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钢铁国度:铁血铸就新世界, Warmachine PrimeMKII规则书的世界观介绍
limengan
2011-04-04, 17:44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译自《Warmachine Prime MKII》一书P14-P25

The Iron Kingdoms
Forging A World In Blood And Metal
钢铁国度
铁血铸就新世界


Attached Image

摘自傲德雇佣兵以及人称“忧伤笛手”的编年史作者,鲁珀特•卡沃托(Rhupert Carvoto)之日志。

Reflections On Western Immoren On The Last Day of 607AR
607AR年末,西伊茉伦大陆印象


我是一名旅行者。

我通过战斗来赢取赏钱,在一个又一个战场间永无休止地徘徊。我无家可归,不过还是得承认,对于每一片我曾行军战斗或是寻找过掩蔽的地方,我都怀着一种感伤的依恋。也许不可避免地有那么一天,某些危险会终结我的旅程,这正是像我这样的人在这样一个时代里的宿命。怀着这样的念头,我收集了最近的一些想法——并把它们整理下来,希望这些文字能比我活得更久,成为记录我们这片变化纷呈的大地与人民的可信史料。

每当我行经这些战火频仍的土地时,我都会向那些愿意倾听的人们讲述自己的见闻。我曾走过西伊茉伦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片美丽而崎岖的大陆和从未被勘测过的东方世界割离了开来。但就算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么些地方,也还是会有花上十辈子也看不完的风景,认识不完的人们。我认为,要想探测卡昂(Caen)的其余领土就已经很困难了,这片未知的广袤世界远在我们的土地之外。毫无疑问,它充满了数之不尽的奇迹,不过在这里,我要说的只有我的所见、所读以及从故事里听来的一切。

这片大地上的诸多王国有的年轻、有的古老,王国内部与国际间的矛盾催生出了种种紧张局势。在这里,每一个国度都充满了悠久的文化、传统、荣誉感以及苦涩的仇恨。

北方伫立着幅员辽阔的王国:凯铎(Khador),它以霜锁冰封的群山、噬骨的寒冷而著称。在凯铎南方的辽阔疆域上,则分布着少量温暖的平原、河流、湖泊、农田与丘岭。许多年前,凯铎自封为帝国,虽然我也可以这么称呼它,但老习惯总是很难改变。凯铎人有着悠久的尚武与征服的传统,在这片严酷的土地上所遭遇的任何竞争对手都被凯铎人所支配,他们也因此而崛起。

位居凯铎东方,并且与他们共享同一片崎岖而寒冷的山脉的,则是矮人国度炉迩(Rhul)。他们完整的文明比任何人类国度的历史都要更早。从政治上来讲,矮人对开战消灭我们人类的王国实在是兴趣缺缺,虽然最近几场战役诱使不少矮人投身其中试炼自己的勇气。

往西去则是傲德(Ord),我出生的地方。这个小国家虽然没有天赐的丰富资源,却有值得自豪的坚韧人民。傲德这片土地,有着云遮雾缭的沼泽,壮丽的群山,绵长的海岸线——那里坐落着我们引以为傲的港口,以此来征服大海。

位于傲德东北方、炉迩南方的则是勒艾尔(Llael),曾以其葡萄园和机灵的商人而闻名,但如今却沦落在异国入侵者的铁蹄下。勒艾尔被凯铎所吞并,在席格纳军人的脚下颤抖,又遭到曼诺斯教廷国那些狂热宗教徒的剥削。一小部分勒艾尔人起而反抗,他们仍然怀揣着自由的梦想。

在饱经战乱的勒艾尔正东方,长期与人类隔绝往来的,则是神秘莫测的国度:艾奥斯(Ios),精灵的故园。与常常在城市里能看到的炉迩矮人不同,艾奥斯精灵闭关锁国。我曾耳闻一些传言,在重兵把守的边界后方精灵们正有所动作:有目击者声称艾奥斯的士兵正在进军。由于这些精灵素有可怕的名声,对于那些挡了他们道的家伙,我深表同情。

傲德与勒艾尔南方则是强悍的席格纳(Cygnar)王国,凯铎的宿敌。席格纳是版图辽阔的王国,拥有极为丰富的资源和肥沃的土地。也因此它拥有整个西伊茉伦大陆最繁盛的人口与最强悍的军力之一。席格纳掌握着碎湾(Broken Coast)沿岸的南方半岛,从而拥有了整个钢铁国度中最漫长的海岸线,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强盛海军。在地图上,这个王国占地也一样庞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南方与西方领土有相当大一部分被巨龙之墙(Wyrmwall)的齿状山脉,被那些未开垦的、变化莫测的群峰所覆盖,这些山脉从未被人类驯服。席格纳是一个多样性的民族,它的国民们兼具钢铁意志和良好的教养。不过也正因此,王国的领袖们时不时会为国内的派系之争而心烦意乱,这内部的掣肘阻挠了他们做出关键性的决定。

尽管席格纳强大而富有,我却并不嫉妒他们。这个王国被群敌环伺,尤其在最近几年每一边都让他们疲于奔命。除了与凯铎争雄北疆之外,他们还得防着曼诺斯教廷国在东方袭扰,以及奎克斯在西面作乱。更有甚者,被称为血石边荒(Bloodstone Marches)的荒原,那片占据了席格纳东北边境很大一块的领土,如今却成了一个威胁。源源不绝地涌出被称为史寇恩(Skorne)的种族袭击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席格纳仍然屹立不倒、抗击众敌,正是其民众决心的证明,也是其军事实力的明证。

