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nWOD] Chapter Three - Prolog, 尘封的译稿
free child
2008-07-13, 18:43
Post #1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样那样做。你瞧,我爱Tony,我不想伤害他,至少不是故意想那么做。也许我内心深处有一部分曾想过,大概?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和那个家伙?”

  “而事实是你和他做了,而Tony死了,对此你怎么想?”

  Tamara怒视着精神分析师,在心中咒骂到“你他妈的认为我怎么想?”她抽了张面纸擤了擤鼻涕。“好吧,我干了蠢事,但我不是有意的。我以前从没骗过他。当一切发生后他气疯了,跟着那家伙后面出去了。”

  “我们没在谈论Tony,我们在谈的是你。Tony的怒火是……曾是……他自己的问题。我并不是来责备你的,Tamra。我是来帮助你的。彼此坦诚对我们两个都很重要。如果我们一味压抑自己,那只会侵蚀掉自己。”

  Tamra一点都不想听这些,但是父母强迫她来这儿。治疗?算了吧。没人能光靠聊天就好起来。有其他方式可以让她感觉好点,那些不限于言辞的方式。但是现在这个精神分析师就坐在这儿,Van Heuvel小姐,这个爱管闲事的婊子,被警察派来,或者说“推荐”来她父母的家。至少这是她认为自己听到的说辞。

  “Tamara,”Van Heuvel小姐问道,“说说那个和你一起离开酒吧的男人,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他是谁。尽管他很帅。我从没见过那么有魅力的男人。天杀的,就算是你也会跟他走的。”Tamara并没想到会说出这话,不由吓了一跳。

  “继续”Van Heuvel小姐无动于衷的等着。

  “我们……我们从后门出来,走到小巷里。我知道那听起来像是妓女做的事。但是……天啊,我觉得自己就是想要他。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做了。他有那种无法抗拒的魅力。”

  “他咬了你的嘴唇?就像我在警察报告中读到的那样?”

  Tamra皱眉深思了一下,“呃……不,我……好吧,我嘴里有血,所以,我猜他是咬了。”

  “血?他的还是你的?”

  “嗯?我……噢,我的天啊。他的!你怎么知道的?直到刚才我才记起来。真恶心,他把自己的血喂给我……而我喝了。”

  “你喜欢那滋味么?”

  Tamra不安的看着Van Heuvel小姐。精神分析师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因为如果你真喜欢,我肯定那将成为今后你所渴望一切。”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