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SotT] 第二章:谎言之王 - The Exarchs, 天督
limengan
2009-10-08, 18:45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Chapter Two: Kings of the Lie
第二章:谎言之王


直到回到家里再次看见我的妻子之前,我都没弄明白为何“螺钻”会对妓女这么着迷。我觉得这家伙很软弱,力量冲昏了他的脑袋。至少,我不喜欢咱们的钱都听着他的意思花销。

到家后,我像是卸下千斤重担那样放下了手提箱,随后生硬地吻了吻她。我感到精疲力竭,心中一片释然,身子则最终躺回了老地方。我将动身追寻主教的事业。我终将穿过光明的大门,“机枢”(Mechanism)所在之处。每一念皆是一颗轮齿,一道滑轮——嗯,有些话难以言喻。

这一吻是一条线索。她的唇尝起来索然无味。

我们整晚都呆在一块。我甚至陪着她看电视,即便自从加入王座先知后,我已经没法忍受这类事情了。电视上正播着一部连续剧;当她应该大笑时,她就哈哈大笑。接着是新闻。如我所料,波士顿大火的消息已经举国皆知了。他们永远没法搞清楚那些尸体的身份。

电视里的其他故事诉说着她想要感受的一切。她悲伤、喜悦、惊骇且感动着,一切都按着节目表进行。这真可悲,然而我以前从未留意过这些。因为那时我对“机枢”一无所知,不过现在我已然明白各种颜色和词语能让她做些什么——而每次她都会照做。因为猫咪那对婴孩般的大眼睛,她会对它情话绵绵。因为一首曲子敲打出一段伤感的小调,她会对它青睐不已。

深夜11点,我开始替她说完她的话。午夜时分,我开始告诉她这些事情。12:08分,她开始生我的气,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她不过是另一枚血肉齿轮:“机枢”的一部分。

当她沉沉睡去时,我离开了。

下一次,我会和“螺钻”同行。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说谎。我得打破这个局面。对于性爱我不妨诚实一点,并且和那些操着能让我们花钱的营生的人打打交道。无需编排好的浪漫借口,将我们的肉体从同样编排好的欲望中解放出来。

至于我的妻子,我已有安排。在本周末之前,她会成为百万富翁。她会喜欢的。我们挣钱就是为了这些事。

这就是“机枢”的一部分。



在每个暴君的心底深处都淌着一种毒药,那就是他无法信任任何朋友。
——埃斯库罗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若你只能看见这个世界结构(the world’s structure)的美妙之处,那你根本就没有理解大陨落。这个世界是一幅权力的闪亮示意图。其上的线路犹如发源于天督的光辉河流。通过社会秩序和理想的心灵,这个世界将它导入彼此相接的支流、渠道。而在最底端,则是精心衡量后的微末权力——刚好够用来平息沉睡者那孱弱的欲望。

在天督出现之前,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在现有的历史轮回出现之前,这个世界曾浑然一体。彼时曾有巨龙、诸神以及它们之间协调者。彼时曾有一座并不完美的觉醒者之城,它由痴迷于上界智慧的人们所主宰。这些人追随巨龙,敬拜诸神,保存着来自天界的赠礼。他们贪求温暖自身的光明,却对逾界而来的黑暗熟视无睹。

这就是他们堕入歧途的原因。

别误会。这可不是一个关于解放压迫的童话故事。这是一个关于压迫之力的故事:一个满是奴仆的世界的好处。(?)亚特兰蒂斯的错误就反映在法师自己身上。没有人会像法师那样,将理想主义与勃勃野心糅合在一起。觉醒者们痛恨中庸之道。要是他们发现自己无法让尘世化为天堂,他们就开始拼命敛聚权力来满足自我。

而天督们发现了第三个方法。他们并没有摧毁众神与凡人之间的障碍。而是一跃成神,又让二者之间的障碍牢不可破。他们居然以凡尘肉身登上了神圣的宝座,并以自己的意愿重塑了宇宙。天督们将秩序加诸于混沌。于是顽石再不移动。树木也不再为结果实而索求血祭。天督们缔造了一个属于凡人的新纪元;一个刀削斧凿的时代;一个痛苦与艰难的时代,一个祈祷不得回应,一死遂成永诀的时代。缺少了混沌和可能性,这个新世界中诞生了重重限制与必然:它有了秩序。在秩序中,有人为奴,有人称王。不过,惟有天督宝座下的启蒙者才能洞察这股力量的秘密形式:经由钢铁锁链攀升至钻石冠冕的道路。

本章节将探究王座先知的组织形式,王座先知们如何经营它,向更高位阶爬升,以及他们如何定义它。它半是金字塔,半是迷宫,若有人能完全了解它,他将宛如神灵——他将成为天督。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03-13, 13:26
TOP
limengan
2009-10-08, 18:46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Exarchs
天督


彼等耳语。彼等示意。众生遂俯首听命。

王座先知是一个陷于隐密的形式化内斗的组织。这也是一场神圣的斗争。先知们缔造了教条,仪式与阶级来解释下界,并谴责那些彼此竞争的思想流派。数不胜数的先知派系之间的差异,往往只是为了有所区别而存在的。要让众神站在你的身旁,你必须解释清楚为何对方是错误的。然而,纵观一切不同的派系,它们之间总有一些共同观点。

