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Sandman#50 Ramadan译稿, 试水..
NotDrill
2007-12-05, 01:1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2

Group: Primer
Posts: 61
Joined: 2006-10-28
Member No.: 9230


中英文俱不佳,行文如白水。请轰
[email protected]
原图:
http://www.comicoo.com/Sandman/Sandman50/index.htm

注:哈伦·哈希德是一千零一夜中最常提到的哈里发
粉丝版典故考据:
http://www.arschkrebs.de/sandman/annotatio...andman.50.shtml
-----------------

以仁慈无边的安拉之名,我讲述一个传说,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

听啊,这是一个关于巴格达的传说——天国之城,阿拉伯之珠,此时它在万王之王,虔诚之主——哈里发 哈伦·拉希德治下。

哈伦·拉希德的朝廷无与伦比,各色各样的伟大人物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来到他身旁。

他的朝廷里有圣贤与智者,有炼金术士、地理学家、占卜师;数学家、天文学家、翻译家和藏书管理者,有法学家,语法学者,宗教判官和书记员。

在他的朝廷里有最先的有经者希伯来人中最伟大的教师。

...和虚弱的基督教徒们中最著名的修道者(一个肮脏的家伙,不洗澡,崇拜他们的领导人——他们管他叫“教皇”——的粪便)

...还有,你肯定已经想到了,与他为伴的有伊斯兰的最伟大的学者,他们研习安拉一百八十年前向先知穆罕默德所启示的的真言——古兰经。

因此他的宫殿是智慧的宫殿

---------------

他的后宫里有女子:来自每一个地方的宠妃,异教徒与信徒,她们的肌肤,有的像沙漠一样般白,有的像夜晚群山一般褐,有的像烟尘一般黄,有的像燧石一般黑

她们全都精通于取悦的艺术

他的后宫里也有俊美的男孩,他们的下颌还未生发胡须,他们黑亮的眼睛妩媚又淫荡,娇嫩得像新采的带露杏子

因此他的宫殿是欢娱的宫殿

----------------

他的宫殿里有法术师:能从遥远群星的舞蹈中解释安拉意志的占星家

从中国和蒙古来的巫师,高高的皮帽和长长的袖子里装满玄秘

贝都因苦修术士们,知道天使和精灵和凡人的秘密

宫里还有诗人和音乐家,各种有着高妙品位的人

还有长着动物头颅的异人

还有像人一样说话的动物

还有不可思议的机关人,当听到命令时,就会歌唱和走动

因此他的宫殿是神奇的宫殿

----------------------

那个年代是神奇的年代

哈伦·哈希德是一个智慧的君王,当他下达旨意,连朝中圣哲们也惊叹于其贤明。在他的统治下他的城市兴旺发达,整个阿拉伯繁荣昌盛

但是哈里发的内心深处苦恼不已

---------------------

在那些阴郁锁住他的眉头的时候

他会到巴格达城的夜色中度过整晚

只带着他的朋友,宰相贾法尔,和他的行刑人(executioner,??),马苏尔

---------------------

他们打扮成远方来的商人穿过整个城市,感受它的美妙之处,提拔善人和令人愉悦的人,斥除心术不正者与愚钝者。在这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即使在巴格达的市场里也未曾有人讲述的种种奇事

他曾经让一个贫穷的乞丐做了一天哈里发,给了他梦幻的一天

他曾经惊奇于有七个人争相自首自己害死了一个驼子,虽然那个可怜的傻瓜只不过是被一块鱼骨头呛到了

他曾经在巴格达,万城之城,城上之城,和宰相一同目睹了长着骨头眼睛的玻璃飞马唯一一次飞行
(注:故事来自一千零一夜)

但君王的心里还是苦恼

---------------------

有一天,从着安拉的意旨,信徒的守护者于晌午时分伫立在于高耸于城市之上的阳台上。
于是他得以看到整个巴格达在他脚下地毡般铺开。他看见毯子在空中飘扬,市场里充斥着甜食,稀有的香料,和精工打造的,比任何从蛋里孵出来的鸟唱得都要美妙的珠宝鸟。
他看见商队穿越沙漠来到他的城市,骆驼驼着着丝绸和昂贵的熏香,拳头大的钻石和红宝石,和涂着眼黛的舞女们,她们戴着面纱,双足涂红。
他看见航船来到他的港口,满载谷物和石榴。他看见浴室和清真寺高耸的尖塔,他听见报时人召唤信徒祈祷。
他看见工匠和看门人和商人,他看见战士和警卫,他看见旅行者从每一个国家来到巴格达,城市中的珍宝

无与伦比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但他的心还是苦恼

当时是斋月,最神圣的月份,因为在斋月里天使哲布勒伊来向先知启示了唯一真神,尊贵之主安拉的真言

他的王后茱百达来到他身边

“王夫?”

