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八 尼 本 奈 王 子,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2-03-14, 10:45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王子应该就是《追寻者》中娇美可爱的霍丽娜的哥哥吧,这形象无敌了……

话说这时候尼本奈还亲自出来处理事务,貌似跟索拉克的时代相差的不止十年……

八 尼 本 奈 王 子


  房间里弥漫着一片漆黑,犹如一股浓密的黑烟掠过了壳甲虫的外壳。在这片阴森黑暗中,连地面——这野兽弱视的眼睛总是聚焦的地方——都看不到。为了习惯动物周围的环境,泰西安不得不完全依赖这只昆虫的其它感官。对于国王的脑中视觉来说,这可真是件麻烦事。

  不过泰西安仍然能辨识出贴在昆虫触须上的腐土味,正如惊吓到牲口的麝香味一样。被壳甲虫强力大嘴咬住的人是莎蒂丽委托的那位老租工。呼吸急促的他满是汗和血的味道。

  房间另一头响起的二十多条枝节腿的哗啦声逐渐逼近了,在壳甲虫鼓状的耳朵里回荡着令人心寒的颤音。当他们来到被壳甲虫钳子夹着的租工身边时,这些腿停下来停下来陷入沉静。然后泰西安听到这个空洞房间的另一头又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这个生物的动作更安静,脚步轻轻地经过地板,就好像几乎没触及湿滑的石头一样。

  后来者到了老人旁边,一对儿球根眼自黑暗中出现。这两个球是金黄色的,瞳孔跟黑曜石一般黑亮。泰西安看不到这个生物别的地方,因为眼球的微光太弱了,照不亮脸部的其它部分。

  “让这只壳甲虫说话,老头,”一个人要求道,他的声音就像夜晚的寒风一样安静平和。

  “这个牲口不会说出声,陛下,”租工喘声说,肋骨在壳甲虫的嘴巴里,他显得既虚弱又痛苦。“它跟我说,我来重复。”

  眼睛的颜色变成了深红,但国王没有开口。一个粗声粗气的嗓音从乱腿驻足的地方传来。“如果你来这里,还想欺瞒我父亲,那你会死得缓慢而痛苦。”说话者仍然隐藏在黑暗中。

  租工开始发抖。“求您了,伟大的王子,我只是被挟持了,”他说。“自从它寄存给我,就倒下去像死了一样。当我打开围栏处理它时,这野兽跳过两个助手,直接咬住了我。我听到脑中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要求我说出去您宫殿的路。如果您允许,我可以证明我说的是实话。”

  租工口齿伶俐地陈述起来,因为他已经给门卫和他们的指挥官还有袒胸露乳的南门妃复述过了。为了说服每个官员将他的需求传达给下一层的上级,租工让他们随意喝令这只牲口。泰西安控制这只野兽的大脑,让壳甲虫乖乖听命。

  不幸的是,最后一位官员是个裸身的妇女,自称是殿堂最高侍妾,她很难搞定。为了说服她,泰西安强行跟她心灵对话,正如他对租工所做的一样。这个行为让他筋疲力尽,因为横跨这么远的距离使用灵能并不是容易事。

  当王子和他的父亲继续沉默时,租工回头看了看黄眼睛。“您随便指挥这只野兽吧,”他说。“您会发现它好像真的能理解。”

  “如果你撒谎,会要你好看,”国王的声音说。

  他经过老人,靠近壳甲虫的脑袋,直到这生物的触须开始随着尼本奈统治者的口臭舞动。国王的眼睛直接映出了这只牲口的其它部分,泰西安差点被金黄色的冷光闪瞎了。

  光芒消退时,泰西安发现自己正凝视着一团形似泪珠的粘滑肉体,被厚厚的褶皱皮肤所包裹。从身体的一端伸出管状的躯体,一对儿粗壮的胳膊末端是钩爪。这个生物的脑袋是唯一类似人类的东西,良好的骨眉上戴着沉重的黄金冠。他有一个鼻孔外扩的大鼻子,掩饰不了那肿胀的嘴唇,弯曲的牙齿从上颚垂了下来。他的眼睛是黄色球形,跟租工描述的尼本奈巫王完全一致。

