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园!】

» 学园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巴比伦创世神话之适当八卦版
Shrewd
2010-01-29, 21:16
Post #1


压榨者
Group Icon
 1362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7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巴比伦的创世神话开篇叙述了两个不同的神——咸水女神提亚玛特与淡水神阿普苏合作奠定世界雏形的故事。这一重大事件发生在黑暗寂静的海洋之中,当两股洋流交融在一起,世界便开始了。这部分基本上是对苏美尔创世神话的翻版,但之后的故事截然不同。

  新生代的天神为了世界的统治权与古老的神祗展开激战。在这场血腥残酷的神战中,战神马尔杜克杀死世界之母提亚玛特,成为至高神和巴比伦城的守护神。

  世界的诞生在很高的地方,

  天还没得到命名,

  在下面,坚固的大地还没有名字来称呼他的时候,

  只有他们(众神)的最初的父亲阿普苏,

  和造就他们一切的母亲提亚玛特,这两种水混合在一起……

  ——《巴比伦创世神话-埃努玛•埃立什》


世界的形成


  世界沉睡不醒,在大地表面万籁俱寂。在这宇宙的初始时刻,天地万物尚未成型,只有一片混沌无垠的海洋。黑暗与海洋浑为一体,没有光,也没有温暖。时间从那冰冷平静的海洋中孕育而生,千百年在悄无声息流淌而过。

  起初海洋悄无声息,异常平静。渐渐的,通过一种迄今还未知的过程,混沌的海域中凝聚出来一些东西。其中大多数很快便消失,它们的存在从未被提及,只有两个神力留存下来:地下的淡水神阿普苏,也称海中甜水,生性宁静但缺乏生命活力;咸水女神提亚玛特,性格暴烈但孕育无限生机,她的身体被深处浩瀚无垠的海水包裹着。由于她的不朽,她几乎不去注意岁月那坚定的步伐和时间那有节奏的脉搏。他们各自在这崭新然黑暗的世界中偏安一隅,似乎无意携手合作。

  然而,出于偶然,或是万物创始的必然,某一天,无边无涯的海洋动荡起来,咸水深渊缓慢地从深海中升起,强有力地向上肆意挤压。漆黑的海面奔腾喧嚣,汹涌澎湃,巨浪如山一般,永不止息地猛烈撞击大地。在这宛若末日的喧嚣躁动中,两股洋流汇合在一起:阿普苏的淡水流涌入大海,与提亚玛特的咸水流融合在一起。

  在最初的结合中,诞生出两个神:男神卢奇穆与女神拉查姆。这两个神形成海洋底部的淤泥层。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两股洋流再次交融,又孕育了男神安沙尔与女神吉莎尔,他们形成天涯和地极。

  自此,正如物质世界的发展一般,神灵世界也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经历最初分娩的镇痛,诸神的繁殖速率大大加快。又不知过了多久(但明显快于阿普苏和提亚玛特的结合),天涯神安沙尔与地极女神吉莎尔也结合在一起,连接孕育了天空之神安努、水神埃阿等。安努和埃阿又各自生育了许多子孙辈的神,安沙尔与吉莎尔成了一对祖神。这样,宇宙中最初几代神灵形成了。

  神越来越多,互相之间少不了矛盾和摩擦,大如领域神职纠纷,小如宴会时的座位顺序。尤其是后出生的诸天神和较年长的海神之间更是纷争不断。神灵需要一个充当调节仲裁众神间矛盾的领袖,也就是众神之王。问题是,选谁呢?此时,两位创世神阿普苏和提亚玛特因为长期辛劳疲乏不堪,早已回深渊休息补眠去了。海底淤泥双神卢奇穆与拉查姆一向不问世事。安沙尔是最老资格,威望较高,经过神明大会和投票选举,诸神一致推选安沙尔——却不是推选他当神王,而是由他审核和并最终确定神王候选人名单。由此看来,这时的巴比伦诸神可能还处在原始社会时期,公投比较流行,不像后来 “胜者为王”风靡一时。

