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 第一章:神秘世界 - 王座先知、逐弃者及社群
limengan
2009-08-12, 11:55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Seers of the Throne
王座先知


设想一下:觉醒者要么愈发孤注一掷地抓紧亚特兰蒂斯的残破余脉,要么就是投身于幼稚的理论,鼓吹智慧与许久之前就被天督所攫取的力量。法师们尽是一群失败者。他们梦想着一个永远不会降临的时代,或者说,一个不会再临的时代。对于王座先知而言,效忠胜者远胜于紧抓住升华的空洞美梦。甘为神灵奴隶远强于做沉睡者中的乞丐。站在胜利边缘的滋味真美妙,真的非常美妙。

白银天梯扮演着政府的职责,而帷幕守护者编造教派来愚弄废物们,不过王座先知宣称这只是对真正权力的苍白模仿罢了。在面对审问时,他们声称当亚特兰蒂斯尚在燃烧时,王座先知就已经开始效忠天督了。他们并非是以横跨深渊直抵守望塔的方式来抓住自己的道路——王座先知们在天督的牵引下进入守望塔,开始成为狱卒、告密者与间谍。从此以后,王座先知日益蓬勃繁荣,缓缓渗透进觉醒者与沉睡者的权力结构中。在此,他们能筹谋自己的计划来巩固人类的冥寂,阻碍觉醒者们夺回上界的努力。他们行事决不存慈悲,因为王座先知深信天督将犒赏他们的忠诚。

王座先知的每个成员都坚信自己身处于一个从市井街头直到上界宝座本身的复杂阴谋集团中:在权力阶级上攀升,并赢得一个职务。每当他们来到这座金字塔的新一级时,天督将会以更强的力量来回报他们的效忠。王座先知们认为,若真的证明了自我价值,他们将会被晋升为天督本身。

这个阴谋集团(与权力阶级)是永无止境的,它被分为真职务与伪职务两种。即使是王座先知也无法轻易区分二者。真职务在王座先知的组织结构中具有实际意义,而伪职务则由高级的王座先知所设立,使后进者从追寻权力的道路上迷失方向。王座先知的大师们丝毫不信任他们最低阶的奴隶,不过却通过设立伪职务从而慷慨地允许他们打理自己的事务。最终,这些职务的意图被人遗忘,成为一个个虚衔与秘密教派。在最低层级中,地位的价值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因此中级的王座先知们建立起了其他非正式的组织,来奠定并维持着他们的权力基础。秘名,符号与仪式充满了王座先知的所有阶层。

不过,总有不少流言能让其他觉醒者对王座先知组织结构有一鳞半爪的了解。王座先知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现代化了,他们抱着对逝去时代的敬意而使用一些同时代的称号。单独的结社被称为“塔门”[pylon]。虽然王座先知们彼此竞争,但他们也服膺于一个地方性的“四领主议会”[tetrarchy]。在最顶层则是“教团”[Ministry],致力于管理事务而非经营地区。即便身为先知也不可能知晓所有教团的名字,不过有些象征与权力标记确实有一定可信度(也可能这些只是骗局,因为常年使用而变得可信)。其中有两个教团——寰狱教团与禁卫教团——起源于谍报与战争,他们在外人眼中可谓声名狼藉。

王座先知的任务是通过阻挠觉醒来加强冥寂,摧毁魔法知识,在法师强大到足以威胁天督之前腐化或杀害他们。在这个盟会中获取力量的最佳途径就是成功地镇压魔法,因此组织的成员狂热地为之努力。当王座先知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雇佣法师打破内部斗争时,他们会以温和宽厚的面貌出现,他们也会为自己的利益而储藏魔法学识。讽刺地是,王座先知们最爱用的战术之一是挑动法师施展破则法术,以期引发矛盾。就像帷幕守护者那样,先知们怀疑矛盾能拓宽深渊,也能让灵魂的觉醒日益艰难。当然王座先知并非万能,但它的组织分布广阔。一个老到的先知能调动巨大的势力来对抗他的敌人,尽管这可能会让他付出许多好处与威望作为代价。此外,先知也会对自己人施加这类影响力,以便积聚财富与沉睡者政治组织的砝码。

即使先知们心甘情愿充当天督的走狗,天督们也不会明显地左右该盟会的事务。王座先知们深信,当他们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天督们会将他们从下界的磨难中释放,当然这始终是那些从天督本尊处获悉此事的先知之间的流言私语罢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0-05-28, 17:38
TOP
limengan
2009-08-12, 11:56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Banishers
逐弃者


