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同人】极上踢牙老妪传说
9898485
2008-08-23, 02:54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516
   15

Group: Sinker
Posts: 336
Joined: 2006-12-24
Member No.: 9815


孩子,不要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服气,想要到外面闯荡一番,创下什么屠龙伏魔的业绩来好好羞辱一番你这没用的洗了一辈子马桶的爹。我知道现在我已经没有能耐,也没有责任用条绳子把你捆在家里了,如果你真的脑子窜烟,想当个真正的冒险者,我绝对不会拦你。但是在你拿着那根叫做武器的棍子离开家门前,作为一个年长者,我必须给你一个忠告:外面很危险。
有多危险?好吧,我就把我年轻时遭遇的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一场灾难告诉给你。
当时我和差不多年纪,可能还比你小。那时的我和你一样,年轻气盛,将老人言当作耳旁风。我比你还要游手好闲,看不起农活,又没有耐心学更高级的技艺,一天就知道和三五个哥们儿闲逛,却将之称为“冒险”。我的父亲就和现在的我一样,认为儿子已经无可救药了,于是他老人家就自顾自的生意,再也不理会我,也再不给我一个子儿。我认为就算当时我饿死他老人家也不会掉一滴泪的。
有这样一个父亲,又是这样一个人,村里人都认为我已经完了。但当时的我却充满了信心,因为就算没钱没能耐,我还有一条硬命在,我完全可以用这条命拼出个未来。于是,在听说了无冬城瘟疫横行,美丽聪慧的艾瑞贝丝女士将开办一家冒险者学校,以寻找拯救无冬城于水火的英雄时,和你一样不要命的浪漫情怀就在我血管里爆发了。
我认为这是一个求钱求名的好机会,他们对要的人没有要求,只有不怕死就行,而这正是我唯一的资本。我决定去碰碰运气,就算没有收获,至少能见见雄伟的无冬城,甚至能一睹那位远近闻名风华绝代的女士的芳容,不像我那该死的父亲,快死了也没看到过一座真正的城市。如果侥幸真能在这行当混出名堂来,乡亲们就要换双眼睛看我啦。
村里的人都认为我发疯了,就连跟我混的那几个哥们儿也认为我离死不远了,而我的父亲估计根本不知道我去无冬城这码事。于是,在没有一个人送行的情况下,我带着仅剩的几个铜币,一路北上,来到了无冬城。
当时的无冬城简直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我似乎是整座城里唯一一个还能笑的人。我吹着口哨,背着破行囊,一路愉快地欣赏着高耸的建筑。街上的行人全都穿着黑色的粗布衣裳,盖住脸部,老鼠一样畏畏缩缩地在大街上行走,他们的样子与其说是逛街更像是逃亡。人行道上呈一字型铺开一块块油布,上面摆满了腐臭的尸体,他们的嘴巴都大大地张着,仿佛正在发出无声的狂笑,脸部肌肉都因为大张的嘴扯得变形了。几个当兵的有条不紊地在这些尸体上摆上柴火,撒上燃油,再用火把引燃。而在别的街道上,已经有很多燃烧的尸堆了,那又甜又臭的味道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街上还有许多头发蓬乱,袒胸露背,胳膊上刺着刺青的人。路人一见到他们就纷纷逃开。从他们肆无忌惮的表情以及还留在胳膊上的枷锁残端就能看出,他们是刚刚从监狱里逃出来的逃犯。但由于瘟疫的肆虐,无冬城已经完全失控了,这群恶棍嘻嘻哈哈地欣赏着路人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互相开着下流的玩笑,手上玩着抢来的东西。见到我,他们对我挥手微笑,我也朝他们致意。大概是这三个月的旅行让我的服装不入流了一些,衣衫褴褛的我被他们当成了同党。
