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哈曼纳的愤怒, 深红军团 十七
whisper
2011-08-31, 15:11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提尔部队基本上全军覆没

如果排除巫王这个bug的话,兴许就真的成功了

但是毕竟哈曼纳也是有主角光环的家伙……

章节列表

作者:Troy Denning
译者:whisper

十七 哈曼纳的愤怒


  哈曼纳走向里卡斯。穆尔人站起来,拼命地挥舞祸剑。剑刃劈中了大狮人的腿,轻响一声便被厚实的皮毛弹开。角斗士沮丧地大叫,再次举起了剑。

  里卡斯还没来得及攻击,巫王就从上方膝顶角斗士,把他牢牢摁在了地上。

  哈曼纳俯视着穆尔人的脸,尖牙上滴下了黄色的热酸液。他用一只爪子上的一根锐利修长如匕首的手指抵住了里卡斯的喉咙。“你以为我会像统治提尔的那个老笨蛋一样轻易被杀掉吗?”

  在里卡斯的记忆力,这是他头一次感到彻底无望。他的生命完全在哈曼纳的掌握中。穆尔人被按在这儿,抵抗都不能,更别说光荣战死了。

  “我来教教你,反抗我意志的人有什么下场,”哈曼纳继续说。

  猛兽收紧了抓里卡斯喉咙的手,把他提了起来,与此同时也把穆尔人的剑夹在了身侧。国王念诵了一句咒语,然后一个黄色丝网缠住了里卡斯,勒得他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这次的法术没有从角斗士体内抽取生命力。巫王没有之前里卡斯打碎的黑曜石球,便不能用龙魔法从生物那儿抽取能量。穆尔人知道,哈曼纳跟所有普通的法师一样,得改从植物里抽。然而,里卡斯怀疑缺少龙魔法到底会不会抑制这位尤里克的统治者。城市周围的田地欣欣向荣,哈曼纳可以尽情施法汲取。

  待到里卡斯完全被粘网裹起来,巫王举着他到了要塞墙壁。他把网茧系在一个城齿上,让穆尔人挂在卵石地上方几码处。

  在下面的街道上,帝国守卫和伽农托过墙头的角斗士还在激战之中。当穆尔人观察时,伽农用锤子砸碎了一个尤里克半巨人的头骨,克里奇的毒嘴咬进了另一个敌人。

  里卡斯望向更远的街道。一扇侧门通往奴隶坑,场面并不乐观。哈曼纳的士兵把提尔人赶回到了入口处,围栏有再次被破的危险。还好贾希拉有大量时间把奴隶队伍从坑里转移到了圣堂武士区。里卡斯看不到城市远方区域有丝毫冒烟的迹象,但他欣慰的是实际上没有尤里克人前去攻击女贵族的队伍。穆尔人大胆期望如果自己没能杀了哈曼纳,那至少拖延了巫王,足以让奴隶起义成功。

  “我希望你知道手下人的下场,”哈曼纳越过他的肩膀俯视战场。“你看到我没杀的那些人将会成为龙皇的特殊礼物。”

  “礼物?”里卡斯问的时候,网茧紧裹住他的肋骨,没有再次松开。

  哈曼纳回头看着穆尔人。“是的,在龙穴里,你扎营的地方。”

  “骨坑,”里卡斯喘声说。“你肯定为龙皇留了很多礼物。”

  “只不过是我们应缴的税,”哈曼纳的唇间滑过一丝残忍的微笑。

  “税?”穆尔人大呼。震惊之下,他忘了网茧——直到它再次裹紧,他难以进行下一次呼吸了。

  巫王咯咯大笑,他的红色长舌在尖牙间来回摆动。“龙皇要求每个城市缴奴隶税,否则他就会狠狠地报复——冒牌国王泰西安发现自己无法支付提尔那份税时,他会明白的。”

  从巫王愉悦的表情来看,里卡斯明白哈曼纳很享受用这个消息折磨他。穆尔人暗自忍住这侮辱,因为他被哈曼纳扣押的时间越久,起义成功的机会就越大。“龙皇会从提尔要奴隶?”

