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国王之书, 深红军团 十八
whisper
2011-09-23, 09:53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目前小说里对背景故事描述的不太清楚,可能读者会比较迷茫……

魔法和心灵异能创始人拉贾特(就是一人部落里所说的灭掉精灵族的家伙,神一般的存在)发动了长达千年的净化之战,在即将胜利的时候被弟子们联手封印了。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徒弟就是第十三斗士波利斯,他是最先变身成魔龙的,也是最强大的一个,称之为“龙皇(The Dragon)”。

以后的书里会描写主角队如何对付第十三斗士波利斯以及解封的太初巫师拉贾特,不过我最高兴的是终于进行到第三部描写莎蒂丽如何成为DS世界唯一的太阳法师了。

章节列表

作者:Troy Denning
译者:whisper

十八 国王之书


  “史尔穆,把书给我,”里卡斯紧紧地握着瑞卡德之祸。

  矮人把这本皮革封面的书册紧按在胸前。“我要亲自带它回凯尔德。”

  他们俩站在鲁巴别墅中央庭院的两边。硕大的围墙里面满是栽在陶盆里的耀眼月牙形花朵。房顶上垂下一张由细长甜香的苔藓交织而成的网,一些小树沿着光溜溜的石板地中心铺了开来。

  里卡斯年少时当的角斗士,曾在这里呆过一阵子,因此轻而易举地从贵族区的激战街道中穿过,找到了这座别墅。他本希望阻挡史尔穆和妮瓦进宅邸,抢在他们之前取回《科马洛王之书》,但却没这么好运。等到穆尔人抵达时,他们已经闯进去了,留下了冒烟的前门和松脱的铰链,家族守卫和提尔战士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门厅外面。

  里卡斯举着剑穿过庭院,他的黑眼睛紧盯着史尔穆。

  妮瓦从矮人身后一扇通往房子里的门走了出来。她肚子上的伤口缠着浸血的绷带,看起来随时都会瘫倒。她正用一根奴隶绳索牵着一个双手被绑的精瘦老人。这家伙留着稀疏的白色胡子,长着阴郁的灰色眼睛,穿着精美的绿色麻线袍。他的前额纹着鲁巴之蛇,如果在这个家族庭院外面被认出来,他立即就会被当做特殊奴隶杀掉。就算这个老人对庭院里的陌生人有什么兴趣,他的眼神中也没有显露出来。

  妮瓦看到里卡斯时,她的眼睛惊喜地一亮。“里卡斯!你怎么逃出来了?”

  穆尔人没理她,继续朝史尔穆走过去。“我来拿这书,矮人,”他说。“我需要它来保护妮瓦。”

  “谁会伤害妮瓦?”史尔穆问道。他怀疑地眯起眼睛,盯着里卡斯胸口的宝石。“寄宿在你胸口里的邪魔?”

  矮人把书递到妮瓦手上,然后一只手指着天空准备施法。“我还有一个保护她的方法,”他吼道。“一劳永逸的方法。”

  阻止他!泰玛命令道。如果他摧毁了我,妮瓦就没命了——卡翠恩她们肯定会下手的。

  里卡斯已经冲过了庭院。他撞翻了一对儿花瓶,在接近史尔穆的时候,牧师的手正在太阳能量中转为深红色。穆尔人用剑尖抵住史尔穆的喉咙,矮人则把发光的手指着角斗士的胸口。

  “施法吧,”里卡斯吼道。“我死之前会杀掉你。”

  史尔穆没有激活法术,但也没有抽回手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里卡斯?”妮瓦问。她从矮人身后走过来,小心翼翼地用自己身子挡在穆尔人和书之间。“你保证说要把这书还回科马洛的!”