天督们一度在世为人。而今他们已然踏入了上界之门。

天督们一度在世为人。而今他们已然击败了众神,并凭借一己之愿粉碎了宇宙的梁柱。

天督们一度在世为人,因此凡人皆可追随其步履。凡人们应当体察很久以前万物之主所展现给他们的真正指示,服从其真正旨意,进而追循其踪迹。

The Exarchs’ Will
天督之愿


天督们的行事风格往往秘而不宣,且渗透于方方面面,不过他们的计划却直接了当。每个先知都了然于心,而其他许多法师无需费神便能猜到其意旨。天督试图使人类保持沉睡,并且永远占有上界的宝座。为达目的,他们派出麾下鹰犬——王座先知,邪教徒与魔法仆从——向这些目标发动袭击:

Conquer the Watchtowers
征服守望塔


圣贤们树立了守望塔,让觉醒的涓涓细流能幸存于世。天督们无法摧毁它们,却发现了它们的用处——毕竟,守望塔也是新生的王座先知觉醒之处。支配了守望塔,就等于控制了觉醒。王座先知借着守望塔的诸多道途探索着无形的上界。他们狂热地研究着觉醒之艺,探索着再次攀上守望塔,从五位背叛者之王手中夺取它们的方法。

Control Magic
支配魔法


魔法可能会引发下界的变革或末日。但无论哪个结果都不是天督乐于看到的,因此他们渴望能掌控世间存在的每一分玛那,每一道法术,每一件神器。若王座先知无法储藏魔法,他们就会摧毁它。若先知们无法摧毁魔法,那么他们就会掩藏它。

Divide Humanity
分裂人类


若团结一致,人类就能解决他们的俗世问题,并且看得更远,探究存在的根源。那样的话他们就会重新发现魔法,并反对天督的统治。天督们希望人类保持一个充满敌对与仇视,难以掌控的社会秩序。使人类陷于脆弱及沉睡的最佳方法,莫过于借助某些力量让人们在压迫的轮回中往复循环,并且不时通过国家交战让这颗星球沉沦在血海中。自私与冲突乃是天督的盟友。

Destroy the Pentacle
摧毁五芒星


亚特兰蒂斯创造了神圣天梯。这座国度四散飘零的传人们很有可能再现这一奇迹。天督绝不会允许此事发生。王座先知们将会奴役五芒星法师,并摧毁他们的传统。

Enslave the Gods
奴役众神


很久以前,天督们贬黜了上界的古老住民:最强大的精魂们和那些力量难以归类的生灵都被迫就范;然而它们是强大而难以驾驭的存在。那些力量薄弱的超自然生物尚能容忍,不过他们的保护者却很可能窥伺着更高层的界域。

Protect Humanity
保护人类


天督们关注着人类。其目的或许是出于自私;某些法师认为通过深渊的诱骗,沉睡者保护着上界。从某个观点来看,这片虚空(the Void)是介于高层与底层位面之间的屏障,不过根据另一种观点,下界是一道位于真实源头与虚无深寒之间起着保护作用的光环。此外,放任人类灭绝,会摧毁天督统治背后的象征意义——也是在摧毁所有魔法与符号的象征意义。没有奴仆,也就没有主人。

Regulate the Abyss
调控深渊


深渊是一重恐怖的威胁,但也是必要的存在。它令觉醒更艰难,让下界成为一个狭小而充满苦难的地方,加强了沉睡的诅咒,并且让那些劣等法师要应付更多的麻烦。尽管如此,深渊仍然可能让世界沉入黑暗中,因此天督们命令他们的密探在下界的边缘巡逻。他们允许深渊偶尔入侵;却要阻止它全面侵袭。

QUOTE(边栏)

The Old Gods
远古诸神


上界曾有许多神祇。天督无法将他们尽数毁去(若他们办到这点,上界就很有可能因为一片空洞从而让宇宙陷入毁灭,更别提觉醒了),不过天督却取而代之,夺走了他们的宝座。众神不会轻易灭亡,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是从高层界域中被放逐了。有的法师认为这些“已逝之神”并非真正死去,而是被流放到了深渊里。

这些依然存活的流放者们隐藏于无形的界域中,有时候则深藏于物质界。他们中有的在人类的神话与传说里以使魔的形态现身,有些则依然保持着亚特兰蒂斯时代的面貌。他们或许会让法师通过神话触及上界,因为这些曾经的上界生灵依旧保有其至纯的本质碎片。天督们畏惧着这些神灵。他们是下界体系中的不稳定因素,其上界力量远非天督的权力所能宰制。若这些宇宙的旧主能挑战天督,那么就连他们也无法预料最后将会鹿死谁手。

The Highest Names
至高名讳


每个王座先知都知道十一位主要天督的名讳,不过没有人能念出他们的名字。每一个名讳都是一个符文。其书写体类似亚特兰蒂斯语言,但却不尽相同。在天督超凡入圣时,它们被铭记于天堂之中,并且从未在上界之外的地方付诸口舌。王座先知将它们称为“钢铁圣印”(Iron Seals),那是因为在他们的传统中这些符文被镌刻在钢铁:一种能在凡间描绘这些符文的基本物质上。

