲突所吞噬。

[波希米亚完工波兰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15-02-01, 07:33
TOP
benran
2015-02-12, 19:04
Post #2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波兰

波兰的边界从从奥得河以西的平原延伸,一直到东方奔腾的维斯图拉河,直到10世纪为止这里都是异教的坚固堡垒。地处神圣罗马帝国和东方的立陶宛及罗斯之间,波兰诸多的小公国构成了基督教和古神信仰之间一片不断变幻着的缓冲地带。在这里也如同在其他地方一样,Ventrue和Tzimisce之间为了争夺对凡人社会的统治而争斗着。

波兰的异教部落早在9世纪就面临着基督教化的压力。那时维斯图拉部落的酋长出于对摩拉维亚的畏惧而以斯拉夫仪式接受了洗礼。大公梅什科I在965年迎娶捷克公主Dubravka导致了前者对基督教的皈依,拉丁教会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巩固势力,随之而来的还有进入这片长久以来被Tzimisce主宰土地的Ventrue。

波兰的Tzimisce领主们并不在意可悲的凡人们抱有何种信仰,他们通常有着斯拉夫天主教信仰。他们也并不费心阻止日耳曼Ventrue稳定的渗透,后者的凡人仆从将拉丁习俗介绍进了这片土地。在波兹南一个拉丁主教区代替了早先的斯拉夫先知。在10世纪末期,随着包含有Wielkspolska(大波兰)和Malopolska(小波兰)的统一波兰国家形成的还有波兰的诸主教区。为了避免被日耳曼人的帝国彻底吞并,克拉科夫的Tzimisce氏族成员Razkoljna说服了他的氏族同胞接受了这一联盟,即便这意味着臣服于拉丁教会和罗马。

在公元1000年,皇帝奥托III访问了波兰,他同时还认可了梅什科的继承者Boleslaw Chrobry(被称为“勇者”)作为盟友的地位。本笃会修院在此时兴起于Miedzyrzecz和Tyniec。Boleslaw的统治从992年延续到1025年,他以自己勇猛无畏的统治风格赢得了勇者的绰号。他在1003如风暴般席卷了布拉格,15年后又进军基辅,将自己的宝剑钉在了金门上。1081年教宗授予Boleslaw一顶王冠,使他成为了波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国王”。

但异教信仰在波兰乡间依然繁盛(尽管并不公开),一位名叫Jolanta的Gangrel为其提供了支持。反感于Tzimisce和Ventrue双方的密谋,Jolanta参与了1037年那场注定要失败的,以推翻天主教会为目标的异教起义。尽管失败了,但是Jolanta依然坚持着她站在荒野一边对抗城市的战斗,而随着城市的扩张她的战斗也越来越狂暴。

1079年克拉科夫主教斯坦尼斯拉夫的殉教揭开了波兰教俗权力之间的分歧——以及主宰着波兰的Tzimisce和Ventrue之间的不合。因为对抗英勇的Boleslaw,主教在自己的教堂中被国王的骑士所杀。

在1083年波兰的首都转移到了克拉科夫,在那里Piast王朝将波兰打造成了东欧最重要的天主教中心。这一转变持续了不到半个世纪。而教俗权力的冲突导致了统一的波兰国家的解体,这一过程在BoleslawIII的儿子Vladislav在位的1146年达到了顶点。

在1198年波兰依旧作为一群松散的公国和大公国集合而存在,这些小国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君主。

[波兰完工保加利亚待续....匈牙利太长了最后再说]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