  哈曼纳眯起眼睛,转身离开说:“你耽误我够久了。”

  穆尔人还没来得及再问,巫王就大步跨向战场。里卡斯立马试图拔出持剑的胳膊,但丝网缠得太紧,他连根指头都动不了。挣扎的结果就是丝网更紧了。

  在下面街道上,哈曼纳迎上了跟随里卡斯翻过墙的一群角斗士。几个提尔人用骨尖矛和黑曜石战斧攻了上来。长矛在他的皮上撞断,斧头也碎裂,这只猛兽对这些打击一点感觉都没有,巫王残忍地回击,他的长爪子把战士们的内脏从盔甲中掏了出来。

  一道鲜红色的火焰从穿过奴隶围栏的大门射过来。几十个半巨人和战争圣堂武士瞬间灰飞烟灭。火焰消失之后,妮瓦和史尔穆冲到了这条街上。

  “不!退回去!”里卡斯歇斯底里地喊。网茧再次收缩,他胸膛阵阵抽搐。“你们挡不住他,”他虚弱地说完了话。

  在武器哗啦声和战士吼叫声中,他们没听到他。这俩人转向狮人,身后紧跟着一群矮人和一大帮子疲惫的角斗士。里卡斯惊恐地看着妮瓦闪过一个半巨人的长矛,并击落了他的部分腿甲。当他去抓她时,她找到了这个守卫粗壮大腿和小腹之间的缝隙。她把剑深深捅进了这道缝,鲜血立刻喷薄而出。

  一个驼背的半精灵走到妮瓦身旁,拦截住了前面冲过来的另一个半巨人。这个角斗士压下尤里克人的矛杆,从盾牌下面戳出自己的刺矛,把对手的膝盖击成碎片。半巨人没有倒在地上,妮瓦便用利刃划过了他的喉咙。

  里卡斯继续挣脱自己的胳膊,但收效甚微。他成功地把剑刃挪动了几寸,在丝网上撕开了个小口。黄色的线丝却收缩了,把穆尔人的手肘往肚子上绑得更紧。

  里卡斯咒骂一声,然后暗自抱怨道:我该怎么办?

  看着你的军团全灭,泰玛答道。还能怎样?

  你不能帮我吗?穆尔人央求道。召唤其它斗士,就像你在骨坑里做的那样。

  我可以,但有什么好处?你只会再次攻击哈曼纳——把我们俩都害死。

  在奴隶围栏入口附近,提尔人以妮瓦为头组成了楔形阵。他们开始前行,身后留下一排角斗士和半巨人的尸体。

  哈曼纳站在这场死亡盛宴的中间,停下来望着这支突击队。

  太感人了,泰玛挖苦地评述道。这些笨蛋会在救你的时候死去。

  除非我帮不上忙,里卡斯说。他摇了摇头,身子左右摆动着挣脱。“退回去!”他喊道,网茧束紧时又是一波疼痛袭来。

  楔形阵继续向前,他们没注意到穆尔人的命令。巫王用一只五爪手指着前进中的提尔人,念出了一个法术。能量矢从他手指上射出,每根都抛射到楔形阵中间,在不同的角斗士胸口烧出一个窟窿。

  受害者没有倒下,他们尖叫着捂着伤口,打破了阵型,开始四散逃逸。当他们跑动时,缕缕黄烟从伤口中溢出,扩散到了队伍中。烟气经过之处,角斗士剧烈咳嗽,接着卡住喉咙倒了下去。

  哈曼纳从战场上移开目光,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在屠杀未组成楔形阵的角斗士上。

  里卡斯闭上了眼睛,他无法承受目睹妮瓦死亡的痛苦。他听到几个窒息的战士倒下,然后祸剑把史尔穆的声音传了过来:“趴下!”

  穆尔人睁开眼睛,刚好看到妮瓦和其余幸存者照矮人所说的趴下了。当别人避开后,被哈曼纳法术击中的人逃离了编队,他们不希望把致命毒烟传给伙伴们。

  史尔穆一只胳膊伸向太阳,手开始发光。他的指头朝空中发射出一面光幕,它扩散开来,像毛毯一样盖住了角斗士们。毯子浮在他们头上,从中散发的热气驱走了致命的黄色毒烟。

  矮人救了伙伴们的命,里卡斯注意到伽农沿着墙溜了过来。

  又一个笨蛋,泰玛评述道。

  他会成功的,里卡斯坚持道,他看不出哈曼纳注意到了这个大块头角斗士。我一会儿就重返战场。

  以大局为重。聪明点就偷偷溜掉。

  抛弃我的军团?

  有没有你,他们都得完蛋。

  烟气消尽,妮瓦重新站在了凌乱队形的前头,史尔穆和二十多个角斗士零零散散地站在伙伴们的尸体之中。里卡斯猜测在提尔人和哈曼纳之间还有三倍数量的半巨人。

  妮瓦停止上前,率队攻击拥挤在街道上的尤里克人群。其余的幸存者在她后面收拢队列。

  “你在干什么?”里卡斯悲痛地摇了摇头。“你没看到计划没希望了吗?”