一些深谙亚特兰蒂斯语的法师曾试图破解每一个钢铁圣印的真正含义,然而却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任务。有些法师在过于深入地研究某个符文后,竟然陷入了癫狂。这些符文违背了亚特兰蒂斯的语法规则,不过它看起来却像是创新的产物,而并非是语法错误。它们是全新的字符,其中铸就了超越魔法语言本身的权威含义。

法师们并不了解钢铁圣印的真正含义,不过他们能辨认出其形状和片段。至今为止,王座先知们诞生于天督得胜的巨大阴影中,他们使用这些较为次要的意思来指称天督。每个圣印都具有一个明显的含义和其他次要的暗示意义,以及部分标志含义。因此这些名讳也形成了一系列敬称。有的头衔出自某些精神错乱、在恍惚中研究名讳的先知之手,有些则是由天督的神蜕(ochemata)所宣称拥有。

声名最盛的天督当属高祖(Archigenitors):四大教团(the four Great Ministries)的主人们。其余七枚钢铁圣印中的六个则受到不相上下的敬拜,但他们不会通过任何组织对下界施加影响。这些天督也是曾经的高祖。其中有的天督还被认为是一些次要教团的主人,没有人知道这是真相还是宣传口径。

第十一道圣印被称为“门”。他并不受敬拜,也很少被提及,却常为人所恐惧。在钢铁圣印之下,王座先知们划出了由次要天督们所组成的颂歌会(choruses)与军团(legions)。他们声称有八百万记录在册的神灵,每个圣印麾下有七个至高入圣军团(legions of Arch-Ascended),统帅着77个神蜕和777个凡界神秘主宰,就连宇宙诸界也收纳在天督的灵魂中,它庞大到足已衍生出无限数目的化身。王座先知们在命名天督时都颇为慷慨,因为若不如此,可能就很难触碰到升华之道。

The Archigenitors
高祖


旧日彼时,凡人曾弑杀巨龙。他们痛饮龙血,吞食龙肉,并粉碎了天堂之脊。这些最初的征服者便是“高祖”——而今传说已然逝去。事实上,是政治利益决定了王座先知如何认识这些最强大的天督。高祖们伴随着他们所主宰的教团而兴衰起落,但他们永远不会衰落到失去自己在钢铁圣印中的地位。现任的四位高祖的崛起,得益于王座先知们自愿修改他们的历史以适应其野心。即便在尚未完成的古老编年史里有各种不同的说法,但在教典的记载中,他们永远是真正的高祖。

The Eye
法眼


The All Seeing, the Queen of Mirrors, the Fourfold Watcher
全见者,万镜皇后,四方监视者

寰狱教团(Panopticon Ministry)的高祖被描绘成一只高踞王座之上的巨大眼睛,一根柱子或是一座金字塔,或是一面被云雾遮掩的日轮。他们总是以全知者的形象出现,也具备在远方施加影响的能力——即便观察也是一种行动,因为在得知法眼正注视着你后,会迫使你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他会将加密的景象渗透进某个先知生活中最隐私的方面:解密字可以藏身于情人的话语中,或者可以是写在推翻某位领主(tetrarch)计划中的一些广义指令。法眼与空间奥秘,数字4以及重要指引有着密切的联系。她能授予凡人洞察主教(Prelacy of Vision)的身份。

The Father
天父


The All Judging, the King of Sacrifice, the Burning Trinity
万物仲裁者,牲祭之王,燃烧三位一体

与其他高祖不同,天父永远保持着男性特征,同时也常常被描述成人类的形貌,在每个塔门(pylon)的文化中他都呈现理想中的长者形象。根据先知们的从属,他可以是祈圣教团(Paternoster Ministry)的主宰者,也可以是天启教(revealed religion)的大建筑师。天父通过神圣的幻象进行沟通。幻象中他往往端坐于天使拱卫的王座上,或是通过有关地狱的、充满了指示先知行动的象征物的梦境来鞭策王座先知。天父与数字3及原质奥秘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也能授予他人祈圣教团天旨主教(Prelacy of Doctrine)的身份。

The General
将军


The All Conquering, the Queen of Fear, the Ever-Warring Dyad
万物征服者,惧怖皇后,永敌双神

他是阿瑞斯,她是雅典娜。将军乃是精妙战略与血腥狂怒,此二者皆服务于暴力:耗尽地上诸国力量与心智的方法,在人类找到共同目标时分裂他们,探索下界并寻找人类共同的毁灭源头。将军总是通过暴力与社会动荡的诸多形式展现自己的存在,因此他的信徒们为战争、暴乱以及连环谋杀殚精竭虑,以此揭示他的意图。他和数字2以及力场奥秘紧密关联。他麾下的禁卫教团(Praetorian Ministry)徒众能踏上盛怒主教(Prelacy of Fury)的修习之路。