“何事,吾妻?”

“我看见陛下心中烦恼。”

“你所见非虚。”

“与我同来,我将在您的天庭涂上温油,用我柔软的手轻轻敲打。我的胸脯上能让您忘记忧烦,我的双腿间能抚去您心胸中的黯淡。”

感谢你,吾后,但我必须拒绝你的邀请”

然后她便退下了。

-----------------------

宰相——他的朋友贾法尔·巴尔马克——来到他身旁

来吧,让我们到城中微服私访,然后无疑地我们将遇到被魇魅的年轻贵族,或被囚禁在白玉房子里的羚羊般苗条的三个女子,或者一个疯子讲述着沙漠魔怪的传说……”

“不”

“那让臣叫来美酒佳肴,召集讲述故事的人,宣布能讲出最奇妙的真实故事的人将……”(注:一千零一夜)

“现在是斋月,贾法尔,我们从日出到日落必须禁食,先知也曾出言禁酒”

“但……”

“不,老朋友”

“看我们的城市,它是不是无比奇妙?其它城市可能及此?”

“如果安拉的意旨——”

“啊,但是安拉的意旨是不会让凡人知晓的”

“退下吧”

他站在那里直到黄昏降临,直到夜晚的第一颗星辰闪烁在城市的尖塔上空

----------------------

然后依萨,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来到他的身边,他将话语编织出的诗章,有如镶嵌金线的丝绸。

“大王。”

“你好,织语者”

“吾王,你如此忧愁,我能为你演奏,为你歌咏么?”

“不,在我的心口,在我的眉头,有一个重负。但艺术和美好的言词无法将它消除
告诉我,可曾有城市能及我的城市,可曾有人民能及我的人民?”

“不,大王。”

“来自天下四方的使者来此见识这个奇迹,他们回到各自的国王那,说,我们目睹了最完美的城市,没有城市能像它一样;然后他们的国王将哀叹于他们卑微的领地,因为他们知道它们永远无法企及巴格达,城市中的珠宝”

“所言甚是。
但万物终将消逝
退下,我不需要诗人”

然后他站在阳台上,俯视尘世间最伟大的城市

-------------------------

于是此刻国王取下挂在颈上的金钥匙,降下到宫殿的地下深处

他穿过居住女人的所在,除了他,没有男人能在那够保持男子气概

他穿过审判与拷打的所在,那些等候王的处置的人们苦苦打熬

他穿过更深处的秘牢,那些王的仁慈所不及的人所期无望,他们面有菜色,他们须发斑白,他们的眼睛透着绝望与疯狂

然后他来到一扇门前,巨大的,黑铁铸成的门,在门上雕刻着这般多的符咒与花纹

然后他用那金钥匙打开了它

然后他继续向下

---------------------

现在阶梯狭窄潮湿,空气中漂浮着若隐若现的面孔和轮廓

于是国王觉得他仿佛听到了这些年来他爱过的,他恨过的人的声音:

那个北地来的,有着银纱般头发的女孩

那个从沙漠带给他一朵粉红水晶雕成的玫瑰,在他的宫殿里住了一年零一天的男孩

那个宫殿的侍卫长;王以外,他是城里最好的弓手,最好的剑客,最好的长枪手,但他,也许,觊觎过王位……
(1001夜?)

他听见语声

但他没有在意

哈伦·哈西德来到用绿铜镶边的,嵌着珠钿的青铜大门

然后用金钥匙打开了它

然后他继续向下

他在迷宫中寻隙而出,双眼紧闭,计算着整步和半步,左转和右转

----------------------

下一个门是木头做成,没有装饰,同样,他用金钥匙打开了它

他踏入房间时火把熊熊燃烧,在整个房间投下闪烁的光晕。

他不向左看,也不向右看

钻石和红宝石,翡翠和蓝宝石,水晶和珍珠,混杂着堆积如山,未经清点,也许无法清点。

接下来,是高悬着魔刀魔剑的房间

和装满带有各种魔力的神灯和戒指和杯子的房间

和只装着蛋的房间……

装着各种形状,各种大小的蛋,从像孩童手指般大小的朱红色的蛋,到住在山巅,捕捉大象喂养雏鸟的大鹏鸟的比成年人还高大的蛋

在这个房间里还有凤凰的另一个蛋(当凤凰寿命将尽时它生下两个蛋,一个黑,一个白。

从白色的蛋中,凤凰在时辰到来时重生

但没有人知道黑色的蛋将孵出什么..)

