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一 紧闭之门,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1-11-15, 16:36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50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莎JJ嘛,一向都是个略带邪气的人物……

一 紧闭之门


  “不能打扰鄂斯塔利,”老矮人倚着凯尔德门岗上的栏杆说。“骑着你们的壳甲虫回提尔去吧。”

  他不光年龄极老,额头上还蚀刻着层层皱纹,下巴像胡子一样垂下来,身子两侧冒出来两个典型的矮人守卫。他身形矮胖,长着光溜溜的黑色皮肤和岩石般体格。厚实的头骨骨脊沿着头顶划过,一脸粗糙鼓突的面容。

  “你凭什么替鄂斯塔利说话?”莎蒂丽问道。她把双手放在手杖的黑曜石球上,始终紧抓着不松。

  “我是莱纽思,凯尔德的尤拉诺马斯!”老人吼道。

  “尤拉诺马斯是什么?”莎蒂丽向里卡斯求解。

  “就是村子的创始人,”里卡斯答道。他毫无毛发的身体似乎只剩下盘根错节的肌肉了,看起来就像是个更高大更矫健的矮人——理由很充分。里卡斯是个穆尔人,由人类和矮人混血所生,继承了两个种族长处。

  当莱纽思继续默默地盯着他们时,里卡斯接着解释说:“尤拉诺马斯是他村子的代言人。如果他不想让我们见鄂斯塔利,那我们就见不到。”

  “这可不行,”艾基斯第一次开口。这位贵族是个强健的男人,体格坚实面容英俊。他长着一头夹杂着灰色的黑色长发,棕色的眼睛上方是忧郁的眉头,还长着坚定的方下巴。“在沙漠里走了十天,我可不想到门口了又回去。”

  “这由莱纽思决定,不是我们,”里卡斯说。

  “也许我可以改变他的想法,”艾基斯凝神盯着老矮人。

  里卡斯攥住了贵族的肩膀。“莱纽思也许是很顽固,但我欠他很多很多。甭想用灵能对付他。”

  艾基斯恼怒地推开他。“你以为我是谁——泰西安吗?”

  贵族重新盯着莱纽思。“在你下决定之前,就不让我解释下为什么必须见鄂斯塔利吗?”

  “不,”尤拉诺马斯答道。

  “他出什么事了吗?”里卡斯问。

  “你怎么那么想?”莱纽思皱眉道。

  “因为你不让我们见他,”里卡斯的声音变得更关切。“他是不是死了?”

  莱纽思摇了摇头,但他的眼睛暴露了无言的痛心。“不,他活着——”

  “但活得不太好,”里卡斯推断道。

  老矮人点点头。

  “我们尽可能少打扰他,”艾基斯说。“而且,我们的需求很重要,我们必须说——”

  “抱歉,”莱纽思举起手来示意贵族住嘴。“我会把水和食物拿到门口,以便你们可以充分补给后返程回家。”

  “情况比他说的更严重,”莎蒂丽悄声对里卡斯说。“就算鄂斯塔利病了,也没理由把我们赶出村子。”

  穆尔人点点头。“有道理,那我们怎么办?”

  莎蒂丽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时,另外两个人出现在门岗上面。她不认识第一个男性矮人。他比同伴们整整高一头,体型瘦长,头上纹着一个深红太阳。即使是在楼下,也能清楚地瞧见他熊熊燃烧的锈红色眼睛。

  莎蒂丽认识另一个人影,那是里卡斯以前在竞技场的搭档。妮瓦是个金发碧眼白肤丰唇的人类。她站在矮人之间,就像沙柳立在相思灌丛之间一样,她圆鼓鼓的肚子倚在房顶的低栏杆上。虽然她穿的亮色斗篷盖住了后背和白皙的肩膀,但还是故意把肚子暴露在太阳的灼热光线中。腹部已被烤成了深红色,浅粉色的皮层剥落了下来。

  “里卡斯!”妮瓦一时间忽视了艾基斯和莎蒂丽。“见到你太好了!”

