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深红军团, 深红军团 十六
whisper
2011-08-12, 16:22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这是魄力还是鲁莽……

强如索拉克,尚且没去跟巫王拼命,里卡斯竟然孤军深入1vsN……

他不死真是没天理了……

章节列表

作者:Troy Denning
译者:whisper

十六 深红军团


  里卡斯搞不懂自己怎么觉得这么孤独。他站在宽敞的哈曼纳奴隶坑瞭望塔上俯视。在他前面一长列破烂泥砖围栏之间的路上,有一万多男男女女在等待着,全都在念叨他的名字。他自己的战士迅速来到街上,把刚刚释放的奴隶们组织起来。

  在这些污秽大坑的对面,透过从圣堂武士区升起的滚滚浓烟,勉强可见国王中央场院的高大石墙。几十个士兵和圣堂武士站在雄伟的栅栏顶上,正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里卡斯的准备活动。他们身后的要塞是圣堂武士高管局、角斗竞技场和帝国守卫营——那是一队由资深圣堂武士率领的大型半巨人队伍。从墙头飘过来的声音来看,那些守卫可能很快就会前往安全的要塞里。

  里卡斯并不认为一场迫在眉睫的反击威胁是他情绪低沉的原因。目前为止,这场战斗的进程跟他估计得相差无几,只不过损失惨重了点。射手带来的麻烦耗了他三百个战士,但军团进入后只遇到了少量的抵抗便在奴隶围栏里畅通无阻。提尔人现在控制了圣堂武士区和奴隶坑——几乎占据了城市的四分之一。

  里卡斯自然有理由对战果满意,但他的速胜紧接着就遇到了次要的挫折。穆尔人以为尤里克的奴隶一自由便会尽快自发起义,但当他们的看守被杀后,奴隶们还是老老实实地躲在棚屋里,对解放者的害怕犹如对压迫者一样。里卡斯发现有必要派战士们到大坑里把这些胆小鬼从小屋里唤出来。

  当里卡斯浪费宝贵时间迫使奴隶们武装起来时,哈曼纳的军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断了提尔人往其它城区的路。在一开始的突围时段里,贵族私人保镖堵住了贵族区的通道。与此同时,尤里克驻军部队封住了圣堂武士区另一边。哈曼纳甚至调动了几千个士兵围住城市,从外面堵住了奴隶门。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以至于穆尔人的哨兵在尤里克部队落位之前都没来得及示警。

  “别阴着个脸,里卡斯,”妮瓦爬上通往塔楼的骨梯。“这会让军团紧张不安的。”

  “我忍不住,”穆尔人朝下看着她爬过天窗门。“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

  “计划?”妮瓦呵呵一笑。“我是在听你说担心计划吗?”

  里卡斯双颊一红,转过头去。“你听的是,”他咕哝道。“奴隶起义得太慢了。我们得自己从尤里克人群里杀出去。”

  “这并不容易,不过我们可以试试,”妮瓦走到他身边,俯视着奴隶围栏。“一万多名奴隶加入了,我们还剩下差不多一千个战士。”她停下来望了望保护哈曼纳场院的高墙。“我担心的是巫王。”

  “把他留给我吧,”里卡斯说。

  “那好,”妮瓦答道。“但是如果我知道你要怎么阻止他,心里会好受得多。”

  里卡斯把一只手放在剑柄上。“用这个,”穆尔人说。“当战斗开始时,他必定现身。我等到那时候。”

  妮瓦皱起了眉头。“他的巫术怎么办?还有灵能呢?”

  “我的剑和腰带也有魔法,”穆尔人答道。“至于灵能,我有援手。”

  别指望我,泰玛插嘴说。史尔穆和矮人死光之前别指望我。

  时机一到,你就帮我,里卡斯答道。你需要我活着拿回书。

  你有把握吗?泰玛回应道。

  你别无选择,里卡斯说

  妮瓦让里卡斯沉默了片刻,她期待他解释打算如何击破哈曼纳高超的灵能。但他没说,她问:“有什么援手?”

