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2 Pages V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我,克苏鲁, NG强力吐槽
Frend
2010-01-29, 14:32
Post #1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4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我,克苏鲁。

——或一个像我这样脸上长着触须的家伙在一座沉没的城市——比如说南纬47度9分;西经126度43分的那个——里干什么?
原著:尼尔·盖曼
笨拙的译者:竹子
让我们先感谢Nick Devil的供稿 猛击我

I

克苏鲁,他们这么叫我,伟大的克苏鲁。

没人能把它正确地拼出来。

你记下来了吗?每一个词?很好,我们能开始了吗—嗯?

很好,那么开始。把这些写下来,沃特雷[注]。

[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主要描写的主人公的姓氏就是沃特雷]

我于无穷亘古之前,在Khhaa'yngnaiih(不,我当然不知道该怎么拼写它。按它听上去那样写下来。)的黑暗迷雾中,被无可名状、噩梦般的双亲从卵里被孵出来。当时是在一轮凸圆的月亮下。那不是这个星球的月亮,当然,它是个货真价实的月亮。在某些夜晚,它会填满半个天空。当它升起来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深红色的血液从它那肿胀的脸庞上流淌滴落下来,将它染成红色,直到它上升到足够的高处,能让无数沼泽与高塔沐浴在它那血淋淋的死红色光芒中。

这就是那些老日子。

或者准确地说那些老夜晚,大体上可以这么说。我们那里有个马马虎虎的太阳,不过它已经很老了,即使是在那个时候也很老了。我记得它最后爆炸的那一晚,我们都滑行蠕动着下到沙滩去观赏。不过,我先说说我自己。

我从来都不了解我的父母。

我父亲刚为我母亲完成受精后就被她吃掉了,而我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被我吃掉了。那个时候,是我能记住的第一件事。从我母亲体内蠕动出一条路来,她那充满野性的味道至今还留在我的触手里。

别那么惊讶地看着我,沃特雷。我发现你们人类也一样让人讨厌。

说到这个,他们记得喂那只修格斯了吗?我好像听到它在喋喋不休地胡言乱语了。

我把自己的头几千个年头花在了那些沼泽里,当然,我当时还不是这副模样,因为我那时和小鳟鱼一个颜色,大概你们的四英尺长。我把自己的大多数时间都花在悄悄爬向某些东西,然后吃掉它们上;同样也要避免其他的东西悄悄地爬到我身边,把我吃掉。

所以,让我们跳过我年轻的时候。

然后,有一天——我想那是星期二——我发现生命里不止只有食物。(性?当然不是,在下一次夏蛰之前我都不需要考虑那个问题;到那个时候,你们那小小的星球已经变冷了。)那天星期二我叔叔哈斯塔紧闭下颚滑行蠕动到了沼泽里属于我的那块地盘上。

这说明它不是过来用餐的,那么,我们就能聊聊。

那是个蠢问题,即便对你沃特雷来说也是。在和你交谈的时候,我不需要用自己的任何一张嘴,不是么?很好。如果你再问一个像是这样的蠢问题,我就去再找一个家伙来帮我写回忆录。而你将被丢去喂修格斯。

我们要出去,哈斯塔对我说。你想跟我们一起走吗?

我们?我问。我们是谁?

我自己,他说,阿撒托斯,犹格·索托斯,奈亚拉托提普,撒托古亚,耶!莎布·尼古拉丝,小犹格斯[注],还有些其他人。你知道的,他说,那些伙计们。(你要知道,沃特雷,我在这里是直白的把他的话翻译给你。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些-哔(粗口消音)-或者三性人。老莎布·尼古拉丝至少有一千个小孩,它说大约是这样。家族里那个分支总是惯于夸大其词)。我们要出去,他总结说,现在我们在想你会不会想去找点乐子。

[注:原本Yuggoth应该指米·戈殖民地的那颗行星,这里似乎做某个神明讲。]

我没有马上回答他。老实说,我不那么喜欢我的兄弟[注1],而且由于位面上有某些特别怪异的扭曲,我经常很难看清楚它们[注2]。他们身上成边角的地方就变得尤其模糊,而有些家伙——比方说,萨巴斯[注3]——身上边边角角的还特别多。

