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自外而来, 世界真相……
Frend
2009-06-23, 21:24
Post #1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6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2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From Beyond

自外而来


作者:H.P.Lovecraft

笨拙的译者:竹子



译者声明:
1、本译者英语水平有限,多数采取意译为主,不敢称精准,只求忠实。精通西文、看过原版者自然可发现该版的误译不符之处,务必请一一指正;或有写文高人,塑造气氛之大师也请点拨一二,在下也诚惶诚恐,虚心受教。如发觉用词怪异,描述离奇之现象虽当追究译者责任也须考虑克苏鲁神话本身多有怪异修辞手法的问题。故如有考据党希望详细考证,可向译者寻求英文原文,或者共同探讨。

愿旧日支配者安息
——————————————

我对发生在我最要好的朋友,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的变化感到无比恐惧。两个半月前,他向我讲述了自己研究形而上学与物理学的目的,而当我怀着敬畏,甚至几乎是恐惧的心情劝告时,他却变得怒不可遏起来,并且将我赶出了他的实验室与房子。于是,从那天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不过,我知道他这些天几乎一直都把自己关在阁楼的实验室里,面对着那台该被诅咒的电子仪器,每日茶饭不思,甚至连仆人们都不见;但是我却没想到短短十周的时间能够将一个人改变成如此的模样。看到一个原本身体肥胖的人突然变得骨瘦嶙峋实在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如果看到他原本因肥胖而松弛下垂的皮肤变得泛黄或灰白;看到他眼窝深陷,眼圈乌黑,眼睛里闪烁着不祥的光芒;看到他前额隆起皱纹,静脉鼓起,双手抽搐颤抖,这种感觉就变得更糟糕了。况且,他现在邋遢得令人生厌,穿着疯狂混乱,发梢尚黑可发根已变得花白,那张过去总是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也留起了不加修理的白胡子——所有这些东西积累起来的印象实在令人惊讶。可就是在我被逐出房子数周后,这幅模样的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就在夜间带着他那不算清晰的字条来找到了我;也正是这幅模样的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一面手持蜡烛颤抖着邀请我走进这座远离本艾文伦特大街的老房子,一面鬼祟地打量着自己肩头,仿佛是在害怕这座古老孤寂的大宅子里某些看不见的东西的幽灵的模样。

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进行科学与哲学方面的研究根本就是个错误。这些东西应该统统留给那些呆板、毫无人情味可言的研究者,因为它们只会带给那些感情丰富、富有激情的人两种悲剧性的选择:如果他在自己的追寻之路上失败了,他将会感到绝望;而倘若是他成功了,他所需要面对的将是既说不出也想象不到的恐怖。蒂林哈斯特曾经一度是失败、孤独以及忧郁的牺牲品;可是现在,透过我那令我厌恶的恐惧,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沦落为成功的猎物。在十周以前,当他突然向我讲起那些他觉得自己将会发现的东西时,我的的确确曾警告过他。但他那时正处在一个激动甚至过度兴奋的状态下,虽然说话的声音还保持他一贯爱卖弄学识的口气,却更透着高亢和不自然的腔调。

“我们究竟对我们身边的世界和宇宙了解多少呢?” 他说,“我们获得感觉的方法少得可怜;我们对周遭事物的见解更是无限地狭窄。我们只能看见那些被构造成能被看见的东西,而对它们的根本本质却一无所知。透过五种软弱无力的感官,我们自命自己能理解这个无限复杂的宇宙;然而另一些存在却有着更加广阔、更加强大、甚至能探知完全不同领域的感官,它们所看到的东西或许与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有着天壤之别,甚至它们也许能够看到并研究整个物质世界、能量世界乃至生命世界。这些世界也许就近在咫尺,而我们的感官却从未发现过它们。我一直都坚信那些怪异、无法触及的世界就存在于我们近前。而现在,我相信我找到了一种方法来打破障碍。我没有开玩笑。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那台靠近桌子的机器能产生一种波动作用于那些存在于我们身体之内却未被我们意识到的感官——那些已经萎缩、退化掉的残余。这种波动能够为我们展现许多人类从不知晓的景象,甚至还有好几种我们所知道的有机生命体从不知晓的景象。我们将会看到那些狗儿究竟在对着黑夜里的什么咆哮;我们将会看到,午夜之后,那些猫儿究竟在竖起耳朵倾听什么。我们将会看到这些东西,而且我们还能看到那些从未有活物能够目睹的东西。我们将无视时间、空间甚至是维度的存在;我们将勿需肢体上的移动就能凝视万物的初源。”

