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熊的友人帐] 篇外篇:静海
hieik
2010-12-02, 22:23
Post #1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34
   38

Group: Sinker
Posts: 288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篇外篇:静海

11月28日战报 By 艾尔
插图 By 红



面瘫的看似正经实则淘气的声音很有磁性的DM——猫法师
正直高大的外国骑士,艾尔•鲁伯特——hieik
被诅咒的鸦天狗冷漠少女,路草——红
拿着琵琶弹唱的开朗海坊主乌贼爷爷——娃娃鱼
对路草死缠烂打的鸦天狗热血少年,兰丸——龙渊
贪酒却刀法超群的色狼矮子武士,佐佐木斩四郎——墨夜


熊团主题曲: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YOgTYHWvws/



9月 晴

自我们从泉泽回来后,已经过了四天。我在给组长堪九郎先生写详细的任务内容报告。虽然我的和国语说得比较好了,可写文章还是需要字典的帮助,我要继续努力学习和国的文化。
枫织小姐被调进医务部的解剖组,整日不见踪影。阿依小姐则总是从后门外出,我很好奇,但别人的隐私不应该干涉。路草小姐回来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天天在屋里磨刀……看兰丸又害怕又担心的守在一旁,感觉这对小天狗挺好玩的。至于四郎,和我一样,生活基本是练剑,但是我很羡慕他可以在道场里和师傅切磋。
堪九郎先生甚至奖励了一名小姓给我,在外国就是骑士随从的意思吧。不过这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叫萨库拉的小姐,和国语的意思是樱花,因为她是樱花树的妖怪。虽然侍从在和国或外国都很常见,而且听说妖怪是不分性别的,可我还是不想指使女性为自己工作,更不想带她上战场,所以樱小姐现在每天很自由的做自己的事情。

今天天气很好,我在继续写报告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院里有哗啦啦的水声,被吓了一跳。本以为又是哪个小妖怪淘气掉进去了,结果当我跑过去的时候,在水里发现了一只巨大的乌贼,而且那只乌贼居然对我说了“你好,我想吃小鱼干”……
幸好在和国呆了半年多,我已经见识过各种奇怪的妖怪了,不过我想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非常纠结。出去给它买了一袋鱼干,回来的时候却看到池子旁站着个赤身裸体的矮个子老爷爷,又吓一跳。迅速把老爷爷带回屋里,经过了解,原来他是新加入安平组的乌贼妖怪。更巧的是这位爷爷之前和我在酒馆里见过,他叫海南若,是个游走四方的诗人。
之后,海爷爷不知为何很喜欢我,整天跟在身边。被人喜欢是件开心的事,但在我专心看书的时候弹琵琶,还走调,就有些可怕了。我不忍拒绝一位老人家,只好请樱小姐帮忙把他拒之门外,樱小姐很尽职,我经常听到门外一些“嘭”“啪”“啊”或者海爷爷的哭声(为什么这么大年纪非常爱哭呢),起初总是不忍心的把他放进来,但是最近已经麻木了……


又过了几天,在一个平静的早晨,我被四郎带到他师傅面前。
我一直很佩服这位年老的剑客,坚守着武士道精神,剑法高超,而且连四郎这种松懈贪杯的人都可以教导成才。他交给我一项私人任务。
大概一个月前,在靠近海边的村子里突然来了一群外国人,他们语言不通,和村里的人也没什么交流,只是隔几天就来买些食物补给。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的话,村民们开始感到不安,想弄清楚那帮人的目的。于是师傅的朋友——一位住在那里的剑客拜托于他,他便想到了我,希望我能去当翻译。
我虽然愿意帮忙,但考虑到村子离安平组往返足有七天的路程,不能为私事离组这么久,还好师傅想的周到,为我们准备了可以传送的神符。
四郎自然是要跟着的,我担心那些外国人来意不善,想多带几名同伴。阿依和枫织不在自己的屋里,路草小姐正在树上发呆。
“路草小姐,请问你愿意跟我……”
“……(拼命点头)”
“那个,我还没说完……算了……”
兰丸自然会跟随路草小姐,也不用问了。犹豫了很久,找到乌贼爷爷。
“海爷爷,你愿意跟我去……”
“……(拼命点头)”
“……谢谢。”


我们整理了装备和旅行用品,烧掉神符。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有些头晕目眩,当我再睁开眼睛,发现我们已经来到了一片森林面前。林间有一条石制小道,一直向下延伸,更远处可以看到一片简陋的草屋,然后是沙滩,还有蔚蓝的闪烁着亮光的海面。
身边的三个小朋友和海爷爷欢呼起来,还不等我开口就向村落跑去。虽然我们不是来玩耍的,但我也不自觉地被他们的情绪带动起来。