  第一个哈曼纳的半巨人朝妮瓦戳出了长矛。她怒吼着错步上前,长剑捅进了袭击者的腹部。当这个垂死的尤里克人蹒跚退开时,另一个人走上来,把长矛插进了妮瓦的肚子。

  “不!”里卡斯嘶声道。

  驼背的半精灵角斗士对袭击妮瓦的人挥出了长枪。枪头斜插进尤里克人的脸,这个帝国守卫捂着眼睛逃掉了。过了一会儿,一根长矛贯穿了这个半精灵的喉咙。他抓着矛杆死了。里卡斯看到妮瓦从肚子上拔出了矛杆,转身攻向杀死半精灵的人,然后她的身影被街上爆发出的一场肉搏战给淹没了。

  里卡斯望向伽农。这个半巨人被迫停在距离堡垒墙壁十码远的地方。哈曼纳几乎全灭了抵抗的角斗士,他面对着最后一波勇敢的提尔人,不知不觉中把尾巴横在了伽农的路上。其中一个幸存者是克里奇,他的甲壳靠着墙,用全部四只手挡住抓向自己脸的巫王爪子。

  突然间,螳螂人改变了策略,抓住敌人的胳膊猛拉向自己。当哈曼纳粗壮的手在克里奇喉咙上收拢时,螳螂战士用毒嘴咬上了巫王的手腕。

  哈曼纳放声大笑。他一手抓住受害者,弯腰撕开了螳螂人的壳。克里奇粘稠的白色胸腔露了出来,他痛声尖叫。巫王打量了一会儿这奇怪的肌肉,然后把它撕成了碎片。

  在大道的另一头,贾希拉带着一帮尤里克奴隶从大门出来,更多的奴隶从其它入口现身。有些人带着剑、长矛、骨棒或者他们从圣堂武士区扫荡出来的各类武器,但大多数只是装备着锤子和岩凿。

  当奴隶们涌进大道时,他们赶往最近通往贵族区的门。贵族军用一阵箭雨迎接他们。贾希拉抓住喉咙上的箭杆倒下了,里卡斯大声尖叫起来。她身后第一波奴隶也摞在了地上,很快受伤的呼喊声就淹没了武器的碰撞声。

  这没关系,因为奴隶们继续从圣堂武士区冲出来。他们很快就抵达了街道另一侧,向贵族军攻击。不幸的是,尤里克的采矿奴隶顶替的是提尔角斗士,他们一开始近战就死了。然而,他们继续涌到大街上,不一会儿,人就多得到强行在贵族间打开了缺口。

  哈曼纳把克里奇零碎的身体扔到了里卡斯身边,望向奴隶人群。他的尾巴开始更加急切地前后摇摆,扫中了伽农旁边几尺处的墙壁。半巨人缩身贴着黄色泥砖,试图躲避开来。巫王走向奴隶部队,同时对着太阳扬起了嘴巴,向前喷出一股黄色浓烟。

  伽农从墙壁边闪开。但半巨人踏出第一步时,狮人停下来扭过了头。巫王唇边划过一丝恶毒的微笑,里卡斯意识到哈曼纳根本就是在戏弄伽农。

  穆尔人正要警示,但网茧太紧了。他只是更加喘不过来气了。

  哈曼纳的尾巴打碎了伽农的肋骨,但并不足以造成重伤。半巨人望着巫王大吼一声,徒劳地举起战锤防御。

  哈曼纳没有攻击受害者的肉体,而是凝视着他。伽农一脸剧痛和恐惧的神色,他扔下武器捧住了头,痛苦地嚎叫起来。鲜血突然从半身人的鼻子和耳朵里喷出来。他倒在地上打滚,在街上涂了一道道长长的血痕。

  里卡斯怒不可遏地大叫。穆尔人没有理会贯穿浑身的灼痛,试图挣脱开来。

  别白费力气,幽灵说。等一下。

  等什么?里卡斯的眼睛盯着哈曼纳的后背。他的肺急需空气,但他可以感觉到自己逐渐头晕眼花。他只会杀了我。

  也许不会,泰玛答道。我召唤了帮手,即使是幽灵也不能瞬移这么远。

  太晚了,穆尔人苦涩地说。你觉得我现在还活着干什么?