当蒂林哈斯特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曾劝戒过他。因为我知道他将会因此倍受惊吓,而不是感到娱乐。但他是个顽固的狂信徒,并因此把我赶出了他的房子。而现在他仍旧是个狂信徒,但他渴望说话的欲望战胜了他对我的愤慨,于是他以命令式的口吻写了一张字条给我——我甚至都认不出那信上的字迹。他原本是我的朋友,现在却突然变成了一个令人胆寒的怪人。而当我走进他的住所时,那些似乎正潜行在一切阴影里的恐怖开始逐渐影响我。他十周之前所说过的话语、所信仰过的事物此刻似乎就具化在那烛光点亮的小小光圈之外的黑暗里。而房子主人那空洞、异样的声音更令我嫌恶。我希望他的那些仆人能在近旁。而当他提到仆人们在三天前都仓促地离开了时,我格外地希望自己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可这些仆人们离弃他的主子之前居然没有去告知一个可靠的朋友——比如我,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至少对于老格雷戈里来说是。自从那次蒂林哈斯特在暴怒中将我逐出房子之后,我所有有关蒂林哈斯特的消息都是从老格雷戈里那里听到的。

然而,很快,所有的恐惧均屈服在我那愈来愈强烈的好奇和惊奇面前。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我尚且只能妄自揣测;但我敢肯定,他将向我透露某些惊人的秘密或发现。过去,我曾过分地反对他进行那种超自然的窥探;而现在,既然他显然已经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我也几乎一同分享了那他高涨的情绪。只不过,他为了获得胜利而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可怖地逐渐显现出来了。我跟随着这个男人颤抖的手里那摇曳的烛火,向上穿越过这间房子里空旷的黑暗。电灯似乎已经关掉了,当我就这件事问起我的领路人,他则说这是为了某个特定的目的特意关掉的。

“那可能太多了……我不敢……”他继续喃喃低语到。我特别留意到了他那喃喃低语的新习惯,因为那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自言自语。当我们走进那间位于阁楼的实验室时,我看见那台可憎的电子仪器发散着一种阴沉而又不祥的紫色光辉。它正连接着一个强大的化学电池,但整个电路上似乎并没有电流通过——因为我记得在实验阶段时,这东西在运转时会发出劈啪与咕噜的声音。蒂林哈斯特嘟哝着回答了我的疑问,说那种持续的光辉是一种我不能够理解的电学现象造成的。

他让我坐在那台机器的左边,靠近它的地方,而后打开了一个位于一组围成圆冠的灯泡下方的某个开关。那种我熟悉的劈啪声又开始了,而后转变成一种嘎嘎作响的声音,并最后转变成一种嗡嗡的声响。那种嗡嗡的声响如此轻柔,仿佛又重新回归到了寂静之中。与此同时那紫色的光辉随着声音的变化变得明亮起来,然后再次黯淡下去,然后转变成一种暗淡而怪诞的颜色,一种我既无法描述也无法区分的混合色彩。蒂林哈斯特一直注视着我,并留意到了我迷惑的表情。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低声地说。“那是紫外线。”他古怪地偷笑着我的惊讶。“你以为紫外线是看不见的吧,它的确是——单你现在的确能‘看’到它,还能‘看’到许多原本看不见的东西。

“听我说,这个东西制造的那种波动正在唤醒我们身体里沉睡的数千种感官。这些感官是亘古以来、我们从一些分散的原子进化到人类有机体的这一进化历程里继承下来的。我已经看到了真相,而现在我试着将它展现给你。想知道那看起来像是什么样子吗?我会告诉你的。”这时蒂林哈斯特直接正对着我坐了下来,吹灭了蜡烛,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我的眼睛。“你现有的感官——我猜最先是耳朵——会得到许多模糊的感觉,因为它们与那些沉睡的感官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然后才会轮到其他的感官。你已经听说过松果体[注1]了吧?我要大声嘲笑那些肤浅的内分泌学家,还有和他们一路的那些容易上当、一幅发户嘴脸的弗洛伊德主义者[注2]。我已经发现了,松果体是诸多感官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感官。它最后能产生类似视力的感觉,并为大脑传输去可见的图案。如果你是个普通人,这样你就能了解到它的大部分情况……我是说了解来自‘外面’的信息。”