  “我无法实践诺言了,”穆尔人解释道。他承认自己的过错,不免羞愧难当——只不过他仍然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救妮瓦。“把书给我。”

  “不。”妮瓦扔掉奴隶绳索,把书册夹在腋下,另一只空着的手拔出了长剑。“如果你要杀史尔穆,那就也得杀了我。”

  “妮瓦,拿着《科马洛王之书》离开,”史尔穆的红眼睛仍然紧盯着里卡斯的脸。

  “让你们俩私下同归于尽?”妮瓦讽刺道。“不行。”

  我们迫切要那本书,泰玛告知里卡斯。妮瓦不会受到伤害——除非矮人想阻止我们。

  幽灵刚说完,老奴隶退向门口喊着:“鬼魂!”

  十几个灰影从地面的裂缝中冒出来,眼睛里闪耀着各种色泽宝石,它们包围了妮瓦。她惊叫一声,朝最近的一个影子挥出了武器。黑色的剑刃毫无作用地穿了过去。

  史尔穆正要抬手指向幽灵们,但里卡斯的剑尖抵上了矮人的喉咙。“别动,”他警告道。“你会害死她的。”

  矮人停手了,他的红眼睛闪耀着怒火。“如果她受到伤害——”

  “不会的,”里卡斯打断道。“除非你惹事。”

  妮瓦的剑第二次扫过幽灵们,这回一个黄眼闪烁的幽灵伸出了双手。

  “把书给这个幽灵,”里卡斯说。

  妮瓦犹豫了一下。“不给!”她攥紧了腋下的《科马洛王之书》。

  幽灵们收拢了包围圈,黄眼幽灵飘上前来,灰色的双手几乎摸到了妮瓦。

  “把书给他们!”里卡斯唯恐战斗搭档宁死不屈。“你拦不住它们的——如果你抵抗,只会被杀掉。”他望着史尔穆。“告诉她!”

  矮人怒视着里卡斯,然后点点头。“让它们拿走吧,”他说。“里卡斯的背叛让我们别无选择。”

  妮瓦凝视着黄眼鬼魂,不情不愿地交出了《科马洛王之书》。当她把书放到幽灵静待的双手上时,黑色的书册逐渐变成灰色的虚体。这本书很快就跟影子相差无几了。

  幽灵们重新没入石板中,只剩下一个蓝眼鬼魂滑进了里卡斯和史尔穆之间的狭窄空间中。穆尔人垂剑退开了。现在怎么办?他问。你拿到书了。

  幽灵没有回答。它伸出一只朦胧的手,按在了穆尔人胸口的溃烂伤口上。角斗士的胸膛上火辣辣的疼。里卡斯痛声尖叫,泰玛的红宝石从体内拔出时,他双膝跪了下来。鬼魂收拢了宝石上的手指,没入石板消失了。里卡斯仍然在地上气喘吁吁。

  “站起来,叛徒!”史尔穆啐道,他的手仍然闪耀着太阳的怒火。“有始有终,来做个了断!”

  里卡斯抬起头,望着矮人的红眼。他扔掉了瑞卡德之祸,说:“你动手吧。我没有战的理由。”

  “我绝不会后悔杀一个向我投降的人!”史尔穆警告道。“至少我的村子应该要你死。”

  “那就让我死!”里卡斯叫道。

  史尔穆后退一步,把手平伸向里卡斯。在他念咒施法之前,妮瓦的剑面压低了他的前臂。

  “我不让你杀他,史尔穆,”她稳稳地手持兵器。

  “他背弃了誓言。我父亲——”

  “我不管,”她回剑入鞘。“我爱过里卡斯,我不——”

  “让他杀,”里卡斯说。他不知道自己更心痛哪一点:是妮瓦觉得他需要保护,还是她不再爱他了。“我失去了一切——军团,荣誉,还有你,”他说。“我不想活了。”

  妮瓦急速转身,捏住了穆尔人的脸颊。“你辛辛苦苦当了二十年角斗士,却把命丢在这儿?”她把他拉起来。“也许你死在竞技场上还更好些——但你决不能死在这儿,不是现在。”

  她弯腰捡起瑞卡德之祸。“你也许不是个好将军,但还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角斗士,”她把剑柄递给他。“史尔穆和我可以靠你把鄂斯塔利带回凯尔德。也许我们还能从这场灾难中拯救些什么。”

  里卡斯盯着剑,为他背叛矮人和失去军团感到一阵绝望的羞愧。最后他叹了口气,从妮瓦手中接过剑。“鄂斯塔利是谁?”