好了,孩子,下面就是最重要的部分了,也是让我放弃冒险这一行业的原因。
我来到贫民区外,这里到处都是浑身脓疮的病人,他们身上一股腐烂的味道,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些还勉强能动的尸体。无视这些病人,我找到了全城最便宜的酒馆。在向冒险者学校报名前,我准备在这里住一晚,好好休息一阵。这时,附近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当时我犹豫了一下,那时我很喜欢管闲事,也很爱看热闹,在大城市中发生的骚乱我不想错过。但疲惫的身躯却让我想早早休息。但是,该诅咒的是,灵魂中游手好闲的那部分占了上风,我朝骚乱的方向去了。孩子,我这半辈子一直在思考,如果我当时我选择好好在旅馆里休息,也许命运就会完全不同,也许此时你爹就会是那个拯救了无冬城的英雄呢。
总之,我来到了事发地点,接着看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年妇女又打又踢。那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有着梳成辫子的银发以及和善的面容,她穿着一条破旧的围裙,在外面围了一圈黑色的腰带。我看到她时,她正躺在贫民区雨后的泥浆中,被那群bao民围着拳打脚踢。那群人高喊着一些什么,但我没有听到,我的注意力完全被老奶奶吸引住了。这个貌似柔弱的老年妇女就在暮色中,被一群人当作恶魔一般不停地折磨。
别以为我要说自己的荣誉感被唤醒了,当时醒来的是我的投机心理。我觉得,好运气来了,这是一个让我在无冬城扬名的机会,如果我从这群人手中救下这位手无寸铁的老奶奶,那么之后那帮冒险者学校的人一定会对我另眼相看,也许那位美丽的艾瑞贝丝女士会因此赏我一个吻呢。
于是,我犯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
我向前跑进人群,大叫要他们停手。但雨后的贫民区路很滑,我不巧地滑了一跤,在泥巴里摔倒,刚好摔在那位缠黑腰带的老奶奶身边。人们的殴打由于我的介入而停了下来,那位老奶奶趁机从地上爬起。我也抬起头,看到那位老奶奶慈祥的脸。我抓住她的手,希望从泥地里爬起来——但她竟一脚踢到我的牙齿!
*
此时刚好打了一个惊雷。老奶奶自裙下踢来的这一脚如此凌厉迅猛,你老爹这辈子从未如此接近死亡。我满嘴整齐漂亮洁白的牙齿就在这一脚下变成了碎片。我该感谢自己的运气没有让牙齿蹦进我的头,否则你这小王8羔子也就不会出生啦!
我被踢牙老奶奶狠狠地踹飞出去,越过那群人的头顶。这一脚的力量居然让我飞了七八码远,如果没有撞上墙,也许还会再飞七八码。我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位老奶奶要踢我的牙,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位老妇人的脚竟会如此可怕。