奎克斯(Cryx)的立足之处远在诸国之外,它是恐怖与憎恶之物的集群,勉强算是一个国家吧。在席格纳西南方,穿过碎湾,在潮湿而恶臭的煞德群岛(Scharde Islands),盘踞着强大到无从想象的不朽生物,他们是一切活物的灾难,也是奎克斯的居民,其外形和心灵一样恐怖,不过他们生命形态和我们截然不同。在奎克斯,死人行于生者身畔,而岛屿本身已经被巨龙的邪恶力量所污染。这头巨龙支配着整个帝国,并命令他的仆从们将其奉为神灵。

奎克斯子民们要想征服肮脏生命中的种种不幸与灾难,唯一的方法就是服侍巨龙,为它的旨意而奋斗。许多人成了残忍的海盗与掠袭者,终生劫掠他人。由于岛民封锁了这些群岛,这个国度充满了污秽,但他们却驾驶着无数为战争与屠杀而武装起来的舰船,洗劫着主要海岸线。最近几年来,他们益发肆无忌惮地进行攻击,甚至陈兵大陆。令我害怕的是,各国对此都没有采取足够的重视。

以上就是这片大陆的基本概况,而这其中又蕴藏着什么意义呢?在了解世界大势的现状的同时,我们还要考虑它将如何变化。战争局势会随着战场上的每个决定而发生变化,而命运的巨浪无法阻挡。过往之事就是当下万物立足的基石。

Attached Image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12-28, 12:23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4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Ancient History
上古历史掠影


虽然出生于傲德,但我从未在那里度过家庭生活,也对那片土地没什么牵挂。我得承认,在外面游历更自在,因为傲德那黢黑的山岭与沼泽唤起了我努力想要忘记的惨剧。随着这些年来战事加剧,似乎只有席格纳才是唯一能找到温暖诱人的酒馆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平静地思考。而众墙之城,卡斯比亚(Caspia),目下对我来说便像个天堂,尽管这座城市里林立的壁垒和密集的人群,无数次地提醒着我这座城市的古老历史,搅扰了我的思绪。在这座城的酒吧里,我的笔总会陷入对历史的梳理,而不是记录当下。

有多少血腥的战争曾在卡斯比亚宏伟门墙的注视下打响?多少矛剑曾洞穿血肉,以此换来一寸又一寸土地?城市中每一处都在诉说战斗仍未止歇,还保留着最近冲突中被曼诺斯摧毁的断壁残垣。这座城市是由四百年前击溃奥苟斯(Orgoth)入侵者的庞大无匹的战争机器所筑造的。我们频频以史为鉴,但很多人的眼光却都停留在“大起义”(Rebellion)之后,这也许正是因为我们的历史要从奥苟斯人手中夺回自由开始算起。

大约有一个纪元之久,人类结成野蛮而未开化的部落在伊茉伦大陆上游荡,此时的人类并不具备记录历史的能力。我们的造物主,曼诺斯,把我们留在这种蛮野的状态下,以此锻炼我们的力量。一段岁月之后,当人类形成文明的雏形时,我们也吸引了造物主的注意。在这位“立法者”的遴选之下,第一个牧师出现了,将我们团结在一起,并教导我们律法。曼诺斯是我们最早也是最古老的神祗,人类的创造者。我没有成为一个虔诚的信徒,而成了一个沉湎酒乡的吹笛手、一个说书人,正是顺从了这位造物主的意愿。

我活着是为了记录人类无穷无尽的破坏与竞争欲,以及通过英雄行为挽回流血牺牲的尝试。有人会区分真相与传说,不过我深知二者密不可分。因此对我而言,曼诺斯曾在卡昂大陆上高视阔步,这一事实就像在“野猪关大屠杀”(Boarsgate Massacre)中殒命的人数一样铁板钉钉。是曼诺斯的祭司们促成了我们早期的村庄和城镇中的农业公社。

一些迄今最为古老的建筑,仍伫立在古代的遗址之上。虽说我自己觉得卡斯比亚太过压抑,不过那些质朴的农夫一致觉得,这座城市堪称人类造物中最杰出的手笔。城中古道上的一砖一石无不记录着人类的整个历史进程。在更久远的年代里,这座城市名唤卡莱西亚(Calacia),它是祭司王葛力凡(Golivant)的居城。这位君王曾击退魔戈众部(Molgur tribes),并竖起高墙拒敌,是他第一个让我们领略到了何为真正的秩序。

这些伟大成就——高城广厦,列王的雕像,汗牛充栋的图书馆——全都在人类永无餍足的战争渴望之前黯然失色。在军阀时代(Warlord Era),西伊茉伦大陆的人类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征战。我个人认为,这是曼诺斯的神意,祂用这个方法来考验统治者,和受统治者的力量。

浩瀚历史的轮回之间,总有些重大事件会永久改变世界的格局。在卡斯比亚,一对双生子降世了,而在同一时刻,他们也获得了启蒙。这对双胞胎最初只是凡人,但日后他们从血肉凡胎跃升为神灵。当人们还在横遭众神与君王奴役时,这对双胞胎却决定了自己的命运道路。双生子行遍整个伊茉伦大陆,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信徒景从其典范。我们往往先称颂莫柔(Morrow),再提及他的姊妹莎玛(Thamar),盖因她的教义如此黑暗,一如其兄长的教义如此光明,虽然如此,二者的命运却是紧紧相连的。不需要什么神学家,人们就能认识到这对双生子所缔造的哲学思想是多么复杂。其理念撼动了文明的基石。

莫柔教导人们生命的真谛,而不是发动战争和盲从法律。他宣称一个善良的人应当舍己为人。无数信徒追随他的教导,向内心寻求答案。莫柔认为,要过美好的生活,就必须要有维护他人幸福的觉悟,坚持正义,并荣耀地战斗。莫柔这样的哲人战士在这世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的教义迅速传开,让曼诺斯信徒们忍无可忍。