The Unity
太一


The All Encompassing, the King of Obedience, the Indivisible
万有者,顺服之王,一体者

太一抹煞人类的个性。人类个体是脆弱的,不过若是万众一心,他们将品尝到大陨落时所失落的神性。为此他们需要牺牲的仅仅是自由罢了。太一耳语着和谐一致的喜乐,也通过银行与政府这类公众机构展现其存在。人类是巨兽利维坦的细胞。太一的圣数为1。她能授予圣缚主教(Prelacy of Obligation)的身份。他是霸权教团(Hegemonic Ministry)的主人,相传他也支配着先知们对心灵奥秘的运用。

QUOTE(边栏)

Divine Costuming
神圣外衣


王座先知通常会将天督与凡人所知的神灵、精魂以及一些神圣形象等而视之。这使得先知们往往会将同样的神话关系套用到那些与自己敌对的上界存在身上。此外王座先知认为,如果他们能将天督与沉睡者的宗教联系起来,当沉睡者在敬拜神灵时实际上也是对天督顶礼膜拜。

祈圣教团最常干这类事情,同时他们也很擅于腐化教会与神庙,不过在这类事情上,所有教团都会或多或少插一脚。比起五芒星的宗教信仰,王座先知通常对普世宗教更感兴趣,因为他们鼓吹着要统治世界,而且目标(普世宗教)信仰的神秘属性也唾手可得。

现代社会中王座先知也干扰着无神论者的信仰结构,通过简单的推论,无神论者比过去有着更密切的文化交流,并且他们也不再比其他人更难操纵。这些王座先知并没有将天督表述为神灵,而是以通俗的科学的方式来叙述:比如,进化心理学,或是模因论(memetics)的内容。总之沉睡者都是羔羊,同时这群人深信自己并不是羔羊,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沉睡者更容易受到影响。

* 模因论(memetics)是基于新达尔文进化论观点解释文化进化规律的新理论。模因(meme)这个术语指文化领域内人与人之间相互模仿、散播开来的思想或主意,并一代代地相传下来。模因是一种与基因(gene)相似的现象,是靠复制而生存、通过模仿而传播的文化的基本单位。模因能感染人类的大脑,改变其行为,令他们着力宣扬这种模式。模因有正和误、利和弊、强和弱、真和假之分;可以是单个模因或模因复合体。模因可以分为基因型和表现型两种。前者是指大脑里信息内容作自我复制和传播;后者是指信息的形式被赋予不同内容加以复制和传播。


The Lesser Seals
次要圣印


这六个被认可的次要圣印并不直接掌控着任何主要的教团,不过有的次级教团却宣称其中某位天督看顾着他们。对大多数先知而言,这些次要圣印们类似于守护圣徒或是天使长,但他们也都明白,天督们关注下界的秘密组织远远多于关注某个法师。一个聪明的先知会留意天督传来的幻象,更会注意他们的标记,因为它们可能会让他付出地位,生命或是理智的代价。

这些次要圣印分别是:

元首(The Chancellor):这位掌握物质的天督鼓吹着集体资本主义(corporate capitalism)与一切事物的商品化(commoditization)。水源、空气、人民——万物皆有价,有主,有着被买卖获益的性质。元首的星辰在他所掌握的玛门教团上空冉冉升起,而王座先知之间窃窃私语着,有朝一日他将会被公认成为一位高祖。

报应(The Nemesis):这位天督执行着分割灵与肉的使命。影界被描绘成下界无法驾驭的一部分,即便是天督也不能控制它。精魂之圣印使得人类对来自影界的怪物茫然无知或充满热情,不过它隐藏了萨满与传统巫师们用来安抚与束缚精魂的技艺。

弑魂(The Psychopomp):死亡的圣印支配着灵魂。他将人类阻挡在冥河的解脱之外,判罚人们停留在各色肉身之中,或是渐渐腐蚀在灰色黯影里。若有天堂存在,弑魂将持剑把守其路,只让最强大的王座先知通过。

先知(The Prophet):这位天督的信徒宣称,时间是由那些领袖群伦的获选者一力推动的。最完美的王座先知便是引领历史潮流走向必然胜利的“伟人”;沉睡者必须因循大势,或是被时代大潮碾得粉碎。

猛禽(The Raptor):生命之圣印鼓吹着遵循自然法则,不受自由意志影响的信仰。这个世界是猎者与猎物,腐物与新生的世界,个体将无力选择他们在生命循环中流转的过程。本能与放任将会取代自由意志。

毁灭(The Ruin):命运之圣印就是熵,它摧毁梦想,关联,甚至文明。神秘的天命创造了全新的机遇,但是当机会在人们眼前时,毁灭会使他们陷入怀疑与冷嘲热讽之中。

QUOTE(边栏)

The Gate


切莫提及“门”。第七个次要圣印是一位站在十字路口的黑影。她掌握着通往深渊的口令,凡人必须说出它才能穿过大门——或者来自深渊的存在必须说出它方能踏入物质界。王座先知们都畏惧着他。

天督们崛起于于一个伟大的理念:他们要统治一个有界限与缺陷的世界。然而在大陨落之前,宇宙无法被定义或划定边界。它产生了无限的惊异与恐惧,远远超越了亚特兰蒂斯法师们的意志,宇宙塑造了自身的法则,即便高等语也无法解答。

“门”改变了这一切。他发现了一个世界之外的世界,那是这个世界的扭曲倒影,不过它并非依靠自我持续而存在。“门”发现了深渊,或者仅仅是命名了它——又或者这两种举动是一回事。他的名字(或者说她的——基本上天督都不具备明确的性别)便是这一举动带来的馈赠。天督们并不准备摧毁下界,但如果没有深渊,下界也将不再是天督们的囚牢。他们让深渊这片溃烂停留在遥不可及之处,用它来使所有灵魂盲目。(?)

