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Tr] 睿魔尔氏族之书(睿魔尔法典标准全文及权威诠释), 关键部分已毕,此坑就挖到这里,扔铲走人-皿-+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21
Post #1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the Clanbook of Tremere
睿魔尔氏族之书

译者:Seraphina Buchwald

From end to end with labor keen;
And here, poor fool, with all my lore
I stand no wiser than before.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Faust

对,我们清楚真相。真相就是,知识并非力量——它只是力量的前奏曲。知识令我们认清何为关键,同时更为关键的是,认清如何掌握它。

毕竟,力量才是重中之重。力量不是完成目的的手段——它就是目的本身。力量赋予永死存在以价值。力量为长夜带来意义。

第一章:起始

A crumpled future in your fist
The killing streak ascends sun-kissed
And the firestarter from within
Pokes out from fever-blistered grin
- Siouxsie & the Banshees, "Burn Up"

丽贝卡听见一个声音呼唤着她,从黑暗中将她唤回。她气若游丝地在她朦胧的意识里摸索着,收集拼合记忆的点滴残章。黑暗。她依然闭着双眼;她是否从睡梦中被唤醒了?

一个声音吼着,带有不容置疑的气势:“重复!重复这些话!”

黑暗中话语传来。她不知是谁,她不知为何。

“跟我重复!”那个声音命令道。“我,丽贝卡·汤普生,在此向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以及其全体成员,宣誓永恒效忠。”

什么?她心说。

“说!”那声音坚持道。“我,丽贝卡·汤普生,在此向……”

现在她能感到有人摇晃着她。她在哪儿?她还是集聚不起力量睁开眼睛。那声音还在命令着,一刻也不放松。她无力抗拒,只好尝试着顺从。

“我,丽贝卡……”奄奄一息地,她开始重复这些话,却马上窒息了,几乎被恶心呕吐的感觉压倒。有什么液体倒进她嘴里。它汩汩流下她的嗓子眼,就像是在熊熊燃烧。她给这铜味的液体呛着了,把大部分咳吐了出来。

“重复这些话!”那个声音在黑暗中咆哮着。

“我,丽贝卡·汤普生,在此向……”

“……在此向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以及其全体成员,宣誓永恒效忠,”那声音重复道。

借助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她断断续续地重复了这些话。

睿魔尔?那是什么?她自问。

有什么强送到她唇边:一只盛着某种温暖液体的玻璃杯,还有谁将一种粘稠的物质灌进她口中。她企图吐出来,但一只手捏住她的脸,迫使她闭紧双唇。

“咽下去!”那声音下着命令。

她试着把这玩意儿吞下去,可是很困难。大部分被反哕了回来,虽然这回有一些成功地流进了喉咙。那效果就如同寒冷冬日的一口热郎姆酒,令她禁不住颤栗。

那个声音继续。“现在跟着我重复:‘我绝不剥夺,也绝不试图剥夺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任何一名成员的法力。我绝不杀害,也绝不试图杀害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的任何一名成员,除非出于自卫,或该法师已被适当成员构成的审理团宣判非法在逃。’”

一边和她的筋疲力尽抗争着,丽贝卡一边努力睁开一只眼睛,将目光聚焦在她眼前的面孔上。她看见一名男子正在一条毛巾上擦着双手。她这究竟是在哪儿?他的面容很熟悉,可她却对不上号。她怎么会在这儿?

男子放下毛巾。“重复这些话!”他一直命令着。

全仗他时时的辅助,丽贝卡才含含糊糊地说了下去,一个词接着一个词。同时她也渐渐认出她面前的这个人:她的人类学导师,盖特林教授。她是在他家中。记忆的片断在她眼前闪回。

更多这可憎的液体被吞下。她发现自己厌恶它的滋味,但它带来的感受真是难以形容。她的双眼现在睁开了,而她可以看见:粘稠的红色,就像血。她肯定那就是血。

“继续,”盖特林命令道。“跟着我重复。我必遵从审理团的判决,并以达成七贤者内议院的意愿为荣。审理团应以睿魔尔法典之精神为本,以旁辅法典为补充……”