[注1:在《死灵之书》中提到旧日支配者时,曾说“克苏伟大的克苏鲁亦是彼之兄弟”]
[注2:在《死灵之书》中的同一处,曾说“然竟连其(克苏鲁)亦只可模糊感知彼等之所在。”]
[注3:Sabaoth,出自圣经该词的意思是“所有的军队,所有的领主”,圣经里也用Lord of Sabaoth 指耶和华]


但我那时候还年轻,我渴望找些乐子。“生命不止这些!”,当沼气散发出的那令人愉悦的阴森腐臭弥漫在我周围,ngau-ngau和zitadors[注]在我头顶号哭尖叫时,我几乎要大叫起来。我说好,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跟着哈斯塔慢慢地流出去,直到抵达我们的碰头点。

[注:似乎两者都是尼尔自造的词]

我记得我们第二个夜晚都在讨论我们要去哪里。阿撒托斯想要去遥远的夏盖星[注],奈亚拉托提普提到了一个“不能说的地方”(我一辈子都在想这是为什么,上一次我在那里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被关起来了。)所有的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沃特雷。任何潮湿的、不知为何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对我来说就像是家里一样。但犹格·索托斯做了最后的决定,他总是这样,于是我们去了那里。

[注:夏盖虫族的定居地,他们崇拜阿撒托斯]

你已经见过犹格·索托斯[注],不是吗,我两条腿的小家伙。

[注: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沃特雷家族的两个小孩都是犹格·索托斯的子嗣]

跟我想的差不多。

他为我们打开了到这里的道路。

老实说,我当时觉得不怎么样。现在也是。如果我知道我们将会遇到的麻烦的话,我仍怀疑我当时会不会为这事烦心。不过我那时候还很年轻。

我记得我们第一站停在了昏暗的卡尔克萨城[注]。那地方吓坏我了。现在这些日子我能看着你和你的同类,连抖都不抖,但那些没有一点鳞片和伪足的家伙,当时真的吓坏我了。

[注:安布罗斯·比尔斯在他的《一个卡尔克萨城的住民》描写过这个城市,其位于毕宿五。罗伯特·W·钱伯斯在《黄衣之王》中又借用了这个地方,见下。]

黄衣之王[注]是我第一个合得来的家伙。

[注:哈斯塔的一个化身]

衣服褴褛之王[注1]。你不知道他?《死灵之书》七百零四页(完整版的)暗示了他的存在。我想那个白痴的普林在《蠕虫的秘密》里也有提到他。当然,还有钱伯斯[注2]的。

[注1:在有些描述里,黄衣之王穿着一件破旧的黄袍]
[注2:罗伯特·W·钱伯斯创造了黄衣之王这个角色]


是个可爱的家伙,待我习惯他之后。

他是最初给我这个点子的人。

在这个沉闷乏味的维度里,在这个糟得没法形容的地方能干点什么?我问他。

他笑了。我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他说,我就像是块格格不入的颜色[注],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然后,我发现了乐子,你可以征服那些奇怪的世界,征服那里的居民,让他们害怕和恐惧你。这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注:Colour out of space,出自洛夫克拉夫特的同名小说]

当然了,远古者不会喜欢有人这么做。

远古的人?我问

不,他说,远古者。是个特殊称谓。一群有意思的家伙。像是巨大的长着海星形头部的桶子,还有巨大膜翼让它们能飞越空间[注]。

[注:出自《疯狂山脉》。]

飞越空间?飞?我震惊了。在那个时候,我想象不出有什么东西能飞。既然能蠕动为什么要费劲去飞,呃?我知道他们为什么管它们叫远古的人,对不起,远古者了。

远古者都做些什么?我问黄衣之王。

(我过一会跟你说什么叫蠕动,沃特雷。不过,这没什么意义。你没有wnaisngh'ang[注],不过,也许羽毛球设备也能做得差不多好。)
(我们说到哪里了?哦,对了)

[注:尼尔·盖曼杜撰的一种移动器官。]

远古者都做些什么?我问黄衣之王。

没什么,他解释说。它们只是不喜欢别人这么做而已。

我摆动着,扭曲我的触手,仿佛在说:“我也遇到过这种人。”但我想黄衣之王没有看懂。

你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让人去征服吗?我问他。

他摆了摆手,粗略地指了指星空中一片很小很乏味的地方。那里也许有你喜欢的地方,他对我说。那叫地球。稍微有些偏,但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愚蠢的混蛋。

今天就到这里了,沃特雷

出去的时候让谁去喂一喂修格斯。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15-08-13, 21:27
TOP
Frend
2010-01-29, 14:35
Post #2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4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II

是时候了吗,沃特雷?

