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九 吟游诗人区,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2-03-20, 10:35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DS里的法师真麻烦,施法不但要材料,还得先吸收能量。。。

无非就是手掌翻向地面吸取时动作比较酷罢了……

九 吟游诗人区


  莎蒂丽逃入小巷,把杜伽留在了广场上。她一得到通道阴影的遮蔽,就停下来朝黑影中叫喊。

  “我欠你的救命之恩。现在去哪儿啊?”

  没人回答。女法师的身后传来更多的哗啦声。她扭头看到杜伽挣脱了手。他把魔法网从身上扯下,就好像它是普通的绳子。他把鼻子朝向她的方向,闻到空气中她的味道时,鼻孔外扩起来。

  女法师又往通道里走了一点。“喂?”

  回答她的只有远处的逃跑声,莎蒂丽决定不再浪费时间找救命恩人了。她冲进黑暗中,没有耽误时间去等精灵视觉生效。走了几步后,她来到一个拐角,看到右边有一道亮光。

  莎蒂丽冲过拐角,感觉到一个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笨拙的身影从小巷墙壁那边走出来,身子挡住通道另一端。

  “马古纳斯!”莎蒂丽喘声道。

  “我不会伤害你的,”风咏师答道。

  一个更高挑的身影从对面墙壁后面走入视野。“你耗费了法尼亚昂一大笔银子,他想要回来,”芮恩挥舞着一把骨匕首。“他派出整支部落来找你。”

  莎蒂丽紧张不安地瞥了眼贤者广场。当然了,她除了黑暗什么都没看到,这让她更加觉得危机迫在眉睫。“法尼亚昂要不回他的钱了,尤其是我们离不开这里的情况下。”

  莎蒂丽开始往前走,但马古纳斯把她拉了回来。芮恩把匕首压到女法师的喉咙上。“我们还没商量好呢。”

  “你不明白!”莎蒂丽反驳道。“杜伽王子会——”

  “我很了解杜伽王子,”芮恩嘘声说。“你以为谁把你从他手中救出来了?”

  “是你?”莎蒂丽喘声说。

  芮恩点点头。“我的法术可能没你的强,但也起得了作用,”她说。“现在,正如你刚才所说的,你欠我的救命之恩。我可得好好让你偿还一下。”

  “你想要什么?”莎蒂丽倾听着杜伽进入通道另一头的声音。

  “你还记得我们在银泉畔讨论的事儿么?”

  “推翻法尼亚昂,”莎蒂丽回应道。

  芮恩点点头。“你是帮我,还是回到王子那儿?快点回答——我看你没多少时间三思了。”

  “我帮,”莎蒂丽答道。“你得帮我躲开杜伽,我才能另行安排。”

  芮恩没有把匕首从女法师喉咙上拿开。“你不会因为法尼亚昂是你父亲而改变主意吧?”

  “你怎么知道的?”莎蒂丽问。

  芮恩看了看马古纳斯,他前后摆了摆大耳朵。“同样我们知道你为什么急于去纯洁塔了,”风咏师说。“你会照芮恩所说的做吗?”

  “我的血管中可能流有法尼亚昂的血,但他不是我父亲,”莎蒂丽说。“我会帮你——如果杜伽没有先把我们杀掉的话。”

  芮恩朝马古纳斯点点头,风咏师带着莎蒂丽跑出通道。芮恩在后面逗留了一下,从肩上背包里取出一个绿色液体的小瓶。她打开瓶口,把整瓶液体倒在了三人所站之处,然后跟了上来。

  “你这是干什么?”莎蒂丽问。

  “杜伽知道你的味道,”精灵解释说。“这样可以防止他追踪你——和我们。”

  说完,她朝马古纳斯打了个手势,他带领他们穿过城市小巷,来到通往精灵市集的一个破门外。尼本奈这片区域曾经是浩大的宫殿。破败的墙壁仍然饰以石雕,都是些莎蒂丽从未见过的稀奇事物。在地上,是装备着宽尖长矛的赤膊猎人追击各种各样凶猛的动物,有时候却是裸胸的女人,他们在蔓藤花朵缠绕的树林中穿行。在这些战士头上,冷酷的毒蛇吊在低垂的树枝上,呆滞的蜥蜴紧贴在光滑的树皮上。在这片丛林顶端的一根根树枝上面,飞着各式各样的鸟儿,茂密的羽毛显得它们仿佛真可能飞起来。