诵读持续下去,贯穿大半个夜晚。接踵而至的一个个誓言,越发大口的啜饮点缀其间:啜饮那,迅速变冷凝固的,血液。

丽贝卡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无法集中足够的意志力反抗。她躺在教授宅中地下室冷硬的地板上,认定自己除了服从他的命令之外别无他法。

“我绝不致使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由于我的行动而陷入危机,”他说道。“也绝不因插手凡人的事务而为本家族和氏族带来祸患。我绝不与魔鬼交易……”以及等等。

丽贝卡意识到她正被接受加入,某种组织或者别的什么,但究竟是怎样的组织?归根到底,到底什么是“睿魔尔家族和氏族”?起码,教授为什么对她这么感兴趣?在她的晚间课上,他对她的多加关照使她鹤立鸡群——她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想他盘算的是床第之欢,而事实上,她也对他挺有兴趣。有点诡异,也许吧,但他显露出一种危险的支配气度,而这并非不对她的胃口。

有好几次,他叫她下课后留下来,并且,在点头同意之后她失望地发现他只是想引导她做些测验。看上去他颇喜好超感心理学(注:或称通灵学),而他宣称这跟他的人类学研究相关联。

她在这些测试中得分很高,这似乎令他相当高兴。于是当他邀请她那个周末去他家拜访时,她欣然接受了。她尽量照自己的审美穿得挑逗惹火,然后按约定时间抵达;然而令她大失所望的是,他像是对她无动于衷。他更热衷于诱探她关于魔法之类现象的观点和信念,而不是与她共度浪漫良宵。

当他最终提出建议,要给她看他安置在地下室上锁的门扇后的那间“实验室”时,她确信好戏终于开场了。她是对的——但是这场戏跟她期望的不甚相同。

他将她拥入怀中时她默许了,向后仰起头,预料得到一个吻。取而代之地,他对准她的脖颈,将牙齿深深插进了她的咽喉。她短暂地挣扎了两下,却在他的强力下——或在随即到来的心醉神迷中无法动弹丝毫。当他舔吮着她喉咙中流出的血液时,她放松下来,把自己交给了他,交给了死亡的莫大幸福。她全然没有意识到,这将是她体验到的最后一分舒适。就在她渐渐死去的同时,她确定自己产生了幻觉,好像有一个小小的、奇形怪状版的盖特林围着她的脑袋飞个不停。

眼下,盖特林紧抓着她不放,强迫她喝下那液体并重复这古怪誓言的字字句句。

“我要求,一旦我破誓,我应被逐出本家族和氏族,”他低沉地诵道,命令她驯服地跟诵。“一旦我被逐出,我请求我的手足兄弟将我找出并诛杀,使我的生命不致在堕落和耻辱中进一步沉沦。”

她突然感到困倦得难以继续,就企图拖延了事,只在盖特林狠扯她的头发时才痛醒过来。

“现在不许睡觉。重复誓言!”他命令道。

她尽力接着咕哝下去,差不多根本不理解自己所言的含义。她开始担心,自己是跟何等奇怪的家伙勾搭上了。更多的液体被强灌进嗓子眼。它仍然烧灼得很厉害,痛苦却慢慢减轻了。

盖特林继续着:“我视本家族和氏族之敌为我之敌,家族和氏族之友为我之友,家族和氏族之盟为我之盟。愿我等同心戮力,共强不息。”

又一次,她机械地重复了这些话语,被这个此时看来已持续了若干小时的仪式拖得疲惫不堪。至少,现在盖特林开始花功夫给她稍微解释,到底这都是怎么回事了:她被“征募”了,而她将变为不朽者当中的一份子。

“可要是我选择拒绝成为一个吸血鬼呢?”她提问。

“选择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他解答。

“重复这最后一条,”他告诉她。“我在此时此刻,1994年4月5日,立下此誓。悲哉,彼煽动我破誓之人!悲哉,若屈膝而破誓之我!”