别傻了。我知道是我找你来的。我的记性和以往时候一样好。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thagn. [注]

[注:出自《克苏鲁的召唤》中的一段咒语,其意义见下]

在拉莱耶的宅邸中,长眠的克苏鲁在梦中等待着。

这是种合理的夸张;我最近感觉不太好。

这是个笑话,一个头的小家伙,一个笑话。你把所有这些都记下来了吗?很好,继续写。我知道我们昨天说到哪儿了。

拉莱耶。

地球。

这就是个语言变化的例子,词义的变化。含糊不清,我真受不了这个。以前,拉莱耶就是地球,或者至少是说那些归我管的地方,一开始那些潮湿的小地方。而现在,它就单指我的这座小房子,西经126度43分;南纬47度9分。[注]

[注:即洛夫克拉夫特笔下古城拉莱耶的位置。]

远古者这个词也是,现在他们管我们叫远古者了。或者旧日支配者,就好象我们和那些桶子一样的家伙没什么两样似的。[注]

[注:洛夫克拉夫特经常习惯性地将克苏鲁等神明称为Old Ones,同时他也用这次在《疯狂山脉》里代指远古者那个种族。]

含糊不清。

于是我抵达了地球,那个时候要比现在潮湿得多。这是个相当不错的地方,海洋丰饶得就像锅肉汤,而我和那些人也相处得颇为不错。大衮和那些孩子们(这次我说的就是那些孩子们)。在那个遥远的过去,我们都生活在水里。那时候,在你说“在梦中等待着”之前,我就已经驱使他们建造城市,拼命工作并且烹调食物了。当然,还有被烹调。

这提醒了我,我要跟你讲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

以前有一只船,在海上航行。在太平洋巡游。在这只船上有一个魔术师,变戏法的家伙,他的职责就是逗乐那些乘客们。另外,船上还有一只鹦鹉。

每次魔术师变了个戏法,鹦鹉就会拆穿他。怎样拆穿?他会告诉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就这么拆穿。“他把它放在袖子里了。”那只鹦鹉就这样聒噪不安。或者“他把纸牌叠起来了。”或者“它掉进了另一个袋底里。”

魔术师很不喜欢这样。

最后终于是时候变他最大的把戏了。

他这样宣布到。

他卷起了袖子。

他挥双手。

在那一刻,船猛地一颠,被撞向一边。

沉没的拉莱耶在他们下方升起。大群我的仆从,恶心的鱼人,从一边蜂拥而上,抓住了乘客和全体船员,把他们拖进了海里。

拉莱耶又一次沉没了,等待着可怖的克苏鲁再次崛起,再度统治世界。

孤单的魔术师——他被我的那群渺小的两栖类蠢货漏掉了,为此他们得到了惨痛的教训——一个人飘在腐臭的水面上,抱着桅杆,孤立无援。然后这时,他注意在自己的高处有一个绿色身影。那个身影慢慢地下降,最后暂栖在附近一堆漂浮的木头上。这时他看清楚那是那只鹦鹉。

鹦鹉把脑袋歪向一边,眯起眼睛看着魔术师。

“好吧。”它说“我不玩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i][注:其实这是个网络笑话,最早的出处已不明,搜一搜就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版本。]


这当然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沃特雷。

难道不祥的克苏鲁会向你撒谎么?他早在你见过的最怪异的梦魇还在吮吸他母亲的伪奶头时,就已从黑暗群星里溜了出来;他还在等待着群星位置再度正确之时,从他坟墓般的住所里再度醒来,光复信仰继续他的统治;他还等待着要重新教导死亡与狂欢那崇高而甜美的乐趣。这样一个人会向你撒谎么?