莎玛则是一位狡诈又热衷于破坏的神灵,她自私自利,一如其兄长无私无我;她投身黑暗,一如莫柔拥抱光明。莎玛认为,真正的力量是不受约束的,它来自于让个人意志凌驾众生之上。她教导人们,道德乃是真理与自由的囚牢。她投身于早已被遗忘的玄秘知识和亵渎的奥秘,以此追求无限的力量。随着她挣脱良知的镣铐,莎玛升华为神。她成了诱惑、纵欲、黑暗魔法与诡计的女神。

双子神的出现,标志着千城时代(Thousand Cities Era)的开启。随着双子攀升为神,并且升入“乌尔卡昂”(Urcaen)——就是众神的国度,也是死者死后生活的地方——左右凡人历史的权力再度落入凡人手中。

就像色彩缤纷的彩釉玻璃跌出窗框,粉碎在地,西伊茉伦的地图格局也四分五裂。形形色色的城邦纷纷崛起,每一座都由军阀或小国国王统治。一文不值的盟约,两面三刀的忠诚,召来无数士兵投入无休止的血腥战争中。这些血流成河的岁月里,苦难折磨着全人类。我们曾和巨魔(trollkin)以及食人魔部落(ogrun tribes)开战,我们蠢到竟敢去侵占炉迩矮人、和不可思议的艾奥斯精灵们所统治的古老土地,他们则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些古老种族严惩了我们的冒犯,但却从没侵占过一寸不属于他们的土地。

虽然战争没完没了,众多国王却开始巩固国土了,他们吞并敌国领土,要统治更多人民。于是卡斯比亚扩张了。瑟雷亚(Thuria)崛起,而托多(Tordor)则消灭了它。米德伦诸国(Midlunds)统一。幅员辽阔的凯铎帝国(Khardic Empire)向北方扩张,吞并了柯斯(Kos),斯基洛夫(Skirov)、安勃雷(Umbrean)还有莱恩(Ryn)的子民。通过在圣域(Sancteum)的高廷大教堂(Archcourt Cathedral)所举行的献祭仪式,卡斯比亚经历了一次思想和理性的启蒙。(?)凯铎的工程师们则发明了蒸汽引擎,并且开始意识到它的潜力。烧煤的船只开始定期往来于河中,不再需要借助潮流和风力。在我的祖先中,托多的统帅曾建立过一支世界上最强的舰队,一千艘舰船穿越大洋,从地平线一头驶向另一头。

要是充分利用这些成就,谁又能断言,我们的文明会攀上怎样的高峰?唉,无人敢断言。因为一支黑色的舰队远渡重洋,登上了我们的滨岸。奥苟斯人的到来让双子神攀升为神的时代黯然失色,他们在我们的历史中留下了无法抹灭的污秽痕迹。人类被投入一段更为黑暗的时代,文明的发展举步维艰,而无数血腥战争带来了毁灭。

奥苟斯人对杀戮和奴役有着贪婪的渴望。虽然形肖人类,但他们更为残暴,也远比我们祖先所遭遇到的一切种族更狡诈精明。虽说人类天生好战是事实,但历史上那些军阀至少是为了人们还能理解的目的去征伐,他们至少还有些原则,有时也会听取祭司的忠告。而与之相反,奥苟斯对杀戮和残虐怀着可怕的热情。托多人的舰队试图与奥苟斯的黑船接驳,但他们却将我们引以为傲的舰船全都打沉,留下了如今的“千魂海”(Sea of Thousand Souls)。嗜血的战士们从数不尽的长船中潮水般涌出,踏上了伊茉伦的海岸。曾兵戈相见的部落,还有千城治下的各个村庄第一次团结起来勇猛作战。不过这种毫无组织性可言的抵抗在侵略者面前饮恨败北了。

奥苟斯人与黑暗力量为伍。他们施展邪恶魔法,挥舞着极为可怕的武器。曼诺斯的战争祭司和莫柔的随军牧师带来了神灵的力量,竭尽全力与之作战,然而都失败了。两百多年缓慢而无情的征服与毁灭过程中,奥苟斯令人类血流成河,饱受压迫。

奥苟斯人并不打算彻底毁灭西伊茉伦。没错,他们要征服并奴役人类。饥寒交迫的人们在皮鞭和酷刑的驱策下,筑成我们今日仍在使用的那些大道。成千上万的石工为征服者建起了玄武岩堡垒。所有的城邦里,唯有卡斯比亚依然负隅顽抗,它在高墙拱卫之下得以幸免。除了这个小小的胜绩之外,卡斯比亚每次冒险和奥苟斯交战都以惨败告终。四百年间,奥苟斯占领了我们所有的国土,无人可敌。他们将人类推入漫长的黑暗中。

正如第一次的战败,我们对奥苟斯最后的反抗也充满了痛苦和磨难,横跨两个世纪之久才取得了胜利。苦涩的仇恨让人类的祖先奋起,点燃了他们眼中的怒火。光有反抗精神是不够的的。所有起义都需要武器和鲜血作为代价。也许有人不喜欢提及这样一个事实,有证据表明是黑暗女神莎玛赐予了我们“馈赠”:人类第一次施展出了巫术。

这种神秘的力量和有律可循的奇迹,在如今被我们视为寻常;但在此之前,人们对巫术一无所知。行使奇迹是众神独占的权力,祭司们充当着神力在凡间的管道。而魔法,这份由莎玛女神所提供的“馈赠”则是截然不同的事物:它是运用意志力量来操纵自然法则的能力。数个世纪以来奥术师(arcanist)们探索着魔法的边界,直至今天也是如此,不过人们很快就发现用于“大起义”中魔法是威力绝伦的武器。

当百巫之战(Battle of the Hundred Wizards)的幸存者逃往东方后,人类研究起了炼金术的学问,并制造出了第一批火器,不过即使枪火也不能击败奥苟斯人。这群暴君拥有自己的武器,邪恶而污秽的武器,他们的战巫能将人类的灵魂从血肉中撕裂出来。