丽贝卡放下心来,复述了誓言的最后字句。盖特林把她从地板上扶起来,安置在近旁的一把椅子上。被这场苦难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她几乎是垮在了椅子里。尽管如此,她崭新生活的前景还是令她心下雀跃——当她理解之后。有太多东西她可以学习,有太多事情她可以去做了。

“就这样就行了?”丽贝卡问盖特林。“我现在真的变成一个吸血鬼了吗?”

“对,你现在进入不朽了,”盖特林回答她。“你是尊贵家族睿魔尔的一名学徒,也同时是你主人的学徒。你是被选中的一人。你的天命便是发掘力量的真正意义,探索思维几不可及之时空的重重深度。你现在属于伟大的不朽者,属于命定要承继整片大地的族群。”

“真的?”几乎可算洋洋自得地,丽贝卡问,仍然不知该考虑些什么好。

“对,真的,”这是盖特林的回答。“现在拿上拖把和水桶,把这堆乱七八糟都清理干净。你弄完之后,上楼来见我,我把你该做的其他琐碎杂务给你大致归整一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35
TOP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23
Post #2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边栏知识]

Magus(法师)VS. Mage(魔术师)
睿魔尔族常用“Magus”(法师)这个术语自称,却绝不会考虑用它指代具有神秘力量的凡人。这些凡人被他们代称以“mage”(魔术师)。Magus是个古代术语,中世纪时它的语义涵盖所有魔法使用者。Magus的复数形式为magi。
实际上,随着作为神秘学代表语言的拉丁语走向衰落,许多睿魔尔族的惯用术语都消逝了。尽管如此,或者也许正因如此,睿魔尔族倾向用拉丁语作为族内通用语。他们的无数巨著都用这种语言书写而成,而绝大多数的睿魔尔都掌握拉丁语知识。
TOP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25
Post #3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the Code of Tremere
睿魔尔法典

以对彼此的冷漠态度及缺乏情感而闻名的睿魔尔族宁愿选择培养对氏族的忠诚而非单独个体间的忠实。施予被杀的新晋成员以使其重生的血液来自一个容器,而非进行初拥的那位法师,这令得这些吸血鬼保持在彼此间的距离更为增加。

接受新生成员过程的至关重要之处,是睿魔尔法典宣誓。这套誓言于15世纪上半叶由睿魔尔本人制定。有些部分以古老的赫尔墨斯法典为基础,而赫尔墨斯法典已在睿魔尔家族的吸血鬼化和旧赫尔墨斯会的最终崩解后被睿魔尔法典彻底取代。所有本氏族的新晋成员都必须立下这套誓言,由此余生都被缚于睿魔尔门下。尽管睿魔尔很久以前就公开了他的法典,令其他吸血鬼氏族知悉其内容,希冀以此打消他们的顾虑,仍有许多血族相信,高阶位置如摄政(Regent)、郡王(Lord)或大司祭(Pontifex)等的候选人将立下另一套法典誓词,其中可能包含附加段落。能够说明这套假想的“修正版”法典存在的实物证据从未被发现过,事实的真相也就不为人所知。然而,有些睿魔尔已被确认在他们颁布给自己手下新晋成员的法典中曾加以改动。这种行为是违反法典的,但睿魔尔族无法针对这种罪行明察秋毫。

接下来的部分将重构一名新晋被推介入家族时应当宣誓的正确誓词。法典原文首先给出,下面注以普遍认可的相应诠释。

“我,[新晋者全名],在此向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以及其全体成员宣誓永恒效忠。我即彼之血脉,彼即我之血脉。我等共享生命、追求与成就。我必遵从家族视为可担当我之上级名号者;我必待我之下级以彼等博得之敬意与关爱。”

誓言中最重要的部分。这是绵亘终生的誓缚:对于大多数的吸血鬼而言,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作为一名成员,他被寄予尊重氏族等级制度、服从高阶成员并享有低阶成员对其敬意的期望。

“我绝不剥夺也绝不试图剥夺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任何一名成员的法力。如此行径即为妨害本家族强盛。我绝不杀害也绝不试图杀害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的任何一名成员,除非出于自卫,或该法师已被适当成员构成的审理团宣判非法在逃。若一名法师已被宣判非法在逃,我必不遗余力捉拿该法师归案以伸张正义。”