  “我不能解释——暂时不能,”里卡斯望着通往主大道的大门答道。

  斯坦的圣堂武士正守卫着那道门,他们的存在似乎并没有吓到尤里克的奴隶们。史尔穆和矮人们站在圣堂武士后面的宽阔卵石庭院里。“你最好回到你的队伍里,”里卡斯说。“我们很快就要开战了。”

  妮瓦回到梯子旁。她犹豫了一会儿,翡翠色的眼睛盯着穆尔人。“里卡斯,你是不是……?”

  她的声音因激动而断断续续,话也没说完,但穆尔人用不着听下去就知道妮瓦想要问什么了。里卡斯还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因为自从骨坑里她质问他的忠诚和爱情以来,什么都没有改变。

  “好好打,妮瓦,”里卡斯扭过头去。

  “你也是,里卡斯,”她开始下楼梯。“下手要狠要快——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妮瓦离开后,里卡斯把伽农、克里奇和贾希拉喊到了塔楼。然而他并未来得及跟他们讨论即将来临的战斗。当三人爬进狭窄的站台时,一个女人的声音降临到奴隶围栏。

  “伟大的哈曼纳的俘虏,听好了!”

  奴隶们立刻安静下来,显然他们习惯于听从这个放大的魔法声音。

  “你们的首领把你们交给了哈曼纳,只有在哈曼纳的意志之下,你们才能幸存!”她走到国王要塞的高处瞭望墙上隆声说。这个女人穿着圣堂武士的黄色士袍,手中握着一根金色的权杖。

  “克里奇,那是谁?”里卡斯问。

  “拉西亚,劳工圣堂武士,”螳螂人答道。“圈养奴隶的残忍女人。”

  “伟大的哈曼纳允许你们进入尤里克,他允许你们从墙头上赶走射手,他允许你们进入他的奴隶围栏——但他不会再允许了!”拉西亚宣布说。“这座城市被包围了,你们逃不了。你们无法抵抗哈曼纳的意志!”

  队伍里传来一阵乱骂。随着尤里克奴隶面向那个女人以及提尔角斗士扭过来盯着里卡斯,整齐的集结队列开始分散。

  穆尔人抓住伽农的胳膊。“给她一根矛,让她闭嘴,”他命令道。

  半巨人立刻从命,他一个跨步落下塔楼,强行一路朝拥挤的奴隶坑而去。

  “哈曼纳的俘虏们,你们深感绝望吧,因为今天你们要重新被奴役——或者去死!”这女人继续说。“扔下你们的武器,仁慈的哈曼纳会像喂养其他奴隶一样喂你们——”

  “那样我们就会死在他的采矿场里!”里卡斯喊道。

  虽然他喷出了肺里最后一口气,但喊声比起那女人的魔法命令巨声来说,听起来既恭敬又懦弱。然而,围栏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话足以传到大坑的另一头。

  “过几年再死也比现在死好,”女人答道。“扔下你们的武器。伟大的哈曼纳会把怜悯赐予抗命者。你们别无选择。”

  “随便你怎么样!”里卡斯叫道。

  “别理这个穆尔人!”女人用淹没里卡斯声音的吼声说。“他那是死路一条!”

  她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些措词,以防穆尔人的声音再被听到。里卡斯放弃跟她对着叫,他转向贾希拉。“传令下去,准备战斗。”

  女贵族没有立刻听命行事。她反而望向圣堂武士勉为其难守卫的大门。“有人提醒哈曼纳预防我们,”她嘘声说。“所以说尤里克人这么快就把我们围住了!”

  “现在没时间谈这个了!”里卡斯打断道。“照我的命令做。”

  尽管下了命令,但穆尔人跟贾希拉在想同样的事情。哈曼纳如此轻而易举就把军队派到位,这意味着巫王预料到了袭击。穆尔人不愿相信袭击尤里克已在对方的预料之中,他认为敌人的预知来自于魔法占卜——反正不是自己粗心大意。

  穆尔人望向大门。斯坦和圣堂武士仍然坚守岗位。很多人正紧张不安地瞥向里卡斯和墙头上大声招降的女人。圣堂武士后面是史尔穆的矮人,他们已经全副武装,整齐地列队站好。妮瓦和史尔穆站在队伍的前面,她的眼睛盯着前面的圣堂武士。

  里卡斯对那儿的安然无恙感到满意,他回头去看奴隶围栏。他刚好看到一根长杆从坑里飞出来,朝那女人的身体冲去。长矛在距离目标只有几寸处时,击中了一道隐形屏障,断然停了下来。飞过之处传来一阵惊叫。当长矛毫无作用地跌落时,那个圣堂武士举起胳膊,从视线中消失了。

  里卡斯利用这时的寂静,大叫道:“提尔的战士们,尤里克的自由人。选择权在你们。你们可以在哈曼纳的采矿场里苟活几年,也可以拿起武器战斗!”