  选举名单上到底列着哪些神至今不得而知,不过最重要的是结果。结果严肃认真的考虑,安沙尔决定推选天空之神安努为神界之王,不仅仅是因为安努是他的长子,有优先权,而且安沙尔认为他的个性和自己比较相近,所谓意气相投。根据选举时的规定,这一决定一旦定下便不得更改,于是天空之神安努便成了神王,他聘请安沙尔担当自己的顾问,又任命水神埃阿为自己的传令官,开始在神界建立秩序。大小神灵都需服从安努的指挥,遵从他的命令。为了便于指挥,他住进天界金碧辉煌的神殿,执令官埃阿则住在地上,这便是第一代神界的领导体系。

 
阿普苏之死


  神王安努从天宫边缘俯瞰他统治的世界。到处都是一片漆黑。由于没有一丝光亮,尽管天与地之间的分界线早已明确划分,平原和山峦的轮廓在阴影中仍显得模糊不清。这景象令他颇为苦恼。

  “这叫我们怎么做事?”一段时间以来,天界圣殿似乎成了诸神投诉抱怨的场所。每逢天界盛宴,就会有神在酒酣耳热之际大叹黑暗带来的种种不便。河流山川众神处也会时不时传来消息,期待神王安努能改变现状,创造一个与阿普苏时代截然不同的世界。

  尽管居于至高无上之位,对诞生于黑暗中的安努来说,光明仍是种难以想像的东西。他考虑向阿普苏和提亚玛特请教,但两位老祖宗在完成创世和造神的基础工作后,就心满意足地呆在温暖幽暗的深渊里补充睡眠。打扰好梦必会招来一顿痛斥。看来在他们醒来之前,他是不能指望他们帮忙了。

  失望的安努把目光转向众神,风神恩里尔和女神宁莉尔的长子辛引起他的注意。当年,恩里尔为追求美丽的宁莉尔而疯狂,竟干出先上车后补票的事,被众神判处下地下世界受罚。孤单的宁莉尔也不顾一切地跟随他前往地狱。辛就是地府出生的。尽管如此,辛的外表丝毫没有地狱诸神的气息,他相貌堂堂,目光炯炯,银白色的皮肤好像纯净的海浪,在黑暗中微微发光。

  恩里尔曾预言辛是未来的夜空之主,用皎洁无比的光芒照亮大地。安努决定利用这个预言。跟恩里尔商量之后,安努任命辛在夜空巡逻。安努还把辛漂亮的银发制成光线,投向人间。就这样,世间第一次有了光明。众神纷纷赞美神王的睿智,安努得意洋洋。

  这时,深渊的阿普苏和提亚玛特却在温暖的水床上辗转难眠。众神在月光下嬉戏,喧闹声随着海浪,透过重重水幕,直钻入幽深的水域,干扰两人的睡梦,最后终于把他们吵醒了。

  “莫非末日提前来临,大地开裂,海水倒灌,抑或天空崩裂,山脊坍塌?”睡眠不足的阿普苏抱怨道,“不,即便如此噪音也不会令人心躁。难道在我们休息期间,发生意想不到的变故?不,我们是世界的缔造者,应该让一切在我们掌握之中。”

  “你先休息,待我去看看。也许只是我们子孙在嬉戏,因为他们都已长大成人。”提亚玛特安抚烦躁的阿普苏,一边从深渊探出头向天空望去。光线立刻刺痛了她的眼睛,吵闹更是搅得习惯万籁俱寂的提亚玛特心神不宁。“那银色的事物是什么?它无形,却能刺痛眼睛。在它的威力下,大地初显成型。”她暗自思忖,急忙前往海底寻找卢奇穆与拉查姆打听消息。

  “空中兴起一座宫殿,金碧辉煌,令我眼花缭乱,依稀只见安沙尔住在里面。他身边有位神,头戴冠冕,神态威严,气宇不凡,看相貌应是我的子孙。”提亚玛特问道,“但他们却使你的父亲阿普苏无比懊恼。卢奇穆,我的头生子,诸神中我最看重之人,赶快告诉我事情的究竟。”

  于是,提亚玛特,接着是阿普苏,从卢奇穆夫妇处知道了安努的种种改革措施。阿普苏本来是个脾气温和平稳的神,眼下却十分恼火。睡觉被扰固然是一方面,同时也是感到他的权威受到挑战,他的地位受到威胁!“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跟我商量!事先也不征求我的意见!”他从深渊探出头,向天界大声呵斥,以祖父的权威勒令安努收回光线,恢复无序黑暗的世界。