我们沿路来到海边的村庄,现在是上午,很多村民出海捕鱼了。在村里走了一会,才看到一位正在屋外洗衣服的大婶。
“您好。”看大婶专注的样子,为避免吓到她,我尽量小声问候道。
“嗯?哇!外国人!”她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我习惯了,习惯了……
“我们是接受一位剑客的委托,来调查村里最近出现的外国人。”
“哦!”大婶恍然大悟,“你们说的一定是海切三三郎吧。”

从大婶那里了解到委托我们的剑客是个性格古怪的人(也有着有趣的名字),独自住在村子的角落。而外国人们隔几天从村里买一些海产食物,不会说当地的话只能打手势,之后进入村外的森林里不知道进行着什么样的活动。他们的出现打扰了村子的平静,更让村民们惴惴不安。我认为有必要和他们好好谈谈。
据了解他们明天会再次出现,我们就先去拜访了海切先生。当来到他的木屋附近时,他正在沙滩上练习剑术,看起来是个认真的人。和他聊过之后,发现他的性格非常像四郎的师傅,就是……目的都是出于好的,但同一句话喜欢翻来覆去地说,有些罗嗦。
海切先生告诉我们村里没有旅店或酒馆,还自告奋勇的带我们去借宿。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出现令村民避之不及,虽然他自称这个村的守护神,我不得不保持怀疑态度。

最后我们只好把海切先生请回小木屋,自己想办法。那位友善的大婶再次向我们提供了帮助,把自己家腾出地方让我们住,还给我们做了晚饭,说是作为帮忙的报答,和国的百姓真的很纯朴善良。
我们平静的度过了第一天,晚上安排守夜但没有任何发现。夜里的月色很美,柔和的映在海面上,听着潮水声,身后是伙伴们轻轻的呼吸,我有一种非常满足的感觉。


次日早上,我们醒来没多久外国人就来了,我们先在屋里观察他们。这些人和我属于不同的地域,身穿印有南方国家的星座之神徽记的皮甲,腰佩刀剑,头上缠着白头巾,皮肤呈现出常年日晒的黝黑,为首的是个留着浓密黑胡子的人。他们用手势向村里人买了一些食物后便要向森林走去。
我吩咐兰丸与四郎在屋里掩护,带上易容成外国男孩的路草小姐和海爷爷走过去。(路草小姐易容之后非常好看,和我一样金发蓝瞳,而且她居然懂外语,我越了解她,却越觉得她充满神秘感。)

“你们好。”我向为首的黑胡子打招呼。“我是艾尔•鲁伯特,来自莱恩王国巨龙骑士团的骑士。”
首领愣了一下,随即还算友善的点点头。“你好,我听说过巨龙骑士团,我们是沙漠的子民。”
“我是随本国牧师来传教的。恕我冒昧,你们来此有什么事?”看对方无意多聊,我直入主题。“实际上,由于你们最近的频繁到访,村民们感到很不安,但他们和你们无法交流,所以我来转达他们的想法。”
“哦!原来是这样!”他慌忙摆手,“麻烦你告诉大家,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他们的。不过我们的任务不能说具体的细节,我只能这样跟你保证,请相信我们。”
我看着他的眼睛,从里面读不出慌乱或紧张。“这样么,你们还会在此逗留多久?”
“这……我们也不清楚,但是不会太久了。给村民们造成了恐慌,真抱歉。”
“好的,我会向他们传达你的意思。不打扰你们了。”
和这群人打过招呼,我们回到屋里。
“呐。”路草小姐扯扯我的袖子。“我想跟踪他们。”
虽然我很赞成她的想法,却有些担心。低头看看自己精良却笨重的铠甲,我不甘心的说。“让兰丸和你一起去吧,如果能发现他们的基地或者去的地方太远,请立刻通知我们。小心行事。”
“哦!侦查就交给我吧!”少年立刻精神起来,展开黑羽翼的翅膀。