是机械术(mechanika)的发展,将古老的工程学原理和新兴的魔法知识结合在一起,才奠定了最终的胜利。这门学术的早期实践者们设计了第一台巨像(colossal),它以蒸汽驱动,熊熊冒烟,军事装备,直立有50英尺之余。在不被奥苟斯发现的情况下,人类依然发现了建造这些钢铁巨兽的办法。

人类的承诺与足智多谋给炉迩的矮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他们对人类伸出了援手。奥苟斯从未征服过这些北方民族,在一次全面攻击后,他们就被强大的南方要塞豪根堡(Horgenhold)拖住脚步。从那时起,奥苟斯人就开始忽视矮人王国,任由他们在遥远的群山中遗世独立。炉迩也从未派遣军队直面奥苟斯,但他们提供了铁砂,结构钢和机械技术帮助人类,让巨像从工程学的梦想变成了高耸的现实。这预告了一个全新的机械时代就此来临。

由炉迩提供材料,在卡斯比亚的工厂中组装完成的巨像,确实堪称不朽的丰碑:它们巍然屹立,烟雾腾腾,通过蒸汽驱动,迈着钢铁的步伐行走,以万钧之力挥动着武器,就连众神也要嫉妒它们。同样叫人惊奇的是,在战斗中巨像要依靠那些知道如何操控他们的“机甲师”(warcaster)。就在第一架巨像完工后不久,少数战斗法师觉察到自己和巨像的“中枢矩阵”(cerebral matrixes)——也就是这些机器的人造心灵——在精神上沟通的能力。通过意志的力量,这些战斗法师能引导巨像作战。

这种人和机器之间共享心灵的能力,奥苟斯人显然无法应对。在之后的几年里,他们的堡垒一个个被起义军攻陷,这支军队由未来的钢铁国度(Iron Kingdoms)中每一个国家的士兵组成,巨像在他们身畔压阵。钢铁巨人的足迹所至,敌人向西方退却。他们撤回海洋,却不像来时那样井然有序。奥苟斯人撤退的同时,他们也做出夷平城市,在水源里投毒,在田地里撒盐,和其他种种破坏土地的恶行,我们称之为“荼毒之灾”(the Scourge)。

在击溃奥苟斯之后,人类重新开始谋求如何统治自己的同胞。胜利的起义军的领袖们,组成了“十人议会”(Council of Ten),在科维斯(Corvis),席格纳的幽灵之城(City of Ghosts)聚首。在政治的铁砧上,十人议会将打造出了全新的钢铁国度的版图。磋商会议持续数周。谈判的结果就是“科维斯条约”(Corvis Treaties)的签署,它确定了新王国的边疆,并宣告了席格纳、凯铎、傲德和勒艾尔这些王国的成立。这四个大国间短暂和平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往日的竞争又让他们再度狭路相争。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4-06, 20:48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5
Post #3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the Khadoran Empire
凯铎帝国概况


Attached Image

每一年我都想在马库斯节(Day of Markus)时赶回米德法斯特(Midfast)。我北望远方,就会想到那个粗野而无情的民族,他们统治着名为凯铎的辽阔疆域。傲德人民曾经在AR305年于米德法斯特城将他们击退。在这座城市的重重墙垣之上,精疲力竭的战士们亲眼目睹了马库斯升天归于莫柔的怀抱。

他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增援抵达的时间,并且证明了,若心存勇气,仍可以寡敌众。

我要在此阐明一下自己的感受。我讨厌凯铎帝国的子民,觉得这些人一无是处。他们毁了我的家庭,为他们无情的征服欲而流的鲜血玷污了史册的书页。我赞美真相,鄙弃过分夸大其罪行,因此我会尽量收敛起恶感,尽可能以中立态度来记录这群北方佬。

毫无疑问,凯铎人民是顽强、暴躁、饱经风霜的傲慢民族。从那些人们经受力量和残酷洗礼的上古岁月中,凯铎人获益良多,而今他们也认为无需调和这些品性。北疆保留着来自古老年代的深厚悠久的传统,在那个年代里,野蛮的马王漫步在大地上,统治着凯铎帝国,辅佐他们的则是那些自大而贪财的曼诺斯祭司。后来凯铎人接受莫柔的教诲,但只选择了其中一部分教义。他们赞美睿智的哲人之神关于战争中高尚武德的建议,但无视了他对滥施征伐的谴责。

要想理解这群冷酷的北方佬,就要考虑到在凯铎一年有五个月的霜冻期。那里的狂风能将树木拦腰折断,骤雪降临的如此迅速,整个车队会在瞬间淹没的不见踪迹。如此严酷的地方,唯有严酷的人方能存活。凯铎的军队则体现了这股力量,与咆哮着的巨大机甲为伍的,是用战斧加枪械武装到牙齿的铁石心肠的男男女女。

也许,在如此苦寒之地,自由观念已经毫无意义了。从古老的帝国时代起,凯铎就一直实行着募兵制。每个渴望效忠“祖国母亲”的成年男子和女子(未怀孕)至少会服一段时间的兵役。凯铎的机械术水平和席格纳不相上下。即便我这样讨厌他们的人也要承认,不少凯铎人的狡猾机智一如他们的无情。

这个国家的大部分群众是莫柔信徒,不过不像席格纳、傲德和勒艾尔那样有着压倒性的数量。除了曼诺斯教廷国之外,北方的曼诺斯信仰比任何其他地方都要浓厚。然而,不管是莫柔还是曼诺斯的信徒,凯铎人首要敬爱的是他们自己的君王。他们是你所能找到的最爱国的子民——而这也是他们在外人眼里这么讨厌的原因之一。

