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序 章,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1-11-07, 11:09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第三部开始了,我们来看看美貌性感半精灵女法师拯救世界的故事……

章节列表

作者:Troy Denning
译者:whisper

序 章


  国王泰西安一世的枯瘦身影爬过前厅,他的四肢在身侧展开,行进的节奏就像一只脱臼的昆虫。他的下巴不断地张合,仿佛在咀嚼一根荆棘秆,他光溜溜的眼睛始终紧盯着地板上的石头。国王爬到一个墙角,然后沿着墙壁蹭到身子差不多站直。他费了半天劲,试图把自己拉得更高,却突然回落到地上,继续往另一个方向爬行。

  两颗无身的头颅跟着国王穿过房间,他们悬浮在地面上空一码处,忧心忡忡地端详他的动作。一颗脑袋的皮肤脱水泛灰,长着深陷的脸庞和干裂的嘴唇。另一颗脑袋臃肿肥胖,长着肿胀的脸颊,眼睛都肿成了一条黑色细缝,满口都是灰色的碎牙。两颗脑袋的肮脏头发都束了发髻。他们的脖子下面用线缝合了起来。

  猛兽的思维占据了泰西安,肿胀脑袋的猜测话语正通过精神灵能传播。我告诉过你他还没准备好冒这么大的风险,沃安。

  骗子。你什么都没说,沃安反驳道。不过无所谓了,撒查。如果泰西安逃不出壳甲虫的脑海,那他对我们就没啥用。

  虽然泰西安意识到这两个脑袋在交谈,但他却听不懂话中含意。十天前,他用隐之灵能跟一只壳甲虫建立了精神链接,打算用来刺探一个骑乘出城的敌手。当他扩展这个连接时,猛兽的异样感官令他迷失了,这个生物的本性压制了他的思维。现在,泰西安的理智中最原始的一面认为自己是壳甲虫:一只两倍于男人大小的昆虫,长着六条枝节腿,浑身是黑色壳甲,脑袋上还长着刚毛触须。

  泰西安感到腋下一阵奇怪的咕噜声,那里是壳甲虫用来当耳朵的鼓膜位置。这声音慢吞吞地滚过身体,他模模糊糊地认出是莎蒂丽的声音,也就是他要刺探的三个人之一。对于撒查和沃安来说,这些话语只当是毫无意义的咕哝。

  泰西安的思维中理性的一面闪着智慧的小火花,他知道自己是个君王而非壳甲虫,他想去理解所说的话。最初他把自己的思维跟猛兽连在一起是有某种理由的,尽管遇到了挫折,但他还是认为自己的计划正在实施。

  泰西安在体内凝聚理性思维,三种能量——灵魂、精神和肉体——被一股狂乱的神秘之力汇集了起来。他想象一根金色火绳沿着连接进入了自己的脑海。片刻之后,他感觉到体内涌起诡异的刺痛感。虽然国王知道这样会精疲力竭,但他仍然继续抽取,也不管手指和脚趾都被能量灼烧。如果他想要压制猛兽的本能,就需要所有能引导的力量。

  当泰西安感觉到自己几乎要爆炸时,他用这股能量在脑中描绘出自己的图像:一个枯瘦嶙峋的男人,长着鹰钩鼻子,褐色的长发被提尔的金色王冠罩着。

  昆虫立刻开始反击这一招,在国王脑中的污秽灰地中浮现一个壳甲虫的图像。猛兽迅速攻了过来,张开大嘴冲上前来抓取猎物。泰西安纵身就地一滚。就在他重新站起来时,这生物也转身再次出击了。

  国王幻想背后生出一对翅膀。他的身体被连接中的能量刺得生疼,然后附肢出现了。壳甲虫冲了过来,泰西安拼命地扑扇新翅膀。他从泥地中飞起来,勉强避开了脚下咔嚓合拢的钳子。

  在这个弱智生物意识到他的去向之前,国王就落到了它的后背上,并抓住了他的触须。壳甲虫跃向空中,试图把意料之外的骑手甩掉。泰西安用力攥紧,使劲用双手去拽刚毛触须。

  野兽回到地上,惊慌地哀嚎起来。它的触须直达脑神经,对这几处关键部位的攻击是极其致命的。壳甲虫缩回了左侧三条腿,试图翻过身来压死骑手。

  泰西安已经准备好了。他再次从体内抽取能量,在脑中想象地面上笼罩了浓雾。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反胃,然后自己和坐骑跌进了一片灰雾中。国王继续牢牢地拉着壳甲虫的触须,试图强行成为野兽的主人。壳甲虫只是挣扎了一小会儿,就任由泰西安指挥了。