哈希德穿过这些房间,他的目光毫不游弋,不向这一边看,也不向那一边看。

终于来到那最后一扇门前时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在宫殿寂静的地下行走了很多很多里路。那最后一扇门是火焰的门

同样他用金钥匙打开了它。

----------------------

房间里别无它物,只有一个玻璃球,放在绸缎的垫子上

球中,五色的迷雾漂移着,涡旋着

在玻璃上镶有一道封印

哈伦·哈希德带着球离开了那个地方,他万分小心地抱着那球,他的呼吸急促而低浅

宫殿里有除了哈希德本人外无人知晓的秘道,这是因为那些画出设计图的,和那些建造秘道的人多年以前就被赐予了最终的奖赏:知道一个王者的秘密从不是美事

上啊,上啊,他向上走着,无时不在瞥一眼手中的玻璃球

他轻轻碰了一下一块看起来和其他砖块完全相同的砖

墙就向两边分开

------------------------

哈伦·哈希德轻轻地走上他宫殿最高的房顶。想象,想象一千千只各形各色的萤火虫,啊,那就是那个时代的巴格达的夜空。桅杆上挂着灯笼的船只拥堵在河流中,城市夜晚的喧闹声直入燃烧着星星与火球的空中。然后轻轻地,轻轻地,王开始说话

“我是巴格达的哈利发。
以一个王的身份对另一个王,我呼唤你,梦之君王,睡眠之主
你在吗?
要求你来到我面前,以既不可怖也不凶险的形象出现
来吧,陛下”

“我乃哈伦·伊本·穆罕默德·伊本·阿卜杜拉·伊本·穆罕默德·伊本·阿里·本·阿卜杜拉·伊本·阿巴斯,名唤拉希德,虔诚之中最虔诚的。光荣属于我,城市之珠巴格达属于我。
我召唤你,梦之君王,传说之主,睡者之原的统治者
为我来到这里”

一片静默,只有风的低语,与遥远大漠中夜鸟的啼声

哈伦·哈希德颤抖着

“很好”

“在我的怀里抱着希伯来之王苏莱曼·本·达乌德的玻璃球,到他寿命将终时,他在这球共里囚禁着九千零九只魔神、精怪、恶鬼”(注:即“所罗门,大卫之子”)

--------------------

“这些是最强大、最邪恶也最可怕的精灵”

“一个接一个地他把它们束缚在这个水晶球里,用他的大印封印”

“那已经是近两千年前的事了”

“一年接一年这些魔神们——它们的心比煤还要黑——被囚禁着,它们每一个都发下重誓要对阿丹的子孙们复仇,要摧毁我们的功业,我们的心灵,我们的梦境”

“这球用最纤薄的玻璃制成,如果它被砸碎了,它们将逃出生天,成为只知毁灭的怪兽
如果你来到我面前,我将砸碎这个球”

“很好”

------------------------

<该页无台词>

-------------------------

“你呼唤了,我来到了”

“那么,你,便是梦之君王,传说之主,由真主赐予统治一切无有,未有,永无之物的权柄者?”

“你知道你召来的是谁,哈伦·哈希德”

“酒!给我们的客人上酒!”

--------------------------

"这个月是斋月,陛下,信徒须从日出到日落禁食,而且先知不曾出言禁酒?”

“你与我等同一信仰么?我苍白的伙伴”

“我以我的方式属于一切宗教,哈伦·哈希德,而且我没有同你饮酒的想法”

“现在,也许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该离开这里,带着你这个有点小麻烦的球?”

“顺便,还带着被专横地召唤到这里来的回忆,就像一个人叫他的管家一样
我不是管家,陛下,我憎恶被召唤”

------------------------------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渔夫捞到个玉石的瓶子,他打开瓶子,放出一个精灵……”
 
“故事里他把那个精灵骗回瓶子里。但那个精灵愚蠢,浮夸,孤单
而我完全不是这样
你把我叫到这里,哈伦,召唤一个你无法打发的人是不明智的”

“你是在威胁我么? ”

“我不威胁人,我只是在提醒你慎重”

“啊,你说的甚是。
为什么我把你叫到这?
我把你叫到这……我想,是为了和你做个交易。如果你愿意和我交易的话”

“我们在做交易?在信徒的领袖的宫殿里?交易属于索库尔,市场” (Sokh is THE market, tautology..)

