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魂铁的妹妹(Sister of Soulsteel), 译自Apr-July eQuarterly 08,原作者Kevin Hallock
whisper
2008-06-09, 18:43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译注:铸魔剑(Daiklave),在古语中意为“巨型魔法剑”,这种魔法武器通常由五种材料之一制成:Jade, Orichalcum, Moonsilver, Starmetal或者Soulsteel。它是一种特殊类型的人造武器,通常用于与Exalted的战斗。Daiklaves有多种类型和尺寸,但通常是魔法材料制成的特大号长剑。如果一个人物与这把武器调和,那么他可毫无困难地在战斗中挥舞这超大武器。



魂铁的妹妹

  徒劳的挣扎令人沮丧,所以我任凭自己垂下来,摆离那未完成的铸魔剑。我闭上眼睛,听到身上的铰链随着我在黑暗中摇摆而在石板上拖过,我喃喃自语:“但愿这是一场梦。噢拜托了是梦吧。”

  映入眼帘的柔和黄绿色光粉碎了一切希望。我不是舒适平静地睡在床上,也不是躺在门廊那最喜欢的沙发上:我仍然被吊在塞罗斯阴暗的工作坊里。

  “救命啊!”只有寂静回应我的尖叫。我就像屠夫商店里的一片肉似的吊着,等着哥哥回来。

  工作坊沉重的石门打开了,塞罗斯穿着老旧的围裙和手套走了进来,那两件工具是厚皮革所制,很难使用。他关上门,走向工具台,经过时瞥了我一眼。

  “我知道这很辛苦,小妹,但我们做都做了。”他站在桌旁清理仪器,准备开始又一天的折磨。

  我满心愤恨地扒住锻炉顶部,朝他的方向扭身过去。随着铰链荡向生铁架托着的铸魔剑,上面每个套环都吱呀作响。这个畜生面对我后退开来。

  他转过身去,脸上一直是温柔的表情,一如我所认识的哥哥。“塔拉,你知道我爱你胜过任何一切。所以我必须这么做。铸魔剑需要被所爱的人背叛那憎恨的灵魂,来激发它的狂暴与愤怒。我越爱你,你越恨我,这魔法就会越强大。我会为了你付出生命,你曾说过好多次同样的话。”他穿过工作坊,从柜子里取出几个瓶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种……”我的眼睛溢满了泪水,但怒火拭干了它们。

  “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为我们父亲报仇的办法。我们必须制止被诅者(Anathema),只有翡翠就太弱了。元素龙太弱。”他把瓶子里的东西倒入一个大碗里。

  “渎神者(Blasphemer)!”我嘶声说。

  “我们的神又为我们做了什么?什么都没。”他配药完毕,小心翼翼地检视成果。“被诅者回来了;我们祈祷,却毫无回应。这个武器会有用的;肯定有用。我会死,但你会继续我们永远的战斗。你会抽取无数敌人的姓名。我们会保护世界(Creation)!” 他双手捧碗,谨慎地拿到工具台上。

  “我们?”我阴沉地问。

  “是的。我们俩。这对我的伤害比你大。”

  我要冲他啐口吐沫,但嘴巴太干了,分泌不出口水来。我无奈地低下了头。“那怎么可能?”

  “你还不懂这么做对我多么痛苦。我离开这儿的每个晚上都在哭泣。但必须这么做。”

  “不,别啊。我们找别的方法吧。如果你爱我,就住手。”

  塞罗斯停止配药,去下手套,走到桌旁抓住我的身子。他继续辩驳。

  “我不是让你穿上最喜欢的衣服,带有朱鹭羽毛的红绸装吗?”他向搭在桌子另一头的衣服示意了一下,就好像那是证据。他朝我的头部弯腰,取出一个几乎空了的玻璃杯。

  “我们用你最爱的美酒干杯,它甘美的口感将会是你嘴唇最后的感觉。”

  我死得毫无痛苦。我记得很清楚。他停止争论前,放下了玻璃杯。“但愿你知道这项程序通常用于贮藏灵魂。拷打。解剖。我从来没对你做过那种事。我爱你。”

  当我醒来时,才回想起那些时刻,那是我死后第一个活着时的记忆。首先,他把我的腿敲进了铸魔剑,我眼睁睁看着肌肉变成轻烟。就好像它们被冻结了,然后塞入两大块儿翡翠。我挣扎着试图摆脱这灼烧般的痛苦,但它们只是痛苦地翻滚,从我的腰部扩散到了铸魔剑中。我知道那即是我的未来。

  脑中正浮现更痛苦的景象,塞罗斯打断了我。“对不起,小妹。你知道我喜欢跟你聊天,但我们得干活。”

  他从围裙里取出一副蜡质耳塞,戴手套之前把它们塞入了耳朵。他回到溶液旁边整理更具。我继续恳求,但他不理我。他大步过来,手中抓着一大块儿黑色金属。它散发着痛苦和恐怖。他将它放入碗里,口中念念有词。金属块碎裂时发出了丝丝声,碗中冒出的硫磺色臭气充满了房间。过了几分钟,塞罗斯从碗里抓了一把燃烧中的碎片,抡起了一个刻满密文的大锤。他走过来,把这些碎片镶到挨着我右臀的铸魔剑剑刃上。

  “别使劲动。很快就好了。”那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锤子随着抡动而尖叫着;我随着每次撞击而同时大声尖叫。有时候咒骂塞罗斯;有时候我诅咒他。我恳求和祈祷。但最终我发现众神没有到这个可怖的地方救我。我被打造进了剑刃——我会永远受苦吗?希望不会。但我知道我想要忍耐很久,久到看着塞罗斯惨死。也许被诅者会禁锢他的灵魂,就像他对我做的那样。也许它会用藏有我灵魂的铸魔剑杀了他。我祈求记忆之神让我记住今天。一旦复仇,我要在他死时回忆起每一下锤。希望那样我的灵魂能够安息。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08-06-09, 18:45
TOP
inthel
2008-06-09, 18:48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5996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补充说明:这是Exalted(白狼公司名下的另外一套规则)的同人文章,与WOD并无直接关系。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5, 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