  小道消息迅速在众神间传播,所到之处皆一片哗然。整个天界都处于激动不安的气氛中。无论是在天宫神殿还是在群山峻岭,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街头巷尾,神们都在议论:“世界之祖要取缔光线,我们能答应吗?可不答应又该怎么办?”部分身居高位的天神如安努、安沙尔和水神埃阿经常聚集密议商量折中方案,比如一半白天一半黑夜,减少众神的外出活动,采取一些降低噪音措施,因为他们不想得罪阿普苏。脾气比较暴躁的神如恩里尔,以及众多曾孙辈的神们却不买帐,一是他们没见过阿普苏,觉得没必要理老头子的话,二是他的命令实在让大家难以接受。“我们要光明!”他们联名向安努申述,提议无视阿普苏的无理要求。这场争论持续了好久,双方扯开嗓门,各持己见争论不休,安努多次明令大家肃静也无济于事。

  深渊中的阿普苏等一段时间,不见天空黯淡沉寂下来,噪杂声反而愈演愈烈,不由勃然大怒。“这群不肖子孙,连安沙尔也与他们混在一起了么?”他在深渊里踱来踱去,一边脸色阴沉地念叨,“当初创造他们真是个错误,要是能再来一次……是的,第二次再来,我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阿普苏的力量在创造世界时损失了很大一部分,现在他已远不如最初时那般强大。因此,他认定天神的争执是对他的蔑视,是对他地位的公然挑衅。这种念头没准不对,但阿普苏的头脑因缺乏睡眠昏昏沉沉,所以越发固执己见。他决定消灭不听话的后辈,于是找到提亚玛特商议灭神大计。

  “老头子,你疯啦。他们总归是我们的子孙,你怎么忍心下手?我不同意。小孩子爱瞎闹,我们劝劝他们,说点好听的,就行了。”提亚玛特虽然也讨厌吵闹和天光,但转念一想,这些神都是自己的后代。老祖母怎么舍得毁掉自己的小孙子呢?这样想着,她的心就软了,鼻子里哼哼着,对阿普苏的念头很是不满。

  两人发生了内部矛盾,闹得不欢而散。阿普苏一看得不到老伴的支持,只好暂时放弃大举进攻、赶尽杀绝的念头,转而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他招来心腹大臣浪涛之神穆穆商量行动计划。

  直接攻击安努的宫殿是最方便的手段,可惜风险也大,不易成功。先杀掉其他神又恐打草惊蛇。最后,他们决定先偷袭水神埃阿的居住地,因为埃阿是诸神中的智者,通晓一切阴谋诡计,留着他势必对行动不利。为防夜长梦多,阿普苏准备当晚就走访埃阿的住所,之后与穆穆里应外合,杀死无防备的水神,作为灭神行动的开始。

  是夜,阿普苏带着一些美酒佳肴,来到埃阿住所装作串门。“真是见鬼,老爷子来我这里干什么?”水神一边接待,一边心里犯嘀咕。“要发火要骂人,怎么着也得从安努开始,哪里轮得到我。我又不是神王和长孙。”话虽如此,又不好直接问来意,埃阿只得装傻。两神开始喝酒聊天。

  酒酣耳热之际,有侍神向埃阿来报神伊必山有要紧事要向他汇报。“他说事情攸关生死,乃至天界的安危。”侍神对埃阿耳语道。埃阿心存疑惑,毕竟不敢轻视,于是从酒席告退,接见伊必山。

  原来,阿普苏和穆穆自以为此计甚妙,却不料隔墙有耳,全被忠于埃阿的伊必山听去。他赶紧来向埃阿汇报。幸好为时未晚,不然埃阿之命休矣。

  埃阿一听,阿普苏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不由大怒。“老爷子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正准备带来手下侍神杀进去,突然想到自己不是阿普苏对手。要是局面弄僵,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更何况还有穆穆在外虎视眈眈……

  埃阿毕竟是老奸巨滑的智慧之神,转眼间就有了主意。他拿出一大桶“瞌睡”,包装成漂亮的礼物,当作酒宴助兴节目献给阿普苏。阿普苏只顾想着自己的计划,自以为胜券在握,也不疑有诈,高兴地接受了伪装过的“瞌睡”。