  里卡斯没有回答。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盯着前女友鼓胀的肚子,黑色的眼睛暴露出了他的哀伤。

  莎蒂丽用手杖头拍了拍他的胳膊。“闭上你的嘴巴,”她轻声道。“一脸嫉妒也于事无补。”

  “我没嫉妒,”里卡斯嘘声说。

  “当然没,”莎蒂丽的唇间划过一丝坏笑。“不过跟我没啥关系。我不介意你对妮瓦的感情。”

  “如果你遇到这情况就不会这么说了,”里卡斯意味深长地瞥了眼艾基斯。

  “现在不是讨论我们关系的时候,”贵族悄声说。“唯一的事情就是说服莱纽思让我们见鄂斯塔利——要我说,你可以劝妮瓦支持我们。”

  里卡斯皱起眉头。“怎么说?”

  “你可以先打个招呼,”莎蒂丽答道。“也许能让她以为你不恼她。”

  穆尔人回头看着岗楼顶上。“看到你也很高兴,妮瓦,”他说。“你看起来,呃——非常精神。”

  “我看起来像个肥胖的孕妇,”妮瓦笑道。“你来这儿干什么啊?千里迢迢过来不会是为了祝福我一下。”

  “提尔处在危险中,”艾基斯迅速答道。

  “那是提尔的不幸,”妮瓦身边的红眼矮人说。“我妻子不适合战斗了。”

  “他们看得出来,史尔穆,”她把一只手放在矮人的胳膊上。“再说了,我才不相信他们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找区区一个援手。”

  “妮瓦说得对,史尔穆,”艾基斯说。“如果要打仗,一百个她那样的战士都救不了提尔。”

  “你什么意思?”妮瓦皱眉问。

  “龙皇要来城里了,”里卡斯解释道。

  妮瓦和矮人们面无表情地看着穆尔人,就好像他在说他们听不懂的语言一样。

  停了片刻后,艾基斯补充道:“他要求供奉一千条生命——我们打算拒绝进贡。我们希望鄂斯塔利还记得《科马洛王之书》里有什么内容能帮我们反抗龙皇。”

  莱纽思看着里卡斯问:“龙皇,是不是就是瑞卡德所说的那个国王?”

  “我认为是,”穆尔人答道。他对莎蒂丽和艾基斯解释说:“我上次来这儿,瑞卡德王的鬼魂出现了。说了些其它的事情,他告诉矮人们龙皇造访过祖先的最后一个失陷城市。”

  里卡斯刚刚解释完,莱纽思就宣称道:“我必须立刻让你们走人。你们从凯尔德或里面的人民中得不到任何帮助。”

  “一千个人会死的!”莎蒂丽反驳道。

  “那也比凯尔德人死光了好,”莱纽思答道。“如果帮你们,龙皇会摧毁我们。”

  “他绝不会知道,”艾基斯说。“我们有预防措施,保证这趟旅程以及目的都是保密的。”

  老人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莎蒂丽看着妮瓦。“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为什么不能供奉一千条无辜的生命。”

  “尤拉诺马斯做决定,不是我,”妮瓦扭到一边答道。

  “但尤拉诺马斯会听史尔穆的,史尔穆会听你的,”里卡斯答道。“帮帮我们吧——为了提尔。”

  “我不能让这些人为提尔冒性命危险,”妮瓦对着村庄挥了挥胳膊。“我没有权力。”

  “忘了提尔吧,”莎蒂丽指着妮瓦的肚子说。“你想让孩子生活在龙皇的恐怖中吗?”

  妮瓦忿恨地看了莎蒂丽一眼。“总比死在子宫里强,”她说。

  “真的?”艾基斯问。“如果你教你的孩子躲避暴政而不是反抗,那你为什么不教他生来为奴呢?”

