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R-B:tL] 序章, 算是贺宽带又能上了
benran
2006-08-08, 00:00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食物和杂耍

  Carlo被滴下来的血吓着了。他听说了一个传闻,现在他在这里,在鲸胃里。

  他越过桌子望过去,打磨光亮的桃花心木上嵌着一个烛台,上面的蜡烛燃烧火光有如麦穗。坐在他对面的是Gould,一个婊子养的,有着黑眼睛和薄嘴唇的冷血的杂种,他的手紧紧地环抱在腋下。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散发出财富的气息:樱桃木的书架上放着珍本书籍,Otto Dix的原著(关于残酷的堑壕战,被诅咒的废墟和尸体)放在壁炉上,每个角落都放着红绸枕头。在房间远处的一角,一只狗把他的头放在枕头搭成的窝上休息。这是一只小猎犬,并且很明显的是它被训练成在这个荒凉的堡垒中为每一口食物而战。它就用这双空洞的眼睛盯着Carlo看。静静地,Carlo对自己做了一点祈祷。

  “不舒服?”Gould问道。

  “或许,”他说,尽可能地容忍他。如果他看不到这个狗娘养的那这样做就会容易很多。“我们都听过那个故事。”

  Gould耸了耸肩。“有可能是吧。故事,传说。”

  “但愿如此。他们不可能真的吃人。他们就是不能。”

  “要我说的话,那也就是个故事。除开这个,最起码它们尝起来肯定很不错。”他做了个手势指着摆在他们中间的镀金盘子。在盘中有三个个陶瓷碗,每碗都盛着不同的鲜血。早些时候,一个穿着两倍于常人大的外套的肥胖的怪物走进来给他们端上了这个盘子,并且解释道第一个盘子中的血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的,第二个是一个企业界大亨的,第三个则是从一个孩子身上榨出来的。“我总是听说他们品味高雅。”

  “血就是血,”Carlo说,抛开了这想法。“我只想快点了结这事。”

  “Claudia亲王似乎给这些绅士们出了一道难题。他们磨练自己的品味和判断力使之更加敏锐。或者她就是这么说的。”他伸出一根指头蘸着男孩的血,就像吸一根棒棒糖一样吸吮着。有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一阵狂野。Carlo以前见过这种表情。主给他们平静的外表来掩藏内在的疯狂。

  Carlo哼了一声。“是啊,他们是上层阶级,你也是上层阶级,我可从中连狗屁都得不到。这你我都清楚。”

  “听着,我在Elysium时轻视你。但那都是一些恶毒的传闻,它们都是。这件事肯定值些什么。不管你认为它值些什么,让我们先听听Jubal Macellarius会说些什么。我希望我们都是讲理的人。”

  “讲理,”Carlo嘲笑道。“是呀。”

  会客室的门滑开了,并且就像暗示的一样,Jubal Macellarius漫步走了进来。

  说Jubal胖就像说大海干燥一样保守。那个人的身体就像是被可怜地掩盖在一层多脂的白色皮肤之下的一堆令人瞠目结舌的不规则型体。他把自己塞在一件红得象恶魔的血的薄棉袍里,袍子被他涨得满满的。当他走动时袍子就像没关上的窗户一样摆开。小块的鲜血和其它什么东西干在他的胸毛上。

  他肩膀上搭了一个厚重的袋子,看上去就像某种粗陋的圣诞老人:肥胖,醉醺醺,吃得过多。

  他宽广地笑了笑,嘴唇一直咧到脸颊根部。

  “孩子们,”Jubal用他肥大的胳膊一扫以示欢迎。他女孩子气地笑着。“你们俩位能在我这里用餐实在是我莫大的荣幸。欢迎来到居所。我相信我自己和我的合作伙伴都希望你们能够在这令人痛苦的冬夜在这里感受到温暖和舒适?”