  渐渐的,阿普苏的眼皮沉重起来,他竭力抵抗沉睡的诱惑。可惜瞌睡威力强大无比,世上无神能够逃脱,更何况是本来就精力不足的阿普苏。最后,他连打几个哈欠,昏昏沉沉睡着了。埃阿赶紧将锁链套在他脖子上,将他锁在巨石之下。阿普苏睡得不省人事,埃阿抽出长剑将他杀死。穆穆不知其中变故,按时率领随从神灵杀了进去,却掉进埃阿的陷阱,全部成了瓮中之鳖。埃阿将穆穆绑在石柱上示众,其他随从也统统被埃阿杀死。

  创世之神阿普苏就这样死于非命。他的身躯化作一潭清水。安努十分高兴,允许埃阿在其中建立神圣的正义大厅。这片建筑和这座城市被命名为“阿普苏”,安努让埃阿定居于此,以表彰他的功绩。

  世界之父死了,天神了共同享有宇宙的统治权。世界在神王安努的治理下,呈现出一片明亮喧闹的景象。诸神分担了不同的职权,过着舒心惬意的日子。埃阿统治的阿普苏城和庄严宏伟的正义大厅更是神灵们心驰神往的安居乐业之处。埃阿杀敌有功,在诸神中享有很高威望,颇得诸多女神的芳心。不久,他与女神达姆琪娜结合,这位女神为埃阿生下儿子马尔杜克。埃阿细心教育马尔杜克,赋予它一切智慧和力量,使他智勇双全,超凡脱俗。他有预感,马尔杜克命中注定将戴上至高无上的生命牌,成为新一任的众神之主。
TOP
Shrewd
2010-01-29, 21:17
Post #2


压榨者
Group Icon
 1362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7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提亚玛特复仇


  此时,提亚玛特却在深渊悲恸怒号,痛苦令她捶击自己的胸膛,乱扯自己的头发,“我的老伴啊,你创造了世界,你生育了诸多子孙,如今却死在小辈的诡计下。我倒宁可你死于战场,也好过不名誉的死法。我这是在说什么哪?我头脑发疯了吗?你现在才后悔当时没同意他的建议?要是我当时答应一起动手就好了,那现在就该他们痛哭流涕。不幸的提亚玛特,埃阿在阿普苏的躯体上建起他的宫殿,他住在那里得意洋洋。天神们正在高空欢呼盛宴,胜利者就是这样羞辱失败者。可你,阿普苏的妻子和姐妹,难道就这样袖手旁观吗?”说到这里,提亚玛特狂怒捶击在地上,“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对,我们必须报仇!”海神基库在一旁附和道,尖利的声音在深渊中回荡。自阿普苏和提亚玛特回到深渊休息后,又陆续生了不少神。有些是两人合力创造,有些则是提亚玛特独自所生。基库便是提亚玛特独自生育的诸海神中的长子。好长一段时间里,这群海神日子十分惬意滋润,因为海域广阔而平静。惜乎,天空之神安努被确立为众神之王后,神界的统治中心从海洋转移到天上,诸海神风光大不如前。这就引起了危机。

  于是,这帮海神聚集在深海召开秘密会议。基库,提亚玛特的长子,率先抱怨道:“我们的日子真是一日不如一日,没了昔日柄权风光不说,安努还创造了光线与四个风向。这四重风猛烈地搅扰亮晃晃的海面,害得我们一刻也得不到安宁。我看到大家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都成熊猫眼了。为了保全自己,我们必须想办法,来惩罚那些侵害我们利益的天神。”

  其他神听到基库这番话,心里都燃烧起愤恨的烈火,从四面八方飞来这样的话,“不错。……是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也有神这么说。“快想个办法为我们报仇吧。……埃阿杀害了我们的父亲阿普苏,这仇也得一次算清。”

  “阿普苏可不是我的父亲。”基库叫道,但他一听创世之父的名字,就沉思起来,好一阵子没说话。“天神们在数量上占优势,我们得小心行事。不过,我倒有个计划,”等他重新开口,脸上露出狡猾的神情,“听着,虽说我们的母亲提亚玛特目前还没什么动静,光顾着在深渊中哭号。可只要我们向她诉诉苦,鼓鼓起,那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必定会怒不可遏。到时我们便可借助她的力量,组建大军,一举消灭所有天神。”