人们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继续围攻之前的敌人。但是老奶奶已经由于我愚蠢的救援而恢复了元气,她运脚如风,犹如迅雷,精确地轰掉一个又一个人的牙齿。她先用一记上颚粉碎踢让牙齿从一位中年大汉的嘴里蹦出来,又顺势踢中了大汉身边的年轻人,活泼的牙齿同样窜出了他的口腔。那两个人都一翻白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这时一个家伙拿着一只打铁用的大锤子,在老奶奶身后偷袭,但就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只凭直觉,老奶奶轻松地闪过了这一锤,连头也没回,一个后踢将那家伙的牙齿也依样踹飞。就在那家伙倒下的瞬间,一个花盆以惊雷之势自空中砸向老奶奶,一个凶神恶煞的悍妇正在头顶二楼的窗口进行投弹攻击,老奶奶连脚都没有收回,直接顺势回旋踢向半空的花盆,将花盆原路踢了回去,我看到那花盆物归原主,狠狠地砸在了那个扔花盆女的脸上,碎裂开来,几颗白色的东西从那毁容的脸上跳开。
我被踢牙老奶奶的神技完全震慑住了,只能呆在地上一动不动。在来无冬城之前,我曾经设想过各种危险,其中也包括超自然的怪物,但那些想象中的东西和眼前的踢牙老奶奶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踢牙老奶奶才是最可怕的生物。
这时,所谓的bao民有了增援,一群人挥舞着铁锤和镰刀从附近的房屋里涌出来,鬼叫着冲向老奶奶。但此时我已经不认为老奶奶会输了,就算再加上一百个人她也能应付自如。她先是以上颚粉碎踢踢飞了第一个人的牙齿,接着一个旋风踢同时敲碎第二、第三个人的牙床,之后蹬楼梯一样踏上了第四个人的脸,跺脚踹碎,借力高高跃起,飞到第五个人的上空,腿如同镰刀般劈下,一个断头台给他毁了容。之后,她低身闪过了第六、第七个人的联合攻击,一记无产阶ji腿粉碎了第六个人的膝盖,然后在第六个人倒地的同时回旋踢碎了第七人的牙,然后用脚对倒地的第六个人脸部进行倒地追击,让他的牙也不能幸免。
此时老奶奶的动作已经快得看不清了,这个老怪物飓风般将这支十五人的小队伍轻松搞定。我只是觉得一阵眼花,那些人已经全部捂着嘴倒在了地上。贫民区的泥浆中洒满了珍珠般的牙齿,那些白花花的东西在踢牙老奶奶的脚底四处滚动。连周围的墙上都嵌入了七八颗牙,那是踢牙老奶奶惊人脚力的证明。
面对这个多元宇宙最强的存在,我不得不紧紧地捂住嘴,乖乖低头领死。但她根本没有理会我,她只关心牙。由于牙齿已经被踢碎,我捡回了一条小命。
只见踢牙老奶奶在一群倒地的人与滚动的牙中间稳稳地站着。她先是掏出一根牙签剔了剔牙,接着郑重地系好了黑腰带。她在小巷中静静地站立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我看到了她等待的东西。
在渐落的夕阳中,三个人缓缓地走来,他们都穿着黑色的长袍,五官隐藏在风帽的阴影里,于血红的背景中就像漆黑的剪影。
面对着走来的三人,老奶奶摆出了架势。那时,她浑身散发的杀气让我永生难忘。
三人中的左边那人朝老奶奶跑了过来,在中途,他帅气地甩掉了斗篷,露出了斗篷下掩盖的身体。我顿时惊呼了起来,因为那个黑影根本不是人。在风帽下掩藏的是一张骷髅的脸,而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同样没有肌肉,斗篷下完全是一副精巧的骨架。
这具骨架在露出的刹那,我的心脏就如同被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一般,停止了跳动。我的呼吸也停滞了,似乎这东西只要露出面孔就足以让周围的生物惊骇至死。这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与老奶奶站在同一战线,我希望她在我憋死之前战胜这具骷髅。
但是事与愿违,老奶奶的脚的确连续踢中了骷髅的数处死穴,可是骷髅却完全不为所动,他的那副骨架如同精钢所铸,老奶奶连环的踢击只是在他的身上爆发出一团又一团的火花,完全无法伤他分毫。