  比起占据城堡外围区的火热市集,这些浮雕完全算不上什么。成群的精灵部落完全无视法令,在广场上支着他们的麻布帐篷和蜥蜴皮营帐。莎蒂丽看见到处都是猥琐的精灵向矮人孩童叫卖煮沸的蜜糖仙人掌。

  马格纳斯巨大的身躯在拥挤的人群中开出一条道,三人组一路穿过疯狂的市集时,莎蒂丽回想起了艾基斯庄园的厅堂。最后,他们穿过另一扇曾是通往宫殿内部庭院的门,精灵市集的喋喋不休才算消失在一片遥远的嗡嗡声中。

  这一小片区域挤满了红砖棚,马古纳斯勉强在路上走着。每弯腰走个几步,就会遇上个英俊男人或者清秀女人,用琵琶或者大弦琴轻轻弹奏动听的音乐,伴随着这些调子的通常是流浪歌手的熟练歌声。

  尽管乐声甜美,但他们往民窟深处走的时候,莎蒂丽还是好不容易才没呕吐。每扇门里都传来腐败波依草的酸臭味,乱七八糟的垃圾堆恶臭混合着人类的体臭弥漫在空气中。

  马古纳斯在一栋小房子前停下,那上面饰以人类的骷髅头和某种半身人大小的六腿龋齿动物的头骨。“就是这里。”

  “看着莎蒂丽,”芮恩说。

  “我们来这儿干什么?”莎蒂丽问。“这不是吟游诗人区吗?”

  “观察力不错,”芮恩走向门口。“至于说我们为什么来这儿,你要不了多久就明白了。”

  马古纳斯一手握住女法师的胳膊,然后牢牢抓紧。“别担心,”他说。“芮恩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尽管有风咏师的安慰,但莎蒂丽还是小心地观察两边。吟游诗人是臭名昭著的刺客,在杀人技巧方面跟琴棋书画一样娴熟。从她听到的故事看来,仅仅是为了试验一项新技术,他们就毫不犹豫地杀人。

  芮恩不一会儿就回来了,陪同的是一个样貌奇特的半精灵,他的皮肤跟骨头一样白,一只眼上有个星星的纹身。这个艺人把手中抬着的小酒桶放在了马古纳斯脚下。

  “一杯,你的麻烦就没了,”他对芮恩说。

  “解药呢?”芮恩朝他伸出了手。

  “价钱是酒的,”吟游诗人转过身。“解药另算。”

  芮恩伸手摸匕首,但马古纳斯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头。

  “你这只野兽倒很明智,”艺人慢慢转身朝芮恩冷笑。“只有白痴才会试图在吟游诗人擅长的技术上打赢。”

  “我不是野兽,”马古纳斯吼道。“芮恩也不是白痴。她付的钱包括解药和酒。”

  吟游诗人怒视着风咏师,然后改变为亲切的微笑。“哎呀,朋友。我们只是谈谈再加点银子。”他友好地抬起一只手,要放在马古纳斯的肩上。

  从敌意到善意的突然转换,让莎蒂丽的脊梁一阵发寒。她朝地面翻转一只手掌,另一只手插进了背包,搜寻装硫磺球的口袋。“若是碰到他,你和你房子在的地方就会有一个烧焦的洞。”

  吟游诗人赶紧从风咏师那儿缩回手,莎蒂丽瞥见一根黑针消失在他的手指之间。

  “观察力不错,”这男子说。他瞅了女法师的手一阵子,然后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骨瓶。它上面画满了音乐符号。“这足够解你们二十个族人的毒了。喝前滴两滴,就能抵消任意量的酒,但毒药生效后你需要用两倍量。”他把小瓶递给芮恩,双手一抱拳。“我们交易完成了。你照我说明的做,就不用担心。”

  说完,他回到了房子里。

  马古纳斯转向莎蒂丽。“我想你刚救了我一命。谢谢。”

  “不客气,”女法师自信满满地答道。她朝他脚下的木桶挑了挑眉毛。“看来你们只是想让法尼亚昂不能动?”

