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20th] 第三章,第十节,Part 9:现实域, Reality Zones
gql921115
2015-07-18, 21:40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P.611)

当然,人们是相信魔法的存在的

当然,大家也都承认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被科学规律支配的世界中,而且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人类仍然相信有魔法存在,有人将它们叫做“奇迹”,“神力”或者干脆是“本月最畅销书作者的人生经验谈”…等等等等,它们就是今天的魔法。也许科技联盟的力量是非常强大,但他们并不是人类共识(Consensus)的唯一主导者。

虽然在之前我们说过,魔法并不仅仅是“场景的一部分”,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一个聪明的魔法师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正确形式的魔法,他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实非磐石而如流水-尽管有时会固定于特定的节奏和气氛,但每一个法师都知道自己周遭的世界绝非一成不变。今天的情况是:神秘主义法师一度感觉末日将至,信仰崩溃的现代社会并没有遏制住觉醒者的意志,所有的法师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改写着现实的形态。举例来说,在某一地区中施展的巧合(Coincidence)魔法的界限显示了该地的现实能够在何种程度上接受法师的魔法,因此,现实域(Reality Zones)被划分出来,作为界定巧合魔法是否能够成型的时空标准。


现实域的可选性 Options for Reality

和法师20周年版中的很多规则相似,现实域规则是可选的:

• 如果选择使用现实域规则,它可以帮助法师角色判断自己的魔法施展与效果属于巧合魔法亦或是虚妄(Vulgar)魔法。
• ST也可以假定目前的整个世界都属于科技现实(见后)。
• 或者,ST可以引导法师玩家,在游戏中逐渐改变他们所处的世界,通过调整无处不在的范式(Paradigm),法师可以转换自己所处地域的现实。

当然,ST是最终判断者。


现实域与游戏 Reality Zones Within the Game
简单的讲,现实域的概念是:如果法师施展的魔法效果符合他所处区域的文化背景而非与之相逆,那么他的魔法将更为有效。举例来说,如果一个灭世者法师布莱克希望运用魔法发动一起集体屠杀事件,那么她可以更容易的在一次抗议游行中造成这个效果;而如果她选择在佛寺中发动法术,那么现实域的反抗会使法师的施法难以生效。

在游戏中,现实域对法师产生两个方向的影响:

QUOTE
- 接受:如果法师施放的魔法与现实域的文化社会主题相符,他的魔法将更容易发挥效果。根据ST的裁定,这个优势可以使他在特定的现实域中施放魔法的难度-1。
- 拒否:如果法师施放的魔法与现实域的文化社会主题相抵触,那么他的魔法将总是被视为虚妄魔法,并且他在与之不协调的特定的现实域中施放魔法的难度+1。

简单来说,如果法师的魔法风格与他所处的现实域的基本方向相一致,那么他可以更容易和更好的施法;如果他反抗现实,那么现实也会压迫法师,使他更难施展魔法。与现实的基调合作要比逆流而上更轻松 - 如果你的法师想制造改变,那么他更加需要顺其自然,而非制造异常。


现实域的规则 Working in the Zone
从游戏规则和故事情节两方面来说,现实域的存在都会鼓励法师玩家尝试更加巧妙和多样化的行事风格——如何与现实共存共生,而非每一次都撞上不该撞的墙,碰个头破血流。在黑暗世界中,常见的现实域通常有以下四种类型:

• 地球常识域(Earthly Foundations):在人类生活的地球上,一些法则已经在数亿年的演化中或多或少的成为了固定的现实原则。法师可以尝试运用魔法打破这些墙壁,但无论他的法力有多强或他的魔法编织的何等巧妙,这种行为将会必然沦视为虚妄魔法
• 科技现实域(Technocratic Reality):这些区域为科学与技术的法则所控制,科学的原理决定了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
• 地区现实域(Localized Reality):很多地方的现实仍然并非恒定统一的,某些区域中的独特人类意识决定了它们的现实基调变化,而非存在一个绝对的衡量标尺。
• 洪荒现实域(Primal Reality):在这里,科学和常识并无统治权力。古老的神秘与魔力仍然笼罩着它们,使得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在游戏中,现实域的存在必然接受或拒否一个法师的特定范式——如果他愿意接受现实域的游戏规则,那么他就能表现的更好。