  “鄂斯塔利正在为梅谭翻译《科马洛王之书》,”史尔穆解释道,他抬起发光的手,让炽热的颜色流失掉。“他的知识也许可以偿还你所造成的损失。”

  里卡斯皱起眉头。“翻译?”他以为数十年来史尔穆的父亲已经破解了这种远古诸王的语言。“他怎么做到的?”

  “巫术,”妮瓦望向老人消失的门口。那个巫师已经不见踪影。她咒骂一句,开始往别墅而去。“他肯定逃了。我得跟上他——”

  里卡斯抓住她的肩膀。“难道你以为他愿意跟我们一起走?”

  “鄂斯塔利读了这本书。他成了矮人历史的一部分,”史尔穆看着门口。“凯尔德会把他当做尤拉诺马斯来对待。他会衣食无忧。”

  “只不过失去了自由,”妮瓦叹道。“看他的选择了。强迫他的意志会让我们跟其他奴隶主没啥区别。”

  史尔穆用自己族人的喉音咒骂了一句,然后看着地面生气地摇了摇头。“我不能反驳你,妮瓦,”他说。“但我起码要找到他,问问他的意愿吧?”

  “没必要,”老人从门口走出来,伸出被缚的双手。“我选择自由——跟你们走。”

  里卡斯切断老巫师的绳缚,鄂斯塔利带着这支小队进入贵族区错综复杂的街道中。当他们一路前往城墙时,穆尔人看到哈曼纳精心策划的反击并没有完全击溃奴隶们的起义。

  几百个穿过贵族区的采矿奴隶正在对他们的主人实施愤怒的复仇。街上充斥着浓烟,十几步外偶尔几不可见。甚至佣奴也在街道上集结成群,愤怒地杀掉贵族以及摧毁一切所触及的东西。有几次遇到一群帝国守卫追赶暴动奴隶时,这支小队就往被洗劫的宅邸里躲。

  有一次,他们转过一个拐角,迎头撞上了一支贵族队伍,险些大开杀戒。里卡斯迅速一戳干掉了指挥官,鄂斯塔利用一道奇异的魔法冰墙堵住了巷子,让打斗的两边人马匆匆撤退。

  最终这四人抵达了外墙。里卡斯在这里宽心地看到一些尤里克奴隶逃离了城市。成百上千人呼喝着聚在一起,等着轮到他们爬上被当做梯子而绑在墙上的黑色奴隶绳索。一队倒霉的贵族家丁在人群边缘打斗,误以为能阻止奴隶逃亡。从此地看来,几个哈曼纳的半巨人已经倒下了,他们甚至都没打倒多少奴隶。

  “至少一些奴隶会看到自由,”妮瓦评述道。

  “是的,但代价太可怕了,”里卡斯走向正等着爬出城的一股群众。

  “来不及排队了,”鄂斯塔利带着他们走出人群。“跟我来。”

  巫师指引他们来到了一面没有绳索的墙壁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麻线。他的一只手朝下一翻。手下面的空气开始泛光,然后一股难以觉察的能量波从地上升起来,涌进了他的体内。

  巫师收集完了法术所需的能量后,悄然念诵了一句咒语。手中的麻线往上空浮去,越升越粗。等到它抵达墙头时,跟牢固的绳子一样大小了。鄂斯塔利抓住绳子爬到了墙头,灵敏地就像年龄只有他四分之一的人一样。

  妮瓦让史尔穆跟上去,然后是她自己。她跟老人和矮人不同,动作迟缓费力——显然是伤口在干扰她。等到她到顶后,有群人也聚集到了鄂斯塔利的绳子下面,急于利用这条新的逃脱之路。

  当轮到里卡斯时,他的动作甚至更慢,因为左臂受伤太重使用不便。他不得不用好的胳膊拉上去一小段距离,然后用双腿缠着绳子,撑住自己以便够得更高。然而他一刻不停地上行,很快就到了墙头。