这是你获得它大部分的方法……我是说得到大部分来自外面的迹象。”

[注1:松果体,脊椎动物大脑中存在的一个内分泌腺体,位于脑部中央两半球之间,主要分泌褪黑激素调制动物的睡觉和觉醒等“生物钟”的功能。许多人相信这是人类体内已经退化的第三只眼。]
[注2:弗洛伊德在心理学研究时将松果体看做一种简单的内分泌腺体]


我看着这间有着倾斜的南面墙壁、空旷巨大的房间。此刻,一些寻常眼睛无法看见的光线昏暗地点亮了这里。远处的墙角里全是阴影,而整个地方都呈现出一种朦胧的虚幻感。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模糊了房间的本来面目,并将想象引导向象征和幻影的方向。在再次开口前,蒂林哈斯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渐渐开始幻想着自己正置身于某些巨大且难以置信的神庙之中。这些神庙里供奉着某些已经消失许久的神明;或是置身在某些模糊的巨大建筑之中,在那里不计其数的黑色巨型石柱从一片潮湿的石板上拔地而起,直达我视野之外云雾缭绕的高处。有一会儿,这些图像变得非常栩栩如生,但这一切渐渐让路给一个更加恐怖的感觉:那是一种置身在即听不见也看不见、无穷无尽的空间里所感受到的那种完全、绝对的孤寂。那里看起来是一片虚空、什么也没有,而我却感觉到一种孩子般的恐惧。这股恐惧迫使我从屁股口袋里抽出那把一直带在身边的转轮手枪——自从那夜在东普罗维顿斯被打劫后我就保持这这个习惯。这时,在远方那最遥远的地方,某种声音轻柔地滑进了现实。那声音轻微地振颤着、无比的模糊,却明白无误地带着音乐的韵律。但这声音却蕴含着一种不同寻常的疯狂特质。就是这种疯狂的特质使得那音乐带来的冲击对我来说更像一种施加在全身上下的一种轻微的折磨。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听到有人在刮擦毛玻璃。与此同时,四周渐渐出现了某种像是寒冷气流的东西。这种感觉显然是从那遥远声音传来的方向传过来的。当我屏息等待的时候,我意识到那声音和风正在逐渐加强。这些感觉给了我一种古怪的想法——好像我被绑在一对铁轨上,一辆逐渐靠近的巨大火车头马上就要碾过来了。我开始对蒂林哈斯特说话,而当我这么做的时候,那些不同寻常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我又仅仅只能看见坐在我对面的那个男人,只能看见那泛着微光的机器,还有这个昏暗的公寓。我发现自己几乎下意识地拔出了那柄转轮手枪,而蒂林哈斯特冷淡地对着它咧嘴嘲笑。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我肯定他所看到、听到的就算不会更多也至少和我所经历的一样多。我低声向他讲述我所经历的事情,而他则让我继续尽可能的保持安静和敏感。

“不要动。”他警告到。“因为在这些光线里,就像我们能看到那些一样,我们也能够被看到。我已经说过仆人们已经离开了,但我没有告诉你他们是怎么离开的。就是厄普代克夫人,那个头脑迟钝的管家,就在我警告过她之后,她还是打开了楼下的电灯。然后那些线路开始共振。那一定可怕极了,尽管我是在另一个角度上看到、听到这一切的,但我在这上面都能听到她的尖叫。再后来,在房子各个地方发现那些空空如也的衣服堆也够吓人的了。厄普代克夫人的衣服就在大厅的电灯开关附近,所以我才知道她当时干了什么。它捉住了他们。但是,只要我们不移动,我们就非常安全。记住!我们在和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世界打交道,而在那里我们几乎是无依无靠……所以,别动!”