  “蛇有很多种毒液,”芮恩示意风咏师抬起小桶。“不是所有的都致命。”

  当他们走出这个区时,莎蒂丽问:“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没多少,”她说。“就跟我们一起回到塔楼。我们声称找到你带着这桶酒——”

  “我以前跟你说过,我不会承担责任,”莎蒂丽说。“尤其是现在,我可不知道需要在日行者族中隐藏多久。”

  “没人会让你负责——谁都不负责,”芮恩说。“看起来会是法尼亚昂喝醉了,再没有醒来。”

  “你指望我会相信这些毒药只会影响你父亲?”莎蒂丽问。

  “喝酒的都会受到同样的影响,但法尼亚昂对酒就像对银子一样自私,”芮恩托起小解药瓶。“所以我需要这个。如果有谁偷喝了一口,我会在大家都没注意到中毒前就喂他。”

  莎蒂丽停步去拿骨瓶。“我留着解药,”她说。“如果你出卖我,我就把它给法尼亚昂——你的计划就无效了。”

  “你什么都不用怕,”芮恩抽回小瓶。

  莎蒂丽继续伸手,一动不动。“我同意帮你,我也会去做——但不是因为我是个蠢货,”她说。“我可以在日行者族中呆一段时间,但我不会牵扯进你的密谋,除非有安全保障。”

  “在你救了马古纳斯之后,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的,”芮恩说。

  “怎么,你以为我会相信?”

  “要是我是你,估计也不信,”芮恩叹道。她把瓶子递给莎蒂丽。“可我警告你,如果你试图出卖我们,部落会相信我和马古纳斯的话,而不是你的。”

  “那当然,”莎蒂丽转过身,一路带队轻快地离开了吟游诗人区。

  当女法师走过通往精灵市集的大门时,她在拐角处撞上一个迎面的年轻精灵。这个年轻的战士张口结舌,看着她就像看到了尼本奈王亲临似的。

  “不好意思,”莎蒂丽绕过他说。

  精灵攥着女法师穿的蓝色外套领子,另一只手摸到了匕首。莎蒂丽朝他脚上一踹后退开了,留给吃惊的精灵一条长布。

  “让我走,”她警告道。

  精灵拔出匕首,小心地蹒跚着走向她。“谁会想到我发现你竟然藏得这么近?”

  这个年轻战士的脸上长着鹰钩鼻和方下巴,莎蒂丽似乎略有眼熟。“你是日行者族的?”她问。

  “你还偷过别的部落么?”精灵问道。“跟我来。法尼亚昂想要——”

  年轻精灵中途停止了说话,望着莎蒂丽肩后。“马古纳斯,芮恩!你们在这儿干什么?”他的目光落到风咏师手中的沉重木桶上。“你从哪儿弄来的?”

  莎蒂丽等待同伴们回应时,紧跟着是一阵令人不悦的寂静。马古纳斯和芮恩看起来都不知所措,莎蒂丽就替他们说了。“正如你看到的,”她比了比捉拿者。“我已经被抓了。”

  “还从吟游诗人区里带出来一个桶?”年轻精灵用匕首指着毒酒问。“你们不会蠢到要喝吧?”

  这次连莎蒂丽都没想出合乎情理的回答。从吟游诗人区里带出来一个桶,那就只有一种事,年轻战士肯定看出来了。就算是女法师声称这酒是为别人准备的,法尼亚昂现在也绝不会喝了。

  接着莎蒂丽想起来口袋里的解药。“这酒没有任何问题,”她说。“也许你乐意跟我一起喝点?”

  战士怒视着她。“我不是蠢货。”

  “这酒没毒,格法尔,你别这么想,”芮恩注意到莎蒂丽的计策。“我也想喝点。”

  “你们怎么知道这酒喝了没事?”年轻精灵问。

  “因为她不是从这儿拿的,”马古纳斯说。“我们看到她从迅翼族买的。”

  “我在迅翼族的帐篷里没看到有酒。而且他们的营地在市集的另一边,”格法尔朝庭院对面挥了挥从莎蒂丽衣领上撕下来的布条。“如果你们在后面看到她,为什么还让她一路走出吟游诗人区?”

  年轻战士自己明白了问题的答案时,他张口结舌。“你在撒谎,”他后退喘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你想干嘛,但你在撒谎。”

  他转身开始冲向人群。

  “格法尔,回来!”马古纳斯叫道。

  年轻战士没有任何服从的迹象,芮恩拔出匕首扔了出去。利刃正中这男孩的后心,直至没柄。他大叫一声,扑街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大家都尽快溜走了。在精灵市集,每天都有人死。如果死的是精灵,那人们更多的是宽慰而不是关心。

  过了一会儿,这三人站在吟游诗人区的一片死寂中,盯着男孩一动不动的身体。最后,马古纳斯任由桶从自己的粗手指中滑落。“芮恩!”他喘声道。“以沙风之名啊,你干了什么?”