QUOTE
边栏:一场暴动的诞生

如果法师想尝试利用自己所处的现实域,他必须拥有充分的想象力,仔细精确的观察和合适的战术。在游戏中,法师可能需要使用自己的学术(Academics),信仰研究(Belief System),秘传(Esoterica),传媒(Media)与政治(Politics)技能来研究一个合适的切入现实的方法。

我们还是使用灭世者布莱克作为例子,假如布莱克希望制造一场血腥的暴动,那么他必须清楚在当下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地方,使用中世纪那套呼唤恶魔,吞噬婴儿,召唤血雨降世的模式是绝对的虚妄魔法形态——现实的抑止力会先给他一巴掌,然后被激怒的沉睡者再跟上来把他揍个稀巴烂。如果他想在地球上完成这么一件工作,那么灭世者必须思考其他的途径。

科技现实域:在现代社会中,灭世者需要利用谨慎但快准狠的战术来发动一次暴动。首先,使用心灵魔法控制一到数个有影响力的街头人物,利用这些代理人和位置合适的高音喇叭,灭世者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一群特别愤怒与狂热的游行示威者身上。布莱克大声想这些人广播口号和煽动的演说(以游行者受挫的诉求为针对点),因为操控是布莱克最擅长的手段,他同时缓慢的运用其他手段(视线接触,社会运作,集体操控,等等)传递一个隐秘但规模庞大的心灵/生命魔法效果来进一步催化人群的极端情绪。于是几分钟以后,当灭世者的法术完成时,游行队伍中开始在整个街区做出暴力与恐怖的行为——然而并没有人看到任何魔术师对他们上下其手过(因此是一个巧合魔法)。

地区现实域:处于某一地区现实域中的灭世者需要使用与周围的居民信仰模式一致的方法来隐藏自己的魔法。如果他处于一个以寺院为中心的佛教徒社区中,布莱克理论上会因为这里传统上的和谐,有序和慈悲的信仰气氛以及居民自守,平和的生活态度而在掀起暴动这一任务上受到更多困难。因此,灭世者必须选择各个击破,以恐惧,怀疑和其他人心的阴暗编织成一张隐蔽而极具破坏性的社会网络:通过心灵魔法,布莱克让一个合适的替罪羊惟自己之命是从,同时使其他的居民怀疑自己的社区出现了问题;物质魔法可以破坏寺院里的古钟,在每日的被鸣响时发出怪异扭曲的噪音;下一步,灭世者使用普通的手段——盗窃,谋杀,破坏,将人们的恐惧,猜疑和愤怒引向自己预先准备好的替罪羊。最后,使用一点点心灵魔法点燃一触即爆的恐慌气氛,很快,僧人和信众陷入指责,斗殴和杀戮,而灭世者则可以安然的置身事外,欣赏自己一手造成(却无人知晓此事)的死亡盛宴。

洪荒现实域:扮演着老式的恶魔术士角色,在混沌主导的现实中,布莱克可以像中世纪的魔术师一样执行充满痛苦折磨,滥交和血祭的渎神祭仪,呼唤上古的被遗忘诸神降临这个可悲的世界。召唤邪神和恶魔精魂,奉献祭品,指引疯狂的邪教徒捣毁任何秩序与公义的存在,灭世者仍然使用着自己的惯于伎俩——操控和破坏,但以完全自由而狂放的方式来宣告末日将至,从而磨灭此地生灵的理智。为了配合洪荒现实域“古典”的范式,布莱克放弃了高音喇叭和发出魔音的钟磬,而选择为土地浇灌鲜血和祭杀白鸽这种传统的唤魔者仪式来配合现实域的风格。