一个回合过后,踢牙老奶奶跳出圈外,谨慎地望着对手。而骷髅则朝老奶奶优雅地鞠了一躬,接着,橘红色的微光自他空洞的眼窝爆发出来,而压迫我的心脏的力量更加强大了,我知道,那家伙才使出真功夫。
那具骨架先是漂浮了起来,稳稳地停在了半空,接着身上出现了一连串繁复的法阵,然后,七八个重影在他的身边浮现出来,之后他的双掌开始冒出苍白的火焰,最后,他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消失的骨架已经从老奶奶身后冒了出来,并且将冒火的拳头砸向老奶奶的背心。我知道,他掌上燃烧的鬼火只要碰到老奶奶的背部,就能将她一点不剩地烧干。
但是这一掌却没有击中老奶奶,因为老奶奶已经以无可想象的速度回旋过来,接着在中拳之前顺势踢出,那一脚既没有被法阵干扰,也没有被镜像所迷,骷髅惊人的硬度更是没有发挥作用,只听到一声清亮的脆响,那头骨已经碎裂开来。头骨上晶莹的牙齿四处横飞。
老奶奶这踢牙的一脚足力足有百万吨级,骷髅被这一脚犹如炮弹般发射了出去。我极目远眺,看到骨架随着头颅的碎裂,也一点点地化为齑粉。心脏上的压力瞬间消失了,而在我的脑海中,则无端地传来一阵极度痛苦的嚎叫:“原来你本来就能踢碎的!你只是故意装作不能来引诱我露出破绽!”接着,我脑中出现了一幅一个骷髅竖起光秃秃的中指的图像。
我还没有从这幻象中反应过来,三人组中的第二个人甩飞了身上的斗篷。
这一次,兜帽下露出的是一张章鱼的脸。顿时,仿佛某个掩藏百年的墓穴被掀开了,在斗篷下爆发的恶臭几乎要让我把吞下的牙齿都呕出来。那恶臭的怪物胶冻状的皮肤恶心地颤动着。他并没有冲向老奶奶,而是在半路停下,站在原地等待着老奶奶的进攻。
踢牙老奶奶疾风般朝章鱼头冲了过去,却在半路痛苦地垂下头来,紧紧地捂住了头。我惊讶地望着那个章鱼怪物,此时,那东西头上的触手正一伸一缩地蠕动着,似乎在对老奶奶的反应表示满意。他只是原地不动,就已经让老奶奶极度痛苦了。
但是,老奶奶捂着头仍然继续前进,似乎想忍着头疼踹飞章鱼头的牙——如果它有牙的话——于是章鱼头又做了个手势,这次就连我也感觉到那只丑陋的怪物头中辐射出了一股惊人的精神力量,它先像一把锤子一样砸在你的头上,之后又变成一个绞盘,狠狠地挤压你的脑袋,希望把你的脑子从挤扁脑壳中挤出来。
跟因这怪物激发的头疼比起来,牙痛已经不算什么了,我痛苦地伏下身去,忍受着这致命的疼痛。我想离我更接近的踢牙老奶奶一定更疼,但她咬着牙坚持着,仍然以持之以恒的跑姿接近章鱼头。
章鱼头上的触手一齐弯曲了一下,大概是在赞美老奶奶的顽强。接着,更为猛烈的力量涌现了出来,瞬间我几乎觉得脑袋已经爆炸了,脑浆喷涌出来,涂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但即使在这可怕的幻觉中,老奶奶仍然不停地前冲,马上,马上她就可以踢到章鱼头了!
章鱼头还是不动,在老奶奶离他一步远的时候,它头上的触手猛地伸长了,接着如同牵牛花般延伸出去,轻巧地攀上了老奶奶的头,接着,它们锋利的尖端高抬了起来,只要一秒钟,那些恶心的东西就会轻易刺穿老奶奶的颅骨,刺入老奶奶的脑腔,吸取到老奶奶的脑浆。可是我们的踢牙老奶奶凭着难以想象的意志力,丝毫没有退却,忍受着难以置信的头疼、幻觉以及穿脑的危险,径直朝章鱼头飞奔过去,接着一脚踹在了那软塌塌的脑袋上。
顿时,头疼和幻觉同时消失了。我看到章鱼头爆裂了开来,化为了一堆绿色的碎片。这时就仿佛全世界的坟墓一起敞开了,那可怕的味道几乎让我晕了过去。
我之所以没有被熏晕,是因为第三个人掀开了风帽。此时就算兜帽下露出再奇怪的东西我也不会觉得惊讶了,但是那却是一张绝美的脸。