等他俩走后,我向村里的人传达了沙漠首领的意思,多少安抚些众人的情绪。到下午,兰丸飞了回来。
他说那些人穿过森林,到一处临海的断崖下。在那里支着三个非常大的帐篷,而且还有守卫在四周巡视,就像在守护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们跟着他进入森林,走了一段后,远远的看到路草小小的身子躲在树丛里向海边张望。所有人一起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透过茂密的树叶,可以看到远处海滩上的大帐篷,以及在前面走来走去的几个守卫。
虽然我想直接把事情问清楚,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很难要求对方配合。我们一直观察到天黑,那些人也没有更多的行动,只是发现他们守卫总是保证有五个人,每次有两人轮换休息。
和同伴们商量后,我们决定彻夜看守。兰丸飞上了峭壁观察全局,海爷爷变成乌贼潜入海里——路草小姐说那些人偶尔神经紧张的看着海面,海里肯定有他们要防备的东西。之后四郎和路草藏在树林里。我则不放心的回村巡视一圈。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我稍作休息回到森林替换路草与四郎,他们就地入睡。兰丸和海爷爷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位置,我看着远方营地里的篝火,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之后又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海浪发出了震天响动,只见浪花翻滚着聚集到一起,塑成一个巨大的轮廓,就像元素生物般。它伸出水流的手臂,喃喃着向岸边走去,仔细听仿佛在呼唤什么人的名字。岸上的守卫紧张的聚集过去,亮出了武器。
“快醒醒!有情况!”我摇醒路草小姐和武士,指给他们看那水元素样的生物。“海爷爷还在它附近的海里!”
“这妖怪叫海和尚。”路草小姐很快做出判断,“性格温和,不会主动攻击人,它好像在喊着‘把小球还给我’?听不清楚,不过我怀疑帐篷里有问题。”
“我们赶紧过去吧!”四郎拔腿就跑,结果没走几步就摔倒在漆黑的树丛中。
我怕点火把会引起沙漠之民的注意,也顾不上扶他,紧随路草小姐奔了过去。

水妖怪离岸边越来越近,不过从它开始挥臂向守卫展开攻击这点,我却没看出哪里温和。外国人们也用刀剑进行还击,虽然他们看上去训练有素,但显然不足以抵挡入侵者的前进。路草小姐灵活的身影穿梭在树丛间,很快就把我们落下了。我穿着沉重的铠甲,跌了一跤才跑到平滩上。

我刚站稳脚步,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形势,就听到一个方向传来路草小姐的呼喊。
“有情况,来帮忙!”
顾不上多想,我用眼角的余光环视四周,确认守卫都被海和尚吸引了注意力,爷爷已在岸边的阴影里变回人形,兰丸张开翅膀准备滑翔而下。离我最近的一个帐篷后方,路草小姐已经用刀划开口子,举弓对准里面。我抽出身后的重剑与盾牌,绕到帐篷前闯进去。
看到帐内的状况我略微一愣,白天与我谈话的首领和另一个战士抽出武器回身对着路草,他们中间夹着个纤细的身影。那是一位外国的小姐,十二三岁年纪,有着凌乱的金色短发,从较深的肤色可以看出和这些人属于同一地域,但是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嘴也堵上一团破布,眼里充满惊慌。

看此情景,谁都会把这伙人当成劫匪吧。我冲了上去,趁他们专心防备路草小姐时把女孩拉过来,挡在自己身后。
“你们对自己这种绑架女性的行为,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黑胡子首领看到是我,把剑放低了几寸。“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们解释……”
这时路草小姐又发动攻击,显然惹怒了对方。黑胡子挥动弯刀,刃上卷动着火焰砍在小天狗身上,她倔强的一声未吭。然而愤怒没有让我忽略对方第二次攻击翻转武器,改用刀背砍下。帐篷外可以听到更多守卫的哀嚎和海和尚的呼唤越来越近,他的举动让我感到有些迷惑。
“等等!”我喊道,同时用持盾的手揽过小女孩。“我看你们并不像邪恶之徒,现在外面还有巨型妖怪需要担心,我们在这里打没有意义,不如把话说清楚!路草小姐,请先住手。”
首领仿佛就在等我愿意和他谈话,立刻和同伴放下武器表示没有恶意。而路草小姐也暂且停手,站到我身边。
我拿掉女孩嘴里的布团,用比较轻柔的语气问。“告诉我,你和这些人是什么关系?认识外面那个妖怪吗?”
她的大眼睛立刻蒙上一层雾气,“呜……他们是绑架我的坏人,要把我带走的!外面的妖怪是我的朋友!”
我怀疑的看看黑胡子,他慌忙摆手,“不是的!哎!你听我说,说来话长了,这要从几千年前……”
“等等!”我感到有些头痛,“外面有你的同伴,也有我的同伴,还有只狂暴的妖怪,我们不如先解决了这件事情再讲故事。”