  “听起来真不像是协助杀了卡拉克的女人,”莎蒂丽强调道。“如果是这样,那现在就跟我们说清楚,大家就都不浪费时间了。”

  妮瓦俯视着老朋友们,她沮丧地咬紧嘴唇。“当你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不能亲自去得到吗?”

  “当我想要的是保护提尔的时候,不能,”莎蒂丽答道。“但这跟艾基斯的问题无关。你会教你的孩子活在暴政下还是自由中?”

  妮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垂下目光看着隆起的腹部。“你知道答案,”她拉住史尔穆和莱纽思的胳膊。“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妮瓦和两个矮人刚离开,里卡斯就转过身来。“我牵壳甲虫出去吃草去了。”

  “你这么确定他们会让我们见鄂斯塔利?”艾基斯问。

  穆尔人点点头。“史尔穆肯定拒绝不了妮瓦。”

  “但是莱纽思呢?”莎蒂丽问。“她必须过他这一关。”

  “他心地善良。到最后,他会做正确的事——尤其是他儿子赞同,”里卡斯答道。

  “他儿子?”艾基斯问。

  “史尔穆,”里卡斯解释说。“只有他才配得上莱纽思的信任。”

  说然,穆尔人走开了,喊着壳甲虫跟上自己。虽然两只坐骑立刻跟上了,但莎蒂丽骑的那只却迟迟不动。这只野兽表现得如此迟钝,以至于里卡斯最后被迫拉住了它的触须。

  “希望他信任我,”艾基斯说。贵族坐了下来,后背靠在凯尔德村烤红的砖墙上。

  “只能期望他的信念是公平的了,”莎蒂丽说。她坐在艾基斯旁边,脚踝叠在屁股下面当垫子。虽然大多数女人把腿弯得这么狠都会很疼,但这个姿势让莎蒂丽如同坐在椅子上一样自然。她是个人类精灵混血儿,四肢轻盈柔软,拥有这两种血统典型的轻柔身躯。她的眉毛纤细弯曲,下方的淡色眼睛如同碧蓝石一样清澈透亮。她有一张小巧丰满的嘴巴,琥珀色的长发呈波浪状披在肩膀上。

  坐舒服后,莎蒂丽打开水囊喝了起来。即使是在村子墙壁的影子中,温度仍然极高,微风似乎无法吹来丝毫的新鲜空气。在村子一侧,热气从橙色条纹的砂岩高处峭壁上一波波升腾起来。在另一侧,一个巨大的沙丘反射着太阳的深红色光芒,明亮得以至于往那个方向看就会刺痛眼睛。

  不一会儿,里卡斯就回来了。厚实的肩膀上挂着原本系在壳甲虫挽具上的空水囊。“里面没回话?”

  “你还是坐下来吧,”艾基斯说。

  穆尔人摇了摇头。“我站着。要不了多久的。”

  里卡斯错了。天空从正午的亮白色变成了午后的淡黄色,他们还没有得到卡尔德的回话。莎蒂丽昏昏欲睡,忍不住去想村子里能找到的冰凉井水。她不止一次发现自己在咒骂顽固的矮人,甚至开始幻想放个法术潜入进去。然而她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里卡斯告诫过艾基斯不要施展灵能影响矮人,她毫不怀疑他也会反对用巫术去偷水喝。

  最后,当莎蒂丽的嘴巴干渴得开始发苦时,门开了。妮瓦单独走了出来。“欢迎来凯尔德。”她朝一直倔强地站在门前里卡斯伸出了双臂。

  穆尔人跟妮瓦对视了一会儿。“妮瓦,我想你。”

  “我也想你,里卡斯,”她静静地答道。

  穆尔人抖掉水囊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她。当妮瓦疼得轻呼时,他慌忙退开。

  “对不起,”他看着她的肚子。“我没想伤害你——或者孩子。”

  妮瓦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胳膊上。“你没伤到,”她的手指在晒黑的腹部划过。“只是你蹭到我的时候有点疼。”

  莎蒂丽和艾基斯走到了里卡斯身边。

  “你怎么不盖住呢?”莎蒂丽指着妮瓦小腹上的红肉问。

  “我丈夫想让我露出来。”

  “为什么?”莎蒂丽问。“他喜欢折磨你?”