“是的,也许该在那儿
很好,我们去市场”

“在我的寝宫有一个宝盒曾经属于我的父亲,在他之前属于我父亲的父亲。把它拿来”

------------------

仆人把檀香木制,镶嵌着奇特象牙和螺钿纹样的宝盒带来,放在他面前

然后国王亲手打开宝盒,从中取出一小块毯子,磨损破旧,貌不惊人

然后国王亲手将毯子铺在地上

他小心地,甚至可说是毕恭毕敬地走上毯子,即使它不是一张祈祷毯,并示意睡梦之主也上到他旁边

哈希德把一个词连说三遍……

在说到第三遍时毯子缓慢地,无声地升到空中,微微发光

--------------

“看我的城市,梦之主”

“我看见了”

“这是梦幻之城,是奇迹之城。这是奇迹的时代”

“这是我的城市”

“我对它负有责任”

“啊,市场到了。
我的魔毯阿,下降”

“让我们做些买卖吧”

-----------------

“在市场上空等待,我的魔毯,需要时我会叫你”

----------------

“大人!
请您赏光尝尝我的甜点?你们之前绝没有尝过,因为我,甜点师哈桑,用香料,蜂蜜和美酒,根据一个商人透露的秘方亲手做了这些。——这个商人新近出了海难,漂流到一个岛上,岛上只住着——一开始他以为——小矮人们,他们唯一的生趣就是制作—— (注:辛巴达?)

“大人!”

“我这有个最最异国风情的奴隶出售,首先,请看她的皮肤,是不是白到极致?然后,大家再看她的眼睛——”

“尊贵的大人!别听他胡扯!
他是一个骗子,一个小偷,还是一个巫师。一个月前他卖给我一头驴,我看着那驴在我的马厩里吃干草,谷物,生果子,然后有一天这个狗娘养的(他能把整个巴格达城和你的丈母娘卖给你,如果你不小心,搞不好还能把你自己的左手卖给你)到我家来,说他卖给我的那头驴其实是一位被她嫉妒心重的女巫姐姐使了妖法的美丽少女,他们想要把她从我这买回去”

“‘那么怎样才能把这驴子变回女人呢?’我……”

“这些烂葡萄,我一个迪拉姆买下了”

“一个迪拉姆?”
-----------------------

“看这葡萄,果实这么饱满圆润,要是酿成美酒,只有阿拉保佑的哈里发本人才配享用!”

“三个迪拉姆,一分都不能少”

“两个”

“啊,多谢大人,您最慷慨了!来,尊贵的大人,请再看看这些好李子...”

“碰巧,有一个关于这些李子的传说……”

“我很确定有这种传说,谢谢。但现在,我有正事要办”

“葡萄?梦之王?”

“斋月里?晨昏之间?”

“没关系的。向四周看看,梦之王,你看见什么?”

“我看见一个非凡的所在”

“确实——这是奇迹之土”

“你会买下它吗?”

------------------------

“我对任何凡间土地的王位都不感兴趣”

“不……
你误会了”

“这是安拉降福——愿主从清晨到黄昏,从黑夜到破晓均得赞美——赐予世间的最伟大的都市,而这个时代,是最完美的时代”

“嗯?”

“它能屹立多久?人们能记得它多久?”

“我见过很多,梦之王”

“我曾穿过沙漠,见过大漠风吹过后露出的千里黄沙下的残垣断壁”

“然后风沙再次袭来,那些城市的遗迹,宫殿,众神,再次被掩埋一个世代
遗忘
消逝”

----------------------

“我乃哈伦·伊本·穆罕默德·伊本·阿卜杜拉·伊本·穆罕默德·伊本·阿里·本·阿卜杜拉·伊本·阿巴斯,巴格达的哈里发,我愿将这个城市,我的城市交给你,我提议你从我这买下它,带入梦境”

“以何回报?”

“我要的回报是愿它永不消逝,永存不朽。你能做到么?”

“某种意义上,我能”

“那么如何实现这一点呢?你需要施展魔法吗?我需要到遥远的国度完成任务吗?
需要交割地契吗?”

“不”

“你所要做的只是告诉你的人民。毕竟,他们追随你。而这梦想是你的。”

“很好”

----------------------

“听着,我的子民!我,你们的哈里发,哈伦·哈希德,哈什米家族之裔,此时于此地宣布,我已将巴格达的黄金时代,阿拉伯的黄金时代,交予立于我身旁的这位。

“此地将永远属于他..
...只要他保证人类有生之日
..我们的世界将不被遗忘”

---------------------------

“大王?”

“大王,您不在宫里,我们一直在找您
发生什么了?您为什么到市场里来?”

“我,我不知道,马苏尔。我想,我做了一个梦,不过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也许您是中暑了,中暑能让人做出很多奇怪的事情”

“也许…”

“我们回宫吧,陛下”

“好的”

“喂!陌生人,你拿的是什么?”