其他天督都感激“门”,不过他们的幻象却总是如此说道:切忌崇拜他。切勿在你的梦境中提及她。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听从了他们的话。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20-11-27, 15:23
TOP
limengan
2009-10-08, 23:00
Post #3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Tyrannical Mystery
神秘暴政


作为统治者,天督们既不晦迹韬光,也不招摇过市。只要天督们愿意,他们能以火柱显灵震惊世界,或是以上帝般的雷霆之声发号施令,然而通过幻象及预兆行事,对他们而言更为简单。这是王座先知之间的一个共识。若天督们全力施为,他们当然能展现这类神迹,不过也可能惊动某些沉睡者使之觉醒。即便是最盲从于祈圣教团信仰的信徒,其心中也始终埋着怀疑的种子。

因此天督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巧妙地引导着人类。很大程度上,当你在权力体制中有所晋升时,天督们的指示将更为一目了然。一个被安排了使命的沉睡者可能会梦见他的父亲让他带着枪去某地。与此同时,某个教团长与其他身为这个庞大计划一分子的人,心中可能正为这一计谋而感到好奇。他明白,这个沉睡者会在途中遭遇行劫,并在慌乱中射杀了无辜的旁人:一位五芒星的信使。而那个劫匪则是另外一个不明真相的先知密探。当他要抢夺受害者的钱包时,他并不清楚其中放着一件上界神器。教团长领会其主人的意愿,并且布置了先知密探预防随机因素干扰,以挫败其他强大势力布下的对策。根据这样一个明晰的梦境,教团长督促着数千人来完成一个特定的目标。其仆从们纷纷收到适合他们任务的幻象与神秘指令。

现在,你可能会得出“天督不断向他麾下密探们发送幻象”的印象,不过这并非事实。唯有四大教团长才能经常与天督对话。在他们之下,王座先知们依靠各自教团的层级来传递指令。这些先知通常遵循来自其他法师的命令,而非梦境与巧合。不过,天督能随时与任何人沟通,因此他们的仆人时刻守候着全新的征兆出现,也明白天督始终注视着他们。当一些低级王座先知感受到了幻象,他们通常会猜想这是因为天督要发布一些不欲上位者得知的命令。通常,王座先知们也会用幻象来为内讧与策划密谋正名。当然,这也为先知们的政治蒙上了一层猜疑的色彩。


Portentous Dreams
预兆之梦


想要自愿与天督进行接触,王座先知需要王座先知地位·和梦兆优势(参见MtAw第82页)。拥有地位·的王座先知可以在游戏中获得并提升该优势的效力。

这些优势相结合改变了“梦兆”这一优势,现在它只能用来召唤天督的幻象(或者看似来自天督的幻象)。拥有这些特征的天督也会获得一个新缺陷:神秘律令[Mystery Commands]。

神秘律令:你的人物会收到来自天督的偶然征兆与幻象:梦境、幻象与巧合穿插在你的日常生活之中。它们会指示人物执行某些任务。他并不了解命令的目的,不过人物有时也能猜出个大概。这些指示的特征有赖于人物在王座先知组织中的地位。少了这一缺陷,王座先知也能收到来自天督的信息,不过这些指令将不再定期且频繁的出现。下列清单注明了人物所能遇到的极端命令——这些指令与人物的现有地位相关,不过例外也是存在的。

地位·可以有多种解释的模糊征兆与幻象。

地位··可以清楚解释的信息,略有难度,不过可以通过许多方法来完成其目标(刺杀一名无能的五芒星法师,为某个领主去监视自己的朋友);或是让人物执行某项次要任务的清晰指令,比如获取一只包裹,或是掩护某人之类的。

地位···让人物完成一项危险任务(暗中背叛塔门中的同僚,监视一个五芒星评议会)的迹象,不过允许人物在执行任务时灵活行事;或是让人物执行一项难度适中的任务的特殊指令。

地位····人物收到关于某个危险使命(比如刺杀议长)的征兆与梦境,但在如何达成目标上有弹性余地,或是一条关于某项危险任务的特殊指令。

地位·····人物淹没在有多重目的的幻象中,但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区分主次,并委派他人执行使命。他也可能收到非常特殊的命令,让他前去执行一桩危险的任务。

忽视神秘律令是件危险的事情。天督会派遣另一位具有这一缺陷的法师前来惩罚冒犯者,或是通过梦兆优势发出错误的信息。幸运的是,使用梦兆优势来调查一条神秘律令可以揭示一些线索,帮助先知找到指令的目的。