针对另一名法师的直接攻击,无论借助暴力或魔法,都是严令禁止的,除非可以证明攻击出于正当防卫或为了捍卫氏族的更大利益。尽管竞争对手之间赤裸裸的战斗被禁止,个性派行刺却得到默许,并且如果策略精妙,时常会广受钦佩。法师以及祷堂(chantry)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可被容忍,但只到不危及氏族的界限为止。

“我必遵从审理团的一切判决,并毕恭毕敬以达成七贤者内议院及我上级的意愿为荣。审理团应以睿魔尔法典之精神为本,以旁辅法典为补充并由适当构成的法师团体进行诠释。我享有向更高级审理团上诉某一项判决的权力,若彼等同意审理我的诉讼。”

产生争端的时候,一个适当构成的审理团所做的判决被视为最终裁决,不可变更,虽然一名法师可能向高一级的审理团上诉,级别甚至可以高到内议院本身。但用重要性小于关系到氏族生死存亡的事件打搅内议院成员,可能会导致一名睿魔尔的权益遭受莫大损失。

“我绝不致使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由于我的行动而陷入危机。我也绝不因插手凡人的事务而以任何形式为本家族和氏族带来祸患。我绝不在与魔鬼或其他存在交易时,以任何形式危及本家族和氏族,我也绝不以任何可能导致妖精针对本家族和氏族实施报复的形式烦扰它们。我同样发誓支持秘盟的准则与目标,并且我将维护潜藏戒律。诸类目标与我之目标相左时,我绝不以任何可能危及潜藏的形式追求己身之所欲。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之强盛植根于潜藏戒律之强盛。”

睿魔尔族与凡人事务紧密联结,但全体成员都有责任保护睿魔尔的秘密不为凡人所知。

睿魔尔族虽对试验和扩展魔法之极致一向关心至上,有些限制仍被制订下来。关于与魔鬼进行交易的警告可以回溯至旧赫尔墨斯会时代,尽管它已被革新以切合睿魔尔的目的。任何与妖精世界打交道而给氏族带来麻烦的行为都被着重强调禁止,即使在现今,妖精的世界似乎比起订立法典时已更加遥不可及。秘盟成立后不久,在伊崔乌斯(Etrius)的力陈之下,本段末尾几行字句被补订入法典,期望消除其他吸血鬼对于普遍得不到信任的睿魔尔族动机和意图所抱有的顾虑。

猎食方面,睿魔尔族被授予时间、地点以及方式上的自由选择权,前提是他们的行动不破坏当地祷堂和执政亲王制订的法规。除此之外,所有的睿魔尔都应注意自己谋生的途径既不会给氏族带来不必要的注意,又不会令它蒙羞。

“我绝不使用魔法窥探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的成员,也绝不使用它刺探他们的事务。这被明令禁止。”

事态产生时,这条准则常常横受曲枉。很多法师定期刺探其他成员的情报,对于需要监控下级的资深法师,这几乎是种义务。一旦刺探行为被揭露,犯罪方一般要进行赔偿:金钱,权力或者一名前途似锦的学徒。这种案子诉诸审理团的几率少之又少,通常只有在涉及重大利益时才可能发生。一旦事端争至审理团,罪犯多半难逃严办。以非魔法手段对竞争对手法师或祷堂进行的间谍行动,按照严格定义,是完全彻底合法的和可以接受的。

“我仅向对这套法典立下誓言之学徒提供培训,并且假若其中任何人忤逆本家族和氏族,我必首当其冲予以痛击并将其绳之以法。任何我之学徒不先宣誓维护法典,则无资格被称为法师。我必待我之学徒以其博得之关爱与敬意。”