同一个法师,同一个结局,但完全不同的现实域使他运用了完全不同的方法


地球常识域 Earthly Foundations
我们知道,在地球上,有些事情一定是不可能发生的——不管是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还是怎样去做,都不可能。在游戏中,制造以下这些事件会导致对地球常识域中的现实破坏:

QUOTE
- 物理与形而上,空间与物质的剧烈大规模变动(Sudden Large Alterations of Physical and Metaphysical Mass or Space):折叠不同位置的空间,快速分解体积庞大的物体,将大量的物质瞬间转化为巨大的能量释放(例如:大爆炸)或是剧烈转变某一即有存在的本质(例如:将活人变成石头,吸血鬼变成躺椅)…这些行为会从最根本的层面上破坏现实的法则。即使是使用相对稳定的科技手段来实现这些大规模的转化,结果也往往伴随着危险而有害的矛盾效应(Paradox Effect):核反应失控,环境污染,移植器官产生排异反应,癌症,电磁脉冲爆发,等等。制造的效果越庞大,造成的后果也就越为恶劣…重复强调一次,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法师与魔法,他们也必须承担自己的法术造成的任何可能的后果。

- 明显的违背物理法则的行为(Obvious violations of normal physical laws):水朝上流,人类飞在空中,固体中的粒子比液体更松散,乌龟突然跑的比兔子快…凡此种种对基本物理法则的破坏都会触发矛盾效应。一些长期而细致的设计——发明飞机,调制飞行药膏,锻炼武术——可能会稍稍缓解这种现实扭曲以后的反弹,但同样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物力与能量来建立新的规则。无视物理法则的行为——比如从悬崖上挥舞着双手跳下来——一定会死的很惨-要么因为矛盾反冲(如果使用魔法飞起来)要么摔成肉酱(如果不使用魔法)。

- 打破异空间的墙壁(Cross-dimensional rifts):如果你发现一个区域中存在着强大的险棘(Gauntlet)屏障,那么你需要知道它们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的。作为隔离不同界域之间的墙壁,如果有人尝试破坏险棘,那么现实会以矛盾作为武器对他进行反击。著名的化身风暴(Avatar Storm)就是一次这样形成的矛盾效应——虽然它的力量是如此之强大以至于对每一个觉醒者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所以,任何尝试在不同的界域之间开洞的人也毫无疑问会受到类似的抑制力的攻击。

- 搅乱时间的流动(Messing with the time stream):虽然根据观测者的角度不同,时间的流向并不是固定的(正是因此法师才能够使用时间魔法窥探未来和过去),但任何确确实实地搅动时间流的行为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破坏即有或未发生的时间线的法师会发现自己被夹在无尽的可能性与虚妄魔法导致的不良结果之间——除非时间线的变化符合现实本身的规律,但即便如此,法师的行为也可能导致严重的未来影响。


科技现实域 Technocratic Reality
在21世纪的今天,科技联盟已经用掌握了现实的话语权,制定了巧合魔法的应用基准。科技联盟的成功并不仅仅来自它对人类社会的隐形引导(当然,它的作用也不能小觑),更来自于科学技术本身与地球物理法则的有效结合——和信仰与魔法不同,科学技术的产物是可以预测,可以重复验证与可以持续生效的,和觉醒者魔法对多变和随机性不同,科技是一种稳定的力量。
Attached Image

要注意的一点是,即使是行神秘的传统法师也可以使用科技产品:魔术师会使用手机和同僚联络,萨满也不介意用剪草机修理自己家的草坪。尽管有一小部分顽固的传统主义者拒绝除了最简单以外的任何科技造物,但总体来说,21世纪的人类社会是科技现实域主宰的世界,而大多数神秘主义法师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抛开那些关于实用主义还是科技潮流洗脑的争论以外)。