和所有缺陷一样,当一条神秘律令导致人物面对一个重要问题时,玩家获得1点额外的经验值。

The Exarchs’ Hate
天督所憎


王座先知会让你确信天督施行的统治是绝对法则,然而若一切属实,为何他们没有根除自己的敌人呢?先知派系之间对此有着各色不同的解释,其情况有些类似沉睡者宗教的护教学。有人相信天督的征服大计正在进行中,它们终将完善下界这座囚牢。天督既不能也不愿使用原始的力量来主宰整个世界——大部分时候是这样的。

当魔法技艺的掌握超越了界限,天督们就会对最强大的敌手予以公开打击。他们从各个方面向大法师,众神与古老的元素之力发动攻击。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布下阴谋令敌人势单力孤,弹尽粮绝。天督的密探们则会破坏某位神灵发展中的教派,或是藏匿起大法师完成最重要法术所需的特殊要件。

QUOTE(边栏)

The Paranoid Option
妄想狂的选择


本书并不能完全匹配玩家扮演的先知人物,不过我们也私下保留了一些选择。修改过的梦兆优势与神秘律令就是例子。不是所有玩家都想要扮演一个不断追随异象的王座先知,因此这不过是一道可选项——不是每个先知的负担。

对于先知们或是其他组织而言,这些问题都是一样。大多数王座先知至少总会有一次感应到天督的存在,一部分先知则能经常聆听到其旨意,不过也可能有一些王座先知从未察觉天督信息的存在。这些各色各样的体验影响着先知如何走进其派系。某些王座先知认为天督的意志随处可见;而有些则根本怀疑他们的存在。

天督影响王座先知的程度是一个开放性话题。很明显,某些事物下达了神秘律令——不过那就一定是天督?

在高处施威,天督们赤裸裸地动用各种力量:法术、怪物,以及不愿龟缩于隐秘位面和下界断层,足以让尘世为之颤栗的精魂军团。当某一名五芒星法师的成长超越了魔法掌握的极限,他就不能再寄希望于天督们难以捉摸。他们将成为这位法师个人的大敌,若天督们能够直接抹杀他,他们必将付诸行动。

这类冲突往往不为凡人察觉,也鲜为大多数法师所知。有些大师曾有所耳闻,它被称为“升华战争”(the Ascension War),在塔门与结社之间所爆发的那些战斗便是它那致命的演练,不过这场战争有更多部分是在广阔、奇异或抽象的战场上爆发,只有那些难以想象的强大生灵才能理解这一切。看起来升华战争中的各方都坚守着某些规则,从对方的势力下保护这个世界。这道和平秘约(Pax Arcanum)只有极少法师了解,而它的细则却不然。显然天督被容许明目张胆地与强大存在们开战,不过除了对抗那些破坏条约的家伙之外,却不能直接影响物质界。这也是升华战争中的各方或多或少被欺骗的迹象。(?)

在升华战争中,天督的主要工具是遍布全球的四领主议会(tetrarchy):监管王座先知的大师与高阶大师们所组成的议事会。四领主议会协调执行着天督在上界与下界并行的双线进攻战略,尽管他们更喜欢前者而非后者。对于四领主议会而言,控制经济与宗教远比战场交锋更为安全,这也培植起了他们的俗世影响力,让他们能敛聚魔法资源以防阴谋落败,此外,先知们必须利用自然之力向更高层的界域发动进攻。

Ochemata
神蜕


天督们不会履踏凡尘,然而他们会派遣强大的仆从来确保某些重要利益。这就是神蜕:天督上界之魂的凡间化身。先知们的学说认为,神蜕乃是天督所脱下的“外鞘”或“躯壳”:是其本质力量的一角。高祖们利用神蜕最为频繁;他们的教团长往往以神蜕作为保镖。除此之外,神蜕也从遭窃夺的上域中降至凡尘,前来刺杀某些神明与觉醒者中的大师,凭借强大的魔法力量屠戮结社,或是以火焰、洪水与瘟疫等天灾吞灭反抗的国家。如果不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和平秘约禁止神蜕明目张胆地插手俗世事务,因此最后一个例子虽然十分罕见,但却并非不存在。

QUOTE(边栏)

Secret Battlefields
秘密战场


升华战争究竟是在何处打响?这场战争的参与者们派出手下获取关键机密或影响世界大事,以此占据优势。因为即便他们在物质界无法施展全力,神蜕、大法师与其他人等的力量与战略资源也完全依赖于下界。不论如何,他们的秘密界域也构筑于物质现实之上。影界与星界二者都反映着现实世界的种种,因此一旦凡世有所改变,它们也会随之变化,而高等魔法的界域需要物质基础才能得以存续。魔法总有一些现实联结:一块基石,某个社群组织,或是其他的关键部分,这些事物要么催生了魔法,要么以某些特定形式支撑着某个魔法领域。摧毁一位女神的教堂,她的领域将会破灭。偷走一只魔鬼犄角,某位大法师就无法使用他来建立自己的秘密空间。觉醒者的大师、神蜕与其他势力也需要这些器物来完成法术,或是促成某些神秘的预言。关于这些魔法要素的更多信息,请参见《秘法宝典》(Tome of the Mysteries)一书。

