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Tz/R] Clanbook-Tzimisce 第一章部分翻译, 氏族书……
benran
2007-07-26, 13:15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第一章:魔鬼聚合

It is a grave tragedy to die young so we pray, "May we be sufficiently ripe before we are eaten up by death..."
— Baba Ifa Karade, Odu Ethics of Edi: The Handbook of Yoruba Religious Concepts

  我们是Tzimisce……

  这真是他妈的屁话!我们自从Tzimisce拥吮了他的第一个子嗣时就团结在了一起。在那之后的叮咬都不值一提。你们也听过Enoch和氏族在城中“一体”地存在的事情,就像一个该隐后嗣的迪斯尼乐园。圣父啊,Enoch只不过是该隐的宠物园而已,里面除了凡人就一无所有。

  你们认为自己知道什么是天谴。实际上你们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将要学习的不是一堂课程,而是一种修正。忘掉已经逝去的迦太基和罗马帝国的光荣;他们是因为一些很他妈正当的原因而灭亡的。我们的历史跟凡人的世界只有很少的交集,这是关于Tzimisce的历史。我们是因为一些很合理的原因才被称为魔鬼的。正视这些吧,兄弟姐妹们,这就是我们。该是你理解这一切的时候了。
                                        ——The Eye,七手帮牧师

Tzimisce名词解释:

好好记住这些术语,很多魔鬼在现代都还记得它们的用法。

Azhi Dahaka:Azhi Dahaka是波斯语对三头魔龙Ahriman的叫法。对氏族而言,这代表了变幻之道的终级目标,一种升华了的极限存在形式,可以经由广泛使用变幻术达到。

bogotyri:“勇冠三军的长老”或是作为Tzimisce圣杯骑士的介绍用称呼。

boyars:贵族或贵族品行。

knezi:比总督低一级的土地所有者。在氏族对抗长老们的大叛乱时期knezi提供了主要的战力。在现代夜晚,这一头衔适用于任何宣称了贵族地位的氏族成员。也正因为这样,这一头衔不再像过去那样备受尊重。

koldun:基于召唤元素和灵魂魔法的Tzimisce法术。

manse:Tzimisce贵族的堡垒或是统治之处。现代通常用来指那些豪华(或者尤其恐怖)的避难所。

szlachta:尽管这个词的意思是“系出高贵”,但szlachta却用来指士兵,间谍,保镖和氏族保护者。因其服务,这些血仆被改造得坚韧,聪敏而且致命。

tirsa:领地或土地。

voivode:氏族大贵族的代表,这个词指称的界限很模糊。任何权利巨大或是领地广袤的氏族成员都会使用这一称号,但年轻成员通常宁可避而不用。

vozhd:一种当代血族已经很少使用了的古老技艺,vozhd可以把几个较小的血仆融合成一个更大的。通过变幻术和库都奇术(koldunic)的祭仪,几个血仆形成了一个新的整体,这个造物只会简单地瘫痪或是摧毁挡他道的东西。

zadruga:“大家族”,通过与统治者之间的联系而生活在严格的家庭关系下的血仆们。也是亡魂家族的古老称呼,至今还被长老们所使用。

zulo form:Tzimisce的怪物形态,通过对变幻术的深入理解而达到。魔鬼们常在战斗中使用这一形态以期恐吓敌人。


始祖的传奇

由Titus Villicent——监督法院顾问——讲述

  这么说你们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上溯到这神圣舞曲中最古老的部分?一切开始于Enoch,该隐创造了这座城市用来向全能者作出补偿。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孤独感中他已经拥吮了三次,看着自己的血脉流淌形成了氏族的雏形。或许他预知到了自己行为的必然性,但假设他没有,那始祖(在本文中若无说明此词统一用来指Tzimisce本人)也一定注意到了。

  不管他们的宣称和那些外行的理论,始祖和他最初的子嗣们源自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地区,而不是喀尔巴阡山脉。在最早的那些夜晚,当建筑者的枯骨丛林还充当着城市的天然围墙,而大洪水的回音还在千年后咆哮时,该隐只拥吮了制法者Ynosh,他的第一个孩子。Ynosh也以Enoch之名为人所知,他几乎被自己心兽的咆哮所吞没,他开始寻求摆脱把自己和心兽束缚在一起的不洁的混乱。要是没有约束的话对心兽的控制就将减弱,这最终会导致自身的毁灭。