  这家伙用六条弯曲的腿往前一走,以惊人的速度侵入壳甲虫的脑波沙漠中。它落在沙丘底部,一屁股坐了下来,它似乎在守株待兔。

  泰西安认为是时候现身了,便从沙中描绘出自己的模样。这个生物仍然纹丝不动,跟国王出现时一样,看起来既不害怕也不好奇。先是他的黄金王冠,然后是是褐色长辫子,鹰钩鼻,最后是枯瘦的身体。

  “你是谁?”这个生物问,他的鼻孔怀疑地张开。

  “提尔之王,”泰西安答道,他竭力保持自己身体不缩回沙中。“你是尼本奈之王?”

  王兽没有回答。他问:“你想跟我说话吗,篡位者?”

  对方的蔑称让泰西安的脸一僵。“我们必须讨论一下有关我们俩城市的事情。”

  “我只关心尼本奈,”巫王啐道。

  “那当然,”泰西安认可说,“不过我确信这事会打动你。你听说过纯洁塔吗?”

  巫王的眼睛转变为炽热的猩红色。他向前一窜,粗壮的胳膊半扬。“你对这座塔知道什么?”

  泰西安没入沙中几寸。“就知道龙皇不想让任何人到那里。”

  “蠢到去那里的笨蛋绝不会活着回来。”

  “有一个会,”泰西安纠正道。“她是个强大的女法师,参与了杀死卡拉克的事件。”

  “提尔的莎蒂丽,”这个生物嘶声说。

  “你知道她?”泰西安惊讶地问。

  “我知道,”他答道。“虽然我的间谍没有报告提尔发生的事,但商队艺人让我的奴隶对她的名字耳熟能详。”巫王沉思地皱起眉头。“你必须立刻杀掉这个女法师。”

  泰西安注意到尼本奈的统治者根本就没问莎蒂丽为何去那座塔,便问:“她会在纯洁塔里找到什么?”

  “最有可能的是,死——或者更糟糕,”王兽答道。“但如果她活下来,就可能找到想要的东西。”他怀疑地看了泰西安一眼,问:“她是在找一个阻止龙皇征税的方法,对吧?”

  “是的,”泰西安答道。

  “那你必须确保她不会成功,”对方说。“如果她挑战龙皇,他会把怒火扩散到整个提尔。如果少了一个城市上供,他会号令我们其余人补足差额。”

  “龙皇要这么多奴隶干什么?”泰西安强调道,他打算从这次谈话中尽可能了解一下。

  “这我不能说,你也不能问。不要关心这类问题,除非你想缩短自己的统治期,”尼本奈王警告道。他那粗壮的胳膊指着泰西安。“立刻杀了那个女法师就行了。”

  泰西安意识到从同僚那里只能知道这么多了,便说:“如果莎蒂丽在提尔,我早就杀了——但她在尼本奈。”

  巫王的眼睛皱了起来。“我儿子会让她永远离不了这个城了,”他的身形闪烁起来,直至无影无踪。“但我要为这次的恩惠要个好价钱。”

*   *   *


  莎蒂丽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在广场上发出声音的这种兽形人。他看起来半像人类半像猎蜈蚣。他的膝盖下面类似巨蜈蚣,扁平的身体分成了十二节。每个部分有一对儿细长腿,末端是钩爪。膝盖以上类似人类,躯干上缠着丝绸裙,光秃秃的脑袋上戴着黑色的瓜皮帽。他下巴底下有尖尖的耳朵,球形的眼睛类似猎蜈蚣,长有黑咕隆咚窟窿的隆鼻随着呼吸一张一合。