  “她是为我们的孩子承受痛苦,”史尔穆从门后走出来。“如果想要孩子有火眼,太阳必须从早到晚亲吻妮瓦的子宫。”

  “火眼到底是什么?”莎蒂丽问。

  妮瓦指着史尔穆的红眼睛。“是太阳喜好的标志,”她说。“史尔穆想让我们的孩子成为一个太阳牧师,就像他一样。”

  “祝你们成功,”艾基斯对史尔穆说。“你的尤拉诺马斯对我们的要求做决定了吗?”

  “我父亲认为,为提尔这么强大的城市而危及卡尔德这样小的村子是错误的——”

  “提尔会保护你的村子,”艾基斯赶紧提议道。

  “那有什么用?”史尔穆讪笑道。“你们在这儿不就是因为提尔抵挡不住龙皇吗?”

  “那确实,”艾基斯承认道。

  “所以史尔穆劝说他父亲同意你们的请求,”妮瓦柔声笑道。“只要我们力所能及,就不能坐视龙皇残害提尔。那样我们不但成了懦夫,而且还要为死去的人付部分责任。”

  史尔穆点头道:“你们必须保证没人知道你们跟鄂斯塔利说过话。”

  “保证,”里卡斯把空水囊捡了起来。

  当莎蒂丽和艾基斯也点头时,矮人示意他们穿过大门。史尔穆解释说莱纽思回去工作了,然后带着这组人进了村子。

  他们快速通过一条窄路,两侧都是成片的圆屋的红色板岩墙。这些建筑跟莎蒂丽的下巴差不多高,并没有房顶为忙碌的居民遮挡炎炎烈日。女法师可以俯视到每座建筑里面,看见所有东西都按照类似的风格摆设。靠东墙是圆桌子,配有三条曲凳,石床则放在西边。每个住宅小屋的门上都紧挂着一把战斧、一柄短剑和一面尖头盾——都是用泛光的铁铸造而成,被擦得闪闪发亮。

  莎蒂丽正要评论这些贵重的武器,他们已到了村子广场,这个露天圆环广场上铺着深红色的砂岩。在中央坐落着一个风车,扇叶在热风中缓缓转动。每转一圈,水泵把一加仑冰凉的清水吸到一个带盖的水箱。

  尽管渴得很,莎蒂丽还是差点没留意到那口井。她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广场另一头,一大群的矮人正在为堆成小山的锈蚀铁盔甲分类和抛光。

  “双月啊!”莎蒂丽喘声道。在阿塔斯,金属比水更宝贵,成堆的盔甲代表着难以想象的财富。“这都从哪儿来的啊?”

  “当然是从科马洛了,”妮瓦对着村子北边的沙丘比了个手势。

  据里卡斯早先所说,莎蒂丽知道她的朋友提到的诸王的远古城市,矮人们正在挖掘这座沙丘。虽然穆尔人说里面满是铁武器和盔甲,但女法师想象不到竟有如此景象。

  “即使是卡拉克最富裕的时候,也要羡慕这笔财富,”莎蒂丽说。

  “所以说莱纽思不想让我们进村子,”艾基斯猜测道。

  史尔穆点点头。“是的。你们来的时机不凑巧,”他说。“我们昨天才从地下城取出这些盔甲,没准备接见访客。相信你们会隐瞒自己在这儿看到的东西吧?”

  “他们当然会了,”妮瓦暴躁地说。“我不是跟你说了莎蒂丽和艾基斯跟里卡斯一样可靠吗?”