  没多久,国王就知道已经掌控了这只动物的本能。壳甲虫停止了挣扎,它的耳膜回荡着一阵熟悉的话音。这次由于国王彻底控制了自己的心智,便听懂了那些话。

  “你的壳甲虫怎么了?”是跟随莎蒂丽的里卡斯。

  “不知道啊,”莎蒂丽答道。“它疯了一样要甩掉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

  壳甲虫分不出来脑中和脑外所发生的事,身体在泰西安的攻击下起了反应。泰西安希望平息莎蒂丽对坐骑举止的疑心,他在脑中轻轻拍了拍被捕昆虫的触须。无论是想象还是现实,莎蒂丽真正所骑的这只虫子开始往前走了。

  “不管怎么样,惹恼它的事儿都过去了,”莎蒂丽的第二个同伴评述道,那是阿斯塔克家的艾基斯。“上路吧。凯尔德肯定很近了,我急着见鄂斯塔利。从里卡斯的故事来看,他应该跟提尔的贤者一样博学。”

  “不止如此,”里卡斯说。“据我所知,他是唯一读完《科马洛王之书》的活人!”

  “你确定他还在凯尔德?”艾基斯问。

  “当然在,”里卡斯向朋友保证。“他对那本书了解全都有关矮人的历史。整个村子毁了他才有理由离开——或者有人杀了他。”

  虽然两个男性离莎蒂丽的坐骑只有几码远,但泰西安只能勉强看到他们的模糊影子。壳甲虫只能凝视身边的物体——通常是脚下的崎岖路面。其它东西都好像是形状和色彩都朦胧不清的一片薄雾,每一个动作都只不过是眼角的一丝闪光而已。

  因为壳甲虫的视野范围覆盖不到骑手,所以泰西安根本看不到莎蒂丽。其实他对她的关心远超过里卡斯或艾基斯。通过壳甲虫的大脑,他感觉到她在背上的重量,沿着裹着胸腔的一块块角质壳扩散开来。他也可以闻到她,因为虫子的刚毛触须弥漫的人皮酸臭味被银灌木花的芬芳笼罩了。

  在这三人组默默地骑行一阵子后,莎蒂丽问:“你确定国王之书会对我们有用吗,里卡斯?”

  “不确定,但这是最好的机会,”角斗士咕哝道。他耸了耸肩,对泰西安来说他的肩膀周围闪烁着青铜色的光。“只有找到龙皇的弱点,我们才能阻止它。”

  “鄂斯塔利的知识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艾基斯点头同意里卡斯,他的脑袋周围爆发出黑色的光。“如果他帮不了我们,那就没法防止泰西安向龙皇进贡了。”

  “绝对不行!”莎蒂丽答道。“我不会让一千人这样惨死的。”

  “如果龙皇势不可挡,那你怎么办?”里卡斯问。

  “号召提尔全民皆兵,”莎蒂丽答道。“我们会团结一致。”

  “那我们也会死在一起,”里卡斯哼道。“有些邪恶力量是没法用力量摧毁的——我在尤里克懂得了这点。”

  “难道你要投降?”莎蒂丽干巴巴地问。“在我的记忆中,从泰西安角斗士坑里出来的男人绝不会考虑这种事。”

  “因为他只是跟男人和野兽打过——如果输了,受到的惩罚仅仅是丢命,”里卡斯反驳道,他的声音急剧贯穿壳甲虫——也就是泰西安——的身体。“现在我们的责任更大,不能草率行事。”

  “那确实,里卡斯,”艾基斯同意道。“但也不能不努力就牺牲一千条生命。哪怕救他们的希望微乎其微,我们也必须要尝试。”

  说完,贵族用一根小鞭子敲了敲坐骑的触须之间。野兽动身小跑起来,它的枝节腿爬过崎岖的地面,快步走向凯尔德。

  很明显,谈话结束了,他把大部分注意力从野兽的脑海中抽出来,凝神回到了自己的大厅。

  “瑞尔啊!”他咒骂道,愤怒的声音在石墙之间回荡。“我应该把他们都杀了!”

  “我们早就跟你说了好几次了,”肿胀脑袋撒查说。

  “这事儿并不难商量,”沃恩补充道,他深陷的眼睛里燃烧着一丝希望之光。

  两个无身体的脑袋飘过来面对泰西安,眼睛停在他起身后的高度上。

  “他们做了什么事惹到你了?”撒查问。

  “他们知道龙皇的到访了,”泰西安汇报道。

  “不出所料,谁叫你任由他们在你的宫殿里培植间谍,”沃恩嘶声道。

  “留着那些你了解的间谍总比不了解的好,”国王反驳道。“再说了,并不是他们知道了什么让我生气,而是他们针对这事儿的打算。”

  “怎么?”