  于是,在基库的带领下,这群利益受到损害的海神来到深渊向提亚玛特“进谏”。“我们的母亲啊,”总代表基库边说边走入提亚玛特的咸水渊,“当初安努创造出光线,你听任他们行事。现在,他又造出四重狂风,猛烈搅扰你的咸水海域,搅扰你的躯体,害得我们不能入睡,你对他们还是听之任之。现在你看一看,我们的眼睛由于缺乏睡眠,都发肿了。你若再不为我们报仇,显而易见,你不爱我们,因为你对这些事不闻不问。你竟然毫无行动!你难道不清楚父亲是如何惨死在埃阿手下?你难道不懊悔当时没听从父亲的建议参与灭神行动?为什么不起来攻打那些天神?我们定会全力支持你。”

  提亚玛特虽说悲恸万分,却还没被冲昏头脑。“我是后悔当时没一起动手。但复仇成功绝不能凭一时冲动,头脑发热莽撞草率等于去送死。听我说,我的儿子,你要冷静一点,当时若你们的父亲制定完善的计划,集结强大的实力,岂会招致杀身之祸。我们这次一定要从长计议,等待时机,才能保证复仇行动万无一失。”

  “等待时机?我们还要等到什么!”基库不耐烦地叫道,“我的母亲,常言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况且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受到天神削弱。再不动手,只怕来日我们的下场更加凄惨!你别再束手无策,快带领大家一起报共同的深仇大恨!”

  “你父亲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我不想再重蹈覆辙。让我们先侦查敌情,招募一切可为我们所用的神,再发兵举事。”

  “你也太小看我们的力量,太高估安努那群靠诡计狡胜的小人了。难道你就只会以泪洗面?万物之母的威力在哪儿!”基库怒气冲冲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其他子女见提亚玛特迟迟不肯发兵,以为她懦弱无能,对阿普苏的死无动于衷,纷纷埋怨提亚玛特无情无义。基库甚至送来最后通告,说:“我来只是想通知你,我和其他兄弟已经商量过,复仇一是刻不容缓,绝对不能再拖。今天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就证明你不敢去惹安努一伙,那我们就自发行动,杀入天界。”

  诸海神推举基库为首领,自组军队,准备向安努和众天神讨回血债,夺回神权。提亚玛特见儿子们决意兴兵,加之老一辈海神不断抱怨——指责她冷血无情,丝毫没有替丈夫和子女出头之意,便赶到基库的军队中。她见到诸神个个摩拳擦掌,情绪激愤,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亲自出马出任总指挥。诸海神一听深渊之母也加入到他们阵营,个个精神抖擞,纷纷聚集在提亚玛特身边,高调筹划反叛之事。

  深渊之母提亚玛特马上积极备战,不分日夜打造无数犀利武器,更创造十一头诸如口喷毒涎的龙、丑陋狰狞的蝎人、锯齿锋利的鱼人、凶恶残忍的风暴巨人等骇人巨兽。这些恐怖而无名的怪物不便详细描述,但只肖想想提亚玛特的形象是狮头狮身,鹰翅蛇尾的雌龙,便不难想像她用暴烈和恶毒为原料造出来的怪物有多恐怖,简直可以说是噩梦中的生物。提亚玛特还赋予它们强大的战斗力,使这些冷酷无情六亲不认的怪兽对战斗和死亡毫不畏惧。

  接下去是选择一名可独当一面的副手。根据长子优先的原则,提亚玛特提拔基库为全军主帅,指挥全军与天界对垒。授命之时,提亚玛特把“命运之匾额”赐予基库,使他有决定诸神和万物命运的权利。同时,她在诸海神前高声宣布,将基库选为她的第二任丈夫,使他的名字永存史册(母子婚在创世神话中经常出现,如希腊神话中的盖亚与乌拉诺斯)。她在摩拳擦掌的军队前宣布:“基库,领到众神进军天界,这就是你的使命!我已给你念诵咒语,我赋予你召集众神议事的权力。现在你是最高的统帅,是唯一能和我平起平坐的神。你的统治将永恒,你的言语将不朽!”接着她高声叫道:“愿你们的威力一举征服可恶的天神!”

  “诸位兄弟!”接着,煽动者基库在大军前号召,“我们曾经掌握世界,但现在领地正在被蚕食,被鲸吞!我们曾经威风凛凛,现在却被后起的天神的嘲笑!我们能忍受这些无耻卑劣的小人吗!看,他们用诡计杀死我们的父亲阿普苏,甚至在他的躯体上建起宫殿!我们怎能忍受这样的侮辱!是时候的,该是我们起来为自己的利益争取的时候了!让我们杀入天界,消灭天神,摧毁他们造成的光明和秩序,回归原初的黑暗混沌时代!兄弟们,深渊之母是站在我们一边的!也就是我的妻子提亚玛特!有了她的支持,胜利属于我们!”