  “避免他出卖我们,就这样,”精灵答道。她把风咏师推向那具年轻呆滞的身体。“现在去治好他吧,然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办。”

  莎蒂丽正要跟上马古纳斯,但芮恩指了指木桶。“别看丢了,”她说。“有人会偷的。”

  女法师本想抗议,但当莎蒂丽想到偷走这桶毒酒的倒霉盗贼会出什么事时,她看出了芮恩这道命令的智慧。

  风咏师富有韵律的声音随着一阵微风开始在卵石地上飘过。他吟唱的治疗曲跟修复莎蒂丽伤口时的一模一样。这股冷静哀伤的声调中蕴含着希望与仁慈,马古纳斯完美地表达了出来。

  在女法师完全意识到自己对芮恩攻击年轻精灵有多生气之前,就发现自己的怒火消失在医师的悦耳旋律中。她心里只余下音乐的要求:同情年轻精灵,期望分担他的痛苦。

  歌很快就停了。莎蒂丽把沉重的木桶滚向马古纳斯和芮恩。风咏师跪到地上,受伤精灵的柔软躯体搭在他一只粗壮的胳膊中。他用年轻战士从莎蒂丽衣领上撕下来的布条堵住了格法尔后背上的窟窿。

  “怎么了?”莎蒂丽问。“你治不好他?”

  风咏师用黑色的眼球盯着她的脸,慢慢地摇了摇头。“就算是雾风也不能把人从死亡中带回来。”他仰视着芮恩,她正一脸怀疑和惊骇地望着男孩。“你做过头了,”他责怪说。

  “我没想杀他,但也不能让他回营地高发我们啊,”芮恩低声说。她的眼睛从年轻精灵脸上移开,审视这片区域。没有观众,因为城里这个区域的行人很明智,特别注意不去干涉别人的事。尽管如此,这三个伙伴相当引人注目。避开这片区域时,行人显然都是绕个大圈子经过了这具尸体。

  “我们最好离开,”芮恩说。“早晚会有圣堂武士来的。”

  马古纳斯点点头,把尸体放在街上。他把芮恩的匕首还给她,抬起酒桶准备离开。

  “格法尔怎么办?”莎蒂丽问,她难以相信芮恩和风咏师就这么把尸体丢在街上。

  “我们不能把他带回营地,”芮恩答道。说完,她转身跟着马古纳斯走向市集中央。

  莎蒂丽在尸体旁站了好一会儿,很好奇日行者族的风俗里一般是怎么对待死亡的。最后,以目前对精灵的了解,她断定他们的习俗是任由自己躺在倒下之处。她转身跟上那两个伙伴。

  莎蒂丽追上后,说:“芮恩,如果要害死无辜的民众,那我不会帮你成为族长。”

  芮恩停下来,转向女法师。“一个亵渎者,关心精灵的死活干什么?”

  莎蒂丽希望自己的眼中没有显露出对芮恩的问题有多么的心痛,她反驳道:“我可能是个亵渎者,但绝不会杀自己的人。”

  芮恩攥住了莎蒂丽的胳膊。“你不是日行者族的,”她嘶声说。“我们是死一个还是死光,跟你没关系。你把酒给我父亲就行了。”

  “不是这么回事,”莎蒂丽反对说。

  “你真的想让蒙面同盟发现传说中的提尔的莎蒂丽是个亵渎者?”芮恩松开了女法师的胳膊。“还相信她会把他们出卖给尼本奈的国王?”

  “对我来说,杀掉你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莎蒂丽警告道。“考虑到你所说的话,我也许应该那么做。”

  “那你不也是凶手了?”芮恩问。精灵审视了莎蒂丽好一阵子,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让我们都各尽其责吧,”她说。“用不着空口威胁。”

  “我不是空口威胁,”莎蒂丽说。“我会帮你对付法尼亚昂,但只限于我跟日行者族一起的时候——而且没有更多的谋杀。”

  “那我们就达成一致了,”芮恩说。只要我们都言而有信,就都没必要担心彼此的威胁。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2-03-20, 10:3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5, 04:49