QUOTE
- 工业化的世界(The Industrialized World):无论如何,以科技发展为基础的生产技术革命将我们的世界变成了一个更美好的地方:中央供暖,医疗技术革新,信息高速公路,以及最重要的-柔软的厕纸…不管怎么说,全世界的人类都承认,至少和神话时代的黑暗与低劣比起来在科技勃兴的今天人们过上了更好的日子。正因为如此,人类崇拜科技的赐福——虽然不直接指向科联技师操控的装置与启蒙科学程式,而是他们身边的汽车,电脑,热自来水和香肥皂。

得益于这些成果,以及自从14世纪的理性之子(以及他们的徒子徒孙)一直持续到今天对于“科技万能”的鼓吹和宣传,科技现实已经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范式。绝大多数生活在高技术社会中的人们已经开始倾向于相信并接受超科技而不是神奇魔法的存在——喷气背包胜过了飞天扫帚,激光手枪打败了魔杖。神秘主义魔法的使用者必须认识到,他们的手段对于现代社会来说已经显得不讨巧了。

- 科学技术的稳定存在(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stallations):在被科技垄断的现实域中,科学——无论它们是多么荒唐无稽(简单的说,以太之子和虚拟行者式的)在属于它们的实验室和工作间里存在时,总是被视为巧合魔法;而与此同时,神秘主义魔法则必然在这些区域中趋于虚妄化。另外,在一些拥有不同研究方向的科技区域,与之功能完全相逆的超科同样会产生虚妄魔法的反应。比如,如果一个HIT Mark出现在麻省理工学院,在场的诸多科学家和学生会立刻意识到它的超科学性质,并且自然而然的产生质疑,破坏它在这一现实域中的存在根本。所以,使用科技魔法的法师需要谨慎的判断自己创造的科技与理论能否在其他的科技现实域中存活——特别是在范式区别巨大,如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与加州大学这样,但在性质上则共享科技现实域的地区。


地区现实域Localized Reality
在一切稳定的常态法则的外表之下,荒谬和怪异往往才是现实的真实。吸血鬼,精魂,神明,幽灵,魔术师在黑暗世界中活动,嘲笑着凡人的教科书不停徒劳宣扬的所谓“真理”。科学所不能解释和衡量的事物自生自在,如此之大量的不确定事物潜伏在物质世界的低层,为创造巧合魔法的环境提供了广泛的机遇。

在游戏中,这些现实域的性质对于依靠神秘技艺与神迹来施展魔法的行愿者来说要宽容的多。而另一方面,高新科技则没那么幸运,在很多地区现实域中会降低为虚妄魔法效果:在一栋闹鬼的房子里,传统法师可以轻松使用咒语和纸符驱魔,而科技联盟的粒子破坏枪则总是不那么靠谱。

地区现实域的范围可能很小(一座房子,一间农场或是一条地下通道),也可能比较大(几百人口的社区,一座小镇)也可能是横跨数十英里的一块广阔的田野。人口密度极高/极低的地区现实域会出现一定的倾向性-前者趋向于科技现实域,后者则趋向于洪荒现实域。地区现实域的特点使得法师可以比较容易的在其中安置祷堂(Chantries)与圣所(Sanctums),沉睡者也倾向于在其中传播特定的信仰,建造教会,维持文化特色,提振教育,艺术和科技——虽然这些区域往往比较小,但作用却十分重要。

QUOTE
- 城市衰落(Urban Decay):就如同熵(Entropy)力侵蚀人类的造物,制造不稳定和随机性,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一度被科技力量牢牢控制的都会中。贫民窟,废弃的厂房,巷战区,城市废墟,破败的旧城区,花些时间看看这些地方,你就会发现现实世界内在的波动。即使是在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中,仍然会有萨满,神官,祭司甚至是巫师依然故我的执行着古道(The Old Ways),而科技现实的律法对他们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影响。