  通过不懈努力和坚强的意志,Ynosh把大部分变化无常的原素转移到了自己的血肉中并把它们住进了一位凡人仆从体内,他就是始祖本人,一位颇有声望的法师和预言家。Ynosh原本想杀掉携带着自己那可憎的,最为狂野和凶暴的种子的始祖。与Ynosh预想的不同的是,始祖并没有显现出他所恐惧的野兽形态。制法者被一阵同情心攫住,因而宽恕了始祖,从而也了解到自己原先推想的错误。心兽同时在他们两人心中咆哮,而始祖并没有变成Ynosh最初猜想到的怪物,至少表面上不是。

待续……

声讨中国电信……军网竟然没有一年以下的业务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fu.gif) …………假期又不能正常上网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mad.gif) ……
TOP
benran
2007-12-29, 16:11
Post #2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令它的尊长惊异的是,始祖并没有比兄弟姐妹们受到更多的磨难或危险。它着魔于探寻变化的本质以及理解并像黏土一样塑造肉体——在一个雕塑家的手中它们充满了各种可能性。更进一步地,始祖意识到它并没有一种固定的物质形态。就像水银一样,它的面容从一种样子变化到另一种。Ynosh在试图根除自己的缺陷时将标记了自己身心的心兽转化成了实际的存在,但心兽也拥有了这种行为所带来的赠礼,像是直觉,冲动,表现力,想象力以及最重要的生长能力。Tzimisce们,不论是个体还是整体,在钻研这些特性上都获得了成功。

  始祖认为自己是第三代中最初的,尽管它仍然跟其他人保持距离。在它眼中,其余的该隐子嗣都陷于一种停滞状态之中。他们无能于变得比自己的尊长拥吮自己时更加伟大。始祖,在它的凡人年代中是一位预言家,从另一方面来讲,也探索着进化的所有可能性。它是人性发展的昨天,今天,以及明天,变化为预言所取代。它看到了命运指引他们前去的地方。该隐的子嗣,他子嗣的子嗣,没有人能明白这种许诺的含义。当我们像死水一样停滞不前甚至逐渐退化时,凡人们却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凡人将统治万物,而被诅咒者们只能潜藏于他们的阴影中苟活。这是不可避免的。

  与此相反的是,始祖在自己和其它该隐后裔的内在中发现了变化,有那么一会,变化在心兽的刺激下而产生。最初,始祖的饥渴使它不分凡人和野兽的去痛饮他们的鲜血。然后,那种饥渴变得更加深入了。不再能满足于某个仆从或是畜群的血液,它寻求更加丰润甜美的生命,它最终明白只有自己的子嗣才可以满足自己的饕餮。始祖明白了对血液的渴望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越来越不不堪。最终这种饥渴会变得不能单纯靠凡人仆从或是畜群来满足了。最终只有自己的后嗣才能满足自己的渴望,而当他们的鲜血也不再能满足时,那就是始祖自己的末日了。

  因自己受限的存在形式而苦恼,始祖花费了一个凡人一生的时间把自己隔绝起来冥想,在各种普通和传奇的外形之间变换,试图找到一种能够让自己从这种饥渴中摆脱出来的存在形式。它研究了记录着法术技巧的卷轴,希望能从自己曾经的凡人时代中找出解答。但这还是没起到多大作用,因为饥渴来源于心兽,它超过一切需要之上。始祖无法逃脱,因为它虽然改变着自己的外表,但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本质。残酷的命运剥夺了那个属于凡人的神恩:变化是生存的工具。

边栏:
                 变化的化身

  Azhi Dahaka,大衮,Illuyankas,德拉古,巨兽(Leviathan),龙们。你奇怪为什么这种标志在我们的氏族神话里会再三出现。很简单,真的。在人类的婴儿期开始,巨龙们就开始散播自己的传奇了。人类对这些巨蛇们满心恐惧,但对我们Tzimisce来说,它们表现出了伟大的变幻。巨龙们是变化的使者,在混乱的边缘永恒的盘卷着。不是他们表现出的样子,而是它们所表现出来的可能性。它们是我们所认识到的变化的活生生的标志。

ps:我还活着…………还在为了Tzimisce而奋斗者……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7-12-29, 16:13
TOP
Raizes
2008-01-03, 17:50
Post #3