凯铎始终恼恨在《科维斯条约》中做出的让步,因为他们鼓吹古凯铎帝国的光荣岁月,无时不刻想要寻找机会恢复旧日的势力。每一代新君登基,都会宣布光复凯铎人民被“偷走”的国土的时机到了。不幸的是,柯斯和斯基洛夫部落已经不记得他们曾立足于自己国土上,不受凯铎统治的岁月了。如今所有凯铎人都盲目地为古凯铎帝国的重生而奉献,从未在意他们的野蛮行径所造成的后果。

最近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凯铎光复帝国的野心远远不只是一句空口梦话。在近期占领勒艾尔之后,艾茵•珐纳女王(Queen Ayn Vanar)宣布自己在人民的一致拥戴下加冕为凯铎帝国的女帝。毫无疑问除非整个西伊茉伦大陆都在她治下,她是永无餍足之日的。勒艾尔大捷后,凯铎军队席卷并重创了席格纳的北疆地区。他们后来又征服了整个荆棘森林(Thornwood Forest)。我预感这两大国家之间将有更残酷的战争要打。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11-27, 23:47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5
Post #4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the Middle Kingdoms of Ord and Llael
中部王国傲德与勒艾尔纪事


Attached Image

我喜欢将我的故乡傲德比作一枚核桃:它有着坚硬难以敲开的外壳,内里却有着营养丰富的果肉。我的家乡不像许多大国那样物产丰饶,它是一座由多雾沼泽、多雨湿地和贫瘠农田构成的气候多变的国度。国内的城主放牧牛马作为收入来源,对那些为一日三餐而挣扎的平民百姓不闻不问。我们的人民是不轻言屈服的坚韧民族。我们以歌唱、赌博和麦芽酒来消遣人生,而不是对生活的坎坷念念不忘。

傲德的沿海城市可谓水手的天堂,我们这儿有世上最棒的海员。大海给了我们泥潭沼泽给不了的丰盛物产,但大海也充满了奎克斯的海盗和其他危险。傲德皇家海军在西伊茉伦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我们的陆军没有这么强,但可别搞错,他们的顽强不输巨魔,且勇气十足。和在米德法斯特服役的人聊聊,你会发现这些士兵不输任何人。然而,尽管我们充满决心,傲德还是缺乏与邻国平等共处所需要的现代化武器和工程技术。凯铎就常常会突袭傲德,就像一头狼紧跟着饥馁的小鹿,但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将无数凯铎人送进坟墓,证明他们低估了我们的防御。我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我的祖国能保护边疆的安全,但我也很害怕那些狂暴的北方野兽会来毁灭我们,就像他们对勒艾尔做的那样。

勒艾尔最大的地理优势结果被证明也是它最大的劣势。它和四个王国接壤,且缺少阻碍贸易——或者说,阻挡军队入侵的天然屏障。这一地理优势让勒艾尔的贸易贵族和商人的钱包鼓了起来,他们利用黑河(Black River)的水流行船从炉迩到席格纳湾(Gulf of Cygnar)。勒艾尔的商人主要集中在各种有利可图的贸易路线上充当中间商,他们丢下农地几乎毫无保障地前往凯铎东部,这让他们成了诱人的猎物。三百年前,席格纳与勒艾尔共缔盟约,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这个蕞尔小国在许多年里抗住了凯铎人的攻击。不过到了AR604年,局势终于不可收拾了。也许勒艾尔的沦陷是无可避免的,但这也无法减轻那些幸存者们的痛苦。

虽说我们的国民对勒艾尔的灾难从未掬过一捧同情泪,但傲德也不会对此事幸灾乐祸。这个国家的命运是个不幸的教训,告诉我们凯铎的危险:昨天勒艾尔被灭,明天就会轮到傲德。傲德现在更大的危险是,凯铎将席格纳赶出了荆棘林地区,这一地区包含了傲德的东部边境。我的故土如今更容易受到威胁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4-06, 20:48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6
Post #5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Cygnar, the Golden Swan
金色天鹅,席格纳略述


Attached Image

在钢铁国度的南端,坐落着席格纳王国,在这里我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找回了自我。席格纳是自《科维斯条约》订立后,西伊茉伦大陆最强盛富有的国家。这个国家混居着许多不同地区的强大民族:卡斯比亚的古老土地,米德伦的广袤农田,还有古老的瑟雷亚的核心地区的居民,以及荆棘森林一带狡猾的莫里丹人(Morridanes)——他们是莫德(Morrdh)血脉的继承者。

席格纳不缺钢铁、黄金、木材、粮食、宝石、采石场或是其他任何一种现代国家都孜孜以求的资源。由于我来自贫瘠的国家,我发现这里的人民太幸运,因此对他们对上天给予的丰厚赏赐并无感激之心。席格纳的科技和炼金术十分发达,且应用于日常生活之中,不过他们的机械工程学才是其优势所在。他们的机甲堪称是充满创造力的军械,完全听从机甲师的心意,而他们的机甲师则受训于钢铁国度中最棒的军事学院。

从《科维斯条约》签署的时代起,席格纳和每个初代钢铁王国(original Iron Kingdoms)都接壤。其中包括西北面的傲德,北面的凯铎,东北面的勒艾尔。直到席格纳内战(Cygnaran Civil War)前,血石边荒构成了他们的整个东部国境。而此战的结果,就是曼诺斯教廷国成立,成了他们的新邻居和敌人。虽然在凯铎最近的入侵行动里,席格纳悍然出兵保护勒艾尔,但战事很快陷入徒劳,而最终席格还是无法阻挡凯铎军队进入其最北方的领土。随后的荆棘林之战的失败,则将勒艾尔与其南方盟友分割了开来,进一步熄灭了这座小国家重获自由的希望。