  莎蒂丽潜入临近巷子的闷热黑暗中,希望那个蜈蚣人会过去。没有什么特殊理由躲着他,但她心想最好还是避开巫王的官员——这人很明显就是。他前面是两个半巨人,缠着丝绸腰布,胳膊上吊着蓝色阿佳珐利树的大木棒。他后面是两个赤胸的尼本奈圣堂武士,每个人都带着彩色玻璃珠项链,宽大的宝石腰带上围着黄色的裙子。

  当这个官员经过莎蒂丽隐藏之地的前方时,他的黑眼睛转向她的方向,似乎在她所站之地逗留良久。女法师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就算是精灵的眼睛,当他站在日光下时,也看不穿这巷子漆黑的阴影,但莎蒂丽不太确定这个兽形人有没有其它的感官。从长鼻子和外扩的鼻孔看来,他似乎有可能闻到她——虽然她的气味只是混杂在肮脏小巷中的上百个味道之中。

  等了犹如永无止境的一段时间后,官员继续走了。莎蒂丽松了口气,等到队伍消失在视野中,才从隐藏之处走出来。

  女法师跟其他的流浪者在拥挤的城中巷子里寒战了一夜,然后在黎明时前往精灵市集。她认为自己联系蒙面同盟最好的机会在那个声名狼藉的区域,因为法师们去那里购买蛇舌、萤火虫、榆树粉末以及其它施法的必备材料。尼本奈跟大部分阿塔斯城市一样,巫王谨慎地控制施法权,将这个宝贵星球的能量预留给自己和地盘上的部下。因此魔法材料是在城里秘密走私买卖的——每个精灵都擅长这种偷偷摸摸的工作。不幸的是,莎蒂丽没能监视到任何一个法师。所以她决定在贤者广场试试运气,她听说法师们有时去那里听一些高人讲话。

  兽形人和护卫队从视野中消失后,莎蒂丽便从小巷里溜出来,进入了清爽的圣者广场。周围全是城里最大的商场,只不过这些宏伟的楼宇被广场上占据的蓝皮阿佳珐利树林遮得几不可见。超过五十棵大坚木树分布在广场里,扭曲的树根没入了未铺砖头的圆环地面下。它们的树干没有高耸入云,深深的带状褶皱让莎蒂丽有种长命百岁的感觉。离地一百尺处,它们展开了树枝,随风拂动,用庞大的蓝绿色心形叶子遮住了整个广场。

  莎蒂丽一边赞叹这些树的美丽,一边走过树林,来到一小股人群前。这些民众聚在一个木瘤树根周围,上面坐了两个老人,他俩都只穿了条朴素的麻腰布。憔悴的脸庞和四肢看起来很消瘦,干韧的皮肤覆盖在藤条一般的骨头上。

  “只有腾空大脑才能让你找到真实自我,”第一个贤者说。尽管已是高龄,但他看起来跟精灵一样柔韧,因为他的脚踝以一个大部分人类都做不到的角度叠在屁股下面。“探查一个思绪万千的脑袋,就像在绿洲池塘的水波里注视你的倒影一样。你也许会看到一张脸,但会误以为是双月之一。”

  短暂的寂静后,第二个贤者提出了他的回应。他最后说:“心灵比大脑更重要。如果心灵纯洁,那大脑就会纯净;就不需要腾空它。”

  莎蒂丽的手捂着嘴唇和下巴,就好像在思考贤者的话语。如果听众中有尼本奈蒙面同盟的成员,那他们会认出来这个姿势是请求会面。早晚会有人接近过来确认她的需求的。

  莎蒂丽倾听了几分钟这些智者的辩论。最后她重复了一下姿势,这次假装挠了挠鼻子,然后把手拿开了。当她走开时,一个穿着绿色麻布裙的消瘦年轻人撞上了她。

  “我还以为你一直不走了,”他鞠了一躬,手掌捂着嘴唇。

  这个年轻人比半精灵低了一头,长着姜黄色的皮肤和热情的棕色眼睛。他面容文雅而活泼,上唇横过一条细细的胡须。他拉着莎蒂丽的胳膊,带她走向树林中心的一个水池,那里有涓涓细流从石螳螂的口中溢出来。