逐弃者坚信觉醒是一种诅咒。他们是结构松散的法师盟会,逐弃者在恐惧中觉醒或是因为魔法而经历了悲剧人生,如今他们不懈地试图毁灭秘艺及其使用者。

亚特兰蒂斯的传说曾提及这个叛逆的团体,其他正式的盟会称之为Timori,“惧怖者”。尽管这个团体本身并未有任何一脉相传的组织存于世间,但它的遗毒常常被那些憎恶觉醒状态或是试图向所有法师寻仇的人所重拾。几乎在每个时代都至少会有这样一个法师号称自己继承了古老逐弃者的传统,他将再次掀起仇恨的火焰,聚集起那些饱受魔法伤害的人或结社,投身于这一理想。其目标无非是根除其他法师,终结上界对下界的恶毒影响。逐弃者们宣称,当任务完成时他们将努力回归沉睡。

通常逐弃者们不会相信亚特兰蒂斯和天督,也不相信大陨落是来自上界的审判,它将骄傲的人类贬黜至应有的位置。他们认为,以魔法违逆自然规律是危险又邪恶的事情。所以,法师们无疑是邪恶的,也是灾难的因由。虽然如此,逐弃者还是表现出了两件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第一,逐弃者法师依然研习奥秘来对抗法师。第二,有些声名最盛的逐弃者是世界上公认的行奇迹之人,因为他们往往也是强大的驱魔师和净化者。逐弃者们通常会坚持一些宗教观念或具有意识形态的看法。一个教士可能会将魔法视为奉行上帝旨意的必要之恶。而一个狂热的唯物主义者则毫不相信魔法,他认为这是一种充满虚假象征的未知力量,但他会承认自己应当研究魔法并抑制它,否则它会妨害科学的发展。谣传提及有宗教机构,公司集团与政府组织暗中资助逐弃者的结社。梵蒂冈就频频被指责援助逐弃者,不过很难认定,是某神父给予了道德支援还是有更进一步的支持。

许多逐弃者都是孤身一人行事,虽然他们会交流共商狩猎法师的技巧,但通常是借助电话、电子邮件,或其他能彼此保持安全距离沟通的方式。逐弃者也会基于共同信念而一起狩猎,甚至结成松散结社,不过他们很少会在面对面的状况下进行合作,盖因他们往往怀疑自己的同伴才是真正的敌人。

逐弃者会定期以秘所及领地为目标,猎杀法师并摧毁他们的成果。他们是所有其他盟会的大敌,倍受憎恨。他们那种虚假的觉醒尤其会招来其他法师的怒火。更糟糕的是,逐弃者所受到的大部分魔法训练都是来自于受害者的图书馆,因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拒绝自己撰写魔法书。在研究后焚毁书籍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丑恶行径,也很能说明为什么其他法师如此憎恨他们。个别无政府主义的逐弃者则做得更绝,他们蓄意创造有缺陷的书籍和其他魔法物品来欺骗法师毁灭自己。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8-27, 23:19
TOP
limengan
2009-08-12, 11:59
Post #3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Society
社群


和所有团体一样,觉醒者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也拥有属于自己术语、习俗与道德。这一文化由各色各样的盟会所组成。即便数千年过去了,觉醒者文化的基本要素依旧运转如昔,而现代盟会的法师们也才认识到它们是自身意识形态的发端。来自海地、中国或是美国的法师之间可能毫无共同之处,但如果其中一人提起“二级大师”一词,那么这三人都会理解这一概念。

大多数盟会会传授基础的法师知识与文化——位阶头衔、对奥秘形式的基本理解——以此作为新人训练过程的一部分。在入门后,年轻的法师将会得到一个新名字,用于魔法世界的人际交往。

这便是“赝名”。


Shadow Names
赝名


言语即力量;每个法师都明白这点。名讳尤其具有力量,因为名字与它所指代的事物之间互相关联。为了抵御潜在的攻击,法师们几乎都会在入门时选择一个赝名,以便在敌人面前隐藏他的真名。法师使用赝名,就如同出席化装舞会时戴着面具一样。赝名不仅隐藏起了他的真实本质,也有助于法师扮演一重截然不同的角色,一个理想形象,更利于他行使魔法。