- 脱节区域(Irrational Zone):常识在很多地方并没有占据主动——闹鬼的屋子,宗教场所与信仰圣地,战争区域,杀人现场,甚至是复古运动和科幻/奇幻宅的聚集都可能创造出另一种现实。在这里,科学和理性的外壳被迫让位与洪荒的混乱与变化的本质。在一处脱节区域中,秘艺魔法拥有更多的权限和完全的巧合效果,而科技力量则必须退居其下。

事实上,科技联盟清楚的知道脱节区域的存在…事实上,很多科联技师为此乐在其中。脱节区域的存在为拥有特殊能力的义体人与黑衣人特工提供了自由活动的温床,而这些超乎一般科学常理的科技联盟特工甚至在脱节区域中享有着相对的优势。就如同科幻电影中的黑衣人一样,在脱节区域里活动的特工能摆脱沉睡者社会重压般的质疑,轻松地使用超科技和超自然力量。这些特工的能力在脱节区域中也属于巧合效果——他们本身的存在已经具备了魔法和传奇的色彩。

和神秘区域(见后)不同,脱节区域的主题也可能倾向于科学和技术!蒸汽朋克车间,机器人工厂,这些违背正常的魔法与科技准则的事物完全可能在这些地方出现。更有甚者,脱节区域中的居民可能会完全地接受自己生活环境体现的荒诞本质,进而拒绝承认一切任何除此之外的东西是“现实”的存在。

- 境界与交汇点(Borderlands and Crossings):一些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具有相对模糊的现实状态。十字路口,节日,清晨与黄昏,森林,镜面,浓雾笼罩的地域,洞窟与峭壁甚至是家居的门槛两侧,这些时空往往倾向于正常与怪异之间摇摆不定。对于了解这些特性的法师来说,境界与交汇点的存在未巧合魔法提供了完美的环境:一个巫师可以借助变装与节日氛围自由地在万圣节的夜晚使用魔法,而在白天他当然不可能这样做。ST可以自由判断哪些时间与地点可以被视为满足巧合魔法条件的地区。

- 乡野地域(Rural Areas):离开熙熙攘攘的大都市越远,你就会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随之更加受到洪荒的原始力量支配。偏远的农场,荒地,孤立的住宅,远方的小镇…这些与世隔绝地方的现实状态完全受到当地居民的意识支配-如果某个小镇上的居民相信鬼魂,外星人或是神明的存在,那么那里就可能出现鬼魂,外星人和神明。于是,拥有深厚信仰的神职人员会发现只要他们贯彻自己的神祗的意志,召唤神力和奇迹并不是那么难以办到的事情,而使用智能手机和无线网络的科技爱好者却会受困于无法解释的系统故障和信号丢失。因为这些特性,神秘主义法师常常选择定居在符合自己的信念与文化的乡野区域。

- 信仰支配的区域(Regions of Faith):事实上,21世纪最伟大的战争并不是表面上我们看到的魔法与科技,而是更广泛而深层的,宗教信仰与物质崇拜的意识交战。在它们激烈交锋战场上,对于“不科学”事物的认知并不是巧合与虚妄魔法的准确分界-真正决定魔法的存在状态的因素是当地人的信仰和他们的信仰是否接受法师的范式。如同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人保持着原教旨主义,与科学理性格格不入的宗教信仰一样,如果法师能够将自己融入他所在地区的主流信仰,那么他也会从中得到更多好处

- 数位网络(The Digital Web):尽管已然不复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混乱与群雄争霸局面,但数位网络科技仍然允许科技与魔法双方混杂并存。就像本书对于数位网络的介绍一样,这是一个奇妙的地方:一些荒诞不经的事物与意识可能在其中合理而安全,而另一些则只要一出现就会引发诸如大断线(Whiteout)等奇祸。虽然很多派系声称自己控制着数位网络的现实状态,但事实上,它有着自己的法则和运作原理,而这些法则也牢固的维持着数位网络本身特有的现实域风格。