达成协议后,我们一起退出营帐。我仍然谨慎的搂着女孩,彼此都没有收起武器。只见沙滩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人,全是沙漠之民,兰丸飞在半空中,他和海爷爷看上去没有插手,四郎的野太刀在手,他同样不知道该帮谁好。
再看海和尚,虽然见到女孩显得欣喜,也受了严重的伤,它发现又从帐篷里钻出几个人,满含不甘的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吼叫,就快速退回海里,消失在浪花之中。

随着妖怪的消失,确认它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后,我们与这群战士之间的紧张气氛也得以缓和。帮他们处理了受伤人员,把女孩安置回帐篷,剩下的人围坐在篝火旁,开始听首领的故事。
沙漠之民的信仰是天上的繁星,他们靠星辰指引道路,用星座占卜是非。而在遥远的亘古时代,他们受到过古神的诅咒。这种诅咒不知何时、因何理由就可能降临在任何人身上,被诅咒的人通常会突然变成毫无理智的怪物,冷酷的杀戮和破坏者,之后还能恢复原形。很不幸的,这个小女孩正是其中的一员,但她自己不知情,所以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被看护起来,就逃跑从外国商船偷渡来到和国。
首领他们属于专门看护这些人的组织,说好听点叫看护,实际上就是终身软禁。除此之外,他们找不到解除这种诅咒的方法。我们虽然试图说服他把女孩留在安平组,但他始终只坚持要把女孩带走。女孩不知道何时结识了海和尚,这个妖怪每次在他们出海时阻挠,所以他们才一直没能离开。
他试图说服我,牺牲极少部分人,为的是更多人的安全保障,我虽然赞同这个观点,但想到那孩子纯真的眼睛,却狠不下心做决定。看一旁善良的海爷爷已经同情的热泪盈眶,路草小姐虽然没说什么,我却能感觉到她不会把孩子交出,兰丸显得无所谓的样子,四郎则意外的识大体,同意首领的话。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小球(女孩的名字),和她谈谈。进入帐篷,她正伸长脖子等着得知外面的状况。我没有给她松绑,而是坐在她面前,一口气将之前听到的如实告诉她了。
她眨着眼睛,平静地看着我,没有悲伤和愤怒,却有着视死如归的觉悟。
“我只是想和妖怪一起生活在没有人的地方也不可以吗?不会打扰其他人的。”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变成了怪物后,会把自己的朋友也杀掉?”我看着她的眼睛。
“我不知道,”小球的头垂了下来,“我从懂事起就被他们看管着,我只是想要自由。”
“但是这可能牺牲很多人……虽然你年纪尚小,我仍然只能请求你顾全大局。除了这点之外,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你有其他想要的吗?”
“我想有个家。”女孩突然抬头看向我,她的瞳孔仍然如一潭死水。
我的内心被深深的刺痛了。虽然我的父母远在国外,但我的童年过得很幸福,我不敢说理解什么,也不敢说知道什么,这个愿望再普通、再简单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能为她做到。
“对不起……”我别过头,不敢与她目光相接,几乎是狼狈的逃出帐篷。

“怎么样?”首领关心的看着我。
“嗯……虽然我把情况都告诉她了,但是她仍然不愿意配合。不过……我考虑好了,我支持你的工作,我将护送你们离开这片海域为止。”我握紧拳头,将这番话说出来,路草小姐和海爷爷一定会对我失望吧。
看向他们两人,发现他们似乎早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只是也要求和女孩单独谈谈。等两人进了帐篷,我又和首领谈了许多,无法破解的远古诅咒,他们并不情愿的职责,以及同样被诅咒害死的他的妻子……这一切让从来都只管勇往直前的我感到非常的渺小无力。
似乎过了很久,海爷爷才带着路草重新出现,路草小姐仍然是面无表情,爷爷说他们已经谈完了,让我们尽快出发。