  “是的,”Carlo在椅子上紧张地挪动了一下并说道。

  “当然,”Gould答道。“感谢你的好客。”

  “这是你们所欣赏的生活么?”在他们回答以前,他伸出一根粗大的手指在口中挤压着,有那么一会迷失在了幻想中。“你们可能会认为那个无家可归的女人的血尝起来会很粗劣,甚至有着粗俗的气息。但这是我尝过的最甜美的血。就像crème br?lée一样,但却不会过头。”他轻轻地吻着手指。

  “开胃酒棒极了,”Gould说。

  Carlo甚至不知道何为开胃酒。他只是懒洋洋地竖起了拇指。“没错,棒极了。”

  随着那个动作,Jubal猛地吸住了自己的手指。另一个人从旁门进来,他穿着与第一次送来盘子的人相差无几的衣服,除了这个看起来没那么矮。他拿着一个盘子,盘中间放着一个银火炉,炉中堆着一堆熏香。他在很远的地方点着它(Carlo估算了一下,而他注意到Gould只是皱了皱眉),并把它盖上。一圈烟环绕着上升。Carlo闻到了……苹果味?不,是苹果派。他强迫自己笨拙地吸着,享受着这气味。这几乎是他放松下来,但只有一点。

  Jubal说话了。同时他开始在房间里绕圈子,他移动得是如此轻巧以至于足够向人们表明他比自己臃肿的身体所表现出来的要轻巧的多。袋子依旧在他的肩上。

  “谢谢你,Christof,”Jubal说,又吸住了他的手指。“把血留给凯撒。”

  另一个人托着盘子走了进来,把它放在了狗面前。那只动物懒散地伸展了一下,然后扑向盘子开始优雅地舔了起来。然后那个端盘子的人又退了出去。

  “该死,”Carlo说道,“我希望自己也能有几个像那样的仆人。”

  “奥,他们不是仆人,”Jubal笑道。“这是我亲爱的朋友和合伙人,Christof。那个拿你们的食物进来的是Geoffrey。他们都是拥有Macellarius名字或是与此有关系的人。”

  Carlo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股寒意顺着脊背升上来,他自己也不能肯定这是为什么。Gould依旧很安静,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撅着嘴,手臂环抱。

  “但是那既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Jubal一边说一边依然狂野地运动着,每当他经过时袍子都会轻拂过Carlo。他每次绕桌跑起来时闻起来都像一块腐肉。Jubal做着手势。“我们今天在这里的目的是谈判,对吧?”

  “没错,”Carlo说道。“Gould决定他可能会说一些不是那么中听的话——”

  “我知道情况,”Jubal打断他说,“别担心那个。我已经看了从安全摄像机中来的带子了。今夜,过一会你们的身体就比一块肮脏的油污好不到哪里去了,你们的发言没什么份量。”

  “我说的可能是多余的,”Gould让步道。

  Carlo的表情阴暗了下来。“并且我想说点什么。领地,一些人员,或许是钱。我不清楚,一些该死的鬼事。”

  “你们向教堂捐献吗?”Macellarius问道。

  “我没有。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不很虔诚,不是吗?”

  “这到底跟什么有关?”

  Jubal安抚道。“没什么,真的。只是好奇而已。你们都知道角斗吧?你知道的,就是罗马,竞技场,所有古代的愚行?”

  “更多无害的好奇?”Carlo问道。

  “不,这是有关的。”

  Carlo和Gould都勉强承认道他们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Jubal放下了袋子并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第一件滚出来的东西是一根木桩。然后是一把锈了的野营用短柄斧。Carlo的眼睛在他看到一条带刺的金属丝时睁大了,一罐梅斯毒气,一件铜制手指虎。“一般情况下,我喜欢用血和肉片来做出决断,像文明人一样讨论。至于今晚,唉,我没有这个时间。晚些时候会来一位很重要的客人,真正的地区领事,Circle of the Crone的导师。所以我们必须尽快了结此事。”

  Carlo站起来从桌边慢慢后退并举起手来。“这他妈是什么?这些算是什么扯淡?”