  围栏里涌起了焦躁不安的窃窃私语,但里卡斯没有听到所希望的响亮欢呼声。他举起手示意安静,继续说道:“你们知道如果回到围栏里会有什么下场。如果你们起来战斗,我只能保证,无论胜利还失败,你们死时都会是自由人。”

  接下来是一阵漫长而痛苦的沉默,每个奴隶都在掂量镣铐生涯的含义。里卡斯看到各处受惊的男男女女退回到了围栏的庇护下,但大多数尤里克的奴隶和全部提尔人仍然在队伍里。

  最后,一个憔悴的老人喊道:“无论是死是活,我都跟提尔一起战斗!”

  六个圣堂武士出现在要塞墙头。紧接着,他们开始朝奴隶围栏里洒落白色闪电和金色火球。里卡斯立刻就认出来了拉西亚,她正朝他的方向扬起了手。

  “跳,克里奇!”他大叫。

  螳螂人直接从塔楼跳了下去。里卡斯从天窗门落下,他完好的手拍了下阶梯,勉强避免滚下去。他摔倒了地上,紧接着塔楼上响起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黄色的火舌跟着梯子喷了下来。在塔楼塌成一堆焦黑废墟之前,他翻滚了开去。

  克里奇用四只手抓住里卡斯,把他拖到了塔楼燃烧的残骸后面,那里可以躲开尤里克圣堂武士的视线。“伤了?”

  “没,”里卡斯答道。“我——”

  穆尔人的回答被左边矮人们的尖叫声打断了。他往队伍的方向一看,刚好瞧见炫目的金光闪电在他们中间炸开。震耳欲聋的声音划过卵石地,随之而来的是尤里克人异口同声的战吼。垂死矮人的怒吼稍后便响了起来。

  当穆尔人的视野清晰时,他看到一大群哈曼纳的帝国守卫涌进了大门,砍瓜切菜般地对上了史尔穆的队伍。半巨人们穿着印尼克斯蜴鳞片的全身甲。他们一手举着长木矛,另一手握着角龟蜥壳盾。他们的腰带上都挂着巨大的黑曜石剑。

  “斯坦怎么回事?”里卡斯徒劳地在圣堂武士的人里极目搜寻。

  “我觉得我们欠史尔穆一个道歉,”贾希拉走到他身边。“斯坦整个队伍都背叛了我们。”

  “不过奴隶跟我们是一伙儿的,”克里奇环视着燃烧塔楼的边缘。

  里卡斯顺着螳螂人的目光望去,发觉大部分奴隶队伍正奋勇上前加入战斗。

  “那些采矿奴隶绝对打不过大门的半巨人,”面对奴隶围栏的形势,贾希拉摇了摇头。

  “我们来让哈曼纳担心一下,”里卡斯说。他转身指着隔开奴隶场院和圣堂武士区的墙壁。“带着奴隶队伍爬上那道墙。”

  “然后呢?”贾希拉问。

  “派第一波十个伙伴到城市的另外四分之一区域。他们尽可能摧毁一切东西——掏空墙壁,推翻房子,烧掉帐篷,所有能造成的麻烦。如果他们遇到尤里克人的队伍,就逃跑,别开打。我们在这个城市散布的混乱越多越好。”

  贾希拉点点头。“其余人呢?”

  “带着军队其余人沿着奴隶大道打。攻入贵族区捣乱。哈曼纳越是担心,我越是容易伏击到他。”

  “什么?”贾希拉用带伤的那侧脸对着穆尔人。她摇了摇头,就好像他疯了似的,她补充道:“角斗士们说得对:你要么失去了理智,要么被胸膛里的那个东西控制了。”

  里卡斯顿时被伤得够呛。虽然他理解在骨坑事件后角斗士们的怨恨,但还没听说过那两句言论。“是我的战士那么说的?”

  “对,”贾希拉答道。“能怪他们吗?把我们带到尤里克太疯狂了——看看现在!”

