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C:tBH] 该隐选民--黑手, 终于忍不住了…………
benran
2007-08-05, 09:53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这又是一个大坑……


黑手词典:

The Blooding:一种给以新进成员以完全资格的非正式仪式。

Cadets:黑手新兵,最底层成员。

Column:永久性的kamut。

Ductus:在黑手小队里的行动头衔, Column或kamut的领导者。

Dominion:主宰,在组织内受到尊敬的头衔和地位,仅次于号令天使。

Emissary:在一切政治场合作为眼睛,耳朵和喉舌而为组织服务的人。

Hulul:魔宴Assamite的领导,当前保有者是Nizzam al-Latif。

Kamut:被召唤来完成派系的特殊任务的临时黑手帮派。

Mustajib:“应得者”,新进黑手成员。

Remover:粉碎者。专职为派系解决掉障碍的黑手成员。常被跟shakar混淆。

Second:另一种头衔,常被授予值得信任的主宰或是号令天使的副手。

Seraph:号令天使。四个(现在临时是5个)黑手将军之一。

Shakar:最令人恐惧的Assamite刺客组成的行动小组。

Watch:按地理划分的黑手最基本的单位,常常被分配给某个特定城市。

Watch Commander:指定地区的黑手领导者(也被称作战地指挥官)。

Watchtower:派系一般的临战状态,就像一般国家的临战状态一样。



第一章:隐秘之手

孔子曰: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待(好像是这样的……记不清了……)

  摘自Piotr "Peter" Andreikov的日记:

  外号叫“寒冬”。好么,如果他们再给我一点考虑时间的话我可能会跟着一个听起来不那么像是从周末的晚间档电影里冒出来的邪恶跟班一样的东西,但是事情并不如此。他们当时就要一个答案,而我回想起了以前在警察学院里的事,那个小杂碎Paulson常常叫我“冰人”或是“冰先生”。以前从没有人给我起过外号。最起码寒冬听起来不像冰先生那么蠢。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就叫这个了。那也就只好这样了。但我只有在被指派任务时才使用这个名字。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认为把我从那时起的经历都用磁带录成日记一样的东西就能解决些什么,但我还是需要在一个我能看见,整理它们等等等等的地方把我的想法们都留下来。所以我把用程序把它转录了下来并加密,然后把它重命名为.dat文件,希望这样就不会有人第一眼就想要看看它。

失落的部族

  当常让我加入手时,他说我将会变成一个伟大而荣耀的传统的一部分。当然了,他还会说些什么?我并不怀疑他所说的,但我的天性和所受的训练都不能容忍一个含糊不清的描述。好吧,传统伟大而光荣,但我还是想知道细节。甚至在我还属于Dorito氏族的时候我就知道历史是事情的关键。历史是动机之父,就像Kombluth常说的一样。所以我决定自己深入挖掘一下。Jafar说他并不反对,只要在他需要的时候还能控制住我,而常甚至给了一些卡片——他说是“召唤卡”,只是一张正中刻着他外号的特制卡片。你会爱上Emily Post的心态的。很少有人能毫不知耻地炫耀自己的年纪。

  但是当我很快发现能告诉我手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如何能良好运行的事(基于号令天使们的“必要所知”原则,这大部分都是一些我还能把它们凑起来的残片断章),似乎并没有多少行走在夜幕中的人还记得了——总之没有什么关于手的细节。所以我在死胡同附近敲敲打打,回溯到第一次魔宴内战开始的时候(1767年对这来说可是个好的开始日)。

  好吧,至少我对死胡同不算陌生。我做了我通常所做的然后开始回头整理目前为止所有得到的信息。我试着提出一种起源理论,就算它被证明是错的,至少也能给我提供一种方向。现在我提出了一个摸棱两可的问题而依然一无所获。当我重新看了一遍笔记之後,一个想法突然击中了我。这完全就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是末日教派。

  如果某个象牙塔里的密盟杂种拿到了这个又刚好读到这一段的话,他一定会笑岔气的。在密盟看来,魔宴整个就是一个巨大的末日教派,至少他们是这么教小孩的。毕竟我们有那么奇异的仪式,对吧?还有那些预言和关于火焚末日的地狱般的说教?但是的,如果你从第一夜就是这样开始的话,你就不会去这么想。但这不是一种教派,这只是事情的本来面目。

  我的意思是说手特别地具有一些让我觉得是属于教派范围的东西。例如泣石。除了这个秘密有多巨大之外,没有多少事实说明了它的存在或是其信徒们的行动。手的成员们不谈论这些事,也不被允许谈到这些事——即使是对另一个并不只是想听来乐乐了事的魔宴成员也是如此。此外还有我们的新月标记。我记得牧师在台上大谈所谓的“带着新月标记者”和“种族最后的希望”的那次该隐宣理。因此这个标记或许有它自己的含义。或许它在魔宴之前就对该隐后嗣们起着重要作用。