简而言之,不要将升华战争看成是这场斗争的核心。高阶大师们需要依靠你的玩家人物。即使高深的秘艺也无法改变这一点。尽管各方强大的势力都渴望着能改变世界,不过他们也可能因此而被改变。

就像所有强大存在一样,天督会尽可能欺骗所有人。他们派遣神蜕执行秘密任务,因此神蜕往往具有凡人的外表,并且只使用他们的基本能力。事实上,派遣某个先知去完成这件使命会更简单,但是有些时候天督需要保证任务能成功。若事关重大机密或是神器,神蜕将是一个完美的使者与间谍。

Manifestations
显灵


当一具神蜕尚未具有特定的形态时,它是隐形的,不过却辐射着纯净的上界能量。除非神蜕使用魔法隐藏自身,不然当法师的寻常感应方式(起鸡皮疙瘩,毛发悚立)超负荷运作时,他的直觉就会自动感应到神蜕的存在。法师的头发将会变白,或是浅浅的伤口撕裂了他的手背。这些效果也同样会发生在一个具有直觉优势,与魔法同调的沉睡者身上。

根据神蜕所服膺的不同天督,你能用各种不同的法师视觉来感知神蜕。举例来说,“空间知觉”[Spatial Awareness]能揭示法眼仆从的存在。在法师视觉的观察之下,神蜕所呈现的形体由观察者的道途及信仰决定,被其所属天督的腐化、强权的本性所扭曲。比如说,在一个瑟苏斯法师眼中,天父的一名神蜕呈现为一只被蓝白色火焰包围的渡鸦。渡鸦的羽翼由钢铁或沉重的石块所组成,而它的双眼已经被挖了出来。在欧博瑞摩斯法师眼中,同一个神蜕会表现为上帝的经典形象——一位身披圣火的长须老者——不过他的手脚束缚着沉重的钢铁镣铐,这类形象在上百种沉睡者宗教里被祈祷者们多次描绘过。

神蜕能呈现任何形态,穿越任何界域,甚至隐藏起自己的共鸣。不过即便如此,它也是一个受天督之魂奴役的形象,没有什么能够完全掩藏它那属于上界的纯净。

Game Systems
游戏规则


任意神蜕都具有下列能力:

遨游诸界:只要没有人蓄意竖起屏障阻挡其进入,神蜕能前往任何地点。在上述情况下,神蜕必须使用魔法,巧妙穿梭或是以暴力通过屏障。它能采用物质或灵质形态来适应该界域。只有深渊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外。

万千形体:神蜕能采用任何体积为20或更小的形态。想要呈现更庞大的体积或改变其身体属性,必须使用魔法。神蜕能创造衣物或适合其身份的简单装备。不过,想要伪装成特定的人或物,还得使用超自然力量。

上界完美:神蜕来自于上域,那里是万物的原型、以及天督这些君临下界者的所在之处。他们的一举一动均暗合着万物神秘至真的法则,能完美地利用魔法。在除施法之外的所有行动上,它们具有重复的特性(重投失败的骰子)。

精魂特征:神蜕不是精魂,不过精魂的规则一样适用于它们。它们像精魂那样使用权能、灵巧与抗性以及灵体属性,不过却不具备灵髓。最弱小的神蜕也至少等于位阶4的精魂;而有些甚至可能具有6、7或更高的位阶。相关规则请参见《法师:觉醒》第217-222页。

魔法:神蜕不具备灵髓与域权。取而代之的是,他具有等同于灵髓的玛那,并且像觉醒者法师那样具有相同的奥秘(而不只是复制该奥秘的域权)。一个次级神蜕在其所属天督的相关奥秘上具有大师等级的造诣。(举例来说,某个法眼派出的神蜕至少会具有空间5的奥秘。)神蜕通常至少有额外的5点在其他的奥秘上。高级神蜕更强大。

神蜕可以将位阶当作灵知使用。他们通晓与所属天督的主要奥秘相关的一切定式,不管什么奥秘,在所有法术中他们都投权能+灵巧+奥秘。神蜕也会承受矛盾,在这种情况下它们被视为智慧1处理。

神蜕也可能拥有若干灵能,不过与它的魔法能力相较,这些灵能往往都不值一提。

QUOTE(边栏)

This Is Not a Monster
并非怪物


神蜕是天督的一部分,因此不要随便将他们加入你的游戏中。光靠它们那属于上界的完美能力就足以消灭那些在其他人看来大有前途的法师。另一方面,要记住作为升华战争的参战者,他们也被和平秘约的条款所牵制。神蜕们在物质界若是随兴杀戮与奴役人类会激起其他强大存在的报复。在许多故事里,他们是卫士与信使,比起参与破坏主人目标的战略,他们更少参与暴力部队。

Sample Ochema: Shadow of the General
神蜕范例:将军之影


Attached Image

语录:“这是命令。”

背景:没人能肯定究竟是谁授权让雷金纳德·蒙迪上校掌管了C连队。书面文件残缺不全,不过其他政府官员都唯他马首是瞻,而且在阿富汗,你不可能游手好闲地花大把时间争论文书问题。向中央司令部查询的相关信息似乎也从来没传到申请者的耳朵里,因为之前的诡异命令,连队被隔绝了开来,而出于某些理由,通讯装置似乎从来没正常运作过。