  “我恐怕这不是‘扯淡’,”Jubal最后拉上袍子,深鞠了一躬并系上腰带。“今夜这里会有一个胜利者。无论是谁处在食物链的顶端都将得到他应得的。无论是谁败在另一人手下……呃,他也将得到他所应得的。”

  “你开玩笑,”Carlo说,嘲笑着这些谬论。

  “可惜不是,”Jubal边说边从胸毛里抓出一根软骨放在嘴里就像爆米花一样嚼着。他面颊上的肌肉随着他的咀嚼而动着。与此同时他开始向房间外退去,脸上挂着可怖的笑容。

  “Gould,让我们告诉这个蠢货Claudia决不会——”

  紧接着Carlo就看见了。Gould已经拿起了短柄斧和木桩,绕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突然间,他的黑眼睛让Carlo想起了鲨鱼的。黑暗,空洞,饥渴。

  “见鬼!”他喊道,并在Gould跳起来时跳向了手指虎。两个人撞到了地上,椅子倒在他们上方。

########

  另一间屋子里的声音终于归于沉寂。Jubal照了一下镜子,用指骨作的牙签剔了剔牙。他发现一点红色的纤维物挂在犬齿和门牙之间,然后剔掉了它。

  叹了口气,收起镜子,他又走回了会客室。

  这里面看上去就像是有炸弹爆炸过一样。桌子倒在一边(真可惜,不过它还是可以被放回原位),一个椅子只留下了碎片。熏香炉倒在地上,香灰倒了出来。Jubal一边啧啧地叫着,一边把它踢到一边。

  另一张椅子上坐着Carlo。

  一条带刺的金属丝从他嘴里穿过绕在他的面颊上,把他的头绑在了椅子上。一节木桩——不是原先Jubal袋子里的那根,而是从坏掉的那张椅子上得来的——从血族的胸膛中笨拙地穿了过去。他的脸上有几块被咬掉了:鼻子,一只耳朵,脸颊上的一片肉。

  Gould缩在角落里,无精打采地靠着那只叫凯撒的狗。

  “我做了,”他喃喃道,一小片血沫留在他嘴边冒了个泡泡然后又炸开。他的胸膛起伏着,突然他四肢着地并吐出了一滩红色的东西。里面还残留着Carlo的碎片。

  Jubal温暖的笑着,朝他的新protégé缓步走去。他抚摸着Gould的黑发。“你不会总是呕吐的。当然,除非你愿意这样做。”

  Gould打了个饱嗝,看上去他更想去死。他很不体面地盯着地下自己吐出来的东西。

  “不用担心。Christof将打扫这里;这是他的工作。你今晚干得非常好。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吃掉他剩下的部分并把他划成灰。如果不的话我们会适当地处理掉他的。你自己决定。”

  Gould揉揉自己的眼睛。“我很好,谢谢你。”

  “可以理解。我们今晚过一会再来正式处理此事,但我想首先欢迎你来到这个家庭。”Jubal倾下身子——对他这么胖的人来所不是一件小成就——亲吻了Gould的鬓角,享受着恐惧和绝望的味道。

  “谢谢你,Summus Jubal。”

  “我的荣幸。你将会很好的提高自己的血统得。”Jubal停了一下,磨了磨下巴。“尽管你的小骨头会因此而承受一些额外的重量。”

  Jubal放声大笑,摇着头享受着这一切。


恩……完稿……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6-08-11, 10:33
TOP
inthel
2006-08-08, 00:06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呃,首行用全角空格就可以保留排版样式了,以下为示例:

  本行首用了两个全角空格

本行首用了四个半角空格

另外两篇Children of the Night的文章已经帮楼主排好版了。
TOP
benran
2006-08-08, 00:16
Post #3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呃……我废柴……多谢大人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18, 0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