  穆尔人一过来,鄂斯塔利就从口袋里拿出另一根麻线,开始下墙壁的另一侧。里卡斯没有跟上。从这个有利位置可以将大部分尤里克尽收眼底,穆尔人可以看到整个城市到处浓烟滚滚。在瑞卡德之祸的帮助下,他甚至可以听到暴动奴隶的喊声,他们摧毁了被逼建造的房屋,里面养尊处优的主人发出了垂死的尖叫。

  这一切远超他的预料,但穆尔人心痛不已的是视野里的主大道。在奴隶门附近,尸体摞得比半巨人还高。当里卡斯的目光沿着街道滑向国王门时,尸堆逐渐减小了。离哈曼纳奴隶围栏几码处,里卡斯甚至看到染血的卵石路上涂满了死人的血肉。食腐鹰已经落下来享受盛宴了,它们用尖喙和三指手撕开了这些尸体。

  当里卡斯望向圣堂武士区时,他看到了尤里克人不再努力阻止奴隶从贵族区流出的原因。在城墙顶上离穆尔人所站之处半里多长的地方,聚集了几千个采矿奴隶。里卡斯从这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他们正试图逃离城市,有的滑下绳索,有的沿着粗糙的泥砖表面爬下,有的干脆跳下去。

  大群的尤里克部队正从两边压迫他们。哈曼纳本人在墙壁后面踱步,把奴隶们揪出来扔给下面等待的卫兵。

  里卡斯回想起奴隶大道上的大屠杀。“都怪我,”他说。“我向他们保证会自由而死,结果他们全都死了。”

  “不要太为难自己了,”鄂斯塔利走到穆尔人身边,试图指引他到墙壁另一头。在里卡斯没注意的时候,妮瓦和史尔穆已经下去了。“也许不该对你干掉哈曼纳报这么大希望。毕竟我听说过你干掉了卡拉克。”

  “不,”里卡斯说。“我是干掉卡拉克的人之一。我所做的就是扔出了第一根长矛。没有艾基斯、莎蒂丽和妮瓦,我也会失败。”

  “失败乃成功之母,”老人说。

  “这已经不止是失败了,”里卡斯答道。他指着仍然在把奴隶扔到奴隶门另一侧的巫王。“哈曼纳肯定知道我逃掉了,但他更关心失去的采矿奴隶,而不是追捕我。”

  “我们要多谢双月的小小恩惠,不是么?”鄂斯塔利再次试图拉着里卡斯走向墙壁另一头。

  当穆尔人开始转身时,一阵惊慌而痛苦的叫喊声从城墙里面的人群中爆发出来。里卡斯冲向鄂斯塔利之前升起的魔法绳索。他看到十几支帝国守卫队涌向贵族区的冒烟街道。当穆尔人无助地看过去时,半巨人们正冲向逃脱的绳索,用他们棍棒般的长枪把奴隶们从中途砸下来。

  在里卡斯下面有个穿着佣奴麻布长袍的枯瘦灰发男人抓住了绳子。他开始爬,扭头用疯狂的眼神望着逼近的半巨人。穆尔人从上面拉住绳子,试图把老人拉过来,但他无能为力。他的左臂因胸口的伤而虚弱无力,没法用双手抓住绳索。

  第一个守卫到了墙边,这人才爬了一半。“下来吧孩子,”守卫挥舞着长枪命令道。

  老人停止攀爬,抬头望着里卡斯,他深陷的眼睛流露出无声的求救。穆尔人再次试图拉绳索,但他连一尺都提不上来。

  半巨人用长枪尖碰了碰奴隶的后背。“不下来就死,”守卫咆哮道。

  老人盯了这个混蛋一会儿,重复了里卡斯在鲁巴奴隶坑里的日子常听到的一句话:“死亡让我解脱。”

  说完,这个奴隶看着天空开始攀爬,哪怕他知道自己绝对到不了墙头。

*   *   *

  “书的开头是这样:

  “我们生于流火,长于阴暗,矮人是坚强的人民,是岩石的人民。我们的骨子里有山脉扎根,心脏里有清水流淌,嘴巴里有凉风吹拂。我们建造了这个世界的根基,支撑着——”