当然会。

闭嘴,沃特雷,我正说话呢。我不在乎你之前还在哪里听说过这个。

我们那些日子过得很快乐,屠戮与毁灭,献祭及诅咒,脓水、粘液和泥浆,还有那污秽而又不可名状的游戏。食物和享乐。那是一个漫长的派对。每个人都乐在其中,除了那些发现自己串在木叉上,夹在一大堆奶酪和凤梨之间的倒霉家伙。

哦,那时候地球上还有巨人呢。

但是好景不长。

它们从天而降,带着膜翼、标准、规矩以及程序步骤。只有用用多纳罕仪式[注1]才知道有多少份一式五份的表格要填。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又小又陈腐的官僚。单单看着它们你就能知道这一点:五角星形的脑袋——你看到的每一个家伙在它的脑袋(我必须补充说它们的脑袋也都在同一个位置上)上都有五个角,五条触肢,五个别的什么[注2]。他们中没有一个有点想象力,长出三只肢体或者六只,或者一百零二只。五只,每次都是。

[注1:一个记叙在《死灵之书》的仪式,曾出现在《敦威治恐怖事件》里]
[注2:远古者是一类辐射对称的生物,它的所有器官都是以五为基数的。五对他来说是神圣数字,所以也有“一式五份的表格”]


无意冒犯。

我们没法相处。

它们不喜欢我们的派对。

它们开始敲打墙壁(我是在比喻)。我们没有在意。于是它们就使坏。争吵、挖苦、开战。

好吧,我们说,你们想要海洋,你们就能拥有海洋[注1]。锁、大麻与海星形桶子[注2]。我们搬到了陆地上——那时候陆地还和沼泽差不多——并且修起独立的巍峨建筑物,让山脉也相形见绌。

[注1:《疯狂山脉》中提到远古者曾与克苏鲁以及他的眷族(Star spawn)开战,最后双方议和,远古者能占领旧大陆和海洋,克苏鲁占领新大陆(也就是拉莱耶所在地)]
[注2:Lock, stock, and starfish-headed barrel,是在模仿英国与北美的习语Lock, stock, and barrel,有'all', 'total', 'everything'.的意思,意思就是放手让远古者去接管旧大陆的意思。]


你知道谁干掉了恐龙吗,沃特雷?我们干的,那是一次烤肉聚会。

但是那些尖头的扫兴鬼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它们试图把行星变得离太阳更近一些——或者更远一些?我从没真正问过它们。总之接下来我知道的就是我们又沉到海里去了。

你必须得笑。

远古者的城市也因此受到了惩罚。它们讨厌又干又冷,它们创造的生物也是。一下子,它们又都到了南极[注],那地方干得像是块骨头,又冷得像是当再三诅咒的失落冷原。

[注:远古者由于退化和米·戈的战争,最后退守南极,其最后一座陆地城市就位于南极疯狂山脉。]

今天就到这里,沃特雷。

还有,拜托你找个人去喂喂那混蛋的修格斯?

III


(阿米蒂奇与威尔马斯教授[注]都怀疑手稿中的这部分至少缺了三页,并都引用文本与长度作为论据。我同意这个看法。)

[注:二者均为洛夫克拉夫特小说中的人物,其中阿米蒂奇教授出现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威尔马斯教授出现在《暗夜呢喃》中]

群星已经改变了,沃特雷。

想象一下你头部以下的身体被割掉后,剩下你这一团血肉躺在刺骨的大理石地面上,眨着眼睛、慢慢窒息。事情就像这样。派对结束了。

这杀掉了我们。

于是,我们在这下面等待着。

令人恐惧吧,恩?

一点儿也不。我不会带来无可名状的恐怖。我能等下去。

我坐在这里,早已死亡,沉睡在梦境里,等待着人类那蝼蚁帝国崛起与衰亡;耸立和崩塌。

直到有一天——也许那就在明天,也许在你那赢弱的心智无法想象的未来——群星将在天空中正确归位,而毁灭的时代也将降临:我将从深渊中崛起,将再次统治整个世界。

混乱与狂欢,血食和污秽,永恒的暮色与梦魇,那些死者与将死者的尖叫,还有信徒的吟颂。

然后呢?