  “你需要什么?”年轻人问。

  “支援,”莎蒂丽没有浪费时间,直截了当地答道。在这男孩离开前,她只有很短的时间,因为对于双方来说,呆在一起的时间越短暂,危险就越少。“我在找一个叫纯洁塔的地方,位于沙漠的东边。我需要补给,如果你们能提供的话还要个向导,以及银子。”

  “你要的可真多啊,”年轻人评述道。

  “为了正当目的,”莎蒂丽说。“龙皇出生的秘密藏在塔里。希望我能揭开它。”

  “最终是为了什么?”年轻人问。

  “龙皇向提尔之城索要一千条命。我要努力拯救那些性命——也许还有尼本奈和阿塔斯其它城市的。”

  年轻人停下来打量了莎蒂丽一阵子,他眉头紧锁深思着。最后他说:“如果你真是这个目的,恐怕已经迟了——至少这一轮迟了。”

  “什么意思?”莎蒂丽问。

  “每年国王会派他儿子带着一千个奴隶到沙漠里,”男孩说。“王子和随从几天前刚回来——跟往年一样,空手回来。”

  “他把奴隶交给了龙皇?”莎蒂丽问。

  “我们不知道,”年轻人耸了耸肩,然后开始带路穿过树林。“我们的间谍也没从那些旅行中返回。你的解释听起来确实合乎情理。”

  “在龙皇抵达提尔前,我没多少时间了,”莎蒂丽说。

  “也许还有四星期,”这个尼本奈人同意道。“古尔格正好在这两个城市之间,因此龙皇肯定会先在那儿停。去提尔之前,他甚至有可能往北边去尤里克或者往南去贝利克——”

  “未必,”莎蒂丽说。“我越发需要你的帮助了。我有希望拿到吗?”

  “决定权不在我,”男孩转身走开了。“但我都会去说。如果领导相信你,那我知道他会帮忙的。”

  莎蒂丽抓住男孩的胳膊。“那就请告诉你们领导,是提尔的莎蒂丽请求他的援助。”

  年轻人张口结舌。“莎蒂丽?”他喘声道。“就是那个——”

  “是的,”莎蒂丽的手指盖住他的嘴唇。“我真的非常需要你们的帮助。”

  年轻人朝她一鞠躬。“我听说过关于您的英勇和美丽的诗歌,但从没奢望能亲眼目睹,”他说。“我打赌,您会得到所需要的一切。”

  莎蒂丽把年轻人拉起来,对他的表白感到脸红。“轻快一点。”

  “叫我拉卡吧。我们在遇——”

  他停止说话,因为人群突然间散开了,两个半巨人挤过来。紧跟在后面的是莎蒂丽之前避开的兽形人官员,他的球根眼扫过广场上每个人的脸。

  拉卡惊恐地悄声说:“杜伽王子!”

  莎蒂丽的胳膊穿过拉卡的臂弯,把他拉近亲热。惊讶的年轻人蹒跚一下差点摔倒,但莎蒂丽抓住了他。她的一根长指头挑起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陶醉的微笑。“放松,我的小甜心。过会儿你就会知道三十六种爱的姿势。”

  “啊?”

  杜伽的目光触及到这一对儿时停住了。他开始走向他们俩,球根眼紧盯着莎蒂丽的琥珀色头发。女法师的心猛跳起来,因为王子很明显在找什么人,她不由感觉到可能就是自己。

  女法师松开拉卡的胳膊,把他推开。“抱歉,小男孩,”她给了杜伽王子一个露骨风骚的微笑。“貌似我找到了一个更鼓的钱包。”

  她没有去看拉卡什么反应,就直接夸张地使劲晃着臀部朝杜伽走去。“来点您喜欢的,殿下?”