范例:塔玛拉·霍利斯特加入了自由议会。她的导师告诉她,在魔法社会中最好别用自己的本名,这会让她更易受到攻击,因为有人会用她的名姓来施魔法攻击她。导师奉劝她取一个别名。塔玛拉于是请教导师赝名应该怎么取,并且她坚持要亲手选定。塔玛拉的父亲也是一个法师,而她也拼命想要追赶父亲的脚步。在她小时候,父亲曾给塔玛拉讲过的一个奇幻故事,故事发生在一个魔法与科学合一的理想王国里,统治此处的是一位名为格洛莲娜的美丽公主。为了向父亲以及他对美好明天的梦想表示敬意,塔玛拉选择了格洛莲娜作为她的赝名。而她的导师则在塔玛拉的命名仪式上正式宣布了这个名字。

在某些盟会中,法师的指导者往往会在引介他进入盟会之前,先为他决定赝名。不过由法师本人自己选取赝名正日益变得更寻常。所有的盟会或多或少都会使用赝名。

The High Speech
高等语


真言及真名同魔法息息相关。魔法可以通过语言加以表达,不过却不是等闲语言能做到这点——唯有亚特兰蒂斯高等语方能描绘高层界域的真实。正如我们的俗世语言能影响我们的思考一样——有些概念比其他的更为突出,全是因为我们的语言更频繁地提到了它们——天督与圣贤也如此受到他们语言的影响。传说圣贤与天督至今依然居于上界,行使秘艺改变界域,而他们的语言即便在下界也深具力量。

亚特兰蒂斯语是发源于巫术黄金时代的语言。沉睡者无法阅读或聆听它。质疑封闭了他们的心灵,因此沉睡者只能看见或听见一堆胡言乱语,抑或是将高等语误认为自己无法理解的外语。唯有觉醒者才能完全辨识出亚特兰蒂斯语的符文,理解它的音节。所以,即便是沉睡者考古学家发现了亚特兰蒂斯石板与卷轴的库藏,他们也无法理解上面的内容,而会将它储藏在博物馆的密室中,等候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深入研究。

即便是觉醒者也没法完全记得这种“已逝”的语言。自大陨落之后,许多亚特兰蒂斯的秘密业已失落,而这门觉醒者先祖留下的语言也不再完整流畅。不过,在施法的同时吟诵高等语确实能增强魔法,因为每个法术都能通过字词、短语或是撰写符文来表达。高等语中对于那些不为人知的事物和概念有着特定的语词。简单地学习读写亚特兰蒂斯语,则是秘学里的一门历史课。以这种古代语立誓与束缚,能奴役恶魔与精魂,或逼迫它们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

亚特兰蒂斯符文也被用来在祛邪物和护身符上书写文字,这些符文能让法术具备持久的力量。人们也会用符文将定式写入魔法书中,因为凡人的语言缺少相应的传达魔法概念的词汇与语法。

所有盟会都会在新人学习奥秘时传授他们高等语入门。

Ranks
位阶


法师往往通过知识与秘艺水准来评断同袍。一名法师受到尊敬的程度往往由他的魔法造诣所决定。尽管位阶制度是所有盟会一致公认的,不过它的意义在不同盟会之间各有千秋。白银天梯的法师只把位阶当作一个法师智慧的附带品。

人们往往认定年长的法师具有更强大的力量,而年轻之辈则比较弱(这看法既是一股有助于年轻觉醒者的动力,也是让天才法师们恼怒的原因)。

是白银天梯提出了如今被大多数(并非全部)盟会所使用的通行位阶制度,以便能进行基本的沟通。而这一制度基于亚特兰蒂斯传统。大部分盟会内部也有自己的位阶体系,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盟会间通用标准。

奥秘点数        位阶
·             新手
··            学徒
···           门徒
····          专家
·····         大师
······+       大法师


虽然成为某项奥秘的大师是一项艰难的成就,但那也不是法师位阶体系的顶点。只有掌握多种奥秘才能攀上巅峰。

精于……奥秘的大师      位阶
1种奥秘          1级大师
2种奥秘          2级大师
3种奥秘          3级大师
……依此类推

通过正式的社交头衔,法师所掌握的全部奥秘知识会受到普遍公认。举例来说,莫然掌握了命运5、生命5、原质4、心灵1、空间2、精魂1与时间2的奥秘。因此,他是一位二级大师(因为他的命运与生命奥秘各5点),一位专家(原质奥秘),一位门徒(时间与命运),以及一位心灵与精魂奥秘上的新手。不过为了简易起见,人们一般称他为大师,或者有时候(当他和其他大师共处时)被称为2级大师。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8-27, 23:21
TOP
limengan
2009-08-12, 12:01
Post #4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Consilium: The Politics of Power
评议会:强权政治