一名法师只有在其直属上级认可后,才可接纳一名学徒。睿魔尔族严格地控制全世界氏族成员的数量以及分布。法典的这一部分要求法师必须按照氏族规章招收新学徒。一名法师被视为对任何他的祷堂下属学徒的行动表现全权负责,也具有依照主观判断实施公道的权力。具有成为学徒潜能者有时主动来寻找睿魔尔族,但更多时候还是由一名得到接收新学徒许可的法师自己来挑出他认为最符合他意图和需要的人选。尽管睿魔尔族仍旧搜寻那些有证据显示具备超常能力者,但那不必是遴选学徒时需要考虑的首要必备条件。睿魔尔族介入的事务范围无所不包,善于应付凡人世界各个方面事项的学徒同样受到高度重视。

虽然在对待自己的学徒上,法师享有宽泛的自由,一名受虐的学徒还是可以向审理会提出诉讼。不公或失德的虐徒案例将会通过援引复杂的旁辅法典中所记载的判决先例来裁断。

一名睿魔尔与另一名之间发生血缚(Blood Bond)是绝对禁止的。此类犯罪即为死罪。

“若我之学徒对一名长老之工作富于裨益,我交予我之长老以过继此学徒的权力。我等皆为本家族和氏族的成员,服从规章高于一切。我必遵从我之上级所做抉择。”

这对于睿魔尔氏族的工作方式而言至关重要。学徒经常穿梭于各处祷堂之间,担负起新职责,获取学习新魔法的机会。睿魔尔宣称,这套方法保证了技术和知识在家族中的广泛传播。他们宣称,学徒只有得到机会投身于缤纷多样的研究活动中,才能在其后发现何种奋斗方向对他们最为适合,何种又为氏族建设做出最多贡献。事实上,这种谈判贸易一般别有用心。摄政(Regents)彼此间(在上级的首肯下)买卖学徒,企图学习自己不会的魔法,安插奸细监察竞争敌人。还有时,一名摄政为了再弄到一名更好的学徒,便以此手段摆脱一个残次品。上级经常下令进行这种交易。资深法师要完成非特定氏族目的时会混合不同来源的睿魔尔,但更经常的是,学徒买卖被用以打破也许会在一名学徒和他主人之间形成的同盟关系或友谊。对睿魔尔家族和氏族和对阶级金字塔的忠诚才是核心。友情只会妨害氏族。

“我必增进本家族和氏族的知识,并与其成员分享我在对智慧与力量之研究中的全部所得。我必既不保守又不隐瞒任何关于魔法技艺之秘密,也绝不对他人可能危及本家族和氏族的作为秘而不宣。”

全氏族的成员都有义务向上级报告他获得的任何重要信息或重大发现。撇开纸上谈兵,睿魔尔以他们保守的秘密而闻名。在心中点滴积累起机密、密线以及其他情报源乃是通往权势和晋升的康庄大道。

“我要求,一旦我破誓,我应被逐出本家族和氏族。一旦我被逐出,我请求我的手足兄弟将我找出并诛杀,使我的生命不致在堕落和耻辱中进一步沉沦。”

一旦加入睿魔尔,便永世不得脱离。新晋者发誓,假若她打破她的誓言,或者被揭露出以任何方式妨碍家族利益,她就相当于自愿放弃了生命。一旦被命令去维也纳报到,大多数就都把自己投降给命运,顺从了召令。然而有少数选择逃亡,企图逃避内议院的怒火。这些贴上了“在逃犯”标签的法师对任何其他睿魔尔而言都是任由追捕的猎物。尽管猎杀一名在逃犯从技术角度讲是允许的,但最好还是将她活捉。她被送往维也纳之后将被收监,直到内议院下次常会召开,而此时她的命运也就将被决定。没有几人,可能是完全没有人,从维也纳回来。这就促成了一句委婉表达“唤去维也纳”的流行,指代较高阶睿魔尔无缘无故突然消失不见的情况。

逮捕一名在逃犯并将其押解归案,视在逃者罪行轻重与其个人力量强弱,可带来相应程度的氏族内影响力增长。

“我视本家族和氏族之敌为我之敌,家族和氏族之友为我之友,家族和氏族之盟为我之盟。愿我等同心戮力,共强不息。”

虽然成书时间要(Sera注:比魔宴创立的时间)更早,现在对这一段涵义的普遍认知是,魔宴为仇敌,秘盟为盟友。睿魔尔很善于提醒别人,他们在对抗形形色色的无政府主张方面始终坚守前线阵地。