他所揭示的事情以及突然接到的命令混合成一种强烈的震惊施加在我身上,使得我陷入了一种肢体麻痹的状态。而在我的恐惧中,我的脑海里再次向那些感觉——那些蒂林哈斯特口里所谓的“外面”传来的感觉敞开了大门。此刻我进入了一个声音与运动变化组成的混乱漩涡里,令人困惑的图案出现在我眼前。我能看见这间阁楼那模糊不清的轮廓。但在空间中的某些位置上,似乎有一段由无法辨识的形状或云雾组成的翻滚沸腾的圆柱。这圆柱从我右边、头顶上的某个位置穿透了固体的屋顶,延伸向空中。这时,就像原来的感觉一样,我瞥见了那座神庙。但这一次,那些石柱耸立进了一片由光芒组成的飘渺虚无的海洋里。自那光海里发出一道足以令人目盲的光束,沿着我早前看到的那个云雾缭绕的圆柱所在的路径照射下来。在那个景象之后,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变成了万花筒。在一大堆景象、声音以及无法确定的感官感觉所组成的混乱中,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瓦解,或者以某种方式失去自己应有的固态形体一般。我一直都对一个明确而清晰的瞬间记忆犹新: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一片奇怪的夜空,那天空里充满了旋转着的闪光球体。当这幅景象退却消失之后,我看见一个由无数发散着光芒的恒星所组成的星座或是银河。这座银河或星座有着一个固定的形状,那正是一副扭曲了的、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的脸孔。在另一个时候,我感觉到某些有生命的巨大物体擦过我的身边,甚至偶尔走或者飘过我那本应该是固态的躯体。我觉得我看见蒂林哈斯特正看着它们,就好像他那受过更好训练的感官能直接看得见它们的形象。我想起他曾说过的松果体,不由得好奇他透过这种奇异的“眼睛”究竟看到了什么。

突然之间,我获得了一种更加广阔的视野。在那片光影交织的混乱之上出现了另一幅图案,虽然模糊,但却能持久存在且保持稳定。那景象的确在某些方面有些熟悉。因为视野中所有那些不同寻常的部分全叠加在那些寻常见到的、地球上的景象之上。那就好像是坐在剧院里,看着电影投影到一块事先绘画过的银幕上一般。我能看见阁楼里的实验室;能看见那台电子仪器;也能看见坐在我对面,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那副难看的模样。但是所有那些未被我熟悉的事物所占据的空间里,没有哪怕一小点是空的。无数无可名状的形状,不论是否是活的,都以一种令人厌恶的无序状态混杂在一起,而在每一个我所熟悉的事物周围全都是无数怪异而陌生的存在。那就像是所有我所熟悉的事物全都进入了一个由其他陌生事物构成的世界,或者反之。最初出现的那些活动着的东西都是漆黑的、水母般的怪物。它们随着那机器所传出的震动一同松软无力地抖动着。而现在,他们的数目已经多得令人厌恶。我恐怖地看着它们重叠;它们是半流体的,有能力穿越彼此,也有能力穿越那些我们平常认为是固体的东西。这些东西永不停歇,但似乎永远都怀着某些险恶的目的漂浮在附近。有时,它们似乎在吞噬彼此。那些攻击者会突然冲向它的猎物,并在顷刻将后者从我的视野中消抹除去。我战栗着意识到我可能知道那些不幸的仆人是如何从这个世界里消失的了。而即便当我努力去观察这个一直存在在我们身边,原本无法看见,现在却以新的方式展现在我眼前的世界的其他性质时,我始终无法将它们排除在我脑海之外。但蒂林哈斯特却一直注视着我,并开始对我说话。

“你看见它们了?你看见它们了?你看见那些在你附近漂浮,砰然下落,穿越你一生的每个动作的那些东西了吗?你看见那些人们认为只有纯粹空气和蓝色天空里的生物了吗?难道我没有成功地打破障碍吗?难道我没有向你展现那些任何活人都从未目睹过的世界吗?”我听着他的尖笑穿越那些可怖的混沌,看着他那张疯狂的脸令人厌恶地挤到了我的脸前。他的眼窝变成了燃烧着火焰的深渊,它们死死地盯着我,包含着在我看来仿佛是势不可挡的憎恨。而那台机器却仍可憎地嗡嗡作响。