我对席格纳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我喜欢这个国家远胜过凯铎,而傲德也要感激他们的帮助。但他们似乎很喜欢与凯铎对着干。我很好奇凯铎和席格纳之间的角力,是否会将其他小国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两大国家若能同心协力对付西南方奎克斯的巨大威胁,岂不是更好?依我之见,席格纳对他们海岸线上的黑暗大敌实在太轻忽短视了。此外,从内战伊始,每任席格纳国王都在约束曼诺斯教廷国一事上折戟而归,这也让该国成了国际和平上一个显著的威胁。

在当代,席格纳经历过一次政治动荡,“少主”(the Younger)莱托•雷颂恩(Leto Raelthorne)废黜了他那暴虐无道的王兄“先君”(the Elder)文特四世(Vinter IV)。在接受审判前,被废黜的文特设法逃走了,十年后却再度出现在血石边荒,带着奇怪的盟友:一支来自东伊茉伦大陆,被称为史寇恩的非人种族。自从文特回归后,这支非人入侵者就长期威胁着席格纳的东方边境,其中包括AR603年他们险些攻克了科维斯城。虽然承担席格纳的王冠绝非易事,但莱托国王还是毅然扛起了远超历代君王所应承受的重担。

要悉数席格纳这些年的成败之事,大概需要整整一本书才行,所以我一言蔽之。简单地说,即便失去盟友勒艾尔,以及荆棘林的领土,被削弱的席格纳仍然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他们的首都曾被曼诺斯入侵,但他们成功地将敌人赶走了。他们的北方边境岌岌可危,但他们的士兵仍然固守在龙舌川(Dragon’s Tongue River)沿岸的要塞中,时刻准备战斗并为国王献身。我还没见过比他们更顽强的人民,而且我认为凯铎低估了席格纳人的战斗意志。希望我的看法正确,因为我可不想看到这片土地被凯铎人的铁蹄践踏。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1-25, 21:27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6
Post #6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theProtectorate of Menoth
曼诺斯教廷国概述


Attached Image

造访苏尔(Sul)的日子可不怎么舒服,那里的人对我充满了猜疑。虽然如此,我依然在这座破旧和染血的城市里交到了几个朋友,而作为商人也能在这里找到生意。在这样的地方,怎么能不想起信仰的力量,这里日常生活的每一面都充满了宗教仪式和象征。

许多年来,历史学家和政治家们都佯装教廷国并非一个独立国家,因为结束席格纳内战的协议规定这个国家严格意义上来说对席格纳王权负有臣子义务。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义务演变成了闹剧,而今很明显曼诺斯教廷国已经是钢铁国度中最年轻的王国了。是的,现在他们比勒艾尔都撑的更久,随着一年一年过去,这个国家的幸存者越来越确信这一点。

作为席格纳内战的结果,卡斯比亚城被一分为二,东边的部分成了苏尔——教廷国在那个年代的首都。这把两个死敌相距咫尺之遥,仿佛一个等着引爆的火药桶。教廷国其余的领土向东面和东南面延伸,覆盖了一片干旱且资源贫乏的区域,这一地区和危险的血石边荒接壤。

苏尔的曼诺斯教徒奉行严格的宗教崇拜,他们相信若不遵行《真理法典》(the True Law),死后就会有无尽的惩罚等着他们。在古早的年代里,祭司(priest)和监察者(scrutator)们给人们灌输着恐怖的神职人员的印象,他们教育人民要毫无疑问地顺从,如果表现出一丁点怀疑就等着吃皮鞭吧。除了教廷国之外,哪儿也找不到像曼诺斯祭司这样的信徒,服从的如此彻底、如此无畏,还聆听着古代祭司王教诲。也许正是因为这么残酷,曼诺斯的信仰经历许多世纪后慢慢衰败了,于是事情明摆着,这些占据统治地位的祭司们需要找些方法来振兴教派。

最近先知(Habinger)的出现,则给长期试图重振信仰的曼诺斯教徒一线光明。这个年轻的女子从教廷国边境一个无甚名气的小镇里出现,清楚地显露出各种神迹,其中最著名一项事迹是:她的双足拒绝触碰不洁的大地。据说有时候她能直接与曼诺斯沟通,并且口宣其圣谕。

席格纳与教廷国之间的暴力冲突长久威胁着双方的安全,在凯铎入侵勒艾尔后,两国间的紧张局势还是爆发成了公开战争。教廷国的领导阶层乘席格纳分神之际,发动了一场讨伐异教徒的伟大圣战,成功鼓舞了人民的热情。而先知对这场战争的认可,则在苏尔的曼诺斯信徒心中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狂热和让人恐惧的自愿之情,他们愿意为这个目标牺牲自己的性命。

于是席格纳和教廷国间的争端逐渐升级成了一场远超过去内战的战争。AR605年,教廷国围攻卡斯比亚,但被击退。席格纳反击,并攻破了苏尔的城墙,席格纳士兵潮水般涌入苏尔的大街小巷。在城中打了一年精疲力竭的战争后,教廷国最终将席格纳入侵者赶出了城市,转而攻破了卡斯比亚的门关,向雷颂恩城堡(Castle Raelthorne)进军。席格纳的首都卫戍部队勉强打赢了这场仗,暂时平息了两国之间长久以来的争端——但这一脆弱的和平局面随时可能演变成战争。

虽然在卡斯比亚和苏尔的战争陷入了僵局,但在其他地方的胜利却增强了曼诺斯教廷国的实力。它的北方圣战获得了巨大的胜利,教廷国明目张胆地进攻凯铎占领下的勒艾尔,夺取了北方的土地,其中包括筑有要塞的勒艾尔城市莱霖(Leryn),那里是炼金术工业的中心,也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堡垒。

关于教廷国,有一事必须记住,神力显灵给了他们不可预见的,远超其本来水准的力量。没人能在一年前预测到教廷国能从凯铎手中攻城略地。将来又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发生呢?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11-27, 23:49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6
Post #7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the Nightmare Empire of Cryx
梦魇帝国奎克斯掠影