“我在此时此刻,[当前日期],立下此誓。悲哉,彼煽动我破誓之人,悲哉,若屈膝而破誓之我。”

新晋者献身氏族的最终复述。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29
TOP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29
Post #4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边栏知识]
the Blood Bond
血缚

初拥之后,一名学徒必须立即喝下议院七贤者的混合血液。这意味着,这个人物离被她的sire血缚近了一步。这也意味着,议院同样掌控着她。

睿魔尔氏族最初的设想是,将它所有的成员都完全血缚住,但遭到了其他氏族的激烈反对。因此,睿魔尔氏族血缚其成员需要某种正当借口,强迫新生血族饮用7名睿魔尔的血液是对犯罪的一般惩罚。
TOP
Seraphina Buchwald
2008-02-01, 03:34
Post #5


一被吉祥物表扬就愧到死声称自己是诺克族然而测试却总做总是猫娘的5国语言败者
Group Icon
 932
   32

Group: Avatar
Posts: 635
Joined: 2007-02-02
Member No.: 10376


[the Code of Tremere-睿魔尔誓词标准版全部原文总结如下]

我,[新晋者全名],在此向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以及其全体成员宣誓永恒效忠。我即彼之血脉,彼即我之血脉。我等共享生命、追求与成就。我必遵从家族视为可担当我之上级名号者;我必待我之下级以彼等博得之敬意与关爱。

我绝不剥夺也绝不试图剥夺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任何一名成员的法力。如此行径即为妨害本家族强盛。我绝不杀害也绝不试图杀害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的任何一名成员,除非出于自卫,或该法师已被适当成员构成的审理团宣判非法在逃。若一名法师已被宣判非法在逃,我必不遗余力捉拿该法师归案以伸张正义。

我必遵从审理团的一切判决,并毕恭毕敬以达成七贤者内议院及我上级的意愿为荣。审理团应以睿魔尔法典之精神为本,以旁辅法典为补充并由适当构成的法师团体进行诠释。我享有向更高级审理团上诉某一项判决的权力,若彼等同意审理我的诉讼。

我绝不致使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由于我的行动而陷入危机。我也绝不因插手凡人的事务而以任何形式为本家族和氏族带来祸患。我绝不在与魔鬼或其他存在交易时,以任何形式危及本家族和氏族,我也绝不以任何可能导致妖精针对本家族和氏族实施报复的形式烦扰它们。我同样发誓支持秘盟的准则与目标,并且我将维护潜藏戒律。诸类目标与我之目标相左时,我绝不以任何可能危及潜藏的形式追求己身之所欲。睿魔尔家族和氏族之强盛植根于潜藏戒律之强盛。

我绝不使用魔法窥探睿魔尔家族和氏族的成员,也绝不使用它刺探他们的事务。这被明令禁止。

我仅向对这套法典立下誓言之学徒提供培训,并且假若其中任何人忤逆本家族和氏族,我必首当其冲予以痛击并将其绳之以法。任何我之学徒不先宣誓维护法典,则无资格被称为法师。我必待我之学徒以其博得之关爱与敬意。

若我之学徒对一名长老之工作富于裨益,我交予我之长老以过继此学徒的权力。我等皆为本家族和氏族的成员,服从规章高于一切。我必遵从我之上级所做抉择。

我必增进本家族和氏族的知识,并与其成员分享我在对智慧与力量之研究中的全部所得。我必既不保守又不隐瞒任何关于魔法技艺之秘密,也绝不对他人可能危及本家族和氏族的作为秘而不宣。

我要求,一旦我破誓,我应被逐出本家族和氏族。一旦我被逐出,我请求我的手足兄弟将我找出并诛杀,使我的生命不致在堕落和耻辱中进一步沉沦。

我视本家族和氏族之敌为我之敌,家族和氏族之友为我之友,家族和氏族之盟为我之盟。愿我等同心戮力,共强不息。

我在此时此刻,[当前日期],立下此誓。悲哉,彼煽动我破誓之人,悲哉,若屈膝而破誓之我。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