“你以为这些胡乱挣扎着的东西让那些仆人消失了?蠢材,它们是无害的!但那些仆人的确消失了,不是吗?你曾经试图阻止我;你曾在我需要每丝每毫鼓励的时候阻碍我;你害怕那宇宙的真相。你这该死的懦夫,但我已经抓住你了!究竟是什么将那些仆人从这个世界消抹掉了?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尖叫得如此大声呢?……不知道?是吗?你很快就会一清二楚了。看着我——听清楚我要说的——你以为真的有时间和光亮一类的东西吗?你想象过那些比如形状或物质一类的东西吗?让我来告诉你,我曾深入你那小脑瓜无法想象的深渊。我曾看见那无限的边界之外的世界,我曾召来那丛群星而来的恶魔……我曾驾驭着那些从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散播死亡和疯狂的黯影……空间属于我,你听见了吗?那些东西正在追猎我——那些吞噬和瓦解的东西——但我知道如何避开它们。是你,它们得到的将会是你!就像它们得到那些仆人一样……激动人心吧,我亲爱的先生?我曾告诉你移动是很危险的,我告诉你别动,这是在拯救你——拯救你去看到更多的景象,让你能更多地听我所要说的话。如果你动一动,它们在老早以前旧已经抓住你了。不要担心,它们不会伤害你,它们没有伤害那些仆人——那些可怜的混蛋只是因为看到了那些东西才叫得如此大声的。我的宠物们并不漂亮,因为它们来自一些审美标准……完全不同的地方。但我向你保证,蜕变不会让你感到丝毫疼痛——但我想让你见见它们。我几乎就能看见它们了,但我知道该如何停止。你不是很好奇吗?我一直都知道你算不上一个科学家。颤抖吧,哈,带着焦虑颤抖着去看那我所发现的终极的事物吧!为什么你不动一动呢?这个时候?试试看?好吧,不用紧张,我的朋友,因为它们已经来了……看呐,看呐,诅咒你,看啊……它就在你的左肩上……”

接下来的我所需要叙述的就十分简短了,而且可能与你从报纸上读到的记述别无二致。警察听到一声枪响从老蒂林哈斯特的房子里传出来,并在那里发现了我们——蒂林哈斯特已经死了,而我也不省人事。他们逮捕了我,因为当时那把转轮手枪正在我手上,但三个小时后他们又释放了我。因为他们发现蒂林哈斯特死于中风,而我那一枪直接射向了那台有害的机器。那时那台机器正无药可救地散落在实验室的地板上。我没有透露太多我所看见的东西,因为我怕法医会怀疑;但根据我含糊给出的叙述,医生仍旧认为我,毫无疑问地,被那个嗜杀且怀恨在心的疯子催眠了。

我希望我能相信医生的话。如今我不得不去想象,去琢磨我四周的空气和头顶的蓝天。如果我能打消这些念头,那将对我紧张不安的神经大有裨益。可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人独处,也从未感到轻松过。有时,即使在我困倦的时候,一种被追踪的、令我毛骨悚然的感觉仍会带着彻骨的寒意向我袭来。而我之所以无法相信心理医生的解释,完全是因为一个简单的事实——警方声称那些仆人们是被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残忍地谋杀了,可是他们的尸体却从未被人发现过。

The End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16-08-23, 20:07
TOP
Frend
2009-06-23, 21:26
Post #2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6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2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后记:
本为写于1920年,1934年出版。洛夫克拉夫特先生早期作品之一。
一直以来评论家对《From Beyond》评价不高,部分甚至认为是一篇很拙劣的小说……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很喜欢这篇文章——主要是它够科幻——这是我最喜欢的洛夫克拉夫特先生的短篇小说之一。
另外,由于这篇文章是我在旅行期间翻译的,手边没有字典和文曲星,有些词可能拿捏不准,做得比较粗糙,望大人们指正。

PS:记得,很多年前——我读高中的时候——《科幻世界》里刊登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有十只眼睛的小孩,人们可以通过读取他的脑电波看到世界的真相……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异曲同工阿,有谁记得这篇文章的题目么?

另外:特别鸣谢在重庆时,一位不知名的MM在翻译过程中给与的协助。
TOP
Bozar
2009-06-23, 21:55
Post #3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249
   73

Group: Avatar
Posts: 1109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QUOTE(Frend @ 2009-06-23, 21:26) *
另外:特别鸣谢在重庆时,一位不知名的MM在翻译过程中给与的协助。
口胡……恐怖小说里也藏着炫耀贴……特洛这是怎么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mad.gif)

QUOTE
[1] see and study whole worlds of matter, energy, and life
某废柴觉得翻译成“探索、研究物质、能量、生命世界的方方面面”似乎更简洁一些……

QUOTE
[2]原文为waves,根据后面叙述来看可能是指声波。
wave还是翻成波吧,光波声波粒子波都可以是wave……既然爱手艺大人没有明说那么就不要特意指明了……

QUOTE
[3] from the state of detached electrons to the state of organic humanity 原文为分散的电子,但是似乎不妥。
那个……detached electrons有可能说的是“未成对电子”的意思,这些电子配对形成共价键以后可以生成有机物……俺没看过上下文,单从这句原文来解释的……