当这个世界变成一团冷却的余烬,围绕着一颗无光的太阳旋转时,我将离开这里。我将再度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那个每晚血液都会从那个如同溺死水手的眼睛一般肿胀的月面上滴落下来的地方。而我将进入夏蛰。

然后我将交配,到最后,我将会感觉到体内传来一阵颤动,将会感觉到我的小家伙啃食出一条属于他的道路,踏入光明。

恩。

你把所有的都记下来了吗,沃特雷?

很好。

那么,就这样了。结尾。叙述终了。

猜猜我们现在该干什么了?没错。

我们要去喂喂那只修格斯。

The End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15-08-13, 21:37
TOP
azimao122
2010-01-29, 14:38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8
   8

Group: Builder
Posts: 53
Joined: 2007-04-19
Member No.: 12136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link.gif)
为什么我感觉这个章鱼的说话语气这么萌?
感谢楼主的翻译~
TOP
gin
2010-01-29, 17:01
Post #4


擦半仙
Group Icon
 231
   2

Group: Ashes
Posts: 755
Joined: 2005-07-02
Member No.: 31


不是我给的……好吧虽然我一直在看那个BLOG……但不是我给的
TOP
忧郁的羊驼
2010-01-29, 18:43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0-01-25
Member No.: 35962


克苏鲁可能是比较年轻
TOP
gin
2010-01-29, 19:18
Post #6


擦半仙
Group Icon
 231
   2

Group: Ashes
Posts: 755
Joined: 2005-07-02
Member No.: 31


其实我觉得sluggle翻成蠕动更赞……
好吧我是来吐槽的- -
TOP
Frend
2010-01-29, 19:48
Post #7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4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主要是因为sluggish,有无精打采,懒惰的意思
sluggle这个词就是NG造的……
TOP
drlecter
2010-01-29, 20:41
Post #8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52
   3

Group: Planer
Posts: 105
Joined: 2005-10-10
Member No.: 3304


好文,而且……
我猜到了结尾
TOP
gin
2010-01-29, 23:56
Post #9


擦半仙
Group Icon
 231
   2

Group: Ashes
Posts: 755
Joined: 2005-07-02
Member No.: 31


我知道……蠕动有着你说的所有含义,并且包括了其他一些……
比如懒惰地蠕动(像尺蠖一样在地上爬行,引申为不想干活犯懒于是装死,或者就是缓慢地更新),这词貌似流行了几年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in: 2010-01-30, 00:10
TOP
Frend
2010-01-30, 12:31
Post #10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346
   106

Group: Avatar
Posts: 117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全文战掉

QUOTE(gin @ 2010-01-29, 23:56) *

我知道……蠕动有着你说的所有含义,并且包括了其他一些……
比如懒惰地蠕动(像尺蠖一样在地上爬行,引申为不想干活犯懒于是装死,或者就是缓慢地更新),这词貌似流行了几年了

恩……于是改成了蠕动
TOP
Shrewd
2010-01-30, 22:42
Post #11


压榨者
Group Icon
 1346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6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这只章鱼说话很嘲的。感谢Frend君带来这么可爱的克苏鲁小说。
TOP
gin
2010-01-30, 22:50
Post #12


擦半仙
Group Icon
 231
   2

Group: Ashes
Posts: 755
Joined: 2005-07-02
Member No.: 31


其实,还有一个词很配章鱼头的,但是我找不到有对应的原文- -
TOP
vestirous
2010-01-30, 22:50
Post #13


粉红波动研究会会员
Group Icon
 1484
   21

Group: Sinker
Posts: 3443
Joined: 2005-11-09
Member No.: 3848


为什么这文风让我想起了牛奶的作文……

另外,我今天第一次发现是“克苏鲁”而不是“克鲁苏”……Orz
TOP
heavenk
2010-01-30, 23:18
Post #1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
   0

Group: Primer
Posts: 12
Joined: 2006-07-29
Member No.: 8466


看完后发现,这个克苏鲁好萌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特别是那句,你们谁去喂喂那个修格斯
TOP
gin
2010-01-31, 13:06
Post #15


擦半仙
Group Icon
 231
   2

Group: Ashes
Posts: 755
Joined: 2005-07-02
Member No.: 31


两个译名都有人叫,我也一直习惯克鲁苏,但是在严肃场合或者伪严肃场合会称前者,因为读起来貌似前者更接近
TOP
2 Pages V  1 2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2-11, 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