第三个人有着一张美女的脸,光是看到她,我就已经忘记了一切。但是老奶奶显然没有被敌人疑惑,她以惊人的速度继续朝前狂奔,要以一个飞踢踢飞那女子的牙。
在她冲到一半时,女子微微一笑,接着,那件黑袍就被骤然膨胀的躯体撕裂了。
我看到一对巨大的红色翅膀在女子的身后展开,越张越大,最后那双翅膀居然遮住了半个天空,随着它们的拍动,一股狂风刮过了整个无冬城,我想全城的人都能看到这可怕的景象。
随着体型的剧变,女子俯身剧烈抽搐着,脸上露出夹杂在狂喜与痛苦中的表情,接着,翅膀下伸出了一只带刺的尾巴,然后,女子的脸随着一声尖叫化为一只龙头。
尖叫声中踢牙老奶奶持续前冲着,似乎根本没有在意敌人的改变。女子尖叫的后半部分变成了一声咆哮,此时,拦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成年的红龙。
但是老奶奶踢牙的决心似乎是无可阻挡的,她高高地跃起到龙头的高度,向龙的嘴狠狠地踢去,但是红龙将巨大的翅膀一扇,将老奶奶小小的身影像虫子一样扇飞了。
被巨力击飞的老奶奶炮弹一样朝我冲来,而我只得伏倒在地,尽量贴紧地面。我无法想象老奶奶撞到墙上会怎么样,我想她会在墙上当场撞碎,脑袋胳膊乱飞。
但是老奶奶再度超乎我的想象,她在空中灵巧地翻了个身,将双脚朝向墙。接着,她撞在了我身边的墙上,由于巨大的冲击,墙壁立即出现了裂缝,但是老奶奶却双脚蹬墙,毫发无损地受了身。然后,凭借倒塌的墙的反弹力,她又朝那条龙倒跃了过去。
我拼尽全力爬离了墙,那墙在我身后轰隆隆地塌了。而老奶奶则势不可当地火箭一般朝红龙飞了过去。
红龙显然对这个突然反击的老妖婆猝不及防,它连扇了两次翅膀,但风压已经对二度加速的老奶奶不起作用了。红龙的鼻子冒出一股青烟,接着,它张开大嘴,朝疾风怒涛的老奶奶喷射出一股灼热的火柱——我发誓,如果那道火柱落到了地面,半个无冬城都将化为灰烬,但是在火柱落在老奶奶的脚上的一刹那,就都被弹飞了。龙息被老奶奶踢成了无数耀眼的火星。
在老奶奶的踢牙神脚面前,任何攻击都是毫无作用的。就算是神,只要有牙,老奶奶也会将之踹飞。
孩子,不要以那种眼神看着你老爹,你老爹虽然是个混蛋,但一生从未说过谎。我发誓,那老奶奶后来以百万吨重踢踢飞了那龙,那龙就像一颗璀璨的流星一般,自天界滑落,再也没有出现。龙牙如同雨点一样劈里啪啦地落下,和地上的人牙掺在了一起……
当我醒来时,没牙的人,一地的龙牙人牙巫妖牙,还有踢牙老奶奶都不见了踪影。我捂着嘴鼻青脸肿地回到了旅馆。第二天,我没有去冒险者学校报名,也放弃了去看艾瑞贝斯女士的机会,而是背着行囊,垂头丧气地乖乖回了家。从那以后,我成为了一个遵纪守法的好村民,很快成为全村最好的清洁工。
尽管生活很无聊,但我死也不想再见一次那踢牙的老妖婆了。
孩子,请你相信,你老爹没有撒谎。外面的世界真的充满了危险,冒险者是那些没有出息的疯子才会从事的职业。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个故事,也不会放弃冒险的梦想,但我只请你答应,路上千万要保护好自己的牙齿,你不知道没有牙人的一生有多么难过。
当你在地上看到一位缠着黑腰带,有着一口结实的牙齿,面带慈祥笑容的老奶奶倒在地上时,千万不要向前跑进人群,大叫要他们停手,更不要抓住她的手,否则她百分之百会一脚踢到你的牙齿。
相信我吧孩子,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最可怕,一种是踢牙老奶奶,一种是老头滚动条。
你问什么是老头滚动条?哦,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TOP
Milk
2008-08-23, 11:10
Post #2