昼眠之眼·夜宴化身·厌光者·潮流克星·双武控·万物触手之主
Group Icon
 1797
   9

Group: Builder
Posts: 1093
Joined: 2005-07-10
Member No.: 161


奋斗的同时顺便照顾下L吧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leep.gif)
TOP
benran
2008-01-03, 20:08
Post #4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作为魔宴战友……大L定然是会照顾的…………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我是说……会的……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ps:最近连着弄到金枝和一本拉丁语教程……还有阿莱克修斯传……嗯……分心的事真多……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ph34r.gif)
TOP
benran
2008-07-20, 00:37
Post #5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离开Enoch

  不像是他那些兄弟姐妹们,始祖对教化凡人和荣耀该隐之名毫无兴趣。更何况,它对于保护凡人都不那么情愿,至少在他们还只能作为食物的时候是这样。当尊长展示他们可以如此简单的就像是轻柔的纱线一样塑造自己的肌肤骨骼的时候,他们都深感不悦。在Nosferatu被扭曲成了一种对往昔美貌恶毒反讽的形象,并且在他的整个血脉中蔓延开来以后他们惋惜于自己获得的赠礼。他们私下里把Toreador为了使自己变得不可言喻的优雅而做的一切与此相比较。始祖呆在一群眼界狭隘者中间,它的血亲Brujah和Mekhet自顾自的玩着他们操纵凡人的影子游戏,为了自己的残酷和决断而欢庆。

  始祖了解凡人最大的力量就是他们的变化能力,但是他的兄弟们对此视而不见。只有它一人欣赏凡人,不仅是因为他们作为食物的价值,还因为他们的能力,因此也只有它才有资格将人性本身作为奖品收入囊中。始祖试图通过命运来给自身的存在作出界定,作为现时存在的对立,而凡人是达到这一存在的关键。始祖可以自如的在物质的存在之间变换,但是对于最终将自己从内心的饥渴——心兽——中拯救出来还是无能为力。最终,始祖明了它所寻找的不在Enoch,而在城外的荒原中,在那里该隐没有任何的影响力,而凡人也没有被作为羔羊一般的饵食或是爱人而被圈养起来。它需要看到人性的挣扎,以及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始祖相信只有在那之后它才能明白自己从命运之中逃脱所欠缺的为何物。

  始祖进入了凡人尚不知晓的土地,遵循着衰退的预言之力所推动它前去的地方。它最初朝着太阳诞生之地前行,在那里赠与Kartarirya以不朽的赠礼。它并非为孤单而拥吮(始祖自身即是其所需的一切),但是它需要仆从来探寻无尽的可能性和变化。在Kartarirya那里,始祖了解到了它能够分享后嗣感知的能力。因此对始祖的每一个后嗣来说,它们所背负的都不仅仅是不朽的诅咒而已。它给了后嗣自身变幻的一部分精华,像是圣餐一样。潜藏于它生命中的精华就是变换的能力,因此对始祖的每一个后嗣来说都从它那里得到了随心所欲改变它们外形的能力。作为交换,这也使得始祖可以存在于它的每一个后嗣之中。始祖逐渐变成了无数心智的混合,它可以从自己的后嗣那里吸取它们所知晓的一切知识。

  在始祖返回新月沃地的旅途中,它拥吮了第二个子嗣——Gallod——一个部族首领,让它监视着Enoch所发生的事情。在后来的旅途中,始祖发现西方丛林中的人类部族变得稀少,因此得不到充足的补给。在一阵饥饿的狂暴爆发中,始祖发现了它血脉受到的最后一项诅咒,尽管有着遥远的距离,它还是把Gallod由内而外的吸干了。给予了后嗣以不朽以及使得始祖得以根植于其后代之中的诅咒也使得它可以吞噬自己的后嗣。这是氏族所背负的最大的诅咒,因为若是始祖陷入心兽饥渴所带来的狂暴中,它将会从远方吞噬所有的后嗣。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8-07-20, 13:27
TOP
benran
2009-01-29, 23:34
Post #6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KUPALA