Attached Image

在穿越波涛起伏的梅瑞狄斯海的(Meridian waters)的蒸汽船上,我曾经在桅杆瞭望台上远眺过被称为“地狱钩”(Hell’s Hook)的塔楼,它就位于曾经被称作煞德的岛屿——现在则是奎克斯核心——的东端。只有少数外来者,包括我自己,曾经踏上过这里的黑色土地,这片不死者部落和死灵机械术(necromechanika)制造的构装体们称为家的地方。就算只在附近冒险,也会为自己招来毁灭。我觉得自己幸运地逃开了那黑暗的命运,我绝对不会再回这里了。

这片噩梦帝国,是由位于席格纳南方碎湾一带,燠热又险恶的煞德群岛所构成。其首都名为斯凯尔(Skell),比起诸神进行灵魂战争(War of Souls)的地狱般疯狂的乌尔卡昂,我更害怕这个地方。十六个世纪以前,龙祖托鲁克(Lord Toruk)登陆此地并宣称这些群岛归其所有。他是诸龙之父,奎克斯无可置疑的统治者。托鲁克古老的利爪将城镇夷为平地,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听从他麾下的不死将帅们残忍的命令。还有更多的人即便死去也无法逃脱战争的召唤。

奎克斯的掠袭者们从岛上扬帆起航,搜掠战利品,将无数嗜血的海盗与劫匪,还有恶魔般的骷髅机甲和地狱机甲投放到大陆沿岸。数不胜数的奴隶死后加入了奎克斯的军队,在那里他们成了以机械术焊接而成的不死奴仆,要不然就是灵魂被剥离,供给龙父手下那些有着黑暗嗜好的巫妖领主们吞噬。通过死灵法术,龙祖托鲁克创造了一支每胜利一次便数量倍增的不朽大军。

很长时间以来,奎克斯发动战争的能力与影响范围被严重低估了,我相信这个事实现在已经逐渐被大家认识到了。许多个世纪以来奎克斯发动的攻击零散而随意,仅限于在海上劫掠和对西伊茉伦沿海的村庄施行恐怖统治。然而随着战斗在其他地方打响,奎克斯已经将它死气沉沉的魔爪伸到了我们曾经以为它鞭长莫及的地方。奎克斯的士兵和死灵法师们已经准备好战争军备,深入我们的大陆。在勒艾尔的冲突爆发之后,大量的奎克斯军队出现了。虽然目前没人了解奎克斯的动机和目的,但很明显,巨龙已经开始对人类的战争感兴趣了。也许他们的目的就是大屠杀;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他们的军备已经足够实现这个目标了。我害怕的是他们的计划中包含着更恐怖,影响更深远的目的。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4-01, 18:21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7
Post #8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the Outer Reaches of Western Immoren
西伊茉伦大陆化外之域概况


Attached Image

当我们提到“钢铁国度”时,学者们会明白,这是指那些缔结《科维斯条约》的王国,后来也包括了席格纳内战后诞生的曼诺斯教廷国。但在日常用语里,这个词的意思更为丰富,它指所有这些毗连接壤的国土,也包括我们的邻居,那些亦敌亦友的,由非人类种族领导和居住的国家。

精灵国度艾奥斯在群山中的茫茫林谷间若隐若现,山脉成了挡住血石边荒入侵它的屏障。即便是在更和睦的年代里,艾奥斯也是我们无从了解的国度。艾奥斯精灵们很少接受外人造访,也严格把控着少量与外界的贸易。叫人感到悲伤的是,从我成年开始,艾奥斯就彻底闭关锁国,因此我也无缘能踏上它那雾霭缥缈的小径。非法入侵可是想也别想;那些胆敢冒犯其边境的人一个个都有去无回。

我想做的无非是记录这个神秘民族的历史,但我还是要承认自己一无所知。谣传提到过艾奥斯精灵拥有强大的魔法与自己的机械术,和他们的邻居炉迩矮人或是人类所发明的机械术大相径庭。艾奥斯曾向人类领土派遣过一些大使,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是佩戴面纱遮掩其容貌,惜字如金,聆听多过谈吐。炉迩矮人曾留下历史比我们祖先还久的书面记载,其中提到,在远古时代如今被称为艾奥斯的土地上并无人居住。根据他们的记述,在一场大灾变后艾奥斯精灵从更遥远的东方迁徙到他们现在的家园里,关于这场剧变,炉迩矮人只目击到火与烟淹没了整个东方的地平线。

且不管他们过去经历了什么灾难,艾奥斯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未来将扮演什么角色仍然有待观察,我始终谨慎地观察着这一地区的活动迹象。勒艾尔被侵略以及之后的战事中,最近几个月有流血冲突发生在非常靠近艾奥斯国界的地方。很有可能,这个不甚友善的国家会想提醒一下邻国,为什么当年即便是奥苟斯也要躲开他们。

另外,炉迩,是一个由氏族领主议会所统治的山地国家。除了矮人之外,炉迩还居住着大量身形高大的食人魔,长期以来他们和炉迩矮人有着深厚的盟谊。炉迩的矮人是一群充满荣誉感和吃苦耐劳的民族,他们拥有数千年来一成不变的文明。矮人们为自己高超的石匠工艺而自豪,但却对说他们只生活在地下的故事嗤之以鼻。他们造起令人生畏的巨大城堡,穹顶厅堂和摩天高塔,他们勤劳的品质实在值得我等学习。炉迩的历史传承上可追溯至最初建立国家的十三氏族,他们似乎将氏族之父当作神明来敬拜。就像曼诺斯祭司曾凭借《真理法典》的命令而统治国家,炉迩的矮人们遵从他们自己的《律典》(Codex),此书既是宗教圣书也是矮人复杂法律的纲要。