  “消灭光明,回归混沌!”诸神齐应道。

 “出发!恢复威名的时刻到了!”基库高喊。

 “进军天界!”诸神回应,整个军队迅速向前冲去。这是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之间的决战。被怒火和欲望驱使的海神军团率领十一头巨型怪兽杀向天界,刀剑与盾牌撞击的喧嚣声震撼宇宙,所到之处山崩地裂,浊浪滔天。天界外围的守军毫无方便,一见铺天盖地、气势汹汹的怪物军团冲过来,吓得魂不附体,很快一败涂地,向远处崩溃。

  大敌当前,神殿里往日欢愉安详的气氛荡然无存。安努召来顾问神安沙尔、水神埃阿这几个亲信神灵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讨论退敌之际,安努深知深渊之母的威力,心中不由忐忑不安,半晌才对埃阿说:

  “埃阿,你曾杀死阿普苏,现在我把除掉基库的任务也交给你。此刻,他正在提亚玛特大军的最前方。杀死先锋,他的军队士气便会锐减,深渊之母也会失掉臂膀。”

  “把拔掉雌龙爪子的苦差事我推得脱吗?”埃阿笑着说,“好吧,基库是不好对付,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安努见他踌躇满志,稳操胜券,就把主帅的令牌挂到埃阿胸前,派他率众迎战提亚玛特大军。此时,基库的大军正迅速朝埃阿的大本营逼近,这座城市正是建立在深渊之父阿普苏的身躯上。提亚玛特视此为她的奇耻大辱,发誓要把它夷为平地。

  先头部队朝着阿普苏城发起猛烈进攻时,埃阿的守卫已有防备。广阔的水面上响起警号,深不可测峡谷中发出重复的回响时,卫士们已做好战斗准备。战斗的呼号在基库的先锋中哄然重复,一会儿就变成最凶恶的吼声,好像汹涌的大海发出的怒号一样。但他们刚冲进阿普苏城,站在城墙石垒后的守卫就用冰雹一样的石块向他们砸去。基库的先锋试图冲破武器的暴风雨,竭力攻击没被石垒保护的守卫。呼喊更加激烈,双方的接触已变成残酷的流血战斗。

  马尔杜克此时正在站在高处观察战情,他立刻发现由于阿普苏城入口地势险要,加上防御工作充分,基库的队伍不得不在狭长的水湾中用密集的队形作战。因此,又长又密的先锋队伍就完全在处在阿普苏守卫的打击范围了。马尔杜克看出敌人的错误,就竭力利用这点,在环境允许的范围内让守军向前移动,命令他们全力反攻。这就像风暴遇到海港一样,尽管狂风怒不可遏,竭力想把船只抛向空中,船却在港湾的庇护下安然无恙,直到暴风偃旗息鼓。很快,进攻的一方支持不住了。他们的首领徒然地用已经喊哑的喉咙喊叫,向自己的队伍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叫他们忍受这可怕的石块的暴风雨冲破石垒,冲入城门。但由于防守一方越来越猛烈的攻击,他们越来越急切地想向后撤退。混乱的挤轧开始了,溃败的兵士们踏着倒下去的人窜上船舱拼命逃窜,从远处看去,活像一条大蛇在水城上蜿蜒。

  首战告捷,埃阿得意洋洋。

  几日后,形式急转直下。提亚玛特见出征不利,便派出巨龙大军出征并亲自压阵。阿普苏城的防护能力受到严重考验。这些恐怖的怪兽不知疼痛,更不知畏惧。丑陋厚钝的皮能抵御最猛烈的攻击,喷吐的毒液更造成严重伤亡。基库提亚玛特联军源源不断,城中守卫开始疲于奔命。虽说阿普苏城易守难攻击,但城中兵力和粮食毕竟有限。基库的大军围堵在阿普苏城前方,他强迫埃阿或出来交战,或就在七八天之后,在饥饿的驱策下向他投降。