  “我带军团来这儿是因为这是唯一的活路,”里卡斯打断道。“奴隶起义会迫使哈曼纳召回军队——我们的战士就能回家了。”

  贾希拉摇了摇头。“我不信。你用不着攻击哈曼纳来发动起义。”

  “也许是不用,”里卡斯承认道。“但如果我杀了他,尤里克的奴隶就自由了,提尔也会少个敌人。如果他杀了我,我战斗时所赢得的时间也有利于发动起义和你们其余人脱离。”

  贾希拉未受损伤的脸颊红了。短暂的停顿后,她问:“你觉得还回得来吗?”

  里卡斯嘿嘿一笑。“但愿吧,”他说。

  女贵族闭上眼睛一阵子。“我为所说的话道歉,”她表示说。“也为战士们怀疑你的动机感到抱歉。你受委屈了。”

  里卡斯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如何接受这道歉,也不确定贾希拉是否需要回答。“多谢,”他笨拙地说。“赶紧去带你的队吧。”

  贾希拉点点头,她拔剑奔向第一波奴隶队伍。里卡斯转向矮人,刚好看到一个史尔穆的深红阳炎球在门口爆炸。一对儿半巨人痛声大吼,接着倒地化成了一堆灰烬。

  门口另一侧出现了几个斯坦的圣堂武士,正退离里卡斯看不到的敌军。穆尔人皱起了眉头,因为如果他们改变了立场,那他想象不出他们在逃离谁。过了片刻,他听到巨大的哗啦声,一大片小石头飞进了视野,把这些人打死了。

  两个哈曼纳的黄袍圣堂武士取代了斯坦的人,他们的手指向战场。光矢从指间迸出,对着矮人挨个射。十几个史尔穆的矮人倒下了,空气中充满了烤焦的臭肉味。最后这些灼热的光条撞到地上,击得乱石纷飞。当碎石落回到地上时,里卡斯放心地看到妮瓦和史尔穆都活着在其中。

  不幸的是,史尔穆的队伍进展不利。虽然二三十个受伤的半巨人躺在地上翻滚呻吟,但死去矮人的鲜血把卵石地浸得光滑无比。里卡斯猜测一百多人已经倒下了,剩余人要不了多久就会跟着挂掉。

  幸运的是,援兵来了。大部分提尔战士在奴隶坑里组织尤里克的奴隶,他们现在正冲向大门参战。里卡斯估计他们的到来能够长时间拖住帝国守卫,避免他们攻进奴隶坑。

  穆尔人看到没有什么命令可下了,他抓住自己的剑。有点吃惊的是,他意识到自己忙于下命令,甚至都没考虑过拔剑。

  “我这个将军太不像样了,”他喃喃说。

  “狩猎更是不行,”克里奇同意道。“不好玩。”

  里卡斯的手触及祸剑的剑柄时,可怖的战斗声立刻朝他而来:垂死尖叫声、武器格挡声、震耳爆炸声、军官喝令声、自己肺里进进出出的喘气声和螳螂人心脏的四拍节奏声。他眩晕了一阵子,震天响的喧闹令他动弹不得。

  克里奇抓住里卡斯的肩膀。“上啊!”

  这句喊声吓了里卡斯一跳,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克里奇的心跳声上,说:“你不用跟我一起。”战斗声立即削弱成了背景噪音。里卡斯能模模糊糊识别出每个声音,但都不会过分影响。“你懂得我在干什么吗?”

  克里奇展开触须,表示出肯定的回答。“大游戏狩猎,”他说。“克里奇来。”

  里卡斯笑了,然后沿着大坑边缘走向哈曼纳的要塞。在他身后,交战魔法的轰隆噼啪声几乎持续不断从门口处传来。垂死的叫声模糊成了漫长的尖啸。

  穆尔人慢慢地沿着隔离奴隶场院和外部大道的墙壁走着,在祸剑的帮助下,他没费什么事儿就听到墙那边的杂音:钉头靴的脚踏声、战争圣堂武士对帝国守卫的半巨人下达严令的声音,信使在门口和哈曼纳要塞之间来回跑时的沉重呼吸声。时不时有响亮的爆炸声和痛呼声盖过了街那边的其它声音。

  里卡斯和克里奇紧贴着墙壁行进了五十码后,伽农追上了他们,一言不发地跟着走。半巨人后面跟着一小队战士。

  “你在这儿干什么?”里卡斯问。

  “贾希拉告诉了我们你要干什么,”半巨人答道。

  一阵短暂的停顿后,里卡斯问:“怎么?”