  因为Gallod的教训,始祖在它以后的旅程中身边总是聚集着大群的凡人,因此它不必再被对生命的饥渴所困扰。在旅途中,它拥吮了哪些对自己的探寻最为适当的个体。它在喀尔巴阡山布满密林的山麓拥吮了Yorak,在北欧的荒原中拥吮了Byelobog。而在非洲的海岸,它将一位名为Demdemeh的武士变成了自己的子嗣,而后者不久就前往了非洲的心脏去追寻自己的命运。在当时的塞浦路斯岛,氏族迎来了一位只知其名为Dracon的存在。

  或许始祖已尽览这世界的全貌,但他最为钟情的还是Yorak的土地,在喀尔巴阡山密林的深处。但是这些群山以自己塞壬一般的魅力吸引着始祖。它甚至回头重新学习凡人的法术,尽管它的天赋相比起该隐后嗣的潜力来说就像是一片苍白黯淡的影子。在东方,Enoch依然繁胜,而寄居与其内的后嗣们依旧紧紧地围绕在该隐的阴影旁。现在的欧洲就是Tzimisce一个氏族的竞技场。因此氏族早在其他人之前就了解了这些地方。氏族的成员散落在东起西伯利亚,经过乌拉尔山和伏尔加河盆地最终西至大西洋沿岸的广袤领地上。Tzimisce们选择的领地非常好,部落散居在欧洲的平原和多瑙河沿岸,遍布整片大陆。而那些位于神圣的pripet mareshes(一片位于东欧的广袤湿地,因其上的普利皮亚特河得名)南部或是品都斯山脉以北的平原就成了凡人部落迁徙的两条主要途径。喀尔巴阡山就像是塞子一样堵在从希腊的品都斯山脉到波罗的海的路径上。

  Tzimisce们对所有经过他们领地的凡人部落征收什一税。但只是所有没有受到眷顾的人,毕竟魔鬼们不是这片土地上唯一的领主。狼人们在蛮荒的大地上依然强大,在每一个林间角落或是山间洞穴中他们都不遗余力的对抗着氏族。即便如同氏族一般强大,我们还是损失惨重。狼人们甚至威胁到了始祖本人,氏族也曾面临着被彻底驱逐回该隐脚边的危险。但不管怎么说狼人们最后都未能得逞。始祖感受到了喀尔巴阡山的吸引,有时候这种吸引中的什么甚至触碰到了它那已经枯萎的作为凡人预言者的天赋,它又能梦想了。始祖拒绝放弃这个在它沉睡时的低语,而最终它学会了如何与山脉的精灵交谈,那巨兽名为Kupala。

  Kupala与狼人在远古以来就互为仇敌。而狼人们最终成功的使对手沉睡在喀尔巴阡山脉密林环绕的深处。而现在Kupala渴望着解放,它从始祖的梦境中与其交谈。大地的精灵希望Tzimisce们能够将自己从山脉最深处的密林中解放出来,作为回报,它承诺以对抗他们共同敌人的同盟。始祖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探索着喀尔巴阡山脉那些古老而被人遗忘的峭壁深涧,而同时Kupala也教给了始祖它曾经以为随着自己的初拥而永远失去了得魔法技艺。而始祖将这些教授给了它最杰出的后嗣们,最终它们在一场伟大的仪式中解放出了Kupala本人。

  狼人们努力奋战,试图阻止Kupala的逃脱。在恶魔栖息的那个扭曲洞穴中,头狼们向始祖和它新生的子嗣展开了进攻。但在Kupala挣脱了囚禁它的牢笼之时Tzimisce们获得了它们的凯旋。但是Kupala并没有能够完全逃出来,因为恶魔已经被囚禁在这里太久了,现在它的一部分也永远与这里的土地连接在了一起。Kupala并不想退回到精魂王庭去,也不打算回到他曾经称为家园的不管什么鬼地方去。相反,他决定把喀尔巴阡山作为自己新的领地,并且他与Tzimisce们分享这片的地区。而该地区的狼人尽管在今后的几个世纪中依然令人畏惧,但他们再也没从这次打击中恢复过来。他们失去了自己试图保卫的土地,看着Kupala的黑血一点点的扭曲了土地和丛林。