  半巨人怒气冲冲地挡在了她和他们主人之间。杜伽的圣堂武士跟上了拉卡,但莎蒂丽的随机应变已经给了年轻人几秒钟——女法师期望时间足够了,因为他没入了树林中。

  圣堂武士们奔过莎蒂丽,半精灵轻佻的眼光划过最近一个守卫那肥胖的身躯。她强忍着没有回头去看拉卡是否逃掉,而是把一只手放在这个半巨人大腿内侧,目不转睛地望着杜伽。

  王子打量了莎蒂丽一阵子,他的眼睛始终没有从她的脸上挪开。女法师已经习惯于应付各类男性的眼光,她没有让诱惑的笑容没有离开自己的嘴唇。

  “嗯?”她问。

  “你从哪儿来的?”王子问。当他张开臃肿的嘴唇说话时,莎蒂丽注意到牙齿的部位是下颚骨。

  “提尔,”莎蒂丽老实答道,她意识到自己的口音可能已经足以告诉他了。

  “你怎么来这里的?”

  “坐一辆铁篷车。”女法师的一只手捂着臀部。“我这一路赚了钱。队长很高兴。”

  “那肯定了,”王子哼道。他又打量了她一会儿,脸上没有显露出认为她是诱人还是迷人。最后他说:“你跟我来——提尔的莎蒂丽。”

  名字的声音像战锤一样打击了莎蒂丽。女法师立即开始思索为什么王子知道了她的身份,但想不出来任何理由。她知道他没有用灵能探测自己的大脑,因为艾基斯拿她练习过这种技巧,直至她习以为常。再说了,杜伽一来到广场就来找她,只有可能表明她被出卖了。一猜就知道,肯定是日行者族——只不过莎蒂丽没理由相信他们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但现在没时间思考这些事了。她无视肚里泛起的一股恐慌,问:“我们去哪儿啊?”女法师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自己的名字,因为她知道即使王子不确定自己的猜测,也会坚持审问她的。

  “去禁宫,”王子答道,他示意一个半巨人上前。“你跟着古拉斯走。”

  女法师顺从了。杜伽当然要防止她逃跑。明智点的话,就留着能量,到时候她再吓他一跳。

  过了一会儿,杜伽的圣堂武士回来了。他们中间是个拉卡一样大的惊恐男孩,也穿着绿色麻布裙。男孩扑在了莎蒂丽脚下的地面上。“告诉他们我不是跟你一伙儿的!”他祈求道。

  莎蒂丽扭头看了看王子,准备召唤法术能量。然而年轻人的请求没有激起女法师所需的骚乱。杜伽的眼睛盯着她的后背,他的厚嘴唇轻微的扭出一个开心的冷笑。

  圣堂武士抓住年轻人的肩膀,把他拖了起来。年轻人眼盯着莎蒂丽叫道:“求求你,说不认识我!”

  莎蒂丽扭开目光。“他们不会相信我的。”

  虽然女法师怀疑自己的话会成真,但胸中还是忽然一阵内疚的剧痛。照着年轻人所求的去做的话,她就更没机会让他自由了。不幸的是,如果圣堂武士意识到他们抓错了人,很可能重新开始找拉卡。莎蒂丽不能让那种事出现,因为这样一来,会置尼本奈的蒙面同盟于危险之中。等到拉卡有大量时间消失时,她再努力救这个男孩。

  看来杜伽没有给她机会。“我们不需要这个年轻人,”他说。

  一个圣堂武士从腰带里拔出匕首,扬起来要捅。

  “不!”莎蒂丽急忙转身面对着杜伽。

  王子示意圣堂武士停手。“很明显,这个男孩不是蒙面同盟的,否则他绝不会让自己被活捉,”杜伽说。“还有别的什么理由让我饶了他的命吗?”