  不管怎么说,看上去这个办法行之有效,因为我现在停下问别人关于“历史”本身,相应地,我开始问他们关于石头的事。它是什么,它背后有什么故事,有人知道那些血是从哪里来的么,我们为何不对其余的魔宴讲述这些,以及其它一些诸如此类的。我得到了许多不同的回答,但几个月以来我第一次能够顺着这些传说的残片回溯历史,直到有一位主宰告诉我她能给我其余的部分。我在她位于利马附近Huaca Huallamarca的图书馆中见到了她。她说这是一种末日教派,就像我推测的那样。他们自称为失落的部族。

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7-08-05, 10:00
TOP
inthel
2007-08-06, 00:08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你挖的坑越来越多了,什么时候能系统的填完……

现在这样都没办法做索引……


对了,以后标注一下是哪一页到哪一页吧,找原文也方便些。
TOP
benran
2007-08-06, 10:54
Post #3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QUOTE(inthel @ 2007-08-06, 00:08) *

你挖的坑越来越多了,什么时候能系统的填完……

现在这样都没办法做索引……
对了,以后标注一下是哪一页到哪一页吧,找原文也方便些。

嗯……要填完的话……要到很久以后了吧…………但我会一直填…………

近期会努力战魔宴导读……那本翻起来最轻松……然后尽量把氏族书补得能看一点……现在那两句话真是……

说来这都是因为我翻一本书卡壳时就会换一本……过两天再换回来……所以…………

页码么……一般我都是从某一章开头翻……下次我记得标上就是……

ps:实在对不起……从没想过做索引的事……
TOP
benran
2007-08-08, 11:03
Post #4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意识形态

  摘自我对“Boudicca”——在秘鲁活动的Toreador氏族的黑手主宰——的采访。

  记好,寒冬,我所知道的都非我亲身所经历。我的尊长并不是古教派的一员,但他在最终随风而去之前好好地活了四百年,所以他还是认识一些教派最初的成员的。我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自己对他留下来的古籍做了些研究,多多少少学了点东西。既然常为你担保,我就把我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你。这儿没有什么惊天大秘密,只有一些模糊不清的事实。还有很多都没什么意义。我们就是部族,或者就是将会成长为部族的东西。它一直都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只是变得更大,更隐秘。

  从我手头有的资料来看,失落的部族出现在五到八世纪之间的某个时间里,并且它所信仰的也是现代的魔宴多多少少也在信仰着的。他们现在更加坚信的一点是:氏族始祖们背叛了该隐,违抗他制定的不可杀生(凡人)的律令,谋害了该隐所心爱的第二代们。如果我们不想获得和始祖们必将获得的毁灭一样的命运的话,我们就必须抵制它们,再一次回到我们先父身边,在终末之战中向他证明我们的忠诚。魔宴知道这些只因为是我们告诉了他们这些,而且还有一些秘密是派系也不曾获知的。


泣石

  我曾记得在某处读到凡人的圣经学者似乎认为伊甸园坐落在现在的伊拉克境内。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最好不过了,因为这样一来就说明了我们的石头在它应该在的地方:伊甸之东,或者是第一座城的遗迹附近,在那儿,氏族始祖们崛起并毁灭了他们的尊长。或者说,应该是那样的。部族传奇的开始还有更多的波折。它记载到始祖们仅仅成功的杀掉了两个第二代,睿智的Enoch和强壮的Irad。当美丽的Zillah看到她的兄弟们被杀,知道自己就是下一个时,她向父亲该隐哭诉。他倾听了她的恳求,给予她慈悲,将她变成了一块石头,这样她就不会被找到,不会被杀掉。但她的哀伤依旧,她的血泪一直从石头表面流下,就像它们在今夜所做的那样。

  是啊,我知道。这都只是些恐怖的象征,但你要知道,凡人们的古老神话是有来源的。或许这就是最初的故事。我不会让你现在就相信。当你相信之后再来找我吧。

  关键在于,品味这块石头就是在品味最后一个虔诚世代的鲜血。品味这块石头就是在分享先父该隐对他心爱的Zillah的承诺,那就是当一切都回归本来之后,她将再一次和他一起行于暗夜之中。失落的部族把这当作他们信仰的核心,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这样称呼他们的行事之道。他们也自称为Zillah之泪。他们密切的守护者石头的秘密,只对那些证明了自己忠于先父教诲的人揭示它的存在。


说一下……这本里对Tal'mahe'Ra的说明和另一本讲黑手的书Dirty Secrets of the Black Hand 2006有出入……出于对Tzimisce的喜爱……一切矛盾之处我都以此书为准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7-08-10, 14:34
TOP
benran
2007-08-10, 14:32
Post #5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新月

  是的,著名的新月。好吧,这个标志,就像你猜想的一样,历史很悠久。它与凡人历史上的好几位女神有联系(也有神,但大部分是女神)。对我们的种族来说,最接近女神的就是Lilith。我相信你了解这个传说。就是那个Lilith唤醒了潜藏在我们先父血中的力量。没有听过?呐,看这个。

  新月被特别地用来表示秘密的力量或是隐藏的秘密,因为它的形象是一个大部分都被遮住了的月亮,尽管我们知道看不见的部分依然在那儿。月亮就像女神,就像神秘之物,把这些放在一起想,这就是我为何发现月亮与Lilith之间的强烈关联。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们不是Lilith信众。Lilith信众低语着呼唤Lilith,把该隐排除在外。他们否定该隐。我们就像裁判官一样憎恨他们。而且就我所知,我们对Lilith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官方态度。如果她和先父该隐对立,那她就是和我们对立。如果不是,那也很好——我们又少了一样要担心的了。