- 强共鸣/律动区域(High-Resonance/ Synergy Zones):有些地方具备独特的“感觉”,这些区域通常充盈着由某一种社会文化氛围形成的能量场。比如,在赌客一掷千金的拉斯维加斯,人们会感觉城市在催促自己挑战机运和天命;在奥斯维辛,荒废已久的集中营废墟仍然会使观者感觉深寒砭骨,无法漠视曾经在此存在的苦痛和灾难。法师可以感受,并且选择顺从(或排斥)特定区域中的共鸣(Resonance)或律动(Synergy)能量。想之前说的一样,选择将自己的行为模式与当地能量场合作的法师会获得比较多的优势。

- 界域(Realms):每一个界域科技都有属于自身的现实结构。因此,某一个界域的世界基础可能会和另一个界域大相径庭,而它们又总是固定的遵循着自身的运行原理。无论中国神话体系的阴曹地府,泛灵信仰的自然领域,机械与电子控制的自动域(Autocthonia)又或是力场魔法的影界界域(Force Realm),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拥有不尽相同的法则,而且全部与地球的现实域相去甚远。

法师也会设计类似的界域作为栖身之地——围绕自己所中意的范式而运作的穹界领域(Horizon Realms)。从神秘而古典,赫尔墨斯魔术师盘桓的魔法要塞多赛梯堡(Doissetep),到先进而强大,空间工程师据守的哥白尼研究中心(Copernicus Research Center)太空站,在这些界域之内的现实是按照它们的觉醒者建造者的意志和式样来运作的。在这些区域内,符合其主人意愿的魔法形式永远是巧合魔法,而相对的,被其创造者所鄙弃的魔法形式则是虚妄魔法。

很多界域会萦绕着某种共鸣能量,这些能量场的来源一般出自于其中活动和占据主导地位的居民。无论如何,除了使用和该界域的主题基调不符的魔法外,任何直接闯入者如果在其中使用魔法也会触发虚妄魔法的效果。举例来说,一个黑衣人特工如果冲进由欢喜宗(Cult of Ecstasy)法师构筑的穹界极乐天宫,即使他使用的是隐蔽的心灵科学程式(大多数情况下是完全巧合的),但由于他的存在(一个谨言慎行的严肃权威人物)本身就已经与该地的混乱共鸣相抵触,特工将总是会受到触发虚妄魔法的困扰。而反过来,如果法师完全顺应一个界域的共鸣方向,那么他反而会从中获得好处。

QUOTE
边栏:电影惊奇 Cinematic License
对于我们中大多数人来说,电影看起来像是真实的故事。没错,很多电影桥段并不遵照现实的法则…但作为观众的我们仍然对于这些场景乐此不疲。在21世纪,法师所身处的世界中,人们的想象力允许电影中的夸张场面与事件以巧合魔法的形式出现——即使像终结者这样不可思议(?)的机械怪物,也是有可能存在的…大概吧。

在科技现实域中,假定法师可以做出一些常见的动作电影中的夸张行为而仍然保持着基本的巧合魔法状态:比如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啦,蝙蝠侠式的突然冒出来啦,一个人拳打脚踢一条街啦,诸如此类,如果法师看过足够多的动作片,你们他就可以大玩特玩自己印象中的特技。当然,即便是科学也是有极限的,沉睡者们也许会认为速度与激情式的追车大戏是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即使情况紧急,法师也最好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随意尝试尼奥闪子弹的诡异动作。

科技现实域的界限停留在奇幻,超级英雄和科幻动作电影上。没错,大众会承认《黑暗骑士》里的蝙蝠侠是可能存在的,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的可以飞的超人;即便是更“科学”的超常存在——比方说,钢铁侠,也处在巧合与虚妄状态的危险边缘。一个法师也许可以玩出007或是《饥饿游戏》里的炫酷动作,但是《生化危机》?还是算了吧。

极度夸张的电影式特技很难让人相信它的真实程度——《Lucy》和《功夫》就是两个过火的明显例子。当然,根据地区的不同,日本人也许会把《杀死比尔》当成巧合,或是中国人认为《卧虎藏龙》里的武功是可能的,然而《十面埋伏》也许很炫,但会被绝大多数正常人看作是虚妄魔法。