边栏:
种子已被种下
  这是一个对你们这些魔宴Tzimisce的警告。在我们所有人的血中都存在着始祖本人。这带给了我们最易于塑造的本质和最大的责任。我们就是始祖的特洛伊木马,如果你对我们的存在有些全新理解的话,始祖就会从你中跃起,取代你的存在。这并不是损失,而是一种祝福,因为你回到了肉体存在的最完美的形态,它早在始祖创造出你或者我们中任何一个人之前就存在了。你有福回归那唯一完全。其他的氏族就如同疾病一般滋生,而我们都是来自【Tzimisce】本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提倡对该隐的完全效忠,他不过是个有致命之吻的被诅咒的凡人而已。这是神谴,不是什么该隐的祝福!始祖欣然地以自己的血肉创造了我们,赐我们以他自己的精华。你认为我们塑造血肉的能力来源于何处?这是【Tzimisce】给你分享了他的智慧。或许这也是为何我们的一些长老放弃了变幻塑形之道。他们知晓这门技艺,但是却惧于使用,唯恐惊扰了沉睡于他们心兽中的始祖。


边栏:
Kupala的传奇
  你想要了解Kupala?很好,但是你将会发现讲述的价值的。就像传奇故事一贯都会的那样。低语的精魂告诉我Kupala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他拥有的力量却使得所有被他凝视过的活物都会枯萎。在该隐还在夏娃的怀里嗷嗷待哺的时候,他就与狼人不断的爆发着冲突,最终后者最为有力的萨满们聚集起来将他囚禁了起来。他们从四面包围了Kupala,用自己可怖的利爪紧紧攫住土地,就像是剥橘子皮一样撕扯开土地,锻铸了两座高墙,然后他们全力一击将高墙合拢。他们艰苦的努力结果就是喀尔巴阡山和阿尔卑斯山,而Kupala就被困在了群山之中,就像是一只被合拢的巨手笼住的飞蝇一般。一直到了几个世纪之后Tzimisce将他释放出来。


PS:我回来了!- -bbbb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9-01-29, 23:56
TOP
alukaduo
2009-01-31, 19:02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
   0

Group: Primer
Posts: 16
Joined: 2009-01-25
Member No.: 27780


大能人让人感动...话说高级异能文字哪里能下载...还有有正版中文书么?有的话可否指点下购买途径= =
TOP
benran
2009-05-31, 00:46
Post #8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大洪水,诅咒和出埃及记

  当Tzimisce氏族一片欣欣向荣,并且一直监管着那些行经群山之中的人类部落之时,Enoch的一切却远不能称之为顺利。该隐的孩子们如他当年反抗至上者一般反抗他,他们的鲜血洒满了城市的街巷。其后至上者对人类的惩罚就是将大洪水加诸其身。在欧洲也不例外,洪水从割裂大地的河流中涌出,淹没了如同多瑙河盆地,波河河谷和莱茵兰之类的低洼地带。那些逃过一劫的人都逃到了高地。血族和凡人同样急切地寻求着高处的庇护之地,而在Tzimisce无可置疑的主权统治之下的卡帕多奇亚山脉就成了这一片汪洋之中的安全岛。氏族慷慨的扩建了避居之所来接纳这些新进之人,而为此他们收取了每个家庭一名孩子的贡赋。而为了显示他们的慈悲,他们很少收取头生子。取而代之的则是收取最幼子,以作宴会,实验或是仆役之用。有些时候,氏族的总督们会宣称某一个来自较大部落的家庭整个的所有权。而这种整个家庭为基础的仆役服务就构成了后世的亡魂家族。