自从他接管部队后,怪事接连发生。一个月之内,连队中的一员开始咳血。那时蒙迪上校手下已经有了一干非常非常忠诚的下级官员。其中两个人将那家伙带去了医疗中心,从此再也没人见过他。

从此以后,正常频道开始再也接收不了命令。蒙迪上校扩充了巡逻部队,设法赶走了部落的游击队。为此他们不得不杀了许多人。当时这支队伍一半的成员正在山里挖掘武器窖藏,不过人们猜测他们应该也在搜寻古代遗物。上校声称基地组织,塔利班或某些敌人(一直到任何人们认为可能憎恨C连队的人)正在出售这些遗物以资助其军事行动。

就在上周,某个风尘仆仆但魁梧壮实的家伙撂倒了两条防御工事的守卫。尽管他打扮成一名巡逻队员的样子,不过在他的两条胳膊上都纹着相同的怪异纹身——看起来仿佛五支箭。这个攻击者一路顺风向蒙迪上校的办公室挺进,不过却发生了些意外,他似乎被一发燃烧弹或是其他什么玩意打中了。上校从自己的近卫队里挑了个人掩埋了尸体。

人们就此陷入疯狂。在上周之内就发生了三起自杀事件。与此同时,蒙迪上校则正策划着一场跨越边境,直逼巴基斯坦巡逻部队的袭击。这将酿成一场政治灾难,不过每当人们试着要反对他时,他们不是消失无踪就是突然改变了主意。

外貌:身为雷金纳德·蒙迪上校,他是一个有着一头白发与绿眸,衣着得体、身材匀称体形高大的男人。没人见过他进食,也没人听见过他提高嗓门,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虽然蒙迪上校有一口齐整的牙齿,不过却是令人厌恶的黄灰色。

在那个了解他本质的阿坎萨斯刚箭盟法师眼中,他是一个披着白色皮肤,纤瘦而无性征的形象。他那钢铁头颅上的脸皮早已被剥去,覆满了亚特兰蒂斯符文。

叙事提示:将军之影试图打和平秘约的擦边球。它扮成美国官员搜索着亚特兰蒂斯的神器,并在合众国、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军队之间煽动暴力事变。将军试图将阿富汗的军事任务变成一场闹剧,干掉某些政府官员,并以禁卫教团的密探取而代之。从长远角度来看,更要通过一系列核扩散引发一场严重的战争。将军的神蜕明白时间所余无多,它的存在明显违反了和平秘约,因此在离开之前它利用C连队策划了一连串阴谋。

位阶(灵知):4
属性:权能12,灵巧8,抗性10
意志力:22
玛那:25
先攻:18
防御:12
速度:27
体积:5
灵体:15
奥秘:命运3,力场5,心灵4,原质1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2-06-29, 16:23
TOP
Frend
2009-10-09, 23:06
Post #4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4081
   103

Group: Avatar
Posts: 1207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memetics……

话说意译成"模因"看着还真不习惯,以前总是看“迷米”的
TOP
Evana
2009-10-11, 16:56
Post #5


特路釣魚黨(?)
Group Icon
 565
   15

Group: Sinker
Posts: 734
Joined: 2005-09-24
Member No.: 3007


我還是覺得Trinity翻成三位一體比較華麗...


讚美limengan!

話說對於高祖的敘述讓我想到1984那句"誰控制了現在,誰就控制了過去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PeterGhostWolf
2009-10-17, 16:04
Post #6


Cohomology is Everything.
Group Icon
 118
   23

Group: Builder
Posts: 1026
Joined: 2006-05-07
Member No.: 7433


我在前面看到了强烈的机械风,强烈地期待亚!先知最终还是要和天枢发生关系亚!
TOP
limengan
2009-10-17, 22:25
Post #7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我始终觉得那个词似乎和天枢无关亚,是指一种体制化的东西。你知道的,这段读起来就像是工业社会让人彻底机器化的感觉……
TOP
PeterGhostWolf
2009-10-18, 00:02
Post #8


Cohomology is Everything.
Group Icon
 118
   23

Group: Builder
Posts: 1026
Joined: 2006-05-07
Member No.: 7433


QUOTE(limengan @ 2009-10-17, 22:25) *

我始终觉得那个词似乎和天枢无关亚,是指一种体制化的东西。你知道的,这段读起来就像是工业社会让人彻底机器化的感觉……
哦...安君是指这个...吧?
QUOTE
电视里的其他故事诉说着她想要感受的一切。她悲伤、喜悦、惊骇且感动着,一切都按着节目表进行。这真可悲,然而我以前从未留意过这些。因为那时我对“机枢”一无所知,不过现在我已然明白各种颜色和词语能让她做些什么——而每次她都会照做。因为猫咪那对婴孩般的大眼睛,她会对它情话绵绵。因为一首曲子敲打出一段伤感的小调,她会对它青睐不已。
听起来很有趣,听起来先知"确实"很关注人性....
听起来Boston有大火?有无详情?
TOP
limengan
2009-11-21, 22:02
Post #9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The Exarches 一节搞定。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