“从孤对电子的状态演变到能形成人类这种有机体的电子排布方式”

QUOTE
[9] do you suppose there are really any such things as time and magnitude? Do you fancy there are such things as form or matter?
magnitude是这个意思吧……

QUOTE
星等 [magnitude] 天文

天文学中,指恒星或其他天体的亮度。天体的亮度越大,星等数越低。在古代,恒星的亮度分为6等,1等星是最亮的恒星(参阅喜帕恰斯[Hipparchus])。现代使用的星等系统中,规定一个星等为亮度比的2.512倍,因此星等差5等相当于亮度差100倍。视星等是地球上的观测者所见的天体的亮度,例如太阳的视星等为-26.7等,满月约为-11等。绝对星等是在距天体10秒差距(32.6光年)处所看到的亮度,太阳的绝对星等为4.8等。参阅反照率(albedo)和光度学(photometry)。

“你觉得是否有久如时间,亮如恒星的存在?你可曾想想过这些存在以物质的形式出现在你的面前?”

以上皆为废柴一家之言,望大人海涵……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Bozar: 2009-06-23, 22:11
TOP
Frend
2009-06-24, 08:20
Post #4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6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2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先拜谢了……先改正再说

QUOTE(Bozar @ 2009-06-23, 21:55) *

口胡……恐怖小说里也藏着炫耀贴……特洛这是怎么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mad.gif)
因为……的确是一MM协助的……
QUOTE(Bozar @ 2009-06-23, 21:55) *

那个……detached electrons有可能说的是“未成对电子”的意思,这些电子配对形成共价键以后可以生成有机物……俺没看过上下文,单从这句原文来解释的……
专业英语里的未成对电子不是这个词吧……是“Unpairs electron”,如果要生成有机物分子,那也应该说是原子结合才对,除非爱手艺大人想表现的是范德华力形成蛋白质四级结构……那我觉得detached electrons一个词好像不够用
对不起,我是搞这个的,所以这个很在意。
QUOTE(Bozar @ 2009-06-23, 21:55) *

“你觉得是否有久如时间,亮如恒星的存在?你可曾想想过这些存在以物质的形式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句话我觉得应该是句反问句,就是说 事实上没有时间,magnitude,形式,物质等等……
不过magnitude,的确受教了,我猜了半天也没猜出个所以然
另附原句如下
Look at me - listen to what I say - do you suppose there are really any such things as time and magnitude? Do you fancy there are such things as form or matter? I tell you, I have struck depths that your little brain can't picture. I have seen beyond the bounds of infinity and drawn down demons from the stars...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09-06-24, 08:21
TOP
Daniel
2009-06-24, 15:17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5
   0

Group: Primer
Posts: 25
Joined: 2009-05-29
Member No.: 30822


科幻世界的那篇文章叫《看的恐惧》不过内容和你说的有细微的区别。

PS,lz大人翻译了好多东西,以后又新作能不能到我们的百度贴吧里也发一份呢?地址在这http://tieba.baidu.com/f?kw=%BF%CB%CB%D5%C2%B3%C9%F1%BB%B0

先谢过了!
TOP
wrath
2009-06-24, 15:37
Post #6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
   0

Group: Planer
Posts: 142
Joined: 2005-11-27
Member No.: 4174


百度贴吧贴文太麻烦了,经常被拔楼斩首,或是因敏感词关键词过滤而贴不上.还不如直接贴链接安逸.
TOP
Frend
2009-06-25, 09:27
Post #7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6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2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baidu贴吧……
那里每一贴的字数限制好少……
而克苏鲁神话每一篇又好长……
TOP
jonesdavis
2019-10-02, 09:17
Post #8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
   0

Group: Primer
Posts: 6
Joined: 2019-09-16
Member No.: 83296


这篇小说不是在后来在1986年被改变成了电影《活魔人》么,主演是杰弗里·考姆斯,当年这片虽然没有他主演另一部改编自爱手艺的《活跳尸》那么出名,也占据了80-90年代的各大出租录像带和碟片的恐怖片位置,那些评论家要是看到这一幕,不打脸吗
TOP
拔剑式
2019-11-22, 20:27
Post #9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6
   0

Group: Primer
Posts: 4
Joined: 2017-01-26
Member No.: 68809


赞美前人的劳作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1-25, 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