  妮瓦的队伍和帝国守卫之间的混战中滚出了一个火球,它炸开成一大片深红色的火焰。成群的尤里克人呼喊着垂死的尖叫,大门也倒在了一大堆碎石上。

  紧接着,史尔穆和妮瓦从混战中冲出来,穿过燃烧的瓦砾,有一只小队紧跟着他们。半数角斗士消失在贵族区,只留下十几个战士殿后。一大帮帝国守卫迅速追上来,破碎的大门处很快就布满了澎湃的激斗。

  他们在干什么?泰玛问。

  找那本书,里卡斯的口气中溢出了自豪之意。

  这可不行!泰玛咆哮道。

  当哈曼纳经过史尔穆击碎的大门时,他驻足良久,朝入口处喷出一股栗色的浓雾。雾气在这个区域散发开时,两边的战士们都尖叫起来。战斗突然停止了,一群战士蹒跚退回到街上,他们冒烟的皮肉从骨头上滴了下来。

  巫王派了一队半巨人去追妮瓦等人,然后带着剩下的帝国守卫继续往大道对面走去。那里的奴隶军队占领了两个侧门,正持续不断地涌向贵族区。其它的入口守得很死,奴隶前面的尸体摞得如此之高,他们都很难再继续攻过去了。

  当尤里克的军队开始在大道另一侧出现时,里卡斯开始认为奴隶起义是不可能成功了。穆尔人苦苦思索了半天他们从哪儿来的,然后他想起来哈曼纳派去封锁奴隶门外面的大部队了。这些增援士兵加入战斗,清干净了这条街,把没杀死的人赶向哈曼纳。

  在哈曼纳看来,战场上这些人已是囊中之物了,他把剩下的帝国守卫组成三支队伍,开始迫使奴隶们往自己这边街头来。当巫王走在大道上时,他对着两扇被破的大门打了个手势。两边出现了几不可见的闪烁力墙,透明的壁障中偶尔有黄色闪光迸发出来。

  里卡斯垂头丧气地望着这摧枯拉朽之势,他知道奴隶起义失败了,巫王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哈曼纳的回应抑制了所有的可能性,穆尔人无能为力,只得落入巫王的陷阱。他毫不怀疑会有一小部分战士侥幸逃脱,但也只是返回提尔诉说他们在尤里克遭遇的大灾难。

  穆尔人对自己军团的败北感到羞愧,他知道这不能怪士兵们。采矿奴隶、角斗士、矮人甚至包括圣堂武士,他们都是勇敢抗争的战士。他们死得光荣——也愚蠢——因为哈曼纳设置了一个简单而高效的死亡陷阱。

  每次梅谭料敌机先或者迫使他走投无路时,穆尔人都坚信是间谍活动所致,有人把军团出卖给了控脑师。里卡斯现在明白了,是他自己出卖了这些战士。斯坦战死了,所有的圣堂武士也一样。史尔穆正在奋力拼斗,但他不太可能找回《科马洛王之书》,也保护不了妮瓦。只有一个人让里卡斯谴责,那就是他自己。

  穆尔人徒劳地摆脱脑中的垂死尖叫,但他做不到。丝网令他握着瑞卡德之祸的手指更紧了,每一次最后的尖叫在他的耳中都像是一个富裕领主的洪亮丧钟。

  真希望时光倒流。

  没有那种魔法,泰玛说。不过你还是可以取回书的。

  里卡斯看到下面的街道上有几个灰色的影子从卵石地上升起来。其中一个滑向伽农平静的身躯,然后渗入了这个躯体。半巨人的尸体慢慢站起身,笨拙地走向堡垒墙壁,从沿着墙面往上爬的姿势看来,根本不是有生命的举动。

  快杀了我吧,都结束了,里卡斯说。我绝不会把书给你的。

  你会信守承诺的,泰玛自信地回答。你也只剩下这个了。

  伽农的尸体爬上了堡垒墙头,把网茧从城齿上取下,慢慢地把里卡斯放到了地上。当穆尔人的脸着地时,幽灵把半巨人的身体弃在了墙头,又溜回到来时的街道。

  另一个幽灵把一个身体摇晃着撑起来,里卡斯都认不出来这个伤痕累累的角斗士原本是谁了。这人滚到里卡斯背后,用一把黑曜石匕首艰难地把瑞卡德之祸上的网茧切开了。幽灵用挣脱的魔法剑切开了其它丝网。

  里卡斯自由了,他仍然趴在地上,拒绝起身。角斗士的尸体攥住他的肩膀,把他拉了起来,然后把瑞卡德之祸塞给他。里卡斯并不接剑。

  你以妮瓦的生命发过誓,泰玛提醒他。你来选择我们离开尤里克时带的是矮人的书还是她的尸体。

  里卡斯握住剑大叫起来。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