首领站起身,招呼同伴撤下另外两顶帐篷,里面露出巨大的帆船和一艘小船。他们把船推入水中,带着一言不发的女孩上了船。
路草小姐和海爷爷大概对此很抵触,远远的走开了,兰丸自然陪在他们身边。四郎和我上了小船,在前面为众人开路。
行进了几分钟后,来到开阔的海面上,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果然海和尚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让四郎掌舵,我立在船头,手里高举重剑,以本国传统的海民仪式向妖怪发出挑战。
这举动似乎起了作用,漩涡翻滚着向我们袭来,瞬间就吞没了小船,我在落入海里的一刹那,看到大型帆船加速远去了,放下心来,专心对付面前的妖怪。
四郎可能呛了几口水,我看不清楚,但海和尚的臂膀已经缠绕上我,另一只手化成拳头狠狠锤在盾牌上。我摒住呼吸,强迫自己在水中睁大眼睛,照准敌人的前额就是一剑,本来剑在水里发挥不出平日的效果,但是重剑上附有的冰冻魔法却充分展现了它的作用。这时四郎也恢复过来,与我一起夹击,我们没费什么力气就再次击退了妖怪,它慢慢的消散在水中,与大海融为一体。

刚浮上水面,却听到来自远去的船上一句熟悉的少女声呼喊。
“海和尚!”然后是落水之声。
我只觉得心中一紧,随后飞奔而去的兰丸彻底解除了我的疑惑。
“路草小姐!!”他紧张的在海面上盘旋,大喊着。
虽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但仍然立刻焦急起来。路草和海爷爷进帐篷的时候与少女互换了身份,她精通易容之术,我早该想到的……
正要向她跳海的地方游去,却觉得身后一阵迅速的急流,海南若爷爷变成巨大的乌贼,箭一般冲过我们身边,同时告诉我们交给他。看看四郎已经漂的没了力气,我只能和他先返回岸边,好在很快,乌贼爷爷就带着路草小姐游回来,天上飞着紧张的兰丸。但我们还没顾得上喘口气,就发现独自被留在这里的小球不见了。
这时首领独自划着小船靠到岸边,他说让同伴先回去,自己来找那个女孩,实则是暗示我们,这件事情既然发展至此,他不想再追究下去,在这边留一段时间做做样子就回去报告少女已死在海里。

告别首领后,我们沿着女孩的足迹一路寻找到一处山洞入口,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我们点起火把向里走去,路上遭到一次猴子妖怪的袭击。最后终于在里面的平地上见到小球,她正蹲坐在地上,旁边是一座鸟居,看起来就是她和海和尚共同生活的地方。
“小球!”我匆忙走到她身边,“你为什么自己来这里了?很危险的!”
“我在等它。”她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盯着沙地。
“可是它不见了,也可能死了。你跟我们回安平组里吧,我们会想办法解除你的诅咒,好好照顾你。”
“不,我要等它。”
“它真的死了!我、我亲眼看到……”
我还要说些什么,突然感到路草小姐很用力的踢了自己一脚。
“你们,”路草仰望着我,眼里饱含着愤怒,“为什么总是用自己的想法去强迫别人指示别人该做什么?”
我愣了,在她的目光下,觉得自己才像个任性的孩子……的确,我应该让小球自己选择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四郎可能还想反驳,我拍拍他的肩,把自己的食物放在女孩身边,默默退出洞穴。随后是武士,兰丸,海爷爷。
路草小姐似乎又对小球说了什么,我没听清,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再听下去……



我们就这样回到了安平组。
已经告诉海边的村子不用再担心外国人来,他们很是感激。
海切三三郎先生外出离开去更加的磨练自己了,之后很多地方传来他各种各样的事迹。
十多天后,路草小姐把一封信交到我手上,是小球寄来的,里面写着她的近况。
她终于等到了海和尚回来,他们一起生活在那里,没有人追捕,也没有人打扰,自由自在的活着。
小球还说她似乎看到了沙漠首领,不过对方只是远远的望了她一眼,就匆匆离开了,有些事情不需言语。
最后,她说感谢我们,这令我感到十分惭愧。

合上信,我抬头看看面无表情的路草小姐。
“谢谢,”我说,“还有对不起。”
路草小姐什么也没回答,但是她浅浅的扬起嘴角,在阳光下,看起来十分耀眼。







片尾动画:

兰丸收拢翅膀坐在树枝上眺望夜空,流星滑落;
四郎被师傅揪着耳朵教训,一副想逃没得逃的样子;
艾尔站在屋里擦拭长剑,试着在空气中比划了几下;
巫女收拾起医药箱,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路草坐在廊下,盯着草丛里的萤火虫发呆;
刀鞘阿依淘气的在角落里咬着水馒头;
乌贼爷爷在后院的月亮下弹起琵琶;
组长卧在烟雾缭绕的屋子里抽着烟,背后侍立着美貌的狐妖;
海和尚立在海面,臂弯里是开心的小球;
沙漠之民的首领扬起船帆,渐渐远去变为一个黑点。

夜深了……


(图为骑士与变装的路草)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3-03,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