洪荒现实域(Primal Reality)
在地球上,仍然有少数地方完全没有收到科技意志的控制。在这里,神秘主义法师的魔法仍然川流不息,而现代的科学技术则往往遭到瓶颈,沦为虚妄魔法。拥有初原(Primal)化身本质的法师往往声称洪荒之地才是地球固有的现实形式,而这些梦幻般瑰丽,混沌而活跃的传奇地域也正好对他们的胃口。

QUOTE
- 神秘地域(Mystic Regions):即使是在冰冷的21世纪,世界上仍然有一些信仰压过理性的角落存在。在这些区域中,拥有强大的信念并且魔法形式符合当地人的意识主流的法师可以自如的构建巧合魔法,与之相反,如果法师的信仰与行为和当地的意识主流相矛盾,那么他的魔法也就总是会变成虚妄魔法。

和通常的成见不同,神秘地域并不一定是“蛮荒非洲丛林的中心”——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可能存在神秘地域。美国中西部的正统宗教区,嬉皮士运动的中心地带,复古主义节庆活动,甚至是科技主题的影响——执着于创造蒸汽朋克世界或是执行人类补完计划的科学组织——都可能制造出一片独特的神秘区域。神秘区域的力量在于其中的信念和意识而非单纯的文化方向。即便是沉睡者的意识,只要足够集中和强烈,也足以与觉醒者无法预料的方式塑造符合他们理想的现实域。

- 深邃荒野(Deep Wilderness):今天,只有极少数自然地带尚未被文明社会发现和开发。当一个21世纪的人类独自前往茫茫荒野中,他几乎会自然而然的感觉到此处的现实法则与自己所习惯的世界不尽相同。在这些现实状态难以预测的区域中,古老的魔法得以存续,而现代的科技则寸步难行。与自然的伟大比较,人类自身的力量相当之弱小。

- 节点与圣泉(Nodes and Wellsprings):除了那些被科技联盟所节制和改造的以外,大多数魔法节点与圣泉仍然源源不绝的奔流着魔素(Quintessential)那足以重塑现实世界的原始能量,欢迎传统法师的存在。结果节点通常也属于强共鸣/律动区域(见上),但一些特殊的节点和圣泉,如狼人聚集的圣地(Caerns),古代废墟,幽深的林地等等,仍然只接受传统法师所施展的魔法为巧合魔法。

- 远古路径(The Old Roads):在本书第四和第九章中描述的魔法空间通道巫觋之路(Paths of the Wyck)拒绝任何出现在其中的现代科技。所有科技魔法在巫觋之路中将会自动失败,而传统的神秘魔法在其中则如鱼得水,一如施展它们的法师身处5000年之前的地球一般。

- 异世界(The Otherworlds):除开少数界域和地点以外,大多数非地球环境的世界将科技魔法效果视为虚妄魔法。空间工程师和以太之子科学家已经花费了数世纪的时间尝试在外层空间中建设可以预测结果的科学研究环境…但迄今为止,这些扭曲的现实域仍然不能完全按照他们的希望而运作。不过,以太之子的疯狂科学家们发现以太界(Etherspace)——地球与穹界之间的太空领域——回荡着超现实的能量波动,几乎任何魔法(无论形式与方法)都在其中被视为巧合魔法,除非它们的效果严重违反地球常识域的法则。


现实域偏移 Shifting the Zone
作为一个可选规则,现实域的存在并不仅仅作为ST限制法师玩家的手段,也可以让他们在故事中尝试挑战现实与式样的抑止力。当法师尝试改变一个地区中人们的意识与信念——比如,让其他人接受法师自己的世界观时,他也许就能亲自改变现实域的方向。最强大和稳固的现实域-地球常识域可能需要大量的虚妄魔法能量才能撼动,但其他三个类型的现实域则分别都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说灵活而充满变数的。通过推进故事线和以出色的扮演影响剧情发展,一群法师可以加入这场争夺现实的话语权的无声战争——甚至是最终获胜。