和艾奥斯精灵不同,炉迩矮人喜欢人类的到访。虽说矮人近乎顽固地防范着边境被入侵,但他们也同凯铎还有席格纳进行数量庞大的贸易,以成品和矿产,交换食品、木材还有其他很难那片岩石嶙峋的国土上产出的原料。一代代过去,矮人开始在国外投注更多的精力,许多矮人前往南方冒险,寻求发财的机会。艾奥斯精灵很少出现在人类国土上,而炉迩的矮人却广泛被人类所接纳,并且在凯铎和席格纳的各行各界里都成了重要一员。

随着近期战事展开,大量武装且受训过的炉迩战士开始出卖武力,投身于雇佣兵行业。看起来他们在用自己民族独有的方式享受战斗的乐趣。人类似乎注定要经历无尽的动乱,我们常常会为抽象的理念而战,又或是因为仇恨而诉诸暴力,但炉迩矮人却会真心实意地在一场精彩的战斗中寻得满足。也许只是因为他们的国家长期稳定,让战争在他们眼里成了一种愉快的消遣。矮人的这种态度让我很费解,我已经打了够多仗,在这漫漫人生经历中看够了悲伤。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11-27, 23:50
TOP
limengan
2011-04-04, 17:48
Post #9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Reflections on Perils from the Wastes and the Wilderness
废土荒原的威胁一瞥


Attached Image

我曾俯瞰过血石边荒之上的风暴狂沙,于是好奇是否有人愿意穿越它那狂暴的疆土。这片土地是被烈日炙烤,狂风扫荡的不毛之地。除了嘶嚎的风,海市蜃楼,还有本地野兽的威胁之外,还有一处被诅咒的地区,名为“雷暴地”(Stormlands)。那是一片被常年不歇的闪电击打,还有震耳欲聋的雷声所困扰的区域。除了教廷国的首府伊默尔(Imer)之外,唯一靠近血石边荒的人类定居点就只有被称为“泰侬峭壁”(Ternon Crag)的一连串棚屋和茅舍了,在那里矿工们从不情愿的群山中勘探着金矿与煤矿,雇佣兵团队也会在合约期间来此扎营。这些人每天都毫不犹豫地面对着危险,但双方都一致表示不想踏上东边那片空无一物的废土。

在AR594年的雄狮之变(Lion’s Coup)后,文特•雷颂恩四世被迫坐着一个有问题的气球向东逃亡,试图飞越这片荒地。人们认为,他已经在这次几乎不可能成功的飞行中死了,因为过去还没有人能活着穿过这片废土。然而AR603年,席格纳的废王不可思议地回归了,还带回了西方诸国从未见过的恐怖盟友:史寇恩一族。

我对史寇恩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们是性情残忍的强大战士。他们伴随着巨大的野兽,操纵着自己发明的火器行军战斗。我很好奇,这些新侵略者的出现昭示着什么,是否预示着又一个考验人类实力的黑暗时代降临了。迄今为止,史寇恩尚未能冲破席格纳的边境,但却屡试不殆。他们决心要达成目的,于是建起了不少要塞,并控制了黑河地区的正东方。这些是人类因不适合居住而放弃的土地,但似乎史寇恩却认为这些地方很适合自己。

史寇恩并不是近些年来唯一从荒原中意外涌现的威胁。凯铎北方的山脉中出现了怪异的恐怖之物,某种我们还无法解释的生物。恐怖的蛇形生物飞翔在空中,伴着野蛮畸形的战士一同出击,一意地屠杀和毁灭。最近几个月中听说这些生物已经在更远的地方被目击,这些传闻让我颇为困扰。也许这注定将是个怪物横生的年代。

不管是不是最近战事造成的混乱所带来的反应和结果,总之暴力冲突四处可见。曾经和平生活在未开化地带的克里尔巨魔部族(Trollkin kriels)拿起武器,开始袭扰席格纳、卡铎甚至傲德之间的贸易商路及列车路线。有人谴责席格纳将克里尔部族撵往史寇恩的进军路线上,去冲击他们的入侵军队。这些指控究竟属实与否并不重要,因为克里尔巨魔和席格纳第四陆战军(Cygnar’s 4th Army)最近正不断发生流血冲突,双方都伤亡惨重。就好像这样还不够说明四处涌现的混乱似的,一支我们称为玄衣教(Blackclads)的不祥的秘教徒组织正在不断活动,凭借武装精良的团队投身于类似的冲突中。他们和深山老林中才有的野兽为伍,根据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理解的原因聚集起来。

我明白有人认为每个时代都一样充满了战争,然而我实在不能摆脱一个念头:我们正处于灾难的顶峰。我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打了太久仗的老雇佣兵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毁灭了太多东西,战争始终萦绕着我们。我们最美好的岁月都投身在战乱中。我觉得伊茉伦的灵魂——或者甚至是整个卡昂——已经在包围我们的战争和冲突中振奋了起来。

我们每个人都要选择一边,举起武器,挥舞旗帜投身于即将到来的斗争中。与其将人生浪费在心中萦绕的苦闷后悔,倒不如倒在英勇的冲锋中。我们的战斗将会以自己的鲜血把我们的名讳书写在永恒的史册之上。

无论如何,战争已经渗入了我的一饮一啄,沉思与死亡。只要我还能记录,我就会一直记录。毫无疑问将来会有无数光辉传说和凯旋事迹绵延不断,即便经历死亡的埋葬。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4-04-06, 20:49
TOP
Lancerxia
2011-04-06, 16:09
Post #10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6
   4

Group: Primer
Posts: 71
Joined: 2009-07-15
Member No.: 32023


期待其他国家部分的背景XD
TOP
limengan
2013-11-27, 00:15
Post #1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完坑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1, 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