  “拒绝给龙皇进贡,”国王答道。

  “让他们去吧,”沃恩露出黄牙建议道。“他们都会死,没人会谴责你。”

  “不,”泰西安摇了摇头。“我对龙皇有自己的计划——可不能让他被这群蠢货激怒。”

  泰西安的管家走进房间,打断了这场谈话。她是个金发女人,贵重锁子甲下制服也掩盖不住她庄重的神态。

  “请原谅我打扰一下,伟大的国王,”她鞠躬说。

  “谁让你来了,小妞?”撒查问。

  “走开,否则你会为冒失付出高昂的代价!”沃恩咆哮道。

  面对这威胁,管家扬起了一边的眉毛,然后凝神盯着两颗脑袋。过了一会儿,她把注意力转向国王。“半身人酋长诺克觐见,”她说。

  泰西安认出了这个名字,因为是诺克给里卡斯和莎蒂丽提供武器,推翻了提尔上一任君主巫王卡拉克。“他过来有什么事?”

  “他不愿说,”管家答道。

  泰西安考虑了一会儿这个不同寻常的态度,试图判断半身人是想侮辱自己还是真的不理解文明人的礼仪。

  “我会建议他马上回去,”管家鞠躬说。

  泰西安摆手让她出去了。他不相信诺克远道而来只是随意拜访,但他绝不会接见一个来意不明的访客。与其说是态度傲慢,倒不如说是一种政治上的敏锐。一个事先约好会面的人基本上不会让他事后懊悔的。

  当管家从拱门下走出房间时,她按住了腰带上的长剑。“我说了在前厅等着,”她忽然对着房间外面的某人说。

  在她还没继续说之前,唇间迸发出惊声尖叫。一根带血的木棍贯穿了她的身体,把她的锁子甲像衣服一样破开了。她蹒跚着退回到屋子中央,痛苦地呛声咳嗽,无力地抓住洞穿自己胸膛的紫红色长矛。

  长矛另一头站着一个半身人,浑身覆满了油绿色的彩绘,穿着一件羽毛披肩。一顶叶子王冠围着他乱蓬蓬的头发,鼻子上挂着一个金色圆环,脖子一圈的银链子上垂下一个黑曜石球。他身后还站着一打半身人,他们只穿着腰布,握着带有黑色小箭的弓箭。

  “有入侵杀手!”沃恩嘶声道,他的细眼紧盯着半身人首领。

  “杀了他!”撒查大叫道,他用红色的长舌头舔了舔嘴唇。

  两个脑袋分列到两边,但国王很快把他们挥到一边。尽管他还没猜到这个半身人的身份,但酋长手中的武器警告了泰西安要小心。那根心木矛是诺克借给里卡斯去刺杀卡拉克的魔法投矛。除了能穿透任何盔甲以外,其橡木矛杆还能让挥舞者免疫灵能——这意味着撒查和沃恩对于他来说就像蚊虫一般无用。

  国王把注意力转到半身人身上,问道:“你怎么通过我的哨兵的?”

  “跟我通过你的管家的方式一样,”半身人从女人身体中拔出长矛。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你真的相信你的守卫强大到足以阻止诺克随意行动?”

  “当然不是。不过我以为你会向我表达善意,而不是干掉他们,”泰西安回答。虽然他很惊讶这些半身人胆敢杀掉守卫,但他震惊的是他们竟然如此悄无声息就做到了。看起来,关于他们神鬼莫测的猎杀传说并非夸大其词。

  诺克没有回答,泰西安说:“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侵入我的私人住宅吧。”

  “那个叫莎蒂丽的女人,”半身人对国王的语气皱起了眉头。“你必须把她交给我。”

  “我为什么必须交?”泰西安问。

  诺克回转心木矛,抵住了泰西安的肋骨。矛尖不同寻常地缓缓穿透了皮肉,一小股血沿着国王的腹部流了下来。

  “因为我要求!”半身人嘶声道。

  泰西安俯身轻轻把长矛引开。“你真应该学习下交涉了,”他淡定的目光迎上了半身人的怒容。“但碰巧的是,莎蒂丽本来就很令人讨厌。我会把这个女的交给你——假如你能捉住她的话。”

  “我不相信你会帮我,”半身人轻蔑得打量泰西安。“她在哪儿?”

  国王朝诺克谦卑地一笑。“在沙漠里。你派一个熟练的猎手,应该可以毫不费力地追上她。”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1-11-07, 20:17
TOP
xtw247
2011-11-07, 18:29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
   0

Group: Primer
Posts: 21
Joined: 2010-06-16
Member No.: 38990


终于等到了 貌似黑暗神盒有人弄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