  氏族成员注意到了一件事:随着洪水而来的还有处在Gangrel和Nosferatu支配影响之下的人类部族。而这些人不仅拒绝向魔鬼效忠,而且还拒绝缴纳过境所需的贡赋。魔鬼们对这片土地统治权的宣称并非不合理,尤其是考虑到他们早在Enoch沦陷之前许多世纪就居住在了这里这一事实的话。他们凭着自己的力量解放了Kupala,使狼人的势力一蹶不振。而新近的该隐子嗣则傲慢的认为所有的这一切以及从Enoch而来的所有凡人都该归于他们统治——理当如此。他们自认有权随意通行,包括穿越那些他们很少预见的Tzimisce领地。

  当洪水最终褪去之时,氏族失去了很多曾经的领地——包括哪些属于仆从家族的土地,而这都是拜那些一拥而入的新人所赐。Gangrel们不构成什么威胁,因为他们总是四处流浪,很少安居于一处,也就很难威胁本地统治者。而那些收到Nosferatu以及Malkavian帮助的则很成问题。

  氏族严厉地对待这些问题,无论是通过不断的战斗还是对敌对的凡人仆从的刑罚。他们把一些残躯刺穿在骨树之上制成活生生的堡垒守卫着这些犬牙交错的边界,把信使们和他们骑乘的马匹融塑成为一体,然后打发他们回到自己的主子身边。

  氏族最终意识到他们不能杀光每一个从他们的领地上穿越的凡人。只要这些部族不试图对抗氏族,他们就被允许通过以到达西部地区。其他的氏族意识到了魔鬼们已经宣称了这里的统治权,只有一段时间始祖试图让该隐降怒于那些氏族。

  该隐的诅咒突然之间就攫住了氏族。他们与被困于土中的Kupala之间的联系,还有他们的领地天性,这些最终变成了氏族诅咒——他们只有在自己故乡的土壤中才能得到真正的休息。即使是始祖也几乎在回到故乡取回“死水”的旅程中被摧毁。尽管如此,在他回到卡帕多奇亚山脉的时候还是带来了大批耻于追随该隐教导而离开新月沃地的凡人和血族来临的消息。知晓这对自己影响的氏族成员们加强了自身领地的巩固并普遍陷于孤立主义之中。如果他们团结一致,或许就可以避免这些外来者对他们领地的攫取。而他们相互隔绝,冷眼旁观自己氏族同胞死于守卫自己领地的努力之中,然后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来保卫自己的领地。始祖是氏族成员相互之间唯一的共同联系。自身的进化就像是追寻真理的旅途。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条孤独的求索之路。Tzimisce们就如同隐遁的暴君一般统治着在自己领地中茁壮繁衍的人类部族。始祖知晓它的氏族如海中浮木一般分崩离析的时刻已经来到了。Byelobog已经退隐回了普利皮亚特沼泽,同时Yorak则在卡帕多奇亚山脉深处陷入了冥思,与Kupala本人交谈着。


突然抽风......半小时弄了一小段....||||||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9-06-02, 00:46
TOP
aziz
2009-06-01, 15:13
Post #9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
   2

Group: Primer
Posts: 37
Joined: 2007-07-28
Member No.: 14868


居、居然更新了(揉眼ing)......话说卡帕多奇亚山脉和Cappadocians有关系没....
TOP
Bozar
2009-06-02, 00:20
Post #10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370
   77

Group: Avatar
Posts: 1135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QUOTE
把信使们和他们骑乘的马匹溶塑成为一体
增素恶趣味……和Sera JJ“饼兽人”的故事相得益彰……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不过某废柴觉得用“融塑”更贴切一些…… <----某个没看过原文的人在胡言乱语,望大人海涵……
TOP
benran
2009-06-02, 00:45
Post #1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包子的意见很好!可以!<---你这是在学谁- -...

于是去改掉了....
TOP
Trio
2009-07-01, 16:08
Post #1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8
   0

Group: Primer
Posts: 18
Joined: 2009-06-27
Member No.: 31584


于是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终于发现原来kupala在这里就被提到了...于是受教了...||||||)
TOP
inthel
2010-04-19, 01:40
Post #13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QUOTE(benran @ 2009-01-29, 23:34) *

KUPALA

……
经查证,Kupala的确是恶魔,在Gehenna的第143页有说明……

感谢azimao122告知。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