  “有什么理由要他的命?”

  王子对她的冷静一笑。“我不需要理由。”

  他朝圣堂武士点了点头,表示让她继续下手。

  虽然女法师确信杜伽料到她会出手,但还是朝下翻转了手掌。在她召唤施法所需的能量之前,广场上回荡起剧烈的嘶嘶声。一个女人的声音痛呼起来,准备杀无辜男孩的圣堂武士摔倒在地。她的后背上覆满了鼓泡的粘液,已经融化肌肉直至入骨。

  王子扬起一只手指着广场对面,拉卡正从一棵阿佳珐利树后张望。“那个才是我们要的人,”杜伽说。“追上他!”

  没受伤的圣堂武士和两个半巨人听了王子的话,推开周围惊讶的市民,匆忙追去。拉卡逃走了,他离莎蒂丽这么近,让这个吃惊的年轻人被误以为是个年轻的法师。

  莎蒂丽感觉到也是自己逃脱的时候了,她开始抽取法术所需的能量。杜伽的爪子哗啦啦经过卵石地,立刻来到了她的身旁。

  “别,”王子建议说,他臃肿的嘴唇拉下来,骨头牙床滴下了毒液。“在你死之前,我父亲想听听你怎么知道纯洁塔的。”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莎蒂丽喘声道。尽管女法师大吃一惊,但没有切断涌进自己体内的能量波。

  “警告过你了,”杜伽哼道。他伸手抓向莎蒂丽,同时朝她的脖子低下了可憎的嘴巴。

  女法师往后一跳。她的双脚还没接触地面,就有一道金色闪电矢从对面的漆黑小巷中射出来。闪矢在王子太阳穴上炸开,爆出一个炽热的火球,吞没了一个半巨人的脑袋,只剩下一截烧焦的白骨。

  法术却没烧焦杜伽。王子摇了摇脑袋,就好像被光闪到眼了,然后怒视着攻击自己的通道。

  这次攻击对莎蒂丽的震惊比杜伽更甚。跟拉卡换位秘密保护她的另一个蒙面同盟成员似乎没什么不同寻常,但女法师难以相信这个看不见的法师这么快就过来守卫自己。提尔的同盟不会这么大力保护一个陌生人。

  尽管如此,莎蒂丽决定不浪费尼本奈人的勇敢。从王子轻易被先前的法术中恢复来看,女法师知道用魔法伤不了他。她只希望能拖住他足够久,以便她和救命恩人逃掉。

  杜伽抓住她的手腕,走向小巷。“你会为你的无耻付出代价的!”

  莎蒂丽从袍子上扯下一根线。她把线横放在胳膊上,同时念诵了咒语。细线变长了,片刻之间在杜伽身上缠了几百圈。王子从头到蜈蚣般的身体末端都被紧缩的线网裹了起来。

  女法师挣脱出来,跑向救援者的通道。她离目的地只有几码远的时候,听到了杜伽的声音。“你真的以为我找你的时候,你能逃离尼本奈?”

  莎蒂丽扭头一看。王子仍然被缠着,但他蜷成了一个球。他用很多条腿的爪子疯狂地撕开了她的魔法网——那些线本应该是再过一小时也切不断撕不开的。

  “以瑞尔之名!”她喘声道。“就没有魔法能阻挡你了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2-03-14, 10:48
TOP
Shrewd
2012-03-17, 20:49
Post #2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我很期待莎蒂丽在纯洁塔变成太阳法师的情节
TOP
whisper
2012-03-19, 09:59
Post #3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变强以后就不好看了,白天她的皮肤会变成乌黑色,原本是绝色美女哎……
TOP
Shrewd
2012-03-19, 10:42
Post #4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真正的绝色美女,就要经得起黑炭皮肤的考验!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15, 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