  “没事,”艾基斯举起一只手。“史尔穆的谨慎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凯尔德宝藏的消息散布出去,巫王们会派军队来抢劫。”

  “很高兴你能理解,”史尔穆对着里卡斯肩上挂的水囊比了个手势。“把这些放这儿吧,我会让人装满。”

  穆尔人照做后,他问:“难道说莱纽思不想告诉我们鄂斯塔利健康的真相?”

  妮瓦摇了摇头。“抱歉,不是的。”

  “一个强盗部落几周前袭击了村子,”史尔穆说。“鄂斯塔利坚持帮我们防守大门,他受伤了。”

  说完,矮人带头从窄路进了一个顶上蒙着蜥蜴皮的大棚屋。妮瓦在门外停步,问里面鄂斯塔利是否接见访客。

  “我在工作,”一个虚弱的声音答道。

  “我们来自提尔,”莎蒂丽说。“需要你的帮助。”

  里面长长叹了口气。“那进来吧。”

  “史尔穆和我会招呼你们的水囊和补给,”妮瓦为莎蒂丽和伙伴们把门帘拉到一旁。

  在他们进棚屋之前,史尔穆说:“请不要呆太久。鄂斯塔利试图录下他能回想起的国王之书。每分钟都很宝贵。”

  “倒不如说,我随时都会死,”老人的声音怒了。他爆发出一阵咳嗽,然后喘声说:“赶紧过来问你们的问题吧——别太迟了。”

  莎蒂丽走过门口。苍白的阳光晒穿了皮顶,棚屋沐浴在一片玫红光中。桌子边缩着一个消瘦的老人,从脖子到腰部都裹着渗脓水的绷带。他有一束白胡子,灰色的眼睛疲倦地转动,脸上蚀刻着痛苦的深纹。他的前额有个淡化的双头蛇纹身。每个蛇的嘴巴都布满了恶毒的长牙。

  莎蒂丽认出来这是鲁巴之蛇的图案,那是尤里克的一个贵族家庭标志。她知道这个符号是因为鲁巴家梅谭的私人军队,去年哈曼纳王委任他为将军去进攻提尔。在战争中,梅谭从矮人那儿偷走了《科马洛王之书》,里卡斯承诺要将书拿回来。不幸的是,书没能取回,但穆尔人尽力杀了梅谭,并带回了唯一能阅读书的活人——鄂斯塔利。

  老人甚至都没抬头看进入棚屋的莎蒂丽和其余人。他只是把注意力放在桌子上,用一根木笔在散落在房间里的书写板上刻划。这种粘土板子让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飘溢得到处都是:鄂斯塔利所坐板凳旁边的橱柜里、床头以及整个地上。

  老人举起一只手示意安静,然后结束了在下一块儿板子上的划写。最后,他抬头斜视道:“你们是谁?”

  里卡斯走上前去,站在鄂斯塔利视野清晰之处。“他们是我的朋友,”穆尔人答道。

  “里卡斯!” 鄂斯塔利喘声道。“能再见到你太好了!你回凯尔德干什么?”

  “希望你能解答下我们面临的问题,”穆尔人解释说。

  “也许我能吧,”身上的剧痛令老人皱起了脸。他在水碗里浸了浸笔,然后用布擦了擦笔尖。“是什么问题?”

  “我们得知龙皇很快会造访提尔,”艾基斯说。“我们国王打算贡献一千人给他。”

  鄂斯塔利的笔从手中跌落到了地上。“那我建议你随他去,”老人说。“失去一千条性命总比丢掉整个城市强。”

  “不行,”莎蒂丽摇了摇头。“提尔崇尚自由。如果我们屈服于龙皇的要求,那跟其它城市无异。”

  “你还记得《科马洛王之书》里有什么可以帮我们的吗?”里卡斯问。“龙皇肯定有弱点。”

  “就算波利斯有弱点,国王之书里也不会记载,” 鄂斯塔利哼道。然而他站起来了,倚靠着穆尔人的胳膊,慢吞吞地走向床边的板子。

  “波利斯?”莎蒂丽问。里卡斯向她提到过这个名字,但没认出来就是龙皇。“我以为波利斯是第十三斗士——”

  “是拉贾特的斗士,” 鄂斯塔利走到一堆板子旁。“对。他也是龙。”老人抬头望着里卡斯。“你还记得瑞卡德的幽灵告诉我们的故事吧?”