  鄂斯塔利艰难地闭上了眼睛,试图回想起接下来的文字。

  里卡斯跟史尔穆、妮瓦和凯尔德的所有矮人一样屏住了呼吸,不敢出气,生怕扰乱了巫师的凝神。

  千年以来,这是矮人们第一次聚集在伯雷恩之堡倾听自己种族的历史。有一百个魔法火把——每一个都是鄂斯塔利点燃的,莱纽思亲自放到了烛台上——用鲜活的光辉点亮了大厅的远古壁画。每根柱子上挂着一把泛光的斧头或者长剑,擦得特别光亮,提醒观众这些遗产完整得不可思议。矮人们甚至装修了一下这个场所,穿上了漂亮的麻布士袍,袍子为了向深红太阳致敬而染成了红色。里卡斯确信这场聚会连先王们都会满意。

  最后鄂斯塔利睁开眼睛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记不起来这部分的故事了。也许先讲瑞卡德王怎样把艾布的波利斯从科马洛城门赶出去的故事会更好。”

  大厅里回荡着赞同的低语。莱纽思举手示意安静,房间里再次沉寂下来,静得就像过去几千年一样。

  “波利斯回来的时候,正是瑞卡德统治下的第五十二年。只有国王、萨拉姆和弗洛世各自还留有五百个矮人骑士。艾布的波利斯率领着上万人,带着攻城车和污秽魔法而来。

  “科马洛是最后一座矮人城市,最后的矮人也会死于此地。瑞卡德发誓不让那种事发生。这位伟大的国王命令萨拉姆和弗洛世逃进了远古通道,带走了半数的科马洛市民。其余人留下来,在城市陷落时潜伏在道路上,他们死在那儿后,波利斯就猜不到其余人带着我们族的精英逃掉了。

  “骑士们离开没多久,波利斯就用魔法在城墙上开了十二个大洞。瑞卡德和波利斯在最终激战中破开了不少口子。多次攻击过后,瑞卡德挨了敌人的恐怖之剑,但我们国王的耀光斧也在波利斯的盔甲上劈开了一条大裂缝。两个指挥官倒下了,分别躺在了墙壁两侧。波利斯的部下带着他们的邪恶领袖回到帐篷里,并唤来了他们的医师。我们瑞卡德的忠实下属带着国王回到了伯雷恩之堡,敌人的剑刃仍然在灼烧他的胸膛。我们封了所有的门,准备进行最后一战。

  “我们伟大的国王很快伤重而死,伤心欲绝的我们等待着波利斯再次袭来。在围城的第十天,敌人攻破了营地,我们知道瑞卡德临死一击并非毫无作用。波利斯最后也伤重而死——”

  “不是那么回事,”一个低沉的声音轰然道。

  所有的眼睛都抬起来,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站在走廊上俯视着大厅。他穿着破损的黑色板甲,每个关节处都镶嵌着金银边。他的头盔上顶着一个泛着白色金属光泽的王冠,两只黄眼睛在面罩里面燃烧。

  “瑞卡德!”里卡斯喘声说。

  “最后之王发话了!”一个矮人喊道。

  大厅突然间充满了惊讶的声音,所有人都兴奋地叫了起来。

  瑞卡德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安抚了矮人们。“书的守护者是那么认为的,但却不是实际情况。”

  房间里的人仍然翘首以待,但远古国王只是用黄眼睛扫视着人群,没有再说话。最后鄂斯塔利问:“您愿告诉我们实情吗,伟大的瑞卡德?”