  “我们自愿来帮忙,”其中一个名叫坎斯的方下巴狂战士答道。“在过去几周里,我们有些人不理解你的所作所为,”他说。“但是现在——呃,我们不能再让你孤军奋战了。”

  里卡斯笑了。“多谢,”他说。“你们助我一臂之力。”

  穆尔人继续前行之前,花了一会儿时间检视大门附近的战斗。入口庭院已沦为一个冒烟的大坑,矮人、角斗士和半巨人敌军烧焦的尸体七零八落。尤里克人后退了,提尔角斗士被逼出了奴隶坑。更远处几队尤里克奴隶在爬绳子,消失在了南墙,从哈曼纳要塞投掷出来的交战魔法的密集火力让他们俯身下去。

  里卡斯退到墙边,再次往前走。最后到了距离哈曼纳要塞十二码处,穆尔人听到了一直在听的话。

  “伟大的国王,帝国守卫正在以您的名义奋勇战斗,”一个紧张的男人说。“您肯定看到了吧?”

  “我只看到我的守卫被击退,”一个尖锐的声音答道。

  这人回答之前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提尔人是角斗士,伟大的哈曼纳。他们受训——”

  “这场战斗已经耗费了我大量奴隶,比我们能捕获的提尔人还多,”哈曼纳啐道。“如果我们失去更多,帝国守卫指挥官就会在我的黑曜石采矿场里工作。”

  穆尔人不用再听了。“哈曼纳就在另一边,”他悄声说。“把我推起来看看,伽农。”

  半巨人把大锤放到一旁,双手顺从地为穆尔人合出一个马镫形。

  当伽农把里卡斯抬起来,让他足以过墙凝视时,里卡斯看到了哈曼纳愤怒的原因。大路一小段距离外,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死去半巨人和尤里克圣堂武士,他们甚至都遮挡住了路面的卵石。提尔角斗士正冲过大门前往奴隶坑,压制住了帝国守卫。

  穆尔人正为眼前所见欢欣鼓舞,但还有一件事引开了他的注意力。门外几码处,大部分斯坦的队伍横七竖八地躺在大路上,他们的死尸落在帝国守卫的脚下。绝大多数人的手中握着长剑或其它武器。他们显然是战死的。里卡斯甚至认出了斯坦的灰色长发,他的死尸横趴在战斗中倒下的一个半巨人身上。无论这个圣堂武士做过什么,也不管他引发了多少麻烦,如今穆尔人意识到他不可能是叛徒。

  里卡斯皱起了眉头。“如果斯坦不是叛徒,那会是谁?”他自问道。

  为什么必须得有个间谍?泰玛反驳道。你笨得自己就像个叛徒了。只有蠢货才会这么干。

  里卡斯没理会幽灵,他俯视着伽农。“把我举过去。尽可能快点把每个人都送过来。”

  片刻之后,里卡斯发现自己正从窄墙上头俯视着奴隶大道。他停了不到一秒种,只够看到下面街上挤满了半巨人,瞥见一个忧心忡忡的战争圣堂武士站在那儿,旁边是一个穿着金色外套的高大精壮男人。高个男人手中握着一根纯铁的长手杖,顶端有个硕大的黑曜石球。

  里卡斯不希望让敌方再拥有早上被提醒的优势,他翻过墙头。虽然这个人没有戴王冠,但在穆尔人脑中,手杖顶头的黑曜石球无疑在说他就是哈曼纳。精通巫术和灵能的人凭借这颗黑晶球,依靠法术从人和动物上抽取生命力。只有巫王才能控制这种强大的魔法。

  里卡斯跳下来的计划太草率了。当穆尔人的影子划过国王时,哈曼纳抬头哼了一声。然后他手腕微微一动。

  里卡斯感到天翻地覆。他继续下落,但成了慢动作。当他跨过另一只脚下来时,花了好一会儿端详敌人的面孔。巫王有着剪短的金色头发,残忍的容貌上紧绷着暗色的皮肤,眼睛跟金子一样泛黄而冷酷。