  “记得,”里卡斯说。他看看朋友们,解释说:“鄂斯塔利提到的故事是艾珀的波利斯和最后一任矮人王瑞卡德之间的战争。根据鄂斯塔利读到的,波利斯和瑞卡德都战死了。”

  “但是瑞卡德王的鬼魂现身告诉我们记载是错的。几年后波利斯和龙回来摧毁了这座城市,” 鄂斯塔利补充道。“不幸的是,我还没问清楚二者之间的关系,瑞卡德就消失不见了,但我找到了一篇澄清记录。”

  老人坐在床上,费力地在一堆板子间搜索,直至找到了所要的东西。“如果国王之书帮得上你们,那就是这个,”他说。“这是最后一个故事,在波利斯摧毁城市很久以后回到科马洛的一个记录员写下的。据我回忆,这只手既紧张又虚弱。把这个传说留在祖先的书里,也许是他的临终之作。”

  鄂斯塔利读道:“那一天,乔洛世和萨拉姆回到了科马洛,看到了波利斯对祖先城市的所作所为。两人发誓要追上去干掉他。他们带上所有的家丁和侍卫前往强大的艾珀城堡。当他们抵达要塞时,却发现它早就被遗弃了,如今只有一群幽灵占据其中,耐心地等待它们主人返回。乔洛世用隐之灵能审视它们,知道波利斯在即将胜利之时,莫名其妙地撤掉了科马洛的围城。他让军队返回艾珀,自己去拉贾特的要塞纯洁塔,会见其余的斗士们。”

  鄂斯塔利从板子上抬起头,加上了一条注释。“国王之书没有给这些斗士命名,但我能叫得上来,每一个斗士都消灭了一整个种族,跟波利斯屠杀的矮人一样多。我看到了精灵屠夫阿尔波恩,还有侏儒克星格拉尔德。”

  “侏儒?”里卡斯问。

  “书里没有说是什么种族,” 鄂斯塔利答道。老人重新看着板子,继续阅读。“乔洛世和萨拉姆离开了艾珀城堡,带着家丁踏上大泥湖另一边的荒野,直到他们远远地望见一个白色岩石山顶。在这里,各式各样的恐怖守卫出现了。他们把侍卫和家丁留在安全之处,继续往白色山脉而去。当他们进入纯洁塔时,发现那里跟艾珀城堡一样被遗弃了,只剩下影巨人——”

  莎蒂丽注意到里卡斯的脸色苍白,她便问:“你对这些影子有什么了解么?”

  穆尔人耸耸肩。“大概算是一无所知吧,但是在尤里克战争中,梅谭有几次召唤了一个叫蚀影的影巨人,”穆尔人说。“这家伙凭自己就清光了一整支部队。”

  里卡斯说话的时候,鄂斯塔利开始喘息。他无力地抓住自己的绷带,就好像它们勒紧了肋骨,让他难以呼吸似的。

  “我去叫史尔穆,”里卡斯走向门口。

  “不,”鄂斯塔利咳嗽着挥手让他回来。“他今天已经全力以赴了。”

  莎蒂丽担心他们的来访会迫使老人更虚弱,便说:“也许我们应该让你休息下,过会儿再来。”

  鄂斯塔利摇了摇头,回应道:“过会儿我可能就死了——让我喘一下气就好。”

  他们等了一会儿,直到老人重新控制呼吸。他暂停片刻呼吸了下空气,又开始阅读了。

  “萨拉姆遇到了影子,他用黑曜石收买了它。它们告诉他拉贾特及其斗士们就魔法种族的灭绝进行了争论,然后彼此之间激战起来。到结束时,拉贾特不再统治纯洁塔了。他被带到水晶尖塔,被迫用一件远古宝物把波利斯变成了龙。”