  死去良久的国王紧盯着这个巫师。“我不知道那天敌阵为何退走——也许波利斯的伤太严重了,也许拉加特召唤了第十三斗士的军队,也许根本就是其它理由——但波利斯没有死在那个战场。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多年后又回来了,不到一小时就独自完成了他的部下们十天都没做到的事情。他从整个城市的矮人中抽取生命力,只留下鬼魂来回忆龙皇造访了科马洛。”

  “龙皇!”里卡斯嘶声道。他周围的人也惊慌失措地嘀咕起来。

  “你们能重返家园真是太好了,我的人民,”瑞卡德的声音在大厅回荡,压住了骚乱声。“但是要小心波利斯——他不希望看到科马洛恢复先前的荣光。”

  瑞卡德消失在走廊后面的一片漆黑中。矮人仍然坐在位子上,远古国王的警告震慑了他们。

  里卡斯立刻站起来,瑞卡德含糊的言语令他心烦意乱。哈曼纳曾说当泰西安未能向龙皇进贡城市的奴隶税时就会出事,那一幕穆尔人还历历在目,现在他又听说龙皇是如何摧毁科马洛之城的,他担心提尔也会危机重重。

  穆尔人把等级腰带和瑞卡德之祸从腰上取下来,经过鄂斯塔利走向莱纽思。“本打算晚会儿还,但我急着回提尔,”他把神器交给老矮人。“很抱歉我没有证明配得上它们。”

  莱纽思端详了里卡斯一会儿,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穆尔人胸膛上。溃烂的伤口终于愈合了,里卡斯的心脏部位留下了难看的伤痕。“史尔穆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了,”他说。

  穆尔人强迫自己正视莱纽思的脸。“我没法推脱那些耻辱的行为,”他说。“只能把这些还回来。”

  老矮人点点头,从里卡斯的胳膊上拿走腰带和剑鞘。“书丢了是大事,但我不能谴责你做的决定,”莱纽思把瑞卡德之祸从等级腰带中分出来。“至少你把鄂斯塔利带给我们了,他对书的记忆比我这么多年来钻研学到的还多。”

  莱纽思看了看手中的两个物品,把等级腰带搭在了胳膊上。“我们把腰带拿回去,”他说。“也许某个时候会有个矮人比你更适合佩戴。”

  “但愿如此,”里卡斯答道。

  “这个,我想让你留着,” 莱纽思把瑞卡德之祸递回给里卡斯。“据史尔穆说,整个阿塔斯没有哪个战士更配得上它了。”

  穆尔人望了望史尔穆。

  “我们之间争吵过很多次,”矮人说。“但我不能否认你是在保护妮瓦。”

  “我愧对你,”里卡斯说,“瑞卡德之祸是个了不起的礼物。”穆尔人好不容易才轻声回应了不计前嫌的矮人。

  “你完全配得上这个礼物,” 莱纽思说。“这一点毫无疑问。你试图让部分人追逐梦想,没人会责怪你。”

  “多谢了。”里卡斯闭上眼睛,朝矮人一低头,他心想若是自己站在莱纽思的立场上,会不会如此宽容。

  一阵礼貌的停顿后,穆尔人转向妮瓦。“你跟我一起走吗?我保证会给予你更多,至少会尽力满足你对我的要求。”

  妮瓦翡翠色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她朝穆尔人无力地笑了笑。“我知道你在努力,但我已经做了自己的承诺,”她走到了史尔穆身边。“凯尔德,曾经的科马洛,将会是我的家。”

  里卡斯点点头。“希望你幸福。”他重重叹了口气。“失去你的内疚感就跟军团被毁一样——都是我犯错的代价。”

  穆尔人转身要走,但妮瓦拉住了他的胳膊。“别太伤心。你也许会没有爱人,也许会一生奔波征战,但那只是因为你尽到了命中注定的责任。”

  穆尔人皱起了眉头。“你说的什么意思?”

  “你告诉我说我们的命运是保护提尔免受外部威胁,”她说。“我没有选择那条路,而你选了。因为那个决定,你不必考虑‘失去’我或者军团——没有人从你身边夺走我们。你牺牲我们是为了提尔的利益。”

  “她说的是实话,”史尔穆真诚地说。“你率领几千人为提尔而死,但他们是自愿跟随你的,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可能会被杀。很少人有勇气赴死。”矮人朝里卡斯一鞠躬。“有你们当守护人,自由的梦想会在提尔之城永垂不朽。”

【全文完】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五棱镜第三部《琥珀女巫》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1-09-23, 09:5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