  里卡斯挥出了长剑,试图客服对他的恐惧之意。剑刃难以动弹,穆尔人无能为力,哈曼纳如此轻易就挡下攻击太令他绝望了。

  蠢货!泰玛大笑。你让他对你使用了灵能。

  帮我!里卡斯要求道。他控制不住恳求中的绝望之意。

  史尔穆还活着,泰玛回嘴道。我什么都不会做——除非我确定你会阻止矮人的计划,把书给我。

  我已经答应过给你了,里卡斯说。

  也答应给矮人了,幽灵答道。我需要更进一步的保证。

  哈曼纳会杀了我的!那你还怎么找书!

  如果你想要我支援,就以妮瓦的生命发誓,泰玛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否则,我会让哈曼纳干掉你——你的军团也会毁灭。

  里卡斯还在继续下降,哈曼纳笑了,露出了四颗尖牙和满嘴的针齿。

  我发誓,里卡斯答道。

  里卡斯顿时涌起一股恶心的内疚感,但他没有试图为自己的言而无信找借口。先把两个承诺之间的选择往后放——如果他能活到那一刻来临的话。

  准备好,泰玛说。

  当泰玛努力释放里卡斯时,他的心脏感觉到不详的剧痛。他再次试图挥剑,但没比第一次强多少。他仍旧继续以迟缓的速度朝哈曼纳下沉。巫王笑着在里卡斯下面轻松踏步,用他的铁手杖摆成防御的姿势。

  他太强大了!泰玛汇报道,她的声音因全力以赴而惊恐虚弱。你必须帮忙。看你下面的地面,就是你正常下落应该在的地方。

  里卡斯调转目光,盯着巫王脚下的卵石,想象自己正站在那儿。一股能量波从他体内涌起。他又感到了心脏的怪异剧痛,就像泰玛凝聚她自己的能量时一样。

  穆尔人突然发现自己伏在街上。他没想起来是怎么挣脱哈曼纳的精神攥握,也没感觉到自己的头颅撞碎了石头,甚至缩短他和地面之间几尺的下落感觉都不知道。在一瞬间,他就脸朝下扑在了炎热的卵石上,视野一片模糊白,浑身疼痛不堪。

  里卡斯滚到未受伤的一侧,看见自己躺在哈曼纳和紧张的战争圣堂武士之间。十几个满脸震惊的半巨人越过这两人的肩膀望过来。几个守卫举起长矛要攻击,但巫王一挥手挡住了他们。

  哈曼纳用手杖对战争圣堂武士示意。“尼斯特,这个奴隶你来杀。”

  一脸苍白的战争圣堂武士握住了腰带上挂的铁剑。

  “不,尼斯特,”国王说。“赤手空拳。”

  “伟大的国王,这个角斗士有武器。我没武器杀不了他!”

  “杀不了?”哈曼纳容光焕发,英俊的面容上露出残忍和兴奋。“你真可怜啊。”

  里卡斯滚向尼斯特,他的长剑上撩。剑刃在圣堂武士腹部剖了一道长口子,划开了鳞甲下面的黄袍。圣堂武士痛声尖叫,穆尔人一个扫堂腿,他脸朝下扑向了里卡斯。

  穆尔人避开了这个垂死之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当他转身时,瞥见克里奇和几个角斗士正从墙上跳下来。接着里卡斯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上前保护哈曼纳的一对儿半巨人。

  “让这个可怜鬼来刺杀朕吧,” 巫王走到两个守卫之间。他的黄眼紧盯着穆尔人,问:“是里卡斯吗?”