  “把波利斯变成了龙?”里卡斯喘声说。

  鄂斯塔利点点头。“现在你明白国王之书里说的龙了。”

  “这没什么用啊,”里卡斯说。

  “在波利斯变成龙以后,拉贾特和其余斗士怎么样了?”艾基斯问。

  “书上没说,” 鄂斯塔利疲倦地答道。“乔洛世和萨拉姆离开塔后,派侍卫回家去。他们没有再见面,但是他们显然没有杀掉波利斯。”

  “就这些?”艾基斯疑道。“斗士们帮波利斯变成龙,然后没有再袭击别的种族就消失了?”

  鄂斯塔利耸了耸肩。“谁说的?你们已经知道拉贾特倒下后,变成龙的波利斯回去袭击了科马洛。似乎格拉尔德灭了侏儒族——我一个都没见过,你呢?”艾基斯摇了摇头,老人继续说:“也许其余斗士在跟拉贾特战斗中倒下了,也许他们太虚弱没法继续打下去。我所能说的就是这本书截止到乔洛世和萨拉姆的失踪。”

  老人把板子放回到原处。

  里卡斯转向莎蒂丽和艾基斯。“抱歉,”穆尔人说。“这一趟白跑了。”

  莎蒂丽皱起了眉头。“你怎能这么说?”她问。“我们没得到需要的答案,但知道去哪里找了。”

  “纯洁塔?”里卡斯诧道。

  莎蒂丽点点头。“如果想更了解波利斯,我们就去那里。”

  “别犯傻了,”艾基斯说。“就算我们知道去哪儿找,也确定不了这地方还在不在。”

  “纯洁塔还在,尼本奈另一边,” 鄂斯塔利说。“精灵知道在哪儿。”

  “你怎么这么肯定?”里卡斯问。

  “因为你提到的影巨人来自那里,” 鄂斯塔利解释道。“作为蚀影效力的交换,梅谭雇佣了一个精灵部落每年装满货车黑曜石球到纯洁塔。货车从来没拉回来过,但蚀影对梅谭一直是随叫随到。我估计黑曜石到了塔里。”

  莎蒂丽朝艾基斯得意地笑了。“看到没?”她问。“我们去尼本奈,然后从精灵市集雇一个向导。”

  “这一趟要花一个月,甚至更久!”里卡斯反对道。

  “所以说我们要赶紧,”莎蒂丽反驳说。“我们不知道龙皇还有多久来提尔,我们最好尽可能快点回城。”

  “你觉得去塔那儿有用吗?”艾基斯问。

  “呆在这儿什么用都没,”莎蒂丽答道。“了解更多才能反抗龙皇。再说了,如果我们运气好,甚至有可能找到水晶尖塔的遗物来帮助我们。”

  “原谅我这么说,”艾基斯说,“不过我怀疑你去纯洁塔的真正理由。”

  莎蒂丽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你一听闻魔法,就什么都不顾了,”里卡斯说。“提尔都不管了。”

  “胡说八道!”莎蒂丽回嘴道。“我爱提尔胜过自己的性命!”

  穆尔人摇了摇头。“你爱的是魔法,”他指着莎蒂丽手中的手杖。“另外,你现在得归还诺克的手杖。”

  “我们需要用它对付龙皇,”女法师怒声回斥。“如果你还留着心木矛——”

  “我保证要还给诺克的,”里卡斯打断说,他的声调阴沉而断然。“就像你保证要还手杖一样。”

  “我会信守承诺的——当提尔摆脱龙皇的危机后,”莎蒂丽走到门口掀开门帘。“我们什么时候去纯洁塔?”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1-11-15, 16:38
TOP
Shrewd
2011-11-15, 16:40
Post #2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亦正亦邪的正派人物大受欢迎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5-08,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