- 现实域逆转(Flipping Zone):现实域逆转——在目前,指的是将一个极端现实域(科技现实域)在短时间内反转到另一个极端(洪荒现实域)。这项伟业对于一小撮觉醒者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事实上这也是科技联盟与秘学九宗在世界各地,数百年间反复角力的斗争核心(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方在世界范围内真正取得成功)。于是,大多数法师选择在地域现实域中尝试推进逆转计划,希望能通过某个特定的方法或方向赢得沉睡着的希望与支持。

现实域逆转绝非动动嘴皮子就能办到的事。科技联盟花费了几百年,引发了为数不少的天灾人祸(比如,两次世界大战和臭名昭著的三角贸易)才勉强的在人类社会中普及了科技现实域的概念;而将科技现实域转变为洪荒现实域的进程则可能会伴随着更恐怖的破坏——我们在说的是启示录级的世界灾难,能够使文明倒退到原始程度的衰败。事实上,在梦魇之周(Week of Nightmares)中它差一点就做到了,但万幸并没有如此。所以虽然几乎每一个神秘主义法师在抽象层面上都希望世界能回到洪荒现实的支配,但至于达成的方法却没有多少人敢大声发言,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乐见这一“伟业”的结局(这个范围不包括已经是疯子的劫夺者,以及对“理智”的概念有自己理解的灭世者法师)。

- 区域性转变(Localized Shifts):地域现实域则容易转变的多,你只要能够影响特定地域中人类的主流意识就可以了。在古代,这意味着征服战争,文明同化,殖民主义等等。事实上到今天为止,拳头大就是道理的古训仍然最有效率(看看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干了什么就知道了)。

绝大多数法师并不能操控如此程度的暴力去收服人心(当然有一些确实是在这么做的,并且有可能成功)。取而代之,觉醒者使用的通常策略是为身边的沉睡者塑造令他们满意的现实域环境,现在的科技联盟就是在这方面占了上风。诚然,普通老百姓不喜欢看到黑衣人和义体人军队到处乱走,但比起挥舞魔杖和大棒的巫师相比,大家明显更喜欢汽车与电脑。尽管如此,对于科技联盟的标准来说,目前的现实还并不完美:挥舞魔杖的巫师少是少,但毕竟是存在的。

这就是我们的真实世界:一个十分错综复杂的现实。

- 范式转变(Paradigm Shifts):当一支觉醒者小组决定推进区域性现实域转变时,他们的工作重心可能集中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也可能同时在数个地区施展自己的影响力,尝试颠覆这些区域中属于主导现实的科技或是洪荒现实域。法师小队需要以故事扮演而非简单的投骰和检定来完成这一任务,毕竟,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人类的集体意识和文化倾向并不是刻意轻而易举被改写的东西。

你们一小撮法师应该怎么做才能改变他们所处的现实域呢?大体上,以下这些手段被看作是扭转一个现实域中居民的意识与范式(Paradigm)最为有效的战术:

• 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并且说服他们认同这是遵循你希望的范式的结果。
• 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差,并让他们意识到你可以提供更好的条件(范式)。
• 向人们指出导致他们目前不幸的根源,并且提供一个解决方案。
• 创造一个使人们敬畏或是渴望的存在,藉此获取你希望的东西。
• 毁灭一切,让混沌为你的新时代开路。
• 为受苦受难的大众提供帮助。
• 创造或重塑一件足以震撼人类,让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杰出之物。
• 给出一个可以取代“不好”的现状的“更好”的途径。
• 编织出一个模因(Meme),让大众认同和记忆它。
• 提供一个强大的载体,并且让它们传递其他范式的影响力(例如:电视,因特网,核武器,民主政治等等)。

以上所有的这些模式在原则上,都曾经成功的在真实世界中创造过有效的范式转变。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6-04-19, 12:1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