邻近的法师结社之间往往纷争不断。往昔的战争迫使法师们建立起了一个仲裁团体以尽可能地预防直接冲突,同时维持觉醒者社会的治安,防止秘艺被沉睡者所得知。因此每个地区都设有一个评议会,一个审判官组成的议会。从评议会制度被法师们采纳至今,这一团体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调停力量了。当地的评议会的和觉醒者本身的努力同样重要,在对付王座先知和其他敌人时尤其如此。

通常来说,评议会往往会逾越它最初的宗旨,更多时候扮演起一个核心议会的角色,向辖内的结社议会发号施令。这一惯例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联手对付王座先知和逐弃者的需要,它往往不为大多数结社所接受,不过议会成员则鼓励这种做法,希望有朝一日能被选入评议会,这样他们就能行使不受限制的权力了。

“选举”并非一道正规程序,不过却是选民们默许的制度。强大的法师在申报评议会议长一职时,往往会寻求其他结社的支持。如果这些结社同意,那么该法师就能顺理成章地获得这一头衔。他的竞争者若要赢取他的地盘,就必须向这位法师提出挑战,在奥秘对决中胜过他,抑或是游说那些结社撤回他们的支持。实际上,几乎没有什么结社敢于藐视评议会议长的意志,因为议长通常是个强大而野心勃勃的法师,他很可能睚眦必报。也没有什么下级法师奢望自己能在推翻评议会首脑失败以后,还能求得任何政治上的生机。

议会成员也是通过类似议长的方式选举出来的,不过那些不被议长接受的人很少能顺利任职。从理论上来说,评议会的成员结社能够左右候选的结果与需求,不过同样,很少有人愿意明里和议长对着干。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结社都会接受评议会的谕令。有的结社被迫在人多势众的反对势力面前让步,不过有些结社却强大到足以反抗的地步,并且时常在评议会的监视下有惊人之举。这种情况下,评议会也无法将权力扩张到自己的领域之外。独立区域评议会之间的联盟及合并往往无法长久,它们最终会因为无数迫在眉睫的冲突而四分五裂。

大多数评议会依然根据亚特兰蒂斯的传统设立规矩,尤其是在如何与其他评议会打交道的情况下。这些规矩也让不同评议会之间的行事作风相差万里之遥,不过这些地域性的差异也会在临时访客面前被掩盖,或者说隐藏起来。

和所有政治机构一样,评议会植根于权力之上。在评议会里,法师只能主动寻求任务委派,而不能自主地执行某项任务。同样,如果评议会受到各方势力的尊重,被视为公正与客观的典范,那么它也往往会成为两派势力争议的斡旋者。

The Ruling Council
执政议会


大多数评议会都是寡头政治团体,由经验最丰富的法师们掌权。他们的指示就是律法,不过没有哪个法师愚蠢到会不经深思熟虑就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同袍。如果某个评议会被认定压迫其治下结社的成员,那么他们就几乎可以料到一场拨乱反正的叛变或刺杀即将到来。因此,实际上大多数评议会表面上看来更像是民主政治。不过,在灾难与战争之时,评议会的命令绝不会受到质疑,违者将会遭到放逐与死亡的惩罚。以下则是评议会里的正式头衔。

议长:评议会的领导人。在某些评议会中,议长是权威人物而其他议员不过是摆设,但在有的议会里,议长的作用只不过是发布决议命令而已。

议员:执政议会的成员。按照传统会设立四位议员,包括议长在内一共五个席位。不过有些评议会则认为除议长之外需要五位议员。在选举议员时,不同的评议会之间遵行不同的方式,而根据传统,则是从每个道途中各选一名法师任职,这样每座守望塔都有了自己的发言人。理论上讲,这一传统也会从每个盟会中选拔一位议员,不过更多的情况则是某个盟会占据了两到三个议员席位。另一种方法则是根据结社选举,从当地四到五个主要结社中选拔议员代表各自结社。

监管人:一位或数位受命确保评议会的命令确实生效的法师。每个评议会通常都会指派一位监管人,由议员所推举,为议长工作。

传令官:评议会与麾下结社或其他评议会交接时派出的代表。在同一地区内委任多个传令官是很有必要的,不过这一职衔只被授予那些值得信任,能将评议会使命置于个人私欲之上的法师。