  稳住你的思路。现在你可能注意到了新月标志是指向右边的。这说明那是一个亏月。这就是为何我不同意有些人所认为的我们和夏娃的最后一个女儿之间存在有什么联系。新月对于一个年轻女子,或是“民族的最后希望”来说,应该是盈月而非亏月。或许我是错的,但这只是我的看法。盈月代表降临,兴盛;而亏月代表毁灭和战争,这对手而言再适合不过了。但当我看着这个标志时,我看到的却是一抹银光迅速没入周围的黑暗之中。这就是我们,战士。

  至于说到纹身本身,我知道它至少早在1550年就开始使用了,因为那是我的尊长加入手的时候。在那之前——我不知道。我恐怕你得去问Jalan—Aajav本人才行,因为我所知的另一个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现在已经M.I.A(在战斗中失踪)了,或者说是退役了(黑手没有退役一说……所以这也就是说挂掉了……)。就我个人来说,我不会这么顽固的追寻。我猜想新月一直以来就是失落部族的一种标记,但它可能经历了一个过程才发展成这样一种血仪。当然,照我尊长来说,老的部族几乎都是Assamite们(其中有一些术士)和Ravnos们——我承认我不了解Ravnos们会或者不会做些什么。所以我推测他们可能某晚得到了这个纹身。我正在接近了解创造一个新的血仪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关键在于,我不认为是黑手中的Assamite们带来了新月。我推测第一座和第二座城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很久就在使用这个标志。在君士坦丁堡之前就将其作为城市标志。那么现在有一个值得一探究竟的联系。我听说过一些在古老的拜占庭发生的怪异故事。你是个Tzimisce,你就从没有听说过关于Dracon这个人么?我想我得再去查查。

……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enran: 2008-03-28, 21:22
TOP
benran
2008-03-28, 21:43
Post #6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大叛乱

  要真正了解末日教派的话你还显得太年轻。让我为你节约一些研究时间吧:他们中的大多数组织都很小,大多数在几十年后就自我毁灭了——大多数,简单来讲,从没有发展。真的,失落的部族是一个特例,它最终成长了起来,成为了这个信仰的证明。即使如此,我还是肯定它还是会在前代教派所行走的道路上自我毁灭,如果它没有被牵扯进没有大叛乱的话。

LASOMBRA的毁灭

  我们的一些诺德学者宣称大叛乱只是历史之轮不可避免的前行所留下的轨迹,这是血族社会杀亲浪潮的又一次波动,自从第三代们吸干了第二代起就从未停息过。只是有些事情留名史书,而有些则没有。胜者书写历史这些诸如此类的东西。但大叛乱是失落部族所经历过的最大的一次这种情况。更重要的是,这是他们第一次听闻有人认真谈论冲进氏族始祖的避难所里吸榨他的心血。

  Dastur Anosh是当时教派的高级教士,这里有一封给我尊长的信件提到了他。据推测他是一个Assamite,而且由名字我推断他应该是一个波斯人或者是一个索罗亚斯德教徒,或者两者都是。显然Anosh从一个最近归来于“蛮族入侵者巢穴”——指马耳他——的氏族同胞那里听闻了Gratiano的密谋。在看到三艘船在同一周卸下了像是一群Lasombra氏族的家伙以后,这个家伙意识到了有些事情在发生,而他则通过向他们提供刀剑的服务而加入到其中。

  好吧,Anosh把这消息带给了他的教派成员们,并认为他们应该抛开顾虑。毕竟他们谈论了这么多年关于上古耆宿们的废话,而现在是一个可以切实做些什么的机会。而且Lasombra的氏族始祖据说是最为龌龊的一个氏族始祖。由信上说到的来看,“大部分”教派成员同意了。“大多数”当然不等于“所有”,这点没错。不幸的是,我无从得知这些反对者最后的结局。但是我倾向于认为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是否有其他人在这几个世纪中前来膜拜泣石,因此或许还是有些教派的分支残余在现代的夜晚远远的巡曳着。该隐在上。

  回到正题。细节在这里模糊不清,但我可以确定告诉你的是Anosh和Appius Claudius Corvus——他的Lasombra副官——并不是径直走向Gratiano然后说“你好!我们是失落的部族,来此为你提供帮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在al-Andalus和他们的Assamite盟友的帮助下混入了一队Lasombra分遣队中。

  他们并没有真正混进进入始祖避难所的突击分队里。至少没提到它,而我认为要是有这件事的话他们是不会放过宣称对此负责的。我推测Gratiano只带着那些真正让他信任的该隐子嗣,而那是很小很小的一群人。不过失落的部族确实帮助发展了大叛乱,而Anosh是如此有力的煽动家,从没有人想要知道他的年龄。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和运动联系在了一起。他们成为了运动的中心。

下次是Tzimisce的故事……以及关于Vykos大人的冷笑话一个……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