---------------------

“一个瓶中之城”

“多么别出心裁的设计与制作。是你做的?这个卖吗?”

“这不是我做的
是别人给我的
它现在不再出售了”

“这真是美丽”

“是的”

“陛下,我们得回宫了”

“好的,马苏尔”

“传说中,事情就是这样。但只有安拉无所不知”

------------------------

“但拉希德和原来的巴格达城怎么了?还有……”

“停,孩子,你还有硬币么?”

“……没”

“还有烟么”

“没”

“那我想今天就讲到这了,如果你明天还来的话,也许我还会告诉你更多。回家吧孩子,这年头很糟糕,你妈妈要担心了”

“但那是怎么成的?那个交易?那个城市怎么能一直存在?”

“回家去”

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哈桑蹒跚着穿过巴格达的弹坑和废墟,顺孩子们抄的近道向家走去。

虽然他的胃还在痛(现在是斋月,并且吃的东西也很难找到),他的头却高高抬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因为在他眼里他看见高塔,珠宝和精灵,看见飞毯,魔戒和神怪,看见国王和王子,看见黄铜之城

他边走边祈祷(同时诅咒着他有病的那条腿),向安拉(万物的创造者)祈祷:在黑暗梦乡中的某处,存在着另一个巴格达(那座永不消逝的城市),和凤凰的另一个蛋。

但只有安拉无所不知

---------
原文中字体加粗的有些没加..到时候再说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NotDrill: 2007-12-05, 16:34
TOP
benran
2007-12-05, 10:30
Post #2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20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好吧……大人翻得比我好……先赞美一下……

然后是浏览过之后的一点小意见(没原文……在另一个硬盘上……):迪拉姆……我理解没错的话……翻成第纳里要通用一些……?
TOP
NotDrill
2007-12-05, 13:47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2

Group: Primer
Posts: 61
Joined: 2006-10-28
Member No.: 9230


mmh...当时是不怎么负责地到google速配中文的,只看到迪拉姆,于是便从了他..

考证考证,原文是dirham
第纳里是指第纳尔denar的复数denari么?(这是马其顿的拼法,阿拉伯国家用的似乎拼成dinar,复数作dinars)
两者都流通于中东,东欧等原拜占庭地盘,有些国家同时有这两个单位:
目前一个dirham=
1/1000 of the Libyan dinar
1/100 of the Qatari riyal
1/10 of the Jordanian dinar
嗯,我怀疑NG只是随便挑了一个最小的单位来写..

wiki说..
dirham源自drachm,一种希腊铸币,也是一个重量单位。
dinar源自罗马铸币denarius(pl. denarii也常译第纳里,呃根本就是同一个东西吧),而denarius名字来自“十个”as,as是一种铜币,同时也是重量单位
至于这两个有没有关系就不清楚勒
TOP
vestirous
2007-12-05, 14:09
Post #4


粉红波动研究会会员
Group Icon
 1533
   21

Group: Sinker
Posts: 3443
Joined: 2005-11-09
Member No.: 3848


赞!虽然有些细节或许可以再考虑下

比如这种地方 “这些是最邪恶的精灵,最强大,最可怖”

或许可以按照中文的习惯翻成“这些是最强大、最邪恶也最可怕的精灵”?

因为英文里的逗号常常会用得比中文多很多……感觉上。如果照原样汉化的话,中文的语感就不是特别流畅……


“从着安拉的意旨”一般的译法似乎是“因从安拉的旨意”



但已经很有一千零一夜的味道了!

我是一千零一夜的Fan……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eart.gif)
TOP
NotDrill
2007-12-05, 14:41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2

Group: Primer
Posts: 61
Joined: 2006-10-28
Member No.: 9230


多谢大人...
回头看第一版的时候才真是死译硬译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leep.gif) 所以说我只好做些和泥坯的事情..翻个骨架出来,后面的大人们对照起来看可能可以省力一些(或者被误导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ph34r.gif) )
将来改正中有采用宝贵建议的就不一一说明了

ps:楼上姐姐怎么称呼呀?“马甲留痕”?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rolleyes.gif)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NotDrill: 2007-12-05, 14:48
TOP
benran
2007-12-05, 14:52
Post #6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20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wiki的解释是对的……那是一种铸币单位……用于罗马时……但希腊的重量单位在东地中海也很通行……

ps:大人真敬业……
TOP
vestirous
2007-12-05, 14:56
Post #7


粉红波动研究会会员
Group Icon
 1533
   21

Group: Sinker
Posts: 3443
Joined: 2005-11-09
Member No.: 3848


我只是美型(头像)之神inthel大人的信徒。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0-27,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