  作为回答,里卡斯向前一跳,祸剑挥向巫王的脖子。在离目标几寸处,剑刃犹如砍中了石头。蓝色的光晕在哈曼纳身体周围闪耀,红色和黑色的火花喷射到高空中,就好像穆尔人的魔法剑穿过了屏障。里卡斯得意地大叫,他很乐意看到巫王的脑袋从脖子上飞出去。

  祸剑触及哈曼纳的皮肉时,里卡斯的叫喊断然终止。巫王瞥了眼剑刃,冷静地用一根指头把它顶到了一旁。里卡斯对哈曼纳的轻柔一击留下了一道黑红色的细痕,但国王其实并未受伤。

  “回答我!”哈曼纳隆声说。

  巫王的声音对里卡斯来说犹如惊天轰雷。由于祸剑的魔法,格外灵敏的穆尔人耳朵嗡鸣作响。里卡斯被震得踉跄退开,脑袋里尽是尖锐的巨痛。他一直退到街中间才停止,感觉到一对儿矛尖顶在了自己后背上。他抬起头,瞥见两个半巨人狰狞的脸正笼罩着他。

  哈曼纳跟着穆尔人走过来,他露出了尖牙,愤怒的金眼盯着里卡斯畏缩的身躯。“你是里卡斯,对吗?”他又问了一次。

  穆尔人点点头。

  在巫王后面,里卡斯的角斗士继续从墙上跃下,咆哮着冲过来跟帝国守卫交战。提尔人已经把墙壁处的半巨人打倒,慢慢地朝哈曼纳拼杀过来。

  巫王用一种困惑的表情打量了里卡斯一会儿。最后他摇了摇头。“你是个勇敢的蠢货,提尔人。我这次被这样的大胆给逗乐了——不过到此为止。”

  说完,哈曼纳咕哝了一句咒语。里卡斯感觉到汹涌澎湃的能量被从体内抽出来,跟莎蒂丽用手杖施展法术时一模一样。角斗士涌起一股恐怖的呕吐感,他知道这种感觉的含义:巫王为了准备使用龙魔法,正从里卡斯的身体里抽取能量。穆尔人的膝盖开始颤抖,他的呼吸逐渐吃力。黑曜石球深处裹着哈曼纳的铁手杖,一个幽灵般的红光活生生地闪耀。

  里卡斯意识到哈曼纳是如何收集能量的以后,他勃然大怒。穆尔人决定不再傻站着任凭生命流逝,他避开了后背上的长矛。与此同时他朝巫王的手杖挥出了祸剑,在半巨人或哈曼纳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其斩断了。黑曜石球落到地上,碎成了十几块儿。红光一闪,然后一束鲜红色的烟气从碎片中升起,就像一条疯狂的毒蛇一般翻滚嘶叫。

  两个半巨人惊讶地大叫,但是他们太震撼了,没有用长矛去戳穆尔人。里卡斯抢先一步用祸剑劈开了矛杆。穆尔人期望刺击哈曼纳的皮肉能比第一次劈砍更有效,他挥舞了下长剑,把剑尖戳向敌人的心脏。巫王只是从碎裂的黑曜石球上抬起了目光,怒视着来袭的提尔人。

  剑刃到哈曼纳身体附近时,巫王的光环又泛蓝了。祸剑带着灼热的火花穿过了魔法屏障——触及目标时砰地一声停了下来。剑刃就像松弛的弓弦一样弯曲了。

  里卡斯甚至都没看见巫王的反击。他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用半巨人锤子那么大的力量击中了自己的下巴。眼前一片漆黑,穆尔人的膝盖险些跪下来了。哈曼纳又出手了,这一次里卡斯感觉到每个关节都在巫王的掌握中。这一击打飞了他的双脚,把他送到了空中,撞到了长矛被斩断的半巨人身上。里卡斯落到他们脚下的地上,他又惧又怒,生怕他们立即就用巨剑把他砍成碎片。

  没有砍下来。里卡斯的视野开始清晰时,他听到大道上遍布阵阵呻吟声。靠近墙壁那里,角斗士和半巨人之间的激战停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惊恐的尖叫声和吃惊的喘气声。

  里卡斯望着哈曼纳的方向,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巫王的位置上是一只介于哈曼纳和巨狮之间的怪物。这生物有两个半巨人那么高,强劲的身体上覆盖着金毛,长尾巴尽头处是一大丛毛,长着大猫样的强力后腿。猛兽的胳膊仍然类似人形,只不过肌肉发达,双手成了爪子。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圈金色鬃毛,在哈曼纳头上,满嘴的獠牙从小隆鼻下伸了出来。

  大狮人挥手让遮住里卡斯的半巨人走开,然后金色的眼睛盯着穆尔人。“勇敢和傲慢之间是有区别的,”他咆哮道。“现在我要让搞不清楚这两点的人付出代价。”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1-08-31, 14:2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5, 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