  埃阿陷入困难的境地中了。为脱离这一困境,他必须寻找一个突破口,但他没有一点战胜敌人的消息和希望,同时他也不想放弃这座美丽的城市从城后开溜。焦急又悲哀的埃阿日夜考虑对付的办法,可始终没找到脱离这极其危险的局势的出路。他部下的士兵开始垂头丧气了,城中开始有胆怯的声音传出。起先他们只是低声抱怨,但接着,这些恐惧的窃窃私语渐渐变大,越来越多神灵想要投降。这等局面令埃阿头痛不已。

  但埃阿毕竟是智慧之神,他考虑巧妙利用目前的形式。他先是惩处掉一批胆小鬼,并告诫士兵,坚守阵地的最坏结果不过是英勇战死,投降却有可能变成巨龙的美餐。稳定军心后,他招来告密有功的神伊必山,此神现兼管小道消息发布,让他放出消息说阿普苏城的大门不堪重负,即将崩塌,埃阿大军人心涣散,不堪一击等。同时他在城门处布下重重陷阱,连一阵清风都飘不过去。之后,他令大军守在城门口陷阱后,专等鲁莽的基库自投罗网。

  陷阱布成之日,埃阿佯装溃败。在他的幻术魔法下,严阵以待的阿普苏城在基库大军严重却是一片混乱的景象。城门不一会儿就被攻破,基库的军队长驱直入,没过多久就正如埃阿所料的坠入陷阱。埃阿大军趁势全部杀出,准备将敌军一举歼灭。

  埃阿正以为得计,不料军队后方传来惨呼声。只见怪物军团从阿普苏城后方涌入,趁守卫毫无防备之际从后翼绞杀。埃阿很快背腹受敌,被提亚玛特的怪物杀得落花流水。原来提亚玛特早有防范,早与基库兵分两路。基库佯装要攻入城门,却用一批弱势兵力作为伪装先进去。提亚玛特则从城后偷偷爬越过去,偷袭埃阿的军队。等送死的先锋军落入陷阱,埃阿以为敌人中计,便率众杀出,于是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埃阿虽对形式做出正确估计,也考虑到基库的头脑和提亚玛特的战斗力,却忘了提亚玛特还是个心思慎密的老祖母,于是智慧之神自食其果。

  这已经不能算是战斗了,而是残酷的大流血和屠杀。阿普苏城的守卫几乎全被敌人完全包围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任何获救的希望,也不再为战胜的幻想所鼓舞。他们只留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勇敢的战死好过被当作食物吃掉。现在,引领他们继续战斗的,只是绝望的人的拼死挣扎。埃阿用尽他所有的法术,耗尽所有的谋略,牺牲掉每一个守卫的士兵,才从中撕开一小条口子逃回天界。他身边就只剩下妻子达姆琪娜和儿子马尔杜克,以及几个最亲信的神。

  壮丽的阿普苏城被死亡和破灭的阴云笼罩。血水小河般的流淌在通往水域的道路上,清澈的湖水已被染成一片血海。空气中残留着火花的爆裂声、呻吟声以及垂死和受伤的尖叫声。袅袅的硝烟死灵般观望着战场,在破损残缺的尸体上盘旋。出于愤怒和报复,提亚玛特和基库摧毁了每一处建筑。往日的正义大厅彻底成为一堆瓦砾,阿普苏城彻底成为一滩泥涂上的废墟。基库还杀死透风报信的神伊必山,把他的身体撕成碎片,伊必山的血肉成为风中的残渣。在他们的头顶上,太阳像往常一样抛出灼热的光线,但不详的阴云已飘荡在安努的神殿上空。

  天界危在旦夕。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YY过头,不像神话介绍倒像小说了。
TOP
vestirous
2010-01-29, 21:20
Post #3


粉红波动研究会会员
Group Icon
 1519
   21

Group: Sinker
Posts: 3443
Joined: 2005-11-09
Member No.: 3848


提亚玛特在好多游戏里被YY成龙了……貌似在DAO里就有。
TOP
valaer
2018-02-13, 14:0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
   0

Group: Primer
Posts: 5
Joined: 2016-01-04
Member No.: 65371


说起来,Shrewd大大引用的中文版巴比伦史诗是在哪里找到的呢?
TOP
Shrewd
2018-02-21, 20:36
Post #5


压榨者
Group Icon
 1362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7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valaer @ 2018-02-13, 14:02) *

说起来,Shrewd大大引用的中文版巴比伦史诗是在哪里找到的呢?
我不太记得了,可能是日本人编写的《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中译本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6-03, 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