经群众长期全面细致考察而认定的光荣团员,授予头衔“公开的好喵”!
Group Icon
 439
   9

Group: Builder
Posts: 1276
Joined: 2007-11-11
Member No.: 17300


维基上也有踢牙老奶奶,呵呵
http://hierstarten.net/index.php?hl=f5&...%25R5%25N5%25O6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为防止以后维基打不开,贴过来到spoil中
2012年伦敦奥运会跆拳道冠军 踢牙老奶奶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ilk: 2008-08-23, 11:28
TOP
wrhunter
2008-08-23, 15:57
Post #3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953
   76

Group: Sinker
Posts: 398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QUOTE(9898485 @ 2008-08-23, 02:54) *

相信我吧孩子,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最可怕,一种是踢牙老奶奶,一种是老头滚动条。

说真的,我就是被这两大人间凶器彻底打败,从此患上了汉化版恐惧症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ph34r.gif)
TOP
vestirous
2008-08-24, 09:27
Post #4


粉红波动研究会会员
Group Icon
 1463
   21

Group: Sinker
Posts: 3443
Joined: 2005-11-09
Member No.: 3848


在老奶奶的踢牙神脚面前,任何攻击都是毫无作用的。就算是神,只要有牙,老奶奶也会将之踹飞。


但是章鱼头明明没牙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TOP
贝鲁特
2008-08-24, 15:38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
   0

Group: Primer
Posts: 23
Joined: 2006-06-16
Member No.: 7819


QUOTE(vestirous @ 2008-08-24, 09:27) *

在老奶奶的踢牙神脚面前,任何攻击都是毫无作用的。就算是神,只要有牙,老奶奶也会将之踹飞。
但是章鱼头明明没牙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所以章鱼头是脑袋被踢爆,而不是牙齿被踢掉
TOP
undead Ranger
2008-08-24, 16:26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
   0

Group: Primer
Posts: 6
Joined: 2007-06-03
Member No.: 13454


QUOTE(vestirous @ 2008-08-24, 09:27) *

在老奶奶的踢牙神脚面前,任何攻击都是毫无作用的。就算是神,只要有牙,老奶奶也会将之踹飞。
但是章鱼头明明没牙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章鱼头不用牙吃饭,但是有牙的。记得看过一个章鱼头的生活史,说它们的幼体要找一人形生物寄生的。
TOP
AoW
2008-08-25, 14:18
Post #7


拥有JD之心的懒到连头衔都懒得想的懒者
Group Icon
 47
   5

Group: Builder
Posts: 489
Joined: 2005-07-01
Member No.: 14


我很期待老头滚动条的同人
TOP
Necrowings
2008-09-03, 10:41
Post #8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
   0

Group: Planer
Posts: 130
Joined: 2006-12-26
Member No.: 9838


一想起踢牙老太,我对伊的敬仰就如长江之水一般连绵不绝……
TOP
Milk
2008-09-03, 11:17
Post #9


经群众长期全面细致考察而认定的光荣团员,授予头衔“公开的好喵”!
Group Icon
 439
   9

Group: Builder
Posts: 1276
Joined: 2007-11-11
Member No.: 17300


我已经很老了,但是我还记得那个看见踢牙老太的那个夏天。
她带我去帮红龙拔牙的时候,她帮我买了双鞋,因为有些的牙医和没鞋的牙医价钱相差很远。(踢牙靴)
怎么,你觉得十两银子这价钱很贵吗?那么你们可以找几个便宜的。那边有几个没穿鞋子的。你给他几两银子他们就已经很开心啦!哪些连鞋都没有的牙医,你们有信心么?万一他们失手了,牙床发生感染,你想想后果会怎么样。我不敢说我这位朋友手艺比他们都好。我现在跟你们说的是你一口大小二十多颗牙齿的安全。在这方面,你们该相信一个穿鞋的人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ilk: 2008-09-03, 11:4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5-19, 2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