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无聊了……来写文玩……, 精神好的话就更新-v-
刃煞
2007-09-21, 17:23
Post #1


暗行者
Group Icon
 597
   12

Group: Avatar
Posts: 846
Joined: 2005-07-13
Member No.: 495


地牢

  他是一个囚犯。
  诺维因·迪洛斯提重新拾回意识,那个法师已经不知离开多久了。
  刺客的唇贴着冰冷腥臭的土砖,鼻腔里满是腐烂的味道。他闭上眼睛。除了心脏还有力气跳动,连转一下脑袋都没办法做到。
  就这样身不由己地瘫软着,不知又过去了多长时间,艾瑞尼卡斯没有回来。诺维因试着动了一下手指,痉挛抽搐的疼痛从关节神经末梢缓缓向整个身体蔓延,他的指尖、手臂、肩膀、脖子,甚至背脊以下的肢体也重新感觉到闪电术烧灼过后的痛苦,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咬噬他的皮肤,一层一层钻入至骨髓,难忍难言……刺客没有皱眉,反将它舒展开来,微翘起干裂的嘴唇,“哈”地笑了一声,声音嘶哑,却是年轻人特有的上扬音调。
  知觉在恢复,意识也渐渐聚拢。他半眯眼睛看地牢昏暗的光线在自己裸露的皮肤上泛起一片苍白。魔法拷打没有留下致命的痕迹,那个法师不会让他死掉——是的,他清楚艾瑞尼卡斯想要什么。
  他是巴尔的儿子。
  这个词组让他感到一阵心悸。诺维因又闭上眼睛。严刑折磨或许真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他的意志。他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在尝到血味之前放开——无谓的受伤没有益处,他要保留所剩不多的体力,并且维持理智。
  是的,维持理智。
  他动了一下胳膊,烈火般的疼痛在皮肤与土砖的摩擦处烧灼。他又睁开眼睛,瞳孔如猫科动物般缩成了一线,不是正常的精灵该有的模样。刺客又笑了,显然知晓自己的变化,他很满意这疼痛,让他感觉到一阵无可抑制的兴奋,比复仇的怒意燃烧更甚。这冰冷的兴奋将使他冷静如常。
  他冷静地回忆那个法师的面孔,艾瑞尼卡斯的脸丑陋得似一张破碎又缝合的面具,不是人类,更不像精灵,却有着精灵贵族们时常露出的高傲表情,在他眼中就像个欲盖弥彰的滑稽小丑。但他可不会去嘲弄法师的脸——在他的性命可能还握在人家手里的时候。
  他想起法师的目光,冰冷、疯狂、残忍,瞧着自己的样子好像在观赏一只解剖桌上的兔子,而刺客真不敢保证下次见面以后自己还是完整的。他清楚艾瑞尼卡斯感兴趣的是他的血统,谋杀之神的遗产,但一个法师为了达到目的会有什么样的做法,他不愿展开想象。
  无论如何,得尽全力逃出去。
  诺维因慢慢活动肢体,疼痛的感觉使他能够分辨自己手脚的位置。他用力掌握四肢,感觉它们微微颤抖。血液流通不畅。考虑了一会儿,他勾起颤抖的食指,慢慢移动到心脏下方划开一道口子,流出暗色的淤血。随着淤血渐渐排出,刺客的动作也麻利多了。
  他环望四周,这景象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熟悉。房间里大大小小挤了不少笼子,有的是空的,有的隐约能看到影子在里面蠕动,有的囚犯已经死了——他对尸体的气味很敏感——魔像们隔一段时间会来清扫环境,将死掉的肉体拖走。他所栖身的也是这些笼子之一。刺客冷静地坐在栏杆中央,不去尝试触碰它们,以往的尝试已经付出了代价。
  一定会有逃走的办法。
  如果欠缺的是时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等到。
  脚步声。
  虽然非常轻微,精灵还是感觉到了。尖长的耳朵动了一下。
  如果是艾瑞尼卡斯,或者他的魔像部属,是不会用这种步子小心翼翼地走路的。诺维因微微挑起眉毛。
  很熟悉的步子。
  脚步声越来越近,刺客的双眼盯住一团移动的阴影,那影子离他越来越近,渐渐露出一身浅红短装,是一个人类的少女,赤红短发,面容颇为俏丽,却被地牢的惨淡光源添上几分疲劳憔悴。
  她掏出钥匙转开了牢笼的门,望着笼中的精灵,几乎要哭出来:
  “诺维因!”
  精灵抱臂坐在土砖上,仰起脸来朝她笑:
  “嗨,爱蒙。”

  好久不见——啊,这种情景并不合适这么说。
  为何你也是艾瑞尼卡斯的囚犯?这也不是现在该问的问题。
  诺维因·迪洛斯提歪头瞧着自己童年的玩伴,贝尔苟斯特一别,他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了……久到这女孩的口袋中竟然有了药草的气味。
  精灵刺客皱皱鼻子:
  “我不知道你已经成了个法师。”
  “别多说话!”爱蒙做了个施法恫吓的动作,命令他喝下治愈药水。那东西虽然味道不好,却能快速治疗一些伤痕。刺客不经意地打开瓶盖将它们倒进嘴里,显然已经很习惯药水的味道了。年轻的法师望着他,表情又变得难受起来。
  “怎么啦?”精灵将空瓶丢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咕咚”声。
  “我听到你的声音。”短发的女孩说,“我就在墙那边,拐几个弯就到了,可是我一直不知道你也在这里……”
  “嗯。”
  “我听见你在哀号,”爱蒙的样子与其说是担心,恐惧的成分还要多些,抱臂缩起了肩膀。刺客斜睨着她,心想自己真有号那么大声吗。少女缩着肩膀,仿佛努力想把头脑里的什么驱逐出去,“他也对你做了那些事,对不对?诺维因……我……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好不好……”
  “当然。”刺客看着她道,“看起来他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
  “拜托,诺维因,不要再说这些,不要让我回想起来了!”她带着哭腔道,“他将我的脑袋搅得一团糟,我的头好痛,不是普通的疼痛啊,它就像是我的骨头变成小刀,不断在里面乱刺……”
  精灵瞧着少女的模样,终于上前拍拍她的肩膀:
  “别再想了,爱蒙,我们一起逃出去……嗯,是谁打开你的笼子?”
  “那里发生了一场战斗……我的牢笼被打破了,我不确定是否还能够再次脱身,头痛也愈来愈严重……”
  “会没事的,女孩。”精灵淡淡道,“就像从前那样,即使你总是很没用。”
  “……嘿!你觉得这是个好笑话吗,还是你只习惯这种害羞的表达方式?我又不会笑你!”
  “哼,”刺客带笑别过脸去,“你说到一场战斗,也许那是我们逃出去的机会。”
  “……我不知道……”年轻法师的声音又弱了下去,“我不知道……但愿如此……但愿如此,诺维因……”
  她抱着自己的臂膀,瑟瑟站在那儿。
  精灵瞧着自己青梅竹马的玩伴,歪头想了想,将她揽进怀里。他的年龄不算大,但也长得比她高了——刚好高了一点点:
  “真丢脸,你可以把眼睛蒙起来,就不用看到那些害怕的东西了。”
  “哦,去你的!”法师叫道,“没有爱蒙帮忙,你什么也做不了!”

(TBC)
TOP
JohnHo
2009-03-09, 06:57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0

Group: Primer
Posts: 4
Joined: 2009-03-09
Member No.: 28832


盼望楼主更新中……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7, 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