哨卫:执法者,也负责维持评议会的秘所或领地治安,与评议会的敌人作战。和传令官相同,为了保证评议会的运转,议长与议员们会尽可能多地委派哨卫一职。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0-12-25, 21:43
TOP
limengan
2009-08-12, 12:02
Post #5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Lex Magica — The Body of Law
秘律:法律主体


在行使魔法的管理上,觉醒者需要遵行许多律令。原则上来讲,法师绝不敢将自己施展秘艺的方法告诉同袍,不过当魔法危及他人时(或者危及到强大法师或结社的政治目标时),施法者就会受到法律的关注。数个世纪以来的法律体系规定了审判或执政团体,比如结社的领导层或是评议会本身,能对行为失当的法师加以惩处。这部卷帙浩繁的准则被称为“秘律”。

可能某位法师花费许多年的时间来研究秘律,通览往日的审判与裁定,也仍然没法完全通晓这个由过去数百年的判例所构成的庞杂网络。结社领袖与评议会在决定案件的结果时会因为当地的情形而有所偏颇,不过援引判例却能帮助原告或被告得到截然不同的裁决。法师社会中的辩护士往往会遭到同袍的轻视,因为别人认为他们在法律条款上虚掷光阴,而不去研习魔法。不过没几个法师会拒绝辩护——如果他遭到指控且被带往评议会接受审判的话。

“守秘”是唯一一条所有法师都必须遵守的通行律法。向沉睡者言及真正的魔法,或是在他们面前公然行使法术,这是极为严重的罪行。后一行为会让法师自找苦吃——引来矛盾的严惩——前者也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冥寂诅咒着下界万物,压抑了上界的火光。与沉睡者谈论魔法就有可能玷污了它,而凡人的质疑会让魔法变得陈腐庸俗。这是一个颇为微妙的过程,一个法师经年累月才能理解的过程。有人认为,那些在现代只有大法师才能支配的魔法力量,在过去即便是大师,甚至专家也能施展。由于魔法的奥秘被屑小之辈所掌握,它们也日渐变得更难以捉摸。关于这点存在许多理论解释,不过这些都只是细枝末节。“守秘”就是这么一条所有法师必须遵行的铁律。

评议会希望每个结社都能自律其下属成员,并对那些泄露魔法秘密的人加以惩处。真正严重的背叛则必须受到评议会的审判,尤其是犯下伤害其他法师与结社的罪行。施展效果非常明显的破则法术,则往往会激怒敌对的结社,尤其是在对方地盘上这么做,对方会说服评议会对此进行处理。

法师所犯的罪行决定了秘律对他的惩处力度。

·施展破则法术,并遭到一个以上的沉睡者目击:一次普通警告,并附带一项赎罪惩罚,比如一次守夜的责任,或是重新整理秘所内的图书馆。

·施展破则法术,并遭到一个或更多沉睡者目击,而后目击者又将该事件传播给其他沉睡者:一次严重警告,以及更严峻的赎罪惩罚,其内容可能包括偿还结社的一项债务。

·施展破则法术,并长时间留下魔法存在的痕迹,即便沉睡者的质疑最后破除了这些迹象:评议会将会集结召开会议(如果有人提出正式指控)以判定刑责,如果法师本人并未表现出任何悔意也不重视结果,评议会可能会判处他一段时间的禁闭。

·向沉睡者谈及秘艺:一次普通警告,同上。

·向未经启蒙的沉睡者传授秘艺:一次严重警告。蓄意误导沉睡者远离真相的行为不包括在内,比如帷幕守护者伪造出各种异教与女巫集会,以之来阻碍沉睡者发掘真相。

·刊行可能让沉睡者读到秘密的出版物,包括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评议会将会集结召开会议以判定刑责。(以亚特兰蒂斯语撰写的文章不包括在内,高等语是“安全”的语言,无法被沉睡者阅读。)

切记,在短时间内屡屡犯过会被罚禁闭,直到结社或评议会认为法师已经吸取教训为止。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0-12-25, 21:39
TOP
limengan
2010-11-09, 16:02
Post #6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M:tAw] 第一章:神秘世界 - 王座先知、逐弃者、社群Blah Blah…完工
TOP
inthel
2010-11-09, 16:40
Post #7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赞美安君!

/me 撒花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